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6 09:19:38

党卫民陪着张局长、吕智明往台子上走去,何玉龙在后面大声喊道:“都过来了,往这边集中一下,马上开始开赛仪式。”

走上台子,张局长满意的说道:“小党,准备的不错,你们考虑得很周到。”

仪式很简单,由吕智明致辞。吕志明致辞完,张局长请党卫民讲几句,党卫民没有推辞,站在台子上说道:“各位领导,各位选手,首先我代表炭柯村全体村民欢迎你们的到来;其次,感谢市供电局对炭柯村的支持,把此次比赛放到了我们炭柯村;同时,我也向大家推荐一下我们炭柯村的农家乐,希望大家能够品尝一下这充满农家风味的饭菜。最后,我预祝比赛取得圆满的成功。谢谢大家。”

下来是裁判长宣读竞赛规则。

最后,张局长说道:“我宣布,市供电局五一职工钓鱼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张局长发出开始的口令,台子下面的选手们散开,涌向鱼塘周围,选择着自己的钓位。

张局长邀请党卫民:“走,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钓鱼。”

几个人沿着鱼塘慢步走着,看着各人再打窝,调浮漂等准备工作。

当他们经过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身边时,张局长很是随意的说道:“老雷,今天能钓多少?能不能拿第一?”

老雷回头看了一下张局长,说道:“局长,只要不出意外,我肯定还是第一。”

说着话,老雷把鱼漂随意拨弄几下,挥杆把钓钩甩向水里,准备测试水的深浅。

鱼钩沉入水里,一下就沉入下去,鱼漂完全没入水中。

老雷随手扬起鱼竿,准备收回鱼线,重新调整鱼漂。谁知道,这一拉,鱼线一下绷直了,而且晃动起来。

张局长在旁边看到这一幕,说道:“还没有挂鱼饵就上钩了?”

老雷经验很丰富,不慌不忙的往回收着鱼线,说道:“好兆头呀,局长。这是鱼钩挂住鱼了。”

周围的人见这边有动静,有四五个跑了过来,一个还说道:“怎么回事,老雷这么快就钓上了。”

另一个说道:“哪有那么快,老雷运气好,正试漂,鱼钩挂住鱼了。”

老雷不慌不忙的把鱼拖到岸边,拿起抄网,抄起一条三四斤重的鱼。

老雷把鱼放进鱼库,重新调试鱼漂。张局长对党卫民说道:“老雷是我们局的钓鱼高手,参加省上钓鱼协会举办的钓鱼比赛都拿过名次。今天这家伙运气好,试漂都能弄一条鱼上来,看来又要拿第一了。”

党卫民也说道:“运气确实不错,这才多大的概率,都能让他给碰上。”

沿着鱼塘转了大半圈,孟玉海来了,党卫民介绍道:“张局长,这是我们村的支部书记孟玉海。孟支书,这位是市供电局的张局长,这位是供电局工会主席吕智明。”

孟玉海和他们一一握了手,说道:“张局长,吕主席,村委会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座谈会是不是可以开了。”

张局长说道:“准备好了就开。去,把马向东找来。”

他们往村委会走去,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跑了过了。没有等他开口,张局长就说道:“小党,这是我们局派到杜王村的第一书记马向东。向东,这是市招商局派在这里的第一书记党卫民,好好向党卫民学习,学习他是如何搞好扶贫工作的。”

马向东热情的伸出手,说道:“党书记,我们局长对你赞不绝口,也说了一些你的事迹,今天就这么大概一看,你确实干得不错,一会可不要保留,好好教教我。”

党卫民握着马向东的手说道:“我们共同学习。”

在会议室坐下,孟玉海对炭柯村的总体情况作了介绍,最后说道:“我们村的扶贫工作就由党书记给你们介绍。”

党卫民看着供电局的几位领导,说道:“扶贫工作很重要,困难也很多,我个人的体会是,首先要和村干部打成一片,取得他们的支持。炭柯村的两委干部对我的工作支持很大,这也是我能在短时间里取得一点成绩的基础。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要对你们说声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的大力支持。”

对党卫民的致谢,在座的与会人员报以热烈的掌声。等大家的掌声停歇下来,党卫民接着说道:“扶贫的根本还是要掌握贫困户的具体情况,着就要直接进户,和那些贫困户们交朋友,弄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导致贫困的。经过我的调查和分析,虽然各家贫困的原因不尽相同,大体上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三无家庭,无劳力,无技术,无资金。这些家庭,原本经济基础就薄弱,抗风险的能力就差,稍微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有人生了大病,孩子要结婚等等,很容易导致他们贫困,翻身十分困难。”

党卫民顿了一下,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说道:“针对这一类贫困户,就必须有人带领他们,才有可能脱贫。这一点,我们也才刚刚探索,由我们村的孟川林挑头种樱桃,成立了合作社,贫困户们以土地和扶贫贷款入股,将来有了收入,村上、贫困户们进行分红。”

说道这里,马向东插话问道:“挑头人的付出如何体现?村上又是如何参与分红的?”

党卫民说道:“是这样,挑头人的付出按照工资的形式体现,和大家协商好。因为没有现成的东西参考,我们给孟川林的工资是每月一千五百元。这个工资很低了,还没有城里饭店的服务员多。孟川林同志的觉悟很高,他也愿意为贫困户的脱贫出力,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我们就这样定了。等樱桃树挂果,有了效益,我们的计划是以利润的百分之八作为领头人的工资,村上收取百分之五作为集体收益,毕竟村上作为第三方还要监管他们之间协议的执行。剩余的,按照入股分红。”

“我们再说第二类贫困户,他们有劳力,技术或有或无,这一类贫困户多半是因为好逸恶劳,懒惰所致。这一类的解决,不光要设法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还要解决环境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在村民中开展文明家庭创建活动,整治村子里的环境,还有正在准备的其他文化活动,包括发展乡村旅游,人人都文明起来,人人都忙起来,他们还能坐住吗?”

“这里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村有个叫孟大狗的,有两个孩子。孟大狗以前就出外打过工,有木工手艺,后来沾染上了赌博的毛病,把家里弄得一贫如洗不说,还欠了一万多的赌债。经过我们的教育说服,他媳妇也配合我们的工作,把孟大狗从赌桌上拉了出来,到县城跟着他媳妇一个亲戚做装修生意,一个月三千五百元的工资,才一个多月,前一向给家里就拿回来了两千元。”

孟玉海说道:“党书记说的很简单,其实这件事情很复杂。党书记前前后后光往他家跑就不下七八回,给他做各种分析,分析赌博的危害。大狗的媳妇知道大狗去赌博了,来找党书记,党书记亲自去搅了他们的赌局,把孟大狗弄回了家。孟大狗嫌媳妇找了党书记,回家后打媳妇,大狗媳妇一时激愤,要撞头,差点出人命,才把大狗拉了回来,答应去打工。”

党卫民说道:“是啊,我当时光想到把孟大狗拉回来,让他赌不成,没有想到回家后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差点酿成大祸。”

第五十四章党卫民的扶贫体会

党卫民陪着张局长、吕智明往台子上走去,何玉龙在后面大声喊道:“都过来了,往这边集中一下,马上开始开赛仪式。”

走上台子,张局长满意的说道:“小党,准备的不错,你们考虑得很周到。”

仪式很简单,由吕智明致辞。吕志明致辞完,张局长请党卫民讲几句,党卫民没有推辞,站在台子上说道:“各位领导,各位选手,首先我代表炭柯村全体村民欢迎你们的到来;其次,感谢市供电局对炭柯村的支持,把此次比赛放到了我们炭柯村;同时,我也向大家推荐一下我们炭柯村的农家乐,希望大家能够品尝一下这充满农家风味的饭菜。最后,我预祝比赛取得圆满的成功。谢谢大家。”

下来是裁判长宣读竞赛规则。

最后,张局长说道:“我宣布,市供电局五一职工钓鱼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张局长发出开始的口令,台子下面的选手们散开,涌向鱼塘周围,选择着自己的钓位。

张局长邀请党卫民:“走,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钓鱼。”

几个人沿着鱼塘慢步走着,看着各人再打窝,调浮漂等准备工作。

当他们经过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身边时,张局长很是随意的说道:“老雷,今天能钓多少?能不能拿第一?”

老雷回头看了一下张局长,说道:“局长,只要不出意外,我肯定还是第一。”

说着话,老雷把鱼漂随意拨弄几下,挥杆把钓钩甩向水里,准备测试水的深浅。

鱼钩沉入水里,一下就沉入下去,鱼漂完全没入水中。

老雷随手扬起鱼竿,准备收回鱼线,重新调整鱼漂。谁知道,这一拉,鱼线一下绷直了,而且晃动起来。

张局长在旁边看到这一幕,说道:“还没有挂鱼饵就上钩了?”

老雷经验很丰富,不慌不忙的往回收着鱼线,说道:“好兆头呀,局长。这是鱼钩挂住鱼了。”

周围的人见这边有动静,有四五个跑了过来,一个还说道:“怎么回事,老雷这么快就钓上了。”

另一个说道:“哪有那么快,老雷运气好,正试漂,鱼钩挂住鱼了。”

老雷不慌不忙的把鱼拖到岸边,拿起抄网,抄起一条三四斤重的鱼。

老雷把鱼放进鱼库,重新调试鱼漂。张局长对党卫民说道:“老雷是我们局的钓鱼高手,参加省上钓鱼协会举办的钓鱼比赛都拿过名次。今天这家伙运气好,试漂都能弄一条鱼上来,看来又要拿第一了。”

党卫民也说道:“运气确实不错,这才多大的概率,都能让他给碰上。”

沿着鱼塘转了大半圈,孟玉海来了,党卫民介绍道:“张局长,这是我们村的支部书记孟玉海。孟支书,这位是市供电局的张局长,这位是供电局工会主席吕智明。”

孟玉海和他们一一握了手,说道:“张局长,吕主席,村委会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座谈会是不是可以开了。”

张局长说道:“准备好了就开。去,把马向东找来。”

他们往村委会走去,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跑了过了。没有等他开口,张局长就说道:“小党,这是我们局派到杜王村的第一书记马向东。向东,这是市招商局派在这里的第一书记党卫民,好好向党卫民学习,学习他是如何搞好扶贫工作的。”

马向东热情的伸出手,说道:“党书记,我们局长对你赞不绝口,也说了一些你的事迹,今天就这么大概一看,你确实干得不错,一会可不要保留,好好教教我。”

党卫民握着马向东的手说道:“我们共同学习。”

在会议室坐下,孟玉海对炭柯村的总体情况作了介绍,最后说道:“我们村的扶贫工作就由党书记给你们介绍。”

党卫民看着供电局的几位领导,说道:“扶贫工作很重要,困难也很多,我个人的体会是,首先要和村干部打成一片,取得他们的支持。炭柯村的两委干部对我的工作支持很大,这也是我能在短时间里取得一点成绩的基础。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要对你们说声谢谢,谢谢你们对我的大力支持。”

对党卫民的致谢,在座的与会人员报以热烈的掌声。等大家的掌声停歇下来,党卫民接着说道:“扶贫的根本还是要掌握贫困户的具体情况,着就要直接进户,和那些贫困户们交朋友,弄清楚他们是因为什么导致贫困的。经过我的调查和分析,虽然各家贫困的原因不尽相同,大体上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三无家庭,无劳力,无技术,无资金。这些家庭,原本经济基础就薄弱,抗风险的能力就差,稍微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有人生了大病,孩子要结婚等等,很容易导致他们贫困,翻身十分困难。”

党卫民顿了一下,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说道:“针对这一类贫困户,就必须有人带领他们,才有可能脱贫。这一点,我们也才刚刚探索,由我们村的孟川林挑头种樱桃,成立了合作社,贫困户们以土地和扶贫贷款入股,将来有了收入,村上、贫困户们进行分红。”

说道这里,马向东插话问道:“挑头人的付出如何体现?村上又是如何参与分红的?”

党卫民说道:“是这样,挑头人的付出按照工资的形式体现,和大家协商好。因为没有现成的东西参考,我们给孟川林的工资是每月一千五百元。这个工资很低了,还没有城里饭店的服务员多。孟川林同志的觉悟很高,他也愿意为贫困户的脱贫出力,不计较个人的得失,我们就这样定了。等樱桃树挂果,有了效益,我们的计划是以利润的百分之八作为领头人的工资,村上收取百分之五作为集体收益,毕竟村上作为第三方还要监管他们之间协议的执行。剩余的,按照入股分红。”

“我们再说第二类贫困户,他们有劳力,技术或有或无,这一类贫困户多半是因为好逸恶劳,懒惰所致。这一类的解决,不光要设法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还要解决环境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在村民中开展文明家庭创建活动,整治村子里的环境,还有正在准备的其他文化活动,包括发展乡村旅游,人人都文明起来,人人都忙起来,他们还能坐住吗?”

“这里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们村有个叫孟大狗的,有两个孩子。孟大狗以前就出外打过工,有木工手艺,后来沾染上了赌博的毛病,把家里弄得一贫如洗不说,还欠了一万多的赌债。经过我们的教育说服,他媳妇也配合我们的工作,把孟大狗从赌桌上拉了出来,到县城跟着他媳妇一个亲戚做装修生意,一个月三千五百元的工资,才一个多月,前一向给家里就拿回来了两千元。”

孟玉海说道:“党书记说的很简单,其实这件事情很复杂。党书记前前后后光往他家跑就不下七八回,给他做各种分析,分析赌博的危害。大狗的媳妇知道大狗去赌博了,来找党书记,党书记亲自去搅了他们的赌局,把孟大狗弄回了家。孟大狗嫌媳妇找了党书记,回家后打媳妇,大狗媳妇一时激愤,要撞头,差点出人命,才把大狗拉了回来,答应去打工。”

党卫民说道:“是啊,我当时光想到把孟大狗拉回来,让他赌不成,没有想到回家后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差点酿成大祸。”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