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3 09:26:56

孟玉海又看看地上满是泥浆的衣服和鞋,说道:“昨天晚上这是跑到哪去了,怕是被雨淋了。”

好在孟玉海也有手机,虽然是那种最低端的。他马上掏出手机给孟凡辉打了个电话,说道:“凡辉,党书记病了,烧的人昏迷不醒,你马上去吧冯大夫叫来给看看,再叫两个人去川林家,让他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不行了就要送乡医院。”

冯大夫是炭柯村唯一的一个医生,众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都是找他开点药,或者打一针,大一些的病,他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去乡医院或县医院。

就在孟玉海焦急的等待中,过了大约半个钟头,孟凡辉和冯大夫一起来了。

冯大夫也不多说话,直接来到党卫民跟前,用手摸摸党卫民的额头,又拿起他的手腕,号了号脉,说道:“孟支书,孟主任,他这是受了激,烧得厉害,我治不了,先给他打一针退烧针,你们赶紧送他去乡医院吧。”

说着话,冯大夫从随身带着的医箱里取出针药,给党卫民注射。

孟玉海问孟凡辉:“川林家的三轮你叫了吗?”

孟凡辉说道:“我已经让人去了,我也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没有问题,很快就回来的。”

孟川林的三轮车还没有来呢,沈翠兰蹒跚着来了,紧跟着,熊少平、林春妮等人来了十几个。

孟玉海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沈翠兰说道:“这一大早孟主任就带着冯大夫往村委会来,我们怎么不知道,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小党还到我家去看屋子漏没有雨。”

孟悠久在后面说道:“他也去我们家看了。”

“也去我们家了。”

“也去我们家了。”

。。。。。。

熊少平说道:“我们家的房子漏雨,他还帮忙补屋顶,走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

听着众人的话,孟玉海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几乎贫困户他冒着雨在晚上跑了一遍,这使得见惯了世事,已经很少感动的孟玉海突然眼睛有些发潮,这是真心的关心贫困户,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安危。

三轮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开进了院子。

孟玉海大声说道:“都让让,要赶紧送党书记去乡医院。”

大家七手八脚的在三轮车上铺好被褥,把党卫民抬上三轮车,用被子盖好,孟玉海爬上三轮车喊道:“都让让,别耽误了时间。凡辉,你把党书记的门给锁上。”

三轮车“咚咚咚”的走了,沈翠兰看到屋里地上的脏衣服,走进去用脸盆盛了,说道:“这脏衣服我给他洗洗。”

众人也开始散去,林春妮看到沈翠兰端了一盆泥衣服出来,走过来说道:“沈大妈,我来洗吧。”

刚说完,眼睛无意中瞧见脸盆里既然还有一个小裤头,不由脸色不自然起来。

沈翠兰顺着林春妮的眼光也看到了那个裤头,明白丫头的心思,一个大姑娘,怎么能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洗内裤,就笑着说道:“我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这几件衣服还是我洗吧。路不好走,你帮我端回去就行了。”

沈翠兰不动声色很随意的用手碰碰那双沾满泥浆的运动鞋,盖住了小裤头,把脸盆递给林春妮。

林春妮没有再说什么,接过脸盆,沈翠兰拉着林春妮的一只胳膊,一起回沈翠兰家。

党卫民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已是慢慢清醒了过来,头有些疼,浑身酸困,提不起一点劲。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一个人欣喜地说道:“党书记,你醒了。”

党卫民看清在床边正关切看着自己的熊少平,轻声说道:“水,有水吗?”党卫民嗓子发干,口渴的厉害。

熊少平说道:“有,有。”拿起在床头柜上晾好的温开水,给党卫民喂了下去。

喝了水,党卫民感觉好多了,他看出来这里像是病房,问道:“这是哪里?”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这是乡卫生院。”

党卫民看看旁边,自己的右手上还扎着吊针,说道:“少平,扶我坐起来。”

熊少平说道:“哎,你等一下,我先把床给你摇起来一些。”说着话,熊少平到床头,摇动把手,党卫民躺着这头慢慢升高。

感觉位置差不多了,熊少平过来扶着他,把枕头给他垫好,党卫民问道:“现在几点了?”

熊少平说道:“大概下午一点。”

“我是怎么来的?”

“孟书记早上不见去吃饭,到你的屋子去找你,才发现你发高烧了,赶紧让川林叔用他家的三轮车把你送到乡卫生院来的,一来就给你挂上吊针了。你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想吃点什么,我给你端去。”

党卫民艰难的一笑,说道:“还真饿了,你给我去端碗臊子面吧。”

熊少平想起平常听起人说过,生病的人,尤其病重的人,饭要吃的好消化一些,不然没有好处,就说道:“党书记,你刚醒来,吃面怕不好消化,我给你端碗小米粥,再吃两个包子。”

党卫民点点头说道:“行,什么都行,我这会就想吃些东西。”

熊少平出去给他端饭去了,孟川林从外面走了进来,问道:“党书记,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党卫民说道:“没事好多了,就是有些饿,少平给我端饭去了。你还没有回去,别耽误了家里的事。”

孟川林坐到旁边一个凳子上,说道:“没有什么事,刚下了雨,志学的那活也干不成。我知道你是关心那些贫困户,担心他们的房子有危险,可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党卫民笑笑说道:“没事,只是被雨淋了,他们的房子要是出了问题,那可是有可能危及生命的,所以,盖房子这事,还得你多费心。”

孟川林说道:“党书记,我没有那么高深的理论,也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这些年在外面也挣了些钱,也见识了很多一般人见识不到的东西,我不想再挣那钱了,就想回来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

“你原本在城里过着舒服的日子,还要跑来扶贫。我就是炭柯村长大的,和那些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乡里乡亲,出点力是应该的。你放心,盖房子的事情我一定弄到底。你上次和我谈的挑头种樱桃,我答应了,有人合作我干,没有人合作我就用我自己的地干。”

党卫民微笑着说道:“川林大哥,这就对了。他们之所以贫困,除了其他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思想上的问题,不能从思想上摆脱贫困,我之所以千方百计的给林志学先盖起房子,就是想树立一个榜样,用事实说话,用行动来带动他们。我们要共同努力,争取哪怕是一户、两户和你合作,带动大家用行动去脱贫,去致富。”

孟川林说道:“这个交给我,我先去找那几户根本就没有劳力,连自己的地都种不过来的,他们那地都是靠天吃饭,种进去就不管了,多少打些粮食够吃就行了。我考虑过了,拿他们的地种樱桃,头两年没有效益的时候,他们吃饭都成问题。他们的地现在种粮食,一年到头两季,不扣除成本,一亩地也不过一千元的收入,头两年我可以给他们预付一部分分红,每亩地按一千五预付分红,让他们拿着这部分分红买粮吃,等果子下来了,在分红里面扣出来就行了。”

党卫民一听孟川林愿意带头种植樱桃,十分高兴,说道:“好啊,川林大哥,只要你带头,我们一起努力,没有干不成的,樱桃一定能种成。”

第二十章孟川林的转变

孟玉海又看看地上满是泥浆的衣服和鞋,说道:“昨天晚上这是跑到哪去了,怕是被雨淋了。”

好在孟玉海也有手机,虽然是那种最低端的。他马上掏出手机给孟凡辉打了个电话,说道:“凡辉,党书记病了,烧的人昏迷不醒,你马上去吧冯大夫叫来给看看,再叫两个人去川林家,让他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不行了就要送乡医院。”

冯大夫是炭柯村唯一的一个医生,众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小病,都是找他开点药,或者打一针,大一些的病,他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去乡医院或县医院。

就在孟玉海焦急的等待中,过了大约半个钟头,孟凡辉和冯大夫一起来了。

冯大夫也不多说话,直接来到党卫民跟前,用手摸摸党卫民的额头,又拿起他的手腕,号了号脉,说道:“孟支书,孟主任,他这是受了激,烧得厉害,我治不了,先给他打一针退烧针,你们赶紧送他去乡医院吧。”

说着话,冯大夫从随身带着的医箱里取出针药,给党卫民注射。

孟玉海问孟凡辉:“川林家的三轮你叫了吗?”

孟凡辉说道:“我已经让人去了,我也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没有问题,很快就回来的。”

孟川林的三轮车还没有来呢,沈翠兰蹒跚着来了,紧跟着,熊少平、林春妮等人来了十几个。

孟玉海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沈翠兰说道:“这一大早孟主任就带着冯大夫往村委会来,我们怎么不知道,昨天晚上那么大的雨,小党还到我家去看屋子漏没有雨。”

孟悠久在后面说道:“他也去我们家看了。”

“也去我们家了。”

“也去我们家了。”

。。。。。。

熊少平说道:“我们家的房子漏雨,他还帮忙补屋顶,走的时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

听着众人的话,孟玉海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几乎贫困户他冒着雨在晚上跑了一遍,这使得见惯了世事,已经很少感动的孟玉海突然眼睛有些发潮,这是真心的关心贫困户,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安危。

三轮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开进了院子。

孟玉海大声说道:“都让让,要赶紧送党书记去乡医院。”

大家七手八脚的在三轮车上铺好被褥,把党卫民抬上三轮车,用被子盖好,孟玉海爬上三轮车喊道:“都让让,别耽误了时间。凡辉,你把党书记的门给锁上。”

三轮车“咚咚咚”的走了,沈翠兰看到屋里地上的脏衣服,走进去用脸盆盛了,说道:“这脏衣服我给他洗洗。”

众人也开始散去,林春妮看到沈翠兰端了一盆泥衣服出来,走过来说道:“沈大妈,我来洗吧。”

刚说完,眼睛无意中瞧见脸盆里既然还有一个小裤头,不由脸色不自然起来。

沈翠兰顺着林春妮的眼光也看到了那个裤头,明白丫头的心思,一个大姑娘,怎么能给一个不相干的男人洗内裤,就笑着说道:“我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这几件衣服还是我洗吧。路不好走,你帮我端回去就行了。”

沈翠兰不动声色很随意的用手碰碰那双沾满泥浆的运动鞋,盖住了小裤头,把脸盆递给林春妮。

林春妮没有再说什么,接过脸盆,沈翠兰拉着林春妮的一只胳膊,一起回沈翠兰家。

党卫民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已是慢慢清醒了过来,头有些疼,浑身酸困,提不起一点劲。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一个人欣喜地说道:“党书记,你醒了。”

党卫民看清在床边正关切看着自己的熊少平,轻声说道:“水,有水吗?”党卫民嗓子发干,口渴的厉害。

熊少平说道:“有,有。”拿起在床头柜上晾好的温开水,给党卫民喂了下去。

喝了水,党卫民感觉好多了,他看出来这里像是病房,问道:“这是哪里?”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这是乡卫生院。”

党卫民看看旁边,自己的右手上还扎着吊针,说道:“少平,扶我坐起来。”

熊少平说道:“哎,你等一下,我先把床给你摇起来一些。”说着话,熊少平到床头,摇动把手,党卫民躺着这头慢慢升高。

感觉位置差不多了,熊少平过来扶着他,把枕头给他垫好,党卫民问道:“现在几点了?”

熊少平说道:“大概下午一点。”

“我是怎么来的?”

“孟书记早上不见去吃饭,到你的屋子去找你,才发现你发高烧了,赶紧让川林叔用他家的三轮车把你送到乡卫生院来的,一来就给你挂上吊针了。你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想吃点什么,我给你端去。”

党卫民艰难的一笑,说道:“还真饿了,你给我去端碗臊子面吧。”

熊少平想起平常听起人说过,生病的人,尤其病重的人,饭要吃的好消化一些,不然没有好处,就说道:“党书记,你刚醒来,吃面怕不好消化,我给你端碗小米粥,再吃两个包子。”

党卫民点点头说道:“行,什么都行,我这会就想吃些东西。”

熊少平出去给他端饭去了,孟川林从外面走了进来,问道:“党书记,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党卫民说道:“没事好多了,就是有些饿,少平给我端饭去了。你还没有回去,别耽误了家里的事。”

孟川林坐到旁边一个凳子上,说道:“没有什么事,刚下了雨,志学的那活也干不成。我知道你是关心那些贫困户,担心他们的房子有危险,可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党卫民笑笑说道:“没事,只是被雨淋了,他们的房子要是出了问题,那可是有可能危及生命的,所以,盖房子这事,还得你多费心。”

孟川林说道:“党书记,我没有那么高深的理论,也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操,这些年在外面也挣了些钱,也见识了很多一般人见识不到的东西,我不想再挣那钱了,就想回来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

“你原本在城里过着舒服的日子,还要跑来扶贫。我就是炭柯村长大的,和那些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乡里乡亲,出点力是应该的。你放心,盖房子的事情我一定弄到底。你上次和我谈的挑头种樱桃,我答应了,有人合作我干,没有人合作我就用我自己的地干。”

党卫民微笑着说道:“川林大哥,这就对了。他们之所以贫困,除了其他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思想上的问题,不能从思想上摆脱贫困,我之所以千方百计的给林志学先盖起房子,就是想树立一个榜样,用事实说话,用行动来带动他们。我们要共同努力,争取哪怕是一户、两户和你合作,带动大家用行动去脱贫,去致富。”

孟川林说道:“这个交给我,我先去找那几户根本就没有劳力,连自己的地都种不过来的,他们那地都是靠天吃饭,种进去就不管了,多少打些粮食够吃就行了。我考虑过了,拿他们的地种樱桃,头两年没有效益的时候,他们吃饭都成问题。他们的地现在种粮食,一年到头两季,不扣除成本,一亩地也不过一千元的收入,头两年我可以给他们预付一部分分红,每亩地按一千五预付分红,让他们拿着这部分分红买粮吃,等果子下来了,在分红里面扣出来就行了。”

党卫民一听孟川林愿意带头种植樱桃,十分高兴,说道:“好啊,川林大哥,只要你带头,我们一起努力,没有干不成的,樱桃一定能种成。”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