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19:27:07

总之当李铁国说完自己的年纪后,那些通过高考考入大学的学生们,都有些不大高兴的样子了,他们觉的很不公平啊,这个小子到底凭什么来这里学习啊?

而李铁国站在原地自己也感觉周围人的目光中流露出了鄙视和略显不爽,可他自己也迷茫了啊,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底,他自己只是报了个年龄就突然这样了,他又没有说其他的话,更未曾攻击别的人啊,可大家却就这个样子了,

“你高中在哪里念的啊同学?”

之前问李铁国做过什么贡献才被报送来的那个女同学,这会听完李铁国的年纪之后,由于刚才李铁国没有太怎么回答她的提问,于是便又从一旁凑了过去,站在李铁国的侧身旁,一脸不开心却又想问话,语气多少有些冷,而且话中之意也很直接,

“我没念过高中啊...”

李铁国刚才本来故意含糊其辞的回答了她一嘴,心思随便混俩句说说就算了呗,谁还能非得刨根问底啊?可没想到这会那个女生偏偏居然又跑来问他这个问题了,

而那个女生的心里其实也很简单的,要是李铁国年纪比她大,她这么追问人家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李铁国比她小了一岁,那她自是觉的自己有问的资本了,要是正常念学,她还是李铁国的学姐了呢,

“那初中呢?”

这位梳着俩只黑溜溜马尾辫的女生见李铁国这次规规矩矩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于是便面子上到还算感觉满意,可却又掐着腰,一脸试探的继续追问了起来,而李铁国和这些学生刚见面,临来前吴老三和领导还都嘱咐过他,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礼貌和态度,大学里都是知识分子,和人家说话一定要注重仪态,时刻向别人学习,等以后回来了,就也能有个知识分子的样子了,给人的感觉也就不一样了,

所以此时此刻,李铁国虽然也有点烦了,感觉和女生好像是没事闲的,老问这些是要干什么呢?可他却也想了,也许大学里的知识分子就喜欢刨根问底呢,毕竟学习钻研不就是要这种精神嘛,因此,他理解了,

“没念过...”

“啊?初中没念过那你也不可能念中专了啊,那是你干什么的呀?”

“火车司机...”

“哦...”

李铁国如实回答,有什么就说什么了反正,而女同学听完李铁国的话后,站在原地上用俩手搓了搓自己的俩只大辫,样子和表情不太好形容了,有些疑惑,有些压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不服气的感觉,似乎在她看来李铁国这种同学不该来这里的,应该去初中补习一下才好...

而至于周围的一些同学对于他俩的对话,反应都和那个女同学差不多了,等进了学校之后,李铁国特意看了看学校的大门,那会虽不算多么高大漂亮,但却也算是个正经用大理石砌成的大门,所以也挺气派的倒是,而学校的里面则有一个大操场和几条甬路,还有几座不算太高的教学楼,

总的来看倒是比机务段里宽敞许多,建设的也能好一些,只是这些对于李铁国来算倒是也不重要,他跟着学长一路走进了一座教学楼后,报了个道,之后学校领导告诉他们铁路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过几日就开学了,这几天早上跟着跑操,跑完操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注意安全,

半个多小时后,李铁国在学长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宿舍,等进了屋子之后,他看了看,宿舍的环境和机务段的差不多,一共四个床位,现在还剩下三个还没有铺床单,看样子是有一位舍友是早就来报道了,

于是他放下行李便坐在那个床上铺了起来,等过了没一会之后很快便又有俩人进来了,等看见李铁国也在之后,谁都没有吱声,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李铁国将自己的东西都摆放的差不多了,于是便拿出自己的本子和一些借来的书籍,看了起来,

“装样儿!”

李铁国刚拿出书来看,很快身后的那俩人也不知道是谁,语气很不屑的就叨唠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李铁国听见,于是李铁国闻言便回过头,看了看那俩人,表情很是严肃,而那俩人见李铁国回头了,便知道他是不爱听了要说些什么,之后就都侧着脸不看他,

“你说我装样儿,那你会呗?”

李铁国面色很郑重也愈发认真,看样子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而那俩人一听李铁国果不其然的生气了,甚至还有点要搞事情的气势,于是其中刚才讲话的那个人便扭头看了看他,随后没有说话,似乎这个人并不想和李铁国这种人发生什么纠缠,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是嘴上好挑刺而已,

“你会啊?”

李铁国见有人看了自己一眼,便明白刚才说话的是谁了,于是便站起来走到那个人面前,又问了问,看样子仍旧不知道要干什么,而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见李铁国居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并且又问了问自己话,也是没有办法了,再不说话就显得自己太怂了,更何况他本来就有些不服气的,

“会啊,咋了?”

“那你给我讲讲呗,我不会...”

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一边站起来,一边语气略带试探的讲了一句,并且表情还有些紧张,似乎害怕面前的这个小子做出什么粗鲁的举动,而李铁国听完面前这个人的话后,神色一乐,转过身便赶紧跑到小桌上,拿起自己带的书籍和小本子,屁颠屁颠的回身又走到这人的身旁,样子有点像一个捡到了宝贝似得傻小子,

“我...你看的这些是什么啊?”

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见到李铁国的这个反应后,也是瞬间有些懵住了,随后等李铁国拿着书本坐到自己旁边后,才算完全反应过来了,之后皱了皱眉,神色好像有些不为难了,一边磨磨唧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边用手拿着李铁国手里的书籍简单翻了翻,他刚才之所以说自己会,就是拌嘴,其实他连李铁国看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是在看高中的数学?”

那个人翻了几下李铁国的书,看了一眼书的封面后,便了解了,于是皱着眉有些疑惑的问了问,

“啊...这是之前从别人借来的,应该是数学吧...”

李铁国确定自己看的书是数学书,但高中的还是初中他也不清楚啊,

“哎呀...这...高中的数学我是学过的啊!”

“给你讲讲?”

和李铁国坐在一起的那人拿着书又看了几遍,由于地区不同,所以他得大概看一遍才能确定这本书讲的什么,而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这就是一本高中数学书了,所以他的表情才略有得意起来了,毕竟他学过的,而且学的还很不错呢,要不怎么考上的大学呢,那个年代大学生都是有数,一个大学生简直不得了的,跟金子似得了,

“讲讲呗!”

李铁国见这人一脸自信而又骄傲的样子,一看就是有学问的气息,要不也不好意思这个姿态啊,跟个老学问家的样子似得,

“诶呀,在我们家那边请教学问得有礼貌啊,而且放在古代去私塾拜师学不也得说是...”

那人表情略显焦灼和犹豫,好似在纠结什么也好像在暗示着什么,而李铁国闻言皱了皱眉,想起了之前别人告诉自己的话,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衣角后,站了起来,一脸恭敬朝着面前的那人伸出了手,样子很是尊敬,

第四十五章 初来乍到

总之当李铁国说完自己的年纪后,那些通过高考考入大学的学生们,都有些不大高兴的样子了,他们觉的很不公平啊,这个小子到底凭什么来这里学习啊?

而李铁国站在原地自己也感觉周围人的目光中流露出了鄙视和略显不爽,可他自己也迷茫了啊,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底,他自己只是报了个年龄就突然这样了,他又没有说其他的话,更未曾攻击别的人啊,可大家却就这个样子了,

“你高中在哪里念的啊同学?”

之前问李铁国做过什么贡献才被报送来的那个女同学,这会听完李铁国的年纪之后,由于刚才李铁国没有太怎么回答她的提问,于是便又从一旁凑了过去,站在李铁国的侧身旁,一脸不开心却又想问话,语气多少有些冷,而且话中之意也很直接,

“我没念过高中啊...”

李铁国刚才本来故意含糊其辞的回答了她一嘴,心思随便混俩句说说就算了呗,谁还能非得刨根问底啊?可没想到这会那个女生偏偏居然又跑来问他这个问题了,

而那个女生的心里其实也很简单的,要是李铁国年纪比她大,她这么追问人家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李铁国比她小了一岁,那她自是觉的自己有问的资本了,要是正常念学,她还是李铁国的学姐了呢,

“那初中呢?”

这位梳着俩只黑溜溜马尾辫的女生见李铁国这次规规矩矩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于是便面子上到还算感觉满意,可却又掐着腰,一脸试探的继续追问了起来,而李铁国和这些学生刚见面,临来前吴老三和领导还都嘱咐过他,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礼貌和态度,大学里都是知识分子,和人家说话一定要注重仪态,时刻向别人学习,等以后回来了,就也能有个知识分子的样子了,给人的感觉也就不一样了,

所以此时此刻,李铁国虽然也有点烦了,感觉和女生好像是没事闲的,老问这些是要干什么呢?可他却也想了,也许大学里的知识分子就喜欢刨根问底呢,毕竟学习钻研不就是要这种精神嘛,因此,他理解了,

“没念过...”

“啊?初中没念过那你也不可能念中专了啊,那是你干什么的呀?”

“火车司机...”

“哦...”

李铁国如实回答,有什么就说什么了反正,而女同学听完李铁国的话后,站在原地上用俩手搓了搓自己的俩只大辫,样子和表情不太好形容了,有些疑惑,有些压抑,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不服气的感觉,似乎在她看来李铁国这种同学不该来这里的,应该去初中补习一下才好...

而至于周围的一些同学对于他俩的对话,反应都和那个女同学差不多了,等进了学校之后,李铁国特意看了看学校的大门,那会虽不算多么高大漂亮,但却也算是个正经用大理石砌成的大门,所以也挺气派的倒是,而学校的里面则有一个大操场和几条甬路,还有几座不算太高的教学楼,

总的来看倒是比机务段里宽敞许多,建设的也能好一些,只是这些对于李铁国来算倒是也不重要,他跟着学长一路走进了一座教学楼后,报了个道,之后学校领导告诉他们铁路学校实行军事化管理,过几日就开学了,这几天早上跟着跑操,跑完操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注意安全,

半个多小时后,李铁国在学长的带领下找到了自己的宿舍,等进了屋子之后,他看了看,宿舍的环境和机务段的差不多,一共四个床位,现在还剩下三个还没有铺床单,看样子是有一位舍友是早就来报道了,

于是他放下行李便坐在那个床上铺了起来,等过了没一会之后很快便又有俩人进来了,等看见李铁国也在之后,谁都没有吱声,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李铁国将自己的东西都摆放的差不多了,于是便拿出自己的本子和一些借来的书籍,看了起来,

“装样儿!”

李铁国刚拿出书来看,很快身后的那俩人也不知道是谁,语气很不屑的就叨唠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李铁国听见,于是李铁国闻言便回过头,看了看那俩人,表情很是严肃,而那俩人见李铁国回头了,便知道他是不爱听了要说些什么,之后就都侧着脸不看他,

“你说我装样儿,那你会呗?”

李铁国面色很郑重也愈发认真,看样子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而那俩人一听李铁国果不其然的生气了,甚至还有点要搞事情的气势,于是其中刚才讲话的那个人便扭头看了看他,随后没有说话,似乎这个人并不想和李铁国这种人发生什么纠缠,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是嘴上好挑刺而已,

“你会啊?”

李铁国见有人看了自己一眼,便明白刚才说话的是谁了,于是便站起来走到那个人面前,又问了问,看样子仍旧不知道要干什么,而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见李铁国居然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并且又问了问自己话,也是没有办法了,再不说话就显得自己太怂了,更何况他本来就有些不服气的,

“会啊,咋了?”

“那你给我讲讲呗,我不会...”

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一边站起来,一边语气略带试探的讲了一句,并且表情还有些紧张,似乎害怕面前的这个小子做出什么粗鲁的举动,而李铁国听完面前这个人的话后,神色一乐,转过身便赶紧跑到小桌上,拿起自己带的书籍和小本子,屁颠屁颠的回身又走到这人的身旁,样子有点像一个捡到了宝贝似得傻小子,

“我...你看的这些是什么啊?”

那个坐在床铺上的人见到李铁国的这个反应后,也是瞬间有些懵住了,随后等李铁国拿着书本坐到自己旁边后,才算完全反应过来了,之后皱了皱眉,神色好像有些不为难了,一边磨磨唧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边用手拿着李铁国手里的书籍简单翻了翻,他刚才之所以说自己会,就是拌嘴,其实他连李铁国看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是在看高中的数学?”

那个人翻了几下李铁国的书,看了一眼书的封面后,便了解了,于是皱着眉有些疑惑的问了问,

“啊...这是之前从别人借来的,应该是数学吧...”

李铁国确定自己看的书是数学书,但高中的还是初中他也不清楚啊,

“哎呀...这...高中的数学我是学过的啊!”

“给你讲讲?”

和李铁国坐在一起的那人拿着书又看了几遍,由于地区不同,所以他得大概看一遍才能确定这本书讲的什么,而现在他几乎可以断定这就是一本高中数学书了,所以他的表情才略有得意起来了,毕竟他学过的,而且学的还很不错呢,要不怎么考上的大学呢,那个年代大学生都是有数,一个大学生简直不得了的,跟金子似得了,

“讲讲呗!”

李铁国见这人一脸自信而又骄傲的样子,一看就是有学问的气息,要不也不好意思这个姿态啊,跟个老学问家的样子似得,

“诶呀,在我们家那边请教学问得有礼貌啊,而且放在古代去私塾拜师学不也得说是...”

那人表情略显焦灼和犹豫,好似在纠结什么也好像在暗示着什么,而李铁国闻言皱了皱眉,想起了之前别人告诉自己的话,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衣角后,站了起来,一脸恭敬朝着面前的那人伸出了手,样子很是尊敬,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