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8 09:07:13

孟都有带着儿子三娃子去乡医院了,党卫民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虽然这是一次意外,却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你几个厂子都开工建设了,各种建筑材料都要运进工地,运料的车从村子里过,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要让孙良才加快修路的进度,尽早通车,运料的车不要经过村子,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另外,像这件事情,必要的赔偿是应该的,可是,狮子大张口,就有讹诈的嫌疑了,我们要注意其中的分寸,不能让个别群众感到能从中获利,有意制造事端,破坏了整个经营化境,那就得不偿失了。”

孟玉海同意道:“党书记说得有道理,这个口子不能开。”

孟凡辉说道:“毕竟三娃子被车撞了,孟都有漫天要价,怎么处理?”

党卫民说道:“看医院的诊断结果,再看派出所如何处理,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就行。”

在乡医院里,没有人的时候,孟都有对三娃子说道:“三娃子,你记着,不管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你头疼,不给咱们钱,咱就不出院。”

三娃子悄声问道:“爹,真能要一万块钱?”

孟都有说道:“你听爹的,不给一万块钱,咱就不出院,看他怎么办。”

罗威接到报告,第一时间先赶到了工地,找到了肇事的司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机说道:“罗总,真不赖我,在村子里开车,我本身就很小心,车子也开得不快,他是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我及时刹住了车,只是轻轻挨了他一下,他就躺在地上耍赖,分明就是在讹人吗。当时我也看了,他的伤并不重,躺在那不起来,又有那么多他们村的人,根本就不让动。真要伤的重,他能躺住吗,不给一万块钱就不让动人,最后还是几个村干部让他把人先送的医院。”

罗威说道:“告诉你们所有运料的人,经过村子的时候,一定要慢,不要在出事了。这件事情,我去处理。”

罗威找到党卫民的时候,党卫民正在自己宿办合一的办公室里。

党卫民知道,出了这件事情,罗威肯定会来的。

罗威也没有怎么客气,直截了当的问道:“党书记,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党卫民知道罗威说的是什么事情,就说道:“罗威,你也不要急。不管怎么说,咱们的运料车毕竟碰住了他。我和几个村干部通了意见,由乡派出所来处理,可以尽量简化矛盾。不过,估计医药费是要出的,至于他说的赔偿一万块钱的话,不是他说了算的。”

“在赔偿的问题上,我们村干部的意见是一致的,不能开这个头,让个别群众以为有利可图,破坏了我们的经营大局。这个意见我们也和派出所的民警沟通过,在政策规定内给与适当的补偿可以,额外的一分钱都不行。”

罗威说道:“如果这样处理,我能接受。”

党卫民说道:“既然你来了,咱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心中也有数。”

罗威带着车,党卫民在电话里给孟玉海说了一声,就和罗威一起到乡医院去。

在医院旁边的小商店里,罗威让司机去买了几样营养品提上,来到住院部三楼,问清了三娃子的病床号,就往病房里来。

三娃子半躺在床上正拿着一个肉夹馍在吃,孟都有说道:“吃完了就躺在床上,不要乱跑,我也出去吃点饭。”

孟都有刚走到病房门口,一眼看到了正在过来的党卫民和罗威,急忙返身回来,急切地对三娃子说道:“快躺下,别吃了,党书记来了。”

扶着三娃子躺下,拿过他手里没有吃完的肉夹馍,一把塞在枕头底下,拉过被子盖上。刚弄好,党卫民和罗威走进了病房。

党卫民问道:“都有大哥,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孟都有沉这个脸说道:“那是被车撞了的,能轻吗,你看还没有醒来呢。”

党卫民说道:“在医院里好好给孩子检查一下,一定要治疗好。这是民俗村的罗总,那车就是给他们运料的,罗总听说后,不放心,非要来医院看看。”

孟都有说道:“你们看看,活蹦乱跳的一个孩子,现在成这样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罗威说道:“一切以治病为要,派出所会合理合法的处理的,我们也等着派出所的处理结果。”

说话之间,党卫民看到了塞在枕头底下,没有盖严实的肉夹馍,心中清楚几分,却没有说破。

这时,护士走了进来,说道:“量体温。”把一个体温计交给了孟都有,一瞥眼,瞅见了枕头底下的肉夹馍,伸手翻出来说道:“你这家属怎么回事?把肉夹馍塞在枕头底下,你看,把床单和枕头都弄油了。”

孟都有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馍怎么能跑到枕头底下。”

护士哼了一声说道:“馍又没有长腿,总不是他自己跑到枕头底下的吧。告诉你,你们弄脏了,是要掏钱的。”

孟都有一阵心痛,还只能说道:“掏,我掏。”

党卫民问道:“护士,这个孩子的伤怎么样?”

护士说道:“就肩头上擦了点瘀伤,其他什么问题都没有。”

孟都有不愿意了,说道:“护士,你怎么能说没问题呢,你看,孩子都还醒不来。”

护士说道:“不是我说的,是医生说的,诊断证明派出所都复印去了。再说,你这孩子现在就醒着。”

孟都有说道:“你们不能都欺负我一个农民,我要找你们大夫去。”

护士见孟都有有些胡闹,不想和他发生矛盾,就说道:“医生下午在,你去找吧。”

党卫民和罗威对视一眼,说道:“都有大哥,你放心,罗总不是那样的人,怎么会不管呢。这样吧,我看咱们乡医院太小,医疗水平有限,有可能真的查不清楚,不如这样,咱们把孩子送到京城里去检查吧,那里设备好,大夫的水平也高,肯定能看好。”

罗威不明白党卫民什么意思,但他清楚党卫民不会坑他,就顺口说道:“可以,费用我们来出。”

孟都有说道:“不管到哪,我只要把娃治好。”

党卫民说道:“去京城要坐飞机,像三娃子现在这个样子,醒不来,是没有办法坐飞机的,还是等他醒来了再说吧。”

床上的三娃子一骨碌爬起来说道:“我醒了,能坐飞机,你们送我去京城看吧。”

党卫民笑着问道:“你的头部不疼、不晕?头疼头晕是不让坐飞机的。”

三娃子一仰头说道:“我本来就不头疼,也不头晕,都是我爹让我装的,躺在这难受死了。”

孟都有急得在旁边说道:“你们看看,这孩子都说开胡话了,伤得不轻。快躺下。”

三娃子不愿意躺了,说道:“躺着难受,我不躺了。”

党卫民问道:“三娃子,你爹为什么要让你装呢?”

三娃子说道:“我爹说只要我躺着装昏,那撞了我的人就得给一万块钱,要不然我就一直住着,看他怎么办。”

孟都有面子上挂不住了,气的拍了三娃子一巴掌,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你这孩子怎么胡说呢。”

三娃子委屈的说道:“你刚才还说呢,我躺着太难受了,我不躺了,我要坐飞机去京城。”

党卫民说道:“都有大哥,罗总他们来我们村投资,对全村都有好处,我们这么做就不地道了,把人都吓跑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改变我们贫穷落后的面貌。我看这样吧,孩子既然没有事情了,咱们就出院回家吧。”

第八十一章一场闹剧

孟都有带着儿子三娃子去乡医院了,党卫民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虽然这是一次意外,却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你几个厂子都开工建设了,各种建筑材料都要运进工地,运料的车从村子里过,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要让孙良才加快修路的进度,尽早通车,运料的车不要经过村子,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另外,像这件事情,必要的赔偿是应该的,可是,狮子大张口,就有讹诈的嫌疑了,我们要注意其中的分寸,不能让个别群众感到能从中获利,有意制造事端,破坏了整个经营化境,那就得不偿失了。”

孟玉海同意道:“党书记说得有道理,这个口子不能开。”

孟凡辉说道:“毕竟三娃子被车撞了,孟都有漫天要价,怎么处理?”

党卫民说道:“看医院的诊断结果,再看派出所如何处理,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就行。”

在乡医院里,没有人的时候,孟都有对三娃子说道:“三娃子,你记着,不管他们说什么,你就说你头疼,不给咱们钱,咱就不出院。”

三娃子悄声问道:“爹,真能要一万块钱?”

孟都有说道:“你听爹的,不给一万块钱,咱就不出院,看他怎么办。”

罗威接到报告,第一时间先赶到了工地,找到了肇事的司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机说道:“罗总,真不赖我,在村子里开车,我本身就很小心,车子也开得不快,他是突然从路边冲出来的,我及时刹住了车,只是轻轻挨了他一下,他就躺在地上耍赖,分明就是在讹人吗。当时我也看了,他的伤并不重,躺在那不起来,又有那么多他们村的人,根本就不让动。真要伤的重,他能躺住吗,不给一万块钱就不让动人,最后还是几个村干部让他把人先送的医院。”

罗威说道:“告诉你们所有运料的人,经过村子的时候,一定要慢,不要在出事了。这件事情,我去处理。”

罗威找到党卫民的时候,党卫民正在自己宿办合一的办公室里。

党卫民知道,出了这件事情,罗威肯定会来的。

罗威也没有怎么客气,直截了当的问道:“党书记,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党卫民知道罗威说的是什么事情,就说道:“罗威,你也不要急。不管怎么说,咱们的运料车毕竟碰住了他。我和几个村干部通了意见,由乡派出所来处理,可以尽量简化矛盾。不过,估计医药费是要出的,至于他说的赔偿一万块钱的话,不是他说了算的。”

“在赔偿的问题上,我们村干部的意见是一致的,不能开这个头,让个别群众以为有利可图,破坏了我们的经营大局。这个意见我们也和派出所的民警沟通过,在政策规定内给与适当的补偿可以,额外的一分钱都不行。”

罗威说道:“如果这样处理,我能接受。”

党卫民说道:“既然你来了,咱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心中也有数。”

罗威带着车,党卫民在电话里给孟玉海说了一声,就和罗威一起到乡医院去。

在医院旁边的小商店里,罗威让司机去买了几样营养品提上,来到住院部三楼,问清了三娃子的病床号,就往病房里来。

三娃子半躺在床上正拿着一个肉夹馍在吃,孟都有说道:“吃完了就躺在床上,不要乱跑,我也出去吃点饭。”

孟都有刚走到病房门口,一眼看到了正在过来的党卫民和罗威,急忙返身回来,急切地对三娃子说道:“快躺下,别吃了,党书记来了。”

扶着三娃子躺下,拿过他手里没有吃完的肉夹馍,一把塞在枕头底下,拉过被子盖上。刚弄好,党卫民和罗威走进了病房。

党卫民问道:“都有大哥,孩子的情况怎么样?”

孟都有沉这个脸说道:“那是被车撞了的,能轻吗,你看还没有醒来呢。”

党卫民说道:“在医院里好好给孩子检查一下,一定要治疗好。这是民俗村的罗总,那车就是给他们运料的,罗总听说后,不放心,非要来医院看看。”

孟都有说道:“你们看看,活蹦乱跳的一个孩子,现在成这样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罗威说道:“一切以治病为要,派出所会合理合法的处理的,我们也等着派出所的处理结果。”

说话之间,党卫民看到了塞在枕头底下,没有盖严实的肉夹馍,心中清楚几分,却没有说破。

这时,护士走了进来,说道:“量体温。”把一个体温计交给了孟都有,一瞥眼,瞅见了枕头底下的肉夹馍,伸手翻出来说道:“你这家属怎么回事?把肉夹馍塞在枕头底下,你看,把床单和枕头都弄油了。”

孟都有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这馍怎么能跑到枕头底下。”

护士哼了一声说道:“馍又没有长腿,总不是他自己跑到枕头底下的吧。告诉你,你们弄脏了,是要掏钱的。”

孟都有一阵心痛,还只能说道:“掏,我掏。”

党卫民问道:“护士,这个孩子的伤怎么样?”

护士说道:“就肩头上擦了点瘀伤,其他什么问题都没有。”

孟都有不愿意了,说道:“护士,你怎么能说没问题呢,你看,孩子都还醒不来。”

护士说道:“不是我说的,是医生说的,诊断证明派出所都复印去了。再说,你这孩子现在就醒着。”

孟都有说道:“你们不能都欺负我一个农民,我要找你们大夫去。”

护士见孟都有有些胡闹,不想和他发生矛盾,就说道:“医生下午在,你去找吧。”

党卫民和罗威对视一眼,说道:“都有大哥,你放心,罗总不是那样的人,怎么会不管呢。这样吧,我看咱们乡医院太小,医疗水平有限,有可能真的查不清楚,不如这样,咱们把孩子送到京城里去检查吧,那里设备好,大夫的水平也高,肯定能看好。”

罗威不明白党卫民什么意思,但他清楚党卫民不会坑他,就顺口说道:“可以,费用我们来出。”

孟都有说道:“不管到哪,我只要把娃治好。”

党卫民说道:“去京城要坐飞机,像三娃子现在这个样子,醒不来,是没有办法坐飞机的,还是等他醒来了再说吧。”

床上的三娃子一骨碌爬起来说道:“我醒了,能坐飞机,你们送我去京城看吧。”

党卫民笑着问道:“你的头部不疼、不晕?头疼头晕是不让坐飞机的。”

三娃子一仰头说道:“我本来就不头疼,也不头晕,都是我爹让我装的,躺在这难受死了。”

孟都有急得在旁边说道:“你们看看,这孩子都说开胡话了,伤得不轻。快躺下。”

三娃子不愿意躺了,说道:“躺着难受,我不躺了。”

党卫民问道:“三娃子,你爹为什么要让你装呢?”

三娃子说道:“我爹说只要我躺着装昏,那撞了我的人就得给一万块钱,要不然我就一直住着,看他怎么办。”

孟都有面子上挂不住了,气的拍了三娃子一巴掌,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你这孩子怎么胡说呢。”

三娃子委屈的说道:“你刚才还说呢,我躺着太难受了,我不躺了,我要坐飞机去京城。”

党卫民说道:“都有大哥,罗总他们来我们村投资,对全村都有好处,我们这么做就不地道了,把人都吓跑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改变我们贫穷落后的面貌。我看这样吧,孩子既然没有事情了,咱们就出院回家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