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6 19:55:44

林无锋、吴月听到大批兽人时,当即警惕起来,林无锋回问道:“离我们多远?数量如何?什么种?”

青鸾回到:“距离八百米左右,大约两千野猪兽人,他们发现了我们,正往这边赶来!”

吴月听后大惊失色,野猪兽人,是兽人部队中的先锋存在,尤其是在野外遇到,更是凶险万分,连忙紧张的看向林无锋,只见林无锋拖着下巴,思索着,不一会儿,林无锋抬头,说道:“听着,三人一组,给我呈直线散开,人叫狼嚎,向前推进!”

吴家青鸾飞骑听了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而身后的铁狼骑,却令出必行,三人一组,顿时狼嚎声响彻密林。

吴月慌神喊道:“林将军,你这样只会把兽人引来,我们还是快撤退吧!”

林无锋对于吴月的话置若罔闻,说道:“公主,还请吴家飞骑天空盘旋,遇到兽人,放胆鸣叫!”

此时,左右两侧吴曜同林贲也给赶了过来,吴曜恰好听到,说道:“林将军是不是太小瞧了兽人,莫不是想要二十铁狼骑战两千野猪兽人?”

林无锋讲到:“吴将军,野猪兽人距离我们只怕还剩五百米不到了,若是将军还踟蹰不前,我们就真的逃不出去了!我是此行主将,向徐辽和吴燕立下过军令状,定会带两位前行,还望两位听我军令,敌众我寡,若我们还这般议论纷纷,错失了良机,两位还是自行逃命去吧,信我一次,事后定会给二位一个答复!”

吴月还想争取一二,却被吴曜拉住,吴曜面色凝重的看着林无锋,说道:“希望将军是对的!”讲罢让五名青鸾飞骑升空,天空盘旋,凤鸣不断。

随后林无锋下令,说道:“公主,你在中军就好,兽人不敢上前,林贲,带五名铁狼骑,随我冲锋!”

林贲倒提马槊“诺”了一声,拉起缰绳,调转狼头,领着五名铁狼骑,准备跟随林无锋向前奔驰,而林无锋打开背后背着的包裹,抽出其中一米多长的枪刃,投在枪杆之上,一只纯黑色的“贪狼”立在众人面前,黑刃、黑穗、黑杆。

林无锋提起“贪狼”,枪指前方,下令道:“杀!”一狼当前!身后林贲正提马槊,同五名铁狼骑紧随其后,七人七狼密林之中冲锋还未四百米,便遇到一只只青面獠牙的野猪兽人,这些兽人手握环刀,看着七人向前冲锋而来,各个发出嘹亮的猪吼声,整装队伍,呈现出包围之势,冲杀应敌。

林无锋瞅中时机,“贪狼”出,一枪刺在一只野猪脖颈之上,胯下铁狼同林无锋征战多年,自是不放过大好时机,在林无锋抽出枪刃的一刻,狼头扭转,咬住野猪头,一个用力,猪头飞向了对面兽人阵营,引起一片慌乱。

而林贲那一边,同样煞人,林贲自小膂力惊人,长约四米的马槊,用在林贲手中行云流水,此时的他正挑起一只野猪兽人,举过头顶,向敌军飞驰而去,林贲向前挥舞,槊上兽人飞出,在敌军阵营之中砸出一个深坑出来。

双方交锋的刹那间,就被林无锋、林贲二人夺得了先机,兽人军心大乱,整装的队伍也渐渐变形,此时,天空之上凤鸣声起,密林四周狼嚎声显,这群野猪兽人环顾四周慌了神,面前又看到林无锋、林贲二人如同杀神降临,同伴死相及其惨烈,前方兽人率先向后逃跑,联动之下,这群兽人顷刻间溃不成军。

林无锋看后,脸上发出一声狞笑,下令道:“追击五百米,即可回来!”

林贲带着五人便冲杀出去,一路之上净是兽人尸骸,大多是践踏而死。

林无锋守在此地,不一会儿,吴月前来,看着遍地尸骸,惊讶的看向林无锋,天空之上,吴曜同样坐着青鸾飞驰而下,面容欣喜,对着面前身上尽是血污的林无锋讲到:“我在天空之上得见将军神勇,不愧有小霸王之称!在下佩服!”

林无锋回到:“若不是将军疑兵搭救,再如何神勇,也无济于事!”

吴曜答道:“那也是将军计策!”

吴月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哥,到底怎么回事?兽人怎么被打败的?”

吴曜看了一眼吴月,说道:“还是让林将军讲讲吧!”

吴月看向林无锋,只见林无锋擦拭手中“贪狼”血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两千兽人若是我们第一时间逃跑,定会被穷追不舍,除非逃到楚国,要不然定会被一路追杀,死伤难料,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逃了,兽人勇猛,可谋略不如人,双方野外作兽人战看的更多是士卒强弱,数量多寡,我和林贲打前锋,用雷霆之势打击,给他们一个猝不及防,加上先前布置的几路疑兵,让他们误以为身后有大批部队,他们自会退散,这个时候,就将一鼓作气,谁先漏了气,谁就会输,所以我让林贲追击五百米,将前路清扫干净!”

吴月听后,再看看眼前一片兽人尸体,点点头,说道:“林将军神人,若是过几天兽潮大战,有林将军相助,我楚国如虎添翼!”

林无锋擦拭完“贪狼”并未收回行囊,提在手中笑道:“公主多虑了,我这只是小计,有徐家伯伯在,加上楚国吴燕将军,楚国兽潮定会无恙,我与徐家伯伯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吴曜客气道:“战况难料,若是沙场需要,还望小霸王能够相助。”

林无锋讲到:“楚国为我人族守西南门户,若是届时需要,我义不容辞!”正说着话,林贲倒提马槊领着五只铁狼赶来,见到林无锋,林贲骂道:“这帮猪崽子跑的真快,追了三百多米,就看不到身影了,不过真痛快,前两天净是抓猴子,好久没有这般痛快厮杀了!”

吴曜听后,莞尔一笑说道:“过几日兽潮大战,若是我们能早日找到镇南候,说不定还能回去赶上,到时候林贲将军只怕杀都杀不完!”

林贲甩甩马槊上的血渍,笑骂道:“杀不完岂不正好,岂不一直爽快!”

众人听到林贲如此豪情,皆畅快笑了起来,只有林无锋,低头像是思索着什么,林贲看后,问道:“大哥,怎么了?”

林无锋抬头看向林贲说道:“我只是奇怪,铁狼嗅觉非凡,为何这两千兽人就在八百米前,铁狼却没有发现?若不是青鸾高空瞭望,只怕我们要倒大霉!”

林贲听后,同样面色疑惑,说道:“确实,我的铁狼也没有发现,你们的呢?”转身问向旁边的铁狼骑,这些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林无锋看后,心中打鼓,说道:“不太对劲,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吴曜上前,说道:“是不是西山之中环境复杂,扰了铁狼嗅觉?”

林无锋摇头,“不可能,即使是沙场之上,遍地尸体,血腥味冲天,也不可能扰了铁狼嗅觉!”

吴月问道:“铁狼嗅觉失灵,还有青鸾天空巡视,这有什么关系吗?”

林无锋还未说话,吴曜先说道:“兽人嗅觉同样灵敏,适才那两千野猪兽人行进路线根本就是预先知道我们位置,说明他们嗅觉并未失灵,他们能够千里之外依靠嗅觉发现我们,而我们却没法知道他们,疑兵之策用得了一时,不可能次次都成功,这次成功是因为密林之中他们不知道我们底细,再次相遇,只怕我们会凶多吉少!”

吴月听到吴曜讲解,点点头,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不再多言。

就在这时,林贲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大哥,我有办法了!”

林无锋抬头看向林贲,示意他接着说。

林贲观望四周,看到一株野草,过去采了过来,说道:“这是召虎发现的,说把他涂在身上,兽人不会察觉。”

吴曜看到这株野草,说道:“这是‘苦腥草’,这东西······”

林无锋看后,问道:“怎么了?”

吴曜回到:“这东西气味太难闻了,而且招蚊子,一般没人敢用!”

林无锋听后,接过“苦腥草”,碾碎后涂在身上,顿时一股腥臭味道传播开来,林无锋说道:“所有人都给我涂上,西山凶险,这东西就是护身符!”

林家铁狼骑还好,得了命令纷纷散开寻找,而吴家,吴曜同吴月还有五只青鸾飞骑犹豫不决,“苦腥草”的威力他们是知道的,毕竟这就是楚国产的东西,最后还是吴月率先碾碎涂抹,说道:“西山不比楚国,凶险万分,我们还是别讲究了!”

吴家众人这才碾碎“苦腥草”,涂在身上,一脸嫌弃。

第六十二章 小霸王

林无锋、吴月听到大批兽人时,当即警惕起来,林无锋回问道:“离我们多远?数量如何?什么种?”

青鸾回到:“距离八百米左右,大约两千野猪兽人,他们发现了我们,正往这边赶来!”

吴月听后大惊失色,野猪兽人,是兽人部队中的先锋存在,尤其是在野外遇到,更是凶险万分,连忙紧张的看向林无锋,只见林无锋拖着下巴,思索着,不一会儿,林无锋抬头,说道:“听着,三人一组,给我呈直线散开,人叫狼嚎,向前推进!”

吴家青鸾飞骑听了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而身后的铁狼骑,却令出必行,三人一组,顿时狼嚎声响彻密林。

吴月慌神喊道:“林将军,你这样只会把兽人引来,我们还是快撤退吧!”

林无锋对于吴月的话置若罔闻,说道:“公主,还请吴家飞骑天空盘旋,遇到兽人,放胆鸣叫!”

此时,左右两侧吴曜同林贲也给赶了过来,吴曜恰好听到,说道:“林将军是不是太小瞧了兽人,莫不是想要二十铁狼骑战两千野猪兽人?”

林无锋讲到:“吴将军,野猪兽人距离我们只怕还剩五百米不到了,若是将军还踟蹰不前,我们就真的逃不出去了!我是此行主将,向徐辽和吴燕立下过军令状,定会带两位前行,还望两位听我军令,敌众我寡,若我们还这般议论纷纷,错失了良机,两位还是自行逃命去吧,信我一次,事后定会给二位一个答复!”

吴月还想争取一二,却被吴曜拉住,吴曜面色凝重的看着林无锋,说道:“希望将军是对的!”讲罢让五名青鸾飞骑升空,天空盘旋,凤鸣不断。

随后林无锋下令,说道:“公主,你在中军就好,兽人不敢上前,林贲,带五名铁狼骑,随我冲锋!”

林贲倒提马槊“诺”了一声,拉起缰绳,调转狼头,领着五名铁狼骑,准备跟随林无锋向前奔驰,而林无锋打开背后背着的包裹,抽出其中一米多长的枪刃,投在枪杆之上,一只纯黑色的“贪狼”立在众人面前,黑刃、黑穗、黑杆。

林无锋提起“贪狼”,枪指前方,下令道:“杀!”一狼当前!身后林贲正提马槊,同五名铁狼骑紧随其后,七人七狼密林之中冲锋还未四百米,便遇到一只只青面獠牙的野猪兽人,这些兽人手握环刀,看着七人向前冲锋而来,各个发出嘹亮的猪吼声,整装队伍,呈现出包围之势,冲杀应敌。

林无锋瞅中时机,“贪狼”出,一枪刺在一只野猪脖颈之上,胯下铁狼同林无锋征战多年,自是不放过大好时机,在林无锋抽出枪刃的一刻,狼头扭转,咬住野猪头,一个用力,猪头飞向了对面兽人阵营,引起一片慌乱。

而林贲那一边,同样煞人,林贲自小膂力惊人,长约四米的马槊,用在林贲手中行云流水,此时的他正挑起一只野猪兽人,举过头顶,向敌军飞驰而去,林贲向前挥舞,槊上兽人飞出,在敌军阵营之中砸出一个深坑出来。

双方交锋的刹那间,就被林无锋、林贲二人夺得了先机,兽人军心大乱,整装的队伍也渐渐变形,此时,天空之上凤鸣声起,密林四周狼嚎声显,这群野猪兽人环顾四周慌了神,面前又看到林无锋、林贲二人如同杀神降临,同伴死相及其惨烈,前方兽人率先向后逃跑,联动之下,这群兽人顷刻间溃不成军。

林无锋看后,脸上发出一声狞笑,下令道:“追击五百米,即可回来!”

林贲带着五人便冲杀出去,一路之上净是兽人尸骸,大多是践踏而死。

林无锋守在此地,不一会儿,吴月前来,看着遍地尸骸,惊讶的看向林无锋,天空之上,吴曜同样坐着青鸾飞驰而下,面容欣喜,对着面前身上尽是血污的林无锋讲到:“我在天空之上得见将军神勇,不愧有小霸王之称!在下佩服!”

林无锋回到:“若不是将军疑兵搭救,再如何神勇,也无济于事!”

吴曜答道:“那也是将军计策!”

吴月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哥,到底怎么回事?兽人怎么被打败的?”

吴曜看了一眼吴月,说道:“还是让林将军讲讲吧!”

吴月看向林无锋,只见林无锋擦拭手中“贪狼”血渍,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两千兽人若是我们第一时间逃跑,定会被穷追不舍,除非逃到楚国,要不然定会被一路追杀,死伤难料,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逃了,兽人勇猛,可谋略不如人,双方野外作兽人战看的更多是士卒强弱,数量多寡,我和林贲打前锋,用雷霆之势打击,给他们一个猝不及防,加上先前布置的几路疑兵,让他们误以为身后有大批部队,他们自会退散,这个时候,就将一鼓作气,谁先漏了气,谁就会输,所以我让林贲追击五百米,将前路清扫干净!”

吴月听后,再看看眼前一片兽人尸体,点点头,说道:“林将军神人,若是过几天兽潮大战,有林将军相助,我楚国如虎添翼!”

林无锋擦拭完“贪狼”并未收回行囊,提在手中笑道:“公主多虑了,我这只是小计,有徐家伯伯在,加上楚国吴燕将军,楚国兽潮定会无恙,我与徐家伯伯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吴曜客气道:“战况难料,若是沙场需要,还望小霸王能够相助。”

林无锋讲到:“楚国为我人族守西南门户,若是届时需要,我义不容辞!”正说着话,林贲倒提马槊领着五只铁狼赶来,见到林无锋,林贲骂道:“这帮猪崽子跑的真快,追了三百多米,就看不到身影了,不过真痛快,前两天净是抓猴子,好久没有这般痛快厮杀了!”

吴曜听后,莞尔一笑说道:“过几日兽潮大战,若是我们能早日找到镇南候,说不定还能回去赶上,到时候林贲将军只怕杀都杀不完!”

林贲甩甩马槊上的血渍,笑骂道:“杀不完岂不正好,岂不一直爽快!”

众人听到林贲如此豪情,皆畅快笑了起来,只有林无锋,低头像是思索着什么,林贲看后,问道:“大哥,怎么了?”

林无锋抬头看向林贲说道:“我只是奇怪,铁狼嗅觉非凡,为何这两千兽人就在八百米前,铁狼却没有发现?若不是青鸾高空瞭望,只怕我们要倒大霉!”

林贲听后,同样面色疑惑,说道:“确实,我的铁狼也没有发现,你们的呢?”转身问向旁边的铁狼骑,这些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林无锋看后,心中打鼓,说道:“不太对劲,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吴曜上前,说道:“是不是西山之中环境复杂,扰了铁狼嗅觉?”

林无锋摇头,“不可能,即使是沙场之上,遍地尸体,血腥味冲天,也不可能扰了铁狼嗅觉!”

吴月问道:“铁狼嗅觉失灵,还有青鸾天空巡视,这有什么关系吗?”

林无锋还未说话,吴曜先说道:“兽人嗅觉同样灵敏,适才那两千野猪兽人行进路线根本就是预先知道我们位置,说明他们嗅觉并未失灵,他们能够千里之外依靠嗅觉发现我们,而我们却没法知道他们,疑兵之策用得了一时,不可能次次都成功,这次成功是因为密林之中他们不知道我们底细,再次相遇,只怕我们会凶多吉少!”

吴月听到吴曜讲解,点点头,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不再多言。

就在这时,林贲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大哥,我有办法了!”

林无锋抬头看向林贲,示意他接着说。

林贲观望四周,看到一株野草,过去采了过来,说道:“这是召虎发现的,说把他涂在身上,兽人不会察觉。”

吴曜看到这株野草,说道:“这是‘苦腥草’,这东西······”

林无锋看后,问道:“怎么了?”

吴曜回到:“这东西气味太难闻了,而且招蚊子,一般没人敢用!”

林无锋听后,接过“苦腥草”,碾碎后涂在身上,顿时一股腥臭味道传播开来,林无锋说道:“所有人都给我涂上,西山凶险,这东西就是护身符!”

林家铁狼骑还好,得了命令纷纷散开寻找,而吴家,吴曜同吴月还有五只青鸾飞骑犹豫不决,“苦腥草”的威力他们是知道的,毕竟这就是楚国产的东西,最后还是吴月率先碾碎涂抹,说道:“西山不比楚国,凶险万分,我们还是别讲究了!”

吴家众人这才碾碎“苦腥草”,涂在身上,一脸嫌弃。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