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08:00:00

“我靠,要不要脸,在这么多人面前耍赖。”

“唉,我要是他,真的是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根本就是没脸活了。”

苏宇听到这话,也不敢反驳了,恶狠狠的看了武墨一眼,开着法拉利走了。好小子,我记住你了,我要是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人群散去,李当高邑和朱成龙围了过来,又是一顿叨叨。

“我靠武墨,你这车什么情况,法拉利都能被你秒成渣。”

“是啊,这车我记得不就一百多万吗,法拉利可是四百万呢。”

“在改装上面肯定没少下功夫吧。”

叶灵溪拉着夏芊瑶也来到了武墨面前,直接说道:“恭喜你啊小弟弟。”

武墨对于叶灵溪‘小弟弟’这个称呼很是无奈,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叶小姐还是叫武墨吧。”

李当三人见到夏芊瑶急忙说道:“夏老师好。”

夏芊瑶朝他们点了点头,又对武墨说道:“武墨同学真可谓低调奢华,这辆车能跑出这样的成绩,改装费怕是下不来千万吧。”

看来自己确实有眼无珠了,之前也以为武墨是个普通人,虽然望江阁事件之后,对于武墨的身份有所改观,但是现在看来,武墨的真正实力怕是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毕竟花一千多万买辆车已经算是富豪了,而花一千万改装车,更是不敢想象的。

夏芊瑶说完后,准备离开,不过却被叶灵溪抢先说道:“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能请夏老师和叶小姐吃饭,是我的荣幸。”

“得了,又不是什么外人,你说话能不打官腔吗。”

“夏老师教训的是。”

李当三人听到武墨说话,不禁心里暗骂:“这小子发什么神经,说话怎么这么中二。”

其实这不能怪武墨,想他也是经历过刀山火海的人,但是面对夏芊瑶总是有点紧张。

附近没有什么特别好的餐厅,他们就又去了望江阁。望江阁的经理见到是武墨来了,赶紧亲自跑了过来迎接,那模样比见了亲爹还亲。

叶灵溪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向武墨问道:“他欠你钱吗?怎么对你这么殷勤。”

“你这是什么脑回路,再说了,现在欠钱的都是大爷,他如果欠我钱,肯定对我爱答不理。”

叶灵溪还想问,但是被夏芊瑶拦了下来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叶灵溪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故作惊讶的说道:“难怪那个苏宇见你就像见到仇人一样,原来是你昨天在这里打了他的脸啊。不过拿一百万出来就为了吃顿饭,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孔雀,是不是啊。”叶灵溪看着武墨眨了眨眼,又看了眼夏芊瑶,若有所指的说道。

李当他们和夏芊瑶听到叶灵溪的话有点懵,心想这是什么比喻,又是傻子又是孔雀的。当然了,李当他们没说出心中的疑问,毕竟夏芊瑶在旁边,他们还是有点尴尬的。

但是武墨却明白,老脸一红,有点尴尬,只是干笑两声,暗道:“这个女人真是聪明,只听事情的经过,就能猜出自己的动机,不知道她会不会告诉夏芊瑶,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尴尬。”不过随后又想道:“老子一个大男人,害羞个毛,老子来浙海大学不就是为了她吗。”

席间,李当他们基本没有讲话,夏芊瑶也很少出声,武墨就更不用多说了。只是叶灵溪一直说个不停,嘴都不知道累一样。

吃完饭,叶灵溪和夏芊瑶逛街去了。武墨回去把车停在了学校,反正已经有很多学生知道了这件事,到明天,肯定会传的整个大学人尽皆知。毕竟GTR秒了法拉利,算是一个不小的新闻了。

停好车,武墨又去李当他们宿舍吹会儿牛逼,一直到吃过晚饭才回家。

躺在床上的武墨刚点上烟,电话就进来了。

“什么事?”武墨淡淡的说道。

“老大,有人调查你。”对面的声音也显得不紧不慢,不过听声音可以知道是上次在夜玫瑰地下室那个年轻人。

“我知道,他们今天已经来过我房间了。”武墨听到这句话并不惊慌,反而是很轻松的回道。

武墨出门时会把一根不易察觉的细线夹在门的下方,但是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那根线掉落了,显然是有人趁他不在进来过。不过他检查过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至于是谁调查自己,武墨猜想应该是苏宇。

但是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句话,却是皱了皱眉说道:“进过你的房间?可是我们反调查时,并没有查出他进过你房间啊?”

武墨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没进过自己房间?不可能啊,随后又问道:“调查我的人是不是叫苏宇?”

“是的老大,确实是这个苏宇的小子找人调查的你。”

“你确定他找的人没有进过我的房间?”

“确定!”

很肯定的回答,不带一丝犹豫。不过这让武墨更加奇怪了,除了苏宇究竟还有谁调查自己,并且还没被发现,看来对方实力也不弱。最近几天他惹的人不少,但是对方都没有这个实力。算了,也许今天赛车时太高调了,碍人眼了吧。

“对了,这个苏宇什么情况?”武墨又问道。

武墨对于谁调查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的父亲苏立强是立强集团的董事长,立强集团在浙海的实力并不算大,最多跻身二流,我们那边还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苏宇之前也是浙海大学的学生,后来又读研,但是半年前出国学习半年,最近才回来。”

“这小子虽然算是个知识分子,长得也算是人模狗样儿。但是风流成性,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实力,不少漂亮的女学生都被他糟蹋了,还是用强的。”

武墨听到这里,不禁呵呵一笑道:“我一直以为他只是目中无人,嚣张狂妄罢了,没想到原来是衣冠禽兽。”

“他对你的夏老师好像有想法,要不要警告他一下?”这次年轻人并没有调侃,而是郑重地说道。

“先不用了,夏芊瑶这边我会看着的。”

因为这句话,武墨差点害了夏芊瑶一辈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韩菲菲有些不满的坐在武墨身边,埋怨道:“你昨天赛车为什么不带我?”

面对韩菲菲的兴师问罪,武墨是有苦说不出,确实后悔没带韩菲菲给自己撑场子。

“我觉得女孩子一般都不喜欢车,所以就没喊你。”武墨一脸委屈的说道。

韩菲菲看到武墨那委屈的样子,心里不禁一动,脱口而出道:“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欢喜。”

不过说完,韩菲菲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也红到了耳根子。这句话她根本就没有过大脑,直接就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句话都不单单是暧昧那么简单了,已经属于表白了。

就算武墨对于感情这件事再怎么木讷,也懂得了韩菲菲的意思。他没想到韩菲菲竟然中意自己,但是自己心里只有夏芊瑶,一直是把韩菲菲当朋友的,再说了,两人认识并不算久。

“哈哈,说的也是,和朋友在一起相处确实很轻松惬意。”武墨故意打了个哈哈说道。

既然没有可能,那他绝对不能再给韩菲菲一点念想了。不然她到时候肯定更加的痛苦,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自己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就算他对自己有意也不可能太深,把这段感情扼杀在摇篮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韩菲菲听到武墨的话,心却猛地一酸。她相信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武墨绝对明白,他这么说已经表明了拒绝了自己,心也在隐隐作痛。

武墨也赶紧转移了话题,对另一边的李当说道:“阿龙这小子哪里去了,怎么没见他来上课?”

一开始武墨没有看到朱成龙,还以为他是迟到了,但是这都半天了还没来。

“哦,他妹妹好像住院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他早上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住院?”

“对,等下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李当也有点奇怪,怎么会好端端的住院呢,不过朱成龙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就冲出去了。

“嗯,他妹妹还在上学吗?”武墨点了点头问道。既然朱成龙还在上学,那么他妹妹年纪比他小,应该也在上学吧。

“没有,听他说好像他妹妹学习不好,高考都没参加就退学了,现在也在浙海,在什么维羽旅游公司做前台。”

听到维羽公司,武墨一楞,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中午,李当给朱成龙打了两个电话,不过都被挂断了。

“阿龙在搞什么,怎么不接接话?”

武墨想了想,说道:“走,去浙海医院看看。”

韩菲菲急忙道:“我也去。”

武墨本想拒绝,他不想再和韩菲菲有太多接触了,免得她陷得更深。不过随即想到人家去看望朱成龙的妹妹,自己也不好拦着。

四个人正好打了辆出租车,朝浙海医院行驶而去。

路过维羽公司门口的时候,武墨看到公司门口围了几个人,还有两个保安对着地上的人在拳打脚踢。

武墨定眼一看,地上挨打的人竟然是朱成龙,急忙喊道:“司机停车。”

第十章 被调查

“我靠,要不要脸,在这么多人面前耍赖。”

“唉,我要是他,真的是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根本就是没脸活了。”

苏宇听到这话,也不敢反驳了,恶狠狠的看了武墨一眼,开着法拉利走了。好小子,我记住你了,我要是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人群散去,李当高邑和朱成龙围了过来,又是一顿叨叨。

“我靠武墨,你这车什么情况,法拉利都能被你秒成渣。”

“是啊,这车我记得不就一百多万吗,法拉利可是四百万呢。”

“在改装上面肯定没少下功夫吧。”

叶灵溪拉着夏芊瑶也来到了武墨面前,直接说道:“恭喜你啊小弟弟。”

武墨对于叶灵溪‘小弟弟’这个称呼很是无奈,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叶小姐还是叫武墨吧。”

李当三人见到夏芊瑶急忙说道:“夏老师好。”

夏芊瑶朝他们点了点头,又对武墨说道:“武墨同学真可谓低调奢华,这辆车能跑出这样的成绩,改装费怕是下不来千万吧。”

看来自己确实有眼无珠了,之前也以为武墨是个普通人,虽然望江阁事件之后,对于武墨的身份有所改观,但是现在看来,武墨的真正实力怕是不是他能想象得到的。毕竟花一千多万买辆车已经算是富豪了,而花一千万改装车,更是不敢想象的。

夏芊瑶说完后,准备离开,不过却被叶灵溪抢先说道:“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能请夏老师和叶小姐吃饭,是我的荣幸。”

“得了,又不是什么外人,你说话能不打官腔吗。”

“夏老师教训的是。”

李当三人听到武墨说话,不禁心里暗骂:“这小子发什么神经,说话怎么这么中二。”

其实这不能怪武墨,想他也是经历过刀山火海的人,但是面对夏芊瑶总是有点紧张。

附近没有什么特别好的餐厅,他们就又去了望江阁。望江阁的经理见到是武墨来了,赶紧亲自跑了过来迎接,那模样比见了亲爹还亲。

叶灵溪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向武墨问道:“他欠你钱吗?怎么对你这么殷勤。”

“你这是什么脑回路,再说了,现在欠钱的都是大爷,他如果欠我钱,肯定对我爱答不理。”

叶灵溪还想问,但是被夏芊瑶拦了下来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叶灵溪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故作惊讶的说道:“难怪那个苏宇见你就像见到仇人一样,原来是你昨天在这里打了他的脸啊。不过拿一百万出来就为了吃顿饭,这样的人,不是傻子,就是孔雀,是不是啊。”叶灵溪看着武墨眨了眨眼,又看了眼夏芊瑶,若有所指的说道。

李当他们和夏芊瑶听到叶灵溪的话有点懵,心想这是什么比喻,又是傻子又是孔雀的。当然了,李当他们没说出心中的疑问,毕竟夏芊瑶在旁边,他们还是有点尴尬的。

但是武墨却明白,老脸一红,有点尴尬,只是干笑两声,暗道:“这个女人真是聪明,只听事情的经过,就能猜出自己的动机,不知道她会不会告诉夏芊瑶,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尴尬。”不过随后又想道:“老子一个大男人,害羞个毛,老子来浙海大学不就是为了她吗。”

席间,李当他们基本没有讲话,夏芊瑶也很少出声,武墨就更不用多说了。只是叶灵溪一直说个不停,嘴都不知道累一样。

吃完饭,叶灵溪和夏芊瑶逛街去了。武墨回去把车停在了学校,反正已经有很多学生知道了这件事,到明天,肯定会传的整个大学人尽皆知。毕竟GTR秒了法拉利,算是一个不小的新闻了。

停好车,武墨又去李当他们宿舍吹会儿牛逼,一直到吃过晚饭才回家。

躺在床上的武墨刚点上烟,电话就进来了。

“什么事?”武墨淡淡的说道。

“老大,有人调查你。”对面的声音也显得不紧不慢,不过听声音可以知道是上次在夜玫瑰地下室那个年轻人。

“我知道,他们今天已经来过我房间了。”武墨听到这句话并不惊慌,反而是很轻松的回道。

武墨出门时会把一根不易察觉的细线夹在门的下方,但是他今天回来的时候,发现那根线掉落了,显然是有人趁他不在进来过。不过他检查过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至于是谁调查自己,武墨猜想应该是苏宇。

但是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句话,却是皱了皱眉说道:“进过你的房间?可是我们反调查时,并没有查出他进过你房间啊?”

武墨听到这话也是一愣,没进过自己房间?不可能啊,随后又问道:“调查我的人是不是叫苏宇?”

“是的老大,确实是这个苏宇的小子找人调查的你。”

“你确定他找的人没有进过我的房间?”

“确定!”

很肯定的回答,不带一丝犹豫。不过这让武墨更加奇怪了,除了苏宇究竟还有谁调查自己,并且还没被发现,看来对方实力也不弱。最近几天他惹的人不少,但是对方都没有这个实力。算了,也许今天赛车时太高调了,碍人眼了吧。

“对了,这个苏宇什么情况?”武墨又问道。

武墨对于谁调查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的父亲苏立强是立强集团的董事长,立强集团在浙海的实力并不算大,最多跻身二流,我们那边还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苏宇之前也是浙海大学的学生,后来又读研,但是半年前出国学习半年,最近才回来。”

“这小子虽然算是个知识分子,长得也算是人模狗样儿。但是风流成性,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实力,不少漂亮的女学生都被他糟蹋了,还是用强的。”

武墨听到这里,不禁呵呵一笑道:“我一直以为他只是目中无人,嚣张狂妄罢了,没想到原来是衣冠禽兽。”

“他对你的夏老师好像有想法,要不要警告他一下?”这次年轻人并没有调侃,而是郑重地说道。

“先不用了,夏芊瑶这边我会看着的。”

因为这句话,武墨差点害了夏芊瑶一辈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韩菲菲有些不满的坐在武墨身边,埋怨道:“你昨天赛车为什么不带我?”

面对韩菲菲的兴师问罪,武墨是有苦说不出,确实后悔没带韩菲菲给自己撑场子。

“我觉得女孩子一般都不喜欢车,所以就没喊你。”武墨一脸委屈的说道。

韩菲菲看到武墨那委屈的样子,心里不禁一动,脱口而出道:“只要是和你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欢喜。”

不过说完,韩菲菲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也红到了耳根子。这句话她根本就没有过大脑,直接就将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句话都不单单是暧昧那么简单了,已经属于表白了。

就算武墨对于感情这件事再怎么木讷,也懂得了韩菲菲的意思。他没想到韩菲菲竟然中意自己,但是自己心里只有夏芊瑶,一直是把韩菲菲当朋友的,再说了,两人认识并不算久。

“哈哈,说的也是,和朋友在一起相处确实很轻松惬意。”武墨故意打了个哈哈说道。

既然没有可能,那他绝对不能再给韩菲菲一点念想了。不然她到时候肯定更加的痛苦,长痛不如短痛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自己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就算他对自己有意也不可能太深,把这段感情扼杀在摇篮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韩菲菲听到武墨的话,心却猛地一酸。她相信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武墨绝对明白,他这么说已经表明了拒绝了自己,心也在隐隐作痛。

武墨也赶紧转移了话题,对另一边的李当说道:“阿龙这小子哪里去了,怎么没见他来上课?”

一开始武墨没有看到朱成龙,还以为他是迟到了,但是这都半天了还没来。

“哦,他妹妹好像住院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他早上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住院?”

“对,等下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李当也有点奇怪,怎么会好端端的住院呢,不过朱成龙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就冲出去了。

“嗯,他妹妹还在上学吗?”武墨点了点头问道。既然朱成龙还在上学,那么他妹妹年纪比他小,应该也在上学吧。

“没有,听他说好像他妹妹学习不好,高考都没参加就退学了,现在也在浙海,在什么维羽旅游公司做前台。”

听到维羽公司,武墨一楞,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后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中午,李当给朱成龙打了两个电话,不过都被挂断了。

“阿龙在搞什么,怎么不接接话?”

武墨想了想,说道:“走,去浙海医院看看。”

韩菲菲急忙道:“我也去。”

武墨本想拒绝,他不想再和韩菲菲有太多接触了,免得她陷得更深。不过随即想到人家去看望朱成龙的妹妹,自己也不好拦着。

四个人正好打了辆出租车,朝浙海医院行驶而去。

路过维羽公司门口的时候,武墨看到公司门口围了几个人,还有两个保安对着地上的人在拳打脚踢。

武墨定眼一看,地上挨打的人竟然是朱成龙,急忙喊道:“司机停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