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1 09:29:17

熊少平看到摔倒在地的人有五十来岁,是个男的,急忙过去把他扶起来,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摔伤那吧。”

骑车人拍拍身上的土,问熊少平:“小伙子,你没有伤着吧?”

熊少平说道:“没事,我没事,就是腿上擦了一下,不要紧。”

骑车人又说道:“真的没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熊少平说道:“真的没事。”

说着话,熊少平帮他扶起了自行车。骑车人这才说道:“走路就要专心,不要想事情。我这是自行车,要是汽车,你说危险不危险?”

郭伟亮在旁边不乐意地说道:“是你骑车撞了人,怎么还怪别人?”

骑车人说道:“我没有说我没有责任,而是提醒他走路要专心。”

熊少平说道:“不要说了。大叔,我们都没有事就好,你走吧。”

那人骑上车子走了。

郭伟亮说道:“这人真是,是他骑车撞了人,还怪别人走路不专心。”

熊少平说道:“他说的也对,走路想事情太危险。”

说着话,熊少平站到了人行道上,对他们两个说道:“我刚才在想,这家惠民公司要是再谈不好,只有去找那个万鸿发万总。他在省城开公司,人员一定很广,应该能忙我们介绍一个合适的地方。”

郭伟亮说道:“对呀,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去找他帮忙。”

熊少平摇摇头说道:“一开始我没有打算去找他,我们还是要依靠自己,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想到找他帮忙。”

几个人又转了一会,看着街道上的人多了起来,熊少平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去吧。”

再次走回到那个大门口,门已经开了,有人三三两两的进出,看得出来,又来上班的,也有些是来办事的。

在大门的旁边,有一间传达室,熊少平走过去问门卫道:“请问你们的经理办公室怎么走?”

门卫头也不抬的说道:“进去右手那个楼是办公楼,在二楼。”

三个人走进院子,右手有一座不大的三层小楼,上到二楼,每间办公室的旁边都有牌子,按照牌子,很容易就找到了经理办公室。

走过去,办公室的门开着,熊少平向里面一看,和普通的领导办公室差不多,办公桌,文件柜,沙发。

让他惊奇的是,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是刚才撞了他的那个骑车人。

看到办公室里没有别人,熊少平问道:“大叔,你也是找他们经理?”

那人微微一愣,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找他们经理。你找他们经理什么事?来坐下说。”

那人倒是和主人一般,把他们让到了沙发上。

熊少平一坐下就问道:“他们经理干什么去了?”

那人说道:“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你们找他是什么事情?”

熊少平说道:“我们找他推销鸡蛋。”接着把鸡场的情况说了一遍,又把这几天遇到的情况也说了,最后说道:“大叔,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呢,没有回扣事情都不干了?”

那人问道:“小伙子,要是这个经理也给你要回扣怎么办?”

熊少平叹口气无奈的说道:“这个经理要是也要回扣,我还有一个朋友在省城,请他帮忙介绍一家单位,我不相信都是这样的人。”

那人又问道:“要是你朋友介绍的人也要回扣呢?”

熊少平叹了口气说道:“要是那样我就没有办法了,该给就给吧,我们没有存储设备,自然条件下,鸡蛋存放不了多长时间,我总不能把鸡蛋砸在自己的手里,那样的话,我没有办法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正说着话,一个人走进办公室,对那个人说道:“马经理,有一个单子需要你签个字。”

那人起身接过单子,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单子上签了字,交给来签字的人。

来签字的人接过单子走了,马经理看着熊少平三人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鸣放,就是这家惠民食品公司的经理。”

熊少平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马经理,你看,我们不认识你,刚才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原谅。”

马鸣放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是有很多不正常的事情。像你们才开始创业,困难重重,我能理解。你们的情况你刚才基本上都说了,我也清楚,这样吧,我们在你们县有一个营业部,你们不用跑这么远,更不用把鸡蛋送到这里来,我给你一个电话,是营业部的经理,叫杨志雄,你直接和他联系,回头我给他打个招呼,把鸡蛋送到他那里就行。”

这突然的变化,让熊少平喜不自胜,激动地说道:“马经理,太谢谢你了,我代表我们全村谢谢你,要不然,这鸡场都可能让我给办垮了。”

马鸣放摇手说道:“不用谢,我就是搞这个经营的,收鸡蛋是我的正常业务。”

说着话,马鸣放把一个纸条递给熊少平,说道:“这是杨志雄的电话,你回去就可以和他联系,等鸡一开窝,怎么送鸡蛋,你们商量。”

熊少平接过纸条装进衣兜里,再次说道:“马经理,收鸡蛋虽说是你们的正常业务,可这几天跑下来,我也明白了不少事情,你这么痛快的答应收我们的鸡蛋,就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马鸣放说道:“少平,你不要急着谢我,我可有言在先,我们经商一定要保证质量,你们的鸡蛋,营业部那边会验收的,要是质量不行,我们是不会收的。”

熊少平说道:“马经理,你放心,我们一定保证质量,要是质量不过关,我不会为难你们,我们自己想办法处理。”

从惠民公司出来,郭伟亮说道:“事情就是这么怪,被撞了一下,几把业务给撞成了。”

熊少平说道:“也不怪,这就叫皇天不负有心人。走,回旅社,我们收拾一下就回去,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就去找这个杨志雄。”

三个人回到旅社,收拾东西,到吧台退房。守在吧台的还是那个服务员,见他们退房,问道:“找着惠民公司了吗?”

熊少平说道:“找着了,谢谢你,帮了我们大忙。”

服务员说道:“谢什么呀,只是一句话的事。”

离开旅社,搭乘长途汽车回到了县里,按照马鸣放给的地址,很容易就找到了营业部。

营业部租的是一个院子,里面有十几间平房,在杨志雄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杨志雄,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

熊少平自我介绍以后,杨志雄说道:“马总给我打过电话了,情况已经给我说了,等你们的鸡开窝了,就把鸡蛋送到这里来吧,我们会抽样检验的。”

熊少平说道:“杨经理,该需要怎么样的手续,就按你们的规定办理。你看,三天送一回行不行?”

杨志雄说道:“三天一回,可以。”

熊少平又问道:“那你看着价格?”

杨志雄说道:“如果你们的鸡蛋我们能验上,现在的收购价格是六块二一斤。”

一听这个价格,比熊少平心中的价格还高,自然是满心欢喜。

杨志雄又说道:“这样吧,我们签署一个协议,有些事情白纸黑字的写下来,以免以后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熊少平说道:“行,这是应该的,有了协议,村子那边我们也好交代。”

协议营业部都是现成的,一式两份。签完协议,熊少平他们就返回炭柯村。

第九十八章意外之喜

熊少平看到摔倒在地的人有五十来岁,是个男的,急忙过去把他扶起来,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摔伤那吧。”

骑车人拍拍身上的土,问熊少平:“小伙子,你没有伤着吧?”

熊少平说道:“没事,我没事,就是腿上擦了一下,不要紧。”

骑车人又说道:“真的没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熊少平说道:“真的没事。”

说着话,熊少平帮他扶起了自行车。骑车人这才说道:“走路就要专心,不要想事情。我这是自行车,要是汽车,你说危险不危险?”

郭伟亮在旁边不乐意地说道:“是你骑车撞了人,怎么还怪别人?”

骑车人说道:“我没有说我没有责任,而是提醒他走路要专心。”

熊少平说道:“不要说了。大叔,我们都没有事就好,你走吧。”

那人骑上车子走了。

郭伟亮说道:“这人真是,是他骑车撞了人,还怪别人走路不专心。”

熊少平说道:“他说的也对,走路想事情太危险。”

说着话,熊少平站到了人行道上,对他们两个说道:“我刚才在想,这家惠民公司要是再谈不好,只有去找那个万鸿发万总。他在省城开公司,人员一定很广,应该能忙我们介绍一个合适的地方。”

郭伟亮说道:“对呀,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去找他帮忙。”

熊少平摇摇头说道:“一开始我没有打算去找他,我们还是要依靠自己,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想到找他帮忙。”

几个人又转了一会,看着街道上的人多了起来,熊少平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去吧。”

再次走回到那个大门口,门已经开了,有人三三两两的进出,看得出来,又来上班的,也有些是来办事的。

在大门的旁边,有一间传达室,熊少平走过去问门卫道:“请问你们的经理办公室怎么走?”

门卫头也不抬的说道:“进去右手那个楼是办公楼,在二楼。”

三个人走进院子,右手有一座不大的三层小楼,上到二楼,每间办公室的旁边都有牌子,按照牌子,很容易就找到了经理办公室。

走过去,办公室的门开着,熊少平向里面一看,和普通的领导办公室差不多,办公桌,文件柜,沙发。

让他惊奇的是,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是刚才撞了他的那个骑车人。

看到办公室里没有别人,熊少平问道:“大叔,你也是找他们经理?”

那人微微一愣,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找他们经理。你找他们经理什么事?来坐下说。”

那人倒是和主人一般,把他们让到了沙发上。

熊少平一坐下就问道:“他们经理干什么去了?”

那人说道:“有点事出去了,一会就回来。你们找他是什么事情?”

熊少平说道:“我们找他推销鸡蛋。”接着把鸡场的情况说了一遍,又把这几天遇到的情况也说了,最后说道:“大叔,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呢,没有回扣事情都不干了?”

那人问道:“小伙子,要是这个经理也给你要回扣怎么办?”

熊少平叹口气无奈的说道:“这个经理要是也要回扣,我还有一个朋友在省城,请他帮忙介绍一家单位,我不相信都是这样的人。”

那人又问道:“要是你朋友介绍的人也要回扣呢?”

熊少平叹了口气说道:“要是那样我就没有办法了,该给就给吧,我们没有存储设备,自然条件下,鸡蛋存放不了多长时间,我总不能把鸡蛋砸在自己的手里,那样的话,我没有办法给乡亲们一个交代。”

正说着话,一个人走进办公室,对那个人说道:“马经理,有一个单子需要你签个字。”

那人起身接过单子,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单子上签了字,交给来签字的人。

来签字的人接过单子走了,马经理看着熊少平三人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鸣放,就是这家惠民食品公司的经理。”

熊少平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马经理,你看,我们不认识你,刚才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原谅。”

马鸣放摆摆手说道:“没有什么,是有很多不正常的事情。像你们才开始创业,困难重重,我能理解。你们的情况你刚才基本上都说了,我也清楚,这样吧,我们在你们县有一个营业部,你们不用跑这么远,更不用把鸡蛋送到这里来,我给你一个电话,是营业部的经理,叫杨志雄,你直接和他联系,回头我给他打个招呼,把鸡蛋送到他那里就行。”

这突然的变化,让熊少平喜不自胜,激动地说道:“马经理,太谢谢你了,我代表我们全村谢谢你,要不然,这鸡场都可能让我给办垮了。”

马鸣放摇手说道:“不用谢,我就是搞这个经营的,收鸡蛋是我的正常业务。”

说着话,马鸣放把一个纸条递给熊少平,说道:“这是杨志雄的电话,你回去就可以和他联系,等鸡一开窝,怎么送鸡蛋,你们商量。”

熊少平接过纸条装进衣兜里,再次说道:“马经理,收鸡蛋虽说是你们的正常业务,可这几天跑下来,我也明白了不少事情,你这么痛快的答应收我们的鸡蛋,就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马鸣放说道:“少平,你不要急着谢我,我可有言在先,我们经商一定要保证质量,你们的鸡蛋,营业部那边会验收的,要是质量不行,我们是不会收的。”

熊少平说道:“马经理,你放心,我们一定保证质量,要是质量不过关,我不会为难你们,我们自己想办法处理。”

从惠民公司出来,郭伟亮说道:“事情就是这么怪,被撞了一下,几把业务给撞成了。”

熊少平说道:“也不怪,这就叫皇天不负有心人。走,回旅社,我们收拾一下就回去,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就去找这个杨志雄。”

三个人回到旅社,收拾东西,到吧台退房。守在吧台的还是那个服务员,见他们退房,问道:“找着惠民公司了吗?”

熊少平说道:“找着了,谢谢你,帮了我们大忙。”

服务员说道:“谢什么呀,只是一句话的事。”

离开旅社,搭乘长途汽车回到了县里,按照马鸣放给的地址,很容易就找到了营业部。

营业部租的是一个院子,里面有十几间平房,在杨志雄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杨志雄,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

熊少平自我介绍以后,杨志雄说道:“马总给我打过电话了,情况已经给我说了,等你们的鸡开窝了,就把鸡蛋送到这里来吧,我们会抽样检验的。”

熊少平说道:“杨经理,该需要怎么样的手续,就按你们的规定办理。你看,三天送一回行不行?”

杨志雄说道:“三天一回,可以。”

熊少平又问道:“那你看着价格?”

杨志雄说道:“如果你们的鸡蛋我们能验上,现在的收购价格是六块二一斤。”

一听这个价格,比熊少平心中的价格还高,自然是满心欢喜。

杨志雄又说道:“这样吧,我们签署一个协议,有些事情白纸黑字的写下来,以免以后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熊少平说道:“行,这是应该的,有了协议,村子那边我们也好交代。”

协议营业部都是现成的,一式两份。签完协议,熊少平他们就返回炭柯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