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7 22:13:34

琉云仙听到凤凰所言,知道这就是时机,上前道:“既然如此,还请凤凰能够庇护天狼星,为人道大业助力!”

凤凰听后,转过头来看向琉云仙,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成为他的传承?”

琉云仙得意抚须点点头,说道:“不错,若是凤凰能够成为天狼星传承,凤凰天地认可,天狼星又能将人族怨念化解,三道和谐指日可待!”

凤凰摇头,回到:“不可!”

琉云仙脸色大变,追问:“为何不可?”

凤凰讲到:“凤凰自天地创造初始就是姬氏传承,姬氏不负我,我不能另外选择其余种族,这是天地法则,不可变得!”

琉云仙听后,焦急说道:“姬氏早在一千八百年前就被夏冀屠杀干净了,世间没有了姬氏,哪儿还有传承?”

凤凰鸣叫一声,悠悠说道:“琉云仙,你也不想想,若是姬氏真的被灭了,没有了姬氏气运,我怎会在人间九百年!”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抚须沉思,问道:“你的意思是姬氏还有后人?”

凤凰点点头,说道:“不错,姬氏没有被灭亡,姬氏还有后人!”

琉云仙闻听此言,左右踱步,显得十分急躁,良久,追问凤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寻他!”

凤凰讲到:“我是地道沦陷之前,天地承诺,在夏氏称皇后九百年降世而出,我不同于初代凤凰,降世即刻与人族签订血脉契约,我降世的那个时候,并未有姬氏之人与我签订血脉契约,但天地法则,我的命运和姬氏气运是放在同一天平之上,所以姬氏在,我就在,九百年前中原夏氏掌控,阎龙看管,姬氏气运薄弱,我力量微薄,我根本无法去寻姬氏后人,所以这九百年我只能在西山之中,受金乌叶氏一族庇护!”

琉云仙踱步,又问道:“若是如此,那金龙为何能与夏侯氏约定传承?”

凤凰又回到:“夏氏一族早就不服天地管束了,天地法则又怎会约束夏氏,金龙自当可以重新选择,而我不能,姬氏和我都遵循天地法则。”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气恼拂袖,又开始了来回踱步。

刘庭玉在一旁,疑惑问道:“现如今中原大乱,阎龙遁去,夏氏皇族根本没有力气去管你,你为何现在还不去寻找姬氏后人?”

凤凰看向刘庭玉,回到:“姬氏气运薄弱,时隐时现,我与姬氏气运同气连枝,我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没有血脉契约签订,我也无法依靠血脉之力找到那姬氏后人,所以我现在只能靠着梧桐树来存活,要不然我也不需要金乌叶氏一脉庇护!”

琉云仙停下脚步,说道:“距离夏梁去世时日无多,我徒儿要赶在夏梁去世之前为姜国打下基础,好为整肃中原做准备,同样为以后天谴而下为人族打下抗争的基础,先如今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大难将至,这到底如何是好?”

凤凰听后,惭愧的底下头,说道:“除非你们能替我找到姬氏后人,带他到我这里来,我与他签订血脉传承契约,这样我就能庇护姬氏,姬氏也能因为我气运强大!”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跳脚道:“你说的轻巧,夏冀当初屠戮天下姬氏之人,谁要是敢姓姬,就如同谋反之罪,茫茫天下,找人如同大海捞针,就算有,他也不可能姓姬,血脉之力不显,姬姓无处可查,我怎会知道他在哪儿里!”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祭坛之下,红衣长老上前,说道:“启禀凤凰大人,我可能知道姬氏后人何在!”

琉云仙化作清风,眨眼间来到长老面前,对着红衣喝道:“快说!他在哪儿?”

红衣长老似乎被琉云仙突如其来在眼前给吓到,言语有些紧张,吞吐说道:“当初姬氏有两族为近亲,这两族也同样是世代追随姬氏,仙人可否知晓!”

琉云仙不耐烦道:“这我清楚,一是你金乌叶家,二是楚国青鸾吴家,只是后来吴家不堪重负,加上姬氏有意弃车保帅,引得吴家反姬氏,加入了阎龙夏冀的联军!”

红衣长老说道:“仙人所言不错,当初姬氏确实有愧吴家,引来吴家不满,后来,姬氏怕重蹈吴家覆辙,闹得众叛亲离,所以不敢对我叶家如何,反而委以重任,降下厚恩,而我叶家也至死守卫姬氏,一直守卫到洛阳城破,守卫到皇宫沦陷,再后来,夏冀执掌天下之柄,论功行赏,分封天下,同样,夏冀对姬氏怨恨滔天,屠戮完姬氏之后,我叶氏兔死狐悲,知道大难将至,所以迁徙到了夏氏掌握不了的西山之中,得以延续,不过根据我叶家史册记载,当初,联军冲破皇宫之时,只有吴家不随众人去主殿剿杀姬皇,赚取军功,而是一马当先,率先来到了姬氏后宫。”

琉云仙听后,知道这里有自己所不了解的密辛,情绪稳定了几分,对红衣长老说道:“继续讲!”

红衣长老缓缓道:“当初青鸾吴家和我金乌叶家与姬氏三家关系匪浅,常常有通婚习俗,届时姬氏执掌天下,我叶家和吴家都有一妃子在后宫之中,服侍姬皇左右,那吴家的妃子,是当初叛军吴家族长吴双的妹妹,名叫吴媛,而吴家军队冲入姬氏后宫,第一个去的,就是吴媛的寝宫,吴媛当时就被吴家军队带回了吴家族地,后来夏冀为保夏氏皇位,要铲草除根,铲除姬氏后人,就追查到了吴媛,却不料,短短半个月内,吴媛就被改嫁给了司徒家一小辈,证婚人就是司徒明!当时夏冀碍于司徒明是自己老师,又是自己亚父,所以就此打住,不再追究,放过了吴媛。可怪就怪在,吴媛并未前往司徒家,同自己丈夫生活,反而是司徒家这个小辈来到了吴家,做了倒插门的楚国驸马。仙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琉云仙沉思踱步,似是猜测到什么,目光如炬,看着乌鸦族长,说道:“别藏着掖着,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红衣长老继续道:“我知道的就这些,我叶氏一族史册点到这里就没有再写,我一直奇怪,当年我叶家入了西山,不知何去何从时,是司徒明托人送来地图,标注梧桐树凤凰祭坛的位置,让我叶氏能够在这凶险万分的西山存活,同样也是司徒明告诉我们叶家‘以待凤凰出’的指示,适才听仙人所讲,若是真如仙人所言,司徒明替夏冀摆下棋盘要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天人互博,那司徒明会不会也在棋桌旁边留下了一个位置,等待第三人呢?”

琉云仙听后,先是点头,随后哈哈大笑,说道:“这先别管,我就问你,这吴媛后来如何?”

红衣长老说道:“这只怕要去问吴家族长了!”

琉云仙低头呢喃道:“看来要去翻一翻吴家族谱了!”

刘庭玉听后,不明所以,问道:“师父,就算找到了吴媛后人又如何?他不是吴家和司徒家传承吗?”

琉云仙和红衣长老相视一笑,看向刘庭玉,说道:“若是真的吴家想要保吴媛,这有情可原,毕竟是吴双的妹妹,可司徒明为何出来违逆夏冀力保此人?换句更明白的说法,若是吴媛当时就有身孕了呢?”

刘庭玉霎时间就明白了,当时洛阳城被围的水泄不通,姬氏后人无处可逃,唯一出来的就是吴媛,若是姬氏气运还在,八成就在吴媛身上了!

第六十五章 吴媛

琉云仙听到凤凰所言,知道这就是时机,上前道:“既然如此,还请凤凰能够庇护天狼星,为人道大业助力!”

凤凰听后,转过头来看向琉云仙,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成为他的传承?”

琉云仙得意抚须点点头,说道:“不错,若是凤凰能够成为天狼星传承,凤凰天地认可,天狼星又能将人族怨念化解,三道和谐指日可待!”

凤凰摇头,回到:“不可!”

琉云仙脸色大变,追问:“为何不可?”

凤凰讲到:“凤凰自天地创造初始就是姬氏传承,姬氏不负我,我不能另外选择其余种族,这是天地法则,不可变得!”

琉云仙听后,焦急说道:“姬氏早在一千八百年前就被夏冀屠杀干净了,世间没有了姬氏,哪儿还有传承?”

凤凰鸣叫一声,悠悠说道:“琉云仙,你也不想想,若是姬氏真的被灭了,没有了姬氏气运,我怎会在人间九百年!”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抚须沉思,问道:“你的意思是姬氏还有后人?”

凤凰点点头,说道:“不错,姬氏没有被灭亡,姬氏还有后人!”

琉云仙闻听此言,左右踱步,显得十分急躁,良久,追问凤凰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寻他!”

凤凰讲到:“我是地道沦陷之前,天地承诺,在夏氏称皇后九百年降世而出,我不同于初代凤凰,降世即刻与人族签订血脉契约,我降世的那个时候,并未有姬氏之人与我签订血脉契约,但天地法则,我的命运和姬氏气运是放在同一天平之上,所以姬氏在,我就在,九百年前中原夏氏掌控,阎龙看管,姬氏气运薄弱,我力量微薄,我根本无法去寻姬氏后人,所以这九百年我只能在西山之中,受金乌叶氏一族庇护!”

琉云仙踱步,又问道:“若是如此,那金龙为何能与夏侯氏约定传承?”

凤凰又回到:“夏氏一族早就不服天地管束了,天地法则又怎会约束夏氏,金龙自当可以重新选择,而我不能,姬氏和我都遵循天地法则。”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气恼拂袖,又开始了来回踱步。

刘庭玉在一旁,疑惑问道:“现如今中原大乱,阎龙遁去,夏氏皇族根本没有力气去管你,你为何现在还不去寻找姬氏后人?”

凤凰看向刘庭玉,回到:“姬氏气运薄弱,时隐时现,我与姬氏气运同气连枝,我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没有血脉契约签订,我也无法依靠血脉之力找到那姬氏后人,所以我现在只能靠着梧桐树来存活,要不然我也不需要金乌叶氏一脉庇护!”

琉云仙停下脚步,说道:“距离夏梁去世时日无多,我徒儿要赶在夏梁去世之前为姜国打下基础,好为整肃中原做准备,同样为以后天谴而下为人族打下抗争的基础,先如今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大难将至,这到底如何是好?”

凤凰听后,惭愧的底下头,说道:“除非你们能替我找到姬氏后人,带他到我这里来,我与他签订血脉传承契约,这样我就能庇护姬氏,姬氏也能因为我气运强大!”

琉云仙听完凤凰所言,跳脚道:“你说的轻巧,夏冀当初屠戮天下姬氏之人,谁要是敢姓姬,就如同谋反之罪,茫茫天下,找人如同大海捞针,就算有,他也不可能姓姬,血脉之力不显,姬姓无处可查,我怎会知道他在哪儿里!”

就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祭坛之下,红衣长老上前,说道:“启禀凤凰大人,我可能知道姬氏后人何在!”

琉云仙化作清风,眨眼间来到长老面前,对着红衣喝道:“快说!他在哪儿?”

红衣长老似乎被琉云仙突如其来在眼前给吓到,言语有些紧张,吞吐说道:“当初姬氏有两族为近亲,这两族也同样是世代追随姬氏,仙人可否知晓!”

琉云仙不耐烦道:“这我清楚,一是你金乌叶家,二是楚国青鸾吴家,只是后来吴家不堪重负,加上姬氏有意弃车保帅,引得吴家反姬氏,加入了阎龙夏冀的联军!”

红衣长老说道:“仙人所言不错,当初姬氏确实有愧吴家,引来吴家不满,后来,姬氏怕重蹈吴家覆辙,闹得众叛亲离,所以不敢对我叶家如何,反而委以重任,降下厚恩,而我叶家也至死守卫姬氏,一直守卫到洛阳城破,守卫到皇宫沦陷,再后来,夏冀执掌天下之柄,论功行赏,分封天下,同样,夏冀对姬氏怨恨滔天,屠戮完姬氏之后,我叶氏兔死狐悲,知道大难将至,所以迁徙到了夏氏掌握不了的西山之中,得以延续,不过根据我叶家史册记载,当初,联军冲破皇宫之时,只有吴家不随众人去主殿剿杀姬皇,赚取军功,而是一马当先,率先来到了姬氏后宫。”

琉云仙听后,知道这里有自己所不了解的密辛,情绪稳定了几分,对红衣长老说道:“继续讲!”

红衣长老缓缓道:“当初青鸾吴家和我金乌叶家与姬氏三家关系匪浅,常常有通婚习俗,届时姬氏执掌天下,我叶家和吴家都有一妃子在后宫之中,服侍姬皇左右,那吴家的妃子,是当初叛军吴家族长吴双的妹妹,名叫吴媛,而吴家军队冲入姬氏后宫,第一个去的,就是吴媛的寝宫,吴媛当时就被吴家军队带回了吴家族地,后来夏冀为保夏氏皇位,要铲草除根,铲除姬氏后人,就追查到了吴媛,却不料,短短半个月内,吴媛就被改嫁给了司徒家一小辈,证婚人就是司徒明!当时夏冀碍于司徒明是自己老师,又是自己亚父,所以就此打住,不再追究,放过了吴媛。可怪就怪在,吴媛并未前往司徒家,同自己丈夫生活,反而是司徒家这个小辈来到了吴家,做了倒插门的楚国驸马。仙人,你不觉得奇怪吗?”

琉云仙沉思踱步,似是猜测到什么,目光如炬,看着乌鸦族长,说道:“别藏着掖着,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红衣长老继续道:“我知道的就这些,我叶氏一族史册点到这里就没有再写,我一直奇怪,当年我叶家入了西山,不知何去何从时,是司徒明托人送来地图,标注梧桐树凤凰祭坛的位置,让我叶氏能够在这凶险万分的西山存活,同样也是司徒明告诉我们叶家‘以待凤凰出’的指示,适才听仙人所讲,若是真如仙人所言,司徒明替夏冀摆下棋盘要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天人互博,那司徒明会不会也在棋桌旁边留下了一个位置,等待第三人呢?”

琉云仙听后,先是点头,随后哈哈大笑,说道:“这先别管,我就问你,这吴媛后来如何?”

红衣长老说道:“这只怕要去问吴家族长了!”

琉云仙低头呢喃道:“看来要去翻一翻吴家族谱了!”

刘庭玉听后,不明所以,问道:“师父,就算找到了吴媛后人又如何?他不是吴家和司徒家传承吗?”

琉云仙和红衣长老相视一笑,看向刘庭玉,说道:“若是真的吴家想要保吴媛,这有情可原,毕竟是吴双的妹妹,可司徒明为何出来违逆夏冀力保此人?换句更明白的说法,若是吴媛当时就有身孕了呢?”

刘庭玉霎时间就明白了,当时洛阳城被围的水泄不通,姬氏后人无处可逃,唯一出来的就是吴媛,若是姬氏气运还在,八成就在吴媛身上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