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9 18:20:00

许芳龄同志:你好

谢谢你的回信,看了你的分析之后,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我决心要去改正,希望你能教我一些办法,给我再多提一些建议,我会积极学习和思考,争取更好的完成组织上交代下来的学习任务,为共产主义的共同事业而奋斗!

寄信人:李铁国

李铁国也不知道应该再写一些什么,于是便也就没有在多写,在他看来,只要许芳龄能再给她回信,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提的建议,他尽量去改正,

而这封信出去了之后,时隔没到半个月,回信就又来了,李铁国接到后拿回宿舍,依旧很是激动,似乎他这半个月就在等着这封回信,而信的内容则仍旧还是很犀利,

李铁国同志:你好

看了你的来信后,我觉得你还是有太多的思想包袱,我之前给你的回信并不是向你提出问题,而是希望你能主动一些的迎接大学生活,你的性格和脾气可能是你无法融入大学集体的原因,给你提个建议,你应该主动的去参加学校活动,主动和别人交流,

而不是等着别人来邀请你,你是学校的一员,不是学校的客人,校学生会没有责任去主动找你,同学们也没有责任去迎合你,是你要融入学校,而不是想着为什么学校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之前听你说对学校的读书会很感兴趣,你这周就可以去参加试试,没有人可以剥夺你参加活动的权利,但也没有人有义务去带着你,学校里没有人是你的师傅,你也不再是学徒,希望你能够变的主动起来,变的勇敢,对大学生活充满激情和信心,至于学术上的事情我不了解,还是你自己斟酌为好,最后祝你能圆满的完成组织上交代的学习任务,为共产主义的共同事业而奋斗!

李芳龄这一次心中所些内容倒是比之前多了很多,可有几个字眼却看的李铁国心中很堵,甚至扎心,变得勇敢?许芳龄信中所些似乎觉得李铁国不够勇敢,李铁国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就算说不上是个英勇的战士,但面对敌人却也无所畏惧,至少他毫不退缩,而这难道还配不上勇敢一词吗?

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的想法和见地确实不同,李铁国对于勇敢的理解和李芳龄心中所说完全不同,于李铁国而言,他压根就不觉得和别人主动交流,主动参加活动,是勇敢,他觉得只有面对危险之时,才会涉及到勇敢二字,而许芳龄则觉得于李铁国而言,能够打破自身性格缺陷,走出自我,就是一种勇敢,

可不管许芳龄的用词让李铁国舒不舒服,他也还是拿起了笔杆子,就算是不同意许芳龄的说法,他也是要回信的,而且他也还同样期待着许芳龄的下次回信,

许芳龄同志:你好

对于这次你在心中所提及的内容,我做了很深刻的认识,已经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这周的读书会我一定会去参加的,并且也会将会中内容写成文字,向你汇报。

但对于你提到我不够勇敢的这一情况,我觉得还有待思考和了解,我个人认为我是足够勇敢的!

寄信人:李铁国

在一次的信中,李铁国向许芳龄保证了自己会去参加读书会,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觉得许芳龄心中所讲确实很有道理,但也有一小部分原因,在于那一句勇敢二词,在李铁国觉得,只是一个读书会而已,他难不成是因为害怕才不去的?笑话!

几天之后,从礼拜一的回信之后,李铁国就一直在注意着读书会的事情,而很快等到了周五的时候,李铁国在宿舍听闻几个室友说今晚下课后有读书会,再之后李铁国便私底下又问了问苏桐之,苏桐之对于李铁国还是挺好的,便告诉他了具体地点和时间,还有参加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其实很简单的,就是由学长学姐带着,大家一起读书,探讨,思考,并且再讨论讨论一些目前关于铁路的事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而李铁国等上完课后,由于苏桐之和另外俩个室友一起去的,所以他就只能自己收拾收拾后,自己去了,大约在晚上四点半的时候,李铁国就站在了唯学楼的楼下,等过了一会后见很多人陆陆续续都往里面进,其中还有好些都是他的同班同学,于是李铁国便知道读书会要开始了,随后他便也抬腿走了进去,只是在这进去的一瞬间,他似乎有些紧张的感觉了,

“今天又是一个惬意的下午啊,大家都学了一周,想必也是丰富了学识,又掌握了新的知识,所谓劳逸结合,理论学术学完了,大家也不妨探讨一下最近发生在身边人文趣事!”

李铁国按照苏桐之的说法,找到了读书会所在的教室后,站在门外,便听见屋里有学长在讲话,而后他探头看了看后,发现这屋子里全都是昔日里一起学习的那些同学,人数大概一百多人,看样子是每个屋子里都是平时一起学习的几个班一起开读书会,

于是李铁国也不去想其他的了,直接抬腿就走了进去,而也就在他刚刚迈步进去后,坐在门口的同学看见了他,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没有想到,而这会屋子里本来就坐的很满,所以他没有办法,只能在过道里走了一圈,随后好多人看见他之后,便都议论了起来,好像是没想到这个同学会来参加读书会,也很好奇是谁让他来的,

而李铁国在过道里走了一圈,发现仅有的几个座位,大都被人帮忙给占了,只有一个自己同班同学旁边靠墙的位置没有人坐,估计是因为太窄了,坐在哪里就得贴在墙上,还有就是那座位在里面,不好进去,

“同学你好,我能进去一下吗?”

李铁国看了一圈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要么就出去,要么就坐进去,他既答应许芳龄自己要参加读书会了,他就不会出去,再则他自己内心也是不愿意出去的,来都来了,出去多尴尬啊,

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他只能站在一排座位的边上,向边上的同学说了说,想让他让一下,

“哦,可以啊!”

坐在边上的男同学一见李铁国想要进去坐,于是便点了点头,样子很有礼貌,而事实上,班级里也并不是所以人都不喜欢李铁国,绝大部分只是和他没有什么接触,所以彼此之间不了解也不说话,但压根就没有什么矛盾的,就像李铁国的那几个室友,除了苏桐之一开始有点不喜欢李铁国,剩下俩个和李铁国就是陌生人的关系,他俩有共同语言,

而李铁国又不懂他们聊的那些,李铁国要聊也只想聊他懂的,所以你想加入人家的聊天中,却又想让人家聊你的话题,那人家自是不顺着他说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可聊的,但关系上便是不讨厌也不喜欢,至于也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对李铁国这个保送生有意见的,其实也是各自有自己的原因的,

“谢谢!”

李铁国见这个男同学很有礼貌,于是便也点了点头后,说了一声谢谢,而等他连续从几个人前面绕过,走进最里面的那个座位的时候,突然一不小心,脚踩在了坐在最里面旁边同学的脚面上了,

而这个同学也不是别人,就是之前连续好几次说李铁国的那个女生,而这也不能全怪李铁国自己,此时所有见李铁国要从自己面前过去的同学都往后靠了靠,唯独只有她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而座椅和桌子离的本来就很近,在坐着个人在中间,那就更窄了许多,也就是李铁国太瘦了,所以才能勉强从缝隙中插进去,但如果坐着的人一点都不动,那硬插进去了,便免不了脚上会有些接触,

第四十八章 我的回信!

许芳龄同志:你好

谢谢你的回信,看了你的分析之后,我似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问题,我决心要去改正,希望你能教我一些办法,给我再多提一些建议,我会积极学习和思考,争取更好的完成组织上交代下来的学习任务,为共产主义的共同事业而奋斗!

寄信人:李铁国

李铁国也不知道应该再写一些什么,于是便也就没有在多写,在他看来,只要许芳龄能再给她回信,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提的建议,他尽量去改正,

而这封信出去了之后,时隔没到半个月,回信就又来了,李铁国接到后拿回宿舍,依旧很是激动,似乎他这半个月就在等着这封回信,而信的内容则仍旧还是很犀利,

李铁国同志:你好

看了你的来信后,我觉得你还是有太多的思想包袱,我之前给你的回信并不是向你提出问题,而是希望你能主动一些的迎接大学生活,你的性格和脾气可能是你无法融入大学集体的原因,给你提个建议,你应该主动的去参加学校活动,主动和别人交流,

而不是等着别人来邀请你,你是学校的一员,不是学校的客人,校学生会没有责任去主动找你,同学们也没有责任去迎合你,是你要融入学校,而不是想着为什么学校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之前听你说对学校的读书会很感兴趣,你这周就可以去参加试试,没有人可以剥夺你参加活动的权利,但也没有人有义务去带着你,学校里没有人是你的师傅,你也不再是学徒,希望你能够变的主动起来,变的勇敢,对大学生活充满激情和信心,至于学术上的事情我不了解,还是你自己斟酌为好,最后祝你能圆满的完成组织上交代的学习任务,为共产主义的共同事业而奋斗!

李芳龄这一次心中所些内容倒是比之前多了很多,可有几个字眼却看的李铁国心中很堵,甚至扎心,变得勇敢?许芳龄信中所些似乎觉得李铁国不够勇敢,李铁国扪心自问,他觉得自己就算说不上是个英勇的战士,但面对敌人却也无所畏惧,至少他毫不退缩,而这难道还配不上勇敢一词吗?

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的想法和见地确实不同,李铁国对于勇敢的理解和李芳龄心中所说完全不同,于李铁国而言,他压根就不觉得和别人主动交流,主动参加活动,是勇敢,他觉得只有面对危险之时,才会涉及到勇敢二字,而许芳龄则觉得于李铁国而言,能够打破自身性格缺陷,走出自我,就是一种勇敢,

可不管许芳龄的用词让李铁国舒不舒服,他也还是拿起了笔杆子,就算是不同意许芳龄的说法,他也是要回信的,而且他也还同样期待着许芳龄的下次回信,

许芳龄同志:你好

对于这次你在心中所提及的内容,我做了很深刻的认识,已经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这周的读书会我一定会去参加的,并且也会将会中内容写成文字,向你汇报。

但对于你提到我不够勇敢的这一情况,我觉得还有待思考和了解,我个人认为我是足够勇敢的!

寄信人:李铁国

在一次的信中,李铁国向许芳龄保证了自己会去参加读书会,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觉得许芳龄心中所讲确实很有道理,但也有一小部分原因,在于那一句勇敢二词,在李铁国觉得,只是一个读书会而已,他难不成是因为害怕才不去的?笑话!

几天之后,从礼拜一的回信之后,李铁国就一直在注意着读书会的事情,而很快等到了周五的时候,李铁国在宿舍听闻几个室友说今晚下课后有读书会,再之后李铁国便私底下又问了问苏桐之,苏桐之对于李铁国还是挺好的,便告诉他了具体地点和时间,还有参加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其实很简单的,就是由学长学姐带着,大家一起读书,探讨,思考,并且再讨论讨论一些目前关于铁路的事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而李铁国等上完课后,由于苏桐之和另外俩个室友一起去的,所以他就只能自己收拾收拾后,自己去了,大约在晚上四点半的时候,李铁国就站在了唯学楼的楼下,等过了一会后见很多人陆陆续续都往里面进,其中还有好些都是他的同班同学,于是李铁国便知道读书会要开始了,随后他便也抬腿走了进去,只是在这进去的一瞬间,他似乎有些紧张的感觉了,

“今天又是一个惬意的下午啊,大家都学了一周,想必也是丰富了学识,又掌握了新的知识,所谓劳逸结合,理论学术学完了,大家也不妨探讨一下最近发生在身边人文趣事!”

李铁国按照苏桐之的说法,找到了读书会所在的教室后,站在门外,便听见屋里有学长在讲话,而后他探头看了看后,发现这屋子里全都是昔日里一起学习的那些同学,人数大概一百多人,看样子是每个屋子里都是平时一起学习的几个班一起开读书会,

于是李铁国也不去想其他的了,直接抬腿就走了进去,而也就在他刚刚迈步进去后,坐在门口的同学看见了他,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没有想到,而这会屋子里本来就坐的很满,所以他没有办法,只能在过道里走了一圈,随后好多人看见他之后,便都议论了起来,好像是没想到这个同学会来参加读书会,也很好奇是谁让他来的,

而李铁国在过道里走了一圈,发现仅有的几个座位,大都被人帮忙给占了,只有一个自己同班同学旁边靠墙的位置没有人坐,估计是因为太窄了,坐在哪里就得贴在墙上,还有就是那座位在里面,不好进去,

“同学你好,我能进去一下吗?”

李铁国看了一圈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要么就出去,要么就坐进去,他既答应许芳龄自己要参加读书会了,他就不会出去,再则他自己内心也是不愿意出去的,来都来了,出去多尴尬啊,

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他只能站在一排座位的边上,向边上的同学说了说,想让他让一下,

“哦,可以啊!”

坐在边上的男同学一见李铁国想要进去坐,于是便点了点头,样子很有礼貌,而事实上,班级里也并不是所以人都不喜欢李铁国,绝大部分只是和他没有什么接触,所以彼此之间不了解也不说话,但压根就没有什么矛盾的,就像李铁国的那几个室友,除了苏桐之一开始有点不喜欢李铁国,剩下俩个和李铁国就是陌生人的关系,他俩有共同语言,

而李铁国又不懂他们聊的那些,李铁国要聊也只想聊他懂的,所以你想加入人家的聊天中,却又想让人家聊你的话题,那人家自是不顺着他说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可聊的,但关系上便是不讨厌也不喜欢,至于也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对李铁国这个保送生有意见的,其实也是各自有自己的原因的,

“谢谢!”

李铁国见这个男同学很有礼貌,于是便也点了点头后,说了一声谢谢,而等他连续从几个人前面绕过,走进最里面的那个座位的时候,突然一不小心,脚踩在了坐在最里面旁边同学的脚面上了,

而这个同学也不是别人,就是之前连续好几次说李铁国的那个女生,而这也不能全怪李铁国自己,此时所有见李铁国要从自己面前过去的同学都往后靠了靠,唯独只有她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而座椅和桌子离的本来就很近,在坐着个人在中间,那就更窄了许多,也就是李铁国太瘦了,所以才能勉强从缝隙中插进去,但如果坐着的人一点都不动,那硬插进去了,便免不了脚上会有些接触,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