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21:35:27

吴燕看过吴羽后,准备去徐召虎的营帐看望一下,毕竟白天行刑的时候,即使是看惯了血肉横飞的他也有些胆战心惊,将近五百多鞭子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还未走几步,只见吴曜急忙忙跑来,拦住吴燕,说道:“叔父,徐将军让你赶紧到他营帐议事!”

吴燕看着吴曜急慌慌的样子,知道有要事发生,连忙走向徐辽的营帐。

走进徐辽营帐,看到一黑衣游侠同徐辽同案而坐,指着案上地图议事,徐辽看到吴燕进来,率先起身,说道:“世子,这位是楚国大将吴燕将军!”

黑衣游侠起身,拱手说道:“戍边十年,保中原平静,晚辈久仰将军大名!”

吴燕听到徐辽尊称此人为世子,猜测八成是姜国王室,北疆老狼王有三子,是战国数一数二的人物,他来楚国做什么?不过见此人谦虚施礼,吴燕不敢怠慢,回礼说道:“不敢,全赖将士英勇,敢问阁下是姜国哪位世子?”

徐辽上前,说道:“这位是我北疆三世子。”

吴燕听后,拱手说道:“原来是北疆小霸王,久仰久仰!”北疆三世子林无锋,十五岁入了行伍,十七岁同北疆“勇绝”和“首猛”担任芒砀山三路先锋,连下大康七座营寨,三人打的夏梁镇北将军抱头鼠窜,若不是夏犸抵挡及时,直冲夏梁大营,年纪轻轻就赢得北疆小霸王名号,同为武将,吴燕打心底里佩服,不过吴燕心里更是打起鼓来,这小霸王突然出现在楚营之中,所为何事?

林无锋见吴燕拱手,回礼道:“将军客气了,些许军功,同将军守我人族城门相比,不足道哉!”

接下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客气寒暄几句,随后吴燕问道:“不知世子前来,所为何事?”

林无锋看了一眼徐辽,徐辽上前说道:“将军,这本是我姜国之事,本不应该叨扰将军,只是此事对我姜国而言关系重大,还望将军搭救!”

吴燕回到:“徐将军替我楚国解围,姜国为我楚国发兵,如今三国同盟,我吴燕直来直去惯了,将军不必客套,有事直说,若是能帮,我吴燕义不容辞!”

徐辽赞赏道:“将军爽快,其实三世子肩负我北疆秘密任务,暗地里保护一人,此时这人来到了楚国,刚刚入了西山,如今眼看兽潮将至,西山自是危险重重,少世子恐一人深入西山凶险难测,所以来找我,希望能派一直小队,去西山保护此人!”

吴燕听后,好奇道:“到底是何人?需要北疆小霸王亲自保护?”

徐辽不敢多言,看向林无锋,林无锋上前说道:“此人对我姜国有救命之恩,而且也是三国同盟的策划人,在下不便多言,还望将军搭救!”

吴燕知道,此事对楚国来说无关大小,可看样子对姜国来说至关重要,问道:“不知少世子需要多少人马?”

林无锋见吴燕愿意出手,欣喜回到:“二十人小队足矣!”

吴燕听后,瞪大眼睛,惊讶道:“少世子莫要唬我,兽潮将至,西山边境兽兵万千,就算少世子英雄过人,二十人小队?只怕是自身难保。”

林无锋回到:“我需要保护之人情况特殊,而且正如将军所言,如今兽潮为患,人数多寡已经无所谓了,二十人还是两万人都一样,但二十人小队行动迅捷,不易发现,用来暗地里保护人,刚刚好,不过······!”

吴燕疑惑:“不过什么?”

林无锋讲到:“我要林贲和徐召虎二人!”

吴燕和徐辽听后,面面相觑,徐辽上前面有愧色道:“少世子不知,今日二人犯了军法,将将被我处以重刑,只怕短时间内无法行动!”

林无锋问道:“怎么回事?”

徐辽一一向林无锋解释清楚,讲罢,林无锋低头,思附良久,说道:“林贲挨了一百军杖,无大碍,待会儿我去找他,只是召虎太严重了,只怕不能前去,哎,召虎激灵,还望他到时候替我们出出主意。”

吴燕听后,心中感慨,如此行事,不愧有北疆之人善于苦战的说法,林贲一百杖责也叫小事?

随后偷看徐辽,只见徐辽置若罔闻,面无愧色,犹如和我无关一般。

林无锋抬头,问道:“不知楚营之中,是否有熟悉西山地形之人?”

吴燕听后,没有作答,低着头眼睛转动,似有难言之隐。

林无锋明锐察觉,问道:“将军是否有难处?”

吴燕抬头,看向林无锋,答道:“此件事由,我做不了主,还需我王定夺!”

林无锋叹了口气,正要作罢,就听得屋外有人说道:“没什么大不了,莫要坏了联盟大事!”

营帐外吴增挑帘进来,看向林无锋徐辽吴燕三人。

徐辽见到吴增,为林无锋介绍到:“这是楚国丞相,吴增!”

林无锋上前施礼,说道:“父王曾言楚国吴增,如楚国肱骨,运其筹,如续楚国运脉。今日得见楚国文武双壁,晚辈幸事!”

吴增听到林无锋夸赞,满面春光,点点头,说道:“未曾想北疆小霸王是如此少年才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而吴燕率先上前,打断两人相互夸赞,说道:“你来做什么?这件事情需要王上定夺,你和我可做不了主!”

吴增回到:“此事你怕的话,我担着!”

吴燕顿时恼怒,也不管徐辽和林无锋就在身前,不顾仪态的吵嚷道:“我是怕事的人吗?只是此事我们二人真的没法做主!”

林无锋见两人起了争执,上前问道:“二位,不知到底何时?若是真有难处,我还有他法!”

吴增听后不理会一脸怒容的吴燕,看着林无锋笑嘻嘻的道:“敢问少世子,你所保护之人,是否是你北疆镇南候?也是砂国安国候?”

林无锋愣了一下,没想到吴增对两国情报如此熟悉,说道:“前辈足智多谋,不错,正是我北疆镇南候!”

吴增点点头,说道:“那就可以,我楚国有一公主,名叫吴月,他坐下的青鸾是西山出来的,对西山地形了如指掌!”

吴燕上前一把按住吴增,怒道:“你真要让月儿前去?”

吴增回到:“这不是小事,事后我会给你、给王一个交代。”然后对林无锋说道:“如今公主就在军营,若是少世子能够说服公主同意,那我二人无话可说!”

林无锋看向吴燕,吴燕知道这件事自己做不了主,对吴增怒道:“你自己去给我王写奏折。”然后松手,看向林无锋,说道:“就按他说的办吧!”

林无锋对二人施礼,讲到:“多谢二位!敢问公主在哪儿?”

吴燕喊道:“来人!”唤来一值班士卒,让他去请公主前来。

不一会儿,吴月吴曜两人同时来到徐辽营帐,对三人施礼,这会儿是吴增上前,先是对二人介绍林无锋,随后将情况说了明白,还不忘嘱咐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还望公主仔细斟酌!”

吴月听后,想都没想,义不容辞的说道:“我去!”

吴燕听后,上前说道:“月儿,你不在想想?”

吴月坚定回到:“叔父,徐家子弟二百人为救我楚国千余名百姓战死沙场,难道我楚国救姜国一人还拿出不一女子来吗?传出去世人皆会小看我楚国!”

林无锋闻听此言,对面前这位眉目清秀的楚国公主心中多了几分敬意,巾帼豪杰,林无锋郑重一拜,说道:“公主大义,能救得此人,如同救我姜国,我林无锋平生佩服的人没几个,今日我向诸位担保,定会将公主完完整整的从西山带回来!”

吴燕看到二人如此,也不在多言,倒是吴曜,说道:“不行!”

吴月回头,说道:“哥······!”

吴曜继续道:“我就这一个妹妹,交给谁我都不放心。”

吴月讲到:“哥,我意已决!”

吴曜听后,看向林无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一起去!”

第六十章 林无锋到来

吴燕看过吴羽后,准备去徐召虎的营帐看望一下,毕竟白天行刑的时候,即使是看惯了血肉横飞的他也有些胆战心惊,将近五百多鞭子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还未走几步,只见吴曜急忙忙跑来,拦住吴燕,说道:“叔父,徐将军让你赶紧到他营帐议事!”

吴燕看着吴曜急慌慌的样子,知道有要事发生,连忙走向徐辽的营帐。

走进徐辽营帐,看到一黑衣游侠同徐辽同案而坐,指着案上地图议事,徐辽看到吴燕进来,率先起身,说道:“世子,这位是楚国大将吴燕将军!”

黑衣游侠起身,拱手说道:“戍边十年,保中原平静,晚辈久仰将军大名!”

吴燕听到徐辽尊称此人为世子,猜测八成是姜国王室,北疆老狼王有三子,是战国数一数二的人物,他来楚国做什么?不过见此人谦虚施礼,吴燕不敢怠慢,回礼说道:“不敢,全赖将士英勇,敢问阁下是姜国哪位世子?”

徐辽上前,说道:“这位是我北疆三世子。”

吴燕听后,拱手说道:“原来是北疆小霸王,久仰久仰!”北疆三世子林无锋,十五岁入了行伍,十七岁同北疆“勇绝”和“首猛”担任芒砀山三路先锋,连下大康七座营寨,三人打的夏梁镇北将军抱头鼠窜,若不是夏犸抵挡及时,直冲夏梁大营,年纪轻轻就赢得北疆小霸王名号,同为武将,吴燕打心底里佩服,不过吴燕心里更是打起鼓来,这小霸王突然出现在楚营之中,所为何事?

林无锋见吴燕拱手,回礼道:“将军客气了,些许军功,同将军守我人族城门相比,不足道哉!”

接下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客气寒暄几句,随后吴燕问道:“不知世子前来,所为何事?”

林无锋看了一眼徐辽,徐辽上前说道:“将军,这本是我姜国之事,本不应该叨扰将军,只是此事对我姜国而言关系重大,还望将军搭救!”

吴燕回到:“徐将军替我楚国解围,姜国为我楚国发兵,如今三国同盟,我吴燕直来直去惯了,将军不必客套,有事直说,若是能帮,我吴燕义不容辞!”

徐辽赞赏道:“将军爽快,其实三世子肩负我北疆秘密任务,暗地里保护一人,此时这人来到了楚国,刚刚入了西山,如今眼看兽潮将至,西山自是危险重重,少世子恐一人深入西山凶险难测,所以来找我,希望能派一直小队,去西山保护此人!”

吴燕听后,好奇道:“到底是何人?需要北疆小霸王亲自保护?”

徐辽不敢多言,看向林无锋,林无锋上前说道:“此人对我姜国有救命之恩,而且也是三国同盟的策划人,在下不便多言,还望将军搭救!”

吴燕知道,此事对楚国来说无关大小,可看样子对姜国来说至关重要,问道:“不知少世子需要多少人马?”

林无锋见吴燕愿意出手,欣喜回到:“二十人小队足矣!”

吴燕听后,瞪大眼睛,惊讶道:“少世子莫要唬我,兽潮将至,西山边境兽兵万千,就算少世子英雄过人,二十人小队?只怕是自身难保。”

林无锋回到:“我需要保护之人情况特殊,而且正如将军所言,如今兽潮为患,人数多寡已经无所谓了,二十人还是两万人都一样,但二十人小队行动迅捷,不易发现,用来暗地里保护人,刚刚好,不过······!”

吴燕疑惑:“不过什么?”

林无锋讲到:“我要林贲和徐召虎二人!”

吴燕和徐辽听后,面面相觑,徐辽上前面有愧色道:“少世子不知,今日二人犯了军法,将将被我处以重刑,只怕短时间内无法行动!”

林无锋问道:“怎么回事?”

徐辽一一向林无锋解释清楚,讲罢,林无锋低头,思附良久,说道:“林贲挨了一百军杖,无大碍,待会儿我去找他,只是召虎太严重了,只怕不能前去,哎,召虎激灵,还望他到时候替我们出出主意。”

吴燕听后,心中感慨,如此行事,不愧有北疆之人善于苦战的说法,林贲一百杖责也叫小事?

随后偷看徐辽,只见徐辽置若罔闻,面无愧色,犹如和我无关一般。

林无锋抬头,问道:“不知楚营之中,是否有熟悉西山地形之人?”

吴燕听后,没有作答,低着头眼睛转动,似有难言之隐。

林无锋明锐察觉,问道:“将军是否有难处?”

吴燕抬头,看向林无锋,答道:“此件事由,我做不了主,还需我王定夺!”

林无锋叹了口气,正要作罢,就听得屋外有人说道:“没什么大不了,莫要坏了联盟大事!”

营帐外吴增挑帘进来,看向林无锋徐辽吴燕三人。

徐辽见到吴增,为林无锋介绍到:“这是楚国丞相,吴增!”

林无锋上前施礼,说道:“父王曾言楚国吴增,如楚国肱骨,运其筹,如续楚国运脉。今日得见楚国文武双壁,晚辈幸事!”

吴增听到林无锋夸赞,满面春光,点点头,说道:“未曾想北疆小霸王是如此少年才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而吴燕率先上前,打断两人相互夸赞,说道:“你来做什么?这件事情需要王上定夺,你和我可做不了主!”

吴增回到:“此事你怕的话,我担着!”

吴燕顿时恼怒,也不管徐辽和林无锋就在身前,不顾仪态的吵嚷道:“我是怕事的人吗?只是此事我们二人真的没法做主!”

林无锋见两人起了争执,上前问道:“二位,不知到底何时?若是真有难处,我还有他法!”

吴增听后不理会一脸怒容的吴燕,看着林无锋笑嘻嘻的道:“敢问少世子,你所保护之人,是否是你北疆镇南候?也是砂国安国候?”

林无锋愣了一下,没想到吴增对两国情报如此熟悉,说道:“前辈足智多谋,不错,正是我北疆镇南候!”

吴增点点头,说道:“那就可以,我楚国有一公主,名叫吴月,他坐下的青鸾是西山出来的,对西山地形了如指掌!”

吴燕上前一把按住吴增,怒道:“你真要让月儿前去?”

吴增回到:“这不是小事,事后我会给你、给王一个交代。”然后对林无锋说道:“如今公主就在军营,若是少世子能够说服公主同意,那我二人无话可说!”

林无锋看向吴燕,吴燕知道这件事自己做不了主,对吴增怒道:“你自己去给我王写奏折。”然后松手,看向林无锋,说道:“就按他说的办吧!”

林无锋对二人施礼,讲到:“多谢二位!敢问公主在哪儿?”

吴燕喊道:“来人!”唤来一值班士卒,让他去请公主前来。

不一会儿,吴月吴曜两人同时来到徐辽营帐,对三人施礼,这会儿是吴增上前,先是对二人介绍林无锋,随后将情况说了明白,还不忘嘱咐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还望公主仔细斟酌!”

吴月听后,想都没想,义不容辞的说道:“我去!”

吴燕听后,上前说道:“月儿,你不在想想?”

吴月坚定回到:“叔父,徐家子弟二百人为救我楚国千余名百姓战死沙场,难道我楚国救姜国一人还拿出不一女子来吗?传出去世人皆会小看我楚国!”

林无锋闻听此言,对面前这位眉目清秀的楚国公主心中多了几分敬意,巾帼豪杰,林无锋郑重一拜,说道:“公主大义,能救得此人,如同救我姜国,我林无锋平生佩服的人没几个,今日我向诸位担保,定会将公主完完整整的从西山带回来!”

吴燕看到二人如此,也不在多言,倒是吴曜,说道:“不行!”

吴月回头,说道:“哥······!”

吴曜继续道:“我就这一个妹妹,交给谁我都不放心。”

吴月讲到:“哥,我意已决!”

吴曜听后,看向林无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一起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