2019-06-23 21:13:38

楚国大营之中,吴羽的营帐之内,此刻吴羽趴伏在床上,身后是吴曜在为他疗伤,吴羽挨了一百廷杖,又因为点将台前横刀不敬上将,被吴燕下令多加五十,生生的一百五十廷杖,别说是于从小就生活在楚王皇宫之中的他,即使是百战老卒来说都是随时丢命的刑罚。

吴曜拿出一白色瓶子,对吴羽说道:“这会儿要给你上药了,这是林贲将军送来的狼涎,疗伤效果不错,就是有点疼!你忍着点!”讲罢,打开瓶子,将里面粘稠的液体倒在吴羽血淋淋的背上,狼涎倒在伤口上的那一刻,吴羽霎时感到后背像是烧着了一般,疼的整个人后仰了起来,吴曜讲到:“知道疼了?你说你的这个毛病也不改改,点将台上,一个是你爹,楚国国壁,常年戍边,我爹都会礼敬三分,还有一个久负盛名的战国军神,他成名的时候你爹还不认识你娘呢,你不服嚷嚷两句也就算了,拿起刀来横在当场,不打你都说不过去,多挨了五十杖责,现在还服不服?”

吴羽适应了疼痛,回头对吴曜说道:“我不是怕徐将军真的杀徐召虎那个小混蛋吗?哪儿里知道这是他和我爹计策!”

吴曜问道:“什么计策?”

吴羽反问:“你不知道?我爹没和你说?”

吴曜摇了摇头,吴羽感叹道:“君不密,则害臣;臣不密,则失身。徐将军不愧是战国军神!”

吴曜追问:“什么意思?”

吴羽答道:“我原以为你们知道,故意瞒着我和林贲将军还有徐召虎那个小混蛋,没想到徐将军连你们也瞒着,这明显就是徐将军振奋我军士气的计策,也是解脱徐召虎心中梗结的计策,十年兽潮,楚国军人都累了,疲软了,以为这就是一年又一年的任务,熬过几个月就完事了,早就忘了这是战场,需要有必胜之决心,士气衰弱,将士疲惫,都通过借处决徐召虎小混蛋一事,来给所有将士警戒,这是战场,稍不注意是要死人的,我只是没想到,徐将军真狠啊,让自己儿子犯险,你说当时万一要有人出来支持一声,说徐召虎该死这样的混账话,哪怕只有一个人,他徐将军不杀也要杀了!他不担心?”

吴曜听后,回味过来,今日点将台上,士气空前高涨,这确确实实是多年未见之事,听到吴羽分析,点点头,心中对徐辽又多了几分敬意。回到:“不会有人站出来,就算是有人站出来,不是还有你爹吗?吴燕叔父作为楚国统领,如果有人站出来,吴燕叔父再一求情,谁还敢上赶着要徐召虎死?楚营当中除了你没人和徐召虎有过节,所以自然也没人一定要致徐召虎与死地。”

吴羽回到:“可真到了那一步,这计策就算是失败了,振奋士气,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讲士气提升到顶点,当时如果有人真的站出来,就算是我爹求情,那楚营当中自然有士兵不服,这振奋士气也就化作了泡影,徐召虎、我、林贲三个人就是白白挨了一顿打!”

吴曜琢磨良久,回到:“应该不会,徐将军和吴燕叔父既然能想出这计策,就会有补救办法!”

吴羽纠正道:“是徐将军,和我爹没关系,我爹和我们一样,都疲兵久了,这问题我爹估计都没发现!”

正说着,就听到屋外一人咳嗽道:“谁说我没有发现?”说完后,吴燕挑帘进来。

吴曜看到后,起身施礼道:“叔父!”吴燕摆了摆手,示意吴曜不必多礼。

吴羽看到后,趴在床上,扭过头去,说道:“末将有伤在身,不便行礼,还望吴燕将军赎罪!”

吴燕知道吴羽在置气,说道:“嗯,免你无罪!”讲罢后,上前,撩开吴羽背上的纱布,看了看里面血淋淋的景象,心中多了一丝疼痛,问道:“还疼吗?”

吴羽冷冰冰回到:“多谢将军挂念!”

吴曜自知多余,说道:“叔父,我还要去巡夜,先走了!”借机出去,留下父子二人。

吴燕看到吴曜出去,坐在床边,轻声说道:“王兄知道此事后,已经传信骂过我了,说是你们此次功劳不小,等你回去后,王兄亲自褒奖你,消气了吧!”

吴羽回头,问道:“我刚才和曜哥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就问你是不是?”

吴燕点了点头,说道:“大体都对,不过将士疲弱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办法,兽潮年年有,我就算再怎么振奋士气,第二年士气也会消磨的一干二净!”

吴羽追问道:“那我再问你,徐将军就没想过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要判决徐召虎他怎么办?”

吴燕回到:“他想到过,不过他比你想的远,笃定不会有此事发生!”

“怎么讲?”吴羽霎时间来了兴趣,像是忘记了背上痛楚,回首翘盼吴燕的答案。

“当初我也问过徐将军,他说不会有人站出来,因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就是你!”吴燕指向了吴羽。

“我?”吴羽疑惑。

“对,你!徐将军对我说的原话是‘吴羽虽然同召虎有过节,但不失为光明磊落之人,此行召虎有功得不到褒奖,吴羽定会是楚营之中第一个反对之人,吴羽身为将军之子,有得楚王赏识,他只要站出来,楚营无人不服!’”吴燕面容严肃,一字一句的讲着。

吴羽听后,趴在床上,感叹道:“徐将军神了,我只和他见过几面,他连我都能算计进去,我与徐召虎那个小混蛋有过节,估计会有人想到我会追罪他,但不可能想到我会站出来担保他,兽人这一次要倒大霉了!”

吴燕问道:“怎么讲?”

吴羽回首,白了一眼吴燕,说道:“你刚才也说了,无论怎么振奋士气,第二年兽潮来临,士气都会疲弱,徐将军不可能想不到,今年他将士气提到极点,如果还是按照往年那般,阻拦住兽潮,岂不是多此一举?徐将军肯定有大谋略,他把士气提到极点,一定是因为他的大谋略能够用的到!”

吴燕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只是徐将军的大谋略是什么?”

吴羽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徐将军是一个十分谨慎之人,他不说,估计没人知道,不对,有一个人估计知道!”

吴燕追问:“谁?”

“徐召虎!”

吴燕疑惑,问道:“你为什么认为他知道?他的作战风格完全和他爹不一样!”

吴羽似是想到了徐召虎贼兮兮的面容,笑道:“这小混蛋虽然作战风格不同于徐将军,可这小混蛋想法奇特,并且以他爹为榜样,他爹的计谋他不会用,但绝对清楚!”讲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叮嘱吴燕:“你千万别去问徐召虎!”

吴燕好奇:“为何?”

吴羽回头,趴在床板上,讲到:“既然徐将军不想让我们知道,自然有不想让我们知道的道理,你是楚国主帅,他绝对不可能不让你知道,迟早的事,千万别因为没必要的好奇心坏了徐将军计策!”

吴燕听后,点了点头,觉得吴羽说的有理,但不禁笑骂道:“你到底是楚将还是姜人?是我儿子还是他儿子?为什么处处替他说话?”

吴羽又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正因为是楚人楚将所以才这般做,别忘了,他是为我楚国阻拦兽潮,倒是你,别事事都和他争,你是楚国主帅,若是让人知道了,反而引起军营不和,对我楚国百害无一益,论守,你和徐将军不分上下,可若是论攻、论打,你不是徐将军对手!”

吴燕听后,心中知道他讲的不错,但还是有些气恼,躲过吴羽背上伤口,在吴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有你这么说你老爹的?”

吴羽回到:“我说的是实话,没事的时候多和人家学两招!”

吴燕叹了口气,说道:“老了,学不动了,倒是你,还年轻,多和人家学学吧,我已经下令,你阻挠行刑,免去了你的军中职务,然后举荐了你去徐将军账下做他的随军书吏,徐将军也同意了。”

吴羽听后,并未异样,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声“哦!”

吴燕知道吴羽对这个决定并不反感,同样也明白吴羽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老脸上漏出一抹笑意,说道:“好好养伤,伤养好了就去跟着他多学学,他比你爹我强太多了!”叮嘱两句后,起身准备离开。

吴羽见他要走,突然想起来,问道:“徐召虎怎么样了?”

吴燕说道:“我这儿会就是去看他,听说伤的不轻,不过都是皮外伤,徐家负甲熊传承能替他挡不少伤害,应该无碍!”

吴羽听到无碍后,点了点头,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兽潮大战将要来临,还望吴将军保重身体!”

吴燕听后,楞了一下,老脸漏出欣慰一笑,说道:“没人的时候,还是叫爹吧!”讲罢撩起帘子走了出去。

第五十九章 吴羽疗伤

楚国大营之中,吴羽的营帐之内,此刻吴羽趴伏在床上,身后是吴曜在为他疗伤,吴羽挨了一百廷杖,又因为点将台前横刀不敬上将,被吴燕下令多加五十,生生的一百五十廷杖,别说是于从小就生活在楚王皇宫之中的他,即使是百战老卒来说都是随时丢命的刑罚。

吴曜拿出一白色瓶子,对吴羽说道:“这会儿要给你上药了,这是林贲将军送来的狼涎,疗伤效果不错,就是有点疼!你忍着点!”讲罢,打开瓶子,将里面粘稠的液体倒在吴羽血淋淋的背上,狼涎倒在伤口上的那一刻,吴羽霎时感到后背像是烧着了一般,疼的整个人后仰了起来,吴曜讲到:“知道疼了?你说你的这个毛病也不改改,点将台上,一个是你爹,楚国国壁,常年戍边,我爹都会礼敬三分,还有一个久负盛名的战国军神,他成名的时候你爹还不认识你娘呢,你不服嚷嚷两句也就算了,拿起刀来横在当场,不打你都说不过去,多挨了五十杖责,现在还服不服?”

吴羽适应了疼痛,回头对吴曜说道:“我不是怕徐将军真的杀徐召虎那个小混蛋吗?哪儿里知道这是他和我爹计策!”

吴曜问道:“什么计策?”

吴羽反问:“你不知道?我爹没和你说?”

吴曜摇了摇头,吴羽感叹道:“君不密,则害臣;臣不密,则失身。徐将军不愧是战国军神!”

吴曜追问:“什么意思?”

吴羽答道:“我原以为你们知道,故意瞒着我和林贲将军还有徐召虎那个小混蛋,没想到徐将军连你们也瞒着,这明显就是徐将军振奋我军士气的计策,也是解脱徐召虎心中梗结的计策,十年兽潮,楚国军人都累了,疲软了,以为这就是一年又一年的任务,熬过几个月就完事了,早就忘了这是战场,需要有必胜之决心,士气衰弱,将士疲惫,都通过借处决徐召虎小混蛋一事,来给所有将士警戒,这是战场,稍不注意是要死人的,我只是没想到,徐将军真狠啊,让自己儿子犯险,你说当时万一要有人出来支持一声,说徐召虎该死这样的混账话,哪怕只有一个人,他徐将军不杀也要杀了!他不担心?”

吴曜听后,回味过来,今日点将台上,士气空前高涨,这确确实实是多年未见之事,听到吴羽分析,点点头,心中对徐辽又多了几分敬意。回到:“不会有人站出来,就算是有人站出来,不是还有你爹吗?吴燕叔父作为楚国统领,如果有人站出来,吴燕叔父再一求情,谁还敢上赶着要徐召虎死?楚营当中除了你没人和徐召虎有过节,所以自然也没人一定要致徐召虎与死地。”

吴羽回到:“可真到了那一步,这计策就算是失败了,振奋士气,讲究的就是一鼓作气,讲士气提升到顶点,当时如果有人真的站出来,就算是我爹求情,那楚营当中自然有士兵不服,这振奋士气也就化作了泡影,徐召虎、我、林贲三个人就是白白挨了一顿打!”

吴曜琢磨良久,回到:“应该不会,徐将军和吴燕叔父既然能想出这计策,就会有补救办法!”

吴羽纠正道:“是徐将军,和我爹没关系,我爹和我们一样,都疲兵久了,这问题我爹估计都没发现!”

正说着,就听到屋外一人咳嗽道:“谁说我没有发现?”说完后,吴燕挑帘进来。

吴曜看到后,起身施礼道:“叔父!”吴燕摆了摆手,示意吴曜不必多礼。

吴羽看到后,趴在床上,扭过头去,说道:“末将有伤在身,不便行礼,还望吴燕将军赎罪!”

吴燕知道吴羽在置气,说道:“嗯,免你无罪!”讲罢后,上前,撩开吴羽背上的纱布,看了看里面血淋淋的景象,心中多了一丝疼痛,问道:“还疼吗?”

吴羽冷冰冰回到:“多谢将军挂念!”

吴曜自知多余,说道:“叔父,我还要去巡夜,先走了!”借机出去,留下父子二人。

吴燕看到吴曜出去,坐在床边,轻声说道:“王兄知道此事后,已经传信骂过我了,说是你们此次功劳不小,等你回去后,王兄亲自褒奖你,消气了吧!”

吴羽回头,问道:“我刚才和曜哥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我就问你是不是?”

吴燕点了点头,说道:“大体都对,不过将士疲弱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有办法,兽潮年年有,我就算再怎么振奋士气,第二年士气也会消磨的一干二净!”

吴羽追问道:“那我再问你,徐将军就没想过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要判决徐召虎他怎么办?”

吴燕回到:“他想到过,不过他比你想的远,笃定不会有此事发生!”

“怎么讲?”吴羽霎时间来了兴趣,像是忘记了背上痛楚,回首翘盼吴燕的答案。

“当初我也问过徐将军,他说不会有人站出来,因为第一个站出来的人就是你!”吴燕指向了吴羽。

“我?”吴羽疑惑。

“对,你!徐将军对我说的原话是‘吴羽虽然同召虎有过节,但不失为光明磊落之人,此行召虎有功得不到褒奖,吴羽定会是楚营之中第一个反对之人,吴羽身为将军之子,有得楚王赏识,他只要站出来,楚营无人不服!’”吴燕面容严肃,一字一句的讲着。

吴羽听后,趴在床上,感叹道:“徐将军神了,我只和他见过几面,他连我都能算计进去,我与徐召虎那个小混蛋有过节,估计会有人想到我会追罪他,但不可能想到我会站出来担保他,兽人这一次要倒大霉了!”

吴燕问道:“怎么讲?”

吴羽回首,白了一眼吴燕,说道:“你刚才也说了,无论怎么振奋士气,第二年兽潮来临,士气都会疲弱,徐将军不可能想不到,今年他将士气提到极点,如果还是按照往年那般,阻拦住兽潮,岂不是多此一举?徐将军肯定有大谋略,他把士气提到极点,一定是因为他的大谋略能够用的到!”

吴燕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怎么没想到,只是徐将军的大谋略是什么?”

吴羽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徐将军是一个十分谨慎之人,他不说,估计没人知道,不对,有一个人估计知道!”

吴燕追问:“谁?”

“徐召虎!”

吴燕疑惑,问道:“你为什么认为他知道?他的作战风格完全和他爹不一样!”

吴羽似是想到了徐召虎贼兮兮的面容,笑道:“这小混蛋虽然作战风格不同于徐将军,可这小混蛋想法奇特,并且以他爹为榜样,他爹的计谋他不会用,但绝对清楚!”讲完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叮嘱吴燕:“你千万别去问徐召虎!”

吴燕好奇:“为何?”

吴羽回头,趴在床板上,讲到:“既然徐将军不想让我们知道,自然有不想让我们知道的道理,你是楚国主帅,他绝对不可能不让你知道,迟早的事,千万别因为没必要的好奇心坏了徐将军计策!”

吴燕听后,点了点头,觉得吴羽说的有理,但不禁笑骂道:“你到底是楚将还是姜人?是我儿子还是他儿子?为什么处处替他说话?”

吴羽又白了他一眼,说道:“我正因为是楚人楚将所以才这般做,别忘了,他是为我楚国阻拦兽潮,倒是你,别事事都和他争,你是楚国主帅,若是让人知道了,反而引起军营不和,对我楚国百害无一益,论守,你和徐将军不分上下,可若是论攻、论打,你不是徐将军对手!”

吴燕听后,心中知道他讲的不错,但还是有些气恼,躲过吴羽背上伤口,在吴羽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有你这么说你老爹的?”

吴羽回到:“我说的是实话,没事的时候多和人家学两招!”

吴燕叹了口气,说道:“老了,学不动了,倒是你,还年轻,多和人家学学吧,我已经下令,你阻挠行刑,免去了你的军中职务,然后举荐了你去徐将军账下做他的随军书吏,徐将军也同意了。”

吴羽听后,并未异样,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声“哦!”

吴燕知道吴羽对这个决定并不反感,同样也明白吴羽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老脸上漏出一抹笑意,说道:“好好养伤,伤养好了就去跟着他多学学,他比你爹我强太多了!”叮嘱两句后,起身准备离开。

吴羽见他要走,突然想起来,问道:“徐召虎怎么样了?”

吴燕说道:“我这儿会就是去看他,听说伤的不轻,不过都是皮外伤,徐家负甲熊传承能替他挡不少伤害,应该无碍!”

吴羽听到无碍后,点了点头,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兽潮大战将要来临,还望吴将军保重身体!”

吴燕听后,楞了一下,老脸漏出欣慰一笑,说道:“没人的时候,还是叫爹吧!”讲罢撩起帘子走了出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