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19:27:07

“有用?你成绩再优异想留我们这边也费劲!”

“谁说的!我怎么留不了呢?”

“那你留一个我看看啊!”

佟盈婉小脸一扬,瞪着杏桃媚眼,吸着嘴,满脸挑衅的样子,就好像在说你不服那你倒是做啊,而李铁国闻言也是有些不服气,但说着说着李铁国就不吱声了,而后则笑了笑,不再言语,

“晚上请你吃饭,别忘了!”

佟盈婉见李铁国也没声了,于是心里也清楚自己说的话中之意让李铁国有些难以言语了,于是便佯装一脸无所谓的抬手拍了他一下,

而李铁国闻言微微一愣,因为之前佟盈婉也没说过要请他吃饭呀,但这会佟盈婉这么说了,而且听语气也是默认李铁国答应了,于是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他快毕业了,临毕业前佟盈婉请他吃个饭,他没有理由不去,

等佟盈婉走后,李铁国回到宿舍依旧看书学习,直到晚上,佟盈婉找到他之后,李铁国才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跟着他走了,可刚出校门还没走出多远,李铁国就问她去哪里,之后这次必须由他来请,而这其实也是他俩第一次吃饭,之前虽一起散步溜达,但却从来没有相约一起吃过饭,而这大概也是他俩彼此心中都明白,他俩的关系还是止步于约会之之前为好,

“到了你就知道了,必须你请的啊,我是女士,哪有让女士请吃饭的道理啊!”

佟盈婉听完李铁国的问题后,板着脸,一脸本来就让你请的意思,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笑了笑,点了点头,样子好像轻松了许多,而至于去哪里,倒也无所谓了,哪个饭铺也用不了多少钱票粮票的,

可随着越走越远,李铁国心中倒是不担心佟盈婉会迷路,可是在进入一片完全陌生的街道后,李铁国还是有些迷糊了,按道理这是通往郊区的路啊,饭铺不是都在市里嘛,难不成这边有什么好吃的,让佟盈婉如此着迷啊?但佟盈婉一看也不是那种爱吃的人啊...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我怎么越走越...”

“我家!”

“啊?”

就在走进一片平整的土道后,李铁国还跟着佟盈婉往前走,但李铁国来回望了望后,还是有些忍不住问了起来,于是佟盈婉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打哑谜,反而直接就告诉了他,只是他这么一说顿时搞的李铁国脸色涨红,一脸迷茫,呆住了,

“去你家干嘛啊?”

“同学快毕业了,到我家吃个饭,有什么问题吗?”

“啊...”

佟盈婉斜视一眼李铁国,李铁国眉头微蹙,随后听着佟盈婉的话,感觉好像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也许李铁国真的想多了,毕竟去同学家里做客也算正常事了,

又走了一会之后,李铁国在城郊的一片平地上,跟着佟盈婉找到了一个大院,但这个大院和寻常人家的不太一样,它俩侧有俩个由大理石铸造而成的门垛,之后中间则是扇结实的大铁门,

而在大门上挂着的铁牌子,上面则写着某某军区兼某某地区驻防部队的字样,一行字黑色的大字迎着隐约的月光,赫赫威严,霸气侧漏,让人不寒而栗,

“你...家啊?”

看着佟盈婉还在往前走,于是李铁国抬手赶紧拉住了她,之后他也不是傻子啊,看佟盈婉还敢往前走,于是便也猜测到了什么情况,

“算是吧!是不是和别人家的不太一样啊?”

佟盈婉束手而立,扬着脸,脸色平常,神色淡定,但摇摇晃晃的姿态很容易就看的出来,她是在骄傲呢,

“真威风!”

李铁国看着佟盈婉转身又继续往前走,于是便赶紧跟了上去,但等走到大门口底下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那宽敞而又高耸的大门,曾几何时,他也想要参军报效国家,男儿本色,该当如此!

“哦,盈盈啊!”

门口站岗的几个战士在看见佟盈婉后,凑近刚想问话,但一见来者是佟盈婉,于是其中的一个当值班长便笑了笑,之后侧身放他们进去了,

而李铁国这会跟在佟盈婉身后,就跟着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感觉这军区里面真好,有花园,还有湖,能在这里住一定会很舒服的,

“盈盈回来了啊!”

十几秒后,在一片连着的二层居民楼钱,李铁国跟着佟盈婉走进去,之后刚一进门,迎面就看见了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奶奶,而佟盈婉看见这位老奶奶后,脱下鞋子便跑了过去,满脸欢喜,好似亲人一般,

“这是吴奶,我爸战友的母亲,叫奶奶!”

佟盈婉和吴奶奶见面后很是亲切,之后还拉着吴奶奶走到李铁国面前,给李铁国介绍了一下,之后李铁国微微点头,笑呵呵喊了声奶奶好,

而等上了楼后,佟盈婉家里的家人都在,他们看见佟盈婉后摆了摆手,母亲问她回来的这么晚又去哪里疯了,而佟盈婉则笑嘻嘻的敷衍了几句,随后转身喊李铁国快进来,而也这会佟盈婉的家人才想起来女儿今天说要带同学回来,

但等李铁国上楼进门之后,很快佟盈婉的父母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没人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不要客气,随便坐就好了,而李铁国攥着手,点了点头,之后佟盈婉让李铁国先坐在沙发上,

并且还和他聊了起来,问李铁国知不知道为什么军区会建在这里,

李铁国这会脑子里哪还能想这些啊,直接笑了笑说不知道,随后佟盈婉告诉他说这里曾经是个抗日战争的战场,当年死了不少人,无辜百姓也被屠杀了不少,阴气很重,所以军区建在这里也是为了镇镇阴气,但随着佟盈婉说着说着,李铁国皱着眉愈发有些投入,

尤其是在讲到战争过后这片土地上的奇闻怪事的时候,李铁国凝目而视,很认真,而佟盈婉却在李铁国很聚精会神听的时候,使劲用双手在他耳旁一拍,吓得李铁国瞬间脸色发白,坐都没坐稳当,直接就滑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你胆子怎么还是这么小啊!”

佟盈婉见李铁国被自己吓得够呛,顿时捂着肚子咧嘴笑个不停,而李铁国木着脸从地上起来,擦了擦屁股上的灰尘,倒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意思,

在之前佟盈婉就总这么讲故事吓唬他,只是大多时候他都不至于这样,而这会之所以被吓成这样,一个也是他听的太认真的,在一个他就站在这片土地上,听别说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他能不害怕嘛,倒也情理之中,

“就这点胆子也敢跳下冰河去救人?”

佟盈婉的父亲刚刚一直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拿着地图,旁边还有几本书,而佟盈婉这边的动静本来他是没注意的,但佟盈婉这么一拍,引得她父亲当即扭头看了一眼,随后便发现李铁国吓得滑落在了地上,这不禁让他有些汗颜和无语,眉目之中多了一丝的鄙夷,

之前要不是按照女儿的说法,说李铁国是个善良且勇敢的优秀青年人,再加上那些事迹,他父亲也不会允许女儿带他来家中做客的,

......

对于佟盈婉父亲突如其来的质问,原本有说有笑的俩人当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李铁国被人批评也不好还口,而佟盈婉也没想到父亲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直接批评起了李铁国来,但好在很快佟盈婉的母亲听见后,从厨房跑出来推了推佟盈婉的父亲,之后还跟李铁国不要放在心上,他家老佟带兵打仗年头多了,说话总是这么直,

而佟盈婉这会则也坐过身一脸歉意的看着李铁国,感觉属实挺尴尬的了,而李铁国这会说实话真不想在这吃饭了,但无奈他又不好抬屁股走人,那样会让佟盈婉更加不舒服,所以看在佟盈婉的面子上,李铁国只是温和的笑了笑,

随后又冲佟盈婉的父亲笑了笑,陪个笑脸,但很显然佟盈婉的父亲并不喜欢陪笑脸的人,当即冷哼一声,起身朝着阳台走了过去,连话都没和李铁国说一句,搞的李铁国真是有些想走了,

等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佟盈婉从厨房端着一盘盘的菜出来了,而李铁国这会见饭菜上来了,他也坐挺长时间的了,刚才那事也算过去了,便示意佟盈婉过来一下,随后告诉她时间不早了,他得回学校了,饭就不吃了先,

而佟盈婉则坚持要他吃一口再走,还说要不吃就是生气了,于是李铁国没办法只能硬着脸,点了点头,随后等了半天,又很尴尬的被拉到饭桌上,这会的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傻子,完全不知道要干嘛了,而且还感觉很不好意思,

“小伙子多大了?”

在饭桌上坐了一会后,佟盈婉的父亲总算是撇头问了李铁国一句,而李铁国闻言则回答了一下后,便又没了声响,之后便是佟盈婉母亲还有父亲聊一些关于她哥哥在苏联留学的事情,而李铁国对此则不想插话,也插不上话的,

第四十五章 初来乍到

“有用?你成绩再优异想留我们这边也费劲!”

“谁说的!我怎么留不了呢?”

“那你留一个我看看啊!”

佟盈婉小脸一扬,瞪着杏桃媚眼,吸着嘴,满脸挑衅的样子,就好像在说你不服那你倒是做啊,而李铁国闻言也是有些不服气,但说着说着李铁国就不吱声了,而后则笑了笑,不再言语,

“晚上请你吃饭,别忘了!”

佟盈婉见李铁国也没声了,于是心里也清楚自己说的话中之意让李铁国有些难以言语了,于是便佯装一脸无所谓的抬手拍了他一下,

而李铁国闻言微微一愣,因为之前佟盈婉也没说过要请他吃饭呀,但这会佟盈婉这么说了,而且听语气也是默认李铁国答应了,于是他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他快毕业了,临毕业前佟盈婉请他吃个饭,他没有理由不去,

等佟盈婉走后,李铁国回到宿舍依旧看书学习,直到晚上,佟盈婉找到他之后,李铁国才换了一身衣服,之后跟着他走了,可刚出校门还没走出多远,李铁国就问她去哪里,之后这次必须由他来请,而这其实也是他俩第一次吃饭,之前虽一起散步溜达,但却从来没有相约一起吃过饭,而这大概也是他俩彼此心中都明白,他俩的关系还是止步于约会之之前为好,

“到了你就知道了,必须你请的啊,我是女士,哪有让女士请吃饭的道理啊!”

佟盈婉听完李铁国的问题后,板着脸,一脸本来就让你请的意思,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笑了笑,点了点头,样子好像轻松了许多,而至于去哪里,倒也无所谓了,哪个饭铺也用不了多少钱票粮票的,

可随着越走越远,李铁国心中倒是不担心佟盈婉会迷路,可是在进入一片完全陌生的街道后,李铁国还是有些迷糊了,按道理这是通往郊区的路啊,饭铺不是都在市里嘛,难不成这边有什么好吃的,让佟盈婉如此着迷啊?但佟盈婉一看也不是那种爱吃的人啊...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我怎么越走越...”

“我家!”

“啊?”

就在走进一片平整的土道后,李铁国还跟着佟盈婉往前走,但李铁国来回望了望后,还是有些忍不住问了起来,于是佟盈婉这一次倒是没有再打哑谜,反而直接就告诉了他,只是他这么一说顿时搞的李铁国脸色涨红,一脸迷茫,呆住了,

“去你家干嘛啊?”

“同学快毕业了,到我家吃个饭,有什么问题吗?”

“啊...”

佟盈婉斜视一眼李铁国,李铁国眉头微蹙,随后听着佟盈婉的话,感觉好像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也许李铁国真的想多了,毕竟去同学家里做客也算正常事了,

又走了一会之后,李铁国在城郊的一片平地上,跟着佟盈婉找到了一个大院,但这个大院和寻常人家的不太一样,它俩侧有俩个由大理石铸造而成的门垛,之后中间则是扇结实的大铁门,

而在大门上挂着的铁牌子,上面则写着某某军区兼某某地区驻防部队的字样,一行字黑色的大字迎着隐约的月光,赫赫威严,霸气侧漏,让人不寒而栗,

“你...家啊?”

看着佟盈婉还在往前走,于是李铁国抬手赶紧拉住了她,之后他也不是傻子啊,看佟盈婉还敢往前走,于是便也猜测到了什么情况,

“算是吧!是不是和别人家的不太一样啊?”

佟盈婉束手而立,扬着脸,脸色平常,神色淡定,但摇摇晃晃的姿态很容易就看的出来,她是在骄傲呢,

“真威风!”

李铁国看着佟盈婉转身又继续往前走,于是便赶紧跟了上去,但等走到大门口底下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那宽敞而又高耸的大门,曾几何时,他也想要参军报效国家,男儿本色,该当如此!

“哦,盈盈啊!”

门口站岗的几个战士在看见佟盈婉后,凑近刚想问话,但一见来者是佟盈婉,于是其中的一个当值班长便笑了笑,之后侧身放他们进去了,

而李铁国这会跟在佟盈婉身后,就跟着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感觉这军区里面真好,有花园,还有湖,能在这里住一定会很舒服的,

“盈盈回来了啊!”

十几秒后,在一片连着的二层居民楼钱,李铁国跟着佟盈婉走进去,之后刚一进门,迎面就看见了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奶奶,而佟盈婉看见这位老奶奶后,脱下鞋子便跑了过去,满脸欢喜,好似亲人一般,

“这是吴奶,我爸战友的母亲,叫奶奶!”

佟盈婉和吴奶奶见面后很是亲切,之后还拉着吴奶奶走到李铁国面前,给李铁国介绍了一下,之后李铁国微微点头,笑呵呵喊了声奶奶好,

而等上了楼后,佟盈婉家里的家人都在,他们看见佟盈婉后摆了摆手,母亲问她回来的这么晚又去哪里疯了,而佟盈婉则笑嘻嘻的敷衍了几句,随后转身喊李铁国快进来,而也这会佟盈婉的家人才想起来女儿今天说要带同学回来,

但等李铁国上楼进门之后,很快佟盈婉的父母看了他一眼,随后也没人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不要客气,随便坐就好了,而李铁国攥着手,点了点头,之后佟盈婉让李铁国先坐在沙发上,

并且还和他聊了起来,问李铁国知不知道为什么军区会建在这里,

李铁国这会脑子里哪还能想这些啊,直接笑了笑说不知道,随后佟盈婉告诉他说这里曾经是个抗日战争的战场,当年死了不少人,无辜百姓也被屠杀了不少,阴气很重,所以军区建在这里也是为了镇镇阴气,但随着佟盈婉说着说着,李铁国皱着眉愈发有些投入,

尤其是在讲到战争过后这片土地上的奇闻怪事的时候,李铁国凝目而视,很认真,而佟盈婉却在李铁国很聚精会神听的时候,使劲用双手在他耳旁一拍,吓得李铁国瞬间脸色发白,坐都没坐稳当,直接就滑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你胆子怎么还是这么小啊!”

佟盈婉见李铁国被自己吓得够呛,顿时捂着肚子咧嘴笑个不停,而李铁国木着脸从地上起来,擦了擦屁股上的灰尘,倒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意思,

在之前佟盈婉就总这么讲故事吓唬他,只是大多时候他都不至于这样,而这会之所以被吓成这样,一个也是他听的太认真的,在一个他就站在这片土地上,听别说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他能不害怕嘛,倒也情理之中,

“就这点胆子也敢跳下冰河去救人?”

佟盈婉的父亲刚刚一直坐在客厅的餐桌前,拿着地图,旁边还有几本书,而佟盈婉这边的动静本来他是没注意的,但佟盈婉这么一拍,引得她父亲当即扭头看了一眼,随后便发现李铁国吓得滑落在了地上,这不禁让他有些汗颜和无语,眉目之中多了一丝的鄙夷,

之前要不是按照女儿的说法,说李铁国是个善良且勇敢的优秀青年人,再加上那些事迹,他父亲也不会允许女儿带他来家中做客的,

......

对于佟盈婉父亲突如其来的质问,原本有说有笑的俩人当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李铁国被人批评也不好还口,而佟盈婉也没想到父亲会这么不给他面子,直接批评起了李铁国来,但好在很快佟盈婉的母亲听见后,从厨房跑出来推了推佟盈婉的父亲,之后还跟李铁国不要放在心上,他家老佟带兵打仗年头多了,说话总是这么直,

而佟盈婉这会则也坐过身一脸歉意的看着李铁国,感觉属实挺尴尬的了,而李铁国这会说实话真不想在这吃饭了,但无奈他又不好抬屁股走人,那样会让佟盈婉更加不舒服,所以看在佟盈婉的面子上,李铁国只是温和的笑了笑,

随后又冲佟盈婉的父亲笑了笑,陪个笑脸,但很显然佟盈婉的父亲并不喜欢陪笑脸的人,当即冷哼一声,起身朝着阳台走了过去,连话都没和李铁国说一句,搞的李铁国真是有些想走了,

等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后,佟盈婉从厨房端着一盘盘的菜出来了,而李铁国这会见饭菜上来了,他也坐挺长时间的了,刚才那事也算过去了,便示意佟盈婉过来一下,随后告诉她时间不早了,他得回学校了,饭就不吃了先,

而佟盈婉则坚持要他吃一口再走,还说要不吃就是生气了,于是李铁国没办法只能硬着脸,点了点头,随后等了半天,又很尴尬的被拉到饭桌上,这会的他,感觉自己好像一个傻子,完全不知道要干嘛了,而且还感觉很不好意思,

“小伙子多大了?”

在饭桌上坐了一会后,佟盈婉的父亲总算是撇头问了李铁国一句,而李铁国闻言则回答了一下后,便又没了声响,之后便是佟盈婉母亲还有父亲聊一些关于她哥哥在苏联留学的事情,而李铁国对此则不想插话,也插不上话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