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3 10:06:01

孟凡辉说道:“刚才乡上通知,让你我和孟支书我们三个人,后天到乡上去参加乡上的年终总结和表彰大会。你被评为了咱们乡上的扶贫先进个人,优秀第一书记,大会上要进行表彰的。”

党卫民说道:“我来炭柯村,就是想干些实事的,表不表彰倒无所谓。既然乡上通知了,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要不然的话,就成了态度问题,会有人说,我不支持乡上的工作,有了一点成绩,就骄傲起来了。”

孟凡辉也笑了说道:“就是的,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给你扣顶帽子,反而不美了。”

炭柯村离乡政府倒不远,不到五里路。他们三个人吃了早饭,结伴儿而行,走着去乡上开会。

乡政府和乡医院是隔壁,八点多一点,他们三个就到了乡政府。会议定的是九点钟,之所以到这么早,是党卫民的建议。

他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平时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不去乡上,也就那么回事。现在去开会了,我们还是去的早一点,分头到领导办公室去坐坐,也是一种沟通和感情联络嘛。村上的很多事情,还要靠乡上领导支持的。”

孟玉海和孟凡辉都同意党卫民的建议,所以他们就到的早一些。

一进乡政府大院儿,孟玉海说道:“凡辉,你到郭乡长那儿去,我和卫民一起到魏书记那里坐坐。”

孟凡辉也没有别的意见,说道:“行。”

乡政府院子里,正面是一栋三层楼,乡党委和乡政府,一左一右各占了一半儿。靠着侧面也是一栋三层小楼,是乡政府的其他部门在那里办公。

顺着中央的楼梯,他们走上了二楼,孟凡辉向右手拐去,去找郭乡长,党卫民跟着孟玉海向左手拐去,一直走到楼道的顶头,那里是一个最大的办公室,也就是乡党委书记魏全浩书记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开着,孟玉海向里面瞅了瞅,还别说,魏全浩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

孟玉海用手在门上敲敲,听到敲门声,魏全浩抬起了头,看见是孟玉海和党卫民,说道:“玉海,卫民,进来吧!先坐。这是他们给我准备的讲话稿,我看看。自己倒水喝。”

孟玉海和魏全浩很熟了,也不客气,自己从饮水机下面的小柜子里,取了两个纸杯子,给他和党卫民各自倒了一杯水,坐到沙发上。

过了十几分钟,魏全浩看完了自己的讲话材料,放到桌子上,走过来,也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卫民啊,你到炭柯村这一年,扶贫工作做的很突出,取得的成绩很大。为我们乡上,争取了荣誉。今天的会上,对你要进行表彰,希望你再接再厉,在今年的扶贫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就。今年的工作,你们有什么打算?”

党卫民说道:“魏书记,去年引进的企业和我们自建的企业,一共十户,发展的太快,不管是从人才上,还是技术上,我们都有些跟不上了。所以,前几天召开了一个支部扩大会议,进行了研究。根据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今年我们不适合再发展新的项目,而是要把现有的项目,巩固好,做强做大。今年即使不发展新的项目,因为原有的项目,真正的实力,在今年才能显现出来。所以我们不贪大求多,今年的效益,也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魏全浩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骄不躁,不盲目贪大求多,稳扎稳打。现在你们村的扶贫工作,已经走在了全乡的前列,甚至在全县,也是名列前茅。好好干,争取把炭柯村的扶贫工作做成典型,成为县里,市里,甚至是全省的典型。”

党卫民说道:“谢谢魏书记的鼓励,我们一定做好,不辜负魏书记对我们的期望。”

孟玉海也说道:“魏书记,有卫民,凡辉他们这些年轻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魏全浩说道:“老孟,你也要发挥好你这个班长的作用,给他们把好关,领对方向。”

坐了一会,党卫民说道:“孟支书,魏书记很忙,我们先去会场吧。”

孟玉海顺势站起来说道:“魏书记,那我带卫民去会场,他还找不着地方呢。”

从魏全浩的办公室里出来,孟玉海问道:“还有半个小时才开会,你怎么又急着出来,是有什么事?”

党卫民说道:“没事,我只是坐在那里不自在,想出来透透气。”

孟玉海说道:“你都是市里下来的干部,和他一样都是科级干部,还拘谨?”

党卫民说道:“乡镇干部,一般都注重自己的政绩,不太考虑长远的事情,我担心再说下去,他又可能给我们压担子。不接受,他面子上不好看,接受吧,就彻底打乱了我们的发展节奏。所以,还是回避一下好。”

孟玉海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躲躲也好。哎,卫民,你说乡上今年真的给我们增加指标任务怎么办?”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到了院子里,往人少的地方走了几步,站在一丛冬青旁。

党卫民说道:“这不用担心,他们要增加指标无非是两个方面的,一是我们今年招商引资的数量大,引起了各级的注意,有可能给我们增加引进项目的个数和金额。二是纳税多少和村民收入增加多少。第一个我们只能尽可能去拖,多找客观原因。鸡场、饲料厂、蔬菜大棚这几个项目在去年经营的时间都短,经济效益都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到了年底,我们的纳税总量和人均收入肯定会有大幅的提升,那时候,他们也不好过多追究。这一年的消化巩固期是必须的,否则我们有可能前功尽弃。孟支书,你可要给咱们顶住。”

孟玉海笑了,说道:“你们只管按照咱们商量的去办,上面的压力我替你们顶着,除非撤了我。走吧,会快开始了。”

乡会议室大概有二百来平方,能容纳百十人开会,现在会场里不过坐了四五十人。

会议的议程并不多,首先是由郭步帕做工作报告。

郭步帕在报告中特意对炭柯村提出了表扬,说道:“炭柯村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一年时间,招商引资十个项目,还自己投资一百万建了个万只规模的养鸡场,种植樱桃一百五十亩,建蔬菜大棚二百亩,村民的猪、鸡、羊的存栏量大幅增加,尤其可喜的是,炭柯村的人均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从人均年收入九百七十元,增加到了一千四百元。同志们,我们乡要是有一半的村子,就是三分之一的村子能够像炭柯村一样,我们乡的经济发展就会实现质的变化。”

郭步帕的报告之后就是表彰。所有受到表彰的个人上台领了证书,在大家的掌声中走下台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就是魏全浩讲话。在魏全浩的报告里,他再次提到炭柯村,并着重表扬了党卫民,他说道:“刚才郭乡长的报告中提到了炭柯村去年所取得的成绩,我不再重复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他们取得这些成绩的原因是什么?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坚强团结的班子,有一个优秀的第一书记。据我所知,党卫民同志经常是一个月才回家一趟。为了引进项目,他亲自去联系,省农林学院,县土地局,他还发动他的同学,请动单位的领导帮忙,等等。我们只看到了炭柯村取得的成绩,又有几人知道党卫民同志在幕后的付出?这一点,炭柯村的村民们最有体会。我在这里要求,所有的扶贫干部,所有的村干部,要向党卫民同志学习,扎扎实实工作,切实把百姓的疾苦放在心里,以改变和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为己任。”

第一百二十三章乡党委书记的期望

孟凡辉说道:“刚才乡上通知,让你我和孟支书我们三个人,后天到乡上去参加乡上的年终总结和表彰大会。你被评为了咱们乡上的扶贫先进个人,优秀第一书记,大会上要进行表彰的。”

党卫民说道:“我来炭柯村,就是想干些实事的,表不表彰倒无所谓。既然乡上通知了,那我就跟你们一起去,要不然的话,就成了态度问题,会有人说,我不支持乡上的工作,有了一点成绩,就骄傲起来了。”

孟凡辉也笑了说道:“就是的,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给你扣顶帽子,反而不美了。”

炭柯村离乡政府倒不远,不到五里路。他们三个人吃了早饭,结伴儿而行,走着去乡上开会。

乡政府和乡医院是隔壁,八点多一点,他们三个就到了乡政府。会议定的是九点钟,之所以到这么早,是党卫民的建议。

他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平时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不去乡上,也就那么回事。现在去开会了,我们还是去的早一点,分头到领导办公室去坐坐,也是一种沟通和感情联络嘛。村上的很多事情,还要靠乡上领导支持的。”

孟玉海和孟凡辉都同意党卫民的建议,所以他们就到的早一些。

一进乡政府大院儿,孟玉海说道:“凡辉,你到郭乡长那儿去,我和卫民一起到魏书记那里坐坐。”

孟凡辉也没有别的意见,说道:“行。”

乡政府院子里,正面是一栋三层楼,乡党委和乡政府,一左一右各占了一半儿。靠着侧面也是一栋三层小楼,是乡政府的其他部门在那里办公。

顺着中央的楼梯,他们走上了二楼,孟凡辉向右手拐去,去找郭乡长,党卫民跟着孟玉海向左手拐去,一直走到楼道的顶头,那里是一个最大的办公室,也就是乡党委书记魏全浩书记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开着,孟玉海向里面瞅了瞅,还别说,魏全浩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

孟玉海用手在门上敲敲,听到敲门声,魏全浩抬起了头,看见是孟玉海和党卫民,说道:“玉海,卫民,进来吧!先坐。这是他们给我准备的讲话稿,我看看。自己倒水喝。”

孟玉海和魏全浩很熟了,也不客气,自己从饮水机下面的小柜子里,取了两个纸杯子,给他和党卫民各自倒了一杯水,坐到沙发上。

过了十几分钟,魏全浩看完了自己的讲话材料,放到桌子上,走过来,也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卫民啊,你到炭柯村这一年,扶贫工作做的很突出,取得的成绩很大。为我们乡上,争取了荣誉。今天的会上,对你要进行表彰,希望你再接再厉,在今年的扶贫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就。今年的工作,你们有什么打算?”

党卫民说道:“魏书记,去年引进的企业和我们自建的企业,一共十户,发展的太快,不管是从人才上,还是技术上,我们都有些跟不上了。所以,前几天召开了一个支部扩大会议,进行了研究。根据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认为,今年我们不适合再发展新的项目,而是要把现有的项目,巩固好,做强做大。今年即使不发展新的项目,因为原有的项目,真正的实力,在今年才能显现出来。所以我们不贪大求多,今年的效益,也会再上一个台阶的。”

魏全浩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骄不躁,不盲目贪大求多,稳扎稳打。现在你们村的扶贫工作,已经走在了全乡的前列,甚至在全县,也是名列前茅。好好干,争取把炭柯村的扶贫工作做成典型,成为县里,市里,甚至是全省的典型。”

党卫民说道:“谢谢魏书记的鼓励,我们一定做好,不辜负魏书记对我们的期望。”

孟玉海也说道:“魏书记,有卫民,凡辉他们这些年轻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魏全浩说道:“老孟,你也要发挥好你这个班长的作用,给他们把好关,领对方向。”

坐了一会,党卫民说道:“孟支书,魏书记很忙,我们先去会场吧。”

孟玉海顺势站起来说道:“魏书记,那我带卫民去会场,他还找不着地方呢。”

从魏全浩的办公室里出来,孟玉海问道:“还有半个小时才开会,你怎么又急着出来,是有什么事?”

党卫民说道:“没事,我只是坐在那里不自在,想出来透透气。”

孟玉海说道:“你都是市里下来的干部,和他一样都是科级干部,还拘谨?”

党卫民说道:“乡镇干部,一般都注重自己的政绩,不太考虑长远的事情,我担心再说下去,他又可能给我们压担子。不接受,他面子上不好看,接受吧,就彻底打乱了我们的发展节奏。所以,还是回避一下好。”

孟玉海点头说道:“你说的对,躲躲也好。哎,卫民,你说乡上今年真的给我们增加指标任务怎么办?”

两个人说着话,已经到了院子里,往人少的地方走了几步,站在一丛冬青旁。

党卫民说道:“这不用担心,他们要增加指标无非是两个方面的,一是我们今年招商引资的数量大,引起了各级的注意,有可能给我们增加引进项目的个数和金额。二是纳税多少和村民收入增加多少。第一个我们只能尽可能去拖,多找客观原因。鸡场、饲料厂、蔬菜大棚这几个项目在去年经营的时间都短,经济效益都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到了年底,我们的纳税总量和人均收入肯定会有大幅的提升,那时候,他们也不好过多追究。这一年的消化巩固期是必须的,否则我们有可能前功尽弃。孟支书,你可要给咱们顶住。”

孟玉海笑了,说道:“你们只管按照咱们商量的去办,上面的压力我替你们顶着,除非撤了我。走吧,会快开始了。”

乡会议室大概有二百来平方,能容纳百十人开会,现在会场里不过坐了四五十人。

会议的议程并不多,首先是由郭步帕做工作报告。

郭步帕在报告中特意对炭柯村提出了表扬,说道:“炭柯村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一年时间,招商引资十个项目,还自己投资一百万建了个万只规模的养鸡场,种植樱桃一百五十亩,建蔬菜大棚二百亩,村民的猪、鸡、羊的存栏量大幅增加,尤其可喜的是,炭柯村的人均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从人均年收入九百七十元,增加到了一千四百元。同志们,我们乡要是有一半的村子,就是三分之一的村子能够像炭柯村一样,我们乡的经济发展就会实现质的变化。”

郭步帕的报告之后就是表彰。所有受到表彰的个人上台领了证书,在大家的掌声中走下台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会议的最后一项议程就是魏全浩讲话。在魏全浩的报告里,他再次提到炭柯村,并着重表扬了党卫民,他说道:“刚才郭乡长的报告中提到了炭柯村去年所取得的成绩,我不再重复了,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他们取得这些成绩的原因是什么?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坚强团结的班子,有一个优秀的第一书记。据我所知,党卫民同志经常是一个月才回家一趟。为了引进项目,他亲自去联系,省农林学院,县土地局,他还发动他的同学,请动单位的领导帮忙,等等。我们只看到了炭柯村取得的成绩,又有几人知道党卫民同志在幕后的付出?这一点,炭柯村的村民们最有体会。我在这里要求,所有的扶贫干部,所有的村干部,要向党卫民同志学习,扎扎实实工作,切实把百姓的疾苦放在心里,以改变和提高百姓的生活水平为己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