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23:53:38

叶潇把机关小心翼翼的重新关上,然后拿着盒子来到苏老爷子面前。

“苏老爷子,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苏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道:“什么当讲不当讲,有什么需要当说无妨。”

叶潇双手奉上机关盒子,语气诚恳的说道:“请苏老爷子帮我出手这套物件,我只要一千万。若是苏老爷子不嫌弃,多余的就当晚辈给前辈的见面礼。如果前辈不愿如此,那也可以当做是人情送与您的朋友。”

一千万。

屋外看热闹的人瞬间就炸了。

“这小子没事吧?敢黑古玩界的泰斗南苏?活腻了吧?”

“真是流年出妖孽,这小子看着人五人六的,居然是个脑残。”

“……”

“一千万,你想什么呢?脑子没病吧?”吴峰禁不住说道,“这么个破烂玩意你怎么好意思要一千万?就算你帮了小韵一次,也不能这么没脸没皮吧?”

这时一眼郭也接过话道:“小子,你若是缺钱好言好语的跟我们吴总说说,看在你之前仗义出手的情分上,帮你一下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你这么个破烂货要敲诈苏老爷子一千万,你知道后果吗?苏老爷子为人宽厚大度,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看得下去。”

叶潇斜眼看着一眼郭说道:“你又不买,管我卖多少钱?再说了古玩收藏一向是卖给识货的人,对于你这种不识货的人,出再高的价钱我也未必会卖!”

“我不是识货?”一眼郭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说这话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知道我一眼郭的名号怎么来的吗?”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叶潇微微笑了笑道,“但是我知道你刚刚被打了眼。”

一眼郭脸色一变,但是很快他就接过话道:“术业有专攻,我在木雕上研究不深,不代表我在玉器上不行。一眼郭这个名号就是因为玉器的造诣。古代玉器讲究个润泽有温,以意化形。你这跟?有一点玉器的神韵?我观玉数十年,就没见过写实的玉器。”

“既然你如此肯定,那咱们再打个赌敢吗?”叶潇眼睛直直的看着一眼郭说道,“如果我这个有一眼,你十倍买下来,怎么样?如果不是,随便你提条件。咱们请苏老先生做个见证。”

一眼郭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说道:“别说十倍,就算是一百倍,也无所谓。我一眼郭看不住你这个物件,我眼珠子给你都没问题。不过如果是个新加坡,你……”

没等一眼郭把话说完,吴峰就接过话道:“要是个新加坡的话,轩宝斋也不要你赔钱,毕竟你也没什么齐纳,只需要学狗叫,爬出东庙古玩一条街就行。”

“好,一言为定。”

说着叶潇就请苏老爷子做个见证。

苏老爷子接过机关盒子,仔细的看了看道:“郭掌柜,不知道你听说过北宋定王赵允良没有?”

一眼郭想了想道:“知道,是历史上最荒诞的王爷,昼伏夜出,喜欢蹲坐在马桶上听歌看舞,吃饭聊天。是古今第一大奇葩。当然了,他如此荒诞不经其实就是为了装疯癫保命而已。”

“嗯,说的不错。”苏老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他为了保命真的无所不用其极,除此之外,他还为自己病死的蝈蝈举行墓葬,担心蝈蝈腐烂,就亲自原模原样的雕琢了一个。”

一眼郭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苏……苏老爷子,您说的……您说的是真的?”

早就因为这两个人嘲讽叶潇而生气的苏韵当即接过话道:“我爷爷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吗?”

听到这话,一眼郭一屁股就坐在了檀木椅上,目光呆滞,面无血色,身体止住的抖动了起来。

苏老爷子转脸看着叶潇问道:“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东西可是个偏门中偏门啊。”

叶潇当然不能说自己有黄金指,这要是说出来,他估计小命就保不住了。

“苏老爷子,您刚才说的典故我中学时候知道。因为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搜集古代奇葩趣事,所以知道定王赵允良为了厚葬蝈蝈的事。至于怎么确定这就是定王的玉蝈蝈,我要是说出来,您可不准笑我。”

苏老爷子微微笑了笑道:“我怎么会笑你呢?”

叶潇吸了口气道:“其实我是凭感觉。”

苏老爷子禁不住笑道:“你这胆子可真是大的可以啊。”

门外的这些人顿时就无语了。

都以为这叶潇是个人不可貌相的高手,谁曾想居然是个不要命傻大胆。

吴峰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眼巴巴的看着苏老爷子说道:“苏爷爷,您……您说的这是真的吗?这个赵允良我听说过,就是个纨绔子弟,他怎么可能会雕琢玉器啊。”

“这有什么好稀奇。”苏韵接过话道,“明熹宗朱由校还有有名的工匠大师,皇帝的身份耽误他研究木工了吗?行了,愿赌服输,一亿拿来。”

吴峰脸一下子就黑了,一个亿对于他来说也不是小数。要是让父亲知道了,还不把他腿给打断。

一眼郭更慌的差点哭了,一千万的东西花了一个亿,他就是把命赔上也不够堵这窟窿的啊。

“苏老爷子,我……我错了,求您抬我一手。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啊……求求您了……”

说话间,一眼郭双膝一软,普通以社工跪了下来。

苏老爷子看了看一眼郭,然后转脸看着叶潇说道:“小伙子,你说怎么办,我这……”

没等苏老爷子把话说完,叶潇就打断了他的话道:“苏老爷子,一切全凭您处置。钱不钱的无所谓,只要不让您为难就行。” 

这一番话说的,让苏老爷子目光中的赞赏更加浓郁了。

不仅仅是他,一旁的苏韵目光中的温柔也瞬间多了不少。

“嗯,那就这样啊,也别十倍了。”苏老爷子想了想道,“那就两倍吧,小伙子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叶潇满口答应道。

苏老爷子转脸看着吴峰说道:“小峰,两千万没问题吧?”

事到如今,吴峰还能说什么?只有点头答应。

三百块钱的东西,转瞬间赚了两千万。

门口的看客瞬间就再次炸锅,一个个都羡慕的要死。而出机关葫芦的摊主鼻子都气歪了,连个屁都没放,扭头就走了。

两千万到账之后,叶潇就跟着苏氏祖孙俩除了轩宝斋。

吴峰想送送,却被苏老爷子一口给回绝了。

“行了,你就不用送了。我跟小叶还有些事情要说。”

说完苏老爷子压根就不给吴峰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出轩宝斋。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吴峰也不好拉下脸去追,只有看着叶潇和苏韵有说有笑了离开。

人刚一走,吴峰就阴沉着脸走回了内堂,刚一进去,他就怒声说道:“是可忍孰不可忍,老郭啊,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眼郭也气的脸色发紫,“吴总,您放心吧。这事肯定不能算完。他拿走多少钱,我会让他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

三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出了东庙古玩一条街。

四下无人,苏老爷子突然对叶潇说道:“小叶,真不好意思,让你亏了那么多。按规矩,是得给你一个亿。”

叶潇当即说道:“苏老爷子,瞧您这话说完,我一点都没亏。您想啊,东街古玩一条街的最大店在我这认栽了,这得多大的面子啊。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啊。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事之后,咱们爷孙俩可就是朋友了。能结识您,这可是多少人的梦啊。”

这一番真挚的‘马屁’拍的苏老爷子是合不拢嘴。

其实叶潇这也不算是拍马屁,跟苏老爷子有了交情,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赚。

八千万算什么?

叶潇的目标是八个亿救老爸。

没有人引路,光靠自己在东庙这种被人过了无数遍筛子的地方捡漏,完全不可能。

今天的漏纯属狗屎运。

因为叶潇回家的方向和两人完全相反,所以他就没有坐苏老爷子的车走,而是直接打的走了。

叶潇这刚一走,苏老爷子就看着苏韵说道:“小韵,你觉得小叶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苏韵故意装糊涂。

“小韵,你少跟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苏老爷子正色道,“你要是觉得他不错,我就带带他。争取让他早日成才,到时候也好否了你和吴峰的婚约。毕竟当初我和他爷爷说的是,你没有好归宿就要嫁给吴峰。这小子要是成才了,吴家也没脸说什么。”

苏韵小脸微红,“这种事不是你们大人就决定的吗?跟我商量个啥?”

苏老爷子先是一愣,突然就明白了苏韵的意思,记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不出啊,我的小韵还知道害羞。”

紧接着苏老爷子话音一转,“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小叶能不能成才还真说不定。更何况吴峰那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苏韵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非常笃定。

叶潇一定没问题。

第8章 就是这个价

叶潇把机关小心翼翼的重新关上,然后拿着盒子来到苏老爷子面前。

“苏老爷子,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苏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道:“什么当讲不当讲,有什么需要当说无妨。”

叶潇双手奉上机关盒子,语气诚恳的说道:“请苏老爷子帮我出手这套物件,我只要一千万。若是苏老爷子不嫌弃,多余的就当晚辈给前辈的见面礼。如果前辈不愿如此,那也可以当做是人情送与您的朋友。”

一千万。

屋外看热闹的人瞬间就炸了。

“这小子没事吧?敢黑古玩界的泰斗南苏?活腻了吧?”

“真是流年出妖孽,这小子看着人五人六的,居然是个脑残。”

“……”

“一千万,你想什么呢?脑子没病吧?”吴峰禁不住说道,“这么个破烂玩意你怎么好意思要一千万?就算你帮了小韵一次,也不能这么没脸没皮吧?”

这时一眼郭也接过话道:“小子,你若是缺钱好言好语的跟我们吴总说说,看在你之前仗义出手的情分上,帮你一下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你这么个破烂货要敲诈苏老爷子一千万,你知道后果吗?苏老爷子为人宽厚大度,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看得下去。”

叶潇斜眼看着一眼郭说道:“你又不买,管我卖多少钱?再说了古玩收藏一向是卖给识货的人,对于你这种不识货的人,出再高的价钱我也未必会卖!”

“我不是识货?”一眼郭禁不住冷笑了一声,“说这话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知道我一眼郭的名号怎么来的吗?”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叶潇微微笑了笑道,“但是我知道你刚刚被打了眼。”

一眼郭脸色一变,但是很快他就接过话道:“术业有专攻,我在木雕上研究不深,不代表我在玉器上不行。一眼郭这个名号就是因为玉器的造诣。古代玉器讲究个润泽有温,以意化形。你这跟?有一点玉器的神韵?我观玉数十年,就没见过写实的玉器。”

“既然你如此肯定,那咱们再打个赌敢吗?”叶潇眼睛直直的看着一眼郭说道,“如果我这个有一眼,你十倍买下来,怎么样?如果不是,随便你提条件。咱们请苏老先生做个见证。”

一眼郭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说道:“别说十倍,就算是一百倍,也无所谓。我一眼郭看不住你这个物件,我眼珠子给你都没问题。不过如果是个新加坡,你……”

没等一眼郭把话说完,吴峰就接过话道:“要是个新加坡的话,轩宝斋也不要你赔钱,毕竟你也没什么齐纳,只需要学狗叫,爬出东庙古玩一条街就行。”

“好,一言为定。”

说着叶潇就请苏老爷子做个见证。

苏老爷子接过机关盒子,仔细的看了看道:“郭掌柜,不知道你听说过北宋定王赵允良没有?”

一眼郭想了想道:“知道,是历史上最荒诞的王爷,昼伏夜出,喜欢蹲坐在马桶上听歌看舞,吃饭聊天。是古今第一大奇葩。当然了,他如此荒诞不经其实就是为了装疯癫保命而已。”

“嗯,说的不错。”苏老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他为了保命真的无所不用其极,除此之外,他还为自己病死的蝈蝈举行墓葬,担心蝈蝈腐烂,就亲自原模原样的雕琢了一个。”

一眼郭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苏……苏老爷子,您说的……您说的是真的?”

早就因为这两个人嘲讽叶潇而生气的苏韵当即接过话道:“我爷爷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吗?”

听到这话,一眼郭一屁股就坐在了檀木椅上,目光呆滞,面无血色,身体止住的抖动了起来。

苏老爷子转脸看着叶潇问道:“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东西可是个偏门中偏门啊。”

叶潇当然不能说自己有黄金指,这要是说出来,他估计小命就保不住了。

“苏老爷子,您刚才说的典故我中学时候知道。因为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搜集古代奇葩趣事,所以知道定王赵允良为了厚葬蝈蝈的事。至于怎么确定这就是定王的玉蝈蝈,我要是说出来,您可不准笑我。”

苏老爷子微微笑了笑道:“我怎么会笑你呢?”

叶潇吸了口气道:“其实我是凭感觉。”

苏老爷子禁不住笑道:“你这胆子可真是大的可以啊。”

门外的这些人顿时就无语了。

都以为这叶潇是个人不可貌相的高手,谁曾想居然是个不要命傻大胆。

吴峰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眼巴巴的看着苏老爷子说道:“苏爷爷,您……您说的这是真的吗?这个赵允良我听说过,就是个纨绔子弟,他怎么可能会雕琢玉器啊。”

“这有什么好稀奇。”苏韵接过话道,“明熹宗朱由校还有有名的工匠大师,皇帝的身份耽误他研究木工了吗?行了,愿赌服输,一亿拿来。”

吴峰脸一下子就黑了,一个亿对于他来说也不是小数。要是让父亲知道了,还不把他腿给打断。

一眼郭更慌的差点哭了,一千万的东西花了一个亿,他就是把命赔上也不够堵这窟窿的啊。

“苏老爷子,我……我错了,求您抬我一手。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啊……求求您了……”

说话间,一眼郭双膝一软,普通以社工跪了下来。

苏老爷子看了看一眼郭,然后转脸看着叶潇说道:“小伙子,你说怎么办,我这……”

没等苏老爷子把话说完,叶潇就打断了他的话道:“苏老爷子,一切全凭您处置。钱不钱的无所谓,只要不让您为难就行。” 

这一番话说的,让苏老爷子目光中的赞赏更加浓郁了。

不仅仅是他,一旁的苏韵目光中的温柔也瞬间多了不少。

“嗯,那就这样啊,也别十倍了。”苏老爷子想了想道,“那就两倍吧,小伙子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叶潇满口答应道。

苏老爷子转脸看着吴峰说道:“小峰,两千万没问题吧?”

事到如今,吴峰还能说什么?只有点头答应。

三百块钱的东西,转瞬间赚了两千万。

门口的看客瞬间就再次炸锅,一个个都羡慕的要死。而出机关葫芦的摊主鼻子都气歪了,连个屁都没放,扭头就走了。

两千万到账之后,叶潇就跟着苏氏祖孙俩除了轩宝斋。

吴峰想送送,却被苏老爷子一口给回绝了。

“行了,你就不用送了。我跟小叶还有些事情要说。”

说完苏老爷子压根就不给吴峰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出轩宝斋。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吴峰也不好拉下脸去追,只有看着叶潇和苏韵有说有笑了离开。

人刚一走,吴峰就阴沉着脸走回了内堂,刚一进去,他就怒声说道:“是可忍孰不可忍,老郭啊,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眼郭也气的脸色发紫,“吴总,您放心吧。这事肯定不能算完。他拿走多少钱,我会让他原封不动的吐出来。”

……

三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出了东庙古玩一条街。

四下无人,苏老爷子突然对叶潇说道:“小叶,真不好意思,让你亏了那么多。按规矩,是得给你一个亿。”

叶潇当即说道:“苏老爷子,瞧您这话说完,我一点都没亏。您想啊,东街古玩一条街的最大店在我这认栽了,这得多大的面子啊。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啊。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事之后,咱们爷孙俩可就是朋友了。能结识您,这可是多少人的梦啊。”

这一番真挚的‘马屁’拍的苏老爷子是合不拢嘴。

其实叶潇这也不算是拍马屁,跟苏老爷子有了交情,那才是真真正正的赚。

八千万算什么?

叶潇的目标是八个亿救老爸。

没有人引路,光靠自己在东庙这种被人过了无数遍筛子的地方捡漏,完全不可能。

今天的漏纯属狗屎运。

因为叶潇回家的方向和两人完全相反,所以他就没有坐苏老爷子的车走,而是直接打的走了。

叶潇这刚一走,苏老爷子就看着苏韵说道:“小韵,你觉得小叶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苏韵故意装糊涂。

“小韵,你少跟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苏老爷子正色道,“你要是觉得他不错,我就带带他。争取让他早日成才,到时候也好否了你和吴峰的婚约。毕竟当初我和他爷爷说的是,你没有好归宿就要嫁给吴峰。这小子要是成才了,吴家也没脸说什么。”

苏韵小脸微红,“这种事不是你们大人就决定的吗?跟我商量个啥?”

苏老爷子先是一愣,突然就明白了苏韵的意思,记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不出啊,我的小韵还知道害羞。”

紧接着苏老爷子话音一转,“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太早,小叶能不能成才还真说不定。更何况吴峰那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苏韵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非常笃定。

叶潇一定没问题。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