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6 17:26:23

党卫民一瞅,堂屋里摆了两张桌子,凳子都已经摆好了,对周宝山说道:“屋子里有点挤,今天天气不错,放到院子里吃。”

王同顺几个人也纷纷赞同道:“放到院里,敞亮。”

周宝山应道:“好,我给咱挪桌子。”

党卫民说道:“搭把手吧。”

一干人抬桌子的抬桌子,拿板凳的拿板凳,一会就把两张桌子挪到了院子里。

周宝山把炖好鸡的大盆端上了桌子,王同顺俯身看看黄亮亮的鸡汤,赞叹道:“真香啊,还是土鸡炖汤好。”

党卫民招呼道:“坐,大家都坐。”

周宝山拿起酒壶,给每个人倒了一碗酒。党卫民端起酒碗,说道:“来,感谢顺茂房地产公司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干。”

王同顺咂了一口酒,咧咧嘴,说道:“真烈。”

孟玉海从鸡汤盆里抄了一大块肌肉放到王同顺面前的小碗里,说道:“这散酒没有你们喝的瓶酒好喝,味道却很淳的。来尝块鸡肉。”

王同顺用筷子抄起孟玉海给他夹的鸡肉,放到嘴里,轻轻咀嚼着。

体味着鸡肉的香味,王同顺说道:“卫民,现在人都不太愿意吃养鸡场的肉鸡,散养土鸡的市场不错,你们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土鸡饲养。”

党卫民说道:“你说得对,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县林业局的管技术员还没有到,我要听听他的意见。再说,如果养土肉鸡,还得考虑销路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销路,会伤害到大家养殖的积极性的。”

王同顺笑着说道:“销路应该不是问题,你们能出栏多少鸡,光咱们市的几个市场每天要卖多少只鸡,派人和那些卖鸡的小贩联系上,批发给他们,还有卖烧鸡的,建立一个客户档案卡,长期合作,直接面对零售商,不要通过批发商的手,一是可以多挣一点,二是不要把销售渠道控制在批发商手里,避免受到批发商的刁难,你还离不开他。”

党卫民笑着端起酒碗说道:“人说奸商奸商,果然奸诈无比。不过提醒得好,一开始就要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不受制于人,而且还可以及时掌握市场行情。敬你,又给我们一点指点。”

王同顺也端起酒碗,和党卫民碰了一下说道:“什么奸商,你这是对企业家的偏见,这是经营策略,你没有听说过,商场如战场,就连小日本在经营上,把我们的孙子兵法都用上了,计谋百出,我们反而有些落后了,不知道运用我们老祖先的智慧。”

党卫民也是深有感触地说道:“是啊,人的观念是最难改变的,观念不能改变,脱贫就很难做到。”

马魁说道:“别听同顺说的那么玄乎,这观念说难改也难改,说容易也容易。我认为,人的本性一是懒惰,其实都是好逸恶劳的,没有人愿意辛苦的;二是贪婪,再多的财富也不嫌多。为什么会有这些贫困户?因为他们没有一技之长,没有门路,致富无望,与其辛辛苦苦依然没有摆脱贫穷,还不如懒散一些舒适。”

“所以,你要针对人性最根本的东西入手,给他们带来希望,贪欲占了上风,人人都会争先恐后的去挣钱,自然就摆脱了贫穷。”

刘峰不同意马魁的说法,反驳道:“你这是什么论调,不是把人都变成了唯利是图的人了。毕竟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还要提高群众的文化素养和精神素质。”

马魁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不要那些,你要弄明白,扶贫扶贫,是因为有一部分人连最基本的生存都面临困难,哪里能顾上那些。要知道,物质决定意识同样适用于这种情况。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都说农民的生活习惯不好,卫生差,随地吐痰等等。我问你,要是农民的家里的地面也是铺的地板砖,甚至是地毯,他会不会随地吐痰?肯定的说,绝对不会。”

“所以,首要的问题是解决他们的经济状况,吃喝不愁了,才会有精神层面的追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知道吗,假如一个人同时缺乏食物、安全、爱和尊重,通常对食物的需求是最强烈的,其它需要则显得不那么重要。此时人的意识几乎全被饥饿所占据,所有能量都被用来获取食物。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吃,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只有当人从生理需要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时,才可能出现更高级的、社会化程度更高的需要,如安全的需要。”

刘峰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那是歪理,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就是人有精神追求,而动物没有。”

马魁驳斥道:“我不是说不要精神追求,我是说首先要解决吃穿的问题。你我也不要争论,咱们问问孟支书和孟主任,看谁说得有理。”

孟玉海和孟凡辉陪着他们吃饭,没有参与他们的争论,这时听到马魁说让他们来断官司,孟玉海端起酒碗说道:“你们都是文化人,是干部,我们是农村人,就是一个农民,不懂那么高深的理论。总之,这次捐赠给我们帮了很大的忙,还是要感谢你们的,干。”

孟玉海先喝了一口,大家都跟着喝了酒,刘峰说道:“孟支书太客气了,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你们最有发言权,你又是支部书记,我们在一起也只是随意聊聊,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孟凡辉说道:“既然是随意聊,我说呀,这位马总说的有道理,你想啊,不先解决生存问题,人都饿死个球了,还有什么精神追求。”

刘峰一愣,孟凡辉的话让他一时不好反驳,又因为不太熟悉,害怕闹出什么不愉快,就在他犹豫怎么反驳孟凡辉的观点时,党卫民说道:“你们几个呀,见面就没完没了的掐,既然孟主任都说吃饭重要,那就吃饭重要。来,一人喝碗鸡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党卫民说着,站起来给他们盛鸡汤。

王同顺端着鸡汤碗说道:“要我说,咱们就踏踏实实的干事情,至于那些高深的东西,就由理论家去研究吧。卫民派到这里来扶贫,我们能出多少力出多少力,把炭柯村的扶贫任务完成,走出一条发展乡村经济的路子,使炭柯村的村民们富裕起来,也算是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赵强在旁边说道:“要叫我说呀,刘峰应该申请下基层扶贫,通过实践,才能检验谁对谁错。现在呢,我们就喝酒,我提议,咱们一起敬孟支书、孟主任一个酒,感谢他们的热情招待。”

不知不觉的,饭就吃了近三个钟头,酒也喝了不少,十斤散酒,看样子喝下去了有将近五斤。王同顺说道:“差不多了吧,俗话说,没有不散的宴席。喝好了,也吃饱了,我们该走了。”

党卫民说道:“好吧,你们路远,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早点走不急,我也就不留你们了。我给你们一人准备了二斤土蜂蜜,是村子里王大东自己养的土蜂产的,回去尝尝。”

王同顺一听是土蜂蜜,说道:“土蜂蜜贵,一斤一百多块钱,你一人给二斤,那可是两千多块钱,你大半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这钱我给你。”

党卫民推着他们走,说道:“行了,你们又是捐赠,又是来看我,我有点表示也是应该的。回去喝了要是好喝,以后想喝我可以给你们捎,钱你们得自己掏,我不像你们这些土豪,供不起你们。”

孟玉海也过来说道:“王总,欢迎有时间了多到我们炭柯村来看看。”

王同顺说道:“一定,有时间了我还会来的,再见了,孟支书,孟主任。”

大家相互握手告别,党卫民说道:“孟支书,孟主任,你们忙去,我送送他们就行了。”

孟支书知道党卫民和王同顺几人是同学,也就没有再客气,由党卫民送他们。

第二十四章酒桌上的争论

党卫民一瞅,堂屋里摆了两张桌子,凳子都已经摆好了,对周宝山说道:“屋子里有点挤,今天天气不错,放到院子里吃。”

王同顺几个人也纷纷赞同道:“放到院里,敞亮。”

周宝山应道:“好,我给咱挪桌子。”

党卫民说道:“搭把手吧。”

一干人抬桌子的抬桌子,拿板凳的拿板凳,一会就把两张桌子挪到了院子里。

周宝山把炖好鸡的大盆端上了桌子,王同顺俯身看看黄亮亮的鸡汤,赞叹道:“真香啊,还是土鸡炖汤好。”

党卫民招呼道:“坐,大家都坐。”

周宝山拿起酒壶,给每个人倒了一碗酒。党卫民端起酒碗,说道:“来,感谢顺茂房地产公司对我们的大力支持,干。”

王同顺咂了一口酒,咧咧嘴,说道:“真烈。”

孟玉海从鸡汤盆里抄了一大块肌肉放到王同顺面前的小碗里,说道:“这散酒没有你们喝的瓶酒好喝,味道却很淳的。来尝块鸡肉。”

王同顺用筷子抄起孟玉海给他夹的鸡肉,放到嘴里,轻轻咀嚼着。

体味着鸡肉的香味,王同顺说道:“卫民,现在人都不太愿意吃养鸡场的肉鸡,散养土鸡的市场不错,你们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土鸡饲养。”

党卫民说道:“你说得对,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县林业局的管技术员还没有到,我要听听他的意见。再说,如果养土肉鸡,还得考虑销路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销路,会伤害到大家养殖的积极性的。”

王同顺笑着说道:“销路应该不是问题,你们能出栏多少鸡,光咱们市的几个市场每天要卖多少只鸡,派人和那些卖鸡的小贩联系上,批发给他们,还有卖烧鸡的,建立一个客户档案卡,长期合作,直接面对零售商,不要通过批发商的手,一是可以多挣一点,二是不要把销售渠道控制在批发商手里,避免受到批发商的刁难,你还离不开他。”

党卫民笑着端起酒碗说道:“人说奸商奸商,果然奸诈无比。不过提醒得好,一开始就要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不受制于人,而且还可以及时掌握市场行情。敬你,又给我们一点指点。”

王同顺也端起酒碗,和党卫民碰了一下说道:“什么奸商,你这是对企业家的偏见,这是经营策略,你没有听说过,商场如战场,就连小日本在经营上,把我们的孙子兵法都用上了,计谋百出,我们反而有些落后了,不知道运用我们老祖先的智慧。”

党卫民也是深有感触地说道:“是啊,人的观念是最难改变的,观念不能改变,脱贫就很难做到。”

马魁说道:“别听同顺说的那么玄乎,这观念说难改也难改,说容易也容易。我认为,人的本性一是懒惰,其实都是好逸恶劳的,没有人愿意辛苦的;二是贪婪,再多的财富也不嫌多。为什么会有这些贫困户?因为他们没有一技之长,没有门路,致富无望,与其辛辛苦苦依然没有摆脱贫穷,还不如懒散一些舒适。”

“所以,你要针对人性最根本的东西入手,给他们带来希望,贪欲占了上风,人人都会争先恐后的去挣钱,自然就摆脱了贫穷。”

刘峰不同意马魁的说法,反驳道:“你这是什么论调,不是把人都变成了唯利是图的人了。毕竟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还要提高群众的文化素养和精神素质。”

马魁摇摇头说道:“我不是说不要那些,你要弄明白,扶贫扶贫,是因为有一部分人连最基本的生存都面临困难,哪里能顾上那些。要知道,物质决定意识同样适用于这种情况。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都说农民的生活习惯不好,卫生差,随地吐痰等等。我问你,要是农民的家里的地面也是铺的地板砖,甚至是地毯,他会不会随地吐痰?肯定的说,绝对不会。”

“所以,首要的问题是解决他们的经济状况,吃喝不愁了,才会有精神层面的追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知道吗,假如一个人同时缺乏食物、安全、爱和尊重,通常对食物的需求是最强烈的,其它需要则显得不那么重要。此时人的意识几乎全被饥饿所占据,所有能量都被用来获取食物。在这种极端情况下,人生的全部意义就是吃,其它什么都不重要。只有当人从生理需要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时,才可能出现更高级的、社会化程度更高的需要,如安全的需要。”

刘峰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那是歪理,人之所以不同于动物,就是人有精神追求,而动物没有。”

马魁驳斥道:“我不是说不要精神追求,我是说首先要解决吃穿的问题。你我也不要争论,咱们问问孟支书和孟主任,看谁说得有理。”

孟玉海和孟凡辉陪着他们吃饭,没有参与他们的争论,这时听到马魁说让他们来断官司,孟玉海端起酒碗说道:“你们都是文化人,是干部,我们是农村人,就是一个农民,不懂那么高深的理论。总之,这次捐赠给我们帮了很大的忙,还是要感谢你们的,干。”

孟玉海先喝了一口,大家都跟着喝了酒,刘峰说道:“孟支书太客气了,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你们最有发言权,你又是支部书记,我们在一起也只是随意聊聊,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孟凡辉说道:“既然是随意聊,我说呀,这位马总说的有道理,你想啊,不先解决生存问题,人都饿死个球了,还有什么精神追求。”

刘峰一愣,孟凡辉的话让他一时不好反驳,又因为不太熟悉,害怕闹出什么不愉快,就在他犹豫怎么反驳孟凡辉的观点时,党卫民说道:“你们几个呀,见面就没完没了的掐,既然孟主任都说吃饭重要,那就吃饭重要。来,一人喝碗鸡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党卫民说着,站起来给他们盛鸡汤。

王同顺端着鸡汤碗说道:“要我说,咱们就踏踏实实的干事情,至于那些高深的东西,就由理论家去研究吧。卫民派到这里来扶贫,我们能出多少力出多少力,把炭柯村的扶贫任务完成,走出一条发展乡村经济的路子,使炭柯村的村民们富裕起来,也算是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赵强在旁边说道:“要叫我说呀,刘峰应该申请下基层扶贫,通过实践,才能检验谁对谁错。现在呢,我们就喝酒,我提议,咱们一起敬孟支书、孟主任一个酒,感谢他们的热情招待。”

不知不觉的,饭就吃了近三个钟头,酒也喝了不少,十斤散酒,看样子喝下去了有将近五斤。王同顺说道:“差不多了吧,俗话说,没有不散的宴席。喝好了,也吃饱了,我们该走了。”

党卫民说道:“好吧,你们路远,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早点走不急,我也就不留你们了。我给你们一人准备了二斤土蜂蜜,是村子里王大东自己养的土蜂产的,回去尝尝。”

王同顺一听是土蜂蜜,说道:“土蜂蜜贵,一斤一百多块钱,你一人给二斤,那可是两千多块钱,你大半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这钱我给你。”

党卫民推着他们走,说道:“行了,你们又是捐赠,又是来看我,我有点表示也是应该的。回去喝了要是好喝,以后想喝我可以给你们捎,钱你们得自己掏,我不像你们这些土豪,供不起你们。”

孟玉海也过来说道:“王总,欢迎有时间了多到我们炭柯村来看看。”

王同顺说道:“一定,有时间了我还会来的,再见了,孟支书,孟主任。”

大家相互握手告别,党卫民说道:“孟支书,孟主任,你们忙去,我送送他们就行了。”

孟支书知道党卫民和王同顺几人是同学,也就没有再客气,由党卫民送他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