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5 09:59:52

经过一番对比分析,最后说服了大家,同意了工资和奖励的办法。孟凡辉说道:“今天要研究的事情都已经研究完了,就是开始干的事情了。党书记,孟支书,谁和少平去谈?”

党卫民说道:“孟支书,你是村党支部书记,又是公司的董事长,任命场长是人事事项,还是你去谈比较合适。”

孟玉海也没有推辞,说道:“行,我和少平谈。”

孟玉海知道事情比较急,鸡场的建设必须开始了,也没有拖拉,第二天就让人找来了熊少平,在他的办公室里谈话。

熊少平不知道孟玉海找他什么事情,一进门就问道:“孟支书,找我什么事情?”

孟玉海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你先坐下,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谈谈。咱们村在南边那块地搞开发建设,上次参加市上的招商会你也去了,我们招了几个项目,卖了一部分地。经过村委会研究,决定用卖地的钱办一个养鸡场。”

熊少平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着孟玉海说。“这个养鸡场得有一个场长,昨天我们开会研究了,决定由你来担任鸡场场长,你的意见呢?”

熊少平有些吃惊的看着孟玉海,说道:“叔,你说什么,让我当鸡场场长?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孟玉海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和你开玩笑,是真的。”

熊少平稍微平息了一下惊喜的心情,说道:“叔,村里那么多人,你们怎么就放心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我?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孟玉海说道:“是啊,不要说你不敢相信,就连我开始也不敢相信,但是,党书记在会上极力推荐你,他说服了大家,在会上通过了,由我来和你谈,你要是同意,马上以公司的名义宣布任命,你就要开始鸡场的建设工作。”

熊少平平息了一开始这件事情带给他的吃惊,端起水杯喝了几口水。

孟玉海也不催他,坐在那里看着熊少平,等着他的回答。过了有四五分钟,熊少平问道:“我知道村上要办的是一个万只规模的鸡场,这个鸡场场长你们给的条件是什么?场长的权力有哪些?”

孟玉海说道:“场长的基本工资是每月三千元,雇员每月两千元,年终按照盈利的百分之十奖励,其中百分之五十奖励给场长,剩下的由场长决定奖励员工。财务核算有公司的财务代理,两万元以下的支出场长签字就可以报销,超过两万的支出要经过公司经理会议批准。”

熊少平问道:“员工从哪里来?公司给雇还是鸡场自己招聘?计划是几个人?”

孟玉海说道:“员工由鸡场自己来雇,但是希望最好雇自己村的人。养鸡两个人,鸡粪的加工处理两个人,一共四个人,带场长五个人。”

熊少平说道:“人手不够,这只是内部生产的用工,鸡蛋销售、鸡粪销售怎么办?场长一个人既要负责内部管理,又要负责对外销售,怕是担不下来。”

孟玉海说道:“你说得对,这一点我们都忽略了。再加上两个销售人员。怎么,你同意了?”

熊少平摇摇头说道:“孟支书,这件事太大了,也太突然,你让我考虑两天吧。”

孟玉海说道:“行,可以让你考虑,就两天,时间不能太长,你要不干了我们还得考虑别人。”

熊少平离开孟玉海的办公室,并没有回去,而是到了旁边那间教室。

自从党卫民把农林局给的那几台电脑放在这里,连上因特网以后,熊少平没事就待在这里,上网学习,帮助村民在网上销售产品。

此时,他坐在电脑跟前,随意的浏览着,脑子里在考虑着孟玉海和他说的事情。

让他当鸡场场长,很意外,也很兴奋。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并不甘寂寞,也想干一番事业,可是,这是近百万的投资,对他的压力太大,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办,答应还是拒绝?

党卫民在孟玉海家吃完晚饭,又在外面转了转才回宿舍,天色有些黑了。

当他开自己宿舍门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教室的门有些异样,似乎开着,里面还有微弱的光亮。

党卫民走过去轻轻一推,门开了,他伸手拉开了灯。

灯一亮,他才看到,熊少平坐在电脑前。

被灯光一刺,熊少平有些眯起了眼睛,回头一看,见是党卫民。

党卫民知道孟玉海和熊少平谈过了,没有想到他在这里,问道:“少平,还没有回去吃饭?”

熊少平点点头说道:“党书记,你们给我的担子太大了,我拿不定主意。”

党卫民走过去,坐到熊少平跟前,说道:“是的,这副担子不轻,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我对你是有信心的。”

熊少平疑惑的问道:“党书记,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党卫民说道:“少平,我们村从来没有人这么大规模的养过鸡,又是现代化的设备,如果让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人负责,稳重是稳重了,他却不一定能很快掌握这些设备,也不一定能适应快速多变的市场,而你就不同了,你具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稳重,又不乏年轻人的活力,可以迅速适应这种多变。所以,我才推荐你来挑这副担子。”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我毕竟经验太少,万一要是做不好了,没有办法给大家交代呀。”

党卫民说道:“少平,大型养鸡场和自家小规模的养一点不一样,一定要注意规程,什么时候喂食,什么时候喂水,喂多少,严格按照标准来。温度控制在多少,如何预防疾病,每天清理粪便,等等,都要按照规程来,只有这样,才会把风险降到最低。这些,刚开始的时候要多请教专家,我们已经决定聘请管养成做我们的技术顾问,由他指导。”

党卫民又指指电脑屏幕,说道:“你看,你不是正在查看资料,经常上网学习,也是一个很好的渠道。”

熊少平一看电脑屏幕,正在浏览的是养鸡知识,他一下午都在琢磨着这件事情的得失,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中竟然浏览的是这些东西。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你说的这些我明白,我现在说服不了的是我自己,就是在担心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党卫民说道:“你自己一个人这样闷着头想也不是办法。我建议你和别人交流一下意见,听听他们怎么说。比如说孟川林,他以前就自己在外面闯荡,经验丰富,比如说春妮,她也在养着鸡,有什么感受,或者会给你启发和帮助。”

熊少平说道:“对呀,我和春妮去商量商量,看她是什么意见。”

熊少平离开村委会,直接来到林志学家。

一进院子,见鸡舍里的灯亮着,走进去一看,春妮就在里面,正在给鸡喂水。

林春妮看见是熊少平,就说道:“少平,你看,鸡长得多好,再有一个来月,就到产蛋期了。”

熊少平说道:“是长的很好,快到产蛋期了,销路的问题你怎么办?”

林春妮说道:“我想过了,再过几天,我到县里的超市去看看,看能不能放到那里卖,再去市场上找那些鸡蛋贩子,卖给他们也行。”

熊少平说道:“春妮,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春妮问道:“什么事情?”

熊少平一五一十把孟支书和他谈话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党卫民说的话也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春妮,你说,我该不该答应当这个场长。”

林春妮说道:“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

熊少平说道:“我担心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林春妮说道:“怕什么,真要出了什么问题,我这里不是有这五百只鸡,你来和我一起干,咱们把赔的钱慢慢给还上不就行了。”

第七十五章犹豫中的熊少平

经过一番对比分析,最后说服了大家,同意了工资和奖励的办法。孟凡辉说道:“今天要研究的事情都已经研究完了,就是开始干的事情了。党书记,孟支书,谁和少平去谈?”

党卫民说道:“孟支书,你是村党支部书记,又是公司的董事长,任命场长是人事事项,还是你去谈比较合适。”

孟玉海也没有推辞,说道:“行,我和少平谈。”

孟玉海知道事情比较急,鸡场的建设必须开始了,也没有拖拉,第二天就让人找来了熊少平,在他的办公室里谈话。

熊少平不知道孟玉海找他什么事情,一进门就问道:“孟支书,找我什么事情?”

孟玉海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你先坐下,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谈谈。咱们村在南边那块地搞开发建设,上次参加市上的招商会你也去了,我们招了几个项目,卖了一部分地。经过村委会研究,决定用卖地的钱办一个养鸡场。”

熊少平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着孟玉海说。“这个养鸡场得有一个场长,昨天我们开会研究了,决定由你来担任鸡场场长,你的意见呢?”

熊少平有些吃惊的看着孟玉海,说道:“叔,你说什么,让我当鸡场场长?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孟玉海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和你开玩笑,是真的。”

熊少平稍微平息了一下惊喜的心情,说道:“叔,村里那么多人,你们怎么就放心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我?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孟玉海说道:“是啊,不要说你不敢相信,就连我开始也不敢相信,但是,党书记在会上极力推荐你,他说服了大家,在会上通过了,由我来和你谈,你要是同意,马上以公司的名义宣布任命,你就要开始鸡场的建设工作。”

熊少平平息了一开始这件事情带给他的吃惊,端起水杯喝了几口水。

孟玉海也不催他,坐在那里看着熊少平,等着他的回答。过了有四五分钟,熊少平问道:“我知道村上要办的是一个万只规模的鸡场,这个鸡场场长你们给的条件是什么?场长的权力有哪些?”

孟玉海说道:“场长的基本工资是每月三千元,雇员每月两千元,年终按照盈利的百分之十奖励,其中百分之五十奖励给场长,剩下的由场长决定奖励员工。财务核算有公司的财务代理,两万元以下的支出场长签字就可以报销,超过两万的支出要经过公司经理会议批准。”

熊少平问道:“员工从哪里来?公司给雇还是鸡场自己招聘?计划是几个人?”

孟玉海说道:“员工由鸡场自己来雇,但是希望最好雇自己村的人。养鸡两个人,鸡粪的加工处理两个人,一共四个人,带场长五个人。”

熊少平说道:“人手不够,这只是内部生产的用工,鸡蛋销售、鸡粪销售怎么办?场长一个人既要负责内部管理,又要负责对外销售,怕是担不下来。”

孟玉海说道:“你说得对,这一点我们都忽略了。再加上两个销售人员。怎么,你同意了?”

熊少平摇摇头说道:“孟支书,这件事太大了,也太突然,你让我考虑两天吧。”

孟玉海说道:“行,可以让你考虑,就两天,时间不能太长,你要不干了我们还得考虑别人。”

熊少平离开孟玉海的办公室,并没有回去,而是到了旁边那间教室。

自从党卫民把农林局给的那几台电脑放在这里,连上因特网以后,熊少平没事就待在这里,上网学习,帮助村民在网上销售产品。

此时,他坐在电脑跟前,随意的浏览着,脑子里在考虑着孟玉海和他说的事情。

让他当鸡场场长,很意外,也很兴奋。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并不甘寂寞,也想干一番事业,可是,这是近百万的投资,对他的压力太大,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办,答应还是拒绝?

党卫民在孟玉海家吃完晚饭,又在外面转了转才回宿舍,天色有些黑了。

当他开自己宿舍门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教室的门有些异样,似乎开着,里面还有微弱的光亮。

党卫民走过去轻轻一推,门开了,他伸手拉开了灯。

灯一亮,他才看到,熊少平坐在电脑前。

被灯光一刺,熊少平有些眯起了眼睛,回头一看,见是党卫民。

党卫民知道孟玉海和熊少平谈过了,没有想到他在这里,问道:“少平,还没有回去吃饭?”

熊少平点点头说道:“党书记,你们给我的担子太大了,我拿不定主意。”

党卫民走过去,坐到熊少平跟前,说道:“是的,这副担子不轻,你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我对你是有信心的。”

熊少平疑惑的问道:“党书记,你怎么这么相信我?”

党卫民说道:“少平,我们村从来没有人这么大规模的养过鸡,又是现代化的设备,如果让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人负责,稳重是稳重了,他却不一定能很快掌握这些设备,也不一定能适应快速多变的市场,而你就不同了,你具有着同龄人所没有的稳重,又不乏年轻人的活力,可以迅速适应这种多变。所以,我才推荐你来挑这副担子。”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我毕竟经验太少,万一要是做不好了,没有办法给大家交代呀。”

党卫民说道:“少平,大型养鸡场和自家小规模的养一点不一样,一定要注意规程,什么时候喂食,什么时候喂水,喂多少,严格按照标准来。温度控制在多少,如何预防疾病,每天清理粪便,等等,都要按照规程来,只有这样,才会把风险降到最低。这些,刚开始的时候要多请教专家,我们已经决定聘请管养成做我们的技术顾问,由他指导。”

党卫民又指指电脑屏幕,说道:“你看,你不是正在查看资料,经常上网学习,也是一个很好的渠道。”

熊少平一看电脑屏幕,正在浏览的是养鸡知识,他一下午都在琢磨着这件事情的得失,没有注意到,自己无意中竟然浏览的是这些东西。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你说的这些我明白,我现在说服不了的是我自己,就是在担心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党卫民说道:“你自己一个人这样闷着头想也不是办法。我建议你和别人交流一下意见,听听他们怎么说。比如说孟川林,他以前就自己在外面闯荡,经验丰富,比如说春妮,她也在养着鸡,有什么感受,或者会给你启发和帮助。”

熊少平说道:“对呀,我和春妮去商量商量,看她是什么意见。”

熊少平离开村委会,直接来到林志学家。

一进院子,见鸡舍里的灯亮着,走进去一看,春妮就在里面,正在给鸡喂水。

林春妮看见是熊少平,就说道:“少平,你看,鸡长得多好,再有一个来月,就到产蛋期了。”

熊少平说道:“是长的很好,快到产蛋期了,销路的问题你怎么办?”

林春妮说道:“我想过了,再过几天,我到县里的超市去看看,看能不能放到那里卖,再去市场上找那些鸡蛋贩子,卖给他们也行。”

熊少平说道:“春妮,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春妮问道:“什么事情?”

熊少平一五一十把孟支书和他谈话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党卫民说的话也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春妮,你说,我该不该答应当这个场长。”

林春妮说道:“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

熊少平说道:“我担心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林春妮说道:“怕什么,真要出了什么问题,我这里不是有这五百只鸡,你来和我一起干,咱们把赔的钱慢慢给还上不就行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