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7 18:13:36

“你好,鄙人,李铁国,铁是钢铁的铁,国是国家的国,认识你很高兴!”

......

李铁国的举动实属正常,只是此时却看到面前那人眼前一亮,又愣了,随后下一秒却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并且一边抬起手指头指着李铁国,一边笑的都快捧腹了,

“行了行了,你没理解我什么意思,但要不我也是说着玩呢,我的名字叫作苏桐之,你好!”

坐在床铺的苏桐之笑完之后,摇了摇头,样子好像还有点挺无奈的,随后便也伸出了手,简单的和李铁国握了一下,之后又问李铁国想问些什么,而李铁国闻言傻笑了一下,随后说自己对这本书的内容,其实是有些看不懂的,理解的断断续续,也可以说是压根就不会,

“你要是连初中都没念过,学这个可不挺费劲的嘛,而且...这可怎么教啊?”

苏桐之见李铁国说话还挺实诚的,不会就是不会,也不装懂,样子也很真诚,丝毫没有因此而感觉丢人,于是便也就没有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了,而且还挺热情积极的,但这也很正常,当一个人已经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产生优越感,尤其在读书人的身上,更为明显,李铁国求学问,态度谦卑,很尊重,很向往,苏桐之有学问,也想施展,或是炫耀,让别人佩服自己的才智,

而李铁国听完苏桐之的话后,则告诉他自己其实在家那边也学过初中,就是没有念完就参加工作了,有一些基本的知识他也不懂,而且字他都认识的,只要有人给他讲一讲,他就好理解多了的,

于是苏桐之听完李铁国都这么说了,倒也不嫌墨迹,反正自由时间,他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是刚认识的同学,所以讲一讲自己的满腹经纶,他也愿意,

......

从中午一直到天黑了,苏桐之就坐在床铺上给李铁国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其中有他会的,也有他不会的,但不管会不会,他都要讲上几句,如果实在不懂了他就说这是地区之间的差异,他们那边不教这个知识点,

而李铁国也不知道他什么底子,反正大部分问题人家说的都是头头是道,也算足够让李铁国理解的,尤其更让李铁国佩服和激动的就是,苏桐之居然还能给他编题,之后让他来解答,这让李铁国太欢喜了,他之前基本都没做过什么题,学的也全是理论,今天记住了明天就兴许忘记了,而且他还不知道怎么用,可苏桐之一给他出题,他一开始尽管答起来很费劲,可慢慢的做了几道之后,他就会了,等做的多点了,他就习惯了这种方式,

“这天都快黑了啊!唉~”

苏桐之扭头朝着窗户外面看了看,一晃给李铁国解答了一下午的问题,他都没顾得上几点了,但他倒也觉得挺爽的,有个人追屁后问自己问题,让他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只是成就感不能当饭吃的啊...

“黑就黑呗,每天晚上不都黑嘛?”

李铁国见苏桐之突然看着说起这个,愣了愣,有些不知道什么意思,而苏桐之被李铁国这么一说,皱了皱,有点感觉自己和李铁国这种人难以沟通了,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啊,或者也有可能是有人在故意没听明白,但其实李铁国这会只是学的有些专注了,还有就是苏桐之说话也怪模糊的,就只说句天黑,和叹了一口气,

“你桐老师的意思是他饿了,没听见人家肚子叫了嘛...”

躺在对面床铺上的另一个人这会听完李铁国的话,感觉李铁国有点在装傻充愣,毕竟苏桐之都饿的肚子呱呱叫了,而李铁国之前倒是也听见了,只是没当回事,感觉饿了就一起食堂吃饭呗,这有什么的啊,

“算了,吃不吃都一样,躺着就不饿了!”

苏桐之见对床的室友点明了,于是便也就没在说些什么,只是同样往床铺上一躺,看样子是觉得少一些动弹就会节省一些体力,

至于刚才的想法这会也不合计了,毕竟那年代大家都没什么钱,粮食本来就少,谁都不够吃的,像苏桐之这样的工人家庭中的孩子,还算能好上一些的呢,

只是家里兄弟姐妹太多了,而且上面还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家中全靠父母挣挣的那点钱和粮票,根本就不够吃,他要不是读书,早就去工厂了,那样还算能好一些呢,还能补贴家用,只是他爱读书,考上了高中后,又考上了大学,家里对他的想法也是举棋不定,

有的几个工厂同意要他,家里也想让他去工作得了,可又觉得那样有些对不起这孩子寒窗苦读的这些年,而像苏桐之这种情况的学生也不是少数,毕竟那会还没有计划生育,家家都是好几口子的人,

有想念书的就不能去上班了,不上班哪里有饭吃的呢,靠拖累家里谁都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一个人了都,只能靠学校给的补助,可这补助也不足以让一个学生顿顿吃饱啊,不像现在一家一个的,供读个书简直太容易了,而且还得挑好多贵的念,补课成了理所应当和必不可少,中国家长最舍得花钱的地方就是教育了,

“别不吃啊,饿着多难受啊...”

李铁国一脸的不理解,很疑惑,典型的不当家不知道菜米贵的样子,而这也难怪的,李铁国过去在解放区就没挨着饿,之后又很早参加了铁路工作,铁路工作虽然辛苦了一些,可挣的钱和粮票比普通工人还能多些呢,而他又是自己一个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了,所以在他看来吃顿晚饭不是理所应当的嘛,

“你......滚滚!”

苏桐之听完李铁国说的话后,皱了皱眉,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呢,故意在调耍他,于是便有些不高兴的用手哄了哄,让李铁国起来,离开他的床铺,回自己的床上坐着去,

而李铁国见苏桐之不去,还赶自己走开,于是也有些不理解啊,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他这么不高兴,这会的李铁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些学生来这里和他不一样的,他们不是派来脱产学习的,没有单位给的那些补贴,

“那,要不我给你带点回来啊?”

李铁国从床铺上起来了,之后一脸无辜的又问了问苏桐之,毕竟李铁国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人家很耐心的帮他解答了一下午的问题,而且还很细心的帮助他,所以带个饭也没有什么的,

“白带啊?”

苏桐之这会听李铁国这么说了,于是原本刚躺下却又突然探起了头,

而李铁国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苏桐之刚才为什么那样,于是站在原地思考了起来,表情挺平淡的,

“李铁国,你要是白帮我带点卷子或者白饭回来吃,我晚上还给你讲学问!”

苏桐之原本一开始就想要白吃李铁国一次的,但却看他没有理会自己,于是便心思“得”,白咧咧一下午,连口吃的都没混着,但他也理解李铁国,毕竟谁吃的都不多嘛,

“行.........吧!”

李铁国一听苏桐之是在打自己粮票的主意,于是便有些谨慎了起来,想了想,但随后他也觉得苏桐之给自己讲了半天,请他吃点东西,也没什么的啊,而且人家还说不白吃,还要给他讲呢...

第四十六章 怎么不吃?

“你好,鄙人,李铁国,铁是钢铁的铁,国是国家的国,认识你很高兴!”

......

李铁国的举动实属正常,只是此时却看到面前那人眼前一亮,又愣了,随后下一秒却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并且一边抬起手指头指着李铁国,一边笑的都快捧腹了,

“行了行了,你没理解我什么意思,但要不我也是说着玩呢,我的名字叫作苏桐之,你好!”

坐在床铺的苏桐之笑完之后,摇了摇头,样子好像还有点挺无奈的,随后便也伸出了手,简单的和李铁国握了一下,之后又问李铁国想问些什么,而李铁国闻言傻笑了一下,随后说自己对这本书的内容,其实是有些看不懂的,理解的断断续续,也可以说是压根就不会,

“你要是连初中都没念过,学这个可不挺费劲的嘛,而且...这可怎么教啊?”

苏桐之见李铁国说话还挺实诚的,不会就是不会,也不装懂,样子也很真诚,丝毫没有因此而感觉丢人,于是便也就没有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了,而且还挺热情积极的,但这也很正常,当一个人已经承认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别人就会产生优越感,尤其在读书人的身上,更为明显,李铁国求学问,态度谦卑,很尊重,很向往,苏桐之有学问,也想施展,或是炫耀,让别人佩服自己的才智,

而李铁国听完苏桐之的话后,则告诉他自己其实在家那边也学过初中,就是没有念完就参加工作了,有一些基本的知识他也不懂,而且字他都认识的,只要有人给他讲一讲,他就好理解多了的,

于是苏桐之听完李铁国都这么说了,倒也不嫌墨迹,反正自由时间,他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也是刚认识的同学,所以讲一讲自己的满腹经纶,他也愿意,

......

从中午一直到天黑了,苏桐之就坐在床铺上给李铁国提出的问题进行解答,其中有他会的,也有他不会的,但不管会不会,他都要讲上几句,如果实在不懂了他就说这是地区之间的差异,他们那边不教这个知识点,

而李铁国也不知道他什么底子,反正大部分问题人家说的都是头头是道,也算足够让李铁国理解的,尤其更让李铁国佩服和激动的就是,苏桐之居然还能给他编题,之后让他来解答,这让李铁国太欢喜了,他之前基本都没做过什么题,学的也全是理论,今天记住了明天就兴许忘记了,而且他还不知道怎么用,可苏桐之一给他出题,他一开始尽管答起来很费劲,可慢慢的做了几道之后,他就会了,等做的多点了,他就习惯了这种方式,

“这天都快黑了啊!唉~”

苏桐之扭头朝着窗户外面看了看,一晃给李铁国解答了一下午的问题,他都没顾得上几点了,但他倒也觉得挺爽的,有个人追屁后问自己问题,让他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只是成就感不能当饭吃的啊...

“黑就黑呗,每天晚上不都黑嘛?”

李铁国见苏桐之突然看着说起这个,愣了愣,有些不知道什么意思,而苏桐之被李铁国这么一说,皱了皱,有点感觉自己和李铁国这种人难以沟通了,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啊,或者也有可能是有人在故意没听明白,但其实李铁国这会只是学的有些专注了,还有就是苏桐之说话也怪模糊的,就只说句天黑,和叹了一口气,

“你桐老师的意思是他饿了,没听见人家肚子叫了嘛...”

躺在对面床铺上的另一个人这会听完李铁国的话,感觉李铁国有点在装傻充愣,毕竟苏桐之都饿的肚子呱呱叫了,而李铁国之前倒是也听见了,只是没当回事,感觉饿了就一起食堂吃饭呗,这有什么的啊,

“算了,吃不吃都一样,躺着就不饿了!”

苏桐之见对床的室友点明了,于是便也就没在说些什么,只是同样往床铺上一躺,看样子是觉得少一些动弹就会节省一些体力,

至于刚才的想法这会也不合计了,毕竟那年代大家都没什么钱,粮食本来就少,谁都不够吃的,像苏桐之这样的工人家庭中的孩子,还算能好上一些的呢,

只是家里兄弟姐妹太多了,而且上面还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家中全靠父母挣挣的那点钱和粮票,根本就不够吃,他要不是读书,早就去工厂了,那样还算能好一些呢,还能补贴家用,只是他爱读书,考上了高中后,又考上了大学,家里对他的想法也是举棋不定,

有的几个工厂同意要他,家里也想让他去工作得了,可又觉得那样有些对不起这孩子寒窗苦读的这些年,而像苏桐之这种情况的学生也不是少数,毕竟那会还没有计划生育,家家都是好几口子的人,

有想念书的就不能去上班了,不上班哪里有饭吃的呢,靠拖累家里谁都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一个人了都,只能靠学校给的补助,可这补助也不足以让一个学生顿顿吃饱啊,不像现在一家一个的,供读个书简直太容易了,而且还得挑好多贵的念,补课成了理所应当和必不可少,中国家长最舍得花钱的地方就是教育了,

“别不吃啊,饿着多难受啊...”

李铁国一脸的不理解,很疑惑,典型的不当家不知道菜米贵的样子,而这也难怪的,李铁国过去在解放区就没挨着饿,之后又很早参加了铁路工作,铁路工作虽然辛苦了一些,可挣的钱和粮票比普通工人还能多些呢,而他又是自己一个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了,所以在他看来吃顿晚饭不是理所应当的嘛,

“你......滚滚!”

苏桐之听完李铁国说的话后,皱了皱眉,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呢,故意在调耍他,于是便有些不高兴的用手哄了哄,让李铁国起来,离开他的床铺,回自己的床上坐着去,

而李铁国见苏桐之不去,还赶自己走开,于是也有些不理解啊,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他这么不高兴,这会的李铁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些学生来这里和他不一样的,他们不是派来脱产学习的,没有单位给的那些补贴,

“那,要不我给你带点回来啊?”

李铁国从床铺上起来了,之后一脸无辜的又问了问苏桐之,毕竟李铁国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人家很耐心的帮他解答了一下午的问题,而且还很细心的帮助他,所以带个饭也没有什么的,

“白带啊?”

苏桐之这会听李铁国这么说了,于是原本刚躺下却又突然探起了头,

而李铁国听到这里总算是明白了苏桐之刚才为什么那样,于是站在原地思考了起来,表情挺平淡的,

“李铁国,你要是白帮我带点卷子或者白饭回来吃,我晚上还给你讲学问!”

苏桐之原本一开始就想要白吃李铁国一次的,但却看他没有理会自己,于是便心思“得”,白咧咧一下午,连口吃的都没混着,但他也理解李铁国,毕竟谁吃的都不多嘛,

“行.........吧!”

李铁国一听苏桐之是在打自己粮票的主意,于是便有些谨慎了起来,想了想,但随后他也觉得苏桐之给自己讲了半天,请他吃点东西,也没什么的啊,而且人家还说不白吃,还要给他讲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