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21:11:40

梧桐祭坛之上,五彩琉璃的火凤同琉云仙、刘庭玉二人正在商讨寻找姬氏后人事宜,突然之间,凤凰衍颈望向北方,鸣叫一声,说道:“为何会有吴家青鸾入了西山?”

琉云仙听后,回望一眼,看着枝叶密集的丛林,说道:“他们是找我徒儿的,有一路了,无碍,不用管他们!”

刘庭玉听后心中存疑:“找我的?我怎么不知道?”

金乌长老听后,低头思附,想了想上前说道:“凤凰大人,过几日就是兽潮时节,只怕兽王那边不好交代!”

凤凰听后,高昂头颅,向天鸣叫一声,不一会儿,从西山之中,一声虎啸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飓风席卷山林,仿佛梧桐树都因为虎啸声抖了三抖。

凤凰说道:“兽王说会放过吴家的人,可那几个北冥啸天狼的族人,就不好说了!”

待到风声落定,琉云仙问向凤凰:“这只老虎还活着?”

金乌长老上前,说道:“彪身受人族祝福与人族怨念两大极端加持,虽然也是天地所化,可早已与人道融为一体,人道不灭,彪就不会死!”

刘庭玉听得稀里糊涂,上前问道:“师父,您所说的老虎就是这个彪吗?他和兽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他与人族已经融为了一体?”

琉云仙回头对刘庭玉讲到:“彪就是兽王,这是上古时期人类欠的一笔烂账,兽潮就是因为他而起的,不急,你以后会见找他的!”随后转过身来对金乌长老说道:“那几个林氏族人是我徒儿以后匡扶中原整肃人间的棋子,不能被彪这个畜生乱了棋局,长老,还请跑一趟,让这几人去周国等待!我和我徒儿接下来就要去周国。”

金乌族长听后,原地踌躇,琉云仙见状,无奈探口气,知道彪的凶名在这西山便是无上的存在,叶氏一族还要在西山存活,不好出面,只好自己朝着刚才风刮来的方向,一挥长袖,一阵微风起,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化为龙卷,向前席卷而去,没多久,西山之中虎啸四起,琉云仙喝到:“孽障,大道之前还敢放肆?”

虎啸传来,伴随人言,讲到:“恩将仇报,这就是仙人的大道?”

琉云仙听后拂袖与后,说道:“人族固然有愧与你,可你偏要屠尽人间,便是有愧天地,你还不知错?”

虎啸传来,山林之中浩然传出:“人道有愧天地,我待天刑罚,何错之有?”

琉云仙“哼”了一声,说道:“天道并未是大道,天道无情,屠戮万物,你助纣为虐,反而强词夺理,你想要的答案,以后会给你,现在给我收手,莫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琉云仙讲罢,又一声虎啸震山林,西山之中,煞气四起,万物俯首,草木颤栗,无不敢从,琉云仙见状拿出怀中印绶,人皇印发出淡淡黄晕,凤凰祭坛四周,煞气退散,琉云仙再次警告道:“孽障,念在你可怜,还不收手,我定诛你!”

虎啸还不见散去,煞气反而更加浓郁,琉云仙见状,喝到:“看煌火!”

人皇印上,一道火光喷涌而出,直向西南,西南之所顷刻之间火光冲天,刘庭玉隐隐约约看到,冲天的火光之中,有一只巨大的老虎身影,火光印趁出他黑色的身影,他的虎躯足有高山之巨,这哪里是一只老虎,简直就是洪荒巨兽!

老虎缓缓转头过来,一股煞气如同山风袭来,两个猩红的眼睛,如同血月,了无生气的盯着琉云仙,刘庭玉和金乌长老,哪怕是五彩琉璃的火凤凰,都感到不寒而栗,他在冲天火光之中,却静的出奇,静的可怕,他像是一棵树一般立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琉云仙,无怒,无悲,无惧,任由身上滔天的烈焰熊熊,也无动于衷。良久,转过头去,身具冲天的煌火,不急不缓,一步步的向远方走去。

刘庭玉待到彪走远,吐出刚才憋在胸中不敢吐得一口气,算是轻松了下来,看向琉云仙,却看到琉云仙手握人皇印,面目凝聚的在颤抖,眼神之中露出了刘庭玉不敢相信的一种神色,师父恐惧了,虽然只有一丝,但在他的身上,却显得格外瞩目,刘庭玉不敢相信,师父也会恐惧?

琉云仙收回人皇印,回过头来对金乌长老讲到:“现在你可以放心去了!”

金乌长老见琉云仙强按虎头,心中多了几分敬畏,对着琉云仙深施一礼,不敢怠慢,领着几个金乌族人向北而去。

琉云仙待到金乌长老离去后,回身看着火凤,火凤退了几步,目光担忧的盯着琉云仙手中人皇印,琉云仙见状,收回印绶,说道:“你别怕,大道将至,欲与天道对赌,少不了你这个天地认可的珍兽,既然姬氏还有传人,那我也破不了天地人当初立下的契约,待我徒儿回了北姜,我便去找来姬氏族人,你在西山之中,要好好整顿上古力量,我知道,当初避免夏康涂炭的种族,不止有叶家一族,还要这八十一个祭坛,也要替我看管好,以备后患!”

火凤听后,赶忙点头,琉云仙回身,对刘庭玉说道:“我知道你有些许疑惑,只是这西山是那孽畜的地盘,许多事情我不好与你解释,等我们回到中原,我再同你讲述。”

刘庭玉颔首点头,随即,琉云仙便裹住刘庭玉,化作飓风,离开了凤凰祭坛。

西山十万里边缘,林无锋、林贲同吴曜、吴月四人此时正在拼命的奔跑,刚才两声虎啸,青鸾低头,铁狼伏地,林无锋林贲胸中铁狼图腾印记钻心的发出一阵灼热之感,而吴曜、吴月二人的后颈之处,代表家族印记的三绺幻羽青丝飞扬,让两人差点眩晕过去,待到啸声落定,山林之中动静四起,还是林无锋率先反应过来,号令一队人马向前逃跑,身后即刻便有成群结队的兽人和野兽追赶,这些畜生像是开了天眼一般,即使有“苦腥草”的隐藏,也能多次探测到这些人的踪迹,林无锋领头,身后林贲紧随其后,就在他们头顶不远之处,吴家兄妹俩接踵向前,吴家兄妹为何不向天遁去,皆是因为天空之上,群鹰追赶,还有许多伸展双翼的鸟兽人围追堵截,逼得吴家青鸾骑兵只好伏地飞行,这一队人身后,铺天盖地的野兽同兽人追赶,突然,林家铁狼骑中一人喊道:“将军先走,我来断后!”

林无锋听后,头也不敢回,而林贲更是愤恨的发出一声吼叫,吴曜在上面自然是看的清楚,就这短短一会儿,便有七名林家铁狼骑兵主动提出断后请求,众人皆知,此时断后,根本有去无回,只是为队伍赢取逃跑时间。

林无锋面色凝重,眼神如刀一般冷冽,他不明白,为何如此古怪,而且林无锋早早发现,这群兽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吴家飞骑自从伏地飞行后,那天上的鸟人便作罢,而林氏铁狼,却四处乱窜,无处可逃,此时的林无锋真的慌了,自己今日还能领着这群人安然回楚国吗?林无锋心中暗暗咬牙:“要是手中不是二十而是两万,老子烧了这片林子!”

就在第九名铁狼骑提出“断后”时,林无锋喝到:“不准!”随机拉扯缰绳,胯下铁狼立足,身后十多名铁狼骑同样定了下来。

吴曜、吴月见后惊讶,身后成堆的兽人,此时停滞,只有寻死一条。

林贲早就想要回杀过去,见林无锋做好了打算,怒笑一声,喝到:“来吧!”四米多长的马槊飞扬,回转狼头,胯下铁狼冲天长啸,引来其余铁狼长啸共鸣。

兽人团团将一干人等包围住,加上林无锋、林贲二人,共计十四只铁狼骑,做好了厮杀准备,林贲问道:“大哥,怎么打?”

林无锋只是简单地说道:“准备好,没我命令,不准轻举妄动!” 

第六十六章 彪

梧桐祭坛之上,五彩琉璃的火凤同琉云仙、刘庭玉二人正在商讨寻找姬氏后人事宜,突然之间,凤凰衍颈望向北方,鸣叫一声,说道:“为何会有吴家青鸾入了西山?”

琉云仙听后,回望一眼,看着枝叶密集的丛林,说道:“他们是找我徒儿的,有一路了,无碍,不用管他们!”

刘庭玉听后心中存疑:“找我的?我怎么不知道?”

金乌长老听后,低头思附,想了想上前说道:“凤凰大人,过几日就是兽潮时节,只怕兽王那边不好交代!”

凤凰听后,高昂头颅,向天鸣叫一声,不一会儿,从西山之中,一声虎啸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飓风席卷山林,仿佛梧桐树都因为虎啸声抖了三抖。

凤凰说道:“兽王说会放过吴家的人,可那几个北冥啸天狼的族人,就不好说了!”

待到风声落定,琉云仙问向凤凰:“这只老虎还活着?”

金乌长老上前,说道:“彪身受人族祝福与人族怨念两大极端加持,虽然也是天地所化,可早已与人道融为一体,人道不灭,彪就不会死!”

刘庭玉听得稀里糊涂,上前问道:“师父,您所说的老虎就是这个彪吗?他和兽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他与人族已经融为了一体?”

琉云仙回头对刘庭玉讲到:“彪就是兽王,这是上古时期人类欠的一笔烂账,兽潮就是因为他而起的,不急,你以后会见找他的!”随后转过身来对金乌长老说道:“那几个林氏族人是我徒儿以后匡扶中原整肃人间的棋子,不能被彪这个畜生乱了棋局,长老,还请跑一趟,让这几人去周国等待!我和我徒儿接下来就要去周国。”

金乌族长听后,原地踌躇,琉云仙见状,无奈探口气,知道彪的凶名在这西山便是无上的存在,叶氏一族还要在西山存活,不好出面,只好自己朝着刚才风刮来的方向,一挥长袖,一阵微风起,以肉眼可看到的速度化为龙卷,向前席卷而去,没多久,西山之中虎啸四起,琉云仙喝到:“孽障,大道之前还敢放肆?”

虎啸传来,伴随人言,讲到:“恩将仇报,这就是仙人的大道?”

琉云仙听后拂袖与后,说道:“人族固然有愧与你,可你偏要屠尽人间,便是有愧天地,你还不知错?”

虎啸传来,山林之中浩然传出:“人道有愧天地,我待天刑罚,何错之有?”

琉云仙“哼”了一声,说道:“天道并未是大道,天道无情,屠戮万物,你助纣为虐,反而强词夺理,你想要的答案,以后会给你,现在给我收手,莫以为老夫不敢杀你!”

琉云仙讲罢,又一声虎啸震山林,西山之中,煞气四起,万物俯首,草木颤栗,无不敢从,琉云仙见状拿出怀中印绶,人皇印发出淡淡黄晕,凤凰祭坛四周,煞气退散,琉云仙再次警告道:“孽障,念在你可怜,还不收手,我定诛你!”

虎啸还不见散去,煞气反而更加浓郁,琉云仙见状,喝到:“看煌火!”

人皇印上,一道火光喷涌而出,直向西南,西南之所顷刻之间火光冲天,刘庭玉隐隐约约看到,冲天的火光之中,有一只巨大的老虎身影,火光印趁出他黑色的身影,他的虎躯足有高山之巨,这哪里是一只老虎,简直就是洪荒巨兽!

老虎缓缓转头过来,一股煞气如同山风袭来,两个猩红的眼睛,如同血月,了无生气的盯着琉云仙,刘庭玉和金乌长老,哪怕是五彩琉璃的火凤凰,都感到不寒而栗,他在冲天火光之中,却静的出奇,静的可怕,他像是一棵树一般立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琉云仙,无怒,无悲,无惧,任由身上滔天的烈焰熊熊,也无动于衷。良久,转过头去,身具冲天的煌火,不急不缓,一步步的向远方走去。

刘庭玉待到彪走远,吐出刚才憋在胸中不敢吐得一口气,算是轻松了下来,看向琉云仙,却看到琉云仙手握人皇印,面目凝聚的在颤抖,眼神之中露出了刘庭玉不敢相信的一种神色,师父恐惧了,虽然只有一丝,但在他的身上,却显得格外瞩目,刘庭玉不敢相信,师父也会恐惧?

琉云仙收回人皇印,回过头来对金乌长老讲到:“现在你可以放心去了!”

金乌长老见琉云仙强按虎头,心中多了几分敬畏,对着琉云仙深施一礼,不敢怠慢,领着几个金乌族人向北而去。

琉云仙待到金乌长老离去后,回身看着火凤,火凤退了几步,目光担忧的盯着琉云仙手中人皇印,琉云仙见状,收回印绶,说道:“你别怕,大道将至,欲与天道对赌,少不了你这个天地认可的珍兽,既然姬氏还有传人,那我也破不了天地人当初立下的契约,待我徒儿回了北姜,我便去找来姬氏族人,你在西山之中,要好好整顿上古力量,我知道,当初避免夏康涂炭的种族,不止有叶家一族,还要这八十一个祭坛,也要替我看管好,以备后患!”

火凤听后,赶忙点头,琉云仙回身,对刘庭玉说道:“我知道你有些许疑惑,只是这西山是那孽畜的地盘,许多事情我不好与你解释,等我们回到中原,我再同你讲述。”

刘庭玉颔首点头,随即,琉云仙便裹住刘庭玉,化作飓风,离开了凤凰祭坛。

西山十万里边缘,林无锋、林贲同吴曜、吴月四人此时正在拼命的奔跑,刚才两声虎啸,青鸾低头,铁狼伏地,林无锋林贲胸中铁狼图腾印记钻心的发出一阵灼热之感,而吴曜、吴月二人的后颈之处,代表家族印记的三绺幻羽青丝飞扬,让两人差点眩晕过去,待到啸声落定,山林之中动静四起,还是林无锋率先反应过来,号令一队人马向前逃跑,身后即刻便有成群结队的兽人和野兽追赶,这些畜生像是开了天眼一般,即使有“苦腥草”的隐藏,也能多次探测到这些人的踪迹,林无锋领头,身后林贲紧随其后,就在他们头顶不远之处,吴家兄妹俩接踵向前,吴家兄妹为何不向天遁去,皆是因为天空之上,群鹰追赶,还有许多伸展双翼的鸟兽人围追堵截,逼得吴家青鸾骑兵只好伏地飞行,这一队人身后,铺天盖地的野兽同兽人追赶,突然,林家铁狼骑中一人喊道:“将军先走,我来断后!”

林无锋听后,头也不敢回,而林贲更是愤恨的发出一声吼叫,吴曜在上面自然是看的清楚,就这短短一会儿,便有七名林家铁狼骑兵主动提出断后请求,众人皆知,此时断后,根本有去无回,只是为队伍赢取逃跑时间。

林无锋面色凝重,眼神如刀一般冷冽,他不明白,为何如此古怪,而且林无锋早早发现,这群兽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吴家飞骑自从伏地飞行后,那天上的鸟人便作罢,而林氏铁狼,却四处乱窜,无处可逃,此时的林无锋真的慌了,自己今日还能领着这群人安然回楚国吗?林无锋心中暗暗咬牙:“要是手中不是二十而是两万,老子烧了这片林子!”

就在第九名铁狼骑提出“断后”时,林无锋喝到:“不准!”随机拉扯缰绳,胯下铁狼立足,身后十多名铁狼骑同样定了下来。

吴曜、吴月见后惊讶,身后成堆的兽人,此时停滞,只有寻死一条。

林贲早就想要回杀过去,见林无锋做好了打算,怒笑一声,喝到:“来吧!”四米多长的马槊飞扬,回转狼头,胯下铁狼冲天长啸,引来其余铁狼长啸共鸣。

兽人团团将一干人等包围住,加上林无锋、林贲二人,共计十四只铁狼骑,做好了厮杀准备,林贲问道:“大哥,怎么打?”

林无锋只是简单地说道:“准备好,没我命令,不准轻举妄动!”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