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4 20:27:02

“哦?小国,来的可够早的啊!”

葛书记看见李铁国这会已经等在门口了,于是便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

“一会开会,你可必须得给我拿出点像样的东西出来,至少也得是个总体计划安排,要不我可就没法跟大家交代了!”

葛书记心里心思着李铁国既然敢这么早就在门口等自己来,那也肯定是做好了一万分的充足准备,就等着会上大发言论呢,好好表现自己这些日子的学有所成,因此在临进门的时候,葛书记走在最前面还转过身,当着众人的面抬手笑呵呵的指了指李铁国的鼻子,一副老领导对年轻后辈的教导和期盼,

而李铁国听完葛书记的话后,瞬间心中一紧,手中捏着的纸单愈发湿润了起来,此时他心中有些动摇了,如果他现在改换想法和言辞,凭他学到那些东西随便说说也足够应付的了,

而那样葛书记的脸上既有面子,他也会得到表扬,至少不会丢人,但如果不改变,就按之前自己想的说,那必然会引起很多议论,甚至他都猜测得到一旦说完,反对的声音肯定占绝大部分,因为他们大部分人连内燃机车都没见过,在现在的这种铁路情况下考虑内燃机车培训,确实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说实话,其实李铁国在外学习也没怎么见过内燃机车,

可是他挺很多大学生还有老师讲过,并且学习了内燃机车的理论,知道内燃机车要比蒸汽机车快很多倍,并且能耗也低,内燃取替征求是科学和时代的必然选择,至于什么时候会取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我段一直以来都是提倡并践行工人创新的优秀单位,这也是中央的政策方针,今天开的这个会一是说一下我段从上一年以来到现在为止,由周志强同志主持建造的机械自动上煤台取得了重大成功,二是由工会主席对我段工人创造提出新的要求和重点讲话,最后大家再谈谈以后咱们段工人发明的方向以及具体的工程。”

葛书记主持大会,等所有人都进屋坐好了后,葛书记直接起身冲着大家伙讲了讲,随后便看了一眼段工会主席,而后工会主席点了点头,便起身讲了起来,而此时坐在门口方向的李铁国,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低着头皱眉想着自己一会到底该说什么,是固执己见啊,还是临场换词,说点别的,应付一下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主席讲完还之后,葛书记和段长俩人相互小声交谈了几声,随后便说让大家谈谈自己对段工人创新的想法,并且点名要周志强先说个大概,而后周志强闻言顿时满脸微笑的拿着自己准备好的纸单站了起来,

“感谢段领导对我的信任和支持,由我主持建造的自动上煤台在前不久总算完成了,对此我学习到了很多经验,也总结了很多事项和对未来的想法,首先是领导们对工人创造的大力引到和......”

“说重点!”

周志强拿着纸单念着,葛书记抬手示意了一下,之后说了一句,而后周志强点头笑了笑后,赶紧朝着纸单下面念了起来,样子很是认真,也很大声,

而至于周志强念的这些,李铁国听都没有听一句,还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等到周志强念完了之后,葛书记点了点头,随后又和段长俩人小声交流了几句,段长也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很不错,

“李铁国!你呢,讲讲!”

葛书记见大家伙对于周志强的发言都很赞同,心里也是很欣慰,毕竟这也是他的构思和想法,而对于李铁国,葛书记更是看重和寄予厚望,只是这会李铁国听见葛书记的提言后,坐在椅子上直接愣住了,心里的思想斗争还没有结束呢,可他这会又不得不说了,于是索性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站了起来,

“我对于周志强同志的想法,表示赞成,在未来的几年或是十年里,周志强所想要建造的这些工程确实可以为我段工人节省很多劳动力,优化工作环境,强化工作力度,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十几年二十年只后呢?”

李铁国内心是坚持且固执的,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必要说出来,也有意义讲一讲,毕竟他是段里派出学习的,他认为自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所以就算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接受,他都要说一说,

而此时刚听完李铁国说赞成后,葛书记的脸上还是满脸笑意的,但随着李铁国越讲越离谱,偏离了这次会议内容后,葛书记的脸上便愈发变得严肃,至于是生气还是真的在认真思考,倒也看不出来,

“机车肯定是要更新换代的,我国也是注定要普及内燃机车的,要知道内燃机车的运用热效率达百分之三十左右,较已蒸汽机车高出3倍,且用水量少,功率还大,维修保养量更是少了很多,很适宜干线牵引,至于速度就不用说了,现在很多国家都已经开始甚至完全淘汰蒸汽机车了,等到十年以后,中国铁路也是肯定要...”

“这位同志,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国家刚刚生产出来的人民型列车马上就要被淘汰了吗?我们国家铁路事业已经落后于其他国家了呗!”

一位坐在李铁国旁边不远处,主管设备的领导此时歪头,看着李铁国问了起来,这会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太友善了,甚至可以说是咄咄逼人,好像对于李铁国的言论很不赞同,而其他人听完这位主管设备领导的提问后,便全都看向了李铁国,起哄的声音很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有办法,我是想说咱们这个时候可以组织职工进行对内燃机的培训和学习,要是我段工人发明能在内燃机上有所成就,那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而且等未来机车更新换代后,我段也能迅速和内燃机车对接,更好的完成蒸汽机车向内燃机车的过度,牵引力的改变是一场很复杂的机车革命,其中很多知识都需要培训和学习,做好提前准备,就是打好这场革命的最大力量,所以...”

“所以我国现在还没有生产这种机车,你说的这种情况,未免有些过早了,等真更新换代的时候,国家肯定是会给我们时间和技术的,这一点好像不需要你来考虑啊!”

对于李铁国滔滔不绝的讲话,坐在对面的运转领导直言打断,一点没有留情面,看样子是对于李铁国这位满口大话的年轻人,有些反感和抵触,而李铁国也是被他的一番话直接怼的无话可说了,确实,他还没有到该考虑这些的那个层次,

“我觉得李铁国同志说的很有道理,他的意思应该是觉得机车迟早会更新换代,那么建造这些属于蒸汽机车的工程迟早会被拆掉,且建造这些工程耗时耗力也不少,而不是在说我国机车和外国机车的差别,是这个意思吧,李铁国!”

就在李铁国被运转领导怼的站在原地满脸无奈和尴尬的时候,周志强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一脸直爽的看着李铁国讲了起来,而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点了点头,他想说的确实有这个意思,但他还想说就是要提前做好职工培训,可现在这个情况他是在没法说了,

“周志强你也觉得他说的对?”

周志强发完言后,很快满脸严肃的葛书记扭头看了看他,之后又看了看李铁国,脸色有些发沉,

“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这样,机车也是要更新换代的,次牵引力的改变是会引起能源的改变,现在我们烧煤,内燃机烧的是油,而加油则是不需要自动上煤机的,所以换了机车后自动上煤机也就没用了!至于我们要继续建造的那些,就算有些用也是意义不大了!”

周志强见葛书记问话了,于是便也赶紧满脸认真的讲,之后还简单分析了一下,而葛书记这会听完后,则坐在椅子上叉着手,好似沉思了起来,

“那你也不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等一类的工程了?”

“不,我是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的,我只是觉得李铁国说的有道理,可有道理却也很片面,内燃机车的更换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其中技术目前我国还不掌握,而至于配属的零件以及能源,更是需要时间来逐渐适应,就拿石油来说,我国生产的石油到底够不够内燃机车使用,型号是否符合,提炼程度是否达标等等,一系列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钻研,更新换代是注定了的,但时间未必会像他说的几年或是十年!”

周志强讲的越来越细,声音也愈发洪亮起来,而葛书记对于他说的这些,倒是点了点头,随后又皱眉看了看同样站着的李铁国,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没在说话,默默的坐下了,此时他想说的已经说了,至于被人否认或是产生分歧,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些,

等会议结束后,李铁国坐在位置上迟迟没有走,而后会议室里的大部分领导都散了后,葛书记也正要回去的时候,李铁国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了葛书记身旁,

第四十三章 彻夜难眠

“哦?小国,来的可够早的啊!”

葛书记看见李铁国这会已经等在门口了,于是便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

“一会开会,你可必须得给我拿出点像样的东西出来,至少也得是个总体计划安排,要不我可就没法跟大家交代了!”

葛书记心里心思着李铁国既然敢这么早就在门口等自己来,那也肯定是做好了一万分的充足准备,就等着会上大发言论呢,好好表现自己这些日子的学有所成,因此在临进门的时候,葛书记走在最前面还转过身,当着众人的面抬手笑呵呵的指了指李铁国的鼻子,一副老领导对年轻后辈的教导和期盼,

而李铁国听完葛书记的话后,瞬间心中一紧,手中捏着的纸单愈发湿润了起来,此时他心中有些动摇了,如果他现在改换想法和言辞,凭他学到那些东西随便说说也足够应付的了,

而那样葛书记的脸上既有面子,他也会得到表扬,至少不会丢人,但如果不改变,就按之前自己想的说,那必然会引起很多议论,甚至他都猜测得到一旦说完,反对的声音肯定占绝大部分,因为他们大部分人连内燃机车都没见过,在现在的这种铁路情况下考虑内燃机车培训,确实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说实话,其实李铁国在外学习也没怎么见过内燃机车,

可是他挺很多大学生还有老师讲过,并且学习了内燃机车的理论,知道内燃机车要比蒸汽机车快很多倍,并且能耗也低,内燃取替征求是科学和时代的必然选择,至于什么时候会取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我段一直以来都是提倡并践行工人创新的优秀单位,这也是中央的政策方针,今天开的这个会一是说一下我段从上一年以来到现在为止,由周志强同志主持建造的机械自动上煤台取得了重大成功,二是由工会主席对我段工人创造提出新的要求和重点讲话,最后大家再谈谈以后咱们段工人发明的方向以及具体的工程。”

葛书记主持大会,等所有人都进屋坐好了后,葛书记直接起身冲着大家伙讲了讲,随后便看了一眼段工会主席,而后工会主席点了点头,便起身讲了起来,而此时坐在门口方向的李铁国,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低着头皱眉想着自己一会到底该说什么,是固执己见啊,还是临场换词,说点别的,应付一下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主席讲完还之后,葛书记和段长俩人相互小声交谈了几声,随后便说让大家谈谈自己对段工人创新的想法,并且点名要周志强先说个大概,而后周志强闻言顿时满脸微笑的拿着自己准备好的纸单站了起来,

“感谢段领导对我的信任和支持,由我主持建造的自动上煤台在前不久总算完成了,对此我学习到了很多经验,也总结了很多事项和对未来的想法,首先是领导们对工人创造的大力引到和......”

“说重点!”

周志强拿着纸单念着,葛书记抬手示意了一下,之后说了一句,而后周志强点头笑了笑后,赶紧朝着纸单下面念了起来,样子很是认真,也很大声,

而至于周志强念的这些,李铁国听都没有听一句,还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等到周志强念完了之后,葛书记点了点头,随后又和段长俩人小声交流了几句,段长也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很不错,

“李铁国!你呢,讲讲!”

葛书记见大家伙对于周志强的发言都很赞同,心里也是很欣慰,毕竟这也是他的构思和想法,而对于李铁国,葛书记更是看重和寄予厚望,只是这会李铁国听见葛书记的提言后,坐在椅子上直接愣住了,心里的思想斗争还没有结束呢,可他这会又不得不说了,于是索性他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站了起来,

“我对于周志强同志的想法,表示赞成,在未来的几年或是十年里,周志强所想要建造的这些工程确实可以为我段工人节省很多劳动力,优化工作环境,强化工作力度,但大家有没有想过十几年二十年只后呢?”

李铁国内心是坚持且固执的,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必要说出来,也有意义讲一讲,毕竟他是段里派出学习的,他认为自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所以就算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接受,他都要说一说,

而此时刚听完李铁国说赞成后,葛书记的脸上还是满脸笑意的,但随着李铁国越讲越离谱,偏离了这次会议内容后,葛书记的脸上便愈发变得严肃,至于是生气还是真的在认真思考,倒也看不出来,

“机车肯定是要更新换代的,我国也是注定要普及内燃机车的,要知道内燃机车的运用热效率达百分之三十左右,较已蒸汽机车高出3倍,且用水量少,功率还大,维修保养量更是少了很多,很适宜干线牵引,至于速度就不用说了,现在很多国家都已经开始甚至完全淘汰蒸汽机车了,等到十年以后,中国铁路也是肯定要...”

“这位同志,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国家刚刚生产出来的人民型列车马上就要被淘汰了吗?我们国家铁路事业已经落后于其他国家了呗!”

一位坐在李铁国旁边不远处,主管设备的领导此时歪头,看着李铁国问了起来,这会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太友善了,甚至可以说是咄咄逼人,好像对于李铁国的言论很不赞同,而其他人听完这位主管设备领导的提问后,便全都看向了李铁国,起哄的声音很大,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有办法,我是想说咱们这个时候可以组织职工进行对内燃机的培训和学习,要是我段工人发明能在内燃机上有所成就,那将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而且等未来机车更新换代后,我段也能迅速和内燃机车对接,更好的完成蒸汽机车向内燃机车的过度,牵引力的改变是一场很复杂的机车革命,其中很多知识都需要培训和学习,做好提前准备,就是打好这场革命的最大力量,所以...”

“所以我国现在还没有生产这种机车,你说的这种情况,未免有些过早了,等真更新换代的时候,国家肯定是会给我们时间和技术的,这一点好像不需要你来考虑啊!”

对于李铁国滔滔不绝的讲话,坐在对面的运转领导直言打断,一点没有留情面,看样子是对于李铁国这位满口大话的年轻人,有些反感和抵触,而李铁国也是被他的一番话直接怼的无话可说了,确实,他还没有到该考虑这些的那个层次,

“我觉得李铁国同志说的很有道理,他的意思应该是觉得机车迟早会更新换代,那么建造这些属于蒸汽机车的工程迟早会被拆掉,且建造这些工程耗时耗力也不少,而不是在说我国机车和外国机车的差别,是这个意思吧,李铁国!”

就在李铁国被运转领导怼的站在原地满脸无奈和尴尬的时候,周志强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一脸直爽的看着李铁国讲了起来,而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点了点头,他想说的确实有这个意思,但他还想说就是要提前做好职工培训,可现在这个情况他是在没法说了,

“周志强你也觉得他说的对?”

周志强发完言后,很快满脸严肃的葛书记扭头看了看他,之后又看了看李铁国,脸色有些发沉,

“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这样,机车也是要更新换代的,次牵引力的改变是会引起能源的改变,现在我们烧煤,内燃机烧的是油,而加油则是不需要自动上煤机的,所以换了机车后自动上煤机也就没用了!至于我们要继续建造的那些,就算有些用也是意义不大了!”

周志强见葛书记问话了,于是便也赶紧满脸认真的讲,之后还简单分析了一下,而葛书记这会听完后,则坐在椅子上叉着手,好似沉思了起来,

“那你也不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等一类的工程了?”

“不,我是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的,我只是觉得李铁国说的有道理,可有道理却也很片面,内燃机车的更换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其中技术目前我国还不掌握,而至于配属的零件以及能源,更是需要时间来逐渐适应,就拿石油来说,我国生产的石油到底够不够内燃机车使用,型号是否符合,提炼程度是否达标等等,一系列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钻研,更新换代是注定了的,但时间未必会像他说的几年或是十年!”

周志强讲的越来越细,声音也愈发洪亮起来,而葛书记对于他说的这些,倒是点了点头,随后又皱眉看了看同样站着的李铁国,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没在说话,默默的坐下了,此时他想说的已经说了,至于被人否认或是产生分歧,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些,

等会议结束后,李铁国坐在位置上迟迟没有走,而后会议室里的大部分领导都散了后,葛书记也正要回去的时候,李铁国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了葛书记身旁,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