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8 18:50:04

李铁国几秒之后站在原地冲着苏桐之点了点头,随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朝着外面出去了,而苏桐之见李铁国答应的这么爽快,于是便有些好奇真的假的,这个人怎么如此大方呢,

而等李铁国打饭回来之后,将给苏桐之带的卷子递给他后,苏桐之愣住了,随后看向李铁国的目光中充满了感谢,

而这会躺在对床的另一个室友看见后,顿时便坐了起来,问李铁国要不以后他来给他讲也可以,他也会,而李铁国则笑了一下,说自己也不能天天这样给别人带吃的,于是苏桐之闻言则说那是,谁的口粮都不是白来的,等以后学校发了补贴之后,他也能够吃的,就这一次就很谢谢李铁国,

等到晚上的时候,李铁国又向苏桐之学习了一会,晚上学校有电,但白天通常是不给电的,而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李铁国一大早便出去跟着跑操了,对此他倒是还挺喜欢的,早上跑一跑步,很精神的,

在之后的几天里,李铁国基本没有怎么出学校,一有时间就和苏桐之学习,并且宿舍里的另外俩个室友也都认识了,但似乎对李铁国也都不算太亲近,反倒是苏桐之和他俩关系挺好的,有时候总一起聊一些国家政策和学术知识,

而在李铁国这里相互之间倒是都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毕竟他们仨个是学生,而李铁国则是一个火车司机,所以经历和爱好都不太相同,聊也聊不到一起去啊,

等开学了之后,当天李铁国去教学楼上课,在班里也没有什么人和他交谈,而他自己也不太喜欢主动去和别人说话,于是一天下来,他除了记笔记,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至于老师讲一些关于机车工程方面的理论,李铁国基本上是听不太懂的,可他却也一直都没怎么问,心思自己回去再问问苏桐之,他应该会,

而等到晚上回到宿舍之后,他却发现苏桐之和另外俩个室友出去了,一直到快闭宿舍的时候才回来,当时李铁国也不好意思问人家干什么去了,只是听他们说什么今天的读报真精彩,尤其是学生会的某个某个女主席,声音真的好听,而且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理解的也透彻,说的真好,

夜晚李铁国看他们都睡觉了,也不好去问今天老师讲的内容,而且对他们口中说的读报很感兴趣,也想参加,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参加,他不爱说什么话,别人不搭理他,缺乏沟通,

而这种生活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一周多,李铁国每天上课下课就是自己一个人,除了和苏桐之讲过几次话外,他一周基本连话都没怎么说,而这样的生活让李铁国也感觉有些孤单了,他有点想念无老三的碎嘴子了...

“老师,你讲的内燃机,我听不懂......”

到了下周一课上的时候,李铁国积攒了一周的问题,却始终无人解答,最后他被逼得没办法了,便在一大早的课上,等老师又讲到关于内燃机的时候,他站了起来问了问,而这不问还好,一问,教师里坐在下面的学生,似乎不太高兴了,

但倒要没人说些什么,而老师则是心平气和问李铁国哪里听不懂,而李铁国则滔滔不绝的一个一个问了起来,站在前面的老师对于李铁国的问题,每个都简单的说了说,但却还没等李铁国问完,坐在下面的学生便有站起来的了,

“这位同学,照你这么问下去,我们这些其他学生干脆回宿舍得了呗!”

站起来的也不是别人,就是上回一起来学校时候,质问李铁国的那个女同学,今天她还是梳着俩个大辫,

而李铁国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哑口无言且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确实占用了上课时间,可下了课后老师就走了,那会大学老师本来就不多,之后还得备课还得搞研究,每天都很忙的,

而那位站在前面的老师听完这位女同学的话后,虽然心里是有些讨厌的,觉得话说的有些刁钻了,帮帮底子薄的同学也正常,只是她说的理,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因为一个人而耽误整个班的课程进度,属实不太合适,

“对,对不起...”

李铁国站在原地停顿了几秒,随后跟那位女同学点了点头,说了句对不起后便坐下了,此时李铁国心里有种感觉,他不想再继续学下去了,他什么都听不懂,却又无人可问,他感觉这里和他想象中的学校不太一样,这里的人似乎对他充满了排斥,他想要回家了,但来之前他说过要学成回去,现在回家,和逃兵有什么俩样的呢?

下课之后,李铁国独自坐在班级里,仍旧不去主动接触任何人,而这会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似乎都相互认识,成为了朋友们,几个成群,有说有笑,看的李铁国自己一个人,颇为羡慕,

时间慢慢的过去,李铁国的生活仍旧没有任何的变化,早上跑操,白天上课,晚上睡觉,闲余时间就独自看书,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交集,逐渐的,他感觉自己就好像空气一样,不管在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一样,

他渐渐的感觉校园生活枯燥,无味,没有意义,他觉得读书成了他的负担,他绞尽脑汁的去理解,去想,可怎么都学的不太好,他甚至觉得自己开火车才是真正有用的,学习无关紧要,

等一个多月过去了之后,李铁国和这个学校里的同学几乎完全成了俩路人,其他学生一天下来要参加讨论会,读报,有时还去参加学生会组织的活动,周末还有读书会,生活丰富多彩,而李铁国则俩点一线,线段最近,天天抱着几本书在手里,从起早贪黑的看,到最后回寝一扔,不管不顾,他的情绪和激情似乎有些沉沦和消退了,

“李铁国,校门口有你的信!”

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上午,李铁国自己躺在宿舍里,也不愿意起来看书了,他看不懂,反倒不如就混着算了,但让他有些意外的事情出现了,宿管干事敲了敲他宿舍的门,随后李铁国刚开门后,宿管干事便随口跟他说了一句,之后就转身去别的屋了,

而李铁国一听说有自己的信,顿时就呆住了,几秒后他还朝着宿管问了一句,确定是他的信吗?宿管说你不叫李铁国嘛,就是你的,

于是李铁国见宿舍这么说了,便穿上衣服裤子就朝着外面跑出去了,路上李铁国心中很怀疑,但却也有些十分期待,因为他心中有个幻想,那就是这封信会不会是那个人写来的呢?

等到了校门口,李铁国问了问门口的大爷,随后便取到了自己的信,当时李铁国看了一眼寄信人,随后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和激动,并且他还没有立即撕开看,而是捧在身前,急忙跑回了宿舍,在撕开之前他的心情既期待又忐忑,有些害怕也有些开心,

李铁国同志:你好

之前你写给我的俩封信,我都看了,我觉的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听说你去外地学习了,我替你感到高兴,我没有参加过高等教育,但想来大学生活一定很精彩,祝你学业有成!

寄信人:许芳龄

一张不大不小的稿纸,却只写了一半都没有到,惜字如金,内容特别简单,李铁国十几秒就看完了,之后他坐在床铺上面,拿着稿纸,心情很是复杂,因为他不知道这封回信的内容是想表达什么,纸面意思,好像是什么都没有说,就简单的一份祝福而已,

但李铁国却也在这一瞬间,感到了一丝温暖和关怀,可他...又想许芳龄再多写一点,哪怕只是说说近况也好啊,可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好像还不到说近况

第四十七章 她的回信!

李铁国几秒之后站在原地冲着苏桐之点了点头,随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朝着外面出去了,而苏桐之见李铁国答应的这么爽快,于是便有些好奇真的假的,这个人怎么如此大方呢,

而等李铁国打饭回来之后,将给苏桐之带的卷子递给他后,苏桐之愣住了,随后看向李铁国的目光中充满了感谢,

而这会躺在对床的另一个室友看见后,顿时便坐了起来,问李铁国要不以后他来给他讲也可以,他也会,而李铁国则笑了一下,说自己也不能天天这样给别人带吃的,于是苏桐之闻言则说那是,谁的口粮都不是白来的,等以后学校发了补贴之后,他也能够吃的,就这一次就很谢谢李铁国,

等到晚上的时候,李铁国又向苏桐之学习了一会,晚上学校有电,但白天通常是不给电的,而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李铁国一大早便出去跟着跑操了,对此他倒是还挺喜欢的,早上跑一跑步,很精神的,

在之后的几天里,李铁国基本没有怎么出学校,一有时间就和苏桐之学习,并且宿舍里的另外俩个室友也都认识了,但似乎对李铁国也都不算太亲近,反倒是苏桐之和他俩关系挺好的,有时候总一起聊一些国家政策和学术知识,

而在李铁国这里相互之间倒是都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毕竟他们仨个是学生,而李铁国则是一个火车司机,所以经历和爱好都不太相同,聊也聊不到一起去啊,

等开学了之后,当天李铁国去教学楼上课,在班里也没有什么人和他交谈,而他自己也不太喜欢主动去和别人说话,于是一天下来,他除了记笔记,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至于老师讲一些关于机车工程方面的理论,李铁国基本上是听不太懂的,可他却也一直都没怎么问,心思自己回去再问问苏桐之,他应该会,

而等到晚上回到宿舍之后,他却发现苏桐之和另外俩个室友出去了,一直到快闭宿舍的时候才回来,当时李铁国也不好意思问人家干什么去了,只是听他们说什么今天的读报真精彩,尤其是学生会的某个某个女主席,声音真的好听,而且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理解的也透彻,说的真好,

夜晚李铁国看他们都睡觉了,也不好去问今天老师讲的内容,而且对他们口中说的读报很感兴趣,也想参加,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参加,他不爱说什么话,别人不搭理他,缺乏沟通,

而这种生活转眼之间,便过去了一周多,李铁国每天上课下课就是自己一个人,除了和苏桐之讲过几次话外,他一周基本连话都没怎么说,而这样的生活让李铁国也感觉有些孤单了,他有点想念无老三的碎嘴子了...

“老师,你讲的内燃机,我听不懂......”

到了下周一课上的时候,李铁国积攒了一周的问题,却始终无人解答,最后他被逼得没办法了,便在一大早的课上,等老师又讲到关于内燃机的时候,他站了起来问了问,而这不问还好,一问,教师里坐在下面的学生,似乎不太高兴了,

但倒要没人说些什么,而老师则是心平气和问李铁国哪里听不懂,而李铁国则滔滔不绝的一个一个问了起来,站在前面的老师对于李铁国的问题,每个都简单的说了说,但却还没等李铁国问完,坐在下面的学生便有站起来的了,

“这位同学,照你这么问下去,我们这些其他学生干脆回宿舍得了呗!”

站起来的也不是别人,就是上回一起来学校时候,质问李铁国的那个女同学,今天她还是梳着俩个大辫,

而李铁国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哑口无言且不好意思了,因为他确实占用了上课时间,可下了课后老师就走了,那会大学老师本来就不多,之后还得备课还得搞研究,每天都很忙的,

而那位站在前面的老师听完这位女同学的话后,虽然心里是有些讨厌的,觉得话说的有些刁钻了,帮帮底子薄的同学也正常,只是她说的理,也确实是这么个理,因为一个人而耽误整个班的课程进度,属实不太合适,

“对,对不起...”

李铁国站在原地停顿了几秒,随后跟那位女同学点了点头,说了句对不起后便坐下了,此时李铁国心里有种感觉,他不想再继续学下去了,他什么都听不懂,却又无人可问,他感觉这里和他想象中的学校不太一样,这里的人似乎对他充满了排斥,他想要回家了,但来之前他说过要学成回去,现在回家,和逃兵有什么俩样的呢?

下课之后,李铁国独自坐在班级里,仍旧不去主动接触任何人,而这会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似乎都相互认识,成为了朋友们,几个成群,有说有笑,看的李铁国自己一个人,颇为羡慕,

时间慢慢的过去,李铁国的生活仍旧没有任何的变化,早上跑操,白天上课,晚上睡觉,闲余时间就独自看书,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交集,逐渐的,他感觉自己就好像空气一样,不管在学校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一样,

他渐渐的感觉校园生活枯燥,无味,没有意义,他觉得读书成了他的负担,他绞尽脑汁的去理解,去想,可怎么都学的不太好,他甚至觉得自己开火车才是真正有用的,学习无关紧要,

等一个多月过去了之后,李铁国和这个学校里的同学几乎完全成了俩路人,其他学生一天下来要参加讨论会,读报,有时还去参加学生会组织的活动,周末还有读书会,生活丰富多彩,而李铁国则俩点一线,线段最近,天天抱着几本书在手里,从起早贪黑的看,到最后回寝一扔,不管不顾,他的情绪和激情似乎有些沉沦和消退了,

“李铁国,校门口有你的信!”

在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上午,李铁国自己躺在宿舍里,也不愿意起来看书了,他看不懂,反倒不如就混着算了,但让他有些意外的事情出现了,宿管干事敲了敲他宿舍的门,随后李铁国刚开门后,宿管干事便随口跟他说了一句,之后就转身去别的屋了,

而李铁国一听说有自己的信,顿时就呆住了,几秒后他还朝着宿管问了一句,确定是他的信吗?宿管说你不叫李铁国嘛,就是你的,

于是李铁国见宿舍这么说了,便穿上衣服裤子就朝着外面跑出去了,路上李铁国心中很怀疑,但却也有些十分期待,因为他心中有个幻想,那就是这封信会不会是那个人写来的呢?

等到了校门口,李铁国问了问门口的大爷,随后便取到了自己的信,当时李铁国看了一眼寄信人,随后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和激动,并且他还没有立即撕开看,而是捧在身前,急忙跑回了宿舍,在撕开之前他的心情既期待又忐忑,有些害怕也有些开心,

李铁国同志:你好

之前你写给我的俩封信,我都看了,我觉的你没有必要向我道歉,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听说你去外地学习了,我替你感到高兴,我没有参加过高等教育,但想来大学生活一定很精彩,祝你学业有成!

寄信人:许芳龄

一张不大不小的稿纸,却只写了一半都没有到,惜字如金,内容特别简单,李铁国十几秒就看完了,之后他坐在床铺上面,拿着稿纸,心情很是复杂,因为他不知道这封回信的内容是想表达什么,纸面意思,好像是什么都没有说,就简单的一份祝福而已,

但李铁国却也在这一瞬间,感到了一丝温暖和关怀,可他...又想许芳龄再多写一点,哪怕只是说说近况也好啊,可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好像还不到说近况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