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1 09:14:41

林春妮又说道:“万一贷款不能及时下来,我们家还有去年的包谷没有卖呢,我已经给我爸说了,都留下,不够了,你们家还有没有,到时候借给我。”

熊少平拍着胸膛说道:“没问题,我们家还有五六百斤,我给我妈说一下,到时候都给你。我觉得这也紧张,怕是不够。”

林春妮果断地说道:“实在不行了,我把四个月的鸡当肉鸡买上一半,卖的钱还了鸡苗钱,剩下的钱买饲料,养余下的一半鸡基本上就差不多了。等鸡下蛋了,我明年再养到五百只。”

熊少平说道:“行,我支持你。”

林春妮低下头说道:“你光说支持我,你怎么不让人来我家提亲,把我们的事情定下来,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见面,会让人说闲话的,我爸都察觉到了。”

熊少平无奈的用手挠挠头,说道:“我们家现在这种情况,我拿什么去提亲呀,我是想着今年也种樱桃,等情况好一些了,我风风光光的去你们家提亲,你面子上好看,你爸也会同意。现在这种情况,我怕你爸不同意,把媒人撵出来了,以后就不好提了。”

林春妮幽怨地说道:“听管技术员说,樱桃要三年才挂果,你这是最少也要让我等你三年?”

熊少平说道:“春妮,你我今年才十七,就是等三年,也才二十,不算大。”

林春妮有些不乐意地说道:“我不愿意等那么长时间,只能这么偷偷摸摸的见面。”

熊少平一下子无语了,半晌才说:“你觉得我现在这种情况,你爸会同意我的提亲吗?”

林春妮一下子也无语了,是啊,自己的父亲会同意吗?她感觉可能性也不大。

熊少平感觉到林春妮沉默中低沉的心情,伸手轻轻揽住林春妮的肩膀,说道:“春妮,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改变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会让你委屈的嫁给我。”

林春妮把头轻轻靠在熊少平的胸膛上,低声说道:“我相信你。”

熊少平低下头,黑暗中搜寻到林春妮的嘴唇,轻轻吻了上去。

林春妮伸出双臂搂住熊少平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熊少平的亲吻。

两个人忘情的热吻着,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忘记了时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春妮把自己的柔唇离开熊少平的嘴唇,说道:“少平,该回去了,再晚了,我爸会骂我的,以后都出不来了。”

熊少平恋恋不舍的在林春妮的香唇上又吻了一下,说道:“走,我送你回去。”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离林春妮家还有二百来米远的时候,林春妮轻声说道:“你回去吧,不要再送了。”

熊少平知道,自己和春妮的事还没有公开,双方的家长还不知道,要是这么黑天半夜、孤男寡女的让林志学看到了,恐怕会挨骂,给后面的提亲也会带来麻烦,就没有坚持,说道:“你先走,我看着你进院子了再回去。”

林春妮不舍的松开了手,往自家院子走去。走到院子门口,林春妮回头瞧瞧,虽然看的不是十分真切,还是能够看到熊少平的身影,心中暖暖的,头一低,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林春妮看到林志学正坐在豆腐房门口吸烟,心头不由一紧,脸上堆起笑问道:“爸,你把豆子泡好了?”他知道,林志学都是头天晚上泡上豆子,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磨豆子,煮豆腐。

林志学沉着脸问道:“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一个姑娘家,黑天半夜的瞎跑,传出去了像什么话。”

林春妮说道:“我去找党书记了,党书记让人给我带话,说他明天去县里,让我跟他一起去,看能不能把扶贫贷款办了。我不懂,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就去找他问问。”

林志学把吸完的烟锅在地上磕磕,说道:“我知道党书记是个好人,可他毕竟是一个大男人,你这黑天半夜的找他,传出去了,会被人说闲话的,好说不好听,你个姑娘家,以后怎么找婆家。”

林春妮一听自己爸说找婆家,不由想起了刚才和熊少平的温存,脸有些热热的,要不是天黑,屋子里透出的灯光不是很亮,她相信,父亲都能看到自己脸红。急忙说道:“我不找婆家,我还要照顾你和我妈呢。”

林志学重新装上一锅烟点上,说道:“你是不是和熊少平好上了?”

林春妮心中一慌,急忙说道:“没有,你听谁说的?”

林志学说道:“你不要以为你爸是个农民,就什么都不懂,我看出来了,那个熊少平对你有意思,你也喜欢他。”

林春妮有些不好意思,猜想父亲是在试探自己,就说道:“爸,没有的事。”

林志学看着林春妮,说道:“没有最好,我告诉你,要是有那么回事,你趁早死了心,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林春妮一急之下,脱口而出:“为什么?”

林志学白了林春妮一眼说道:“你还说没有,这不是露馅了?不行就是不行。”

话已经说开,林春妮也不再遮掩,不服的问道:“爸,你就是不同意,总得有个理由,不能蛮横的只是不同意。你要是没有理由,我就要嫁给他。”

林志学知道,女大不由爷,何况自己这个丫头也倔强得很,要是不说出点什么,就是打死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就说道:“你看看他家那个样子,他爸又不在了,你过去了,不就光吃苦了,那日子怎么过?”

林春妮说道:“爸,政府现在都在扶贫,帮助我们脱贫,我们两个人,只要不是好吃懒做,勤快点,日子会好的。”

林志学最后无奈的说道:“妮子,你看看咱们家,你妈躺在床上动不了,我又只剩半个人了。我是想着让你招个上门女婿,把咱们这家支撑起来,可是,少平还有他妈和妹子,他是不可能上咱家门的,你嫁出去了,咱们这个家怎么办呀?”

林春妮说道:“爸,我现在又不嫁,我来撑咱们家。”

林志学叹口气说道:“唉,你现在不嫁,过三年五年总是要嫁的吧,那个时候我的年龄更大了,身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女儿大了,爸管不了了,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过几年给你妹子招个女婿照顾我们。”

说完,林志学把吸完烟的眼袋在地上磕磕,磕净烟灰,起身熄了豆腐房的灯,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林春妮看着父亲的身影,突然感觉到,本就孱弱的父亲,身影似乎又矮了不少,腰背也佝偻了,神情里充满了落寞的意味。

林志学走进房间,脱掉外套,上了床。

躺在床上的吴芳玲说道:“你就不要难为妮子了,我们两个这样,已经够拖累孩子的了,她们跟着我们也没有享过什么福,这么多年我们都过来了,以后我们也可以自己过,就是穷点,苦点。”

林志学轻叹一声,说道:“我也不想逼她,就像你说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可是,你动不了,我又是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出不了什么力,要是你先走了还罢了,有我照顾你,万一我走到了你前面,你可怎么办?”

吴芳玲说道:“你还不到六十,想那么多干什么。”

林志学给吴芳玲掖了一下被角说道:“我从那次事故后,虽说恢复了一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根本没有办法出大力,这年龄又一天天的大了,我怎么能不替你考虑呢。”

第三十九章林志学的难处

林春妮又说道:“万一贷款不能及时下来,我们家还有去年的包谷没有卖呢,我已经给我爸说了,都留下,不够了,你们家还有没有,到时候借给我。”

熊少平拍着胸膛说道:“没问题,我们家还有五六百斤,我给我妈说一下,到时候都给你。我觉得这也紧张,怕是不够。”

林春妮果断地说道:“实在不行了,我把四个月的鸡当肉鸡买上一半,卖的钱还了鸡苗钱,剩下的钱买饲料,养余下的一半鸡基本上就差不多了。等鸡下蛋了,我明年再养到五百只。”

熊少平说道:“行,我支持你。”

林春妮低下头说道:“你光说支持我,你怎么不让人来我家提亲,把我们的事情定下来,总是这么偷偷摸摸的见面,会让人说闲话的,我爸都察觉到了。”

熊少平无奈的用手挠挠头,说道:“我们家现在这种情况,我拿什么去提亲呀,我是想着今年也种樱桃,等情况好一些了,我风风光光的去你们家提亲,你面子上好看,你爸也会同意。现在这种情况,我怕你爸不同意,把媒人撵出来了,以后就不好提了。”

林春妮幽怨地说道:“听管技术员说,樱桃要三年才挂果,你这是最少也要让我等你三年?”

熊少平说道:“春妮,你我今年才十七,就是等三年,也才二十,不算大。”

林春妮有些不乐意地说道:“我不愿意等那么长时间,只能这么偷偷摸摸的见面。”

熊少平一下子无语了,半晌才说:“你觉得我现在这种情况,你爸会同意我的提亲吗?”

林春妮一下子也无语了,是啊,自己的父亲会同意吗?她感觉可能性也不大。

熊少平感觉到林春妮沉默中低沉的心情,伸手轻轻揽住林春妮的肩膀,说道:“春妮,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改变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会让你委屈的嫁给我。”

林春妮把头轻轻靠在熊少平的胸膛上,低声说道:“我相信你。”

熊少平低下头,黑暗中搜寻到林春妮的嘴唇,轻轻吻了上去。

林春妮伸出双臂搂住熊少平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熊少平的亲吻。

两个人忘情的热吻着,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忘记了时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春妮把自己的柔唇离开熊少平的嘴唇,说道:“少平,该回去了,再晚了,我爸会骂我的,以后都出不来了。”

熊少平恋恋不舍的在林春妮的香唇上又吻了一下,说道:“走,我送你回去。”

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离林春妮家还有二百来米远的时候,林春妮轻声说道:“你回去吧,不要再送了。”

熊少平知道,自己和春妮的事还没有公开,双方的家长还不知道,要是这么黑天半夜、孤男寡女的让林志学看到了,恐怕会挨骂,给后面的提亲也会带来麻烦,就没有坚持,说道:“你先走,我看着你进院子了再回去。”

林春妮不舍的松开了手,往自家院子走去。走到院子门口,林春妮回头瞧瞧,虽然看的不是十分真切,还是能够看到熊少平的身影,心中暖暖的,头一低,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林春妮看到林志学正坐在豆腐房门口吸烟,心头不由一紧,脸上堆起笑问道:“爸,你把豆子泡好了?”他知道,林志学都是头天晚上泡上豆子,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磨豆子,煮豆腐。

林志学沉着脸问道:“你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一个姑娘家,黑天半夜的瞎跑,传出去了像什么话。”

林春妮说道:“我去找党书记了,党书记让人给我带话,说他明天去县里,让我跟他一起去,看能不能把扶贫贷款办了。我不懂,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就去找他问问。”

林志学把吸完的烟锅在地上磕磕,说道:“我知道党书记是个好人,可他毕竟是一个大男人,你这黑天半夜的找他,传出去了,会被人说闲话的,好说不好听,你个姑娘家,以后怎么找婆家。”

林春妮一听自己爸说找婆家,不由想起了刚才和熊少平的温存,脸有些热热的,要不是天黑,屋子里透出的灯光不是很亮,她相信,父亲都能看到自己脸红。急忙说道:“我不找婆家,我还要照顾你和我妈呢。”

林志学重新装上一锅烟点上,说道:“你是不是和熊少平好上了?”

林春妮心中一慌,急忙说道:“没有,你听谁说的?”

林志学说道:“你不要以为你爸是个农民,就什么都不懂,我看出来了,那个熊少平对你有意思,你也喜欢他。”

林春妮有些不好意思,猜想父亲是在试探自己,就说道:“爸,没有的事。”

林志学看着林春妮,说道:“没有最好,我告诉你,要是有那么回事,你趁早死了心,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林春妮一急之下,脱口而出:“为什么?”

林志学白了林春妮一眼说道:“你还说没有,这不是露馅了?不行就是不行。”

话已经说开,林春妮也不再遮掩,不服的问道:“爸,你就是不同意,总得有个理由,不能蛮横的只是不同意。你要是没有理由,我就要嫁给他。”

林志学知道,女大不由爷,何况自己这个丫头也倔强得很,要是不说出点什么,就是打死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就说道:“你看看他家那个样子,他爸又不在了,你过去了,不就光吃苦了,那日子怎么过?”

林春妮说道:“爸,政府现在都在扶贫,帮助我们脱贫,我们两个人,只要不是好吃懒做,勤快点,日子会好的。”

林志学最后无奈的说道:“妮子,你看看咱们家,你妈躺在床上动不了,我又只剩半个人了。我是想着让你招个上门女婿,把咱们这家支撑起来,可是,少平还有他妈和妹子,他是不可能上咱家门的,你嫁出去了,咱们这个家怎么办呀?”

林春妮说道:“爸,我现在又不嫁,我来撑咱们家。”

林志学叹口气说道:“唉,你现在不嫁,过三年五年总是要嫁的吧,那个时候我的年龄更大了,身体还不知道怎么样呢。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女儿大了,爸管不了了,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过几年给你妹子招个女婿照顾我们。”

说完,林志学把吸完烟的眼袋在地上磕磕,磕净烟灰,起身熄了豆腐房的灯,回自己屋子里去了。

林春妮看着父亲的身影,突然感觉到,本就孱弱的父亲,身影似乎又矮了不少,腰背也佝偻了,神情里充满了落寞的意味。

林志学走进房间,脱掉外套,上了床。

躺在床上的吴芳玲说道:“你就不要难为妮子了,我们两个这样,已经够拖累孩子的了,她们跟着我们也没有享过什么福,这么多年我们都过来了,以后我们也可以自己过,就是穷点,苦点。”

林志学轻叹一声,说道:“我也不想逼她,就像你说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可是,你动不了,我又是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出不了什么力,要是你先走了还罢了,有我照顾你,万一我走到了你前面,你可怎么办?”

吴芳玲说道:“你还不到六十,想那么多干什么。”

林志学给吴芳玲掖了一下被角说道:“我从那次事故后,虽说恢复了一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根本没有办法出大力,这年龄又一天天的大了,我怎么能不替你考虑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