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18:50:04

等李铁国坐了一天一宿车回到锦海机务段后,在车站接他的还是许芳龄,而这次见面则是很熟悉了,也没有什么外道的话,聊了聊近况后李铁国便先回了段里,到宿舍后,李铁国见吴老三没在,于是见天色还早呢,

便跑去二层小楼里找了葛书记,报了个道,并且还把自己这俩年所学所会全部写成笔记,给葛书记看了看,而葛书记看了几眼后,点了点头,说也是辛苦你了,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求学,不容易啊,而李铁国则傻傻一笑,说这么好的事情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葛书记听完也笑了笑,随后告诉他先去跟着周志强吧,

他那边还有挺多技术难题解决不了呢,正好李铁国所学也许就能用的上,而李铁国闻言立马点了点头,等出了葛书记的屋子后,李铁国便去找了周志强,而在之后小半年的时间里,李铁国一直跟着周志强忙活,

周志强很尊重也很敬佩李铁国,但是他俩的很多观点总是出现分歧,周志强坚持以眼前为主,为工人劳动解决问题最重要,怎么能提高工人的劳动效率和劳动条件,怎么来,而李铁国则坚持以未来机车更新换代为主,要求在很多已建设备上加几道工序,之后在建的设备也要更改,就拿煤炭运输带来说,

李铁国坚持要加几个输油管,说是现在加了,等以后换内燃机车就省的再改了,并且还可以提前培训工人如何给机车给油,而周志强则坚持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他这么做太早了,不合时宜,于是俩人虽说彼此尊重,但意见分歧很大,到最后周志强也拧不过李铁国,只能去找领导反应这些事情了,

而后领导知道了,便找来李铁国谈话了,而李铁国坚持自己的说法,甚至还拿出了自己学过的一些专业知识解释了起来,告诉领导蒸汽机的缺点和内燃机的优点,以及内燃机取替蒸汽机的必然趋势,而领导听完李铁国的讲述后,也不否认他的话,只是说他现在还是踏踏实实的好,如果跟周志强一起很为难,那就去运转开车也可以,

而李铁国本来就是运转出身的,所以这会听完后也是当即就同意了,对他来说,安心的开火车或许更好,心里也更踏实些,尤其是当他再一次登上火车司机驾驶位后,那种感觉就好像老朋友又见面一样,倍感亲切,

而这一开,便是四年之久,在这中间他和许芳龄每个月都会见面,但他俩也都很忙,李铁国开火车向来都是挂最满的轴,跑最远的长途,

之后那几年还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关键时期,段里举行“铁牛”运动,后发展为“满载,超轴,五百公里运动”,在段里调度室门口经常会有很多火车司机挤在门口,争先恐后的想要排班出勤,

而李铁国这种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个很要强的人,所以月月他都是排在最前面的,而代价则是他一个月的个人时间也就一天,有时甚至比这还少呢,而许芳龄那边倒是比李铁国轻松些,

但也是天天起早贪黑的,所以这六年的时光里,他俩人的关系虽然发展成了对象,但结婚的事情却是一拖再拖,李铁国自己一个人倒是无所谓,但许芳龄一个黄花大闺女,家里人居然也不着急,她虽比李铁国小一岁,但也二十五了,

而许芳龄本人和李铁国一样,完全不着急的,也许这就是一种信任,许芳龄坚信着李铁国会娶她,包括她的家人或许也一样,

一九五九年的一个夏天,李铁国按照段里的排班,于上午十点上车,客运前往山海关,这一天,李铁国和平时完全一样,早上用抹布抹了一下脸,随便擦了擦胳膊和身子后,便去了车站等着上车了,而这会夏天正值雨季,雨季洪水总是难免的,只是谁都想不到会被李铁国赶上了,

他于早上十点准时上车发车后,跟着他的副司机不是别人,就是老伙计郑多雨,这几年的合作已经磨合,已经让这俩人的配合程度炉火纯青了,只要李铁国一个眼神或者动作,郑多雨就基本明白他要干嘛了,而李铁国也是如此的,毕竟年头长了,俩人关系还本来就挺好的,

“我听有的老乡说,绥城那边雨下的好像不小啊!”

郑多雨刚填完煤炭后,拎着个铲子依靠在李铁国旁边,随后还看了看火车上的仪表数,样子很是轻松,

“又能有个好收成啊那!”

李铁国听完郑多雨的话后,也是转身冲他笑了笑,经过这四年的相处和改变,李铁国本人倒是比以前大方了许多,而这个大方不是说抠门什么的,而是他不再像以前那么闷闷的了,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聊聊天,和陌生人也知道怎么起话题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学会说您了,

“那倒是,可那边途径辽河也容易发洪水啊!”

“也有利有弊吧,反正老天爷不能饿死咱们,哈哈!”

李铁国和郑多雨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也是很惬意的聊着天,毕竟都已经是老司机了,开火车轻车熟路,跑的线也都很熟悉了,所以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啊,

呜~呜~呜~

咔嚓~咔嚓~咔嚓~

国产改良后的巨大火车头在铁轨上跑起来的速度也是不慢了,全速行驶每小时也能接近六七十公里,所以去往山海关的这段路,也就不到一白天的时间,可也就在火车全速行驶的路上,原本安逸自在的李铁国和郑多雨,坐着坐着,看着看着,突然都站起来了,

“李哥,那是啥啊?”

在离的挺老远,郑多雨和李铁国在瞭望中便已经发现了视野侧前方不对劲了,因为这会正有一股又黑又亮的东西朝着他们正前方的铁轨冲去,看样子是肯定要从铁轨上过去了,而火车和那个东西同时在跑,远处看去就好像俩条长龙在赛跑呢,

“龙?不,不能啊!”

李铁国皱着眉,盯着远处侧前方的一阵涌动的东西,有些发懵,

“好,好像是洪水啊,李哥,应该就是雨季辽河水冲塌河床出来了!”

郑多雨这会脸都快贴在火车挡风玻璃上了,几秒后,好在他率先反应过来了,

“卧槽!”

李铁国这会盯着愈来愈近的那股浑浊东西,也是明白过来了,随后当即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李哥,这越来越近了,以咱们这个速度车头肯定能在洪水过道前冲过去!”

“可...”

此时此刻,万分紧急,郑多雨慌乱之下,看着李铁国急忙估算了一下,而李铁国这会看着前面的那股滚滚而来的洪水,似乎洪水正沿着俩边高地中见的位置一冲而下,声势滔天,于是李铁国表情愈发凝重了起来,可下一秒他的手便放在了紧急制动闸扶手上,而这个动作看似不经意之间,

但实则却是包含了一种铁路人的坚毅和果决,如果全速继续往前开或者现在当场直接跳车,火车头肯定能抢在洪水冲过铁轨前过去的,但火车后面的十多节车厢皮,是绝对不过去的,而洪水如猛兽,脱缰开河道的束缚后,本来冲速就快,再加上卷着各种沙子和泥土等杂物,如同泥石流一般,这种力量只需要一冲便可以轻松的将火车皮冲下铁轨,甚至冲跑乃至淹没了,

“快点跳车!”

李铁国扭过头,面色苍白但却格外的严厉,而郑多雨这会看完李铁国的举动后,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以全速行驶下的火车,要想平稳刹车至少得需要个半公里,而半公里之后就已经到了那洪水涌过之地了,那么.........

“我也是个司机,我不下车!”

此时郑多雨脸上的肌肉已经有些抽搐了,但却仍旧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少废话,撒冷的,都这个时候你就别让我再操心你了!”

李铁国这会手中已经开始摆动闸系扶手了,而火车司机其实玩的就是这一手闸,闸推放速度直接就是火车刹车控速的速度,一搂到底火车直接就从后面翻起来了,所以必须匀速且根据后面车节的情况来控制闸口,而这么一来作为正司机的李铁国是绝对不能离开火车头的了,但郑多雨可以,火车已经在匀速刹车了,所以他这个时候跳车最多受些轻伤,

“你还特么看我干什么!跳啊!”

李铁国这会眼睛死死的看着郑多雨,手心里全是汗,包括握着闸阀的手背上,也已经湿润了,不远处就是来势汹汹的洪水猛兽了,而他却已无路可退了,只能硬扛着上了,他现在要是一旦也跳车,那后果将会是一场人间悲剧了,所以,他很坚定,可郑多雨不该如此,

而郑多雨被李铁国又一次骂完后,见李铁国瞪着俩只大眼睛都冒火了,就是想让他赶紧跳车,于是最后他眼睛一红,拽开司机侧门,迎着夏季的暖暖微风,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铁国,而这会的李铁国见他打开车门后,便扭头目视前方,此时的表情沉重而又呆滞,似乎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在记挂着某个人,也许是觉得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总之他的表情虽刚毅却也发呆,

第四十七章 她的回信!

等李铁国坐了一天一宿车回到锦海机务段后,在车站接他的还是许芳龄,而这次见面则是很熟悉了,也没有什么外道的话,聊了聊近况后李铁国便先回了段里,到宿舍后,李铁国见吴老三没在,于是见天色还早呢,

便跑去二层小楼里找了葛书记,报了个道,并且还把自己这俩年所学所会全部写成笔记,给葛书记看了看,而葛书记看了几眼后,点了点头,说也是辛苦你了,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求学,不容易啊,而李铁国则傻傻一笑,说这么好的事情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葛书记听完也笑了笑,随后告诉他先去跟着周志强吧,

他那边还有挺多技术难题解决不了呢,正好李铁国所学也许就能用的上,而李铁国闻言立马点了点头,等出了葛书记的屋子后,李铁国便去找了周志强,而在之后小半年的时间里,李铁国一直跟着周志强忙活,

周志强很尊重也很敬佩李铁国,但是他俩的很多观点总是出现分歧,周志强坚持以眼前为主,为工人劳动解决问题最重要,怎么能提高工人的劳动效率和劳动条件,怎么来,而李铁国则坚持以未来机车更新换代为主,要求在很多已建设备上加几道工序,之后在建的设备也要更改,就拿煤炭运输带来说,

李铁国坚持要加几个输油管,说是现在加了,等以后换内燃机车就省的再改了,并且还可以提前培训工人如何给机车给油,而周志强则坚持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他这么做太早了,不合时宜,于是俩人虽说彼此尊重,但意见分歧很大,到最后周志强也拧不过李铁国,只能去找领导反应这些事情了,

而后领导知道了,便找来李铁国谈话了,而李铁国坚持自己的说法,甚至还拿出了自己学过的一些专业知识解释了起来,告诉领导蒸汽机的缺点和内燃机的优点,以及内燃机取替蒸汽机的必然趋势,而领导听完李铁国的讲述后,也不否认他的话,只是说他现在还是踏踏实实的好,如果跟周志强一起很为难,那就去运转开车也可以,

而李铁国本来就是运转出身的,所以这会听完后也是当即就同意了,对他来说,安心的开火车或许更好,心里也更踏实些,尤其是当他再一次登上火车司机驾驶位后,那种感觉就好像老朋友又见面一样,倍感亲切,

而这一开,便是四年之久,在这中间他和许芳龄每个月都会见面,但他俩也都很忙,李铁国开火车向来都是挂最满的轴,跑最远的长途,

之后那几年还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关键时期,段里举行“铁牛”运动,后发展为“满载,超轴,五百公里运动”,在段里调度室门口经常会有很多火车司机挤在门口,争先恐后的想要排班出勤,

而李铁国这种人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个很要强的人,所以月月他都是排在最前面的,而代价则是他一个月的个人时间也就一天,有时甚至比这还少呢,而许芳龄那边倒是比李铁国轻松些,

但也是天天起早贪黑的,所以这六年的时光里,他俩人的关系虽然发展成了对象,但结婚的事情却是一拖再拖,李铁国自己一个人倒是无所谓,但许芳龄一个黄花大闺女,家里人居然也不着急,她虽比李铁国小一岁,但也二十五了,

而许芳龄本人和李铁国一样,完全不着急的,也许这就是一种信任,许芳龄坚信着李铁国会娶她,包括她的家人或许也一样,

一九五九年的一个夏天,李铁国按照段里的排班,于上午十点上车,客运前往山海关,这一天,李铁国和平时完全一样,早上用抹布抹了一下脸,随便擦了擦胳膊和身子后,便去了车站等着上车了,而这会夏天正值雨季,雨季洪水总是难免的,只是谁都想不到会被李铁国赶上了,

他于早上十点准时上车发车后,跟着他的副司机不是别人,就是老伙计郑多雨,这几年的合作已经磨合,已经让这俩人的配合程度炉火纯青了,只要李铁国一个眼神或者动作,郑多雨就基本明白他要干嘛了,而李铁国也是如此的,毕竟年头长了,俩人关系还本来就挺好的,

“我听有的老乡说,绥城那边雨下的好像不小啊!”

郑多雨刚填完煤炭后,拎着个铲子依靠在李铁国旁边,随后还看了看火车上的仪表数,样子很是轻松,

“又能有个好收成啊那!”

李铁国听完郑多雨的话后,也是转身冲他笑了笑,经过这四年的相处和改变,李铁国本人倒是比以前大方了许多,而这个大方不是说抠门什么的,而是他不再像以前那么闷闷的了,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聊聊天,和陌生人也知道怎么起话题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学会说您了,

“那倒是,可那边途径辽河也容易发洪水啊!”

“也有利有弊吧,反正老天爷不能饿死咱们,哈哈!”

李铁国和郑多雨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也是很惬意的聊着天,毕竟都已经是老司机了,开火车轻车熟路,跑的线也都很熟悉了,所以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啊,

呜~呜~呜~

咔嚓~咔嚓~咔嚓~

国产改良后的巨大火车头在铁轨上跑起来的速度也是不慢了,全速行驶每小时也能接近六七十公里,所以去往山海关的这段路,也就不到一白天的时间,可也就在火车全速行驶的路上,原本安逸自在的李铁国和郑多雨,坐着坐着,看着看着,突然都站起来了,

“李哥,那是啥啊?”

在离的挺老远,郑多雨和李铁国在瞭望中便已经发现了视野侧前方不对劲了,因为这会正有一股又黑又亮的东西朝着他们正前方的铁轨冲去,看样子是肯定要从铁轨上过去了,而火车和那个东西同时在跑,远处看去就好像俩条长龙在赛跑呢,

“龙?不,不能啊!”

李铁国皱着眉,盯着远处侧前方的一阵涌动的东西,有些发懵,

“好,好像是洪水啊,李哥,应该就是雨季辽河水冲塌河床出来了!”

郑多雨这会脸都快贴在火车挡风玻璃上了,几秒后,好在他率先反应过来了,

“卧槽!”

李铁国这会盯着愈来愈近的那股浑浊东西,也是明白过来了,随后当即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李哥,这越来越近了,以咱们这个速度车头肯定能在洪水过道前冲过去!”

“可...”

此时此刻,万分紧急,郑多雨慌乱之下,看着李铁国急忙估算了一下,而李铁国这会看着前面的那股滚滚而来的洪水,似乎洪水正沿着俩边高地中见的位置一冲而下,声势滔天,于是李铁国表情愈发凝重了起来,可下一秒他的手便放在了紧急制动闸扶手上,而这个动作看似不经意之间,

但实则却是包含了一种铁路人的坚毅和果决,如果全速继续往前开或者现在当场直接跳车,火车头肯定能抢在洪水冲过铁轨前过去的,但火车后面的十多节车厢皮,是绝对不过去的,而洪水如猛兽,脱缰开河道的束缚后,本来冲速就快,再加上卷着各种沙子和泥土等杂物,如同泥石流一般,这种力量只需要一冲便可以轻松的将火车皮冲下铁轨,甚至冲跑乃至淹没了,

“快点跳车!”

李铁国扭过头,面色苍白但却格外的严厉,而郑多雨这会看完李铁国的举动后,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以全速行驶下的火车,要想平稳刹车至少得需要个半公里,而半公里之后就已经到了那洪水涌过之地了,那么.........

“我也是个司机,我不下车!”

此时郑多雨脸上的肌肉已经有些抽搐了,但却仍旧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少废话,撒冷的,都这个时候你就别让我再操心你了!”

李铁国这会手中已经开始摆动闸系扶手了,而火车司机其实玩的就是这一手闸,闸推放速度直接就是火车刹车控速的速度,一搂到底火车直接就从后面翻起来了,所以必须匀速且根据后面车节的情况来控制闸口,而这么一来作为正司机的李铁国是绝对不能离开火车头的了,但郑多雨可以,火车已经在匀速刹车了,所以他这个时候跳车最多受些轻伤,

“你还特么看我干什么!跳啊!”

李铁国这会眼睛死死的看着郑多雨,手心里全是汗,包括握着闸阀的手背上,也已经湿润了,不远处就是来势汹汹的洪水猛兽了,而他却已无路可退了,只能硬扛着上了,他现在要是一旦也跳车,那后果将会是一场人间悲剧了,所以,他很坚定,可郑多雨不该如此,

而郑多雨被李铁国又一次骂完后,见李铁国瞪着俩只大眼睛都冒火了,就是想让他赶紧跳车,于是最后他眼睛一红,拽开司机侧门,迎着夏季的暖暖微风,又回头看了一眼李铁国,而这会的李铁国见他打开车门后,便扭头目视前方,此时的表情沉重而又呆滞,似乎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在记挂着某个人,也许是觉得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总之他的表情虽刚毅却也发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