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30 09:27:51

党卫民说道:“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常县长,贫困户的住房都有些隐患,我很担心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不知道补助款什么时候能下来,我们好抓紧建房,把贫困户全部搬迁。”

常有理说道:“刚才看望那个孟大狗家时,我听了孟支书对于安置他们的意见,我完全赞同,一定要帮助他们尽快恢复生活。补助款的事情,我回去后向县委县政府汇报你们这里的情况,尽快给你们拨下来。”

常有理又对孟玉海说道:“老孟,卫民同志受了伤,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他的生活。还有,我来之前书记交代,要让县委宣传部派人下来整理一下党卫民同志的材料,我们要树立先进典型。马上快七一了,我们要表彰一批先进党员,卫民同志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先进典型,号召大家学习的。”

党卫民急忙说道:“常县长,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先进的事迹。”

常有理说道:“卫民同志,你也不要太谦虚了,我们就是要大力宣传先进,鼓励更多的人加入到先进的行列里来。今天来得急,没有带宣传部的人,老孟,明天他们会派人下来,你们好好配合,把党卫民同志的先进材料整理出来。”

孟玉海答应道:“你放心,常县长,我们一定配合好。”

常有理站起来说道:“好了,卫民同志,你好好休息养伤,我走了。”

送走了常有理,孟玉海又回到党卫民的宿舍,一见面就说:“党书记,你不是一直主张要多宣传,扩大我们村的声誉吗,怎么今天常县长说要整理你的先进材料,你又不积极了。”

党卫民说道:“宣传村子可以,宣传我个人,我觉得有些愧不敢当。”

孟玉海说道:“你呀,不要有那些顾虑。你想,要是你这个先进典型竖起来了,别人一提起党卫民,问道谁呀,那是炭柯村的第一书记,我们炭柯村不是跟着沾光,名声也出去了。这件事你抹不开就不要管了,大家都知道你为大家干的那些事情,就让他们到村民中去了解吧。”

晚上的时候,孟大狗和兰翠华一起来看党卫民。

一见面,孟大狗感激地说道:“党书记,感谢你救了我们家翠花和孩子。”

党卫民说道:“感谢我做什么,救人是大家伙一起救得,要感谢就感谢大家伙吧。”

孟大狗有些惭愧的说道:“是得感谢大家伙。党书记,我和翠花商量过了,和林大哥换庄子的事情,只要他愿意换,我们同意,没有意见。”

党卫民说道:“这次还真得感谢林大哥,要不是他发现,恐怕真出事了。行,你们愿意换的话,我去和林大哥说。正好你们现在没有地方去了,我还和孟支书说,准备找林大哥商量一下,让你们先住到他那新房子离去。要是同意换,你们就正式住进去,就不用再搬了。”

“不用商量了,我同意。”随着话音,林志学从屋外走了进来。

党卫民说道:“林大哥,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跑来干什么。”

林志学说道:“我的身体虽然不是很好,走这么几步路还没有啥。你为妮子的事那么上心,想了那么多办法,我还不是那没有良心的人,你受伤了,总要来看一下的。”

党卫民要让座,林志学拦住,说道:“你坐床上不要动,我自己来。”

兰翠华拿了一个凳子递给林志学,说道:“林大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娘几个这会都不在了。”

林志学坐下,说道:“弟妹这话就见外了,乡里乡亲的,都是应该的。”

党卫民说道:“正好,我们三对面,你们两家换庄子,我作证人,没有意见吧。”

孟大狗首先说道:“没有,没有。”

林志学说道:“党书记想出这个法子,是为了解开我心里的疙瘩,为了春妮和少平两个孩子。大狗,翠花,我谢谢你们。”

兰翠华说道:“林大哥,我们一家应该谢谢你,你救了我们一家不说,现在我们是无家可归了,你还愿意把自己已经盖好的新房子换给我们。都是大狗,光顾自己,开始不同意换。”

党卫民接过话头说道:“我们就都不要客气了,乡里乡亲,互相帮助才是对的。”

由于脚上有伤,行动不方便,党卫民这两天就那也没有去,就在屋子里看看书,做做炭柯村的五年规划,把自己的一些打算列上去,有时候在院子里转转,吃饭都是孟玉海两口给送过来。

静下心来的时候,党卫民才发现,对炭柯村的发展没有一个总体的规划,也没有一个发展的目标,想到什么做什么。这两天去不了哪儿了,静下心来,他才觉得有必要制定一个总体规划。

这天晚饭的时候,孟玉海带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见面,孟玉海介绍道:“党书记,这是县委宣传部的高原同志。高原,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书记党卫民同志。”

高原很是热情的握着党卫民的手说道:“党书记,我是受宣传部的指派,专门来收集整理你的先进事迹的。”

党卫民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先进事迹。”

孟玉海把手里端着的饭碗放到桌子上说道:“快趁热吃饭吧,吃完了你们好好聊聊。”

党卫民坐到桌子跟前让道:“高原也一起来吃。”

高原走到一个凳子跟前坐下,说道:“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孟玉海说道:“高原已经来了三天了,采访了很多村民,尤其是林志学、王大东、孟海军、孟大狗和熊少平这几家,今天说什么都要来见见你本人,明天他就要回去了。”

党卫民吃着饭说道:“这么急就走啊。”

高原说道:“单位还有很多事情,我只能把素材采集够了,回去再动笔写材料。”

孟玉海看着党卫民吃完了饭,说道:“我把碗拿回去让你嫂子洗,你们两个慢慢聊。高原,完了你还回那几去住。”

孟玉海走了,高原说道:“党书记,你来炭柯村扶贫,短短的两个月,干了那么多事情,动力是从哪里来的?”

党卫民说道:“你要说动力,我只是觉得那些贫困户的日子实在太苦。既然组织上把我派到这里来了,我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脱贫,这也是我的职责。”

高原问道:“那你就没有什么高尚的想法?”

“高尚?”党卫民笑了,说道:“我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干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关心的也就是看怎么能让他们多挣一些钱,日子好过一些。马洛斯的需求理论你知道吗,人的最基本需求不能满足的时候,是不会追求更高层次需求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就是帮助他们首先解决最基本的吃住问题。”

高原又问道:“你干了这么多事情,在这两天的采访中,我也发现,虽然你来的时间不长,那些人就像对你很熟悉一样,你觉得扶贫工作中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党卫民沉思了一下说道:“说实话,最大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认识。由于农村的客观条件所限,信息闭塞,他们普遍比较保守,不太容易适应市场经济。包括还存在一些不良习气,比如赌博,这也是导致贫穷的一个原因。赌博的危害极大,让人梦想着一夜暴富,好吃懒做,不愿意吃辛苦。”

第五十八章没有豪言壮语

党卫民说道:“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常县长,贫困户的住房都有些隐患,我很担心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不知道补助款什么时候能下来,我们好抓紧建房,把贫困户全部搬迁。”

常有理说道:“刚才看望那个孟大狗家时,我听了孟支书对于安置他们的意见,我完全赞同,一定要帮助他们尽快恢复生活。补助款的事情,我回去后向县委县政府汇报你们这里的情况,尽快给你们拨下来。”

常有理又对孟玉海说道:“老孟,卫民同志受了伤,你们一定要照顾好他的生活。还有,我来之前书记交代,要让县委宣传部派人下来整理一下党卫民同志的材料,我们要树立先进典型。马上快七一了,我们要表彰一批先进党员,卫民同志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先进典型,号召大家学习的。”

党卫民急忙说道:“常县长,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先进的事迹。”

常有理说道:“卫民同志,你也不要太谦虚了,我们就是要大力宣传先进,鼓励更多的人加入到先进的行列里来。今天来得急,没有带宣传部的人,老孟,明天他们会派人下来,你们好好配合,把党卫民同志的先进材料整理出来。”

孟玉海答应道:“你放心,常县长,我们一定配合好。”

常有理站起来说道:“好了,卫民同志,你好好休息养伤,我走了。”

送走了常有理,孟玉海又回到党卫民的宿舍,一见面就说:“党书记,你不是一直主张要多宣传,扩大我们村的声誉吗,怎么今天常县长说要整理你的先进材料,你又不积极了。”

党卫民说道:“宣传村子可以,宣传我个人,我觉得有些愧不敢当。”

孟玉海说道:“你呀,不要有那些顾虑。你想,要是你这个先进典型竖起来了,别人一提起党卫民,问道谁呀,那是炭柯村的第一书记,我们炭柯村不是跟着沾光,名声也出去了。这件事你抹不开就不要管了,大家都知道你为大家干的那些事情,就让他们到村民中去了解吧。”

晚上的时候,孟大狗和兰翠华一起来看党卫民。

一见面,孟大狗感激地说道:“党书记,感谢你救了我们家翠花和孩子。”

党卫民说道:“感谢我做什么,救人是大家伙一起救得,要感谢就感谢大家伙吧。”

孟大狗有些惭愧的说道:“是得感谢大家伙。党书记,我和翠花商量过了,和林大哥换庄子的事情,只要他愿意换,我们同意,没有意见。”

党卫民说道:“这次还真得感谢林大哥,要不是他发现,恐怕真出事了。行,你们愿意换的话,我去和林大哥说。正好你们现在没有地方去了,我还和孟支书说,准备找林大哥商量一下,让你们先住到他那新房子离去。要是同意换,你们就正式住进去,就不用再搬了。”

“不用商量了,我同意。”随着话音,林志学从屋外走了进来。

党卫民说道:“林大哥,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跑来干什么。”

林志学说道:“我的身体虽然不是很好,走这么几步路还没有啥。你为妮子的事那么上心,想了那么多办法,我还不是那没有良心的人,你受伤了,总要来看一下的。”

党卫民要让座,林志学拦住,说道:“你坐床上不要动,我自己来。”

兰翠华拿了一个凳子递给林志学,说道:“林大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娘几个这会都不在了。”

林志学坐下,说道:“弟妹这话就见外了,乡里乡亲的,都是应该的。”

党卫民说道:“正好,我们三对面,你们两家换庄子,我作证人,没有意见吧。”

孟大狗首先说道:“没有,没有。”

林志学说道:“党书记想出这个法子,是为了解开我心里的疙瘩,为了春妮和少平两个孩子。大狗,翠花,我谢谢你们。”

兰翠华说道:“林大哥,我们一家应该谢谢你,你救了我们一家不说,现在我们是无家可归了,你还愿意把自己已经盖好的新房子换给我们。都是大狗,光顾自己,开始不同意换。”

党卫民接过话头说道:“我们就都不要客气了,乡里乡亲,互相帮助才是对的。”

由于脚上有伤,行动不方便,党卫民这两天就那也没有去,就在屋子里看看书,做做炭柯村的五年规划,把自己的一些打算列上去,有时候在院子里转转,吃饭都是孟玉海两口给送过来。

静下心来的时候,党卫民才发现,对炭柯村的发展没有一个总体的规划,也没有一个发展的目标,想到什么做什么。这两天去不了哪儿了,静下心来,他才觉得有必要制定一个总体规划。

这天晚饭的时候,孟玉海带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一见面,孟玉海介绍道:“党书记,这是县委宣传部的高原同志。高原,这就是我们的第一书记党卫民同志。”

高原很是热情的握着党卫民的手说道:“党书记,我是受宣传部的指派,专门来收集整理你的先进事迹的。”

党卫民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先进事迹。”

孟玉海把手里端着的饭碗放到桌子上说道:“快趁热吃饭吧,吃完了你们好好聊聊。”

党卫民坐到桌子跟前让道:“高原也一起来吃。”

高原走到一个凳子跟前坐下,说道:“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孟玉海说道:“高原已经来了三天了,采访了很多村民,尤其是林志学、王大东、孟海军、孟大狗和熊少平这几家,今天说什么都要来见见你本人,明天他就要回去了。”

党卫民吃着饭说道:“这么急就走啊。”

高原说道:“单位还有很多事情,我只能把素材采集够了,回去再动笔写材料。”

孟玉海看着党卫民吃完了饭,说道:“我把碗拿回去让你嫂子洗,你们两个慢慢聊。高原,完了你还回那几去住。”

孟玉海走了,高原说道:“党书记,你来炭柯村扶贫,短短的两个月,干了那么多事情,动力是从哪里来的?”

党卫民说道:“你要说动力,我只是觉得那些贫困户的日子实在太苦。既然组织上把我派到这里来了,我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脱贫,这也是我的职责。”

高原问道:“那你就没有什么高尚的想法?”

“高尚?”党卫民笑了,说道:“我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干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关心的也就是看怎么能让他们多挣一些钱,日子好过一些。马洛斯的需求理论你知道吗,人的最基本需求不能满足的时候,是不会追求更高层次需求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就是帮助他们首先解决最基本的吃住问题。”

高原又问道:“你干了这么多事情,在这两天的采访中,我也发现,虽然你来的时间不长,那些人就像对你很熟悉一样,你觉得扶贫工作中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党卫民沉思了一下说道:“说实话,最大的困难有两个,一个是认识。由于农村的客观条件所限,信息闭塞,他们普遍比较保守,不太容易适应市场经济。包括还存在一些不良习气,比如赌博,这也是导致贫穷的一个原因。赌博的危害极大,让人梦想着一夜暴富,好吃懒做,不愿意吃辛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