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09:49:40

胡秀莲犹豫着,面有难色。党卫民说道:“大嫂,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们好商量解决,要是你不告诉我,我在这瞎忙活,弄不成的话,还不知道问题处在哪里。你告诉我了,我好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胡秀莲又犹豫了一会,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为了孩子的事情,你跑前跑后,我也不能让你蒙在鼓里。是这样,沈大妈的儿子原来有病,心脏不太好。少平他爹在的时候,有一次和他发生了一些矛盾。少平他爹也是个火爆脾气,把他那病没在意,两个人争吵得很凶。结果,沈大妈的儿子在气急之下病犯了,当下就病倒了。少平他爸当时也吓坏了,就急忙找人帮忙把人送到了医院。”

“人当时是救了过来,可是,也就过了四五个月,沈大妈的儿子就去了。沈大妈认定是少平他爸气死了自己的儿子,还到法院告了少平他爸。法院最后判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就是那次吵架气死的,又说毕竟当时吵架气倒了,判我们负担了一部分医疗费。沈大妈从那以后和我们家人再不说话,所以,我怕她不会同意。”

党卫民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还真是,要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麻烦了。这样吧,既然你没有意见,我现在就先找志学哥谈去。庄子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党卫民起身告辞,往院子外面走,胡秀莲放下手里的浆糊刷刷,往外送着说道:“党书记,真是太感谢你为少平的事情费心了。”

还没有出门,熊少平从外面进来了,心中明白党卫民是为他和春妮的事情来的,装作不知道的问道:“党书记,你是找我么?”

党卫民一笑说道:“别装了,我都告诉你妈了,你妈同意我的办法。”

熊少平脸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那春妮他们家同意不同意?”

因为胡秀莲在跟前,党卫民刚才说还没有去林志学家呢,只好继续撒谎道:“我先来的你家,现在就去她家。放心吧,好事多磨,我一定能说服他们,成全你们的。”

离开了熊少平家,党卫民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不能说假话,一个假话要用三个假话来圆。好在这是办好事,就是最后他们知道了,也没有什么。”

党卫民看看表,还不到下午四点,虽然时间还早,可没有好的办法说服沈翠兰,去找也没有用,最好还是和孟玉海商量一下再说。作为支书,他对村子里的情况熟悉,应该还有其它办法。

沈翠兰家和少平家的这个矛盾,孟玉海不会是有意对自己隐瞒,多半是他一时也忘了。党卫民决定先去工地看看,沈翠兰的事情吃饭饭的时候再和孟玉海说,一起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

从后沟出来,就走上了才整修出来的路基。

还没有到村口,就听见了那边干活的声音。

从村中有那个路口一转过去,就看到了干活的人群,孟川林站在路基上,指挥二十七八个人把石渣往路基上铺。

党卫民走到跟前问道:“川林,怎么样?一天能干多少?”

孟川林往这边走了走,躲避铺石渣时扬起的粉尘,说道:“党书记,一天能拉来五十方石渣,估计八九天就铺完了。另外还有个事情,村民们听说还要铺村前的广场,有不少村民都愿意义务上劳。咱们原来定的广场这部分是要出人工的,现在怎么算?”

党卫民说道:“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告诉他们,村里拿不出那么多钱,要是他们愿意,广场除了基本的几个主劳力,其他人欢迎大家义务劳动的,加快工程的进度。”

孟川林说道:“那好,我就这么安排。主要是石渣的运输跟不上,要不然,还会快一些。”

党卫民说道:“能不能和对方商量一下,让他们加大运力,每天再多运些过来?”

孟川林说道:“这可以和他们商量,要求他们运快些,应该问题不大。”

党卫民问孟川林:“林志学家的房子已经盖完了,是不是可以安排人手修鱼塘了?”

孟川林说道:“这个我已经安排了,修路这一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准备后天开工鱼塘,我两边盯着。把这些活干完了,我也该收拾地,准备种樱桃了。现在有七户贫困户愿意把地交给我管理,统一种樱桃,需要起草一个协议,明确一下细节问题,包括如何分红。”

党卫民说道:“协议你先拿出草稿,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我的意见是,成立一个合作社,把你自己的地也入股进去,一起分红。你还有需要雇佣的人员,制订一个工资标准,平常你们拿工资。”

孟川林说道:“行,让我考虑一下,过几天我拿一个章程出来。”

党卫民随意转着看了看,说道:“看这样子,一个月可以完成全部工程?”

孟川林点点头说道:“如果天气好,一个月肯定全部完工。”

党卫民对孟川林说道:“你这些天多辛苦了,我和孟支书、孟主任商量一下,鱼塘就可以对外招标了。”

孟川林说道:“这么急,鱼塘还没有修好呢。”

党卫民说道:“往外租总有个过程,这个时候开始招标,谈成了,鱼塘应该也好了,马上投入使用。通过钓鱼活动,吸引周边的人到我们这里来休闲度假,很快就可以活跃我们的休闲旅游经济。对了,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情,应该在鱼塘边盖几间房子,方便经营者看护鱼塘。”

孟川林问道:“那需要盖几间?”

党卫民算道:“一间厨房、两间住宿、一间做库房,最少得四间,你就盖上六间平房吧。”

看完了这里,党卫民先走了,回到孟玉海的家。

孟玉海正在堂屋里喝茶,党卫民说道:“孟支书,我刚到工地上转了转,按照孟川林的估计,天气好的话,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完工。我准备现在就开始对鱼塘进行招租,先在村民中间招租,如果村民没有人愿意承租租鱼塘,我们就对外招租。”

孟玉海问道:“租金要多少合适呢?”

党卫民说道:“我考虑一年收一万就差不多了。”

孟玉海说道:“是不是有些少了?”

党卫民说道:“我们才开始搞这个鱼塘,还没有名气,不管谁经营,都有一个打出名声的过程,再说,我觉得我们不要考虑在鱼塘上挣多少钱,主要是通过鱼塘来吸引人,这只是我们整个发展中的一个环节。”

“所以,我们尽可能的优惠一些,只要有人来,他总是要吃,要喝的,我们通过其它服务把钱挣回来。刚才我去查看工地的时候,和孟川林商量了一下,在鱼塘边再盖几间房子,不管谁经营,管理鱼塘也方便。”

孟玉海说道:“这样吧,我和凡辉通个气,咱们召开一个村委会,讨论一下再决定。”

党卫民同意道:“行,就开会研究一下。还有一件事情,孟支书,沈大妈和少平他家有矛盾,是不是?”

孟玉海猛然醒悟,说道:“我把这事给忘了,沈大妈的儿子和少平他爸吵架,气的犯了病,后来竟然就走了。虽然中间隔了四五个月,谁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是少平他爸气死的。沈大妈认定儿子是被少平他爸给气死的,还告了少平他爸,两家从此结下了仇,互相都不说话。是不是她不同意换房?”

党卫民说道:“我还没有找沈大妈谈呢,是和少平他妈商量的时候,她告诉我的。如果是这样,我想可能工作不好做,得想别的办法。林志学家的西边是谁?”

第四十五章换房出现意外

胡秀莲犹豫着,面有难色。党卫民说道:“大嫂,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我们好商量解决,要是你不告诉我,我在这瞎忙活,弄不成的话,还不知道问题处在哪里。你告诉我了,我好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胡秀莲又犹豫了一会,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为了孩子的事情,你跑前跑后,我也不能让你蒙在鼓里。是这样,沈大妈的儿子原来有病,心脏不太好。少平他爹在的时候,有一次和他发生了一些矛盾。少平他爹也是个火爆脾气,把他那病没在意,两个人争吵得很凶。结果,沈大妈的儿子在气急之下病犯了,当下就病倒了。少平他爸当时也吓坏了,就急忙找人帮忙把人送到了医院。”

“人当时是救了过来,可是,也就过了四五个月,沈大妈的儿子就去了。沈大妈认定是少平他爸气死了自己的儿子,还到法院告了少平他爸。法院最后判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就是那次吵架气死的,又说毕竟当时吵架气倒了,判我们负担了一部分医疗费。沈大妈从那以后和我们家人再不说话,所以,我怕她不会同意。”

党卫民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还真是,要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麻烦了。这样吧,既然你没有意见,我现在就先找志学哥谈去。庄子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党卫民起身告辞,往院子外面走,胡秀莲放下手里的浆糊刷刷,往外送着说道:“党书记,真是太感谢你为少平的事情费心了。”

还没有出门,熊少平从外面进来了,心中明白党卫民是为他和春妮的事情来的,装作不知道的问道:“党书记,你是找我么?”

党卫民一笑说道:“别装了,我都告诉你妈了,你妈同意我的办法。”

熊少平脸一红,有些不自然的说道:“那春妮他们家同意不同意?”

因为胡秀莲在跟前,党卫民刚才说还没有去林志学家呢,只好继续撒谎道:“我先来的你家,现在就去她家。放心吧,好事多磨,我一定能说服他们,成全你们的。”

离开了熊少平家,党卫民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不能说假话,一个假话要用三个假话来圆。好在这是办好事,就是最后他们知道了,也没有什么。”

党卫民看看表,还不到下午四点,虽然时间还早,可没有好的办法说服沈翠兰,去找也没有用,最好还是和孟玉海商量一下再说。作为支书,他对村子里的情况熟悉,应该还有其它办法。

沈翠兰家和少平家的这个矛盾,孟玉海不会是有意对自己隐瞒,多半是他一时也忘了。党卫民决定先去工地看看,沈翠兰的事情吃饭饭的时候再和孟玉海说,一起商量一下看怎么解决。

从后沟出来,就走上了才整修出来的路基。

还没有到村口,就听见了那边干活的声音。

从村中有那个路口一转过去,就看到了干活的人群,孟川林站在路基上,指挥二十七八个人把石渣往路基上铺。

党卫民走到跟前问道:“川林,怎么样?一天能干多少?”

孟川林往这边走了走,躲避铺石渣时扬起的粉尘,说道:“党书记,一天能拉来五十方石渣,估计八九天就铺完了。另外还有个事情,村民们听说还要铺村前的广场,有不少村民都愿意义务上劳。咱们原来定的广场这部分是要出人工的,现在怎么算?”

党卫民说道:“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告诉他们,村里拿不出那么多钱,要是他们愿意,广场除了基本的几个主劳力,其他人欢迎大家义务劳动的,加快工程的进度。”

孟川林说道:“那好,我就这么安排。主要是石渣的运输跟不上,要不然,还会快一些。”

党卫民说道:“能不能和对方商量一下,让他们加大运力,每天再多运些过来?”

孟川林说道:“这可以和他们商量,要求他们运快些,应该问题不大。”

党卫民问孟川林:“林志学家的房子已经盖完了,是不是可以安排人手修鱼塘了?”

孟川林说道:“这个我已经安排了,修路这一块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准备后天开工鱼塘,我两边盯着。把这些活干完了,我也该收拾地,准备种樱桃了。现在有七户贫困户愿意把地交给我管理,统一种樱桃,需要起草一个协议,明确一下细节问题,包括如何分红。”

党卫民说道:“协议你先拿出草稿,我们一起研究一下,我的意见是,成立一个合作社,把你自己的地也入股进去,一起分红。你还有需要雇佣的人员,制订一个工资标准,平常你们拿工资。”

孟川林说道:“行,让我考虑一下,过几天我拿一个章程出来。”

党卫民随意转着看了看,说道:“看这样子,一个月可以完成全部工程?”

孟川林点点头说道:“如果天气好,一个月肯定全部完工。”

党卫民对孟川林说道:“你这些天多辛苦了,我和孟支书、孟主任商量一下,鱼塘就可以对外招标了。”

孟川林说道:“这么急,鱼塘还没有修好呢。”

党卫民说道:“往外租总有个过程,这个时候开始招标,谈成了,鱼塘应该也好了,马上投入使用。通过钓鱼活动,吸引周边的人到我们这里来休闲度假,很快就可以活跃我们的休闲旅游经济。对了,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情,应该在鱼塘边盖几间房子,方便经营者看护鱼塘。”

孟川林问道:“那需要盖几间?”

党卫民算道:“一间厨房、两间住宿、一间做库房,最少得四间,你就盖上六间平房吧。”

看完了这里,党卫民先走了,回到孟玉海的家。

孟玉海正在堂屋里喝茶,党卫民说道:“孟支书,我刚到工地上转了转,按照孟川林的估计,天气好的话,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完工。我准备现在就开始对鱼塘进行招租,先在村民中间招租,如果村民没有人愿意承租租鱼塘,我们就对外招租。”

孟玉海问道:“租金要多少合适呢?”

党卫民说道:“我考虑一年收一万就差不多了。”

孟玉海说道:“是不是有些少了?”

党卫民说道:“我们才开始搞这个鱼塘,还没有名气,不管谁经营,都有一个打出名声的过程,再说,我觉得我们不要考虑在鱼塘上挣多少钱,主要是通过鱼塘来吸引人,这只是我们整个发展中的一个环节。”

“所以,我们尽可能的优惠一些,只要有人来,他总是要吃,要喝的,我们通过其它服务把钱挣回来。刚才我去查看工地的时候,和孟川林商量了一下,在鱼塘边再盖几间房子,不管谁经营,管理鱼塘也方便。”

孟玉海说道:“这样吧,我和凡辉通个气,咱们召开一个村委会,讨论一下再决定。”

党卫民同意道:“行,就开会研究一下。还有一件事情,孟支书,沈大妈和少平他家有矛盾,是不是?”

孟玉海猛然醒悟,说道:“我把这事给忘了,沈大妈的儿子和少平他爸吵架,气的犯了病,后来竟然就走了。虽然中间隔了四五个月,谁也说不清到底算不算是少平他爸气死的。沈大妈认定儿子是被少平他爸给气死的,还告了少平他爸,两家从此结下了仇,互相都不说话。是不是她不同意换房?”

党卫民说道:“我还没有找沈大妈谈呢,是和少平他妈商量的时候,她告诉我的。如果是这样,我想可能工作不好做,得想别的办法。林志学家的西边是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