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23:57:59

“嗯”林安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要多少钱,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只要我林国福能够办得到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林家在金陵市那是富家大户,钱财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也只是身外之物,只要林安提的出来,林国福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满足他。

林安摇摇头说道“我不要钱”

“不要钱,你要什么?”林国福皱着眉头问道,他在世上活了几十年了,还从没有见过对钱不感兴趣的人,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我需要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另外你每天用来打拳的这个地方也归我”

“好,那你现在赶紧动手救救青儿”

林国福对于林安提出来的两个条件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下来,在他心中没有什么能够比他孙女的性命更加珍贵。

噗!咳咳……

林青瓷张口吐出一口黑血,脸色更加难看,生命特征变得极其虚弱。

林安急忙抱起林青瓷朝着公园中心跑去,并且告诫林国福让他派人守在四周,别让任何人打扰打他。

林国福纵使心中十分担心,但为了林青瓷的生命还是让他的保镖守在公园附近不让任何人靠近。

林青瓷由于毒素的蔓延林青瓷已经昏迷过去,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之中。

林安没想到九翅蜈蚣的毒竟然如此剧毒无比,真不知道她这十几年是怎么挺过来的,看着林青瓷痛苦的俏脸心中愧疚无比。

九翅蜈蚣的毒不是一般的毒,霸道无比,除了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一般的解毒药物对它没有一点办法。

林安的天材地宝奇珍异草有很多,不过都不在身上,现在去取的话已经来不及,想要给林青瓷解毒,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他的龙气将九翅蜈蚣的毒从林青瓷体内逼出来。

这种方法极其损耗真元,甚至有可能会损耗寿元,但是为了救林青瓷林安也是顾不得其他,如果当年没有林青瓷替他挡下九翅蜈蚣那一口,他现在已经是条死龙。

林安在地上盘膝而坐,将林青瓷平放在地上,让林青瓷的头枕在自己腿上,缓缓闭上眼睛,凝神聚气。

单手一划,手指上划开一个口子,将血滴进林青瓷口中,以龙血为引将自身的龙气导入林青瓷的体内。

林安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龙气正缓缓进入到林青瓷的体内,用自己的意念控制龙气在林青瓷的体内将九翅蜈蚣的毒素一点一点慢慢逼出体外。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林安的额头开始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龙气乃是林安的本命龙元,过度的消耗使得临安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为了救治林青瓷他不得不咬牙坚持。

林青瓷体内九翅蜈蚣的毒被林安一点一点全都逼出体外。

噗!

林安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将龙气从林青瓷体内抽回,睁开眼睛看着脸色逐渐好转的林青瓷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林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件很大的屋子中,屋子的装潢十分豪华奢侈,一看就是特别有钱的富贵人家。

林安用手撑着床缓缓坐起,一阵阵眩晕的感觉不断席卷他的脑海,龙气的过度消耗,不仅使他的身体变得极其虚弱,就连自身的修为也是跌落了好几个境界,寿元更是不知道损耗了多少。

只要能够救活林青瓷,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全都值得了。

咚咚咚!

林国福轻轻敲敲房门推门走进屋子中,见到林安已经醒来,布满皱纹的老脸冲林安乐呵呵的笑笑说道。

“你醒了,你的身体没事吧?”

林安冲林国福点点头说道“我没事,体力消耗过多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你找我有事?”

“嗯,是这一点,我有件事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林安眉头一皱“莫非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你想反悔?”

林国福急忙说道“我林国福答应别人的事情什么时候反悔过,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决不食言,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另外一件事情”

呼!

林安松了口气,看着林国福问道“什么事情,你说”

林国福在屋子的沙发上坐下,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回京市,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青儿,你看怎么样?”

林安眼睛微微眯起,向林国福问道。

“让我帮你照顾林青瓷?怎么照顾?我又为什么要替你照顾?”

林国福急忙说道“只要你帮我答应照顾好青儿,陪她一起上下学,不让她有任何危险,公园那块福地归你,这里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并且我还会每个月给你一大笔钱作为日常开销所需的生活费”

林国福让林安陪着林青瓷一起上下学完全是因为害怕林青瓷会在上学的时候体内的那种怪病突然发作,这种怪病一旦发作,稍有迟缓便会有性命之忧。

林安却是开口问了一句。

“一大笔钱是多少?”

“十万够吗?”

林安很少跟人类接触,但是知道人间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用钱进行交易,十万虽然不知道是多少,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多的样子,于是便答应下来。

“好,我答应你”

林国福见林安答应下来,压在他心里的一个重担这回总算是能够放下,京市那边的事情总归需要有人回去了解才行。

十年前林青瓷旅游回来之后,她就得上了这种怪病,每一次这种怪病的发作林青瓷的身上就会被黑雾所笼罩,非常痛苦,他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寻遍整个夏国,才得知金陵市的天青山中有个道士专门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所以才在金陵市买了房子落脚,而天青山上的那名道士也的确有些本事,有办法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黑雾。

于是就将京市的事情暂且放下,没想到在金陵市一住就是十年,京市的事情也就搁置了十年。

但是就在刚刚手底下的人报告说,天青山上的道观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处巨大的深坑,天青山的道观没了,便没有人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黑雾怪病。

就在他感到绝望之时,没想到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个少年竟然有本事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怪病,所以他这才不惜所有将林安留下。

只要有林安在,林青瓷身上的那种怪病就能够得到医治,虽然不知道能够痊愈,但是至少林青瓷不会再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殊不知,林安早已经用自己的龙气将林青瓷体内的九翅蜈蚣毒全部逼出体外清楚干净。

林青瓷进门见到林国福和林安正在谈事,开口询问道。

“爷爷你们在说啥呢?”

林国福用非常宠溺的目光看着林青瓷说道“我刚刚跟林安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他陪你一起上下学,以后就算你身上的怪病再继续发作,只要有林安在你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林青瓷听了林国福的话,楞了一下,伸手指着林安说道“让他陪我一起上下学?”

“嗯,怎么了,你不乐意?要知道你身体中的那种怪病现在可是只有林安能够医治,更何况林安之前就救过你的性命”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林青瓷急忙摆手辩解。

林国福佯怒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哎呀,爷爷,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你突然让一个男孩子和我一起上下学,太突然了”

“那就好,既然什么意思都没有,那从明天开始就让林安和你一起上下学,入学手续我已经派人班里完毕,明天呢爷爷就要回京市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好了爷爷,我知道了,我都十九岁了,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

“嗯”

林国福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扬起一抹宠溺的微笑,伸手摸摸林青瓷的小脑袋转身出了房门,那辆从未开过的迷彩吉普车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驶出林家别墅大门。

林国福走了之后,屋子中就只剩下林安和林青瓷两个人,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你也救了我一命不是,现在咱们两个扯平了”林安笑笑说道。

当晚林安边在邻家别墅住下,运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发现他的身体状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很多。

如果现在让他遇上另外两名仇家,可以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想要报仇,不仅仅是要找到其他两名猎龙者,更重要的是要把自身的实力提升上去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林安便履行自己的承诺陪同林青瓷一起来到学校,林青瓷把车子在学校停车场停好。

林安和林青瓷刚从车子上下来,立刻吸引了学校中一大片人的目光,纷纷看着和林青瓷走在一起的林安小声嘀咕猜测他的身份。

停车场不远处一辆路虎揽胜越野车上,一名长相帅气的男生,看到林安从林青瓷的车子上下来,脸上蕴起一抹阴沉。

从车子上下来,脸上立刻换上一抹和煦的微笑,走到林安和林青瓷身边,微笑着向林青瓷打招呼。

“青瓷,这几天你都没到学校中来,我可是非常想念呢,这位是?”帅气的男生看着林安开口问道。

男生名叫姜凯,家里开连锁超市的,在整个金陵市都很有名,不仅人长得英俊帅气,同时家里也十分有钱,是林青瓷忠实的追求者。

林青瓷对于姜凯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是非常讨厌,所以跟他一直保持适当的距离,开口对姜凯说道“我朋友,林安”

“哦”姜凯哦了一声微眯着眼睛在林安身上扫了几眼,心中冷哼一声,随后接着对林青瓷说道。

“青瓷,我朋友新开了一家酒吧,晚上请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前去庆贺,你有没有时间,咱们一起去”

林青瓷略微皱了皱眉说道“是你朋友开的酒吧,我就不去了吧”

姜凯接着说道。

“可我已经答应他们说要请林大校花你一起去庆贺的,你要是不去的话,我这脸可就算是丢到家了,所以你就当是帮我一个忙”

“那好吧”林青瓷答应之后对林安说道“林安,晚上你和我一起去吧”

第四章 你和我一起去吧

“嗯”林安点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要多少钱,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只要我林国福能够办得到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林家在金陵市那是富家大户,钱财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也只是身外之物,只要林安提的出来,林国福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满足他。

林安摇摇头说道“我不要钱”

“不要钱,你要什么?”林国福皱着眉头问道,他在世上活了几十年了,还从没有见过对钱不感兴趣的人,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我需要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另外你每天用来打拳的这个地方也归我”

“好,那你现在赶紧动手救救青儿”

林国福对于林安提出来的两个条件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下来,在他心中没有什么能够比他孙女的性命更加珍贵。

噗!咳咳……

林青瓷张口吐出一口黑血,脸色更加难看,生命特征变得极其虚弱。

林安急忙抱起林青瓷朝着公园中心跑去,并且告诫林国福让他派人守在四周,别让任何人打扰打他。

林国福纵使心中十分担心,但为了林青瓷的生命还是让他的保镖守在公园附近不让任何人靠近。

林青瓷由于毒素的蔓延林青瓷已经昏迷过去,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黑色雾气之中。

林安没想到九翅蜈蚣的毒竟然如此剧毒无比,真不知道她这十几年是怎么挺过来的,看着林青瓷痛苦的俏脸心中愧疚无比。

九翅蜈蚣的毒不是一般的毒,霸道无比,除了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一般的解毒药物对它没有一点办法。

林安的天材地宝奇珍异草有很多,不过都不在身上,现在去取的话已经来不及,想要给林青瓷解毒,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他的龙气将九翅蜈蚣的毒从林青瓷体内逼出来。

这种方法极其损耗真元,甚至有可能会损耗寿元,但是为了救林青瓷林安也是顾不得其他,如果当年没有林青瓷替他挡下九翅蜈蚣那一口,他现在已经是条死龙。

林安在地上盘膝而坐,将林青瓷平放在地上,让林青瓷的头枕在自己腿上,缓缓闭上眼睛,凝神聚气。

单手一划,手指上划开一个口子,将血滴进林青瓷口中,以龙血为引将自身的龙气导入林青瓷的体内。

林安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龙气正缓缓进入到林青瓷的体内,用自己的意念控制龙气在林青瓷的体内将九翅蜈蚣的毒素一点一点慢慢逼出体外。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林安的额头开始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龙气乃是林安的本命龙元,过度的消耗使得临安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为了救治林青瓷他不得不咬牙坚持。

林青瓷体内九翅蜈蚣的毒被林安一点一点全都逼出体外。

噗!

林安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将龙气从林青瓷体内抽回,睁开眼睛看着脸色逐渐好转的林青瓷眼前一黑向后倒去。

林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件很大的屋子中,屋子的装潢十分豪华奢侈,一看就是特别有钱的富贵人家。

林安用手撑着床缓缓坐起,一阵阵眩晕的感觉不断席卷他的脑海,龙气的过度消耗,不仅使他的身体变得极其虚弱,就连自身的修为也是跌落了好几个境界,寿元更是不知道损耗了多少。

只要能够救活林青瓷,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全都值得了。

咚咚咚!

林国福轻轻敲敲房门推门走进屋子中,见到林安已经醒来,布满皱纹的老脸冲林安乐呵呵的笑笑说道。

“你醒了,你的身体没事吧?”

林安冲林国福点点头说道“我没事,体力消耗过多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你找我有事?”

“嗯,是这一点,我有件事需要跟你商量一下”

林安眉头一皱“莫非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你想反悔?”

林国福急忙说道“我林国福答应别人的事情什么时候反悔过,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决不食言,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另外一件事情”

呼!

林安松了口气,看着林国福问道“什么事情,你说”

林国福在屋子的沙发上坐下,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回京市,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一下青儿,你看怎么样?”

林安眼睛微微眯起,向林国福问道。

“让我帮你照顾林青瓷?怎么照顾?我又为什么要替你照顾?”

林国福急忙说道“只要你帮我答应照顾好青儿,陪她一起上下学,不让她有任何危险,公园那块福地归你,这里你想住多久住多久,并且我还会每个月给你一大笔钱作为日常开销所需的生活费”

林国福让林安陪着林青瓷一起上下学完全是因为害怕林青瓷会在上学的时候体内的那种怪病突然发作,这种怪病一旦发作,稍有迟缓便会有性命之忧。

林安却是开口问了一句。

“一大笔钱是多少?”

“十万够吗?”

林安很少跟人类接触,但是知道人间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用钱进行交易,十万虽然不知道是多少,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多的样子,于是便答应下来。

“好,我答应你”

林国福见林安答应下来,压在他心里的一个重担这回总算是能够放下,京市那边的事情总归需要有人回去了解才行。

十年前林青瓷旅游回来之后,她就得上了这种怪病,每一次这种怪病的发作林青瓷的身上就会被黑雾所笼罩,非常痛苦,他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寻遍整个夏国,才得知金陵市的天青山中有个道士专门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所以才在金陵市买了房子落脚,而天青山上的那名道士也的确有些本事,有办法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黑雾。

于是就将京市的事情暂且放下,没想到在金陵市一住就是十年,京市的事情也就搁置了十年。

但是就在刚刚手底下的人报告说,天青山上的道观不知为何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处巨大的深坑,天青山的道观没了,便没有人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黑雾怪病。

就在他感到绝望之时,没想到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个少年竟然有本事能够抑制林青瓷体内的怪病,所以他这才不惜所有将林安留下。

只要有林安在,林青瓷身上的那种怪病就能够得到医治,虽然不知道能够痊愈,但是至少林青瓷不会再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殊不知,林安早已经用自己的龙气将林青瓷体内的九翅蜈蚣毒全部逼出体外清楚干净。

林青瓷进门见到林国福和林安正在谈事,开口询问道。

“爷爷你们在说啥呢?”

林国福用非常宠溺的目光看着林青瓷说道“我刚刚跟林安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他陪你一起上下学,以后就算你身上的怪病再继续发作,只要有林安在你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林青瓷听了林国福的话,楞了一下,伸手指着林安说道“让他陪我一起上下学?”

“嗯,怎么了,你不乐意?要知道你身体中的那种怪病现在可是只有林安能够医治,更何况林安之前就救过你的性命”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林青瓷急忙摆手辩解。

林国福佯怒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哎呀,爷爷,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你突然让一个男孩子和我一起上下学,太突然了”

“那就好,既然什么意思都没有,那从明天开始就让林安和你一起上下学,入学手续我已经派人班里完毕,明天呢爷爷就要回京市去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好了爷爷,我知道了,我都十九岁了,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

“嗯”

林国福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扬起一抹宠溺的微笑,伸手摸摸林青瓷的小脑袋转身出了房门,那辆从未开过的迷彩吉普车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驶出林家别墅大门。

林国福走了之后,屋子中就只剩下林安和林青瓷两个人,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你也救了我一命不是,现在咱们两个扯平了”林安笑笑说道。

当晚林安边在邻家别墅住下,运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发现他的身体状况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很多。

如果现在让他遇上另外两名仇家,可以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想要报仇,不仅仅是要找到其他两名猎龙者,更重要的是要把自身的实力提升上去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林安便履行自己的承诺陪同林青瓷一起来到学校,林青瓷把车子在学校停车场停好。

林安和林青瓷刚从车子上下来,立刻吸引了学校中一大片人的目光,纷纷看着和林青瓷走在一起的林安小声嘀咕猜测他的身份。

停车场不远处一辆路虎揽胜越野车上,一名长相帅气的男生,看到林安从林青瓷的车子上下来,脸上蕴起一抹阴沉。

从车子上下来,脸上立刻换上一抹和煦的微笑,走到林安和林青瓷身边,微笑着向林青瓷打招呼。

“青瓷,这几天你都没到学校中来,我可是非常想念呢,这位是?”帅气的男生看着林安开口问道。

男生名叫姜凯,家里开连锁超市的,在整个金陵市都很有名,不仅人长得英俊帅气,同时家里也十分有钱,是林青瓷忠实的追求者。

林青瓷对于姜凯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是非常讨厌,所以跟他一直保持适当的距离,开口对姜凯说道“我朋友,林安”

“哦”姜凯哦了一声微眯着眼睛在林安身上扫了几眼,心中冷哼一声,随后接着对林青瓷说道。

“青瓷,我朋友新开了一家酒吧,晚上请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前去庆贺,你有没有时间,咱们一起去”

林青瓷略微皱了皱眉说道“是你朋友开的酒吧,我就不去了吧”

姜凯接着说道。

“可我已经答应他们说要请林大校花你一起去庆贺的,你要是不去的话,我这脸可就算是丢到家了,所以你就当是帮我一个忙”

“那好吧”林青瓷答应之后对林安说道“林安,晚上你和我一起去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