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7 18:13:36

咚!咚!咚!

“老佟在家呢吗?”

“谁啊?”

“我!”

就在吃饭刚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楼下的门被人敲响了,于是佟盈婉的父亲起身便走到阳台看了一样,毕竟在这大院里能来敲他家门的人,也不多,

“何政委?”

“快快,老何,你可真会赶时候,家里刚做好的饭菜吃一口!”

佟盈婉的父亲在看见来人后,下楼推开门便笑呵呵的跟前来的何政委叨唠几句,随后何政委也是没有任何的外道,抬腿就上了二层楼里,之后跟佟盈婉的父亲走进客厅,嘴上念叨着什么最近的一些调动和计划等等,

“何叔叔好!”

佟盈婉见到何政委后,坐在椅子上举起后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看样子倒是很熟悉的样子,而佟盈婉的母亲这会则回身去厨房,一边说老何来了啊一边端出一双碗筷,

“这位是???”

何政委刚进屋,也没细看李铁国,但屋子里也确实只有他一个人是外人,所以何政委和佟盈婉父亲说了几句后,刚准备坐下了,而看见眼前的这个男孩,忍不住扭头问了问,

“盈盈的同学呗,年轻人,朋友多!”

佟盈婉在顺着何政委的目光看去后,随口一说,倒也没太在意,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这会何政委坐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那个小年轻,皱了皱眉,好像有些其他的意味啊,

“小伙子,你叫什么?”

何政委看着看着,突然起身走过仔细的又看了看李铁国,随后便忍不住问了起来,

“李铁国啊!”

“做什么的?是不是铁道兵?”

李铁国说完自己的名字后,何政委满脸沉思的想了想,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随后又问了问,

“不是啊,我是一名火车司机啊!”

李铁国满脸发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这位何政委想要说些什么,而这位何政委在试探性的问完后,得到了李铁国的回答便笑了起来,随后转身冲着佟盈婉的父亲说了句他就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小伙子,

“前几年部队的一个工兵团被抽调去北上援朝,我跟着去了丹东驻扎了一段时间,你那会应该也是去援朝了吧!”

何政委见李铁国和佟盈婉的父亲都是有些发懵,于是便又自顾自得笑了起来,而后边说话边一脸欣赏的看向了李铁国,

而李铁国听完后则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有些纳闷起来了,

“当时我段去了三百多人,而且火车司机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住了我呢?”

“大概是因为你当时年纪太小了,你们司机的政审材料也都交上来过,其中一个十八岁的火车司机引起了我的一些注意,十八岁就能给那大铁家伙开起来,不容易啊,后来在车站我负责巡查的时候,咱俩应该碰过面,就是不认识啊,哈哈哈!”

何政委听完李铁国的疑问后,一脸朴实无华的讲了起来,看样子倒是有些追忆往事的感觉啊,而李铁国听完后点了点头,那会他好像确实很小啊,

“抗美援朝!那场仗打得不容易啊,打完后,你们段上的伤亡情况怎么样啊?”

何政委目视着前方桌面,眼中全是感叹和痛惜,看样子也是对那场战争了解颇深啊,

“挺惨痛的,王宪章、李广顺、张柏云等七名同志牺牲了,有一部分人受了重伤...”

李铁国在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面色低沉,低着头,有些不想说了,但哀叹了一声后便也大概讲了出来,

“我记得你也是受了重伤后下的运输线吧!”

“也不算什么重伤,就是多处骨折了。”

何政委听完李铁国的简单汇报后,也是点了点头,似乎和他想的差不多也,但随后他又抬头看了看李铁国,并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样子好像在安慰他,

“就珍惜现在吧,像你这种勇敢的年轻人,又能像小盈盈同志一样读大学,将来必是国之栋梁啊!”

何政委跟李铁国念叨了几句后,那这桌上的小酒盅给自己倒了点,之后边感叹边欣慰的举了起来,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佟盈婉的父亲,样子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呢,

“佟师长,咱一晃老了啊,咱俩十八岁那会,干什么呢?”

“除了打鬼子呢,还能干啥?解放前民不聊生,想种地都难啊!”

“哈哈哈,看看咱俩,再看看人家这年轻人,人家好歹也是个技术工种啊!”

何政委一边乐呵呵的拿着小酒盅跟佟师长碰了一下,一边略有感伤的问了一句,随后佟师长闻言也是一边回答,一边面露感叹之情啊,一晃他们参军也好几十年了,

而对于佟盈婉此时则有些惊住了,她看着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李铁国,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崇敬,就是那么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却是也像他的父亲一样,前往过前线战场,保家卫国,就是那么一个曾在学校被她和其他学生挤兑的男生,却是经历过生死战争的战士,李铁国的勇敢,乃是大义之勇,

而在吃饭的过程之中,李铁国除了刚刚与何政委聊了几句外,又回到了一言不发的状态,因为他佟师长以及何政委也不算熟,再者俩人还都是长辈,他就更不好主动插话或是说些什么了,

而且他更不会陪酒了,所以只能闷着头,简单吃点,但也不好意思吃太多,至于佟师长也是没有因为何政委说的那些话而和李铁国多说什么,等半个来小时后,李铁国便说自己真得回学校了,等再晚些,除去路上用的时间学校该关门,而佟盈婉闻言看了看时间后,倒也没有再拦着他了,反而还亲自送他出了门,之后一路走到军区的大门口,

“想不到,你还是个战士呢,之前怎么不说啊?”

佟盈婉站在大门口附近的路灯下,面色温情,但温情之中却又似乎带着几分娇气,

“又没人问过啊!再者我也算不上是战士的...”

李铁国摸了摸鼻子后,样子有些无奈,

“那你自己主动说出来呗,这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啊,学校同学要知道肯定都很乐意在学习上帮助你!”

“哈哈,我又不是为了这些才去的!”

李铁国听完佟盈婉的话后,顿了一秒,笑了笑,随后转身摆了摆后便直接出了大门,而这会站在他身后的佟盈婉,看着眼前这个矮小而又单薄的背影,不知为何,就是喜欢,也许长相身材在人格魅力面前,不值一提,他的背影都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而等佟盈婉回到家中后,她的父亲在晚上不知为何,问了一下关于李铁国未来的去向,如果想要留在这边他帮忙考虑一下,而佟盈婉闻言点了点头,具体意思她也听明白了,但她也知道别人同意了没有用,李铁国是不会留在这边的,

俩个月的时间也快的很,转眼间,保送来的那些人就已经毕业了,而李铁国在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这个自己呆了俩年的地方,说不留恋是假的,毕竟最青春的俩年都在这里度过了,但说实话,除了佟盈婉带着李铁国溜达过的几个地方外,李铁国对这座城市以及这个学校还真没有什么太深的了解,他平时都太忙了,很少走动,基本就是教学楼宿舍图书馆,三点一线,简单而又平凡,所以准确点来说,也许他是因为一个人而留恋一座城,一个学校,

在走出宿舍后,李铁国前几天已经找了佟盈婉,说是回家当天求她帮忙拿点行李,但其实都知道这是临别相送了,

“你这行李也不算多啊,叫我来干嘛啊?”

佟盈婉看着李铁国自己一个人背着一大袋子的书本,之后也没有其他东西了,于是便背着手一脸质问的看着李铁国,

“这本书你帮我拿着一下,老师赠给我的,新的,我不想将它和其他书混在一起。”

李铁国抬头暖暖一笑,表情有求于人的样子,而佟盈婉闻言则半信半疑的接过了那本新书,之后又看了看,还没有开封呢,确实是一本新书,

而再之后,佟盈婉便和李铁国一路朝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了,等到了地方后,李铁国放下行李,喘了几口粗气,擦了擦汗,样子有些小累,而佟盈婉则就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根本没有打算想要帮忙的意思,

“路上注意时间,别坐过站了啊!”

佟盈婉见李铁国往行李袋子上一坐,于是便顺手边说话边将新书递还给了李铁国,而李铁国这会则摊开手,手上全是灰尘,一脸无奈的样子,而后说他一会去洗洗,不着急,但很快佟盈婉看了看时间后,

便一脸急迫的推了推李铁国,说车都快要进站了啊,怎么还不着急呢?于是李铁国看了一眼后,当时惊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怎么给时间记错了,随后赶紧背起行李就往车站站台上跑去,

而那个时候还有站台票,朋友亲戚是可以到站台上接送的,所以佟盈婉则也就跟了过去,但李铁国一进站台后,便上了车,随后摆了摆手,示意让佟盈婉回去吧,而佟盈婉见此则站在原地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凝思,按道理以她对李铁国的了解,他这么心思缜密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搞错行车时间的,而今天却偏偏迟到了还不知,他是在......不想走?但这也仅仅只是她自己的猜测,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没有人知道的,也许只有李铁国自己心里才清楚,

伴随着一阵沉思,火车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再之后一阵浓烟滚滚后,火车向前进发了,而佟盈婉则在听完火车的一声鸣笛后,才缓过劲来了,

之后便发现火车上的李铁国正看着她,那种眼神,她还是第一次在李铁国的脸上看到,看似温和,但却充满了无奈和不舍,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刻,李铁国不想走了,

随着阵阵轰鸣,火车一去不复返,想停也停不了了,而等火车走出站台很远后,佟盈婉看着那火车尾,嘴角微微上扬,突然笑了,是那种很欣慰的笑容,而至于她手中的书本,她拆开了,随后简单一翻,一张对折的纸单便掉落下来,她捡起来打开看了看,上面字迹不多,而看完纸单上的字后,佟盈婉则微微抬起了头,看着天上的阳光,笑了笑,感觉李铁国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呆板啊!

第四十六章 怎么不吃?

咚!咚!咚!

“老佟在家呢吗?”

“谁啊?”

“我!”

就在吃饭刚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楼下的门被人敲响了,于是佟盈婉的父亲起身便走到阳台看了一样,毕竟在这大院里能来敲他家门的人,也不多,

“何政委?”

“快快,老何,你可真会赶时候,家里刚做好的饭菜吃一口!”

佟盈婉的父亲在看见来人后,下楼推开门便笑呵呵的跟前来的何政委叨唠几句,随后何政委也是没有任何的外道,抬腿就上了二层楼里,之后跟佟盈婉的父亲走进客厅,嘴上念叨着什么最近的一些调动和计划等等,

“何叔叔好!”

佟盈婉见到何政委后,坐在椅子上举起后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看样子倒是很熟悉的样子,而佟盈婉的母亲这会则回身去厨房,一边说老何来了啊一边端出一双碗筷,

“这位是???”

何政委刚进屋,也没细看李铁国,但屋子里也确实只有他一个人是外人,所以何政委和佟盈婉父亲说了几句后,刚准备坐下了,而看见眼前的这个男孩,忍不住扭头问了问,

“盈盈的同学呗,年轻人,朋友多!”

佟盈婉在顺着何政委的目光看去后,随口一说,倒也没太在意,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这会何政委坐在沙发上看着不远处那个小年轻,皱了皱眉,好像有些其他的意味啊,

“小伙子,你叫什么?”

何政委看着看着,突然起身走过仔细的又看了看李铁国,随后便忍不住问了起来,

“李铁国啊!”

“做什么的?是不是铁道兵?”

李铁国说完自己的名字后,何政委满脸沉思的想了想,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随后又问了问,

“不是啊,我是一名火车司机啊!”

李铁国满脸发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这位何政委想要说些什么,而这位何政委在试探性的问完后,得到了李铁国的回答便笑了起来,随后转身冲着佟盈婉的父亲说了句他就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小伙子,

“前几年部队的一个工兵团被抽调去北上援朝,我跟着去了丹东驻扎了一段时间,你那会应该也是去援朝了吧!”

何政委见李铁国和佟盈婉的父亲都是有些发懵,于是便又自顾自得笑了起来,而后边说话边一脸欣赏的看向了李铁国,

而李铁国听完后则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有些纳闷起来了,

“当时我段去了三百多人,而且火车司机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住了我呢?”

“大概是因为你当时年纪太小了,你们司机的政审材料也都交上来过,其中一个十八岁的火车司机引起了我的一些注意,十八岁就能给那大铁家伙开起来,不容易啊,后来在车站我负责巡查的时候,咱俩应该碰过面,就是不认识啊,哈哈哈!”

何政委听完李铁国的疑问后,一脸朴实无华的讲了起来,看样子倒是有些追忆往事的感觉啊,而李铁国听完后点了点头,那会他好像确实很小啊,

“抗美援朝!那场仗打得不容易啊,打完后,你们段上的伤亡情况怎么样啊?”

何政委目视着前方桌面,眼中全是感叹和痛惜,看样子也是对那场战争了解颇深啊,

“挺惨痛的,王宪章、李广顺、张柏云等七名同志牺牲了,有一部分人受了重伤...”

李铁国在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面色低沉,低着头,有些不想说了,但哀叹了一声后便也大概讲了出来,

“我记得你也是受了重伤后下的运输线吧!”

“也不算什么重伤,就是多处骨折了。”

何政委听完李铁国的简单汇报后,也是点了点头,似乎和他想的差不多也,但随后他又抬头看了看李铁国,并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样子好像在安慰他,

“就珍惜现在吧,像你这种勇敢的年轻人,又能像小盈盈同志一样读大学,将来必是国之栋梁啊!”

何政委跟李铁国念叨了几句后,那这桌上的小酒盅给自己倒了点,之后边感叹边欣慰的举了起来,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佟盈婉的父亲,样子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呢,

“佟师长,咱一晃老了啊,咱俩十八岁那会,干什么呢?”

“除了打鬼子呢,还能干啥?解放前民不聊生,想种地都难啊!”

“哈哈哈,看看咱俩,再看看人家这年轻人,人家好歹也是个技术工种啊!”

何政委一边乐呵呵的拿着小酒盅跟佟师长碰了一下,一边略有感伤的问了一句,随后佟师长闻言也是一边回答,一边面露感叹之情啊,一晃他们参军也好几十年了,

而对于佟盈婉此时则有些惊住了,她看着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李铁国,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崇敬,就是那么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却是也像他的父亲一样,前往过前线战场,保家卫国,就是那么一个曾在学校被她和其他学生挤兑的男生,却是经历过生死战争的战士,李铁国的勇敢,乃是大义之勇,

而在吃饭的过程之中,李铁国除了刚刚与何政委聊了几句外,又回到了一言不发的状态,因为他佟师长以及何政委也不算熟,再者俩人还都是长辈,他就更不好主动插话或是说些什么了,

而且他更不会陪酒了,所以只能闷着头,简单吃点,但也不好意思吃太多,至于佟师长也是没有因为何政委说的那些话而和李铁国多说什么,等半个来小时后,李铁国便说自己真得回学校了,等再晚些,除去路上用的时间学校该关门,而佟盈婉闻言看了看时间后,倒也没有再拦着他了,反而还亲自送他出了门,之后一路走到军区的大门口,

“想不到,你还是个战士呢,之前怎么不说啊?”

佟盈婉站在大门口附近的路灯下,面色温情,但温情之中却又似乎带着几分娇气,

“又没人问过啊!再者我也算不上是战士的...”

李铁国摸了摸鼻子后,样子有些无奈,

“那你自己主动说出来呗,这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啊,学校同学要知道肯定都很乐意在学习上帮助你!”

“哈哈,我又不是为了这些才去的!”

李铁国听完佟盈婉的话后,顿了一秒,笑了笑,随后转身摆了摆后便直接出了大门,而这会站在他身后的佟盈婉,看着眼前这个矮小而又单薄的背影,不知为何,就是喜欢,也许长相身材在人格魅力面前,不值一提,他的背影都是那么的高大伟岸,

而等佟盈婉回到家中后,她的父亲在晚上不知为何,问了一下关于李铁国未来的去向,如果想要留在这边他帮忙考虑一下,而佟盈婉闻言点了点头,具体意思她也听明白了,但她也知道别人同意了没有用,李铁国是不会留在这边的,

俩个月的时间也快的很,转眼间,保送来的那些人就已经毕业了,而李铁国在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这个自己呆了俩年的地方,说不留恋是假的,毕竟最青春的俩年都在这里度过了,但说实话,除了佟盈婉带着李铁国溜达过的几个地方外,李铁国对这座城市以及这个学校还真没有什么太深的了解,他平时都太忙了,很少走动,基本就是教学楼宿舍图书馆,三点一线,简单而又平凡,所以准确点来说,也许他是因为一个人而留恋一座城,一个学校,

在走出宿舍后,李铁国前几天已经找了佟盈婉,说是回家当天求她帮忙拿点行李,但其实都知道这是临别相送了,

“你这行李也不算多啊,叫我来干嘛啊?”

佟盈婉看着李铁国自己一个人背着一大袋子的书本,之后也没有其他东西了,于是便背着手一脸质问的看着李铁国,

“这本书你帮我拿着一下,老师赠给我的,新的,我不想将它和其他书混在一起。”

李铁国抬头暖暖一笑,表情有求于人的样子,而佟盈婉闻言则半信半疑的接过了那本新书,之后又看了看,还没有开封呢,确实是一本新书,

而再之后,佟盈婉便和李铁国一路朝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了,等到了地方后,李铁国放下行李,喘了几口粗气,擦了擦汗,样子有些小累,而佟盈婉则就站在他的旁边看着他,根本没有打算想要帮忙的意思,

“路上注意时间,别坐过站了啊!”

佟盈婉见李铁国往行李袋子上一坐,于是便顺手边说话边将新书递还给了李铁国,而李铁国这会则摊开手,手上全是灰尘,一脸无奈的样子,而后说他一会去洗洗,不着急,但很快佟盈婉看了看时间后,

便一脸急迫的推了推李铁国,说车都快要进站了啊,怎么还不着急呢?于是李铁国看了一眼后,当时惊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怎么给时间记错了,随后赶紧背起行李就往车站站台上跑去,

而那个时候还有站台票,朋友亲戚是可以到站台上接送的,所以佟盈婉则也就跟了过去,但李铁国一进站台后,便上了车,随后摆了摆手,示意让佟盈婉回去吧,而佟盈婉见此则站在原地皱了皱眉,表情有些凝思,按道理以她对李铁国的了解,他这么心思缜密的一个人是绝对不会搞错行车时间的,而今天却偏偏迟到了还不知,他是在......不想走?但这也仅仅只是她自己的猜测,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没有人知道的,也许只有李铁国自己心里才清楚,

伴随着一阵沉思,火车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再之后一阵浓烟滚滚后,火车向前进发了,而佟盈婉则在听完火车的一声鸣笛后,才缓过劲来了,

之后便发现火车上的李铁国正看着她,那种眼神,她还是第一次在李铁国的脸上看到,看似温和,但却充满了无奈和不舍,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刻,李铁国不想走了,

随着阵阵轰鸣,火车一去不复返,想停也停不了了,而等火车走出站台很远后,佟盈婉看着那火车尾,嘴角微微上扬,突然笑了,是那种很欣慰的笑容,而至于她手中的书本,她拆开了,随后简单一翻,一张对折的纸单便掉落下来,她捡起来打开看了看,上面字迹不多,而看完纸单上的字后,佟盈婉则微微抬起了头,看着天上的阳光,笑了笑,感觉李铁国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呆板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