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23:46:59

宋院长在刘威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之后,吓得这家伙脸都绿了。

“封少,您过来怎么都不说一声,失礼了,哈哈。”宋院长说完赶紧走过去,笑呵呵起来。

看他的模样,刘威脸色的确不怎么好看。而那个张启成,却是一脸的懵圈。

封少?这家伙浑身上下加起来不会超过三百块,哪里像少爷了?

不过,宋院长都这么叫他,难道,他真的是在装穷?一下子,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唐云汐的老妈能住进VIP病房,之前他判断是傍上了大款。难道,难道她傍上的大款就是这个屌丝一样的什么封少?

“宋院长客气了,我阿姨的病还得拜托您多关照呢。”封云书冲着他笑了笑,到不是真熟,只是客套客套而已。

“哪里,救死扶伤是我们做医生的天职,您客气了。”宋院长到是谦虚,丝毫一点架子都没有。堂堂一院之长,竟然这么和蔼可亲,真是难得。

“呵呵,那个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封少。这位是咱们卫生部门的刘威,刘局。”宋院长笑着赶紧介绍起来。

刘威脸上也挤出了笑容,赶紧走过来,伸出双手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封少,刚才冒犯之处还请您不要见怪,我在这里向您赔礼了。”

刘威的话,更是吓得张启成瑟瑟发抖,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心里不由害怕起来。

虽说他家里开了个公司,可跟真正的富二代比起来,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他惹不起的人多了去。

“哪里的话,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经历过两年底层生活的封云书,已经懂得圆隔,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如果还是之前皇庭集团的大少爷,他可不会这么大的气度。

“是是是,您说得对。启成,还不快过来向封少道歉。”刘威表情一冷,呵斥催促起来。

张启成脸色超级难看,可是又没办法。自己舅舅刘威那吃人一样的眼神,他可不敢违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对、对不起封、封少……”他连头都不敢头,实在是因为觉得没面子。

“张启成是吧,我想你搞错了,你应该道歉的对象是她。”封云书脸色冰冷的说了一句。

“唐、唐云汐,对、对不起。之前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其实我也只是……”张启成只得向唐云汐道歉,这让他大感失了面子。

毕竟,一个公司的大少爷,向手底下小员工道歉,以后出去还怎么混。

“不、不用……”唐云汐激动的说了一句,一直以来她所忍受的,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而这一切,都是身边的封云书带来的,心中感激不已,眼睛里已经布满了晶莹。

“好了,这件事情就一笔揭过,我不再追究。”封云书的话,让刘威长长松了一口气,立刻笑说道:“封少,改天有时间我做东,宋院长坐陪,到时候还请赏脸啊。”

“一定一定。”封云书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不再理二人,进了病房向周仁洁告了别之后,这才离开了医院。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天豪酒店的负三层,喜彩堂。

“封少,您里面请,我这就去通知鸡蛋哥。”刚到喜彩堂门口,还是上次守门的大汉,见他到来立刻迎接上去,热情得不得了。

“不必了,我自己进去就行。”封云书呵呵一乐,走了进去。

这里的人都知道,封云书可是秦天海都不敢得罪的人,他们自然不敢怠慢了。

进去之后,找到贾鸡蛋,然后换了十万现金,这才离开喜彩堂。

他用手提袋提着这么多现金,是因为要去还一个人情。

打车来到一处居民区,最后消失在了小巷子里。

一间破烂的出租屋内,正传来一个女人的喝骂声。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出息,老娘要买个千把块的包包你都拿不出钱来。早知道你是这个样子,老娘当年就不该嫁给你,哼!”

“晓红,咱们好好过咱们的日子,跟别人比什么。”

“我这是比吗,我这是想给你挣脸面。你老婆穿得破破烂烂的出去,你有面子啊?”

“成天整那些虚的干什么,咱们过咱们日子就行了。”

“你还知道过日子啊,之前借给封云书的五千块钱,你到是要回来啊。这都一年了,还不是打水漂……”

“我……”男子还要说话,让就被敲响了,他赶紧走过去开门。“封云书,你怎么来了,快请进。”

“程哥,嫂子也在家呢。”封云书进去后,笑着打起了招呼。刚才在门外,夫妻二人的对话他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

程东伍,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跟他一起在天豪酒店保洁部上班,有一次封云书生病实在是拿不出钱,便借了他五千块。

可现在一年了,都一直没能还得上,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为这事,他可没少被媳妇儿数落。自然的,殷秀秀也没给封云书好脸色看。

而今天,他拿着十万块过来,就是来还这个人情的。

“兄弟,快请坐。你怎么不上班了呀?”程东五给他倒了杯水,客气的唠了起来。

“是啊,不干了,这不,有点事情想跟你和嫂子说一下。”封云书笑了笑,也没说原因。只是,他的话一出口,程东五还没说话呢,殷秀秀赶紧接过话去。

“封兄弟,正好我也有点话想跟你说。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最近又要急着用钱,你看那五千块钱什么时候还呢?”

她这是怕封云书借钱,索性先要起债来。

“秀秀,你说这话干嘛,云书兄弟又不会赖我们的帐,什么时候有钱就什么时候还呗。”程东五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哼!就你会做好人,不得自己多大能耐心里没数吗?”殷秀秀可是一点面子不给自己男人,当着外人面竟然又数落起来。

“程哥,嫂子,我这次来就是来还钱的。”他的话说完,将袋子往桌子上一放。

殷秀秀赶忙过来将袋子打开,里面一片红彤彤,刺眼至极。

“哇!好多钱!!!”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夫妻二人都吓懵了,他们很久没见过这么多钱了,一叠叠码在里面,真的好刺激。

“我最近赢了不少钱,这些钱是给你们的。多的,就当是利息了。”封云书笑说了一句,这话让殷秀秀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不不不,这怎么行,太多了……”程东五的确是个老实人,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呀!封兄弟真是讲究,我就说你是个记情的人,发财了也不忘我们。嫂子也不跟你见外,显得矫情,这钱我就收下了,呵呵。”

“你……”程东五气得还要说话,封云书站了起来“好了,程哥,嫂子,我要走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做点小生意,上班总不是个办法。”

“来都来了,就多坐会儿嘛,这么急干嘛。嫂子弄两个小菜,跟你哥喝两杯。”看到了十万块钱,殷秀秀这态度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对对对,咱哥俩喝几杯……”程东五也连忙挽留。

封云书架不住二人热情挽留,只能留下来。

这顿小酒一喝,差不多到了凌晨才算结束。他头晕乎乎的,怎么走回到下甫村的自己都不知道。

这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中,一个黑衣女子爬上了自己的床。这女的是真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傲之气,却跟他一翻云雨之后,体验感真是十足。

最后,留了一本古书给他。

“我叫花紫陌,我还会来找你的。”留下这唯一的一句话,便悄然离开了。

第二天,他一直睡到了中午酒才醒过来。

睁开眼睛,他还在回味昨晚上的梦呢。

那女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真的都无可挑剔,要是真的就好了。

“咦?我怎么在自己出租屋里面呢?”

这酒真是害人,自己竟然又跑回来了。不过,房东家还给他留着房间,兴许是上次的事情他们吓坏了吧。

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头痛,刚准备起身,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难道,做梦的时候自己全脱了?

“呵呵,那梦还真是太逼真了。”自嘲的笑了笑,正准备去拿衣服呢,却摸到了一本书。拿过来无意的看了一眼,瞬间傻眼了。

嘶!!竟然,竟然真是的。

一下子,酒全醒了,整个人弹坐而起。眼睛,直勾勾盯着手里的书在看。

《弃花宫药典》泛着褐色的皮制书页上写着这么五个篆字,赫然入眼。他之所以认识,那是因为以前他老爸喜欢练习书法,所以教过他。

“什么鬼?”既然梦里的书是真的存在,那岂不是说……

封云书吓得紧张起来,自己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左看右看,屋子里的门锁是好好的,最后才发现窗户有撬动过的痕迹。这说明自己没有撞鬼,而是真的有个大高冷大美女闯进了自己的家,而且还跟自己一夜鱼水。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后怕不已。这是来了个美女,要是来了个变态,自己岂不是晚节不保?不由菊花一紧。

赶紧穿好衣服,这才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本书上面。

慢慢打开,一页页的看了起来。上面全部都是制药的方法,不过,好像都是古法。

那美女好像叫花紫陌,她说过,还会回来找自己的,她真的还会回来吗?想到这里,封云书竟然心里有些期盼起来。

“花紫陌,名字挺别致,呵。”

“呀!糟糕!”看了一下手机,封云书吓了一跳,书都没拿,赶紧转身急匆匆的夺门而去。今天早上周仁洁做手术呢,自己竟然给耽误了。

赶去医院的一路上,他都自责不已。真是七不害人,八不害人,酒害人啊!

以后,自己得少喝才行,不然哪天真被哪个变态爆了菊,那就精彩了。

“云汐,真的抱歉,我昨晚喝醉了,刚刚才醒过来。怎么样,阿姨手术做完了吗?”出租车上,他赶紧打电话询问。

“不要紧,放心吧,手术刚刚已经做完了。医生说,非常成功,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听得出,她的非常开心。

“太好了,我一会儿就到。”知道手术成功,封云书也挺开心的。不一会儿,到了医院。他买了好些水果还有一束花,匆匆向病房走去。

第016章 梦里的冰山美女

宋院长在刘威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之后,吓得这家伙脸都绿了。

“封少,您过来怎么都不说一声,失礼了,哈哈。”宋院长说完赶紧走过去,笑呵呵起来。

看他的模样,刘威脸色的确不怎么好看。而那个张启成,却是一脸的懵圈。

封少?这家伙浑身上下加起来不会超过三百块,哪里像少爷了?

不过,宋院长都这么叫他,难道,他真的是在装穷?一下子,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唐云汐的老妈能住进VIP病房,之前他判断是傍上了大款。难道,难道她傍上的大款就是这个屌丝一样的什么封少?

“宋院长客气了,我阿姨的病还得拜托您多关照呢。”封云书冲着他笑了笑,到不是真熟,只是客套客套而已。

“哪里,救死扶伤是我们做医生的天职,您客气了。”宋院长到是谦虚,丝毫一点架子都没有。堂堂一院之长,竟然这么和蔼可亲,真是难得。

“呵呵,那个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封少。这位是咱们卫生部门的刘威,刘局。”宋院长笑着赶紧介绍起来。

刘威脸上也挤出了笑容,赶紧走过来,伸出双手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封少,刚才冒犯之处还请您不要见怪,我在这里向您赔礼了。”

刘威的话,更是吓得张启成瑟瑟发抖,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心里不由害怕起来。

虽说他家里开了个公司,可跟真正的富二代比起来,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他惹不起的人多了去。

“哪里的话,既然是误会,说开了就好。”经历过两年底层生活的封云书,已经懂得圆隔,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如果还是之前皇庭集团的大少爷,他可不会这么大的气度。

“是是是,您说得对。启成,还不快过来向封少道歉。”刘威表情一冷,呵斥催促起来。

张启成脸色超级难看,可是又没办法。自己舅舅刘威那吃人一样的眼神,他可不敢违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对、对不起封、封少……”他连头都不敢头,实在是因为觉得没面子。

“张启成是吧,我想你搞错了,你应该道歉的对象是她。”封云书脸色冰冷的说了一句。

“唐、唐云汐,对、对不起。之前是我的错,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了,其实我也只是……”张启成只得向唐云汐道歉,这让他大感失了面子。

毕竟,一个公司的大少爷,向手底下小员工道歉,以后出去还怎么混。

“不、不用……”唐云汐激动的说了一句,一直以来她所忍受的,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而这一切,都是身边的封云书带来的,心中感激不已,眼睛里已经布满了晶莹。

“好了,这件事情就一笔揭过,我不再追究。”封云书的话,让刘威长长松了一口气,立刻笑说道:“封少,改天有时间我做东,宋院长坐陪,到时候还请赏脸啊。”

“一定一定。”封云书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不再理二人,进了病房向周仁洁告了别之后,这才离开了医院。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天豪酒店的负三层,喜彩堂。

“封少,您里面请,我这就去通知鸡蛋哥。”刚到喜彩堂门口,还是上次守门的大汉,见他到来立刻迎接上去,热情得不得了。

“不必了,我自己进去就行。”封云书呵呵一乐,走了进去。

这里的人都知道,封云书可是秦天海都不敢得罪的人,他们自然不敢怠慢了。

进去之后,找到贾鸡蛋,然后换了十万现金,这才离开喜彩堂。

他用手提袋提着这么多现金,是因为要去还一个人情。

打车来到一处居民区,最后消失在了小巷子里。

一间破烂的出租屋内,正传来一个女人的喝骂声。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出息,老娘要买个千把块的包包你都拿不出钱来。早知道你是这个样子,老娘当年就不该嫁给你,哼!”

“晓红,咱们好好过咱们的日子,跟别人比什么。”

“我这是比吗,我这是想给你挣脸面。你老婆穿得破破烂烂的出去,你有面子啊?”

“成天整那些虚的干什么,咱们过咱们日子就行了。”

“你还知道过日子啊,之前借给封云书的五千块钱,你到是要回来啊。这都一年了,还不是打水漂……”

“我……”男子还要说话,让就被敲响了,他赶紧走过去开门。“封云书,你怎么来了,快请进。”

“程哥,嫂子也在家呢。”封云书进去后,笑着打起了招呼。刚才在门外,夫妻二人的对话他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

程东伍,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跟他一起在天豪酒店保洁部上班,有一次封云书生病实在是拿不出钱,便借了他五千块。

可现在一年了,都一直没能还得上,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为这事,他可没少被媳妇儿数落。自然的,殷秀秀也没给封云书好脸色看。

而今天,他拿着十万块过来,就是来还这个人情的。

“兄弟,快请坐。你怎么不上班了呀?”程东五给他倒了杯水,客气的唠了起来。

“是啊,不干了,这不,有点事情想跟你和嫂子说一下。”封云书笑了笑,也没说原因。只是,他的话一出口,程东五还没说话呢,殷秀秀赶紧接过话去。

“封兄弟,正好我也有点话想跟你说。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条件,最近又要急着用钱,你看那五千块钱什么时候还呢?”

她这是怕封云书借钱,索性先要起债来。

“秀秀,你说这话干嘛,云书兄弟又不会赖我们的帐,什么时候有钱就什么时候还呗。”程东五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打断了她的话。

“哼!就你会做好人,不得自己多大能耐心里没数吗?”殷秀秀可是一点面子不给自己男人,当着外人面竟然又数落起来。

“程哥,嫂子,我这次来就是来还钱的。”他的话说完,将袋子往桌子上一放。

殷秀秀赶忙过来将袋子打开,里面一片红彤彤,刺眼至极。

“哇!好多钱!!!”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夫妻二人都吓懵了,他们很久没见过这么多钱了,一叠叠码在里面,真的好刺激。

“我最近赢了不少钱,这些钱是给你们的。多的,就当是利息了。”封云书笑说了一句,这话让殷秀秀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不不不,这怎么行,太多了……”程东五的确是个老实人,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呀!封兄弟真是讲究,我就说你是个记情的人,发财了也不忘我们。嫂子也不跟你见外,显得矫情,这钱我就收下了,呵呵。”

“你……”程东五气得还要说话,封云书站了起来“好了,程哥,嫂子,我要走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做点小生意,上班总不是个办法。”

“来都来了,就多坐会儿嘛,这么急干嘛。嫂子弄两个小菜,跟你哥喝两杯。”看到了十万块钱,殷秀秀这态度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对对对,咱哥俩喝几杯……”程东五也连忙挽留。

封云书架不住二人热情挽留,只能留下来。

这顿小酒一喝,差不多到了凌晨才算结束。他头晕乎乎的,怎么走回到下甫村的自己都不知道。

这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中,一个黑衣女子爬上了自己的床。这女的是真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傲之气,却跟他一翻云雨之后,体验感真是十足。

最后,留了一本古书给他。

“我叫花紫陌,我还会来找你的。”留下这唯一的一句话,便悄然离开了。

第二天,他一直睡到了中午酒才醒过来。

睁开眼睛,他还在回味昨晚上的梦呢。

那女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真的都无可挑剔,要是真的就好了。

“咦?我怎么在自己出租屋里面呢?”

这酒真是害人,自己竟然又跑回来了。不过,房东家还给他留着房间,兴许是上次的事情他们吓坏了吧。

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头痛,刚准备起身,发现自己居然没穿衣服。难道,做梦的时候自己全脱了?

“呵呵,那梦还真是太逼真了。”自嘲的笑了笑,正准备去拿衣服呢,却摸到了一本书。拿过来无意的看了一眼,瞬间傻眼了。

嘶!!竟然,竟然真是的。

一下子,酒全醒了,整个人弹坐而起。眼睛,直勾勾盯着手里的书在看。

《弃花宫药典》泛着褐色的皮制书页上写着这么五个篆字,赫然入眼。他之所以认识,那是因为以前他老爸喜欢练习书法,所以教过他。

“什么鬼?”既然梦里的书是真的存在,那岂不是说……

封云书吓得紧张起来,自己该不会是见鬼了吧?

左看右看,屋子里的门锁是好好的,最后才发现窗户有撬动过的痕迹。这说明自己没有撞鬼,而是真的有个大高冷大美女闯进了自己的家,而且还跟自己一夜鱼水。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阵毛骨悚然,后怕不已。这是来了个美女,要是来了个变态,自己岂不是晚节不保?不由菊花一紧。

赶紧穿好衣服,这才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本书上面。

慢慢打开,一页页的看了起来。上面全部都是制药的方法,不过,好像都是古法。

那美女好像叫花紫陌,她说过,还会回来找自己的,她真的还会回来吗?想到这里,封云书竟然心里有些期盼起来。

“花紫陌,名字挺别致,呵。”

“呀!糟糕!”看了一下手机,封云书吓了一跳,书都没拿,赶紧转身急匆匆的夺门而去。今天早上周仁洁做手术呢,自己竟然给耽误了。

赶去医院的一路上,他都自责不已。真是七不害人,八不害人,酒害人啊!

以后,自己得少喝才行,不然哪天真被哪个变态爆了菊,那就精彩了。

“云汐,真的抱歉,我昨晚喝醉了,刚刚才醒过来。怎么样,阿姨手术做完了吗?”出租车上,他赶紧打电话询问。

“不要紧,放心吧,手术刚刚已经做完了。医生说,非常成功,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听得出,她的非常开心。

“太好了,我一会儿就到。”知道手术成功,封云书也挺开心的。不一会儿,到了医院。他买了好些水果还有一束花,匆匆向病房走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