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5 23:12:27

西山之内,刘庭玉同琉云仙两人在丛林之中闲庭信步的走着,刘庭玉能够察觉得到,在他们四周,有许多双眼睛盯着他们,他原本认为,楚国的山林已经是足够密集了,可未曾想,西山的山林,相比楚国更甚,有些林子密集到遮住太阳,白日如同黑夜一般。

随着二人的深入,身边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隐隐的都能听到兽人喘息的声音。

刘庭玉感知身边危险气息,不免心中慌了神,他还记得两年前游历楚国时,在楚国山林之中遇到的黑虎骑,残暴到了极致,心中发憷,问向琉云仙:“师父,我们要去哪儿?”

琉云仙面容淡定,讲到:“去找凤凰!”

“火凤不是早就绝种了吗?”刘庭玉疑惑。

琉云仙蕴了口气,缓缓道:“这是最后一只凤凰,也是你要找的答案!”

刘庭玉“哦”了一声,低头无语。

琉云仙看向刘庭玉,说道:“你学期将至,接下来的路就要你自己去走,可该怎么走?如何走?你想好了吗?”

刘庭玉思附一二,说道:“我要结果了这乱世,我要去创造一个千秋万代的太平盛世,不受天道屠戮,不受地道窥伺,人道当立,开万世太平!”

琉云仙听后,嘴角上扬,感叹道:“好大的口气,自古以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人族才能繁衍不息,人道就是在这战乱之中一遍遍洗礼,才坚韧不拔,你要开万世太平?岂不断了道之生机?”

刘庭玉回到:“自古以来,人间战乱,离不开天道地道垂钓人间气运,哪怕是以后再有战乱,那也是人间道自己的事儿,由人间道自己来做主,不必天授,不必地给,这才是人间道。”

琉云仙又问道:“天道地道自古有之,全靠人道供奉饲养,你若是让人道当立,天地就会断了传承,人道独大,那我问你,没有了天,没有了地,空有人间,还能当立吗?”

刘庭玉被这一问给问住,琉云仙的问题,他不曾想过,他只知道,如若是真的按照自己所想,那人间道就不会是如今惨相。想了良久,说道:“还请师父解惑!”

琉云仙抚须,说道:“自古以来,三道稳定,天地人相辅相成,相互克制,三足鼎立生生不息,如今地道沦陷,天道崩塌,人道苦难,全因为天道独霸,可天道独霸根本原因,是当初夏冀乱了根基,夏冀是一代雄主啊,他也同你一样,想要人间道自己说了算,不受天地管制,可夏冀终究凡人,想的太简单了,人由天地而生,在天地之内,所做所想都会由天地而来,怎会不受天地管束?人道当立不假,立就立在人道尊严,人道当与天地同齐,当与日月同辉,不受天道屠戮,不受地道窥伺,皆是因为天地生人,以为人就该为天地服务,就该为天地运输气运,殊不知,天地人三者无有贵贱,无有高下,三者相互供养,这才是道,大道!”

讲罢,琉云仙看向刘庭玉继续说道:“当初夏冀想歪了,他想让天地与人换个位置,天地该为人服务,你要谨记,没有谁可以奴役谁,天地人三者和谐,才能万世太平!”

刘庭玉听后,点点头,说道:“徒儿记住了!”

琉云仙见刘庭玉是真的明白了,心中落下一块大石,刘庭玉身具人间不平,若是冤冤相报,只怕天人之战,万世难平,受苦的,还是人间。

两人继续在西山密林之中前行,没多久,琉云仙止步,刘庭玉疑惑的看向琉云仙,问道:“师父?怎么不走了?”

琉云仙并未搭理刘庭玉,朗声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刘庭玉听后,疑惑的看向四周,密林黑暗,四周之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群身穿黑色羽毛编制大氅的人,将琉云仙刘庭玉团团围住,问道:“你们是何人?”

琉云仙缓缓道:“我乃通天一脉传人,来找乌鸦!”

黑衣人听后冷声道:“所为何事?”

“凤凰!”

“你们回去吧!”黑衣人听到凤凰二字,对刘庭玉二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琉云仙并未挪步,继续说道:“司徒明当初占卜,说九百年前就应该龙卧,凤翔!这都一千八百年了,该是凤凰出世的时候了!”

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司徒明坏了规矩,凤凰出世又如何?不如隐世,给人道一条活路!”

琉云仙又说到:“可司徒明还说了,一千八百年后,天狼星起,啸杀中原!”

黑衣人继续冷冷回话:“那你该去找天狼星!”

“我找到了!就在这里!”琉云仙说罢,将刘庭玉退出,继续道:“现在,凤凰该出世了吧!”

黑衣人听后,不在是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开始了慌乱,突然,刘庭玉四周出现了三个黑衣之人,脸上带着像是鸟儿一样的白骨面具,注视着刘庭玉。

三人观看良久,退了回去,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琉云仙回到:“我是司徒明死前见得最后一人,乌鸦,乱世求存,乌鸦出,凤凰显,天狼星起,人道当反!”琉云仙讲罢,从怀中拿出一根赤色羽毛,赤中透着黑。

乌鸦看到赤色羽毛,顿时一改方才趾高气昂的神色,纷纷下跪,讲到:“乌鸦拜见大人!”

琉云仙收回赤色羽毛,说道:“嗯,起来吧,带我去见凤凰!”

四周乌鸦不在是神神秘秘的影在黑暗之中,纷纷走出,护卫在刘庭玉琉云仙两旁,带着他们向西山深处走进。

刘庭玉这会儿才看清楚,总共有二十四个黑衣人。

西山楚国边界,林无锋、林贲和吴曜、吴月四人带领着二十个林无锋从北姜军中精挑细选的铁狼骑,又有五只吴燕仔细挑选的青鸾飞骑组成一只约莫三十人的队伍,向西山进发。

林无锋先是让五只飞骑天空散开,派出三只铁狼打头,探寻前方是否有兽人埋伏,又有三人身后预备,以防包围。

林贲手提马槊,带着两人左侧查看,吴曜骑着青鸾,右侧天空查探,林无锋、吴月居中。

吴月看着左侧林贲身手矫健的在林中穿梭,担忧的问向林无锋:“林将军,林贲将军昨日刚刚身受军法,不如让我去代替他吧!”

林无锋莞尔一笑,说道:“公主多虑了,林贲只要有仗打,就是最好的疗伤药!”

吴月听后,认为林无锋小看了自己,再拿自己打趣,叹了口气,不去理会林无锋,而是去找林贲想让自己替换他,可被林贲一句:“公主赶快回去,不要乱了队形!”给打发了回来。

林无锋看到回来的吴月皱着秀眉,知道林贲的刚直惹恼了这位刚强的女子,上前解释道:“公主不知,我、林贲还有一个叫林萧的,和徐、冯、杨、梁四家小辈从小玩到大,十几岁就入了行伍,太平盛世的时候在北边和巨人作战,那个没挨过巨人邙兵的棒槌,断胳膊断腿常有的事情,后来乱世源开启,中原之中自领一军,真刀真枪的干,多多少少都会挨刀子,北国五脉传承,血脉之力都有坚韧特点,一百杖责对我们来说,真的不叫事情,公主就不必担心他了!”

吴月听后,眉头舒展,但还是担忧的看了一眼林贲,可见林贲目若利刃,警惕四周,丝毫看不出像是昨天挨了一百杖责的样子,也就将信将疑。

突然,天空之上飞下一只青鸾,落在林无锋和吴月面前,说道:“林将军,公主,前方发现大批兽人!”

第六十一章 乌鸦

西山之内,刘庭玉同琉云仙两人在丛林之中闲庭信步的走着,刘庭玉能够察觉得到,在他们四周,有许多双眼睛盯着他们,他原本认为,楚国的山林已经是足够密集了,可未曾想,西山的山林,相比楚国更甚,有些林子密集到遮住太阳,白日如同黑夜一般。

随着二人的深入,身边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郁,隐隐的都能听到兽人喘息的声音。

刘庭玉感知身边危险气息,不免心中慌了神,他还记得两年前游历楚国时,在楚国山林之中遇到的黑虎骑,残暴到了极致,心中发憷,问向琉云仙:“师父,我们要去哪儿?”

琉云仙面容淡定,讲到:“去找凤凰!”

“火凤不是早就绝种了吗?”刘庭玉疑惑。

琉云仙蕴了口气,缓缓道:“这是最后一只凤凰,也是你要找的答案!”

刘庭玉“哦”了一声,低头无语。

琉云仙看向刘庭玉,说道:“你学期将至,接下来的路就要你自己去走,可该怎么走?如何走?你想好了吗?”

刘庭玉思附一二,说道:“我要结果了这乱世,我要去创造一个千秋万代的太平盛世,不受天道屠戮,不受地道窥伺,人道当立,开万世太平!”

琉云仙听后,嘴角上扬,感叹道:“好大的口气,自古以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分合合人族才能繁衍不息,人道就是在这战乱之中一遍遍洗礼,才坚韧不拔,你要开万世太平?岂不断了道之生机?”

刘庭玉回到:“自古以来,人间战乱,离不开天道地道垂钓人间气运,哪怕是以后再有战乱,那也是人间道自己的事儿,由人间道自己来做主,不必天授,不必地给,这才是人间道。”

琉云仙又问道:“天道地道自古有之,全靠人道供奉饲养,你若是让人道当立,天地就会断了传承,人道独大,那我问你,没有了天,没有了地,空有人间,还能当立吗?”

刘庭玉被这一问给问住,琉云仙的问题,他不曾想过,他只知道,如若是真的按照自己所想,那人间道就不会是如今惨相。想了良久,说道:“还请师父解惑!”

琉云仙抚须,说道:“自古以来,三道稳定,天地人相辅相成,相互克制,三足鼎立生生不息,如今地道沦陷,天道崩塌,人道苦难,全因为天道独霸,可天道独霸根本原因,是当初夏冀乱了根基,夏冀是一代雄主啊,他也同你一样,想要人间道自己说了算,不受天地管制,可夏冀终究凡人,想的太简单了,人由天地而生,在天地之内,所做所想都会由天地而来,怎会不受天地管束?人道当立不假,立就立在人道尊严,人道当与天地同齐,当与日月同辉,不受天道屠戮,不受地道窥伺,皆是因为天地生人,以为人就该为天地服务,就该为天地运输气运,殊不知,天地人三者无有贵贱,无有高下,三者相互供养,这才是道,大道!”

讲罢,琉云仙看向刘庭玉继续说道:“当初夏冀想歪了,他想让天地与人换个位置,天地该为人服务,你要谨记,没有谁可以奴役谁,天地人三者和谐,才能万世太平!”

刘庭玉听后,点点头,说道:“徒儿记住了!”

琉云仙见刘庭玉是真的明白了,心中落下一块大石,刘庭玉身具人间不平,若是冤冤相报,只怕天人之战,万世难平,受苦的,还是人间。

两人继续在西山密林之中前行,没多久,琉云仙止步,刘庭玉疑惑的看向琉云仙,问道:“师父?怎么不走了?”

琉云仙并未搭理刘庭玉,朗声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刘庭玉听后,疑惑的看向四周,密林黑暗,四周之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群身穿黑色羽毛编制大氅的人,将琉云仙刘庭玉团团围住,问道:“你们是何人?”

琉云仙缓缓道:“我乃通天一脉传人,来找乌鸦!”

黑衣人听后冷声道:“所为何事?”

“凤凰!”

“你们回去吧!”黑衣人听到凤凰二字,对刘庭玉二人直接下了逐客令。

琉云仙并未挪步,继续说道:“司徒明当初占卜,说九百年前就应该龙卧,凤翔!这都一千八百年了,该是凤凰出世的时候了!”

黑衣人冷冷的说道:“司徒明坏了规矩,凤凰出世又如何?不如隐世,给人道一条活路!”

琉云仙又说到:“可司徒明还说了,一千八百年后,天狼星起,啸杀中原!”

黑衣人继续冷冷回话:“那你该去找天狼星!”

“我找到了!就在这里!”琉云仙说罢,将刘庭玉退出,继续道:“现在,凤凰该出世了吧!”

黑衣人听后,不在是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开始了慌乱,突然,刘庭玉四周出现了三个黑衣之人,脸上带着像是鸟儿一样的白骨面具,注视着刘庭玉。

三人观看良久,退了回去,问道:“你知道我们是谁?”

琉云仙回到:“我是司徒明死前见得最后一人,乌鸦,乱世求存,乌鸦出,凤凰显,天狼星起,人道当反!”琉云仙讲罢,从怀中拿出一根赤色羽毛,赤中透着黑。

乌鸦看到赤色羽毛,顿时一改方才趾高气昂的神色,纷纷下跪,讲到:“乌鸦拜见大人!”

琉云仙收回赤色羽毛,说道:“嗯,起来吧,带我去见凤凰!”

四周乌鸦不在是神神秘秘的影在黑暗之中,纷纷走出,护卫在刘庭玉琉云仙两旁,带着他们向西山深处走进。

刘庭玉这会儿才看清楚,总共有二十四个黑衣人。

西山楚国边界,林无锋、林贲和吴曜、吴月四人带领着二十个林无锋从北姜军中精挑细选的铁狼骑,又有五只吴燕仔细挑选的青鸾飞骑组成一只约莫三十人的队伍,向西山进发。

林无锋先是让五只飞骑天空散开,派出三只铁狼打头,探寻前方是否有兽人埋伏,又有三人身后预备,以防包围。

林贲手提马槊,带着两人左侧查看,吴曜骑着青鸾,右侧天空查探,林无锋、吴月居中。

吴月看着左侧林贲身手矫健的在林中穿梭,担忧的问向林无锋:“林将军,林贲将军昨日刚刚身受军法,不如让我去代替他吧!”

林无锋莞尔一笑,说道:“公主多虑了,林贲只要有仗打,就是最好的疗伤药!”

吴月听后,认为林无锋小看了自己,再拿自己打趣,叹了口气,不去理会林无锋,而是去找林贲想让自己替换他,可被林贲一句:“公主赶快回去,不要乱了队形!”给打发了回来。

林无锋看到回来的吴月皱着秀眉,知道林贲的刚直惹恼了这位刚强的女子,上前解释道:“公主不知,我、林贲还有一个叫林萧的,和徐、冯、杨、梁四家小辈从小玩到大,十几岁就入了行伍,太平盛世的时候在北边和巨人作战,那个没挨过巨人邙兵的棒槌,断胳膊断腿常有的事情,后来乱世源开启,中原之中自领一军,真刀真枪的干,多多少少都会挨刀子,北国五脉传承,血脉之力都有坚韧特点,一百杖责对我们来说,真的不叫事情,公主就不必担心他了!”

吴月听后,眉头舒展,但还是担忧的看了一眼林贲,可见林贲目若利刃,警惕四周,丝毫看不出像是昨天挨了一百杖责的样子,也就将信将疑。

突然,天空之上飞下一只青鸾,落在林无锋和吴月面前,说道:“林将军,公主,前方发现大批兽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