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7 19:47:25

刘庭玉被这突然一问惊到,愣在当场,良久问到:“师父的意思是想让我延续凤凰传承?”

琉云仙叹了口气,说道:“不错,若是有凤凰传承,他日你整肃中原,天地也会认可!”

刘庭玉听后,心中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自己能否肩负起凤凰传承。

就在这时,“断崖”之上,一片淅淅索索的声音,只见一个个黑衣人从断崖之上飞驰而下,立在祭坛四周,眨眼之间就把祭坛围的人满为患,这群自称“乌鸦”的人之中,有一人与众不同,身穿红色鸟羽编织大氅,手持一杆红木拐杖,走到了祭坛中央,来到刘庭玉和琉云仙面前,说道:“我是‘乌鸦’一族长老,见过三仙。”

琉云仙说道:“曾经金乌一脉追随姬氏,韬光养晦一千八百年,今日有望出山了!”

红色大氅之人面带白色鸟形面具,左手拿着红木拐杖,说道:“能否出山,待会还需凤凰大人定夺!”讲完后,退了回去,在祭坛之下,长老高举手杖,高呼道:“凤凰降世,恭迎凤凰大人!”

身后一片黑衣高举双臂,跟随附和,在这片恭迎声中,梧桐树上,突然传来一声鸣叫,听声音犹如在九天之上,可鸣叫传达在地,刘庭玉仿佛身处风口浪尖,自己的黑色长袍随之飘动。

刘庭玉抬头,看到一点红色盘旋而下,由小到大,化作霞光,身后携带五彩,仿佛一束强光,缓缓落在祭坛之上,照耀众人,刘庭玉同乌鸦众人皆不敢直视,纷纷低下了头,只有琉云仙,遥望凤凰。

凤凰落地,说道:“你就是当初天地祝福的四人之一?”

琉云仙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琉云仙。”

凤凰:“听他们说,你找我?”

琉云仙:“中原大乱,危机将至,天道独霸,地道沉沦,人道危机,我想请凤凰出世,匡扶人道,为天道立德,为地道立命,为人道立心!”

凤凰听后,不以为然,说道:“三道大乱,皆在于当初夏冀抢夺姬氏运脉,如今人道危难,正好肃清人道,重整人间!”

琉云仙问道:“阁下是天授地化而生,地道沉沦,若是人道被肃清,阁下觉得,天道还会让人族有抬头的机会吗?”

凤凰回到:“天公无私,地母博爱,我受天权,待天行事,替天行道,天公不会骗我!”

琉云仙听后,冷哼一声,问道:“那我问你,地母何在?”

凤凰大怒,喝到:“放肆!”

琉云仙同样怒道:“孽畜你放肆,无地母管束,天道任意妄为,你不过是天道屠戮的兵刃,若是真如你所言,天道整肃人间,那之后,人族就会成为源源不断为天道提供气运的工具,天道为所欲为,世间再无秩序可言,你觉得天道会让你得到气运?会让你有与天相斗的资本?”

凤凰鸣叫一声,喝到:“夏冀无德,早就乱了人间秩序,司徒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将人族气运压在了赌桌之上,这场赌桌只有天人两方,你想让我违逆天地吗?”

琉云仙说道:“夏冀和司徒明确实开了一场大赌,赌的赢,人族没有天地管束,天公不管、地母不爱,人间五谷不生,颗粒不长,无风无雨,五行失调,赌输了,天公地母重新掌控人间,可你想过没有,如今地母沉沦,若是输了,天公肆意妄为,天公无情,苛责人间,人族稍有违背天公意愿,天罚不断,山崩海啸、电闪雷鸣,人间如同炼狱,那个时候,还会是如此人间吗?”

凤凰问道:“既然如你所言,无论输赢,受伤的只能是人间种族,我是天地所化人间产物,你让我选?我有的选吗?终究是输罢了!”

琉云仙上前抢先喝到:“有的选!”

凤凰张开羽翼,神情激动追问:“怎么选?”

琉云仙抚须,说道:“前人摆下天人相斗的棋盘,下棋的,却是后人,人有万变,难道还变不出一个三道和谐的太平盛世?我师父受天地人三道祝福,羽化成仙,虽然超然在三道以外,可三道大乱,他老人家不可能不闻不问,我三人受天地祝福,不老不死,身具神通,同样不会坐视不管,如今,我三人找到了解决办法,找到了赌桌之上的第三方,就问你凤凰作何抉择?”

凤凰问道:“什么办法?第三方在哪儿?”

琉云仙抚须,说道:“九百年前,夏冀与天相约期满,可被司徒明改了夏氏气运,引起天道不满,天道断了人间传承,昆仑学宫没有天授,断了学生来源,我三仙中缥缈仙不忍人族没有大道传授,重开学宫,培养出了人族一个个道,兵道、法道、诗道、书道等在人间传承不断,繁衍不息,人间有道,有力一战;前几日我去昆仑学宫,得见一人,真在探寻地道,而我三仙之中,妖离仙久居周国蒙氏一族,探寻魔种变化,有望找到地道,地道出,天道便有了管束,不能肆意妄为,人间便有发一战;我徒儿,乃是人间百万怨念所化,又有阎龙冤屈,天狼星出,人间有气一战。力、法、气三者具备,便能跳脱出棋盘,找到地道,管束天道,延续人道,天狼星就是这场赌局之外的第三方!”

凤凰听完琉云仙所言,看向刘庭玉,问道:“你就是天狼星?”

刘庭玉抬头,看到凤凰赤红的双目散发着流火瞩目自己,仿佛一丝暖光照耀,无比舒服,刘庭玉回答道:“嗯!”

凤凰又问:“你想要匡扶人道?”

刘庭玉点头。

凤凰又问道:“你身居人族冤孽,难道你不想惩治天道?奴役天道?让天地为人服务?”

刘庭玉低头,想了想,又看了看琉云仙说道:“说实话,我想!”

一语出,包括琉云仙在内,凤凰和他都向刘庭玉投来异样目光!

刘庭玉并未慌乱,继续说道:“天道无私,可不公,地母博爱,但同样溺爱,人族长久以来,受天地馈赠久矣,可受天地为患,同样不少,如今,中原大乱,北边姜国摇摇欲坠,十室九空,南面楚国兽患不断家家皆净,东边鱼人登陆,血染东海,西面蛇蜥魔种之后,在人间已有魔种抬头迹象,这背后,哪儿一样都逃不开天地为患,我本姜国人,从出生到现在,目睹不知多少妻离子散,后来,我一家惨遭灭族,只剩下我一人,若是有能力,我定会向天地讨个公道,但是,我不能!”

凤凰疑惑,问道:“为何不能?”

刘庭玉回答道:“跟随师父游历以来,我看到了很多,其中,楚国山民山长一家对我一个化名的陌生人视如己出,砂国王拓、白战二人忠贞不二、宁死不屈,陈氏商社陈无量对家人的慈爱,夏侯一家先祖医者仁心,这些不该被天地无德白白糟践了,这也是我想与天地一搏的原因,我想守护这些美好,可同样,我也看到了,砂国公主,用国器泄私欲,以虐待战俘为乐,蒙氏为了私心,抓捕夏侯先祖,以夏侯一家实验,惨无人道,这些人,身具高位便管不住自己的欲望,以上压下,若是我真的帮人族将天地踩在脚下,那这些人彻底没有了敬畏,人族也罢,天地也罢,最后一定会是毁灭在这群人手中。正如师父所言,真真的守护,是天地人三者相爱相敬,天慈、地爱、人敬,三者和谐,这样我守护的东西才能万世太平!”

凤凰闻听后,高昂头颅,一声轻快嘹亮的凤鸣声响彻整个西山,今日西山梧桐树下,霞光普照,梧桐树附近的兽人在霞光之中如沐春风,纷纷减少了几分暴戾锐气。

凤凰鸣叫完毕,看着刘庭玉,说道:“人间有望!人间值得!”

第六十四章 凤凰

刘庭玉被这突然一问惊到,愣在当场,良久问到:“师父的意思是想让我延续凤凰传承?”

琉云仙叹了口气,说道:“不错,若是有凤凰传承,他日你整肃中原,天地也会认可!”

刘庭玉听后,心中拿不定主意,他不知道自己能否肩负起凤凰传承。

就在这时,“断崖”之上,一片淅淅索索的声音,只见一个个黑衣人从断崖之上飞驰而下,立在祭坛四周,眨眼之间就把祭坛围的人满为患,这群自称“乌鸦”的人之中,有一人与众不同,身穿红色鸟羽编织大氅,手持一杆红木拐杖,走到了祭坛中央,来到刘庭玉和琉云仙面前,说道:“我是‘乌鸦’一族长老,见过三仙。”

琉云仙说道:“曾经金乌一脉追随姬氏,韬光养晦一千八百年,今日有望出山了!”

红色大氅之人面带白色鸟形面具,左手拿着红木拐杖,说道:“能否出山,待会还需凤凰大人定夺!”讲完后,退了回去,在祭坛之下,长老高举手杖,高呼道:“凤凰降世,恭迎凤凰大人!”

身后一片黑衣高举双臂,跟随附和,在这片恭迎声中,梧桐树上,突然传来一声鸣叫,听声音犹如在九天之上,可鸣叫传达在地,刘庭玉仿佛身处风口浪尖,自己的黑色长袍随之飘动。

刘庭玉抬头,看到一点红色盘旋而下,由小到大,化作霞光,身后携带五彩,仿佛一束强光,缓缓落在祭坛之上,照耀众人,刘庭玉同乌鸦众人皆不敢直视,纷纷低下了头,只有琉云仙,遥望凤凰。

凤凰落地,说道:“你就是当初天地祝福的四人之一?”

琉云仙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琉云仙。”

凤凰:“听他们说,你找我?”

琉云仙:“中原大乱,危机将至,天道独霸,地道沉沦,人道危机,我想请凤凰出世,匡扶人道,为天道立德,为地道立命,为人道立心!”

凤凰听后,不以为然,说道:“三道大乱,皆在于当初夏冀抢夺姬氏运脉,如今人道危难,正好肃清人道,重整人间!”

琉云仙问道:“阁下是天授地化而生,地道沉沦,若是人道被肃清,阁下觉得,天道还会让人族有抬头的机会吗?”

凤凰回到:“天公无私,地母博爱,我受天权,待天行事,替天行道,天公不会骗我!”

琉云仙听后,冷哼一声,问道:“那我问你,地母何在?”

凤凰大怒,喝到:“放肆!”

琉云仙同样怒道:“孽畜你放肆,无地母管束,天道任意妄为,你不过是天道屠戮的兵刃,若是真如你所言,天道整肃人间,那之后,人族就会成为源源不断为天道提供气运的工具,天道为所欲为,世间再无秩序可言,你觉得天道会让你得到气运?会让你有与天相斗的资本?”

凤凰鸣叫一声,喝到:“夏冀无德,早就乱了人间秩序,司徒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将人族气运压在了赌桌之上,这场赌桌只有天人两方,你想让我违逆天地吗?”

琉云仙说道:“夏冀和司徒明确实开了一场大赌,赌的赢,人族没有天地管束,天公不管、地母不爱,人间五谷不生,颗粒不长,无风无雨,五行失调,赌输了,天公地母重新掌控人间,可你想过没有,如今地母沉沦,若是输了,天公肆意妄为,天公无情,苛责人间,人族稍有违背天公意愿,天罚不断,山崩海啸、电闪雷鸣,人间如同炼狱,那个时候,还会是如此人间吗?”

凤凰问道:“既然如你所言,无论输赢,受伤的只能是人间种族,我是天地所化人间产物,你让我选?我有的选吗?终究是输罢了!”

琉云仙上前抢先喝到:“有的选!”

凤凰张开羽翼,神情激动追问:“怎么选?”

琉云仙抚须,说道:“前人摆下天人相斗的棋盘,下棋的,却是后人,人有万变,难道还变不出一个三道和谐的太平盛世?我师父受天地人三道祝福,羽化成仙,虽然超然在三道以外,可三道大乱,他老人家不可能不闻不问,我三人受天地祝福,不老不死,身具神通,同样不会坐视不管,如今,我三人找到了解决办法,找到了赌桌之上的第三方,就问你凤凰作何抉择?”

凤凰问道:“什么办法?第三方在哪儿?”

琉云仙抚须,说道:“九百年前,夏冀与天相约期满,可被司徒明改了夏氏气运,引起天道不满,天道断了人间传承,昆仑学宫没有天授,断了学生来源,我三仙中缥缈仙不忍人族没有大道传授,重开学宫,培养出了人族一个个道,兵道、法道、诗道、书道等在人间传承不断,繁衍不息,人间有道,有力一战;前几日我去昆仑学宫,得见一人,真在探寻地道,而我三仙之中,妖离仙久居周国蒙氏一族,探寻魔种变化,有望找到地道,地道出,天道便有了管束,不能肆意妄为,人间便有发一战;我徒儿,乃是人间百万怨念所化,又有阎龙冤屈,天狼星出,人间有气一战。力、法、气三者具备,便能跳脱出棋盘,找到地道,管束天道,延续人道,天狼星就是这场赌局之外的第三方!”

凤凰听完琉云仙所言,看向刘庭玉,问道:“你就是天狼星?”

刘庭玉抬头,看到凤凰赤红的双目散发着流火瞩目自己,仿佛一丝暖光照耀,无比舒服,刘庭玉回答道:“嗯!”

凤凰又问:“你想要匡扶人道?”

刘庭玉点头。

凤凰又问道:“你身居人族冤孽,难道你不想惩治天道?奴役天道?让天地为人服务?”

刘庭玉低头,想了想,又看了看琉云仙说道:“说实话,我想!”

一语出,包括琉云仙在内,凤凰和他都向刘庭玉投来异样目光!

刘庭玉并未慌乱,继续说道:“天道无私,可不公,地母博爱,但同样溺爱,人族长久以来,受天地馈赠久矣,可受天地为患,同样不少,如今,中原大乱,北边姜国摇摇欲坠,十室九空,南面楚国兽患不断家家皆净,东边鱼人登陆,血染东海,西面蛇蜥魔种之后,在人间已有魔种抬头迹象,这背后,哪儿一样都逃不开天地为患,我本姜国人,从出生到现在,目睹不知多少妻离子散,后来,我一家惨遭灭族,只剩下我一人,若是有能力,我定会向天地讨个公道,但是,我不能!”

凤凰疑惑,问道:“为何不能?”

刘庭玉回答道:“跟随师父游历以来,我看到了很多,其中,楚国山民山长一家对我一个化名的陌生人视如己出,砂国王拓、白战二人忠贞不二、宁死不屈,陈氏商社陈无量对家人的慈爱,夏侯一家先祖医者仁心,这些不该被天地无德白白糟践了,这也是我想与天地一搏的原因,我想守护这些美好,可同样,我也看到了,砂国公主,用国器泄私欲,以虐待战俘为乐,蒙氏为了私心,抓捕夏侯先祖,以夏侯一家实验,惨无人道,这些人,身具高位便管不住自己的欲望,以上压下,若是我真的帮人族将天地踩在脚下,那这些人彻底没有了敬畏,人族也罢,天地也罢,最后一定会是毁灭在这群人手中。正如师父所言,真真的守护,是天地人三者相爱相敬,天慈、地爱、人敬,三者和谐,这样我守护的东西才能万世太平!”

凤凰闻听后,高昂头颅,一声轻快嘹亮的凤鸣声响彻整个西山,今日西山梧桐树下,霞光普照,梧桐树附近的兽人在霞光之中如沐春风,纷纷减少了几分暴戾锐气。

凤凰鸣叫完毕,看着刘庭玉,说道:“人间有望!人间值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