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2 13:23:28

党卫民说道:“我交代些事情,一会就准备走。你在哪里?”

罗威说道:“我就在民俗村,今天也准备回市里,看你回不,你要是回,就坐我的车吧。”

党卫民说道:“行啊,正好坐你个顺车。”

罗威说道:“那你等着,我一会过去接你。”

党卫民说道:“不用接,我在鸡场呢,这就到你那边去。”

离开鸡场,党卫民到了民俗村,站在门口的一个服务员正好是炭柯村的,微笑着说道:“党书记,你来了。”

党卫民说道:“我是来找你们罗总的。”

那个服务员说道:“我带你去吧。”

党卫民说道:“不用,你忙,我知道他的办公室,和他约好的。”

因为上次开业典礼的时候,党卫民知道罗威的办公室在哪里,轻车熟路的就到了罗威的办公室。

罗威在办公室里正在给几个主管交代事情,看见党卫民进来,说道:“你先坐,我交代完了咱们就走。”

党卫民说道:“你忙你的,我不急。”

党卫民自己找了个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一个服务员过来给他倒了杯茶。

罗威早就有安排,所以交代的也很简单,十几分钟,安排完了,罗威说道:“怎么样,咱们现在走吧?”

党卫民说道:“你安排完了就走。”

两个人出了办公室,罗威的车子就在楼下等着。

上了车,党卫民问道:“民俗村才开业,你就放心离开?”

罗威说道:“各部门都有主管,该安排得都安排了,他们各司其职就行了,我不能总守在这里。那样的话,还不累死我。”

党卫民说道:“也是,搞经营主要也是要用好人,放手让别人去干。”

罗威说道:“你回去没有什么事吧,我和王总约好了,中午回去咱们聚聚,好久没有在一起坐了。”

党卫民说道:“是有些时间没有见老王了,就是每回喝了酒惹你嫂子不高兴。”

罗威说道:“那是嫂子关心你。王总说了,酒少喝点,他拿两瓶茅台,主要是在一起聊聊。”

坐轿车就是不同于党卫民平常做长途汽车,在他和罗威的闲聊中,不知不觉就进了市区。

党卫民感叹一声:“有车就是好,这么快就到了,要是平时,我坐长途公共汽车,至少还得一个钟头才能到。”

罗威说道:“你完全可以买一辆代步吗,你看,现在很多机关干部都有了自己的私家车。”

党卫民摇摇头说道:“我并不喜欢开车,要买车还得去学开车。再说了,萍丽明年就上高中了,学习费用会增加不少,那里有多余的钱买车。”

罗威说道:“我有一辆旧车,你要是不嫌弃,就开着,回来也方便得很。”

党卫民说道:“那怎么能行,无缘无故开你的车,不符合规定,总有贪腐的嫌疑,不合适。”

罗威说道:“你的原则性太强了,民俗村都已经开业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怎么能和腐败扯上关系。”

党卫民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就说道:“快十二点了吧,同顺那个家伙不知道到了没有。”

罗威说道:“王总说了,给你接风,什么事情他都会推了的。”

第二天,党卫民极其罕见地睡了一个懒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听到厨房里的声响,党卫民知道,尚晓燕在厨房里准备上午饭。之所以说是上午饭,而不说是午饭,因为放假的时候,有时候只吃两顿饭,早上这顿饭是十点左右吃的,既算不上早饭,也不算午饭。

党卫民起床,脸未洗,牙未刷,走到厨房里,果然尚晓燕正在忙活。

党卫民问道:“准备什么饭呢?”

尚晓燕说道:“我买了一条鱼,给你们做酸菜鱼,再炒一个甘蓝粉条,烧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吃米饭。快去洗吧,马上就好了。”

党卫民问道:“萍丽呢?”

尚晓燕说道:“在她房子里学习呢。你说这物价,现在菜比肉贵,鸡蛋又涨价了,一斤涨了两块钱。”

党卫民心头一紧,问道:“涨了这么多?”

尚晓燕说道:“是啊,上个星期还没有这么贵,这才几天。你们不是有鸡场么,你不知道鸡蛋价格涨了?”

党卫民说道:“我还真不知道,我得问问。”

尚晓燕说道:“你都回来歇假了,既然人家没有告诉你,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急着问。”

党卫民说道:“你不知道,鸡蛋价格上涨,必然有一个回跌,甚至连本都保不住。一万只鸡,每天的饲料就不是一个小数字,一旦支持不住,鸡场就陷入困境了,甚至破产。所以,在鸡蛋价格长高以后,要想办法把鸡处理掉,回避鸡蛋价格下跌带来的风险。”

尚晓燕说道:“谁告诉你的这些?你怎么知道鸡蛋价格到了最高?”

党卫民说道:“这是我们购买养鸡设备的时候,那个公司的销售科长告诉我们的,给我们介绍的应对市场剧烈波动时的办法。”

尚晓燕说道:“他是卖设备的,又不是养鸡的,这个办法也不一定行。现在价格这么高,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高价格,早早卖了,不是错失了这个挣钱的机会?说不定价格高的时候卖的鸡蛋因为利润高,可以弥补鸡蛋价格下跌时的亏空?”

党卫民一听尚晓燕说得有道理,又想到昨天和罗威的对话,觉得自己应该相信熊少平能够处理这个问题,不能像保姆似的,什么都放不开手。

想到这里,党卫民放下了手机,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还是不要管的太紧。熊少平这孩子很有头脑,他应该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

虽然党卫民十分操心炭柯村那边的事情,尤其听尚晓燕说鸡蛋价格涨了,对鸡场不由自主的很是担心。可是,他克制住了自己要管的冲动,决定信任一次熊少平,这也是对熊少平的一次考验。

洗漱完毕,党丽萍也从屋里出来了,坐到饭桌跟前,党丽萍说道:“爸,这几天放假,咱们去哪儿逛逛?”

党卫民说道:“你想去哪儿?”

党萍丽说道:“咱们去梦山吧,不远,在那住一晚上,来回两天就够了。”

党卫民问尚晓燕:“你说呢?”

尚晓燕说道:“去去也好,这半年你总不着家,也没有好好陪我们,就陪我们去逛逛梦山。”

党卫民说道:“好,今天做一下准备,明天一大早出发。”

党萍丽兴奋地蹦起来喊了一声“耶”,抱着党卫民亲了一下,说道:“老爸伟大!”

党卫民笑笑说道:“不就逛个梦山,有这么激动吗。”

党萍丽说道:“当然激动了,自从我上了初中,你还没有带我出去逛过呢。”

一家三口人坐早班车,九点多就到了梦山。

一边登山,党萍丽一边问道:“爸,这里为什么叫梦山?”

党卫民说道:“这个因为时间久远,也说不清了。据说是以前人都喜欢到这里来求梦,所以称为梦山。说起来求梦,还有一个典故,相传有一位穷秀才,为了争取功名特来求梦,结果梦见自己头戴瓜皮,不解其意,解梦的和尚也无法解答,总以为功名是没有指望了。谁知不到几年,竟也考中了举人,进京参加会试,竟又考中了榜眼。在鼎甲鹿鸣宴席上,酒过三巡,因谈起梦山求梦十分灵验的故事。这位榜眼却说:‘一点也不灵,我曾为争取功名求梦,而得头戴瓜皮一梦。你们说,头戴瓜皮与争取功名有什么关系?’状元听后,站起来说:‘你求的梦,再灵验也没有,只是你不会解的缘故,我的乳名即叫瓜皮,我考中第一,你考中第二,我在你上面,不是头戴瓜皮吗?’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听了这个笑话,尚晓燕说道:“这怕是编的吧。”

第一百零六章梦山典故

党卫民说道:“我交代些事情,一会就准备走。你在哪里?”

罗威说道:“我就在民俗村,今天也准备回市里,看你回不,你要是回,就坐我的车吧。”

党卫民说道:“行啊,正好坐你个顺车。”

罗威说道:“那你等着,我一会过去接你。”

党卫民说道:“不用接,我在鸡场呢,这就到你那边去。”

离开鸡场,党卫民到了民俗村,站在门口的一个服务员正好是炭柯村的,微笑着说道:“党书记,你来了。”

党卫民说道:“我是来找你们罗总的。”

那个服务员说道:“我带你去吧。”

党卫民说道:“不用,你忙,我知道他的办公室,和他约好的。”

因为上次开业典礼的时候,党卫民知道罗威的办公室在哪里,轻车熟路的就到了罗威的办公室。

罗威在办公室里正在给几个主管交代事情,看见党卫民进来,说道:“你先坐,我交代完了咱们就走。”

党卫民说道:“你忙你的,我不急。”

党卫民自己找了个沙发的位置坐了下来,一个服务员过来给他倒了杯茶。

罗威早就有安排,所以交代的也很简单,十几分钟,安排完了,罗威说道:“怎么样,咱们现在走吧?”

党卫民说道:“你安排完了就走。”

两个人出了办公室,罗威的车子就在楼下等着。

上了车,党卫民问道:“民俗村才开业,你就放心离开?”

罗威说道:“各部门都有主管,该安排得都安排了,他们各司其职就行了,我不能总守在这里。那样的话,还不累死我。”

党卫民说道:“也是,搞经营主要也是要用好人,放手让别人去干。”

罗威说道:“你回去没有什么事吧,我和王总约好了,中午回去咱们聚聚,好久没有在一起坐了。”

党卫民说道:“是有些时间没有见老王了,就是每回喝了酒惹你嫂子不高兴。”

罗威说道:“那是嫂子关心你。王总说了,酒少喝点,他拿两瓶茅台,主要是在一起聊聊。”

坐轿车就是不同于党卫民平常做长途汽车,在他和罗威的闲聊中,不知不觉就进了市区。

党卫民感叹一声:“有车就是好,这么快就到了,要是平时,我坐长途公共汽车,至少还得一个钟头才能到。”

罗威说道:“你完全可以买一辆代步吗,你看,现在很多机关干部都有了自己的私家车。”

党卫民摇摇头说道:“我并不喜欢开车,要买车还得去学开车。再说了,萍丽明年就上高中了,学习费用会增加不少,那里有多余的钱买车。”

罗威说道:“我有一辆旧车,你要是不嫌弃,就开着,回来也方便得很。”

党卫民说道:“那怎么能行,无缘无故开你的车,不符合规定,总有贪腐的嫌疑,不合适。”

罗威说道:“你的原则性太强了,民俗村都已经开业了,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怎么能和腐败扯上关系。”

党卫民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就说道:“快十二点了吧,同顺那个家伙不知道到了没有。”

罗威说道:“王总说了,给你接风,什么事情他都会推了的。”

第二天,党卫民极其罕见地睡了一个懒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

听到厨房里的声响,党卫民知道,尚晓燕在厨房里准备上午饭。之所以说是上午饭,而不说是午饭,因为放假的时候,有时候只吃两顿饭,早上这顿饭是十点左右吃的,既算不上早饭,也不算午饭。

党卫民起床,脸未洗,牙未刷,走到厨房里,果然尚晓燕正在忙活。

党卫民问道:“准备什么饭呢?”

尚晓燕说道:“我买了一条鱼,给你们做酸菜鱼,再炒一个甘蓝粉条,烧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吃米饭。快去洗吧,马上就好了。”

党卫民问道:“萍丽呢?”

尚晓燕说道:“在她房子里学习呢。你说这物价,现在菜比肉贵,鸡蛋又涨价了,一斤涨了两块钱。”

党卫民心头一紧,问道:“涨了这么多?”

尚晓燕说道:“是啊,上个星期还没有这么贵,这才几天。你们不是有鸡场么,你不知道鸡蛋价格涨了?”

党卫民说道:“我还真不知道,我得问问。”

尚晓燕说道:“你都回来歇假了,既然人家没有告诉你,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急着问。”

党卫民说道:“你不知道,鸡蛋价格上涨,必然有一个回跌,甚至连本都保不住。一万只鸡,每天的饲料就不是一个小数字,一旦支持不住,鸡场就陷入困境了,甚至破产。所以,在鸡蛋价格长高以后,要想办法把鸡处理掉,回避鸡蛋价格下跌带来的风险。”

尚晓燕说道:“谁告诉你的这些?你怎么知道鸡蛋价格到了最高?”

党卫民说道:“这是我们购买养鸡设备的时候,那个公司的销售科长告诉我们的,给我们介绍的应对市场剧烈波动时的办法。”

尚晓燕说道:“他是卖设备的,又不是养鸡的,这个办法也不一定行。现在价格这么高,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高价格,早早卖了,不是错失了这个挣钱的机会?说不定价格高的时候卖的鸡蛋因为利润高,可以弥补鸡蛋价格下跌时的亏空?”

党卫民一听尚晓燕说得有道理,又想到昨天和罗威的对话,觉得自己应该相信熊少平能够处理这个问题,不能像保姆似的,什么都放不开手。

想到这里,党卫民放下了手机,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还是不要管的太紧。熊少平这孩子很有头脑,他应该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

虽然党卫民十分操心炭柯村那边的事情,尤其听尚晓燕说鸡蛋价格涨了,对鸡场不由自主的很是担心。可是,他克制住了自己要管的冲动,决定信任一次熊少平,这也是对熊少平的一次考验。

洗漱完毕,党丽萍也从屋里出来了,坐到饭桌跟前,党丽萍说道:“爸,这几天放假,咱们去哪儿逛逛?”

党卫民说道:“你想去哪儿?”

党萍丽说道:“咱们去梦山吧,不远,在那住一晚上,来回两天就够了。”

党卫民问尚晓燕:“你说呢?”

尚晓燕说道:“去去也好,这半年你总不着家,也没有好好陪我们,就陪我们去逛逛梦山。”

党卫民说道:“好,今天做一下准备,明天一大早出发。”

党萍丽兴奋地蹦起来喊了一声“耶”,抱着党卫民亲了一下,说道:“老爸伟大!”

党卫民笑笑说道:“不就逛个梦山,有这么激动吗。”

党萍丽说道:“当然激动了,自从我上了初中,你还没有带我出去逛过呢。”

一家三口人坐早班车,九点多就到了梦山。

一边登山,党萍丽一边问道:“爸,这里为什么叫梦山?”

党卫民说道:“这个因为时间久远,也说不清了。据说是以前人都喜欢到这里来求梦,所以称为梦山。说起来求梦,还有一个典故,相传有一位穷秀才,为了争取功名特来求梦,结果梦见自己头戴瓜皮,不解其意,解梦的和尚也无法解答,总以为功名是没有指望了。谁知不到几年,竟也考中了举人,进京参加会试,竟又考中了榜眼。在鼎甲鹿鸣宴席上,酒过三巡,因谈起梦山求梦十分灵验的故事。这位榜眼却说:‘一点也不灵,我曾为争取功名求梦,而得头戴瓜皮一梦。你们说,头戴瓜皮与争取功名有什么关系?’状元听后,站起来说:‘你求的梦,再灵验也没有,只是你不会解的缘故,我的乳名即叫瓜皮,我考中第一,你考中第二,我在你上面,不是头戴瓜皮吗?’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听了这个笑话,尚晓燕说道:“这怕是编的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