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3 10:07:16

大会开了两个钟头,会后,与会人员在乡政府职工灶就餐。

党卫民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咱们离的不远,还是回去吃饭吧。”

孟凡辉说道:“我吃了饭再回,平常也见不着那些村长,正好可以聊聊。”

孟玉海说道:“那行,我不凑这热闹了,和党书记先回去了。”

元月份,在平常时间,这个时候农民都是比较清闲。可是,炭柯村今年不同于往年,不管是蔬菜大棚的种植,还是养猪户,今年却格外的忙。

临近年关,蔬菜大棚里绿油油的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青菜。养猪户们,也充分利用节日前猪肉价格比较好的机会,出售着生猪。

几个厂子也在做着放假的准备,唯独养鸡场,因为购进了那批鸡苗,反而清闲不下来,每天都离不开人。

党卫民也放不心不下养鸡场,那还没有一个月大的小鸡,毛茸茸的,煞是好看。可这些小家伙们,没有一点抵抗力,就是小老鼠,都能咬死它们,把它们作为食物。

党卫民查看着鸡舍里的设施,感觉着里面的温度,提醒熊少平说道:“这些鸡苗太小,没有丝毫的抵抗力,除了按时给它们喂水喂食之外,一定要注意保温。还要注意预防老鼠和野猫。”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你放心,你看这些铁丝纱网,老鼠都进不来,更不要说野猫了。我们几个会轮流着,24小时不间断的守护。”

党卫民说道:“这个时候购进鸡苗,让你们都过不好一个年了。”

熊少平说道:“现在的辛苦,不就是为了以后年年都能过一个好年吗?这点辛苦不算什么。你也早点回去,好准备准备,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党为民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这里,要是都弄好的话,过两天我也就该回市里了。”

春节过后,党卫民回到炭柯村,在村口碰到了正要出去的孟凡辉。

孟凡辉惊奇的说道:“党书记,今天才初几,你就回来了?”

党卫民说道:“今天不是初七吗,按规定各单位都收假上班了啊。”

孟凡辉笑了,说道:“党书记,那是你们城里,这里是农村。在农村,正月十五之前,甚至整个正月,都算是还在过年。你看,我的亲戚还没有走完呢,今天就是给我老舅拜年去。”

党卫民说道:“我来都已经来了,你去拜年去,我就去鸡场看看吧。”

党卫民是想到,即然大家年都还没有过完,自己去哪里都不太合适,只有鸡场还在正常经营。

等孟凡辉走了,党卫民不愿意惊动其他人,返回了一段,从那条新路去了鸡场。

一进鸡场大门,门卫大叔也很惊奇地问道:“党书记,年还没有过完,你怎么就来了?”

党卫民笑了一下,没有解释,问道:“少平在不在?”

门房大叔说道:“少平不在,军社和郭伟亮在里面呢。”

党卫民向院子里面走去,直接走进鸡舍。只见秦军社和郭伟亮,在里面一人坐在一把椅子上,正在闲聊。看见党卫民进来,两个人也很奇怪,站起身问道:“党书记,今天才初七,你怎么就来了?”

党卫民笑着说道:“城里的单位,初七都收假了。大家都上班去了,我人待在家里也没有事,就回来了。少平回去了?”

秦军社说道:“少平他们值的是晚上,白天是我和郭伟亮。”

党卫民说道:“反正我也没事,你们两个谁回去,我来替他。”

秦军社和郭伟亮不好意思的说道:“怎么能让您替我们两个呢?伟亮,去给党书记拿把椅子来。”秦军社对郭伟亮说道。

郭伟亮跑出去,从外面的办公室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到党卫民跟前,说道:“你坐,党书记。”

党卫民问道:“你们还没有吃饭吧?”

秦军社说道:“家里一会儿就送饭来。”

党卫民说道:“不瞒你们,我还没有吃饭,也没有地方去吃。现在大过年的,到谁家去都不合适。军社,你现在回去吃饭,吃完了给我捎一些过来。”

秦军社一听党卫民还没有吃饭,就对郭伟亮说道:“伟亮,你在这儿陪着党书记,我回去拿吃的去。”

郭伟亮答应道:“你快去吧。晚了你媳妇就送来了,还得跑一趟。”

秦军社走了,党卫民对郭伟亮说道:“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大家都在过年,走亲戚拜年,可你们还得守在这里。”

郭伟亮说道:“没什么。少平安排我们几个,轮流来值班。隔天来一回,互相岔开了,抽空去把该走的亲戚走得差不多了。”

党卫民看着笼子里的鸡问道:“这几天鸡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郭伟亮说道:“都好着呢,一点问题都没有。”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过了大概30多分钟,秦军社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他把其中一个塑料袋递给郭伟亮,说道:“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你媳妇,他正要给你送饭,我就捎过来了。”

郭伟亮接过塑料袋,把坐着的凳子往中间一推,把塑料袋放在地上,从里面端出一个碗,放在凳子上,碗里放着几样菜。塑料袋里装着三个馒头,还有双筷子。说道:“一起吃。”

秦军社也把塑料袋放在地上,里面是一个饭盒,还有五个馒头,两双筷子。

秦军社打开饭盒,里面也很丰盛,炒鸡蛋,方块肉,烧白菜,炒洋芋。

秦军社拿了一双筷子,递给党卫民档位。

郭伟亮蹲在椅子跟前,党卫民免自己拿了一个馒头,和他们吃了起来。

天快黑时,熊少平和高强来了,看到党卫民,他也感到奇怪,同样问道:“党书记,你怎么回来了?”

党卫民又简单做了一番解释,熊少平说道:“那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就行。”

党卫民说道:“我还是待在这里吧,回村委会去住,还是没有地方吃饭。在这里,你们几个不管谁家里送饭的时候,给我送点儿就行了。要不然这大过年的,我到谁家里去都不合适,给大家添麻烦。”

第二天早上,党卫民正和熊少平他们一起在给鸡喂食,孟玉海来了,一进来就说道:“为民,你怎么这么见外?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到家里去,这里有他们几个守着就行了,你待在这里干什么。”

党卫民说道:“孟支书,我待在这里挺好的,可以帮他们干点活。这大过年的,大家不是要去走亲戚,就是有亲戚要来拜年。我不管待在谁家里,总不是很合适。”

孟玉海说道:“这里就是你自己的家,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走,跟我回家。你要是实在不习惯,吃玩饭,你就回村委会去,或者让你嫂子把饭给你送去也行。”

党卫民无奈,拧不过孟玉海,跟着孟玉海回去了。

结果,村民们知道孟玉海回来了,今天这个叫到家里去吃饭,明天那个叫到家里去吃饭。党卫民推辞不过,又不愿意伤了大家的感情,在孟玉海、孟凡辉的劝说下,只好谁叫就去谁家吃饭。

一直过了正月十五,再有人叫党卫民,他一律推掉了,说道年过完了,还是按照平常的安排,就在孟玉海家吃饭。就这样,还是有村民来叫他去吃饭。陆陆续续的,正月都快出去了,大家才不叫他了。

正月二十七,孟玉海、孟凡辉也到村委会来了,三个人坐在一起说说话。正月过去,就预示着年过完了,一切都步入正常。

孟凡辉说道:“这过年也简直成了一个负担,亲戚都走不过来。有时候我一天跑两三家,把礼放下坐一会儿就走了。”

孟玉海说道:“拜年是我们的传统习惯,不去也不合适,人家会埋怨的,也就只能那样。其实有些亲戚,平常都不太来往了,可是过年的时候不去也不太合适,只能走走过场。”

第一百二十四章收假回来的党卫民

大会开了两个钟头,会后,与会人员在乡政府职工灶就餐。

党卫民对孟玉海和孟凡辉说道:“咱们离的不远,还是回去吃饭吧。”

孟凡辉说道:“我吃了饭再回,平常也见不着那些村长,正好可以聊聊。”

孟玉海说道:“那行,我不凑这热闹了,和党书记先回去了。”

元月份,在平常时间,这个时候农民都是比较清闲。可是,炭柯村今年不同于往年,不管是蔬菜大棚的种植,还是养猪户,今年却格外的忙。

临近年关,蔬菜大棚里绿油油的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青菜。养猪户们,也充分利用节日前猪肉价格比较好的机会,出售着生猪。

几个厂子也在做着放假的准备,唯独养鸡场,因为购进了那批鸡苗,反而清闲不下来,每天都离不开人。

党卫民也放不心不下养鸡场,那还没有一个月大的小鸡,毛茸茸的,煞是好看。可这些小家伙们,没有一点抵抗力,就是小老鼠,都能咬死它们,把它们作为食物。

党卫民查看着鸡舍里的设施,感觉着里面的温度,提醒熊少平说道:“这些鸡苗太小,没有丝毫的抵抗力,除了按时给它们喂水喂食之外,一定要注意保温。还要注意预防老鼠和野猫。”

熊少平说道:“党书记,你放心,你看这些铁丝纱网,老鼠都进不来,更不要说野猫了。我们几个会轮流着,24小时不间断的守护。”

党卫民说道:“这个时候购进鸡苗,让你们都过不好一个年了。”

熊少平说道:“现在的辛苦,不就是为了以后年年都能过一个好年吗?这点辛苦不算什么。你也早点回去,好准备准备,和家里人一起过年。”

党为民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这里,要是都弄好的话,过两天我也就该回市里了。”

春节过后,党卫民回到炭柯村,在村口碰到了正要出去的孟凡辉。

孟凡辉惊奇的说道:“党书记,今天才初几,你就回来了?”

党卫民说道:“今天不是初七吗,按规定各单位都收假上班了啊。”

孟凡辉笑了,说道:“党书记,那是你们城里,这里是农村。在农村,正月十五之前,甚至整个正月,都算是还在过年。你看,我的亲戚还没有走完呢,今天就是给我老舅拜年去。”

党卫民说道:“我来都已经来了,你去拜年去,我就去鸡场看看吧。”

党卫民是想到,即然大家年都还没有过完,自己去哪里都不太合适,只有鸡场还在正常经营。

等孟凡辉走了,党卫民不愿意惊动其他人,返回了一段,从那条新路去了鸡场。

一进鸡场大门,门卫大叔也很惊奇地问道:“党书记,年还没有过完,你怎么就来了?”

党卫民笑了一下,没有解释,问道:“少平在不在?”

门房大叔说道:“少平不在,军社和郭伟亮在里面呢。”

党卫民向院子里面走去,直接走进鸡舍。只见秦军社和郭伟亮,在里面一人坐在一把椅子上,正在闲聊。看见党卫民进来,两个人也很奇怪,站起身问道:“党书记,今天才初七,你怎么就来了?”

党卫民笑着说道:“城里的单位,初七都收假了。大家都上班去了,我人待在家里也没有事,就回来了。少平回去了?”

秦军社说道:“少平他们值的是晚上,白天是我和郭伟亮。”

党卫民说道:“反正我也没事,你们两个谁回去,我来替他。”

秦军社和郭伟亮不好意思的说道:“怎么能让您替我们两个呢?伟亮,去给党书记拿把椅子来。”秦军社对郭伟亮说道。

郭伟亮跑出去,从外面的办公室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放到党卫民跟前,说道:“你坐,党书记。”

党卫民问道:“你们还没有吃饭吧?”

秦军社说道:“家里一会儿就送饭来。”

党卫民说道:“不瞒你们,我还没有吃饭,也没有地方去吃。现在大过年的,到谁家去都不合适。军社,你现在回去吃饭,吃完了给我捎一些过来。”

秦军社一听党卫民还没有吃饭,就对郭伟亮说道:“伟亮,你在这儿陪着党书记,我回去拿吃的去。”

郭伟亮答应道:“你快去吧。晚了你媳妇就送来了,还得跑一趟。”

秦军社走了,党卫民对郭伟亮说道:“这几天辛苦你们了。大家都在过年,走亲戚拜年,可你们还得守在这里。”

郭伟亮说道:“没什么。少平安排我们几个,轮流来值班。隔天来一回,互相岔开了,抽空去把该走的亲戚走得差不多了。”

党卫民看着笼子里的鸡问道:“这几天鸡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郭伟亮说道:“都好着呢,一点问题都没有。”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过了大概30多分钟,秦军社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塑料袋。他把其中一个塑料袋递给郭伟亮,说道:“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你媳妇,他正要给你送饭,我就捎过来了。”

郭伟亮接过塑料袋,把坐着的凳子往中间一推,把塑料袋放在地上,从里面端出一个碗,放在凳子上,碗里放着几样菜。塑料袋里装着三个馒头,还有双筷子。说道:“一起吃。”

秦军社也把塑料袋放在地上,里面是一个饭盒,还有五个馒头,两双筷子。

秦军社打开饭盒,里面也很丰盛,炒鸡蛋,方块肉,烧白菜,炒洋芋。

秦军社拿了一双筷子,递给党卫民档位。

郭伟亮蹲在椅子跟前,党卫民免自己拿了一个馒头,和他们吃了起来。

天快黑时,熊少平和高强来了,看到党卫民,他也感到奇怪,同样问道:“党书记,你怎么回来了?”

党卫民又简单做了一番解释,熊少平说道:“那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就行。”

党卫民说道:“我还是待在这里吧,回村委会去住,还是没有地方吃饭。在这里,你们几个不管谁家里送饭的时候,给我送点儿就行了。要不然这大过年的,我到谁家里去都不合适,给大家添麻烦。”

第二天早上,党卫民正和熊少平他们一起在给鸡喂食,孟玉海来了,一进来就说道:“为民,你怎么这么见外?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到家里去,这里有他们几个守着就行了,你待在这里干什么。”

党卫民说道:“孟支书,我待在这里挺好的,可以帮他们干点活。这大过年的,大家不是要去走亲戚,就是有亲戚要来拜年。我不管待在谁家里,总不是很合适。”

孟玉海说道:“这里就是你自己的家,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走,跟我回家。你要是实在不习惯,吃玩饭,你就回村委会去,或者让你嫂子把饭给你送去也行。”

党卫民无奈,拧不过孟玉海,跟着孟玉海回去了。

结果,村民们知道孟玉海回来了,今天这个叫到家里去吃饭,明天那个叫到家里去吃饭。党卫民推辞不过,又不愿意伤了大家的感情,在孟玉海、孟凡辉的劝说下,只好谁叫就去谁家吃饭。

一直过了正月十五,再有人叫党卫民,他一律推掉了,说道年过完了,还是按照平常的安排,就在孟玉海家吃饭。就这样,还是有村民来叫他去吃饭。陆陆续续的,正月都快出去了,大家才不叫他了。

正月二十七,孟玉海、孟凡辉也到村委会来了,三个人坐在一起说说话。正月过去,就预示着年过完了,一切都步入正常。

孟凡辉说道:“这过年也简直成了一个负担,亲戚都走不过来。有时候我一天跑两三家,把礼放下坐一会儿就走了。”

孟玉海说道:“拜年是我们的传统习惯,不去也不合适,人家会埋怨的,也就只能那样。其实有些亲戚,平常都不太来往了,可是过年的时候不去也不太合适,只能走走过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