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9 18:20:00

呼!

火车速度越来越慢了,郑多雨挑了个速度低些的节点,一跃而下,摔在地上翻了几下后,便站了起来了,完全没有什么事情的,而这会火车头已经朝着洪水涌向正前方驶去了,

而此时坐在火车头里的李铁国,心里其实也抱着一份希望,期望着可以在洪水越过铁轨前刹住车,但看着自己和那滔滔洪水的距离,以及火车逐渐降低下来的速度,李铁国的目光也从火热变得凄凉了,

以他对机车的掌握程度,他深知机车要想无事故的停下来,火车头以及前车厢注定是要被洪水冲毁的,所以他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李铁国看着侧前方声势冲天的滔滔洪水,腿软,发毛,紧张,种种情绪统统一瞬而过,而零点几秒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李铁国淡淡一笑,这笑容,似乎有些无奈,也有些认命了,总之他逃不掉了,

呼!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如郑多雨一开始估计的一样,后面火车十多节的车厢安稳停下,而火车头前面带着的几个车厢则被迎面而来的洪水猛兽瞬间吞噬了,此时坐在火车头里的李铁国,直接身子就好像被掀翻了一样,一头就栽在了侧面的铁皮上,

随后下一秒直接头破血流,并且胳膊和大腿全都动不了了,似乎是旧伤复发,也好像是又有新的部位骨折了,仅仅只是这么一下碰撞,火车头就被冲倒在地上了,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火车头被洪水淹没后,大量的洪水从火车头的窗户,车皮缝隙等等,迅速涌进了火车头里,

而这会火车头里的李铁国,意识黯淡,神态模糊,只能扶靠在车前的操作杆旁,而后等静静等待着洪水逐渐流淌进来,十几秒后,值得庆幸的是洪水的高度不足以完全淹没火车头,所以李铁国并不会被淹没了,但悲哀的是李铁国经过刚才的那样一阵磕碰后,全身大大小小五六处伤口,这会被泡在污浊的洪水中,不但会十分疼痛,而且很容易被感染了,可李铁国这会半个多的身子都在水中,他是根本没有办法挣脱的,而且他的一只大腿和胳膊都动不了了,

昏昏沉沉,意识逐渐从虚弱到浑噩,在到昏迷,最后李铁国靠在了驾驶座前方的操作板上彻底昏过去了,而此时他的体温已经十分发热了,

而也就在李铁国在火车头经历着生死磨难的时候,外面的郑多雨一分一秒都没有闲着,他组织旅客已经抢救,之后还向当地最近的单位报送了救援列车,只是再怎么着急也没有人敢冲进洪水里去进入火车头,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最后郑多雨有些按捺不住了,他本来是对救援列车抱着很大希望的,只是时间紧迫,救援列车怎么也得半个小时才能到,这还得是在调度快的情况下,

“小伙子,你要干嘛去啊!”

就在郑多雨一步一步的朝着火车头走过去的时候,周围站着的很多群众似乎有些看不懂了,纷纷嚷着,就好像是要叫醒眼前这个走向迷途的男孩,

而郑多雨此时则慢手慢脚的爬上了后面车节的火车皮,样子仔仔细细,很认真,等爬上了火车皮之后,他看着最前面被洪水冲倒的火车头,皱了皱眉,随后便快步跑了过去,

等到了火车头边上的时候,郑多雨看着前面来势湍急的水流,蹲下身脱下衣服好好的擦了擦脚下,

而后他更加认真的看了看前面露出来的一块铁皮子,最后咬了咬牙,一口气,直接抬腿一跳,蹦到了火车头从洪水中露出来的那快铁皮子上面,而这会后面的众人看着郑多雨的这一跳,无一不是替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的甚至在看见他跳的那一刹那,都不禁张开嘴,面对着被洪水还有泥浆冲拭过的钢铁表面,这一跳,

若是滑了,或是没踩住脚,只要他一跌落,那么水流湍急的洪水顺势就会将他直接淹没,甚至他连抓点什么东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洪水里消失了,而被洪水冲走,那么结果只有一死了,而且还是死无葬身之地,不一定被冲成什么样子了,

所以他的这一跳已经不是靠勇气的了,这一跳跳的是他对同事全部的倾心奉献,和对朋友的极力赤诚爱护,不知道他在跳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过踩不住的结果,但好在他站住了,而他这么一站住之后,接下来倒是简单了许多,因为洪水虽猛但却是被火车头挡住只能从俩边流过,等拽开侧门之后,郑多雨看着坐在驾驶台上奄奄一息,毫无生机的李铁国后,屈身一拽,李铁国本来个子就小,身子还瘦,很容易就被他给拽了出来,

而再之后,郑多雨双臂抱着昏迷不醒的李铁国,站在四周全是湍急水流的中间,望着他跳过来的方向,无奈的哭笑出来,他要抱着李铁国跳过去,完全是没有一点的可能了,而除此之外他俩再无他法能从这里离开了,

“小伙子,你等等,我们已经有人去找木板子了,很快就能回来!”

此时围在火车皮不远处的旅客们也都早已反应过来,于是便有人跑去找木板子了,而这会郑多雨听完旅客们的话后,站在火车头的铁皮子上,抱着浑身湿透了的李铁国,表情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迎着烈烈夏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洪水,心情一时间也有些后怕了,

等过了几分钟后有人终于找到了木头,但不是个板子,只是个木头棒子,可这郑多雨已经等不及了,毕竟李铁国身上光是磕破流血的地方都好几处,要是在墨迹下去,而且人也已经昏迷不醒了,

“你们人多力气大,我讲他搭在木头上面,你们可一定要抓稳了啊!”

郑多雨嚷嚷着让拿着木头的人过来后,又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并且最后表情近似恳求的和那几个旅客说了说,而那些旅客也是纷纷点头说没有问题,

而等郑多雨将李铁国搭在木棒上后,一脸担忧的告诉那些旅客可以往回拽了,但千万要小心啊,于是那些旅客们好几个人,还都是大汉级别的体格子,所以将木棒拽过来的时候倒是很平稳,等近了许多后,他们直接一伸手便将搭在木棒上的李铁国给拎了上去,而这会郑多雨看着李铁国被救了,便咧嘴终于露出了笑容,但随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却有犹豫住了,

“小伙子,你还跳回来啊!”

几个大汉见火车司机救出来了,于是便抬头有看了看前去救人的郑多雨,之后都有些疑惑,按理说用木棒是比较安全的,但这小子之间不是直接跳过去了,而这回往回跳相对来说风险还小了很多呢,

“不了不了,你们就像拽他似的给我拽回去就行了!”

郑多雨几乎也就停顿了一秒,随后便笑嘿嘿的挠了挠后脑勺,样子多少有些怂了的感觉,而人往往就是这样的,紧急时刻,迫不得已,做起事情来几乎也就想都不想了,但一旦冷静之后,也就不敢再那样去做了,甚至想起之前做的事情都害怕的,

等郑多雨抱着木棒子被几个旅客以同样的方式拽过去后,他坐在车节的上面看着李铁国,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敬佩,他还是他,永远都是有着那么几分的英雄气节,在那种生死关头他的抉择机会是不需要考虑的,这种舍生取义为民服务的精神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包括郑多雨自己都不敢说自己能在刚才的那种时候,会像李铁国那么的坚定不移,英雄到底是英雄,

十几分钟之后,连带着好心旅客的帮助背扶,李铁国和郑多雨总算是赶到了当地的市里医院,而后李铁国则进来抢救室,等到下午的时候,吴老三和段领导等一帮人都赶到了医院,之后听完郑多雨的讲述后,段领导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李铁国必须就醒,并且还要将李铁国树立为段里的英雄标兵,英雄司机,

而吴老三听完这些之后,则是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了小角落里,抽着烟,等一会后护士说医院不让抽烟后,吴老三掐了烟,出去了,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好像对于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李铁国才总算是醒了,之后按照医生的说法是,李铁国大腿韧带严重受伤,关节粉碎性骨折,手臂以及手背部轻微型骨折,之前腿上的旧伤也裂开了,所以日后走路肯定是不利索的了,等住院半年之后估计可以下地靠拐杖走路,但也还要继续养伤不能太劳累了,

领导听完李铁国的情况后,说只要保住命就好啊,腿脚不利索以后就不上车了,做些文职工作,并且明确表态单位会以工伤给他休假一年,直到他养好为止,并且所有费用全部由段里或是分局出,之后告诉李铁国安心养伤,不要去想其他的,

而李铁国这会还很虚弱,所以就只是点了点头,而等领导说完离开之后,吴老三进来了,看着躺在床上挂着吊瓶吊着腿的李铁国,眉眼一笑,

“这下你可比我威风了,成英雄了!”

“火车头是不是被冲毁了?”

吴老三端坐在椅子上,笑吟吟,顺势拿着水果刀好像还要给李铁国削个苹果吃,而李铁国这会看着吴老三,微微的张开嘴,之后小声的问了一句话,此时屋子很小,再加上外面也不怎么吵,所以吴老三听的很真亮,于是他原本去取苹果的手,停住了,

不知道是感伤,还是哪个字眼说中了吴老三,总之他突然脸上有些发酸,眼睛发红,

第四十八章 我的回信!

呼!

火车速度越来越慢了,郑多雨挑了个速度低些的节点,一跃而下,摔在地上翻了几下后,便站了起来了,完全没有什么事情的,而这会火车头已经朝着洪水涌向正前方驶去了,

而此时坐在火车头里的李铁国,心里其实也抱着一份希望,期望着可以在洪水越过铁轨前刹住车,但看着自己和那滔滔洪水的距离,以及火车逐渐降低下来的速度,李铁国的目光也从火热变得凄凉了,

以他对机车的掌握程度,他深知机车要想无事故的停下来,火车头以及前车厢注定是要被洪水冲毁的,所以他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李铁国看着侧前方声势冲天的滔滔洪水,腿软,发毛,紧张,种种情绪统统一瞬而过,而零点几秒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李铁国淡淡一笑,这笑容,似乎有些无奈,也有些认命了,总之他逃不掉了,

呼!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如郑多雨一开始估计的一样,后面火车十多节的车厢安稳停下,而火车头前面带着的几个车厢则被迎面而来的洪水猛兽瞬间吞噬了,此时坐在火车头里的李铁国,直接身子就好像被掀翻了一样,一头就栽在了侧面的铁皮上,

随后下一秒直接头破血流,并且胳膊和大腿全都动不了了,似乎是旧伤复发,也好像是又有新的部位骨折了,仅仅只是这么一下碰撞,火车头就被冲倒在地上了,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火车头被洪水淹没后,大量的洪水从火车头的窗户,车皮缝隙等等,迅速涌进了火车头里,

而这会火车头里的李铁国,意识黯淡,神态模糊,只能扶靠在车前的操作杆旁,而后等静静等待着洪水逐渐流淌进来,十几秒后,值得庆幸的是洪水的高度不足以完全淹没火车头,所以李铁国并不会被淹没了,但悲哀的是李铁国经过刚才的那样一阵磕碰后,全身大大小小五六处伤口,这会被泡在污浊的洪水中,不但会十分疼痛,而且很容易被感染了,可李铁国这会半个多的身子都在水中,他是根本没有办法挣脱的,而且他的一只大腿和胳膊都动不了了,

昏昏沉沉,意识逐渐从虚弱到浑噩,在到昏迷,最后李铁国靠在了驾驶座前方的操作板上彻底昏过去了,而此时他的体温已经十分发热了,

而也就在李铁国在火车头经历着生死磨难的时候,外面的郑多雨一分一秒都没有闲着,他组织旅客已经抢救,之后还向当地最近的单位报送了救援列车,只是再怎么着急也没有人敢冲进洪水里去进入火车头,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最后郑多雨有些按捺不住了,他本来是对救援列车抱着很大希望的,只是时间紧迫,救援列车怎么也得半个小时才能到,这还得是在调度快的情况下,

“小伙子,你要干嘛去啊!”

就在郑多雨一步一步的朝着火车头走过去的时候,周围站着的很多群众似乎有些看不懂了,纷纷嚷着,就好像是要叫醒眼前这个走向迷途的男孩,

而郑多雨此时则慢手慢脚的爬上了后面车节的火车皮,样子仔仔细细,很认真,等爬上了火车皮之后,他看着最前面被洪水冲倒的火车头,皱了皱眉,随后便快步跑了过去,

等到了火车头边上的时候,郑多雨看着前面来势湍急的水流,蹲下身脱下衣服好好的擦了擦脚下,

而后他更加认真的看了看前面露出来的一块铁皮子,最后咬了咬牙,一口气,直接抬腿一跳,蹦到了火车头从洪水中露出来的那快铁皮子上面,而这会后面的众人看着郑多雨的这一跳,无一不是替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的甚至在看见他跳的那一刹那,都不禁张开嘴,面对着被洪水还有泥浆冲拭过的钢铁表面,这一跳,

若是滑了,或是没踩住脚,只要他一跌落,那么水流湍急的洪水顺势就会将他直接淹没,甚至他连抓点什么东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洪水里消失了,而被洪水冲走,那么结果只有一死了,而且还是死无葬身之地,不一定被冲成什么样子了,

所以他的这一跳已经不是靠勇气的了,这一跳跳的是他对同事全部的倾心奉献,和对朋友的极力赤诚爱护,不知道他在跳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过踩不住的结果,但好在他站住了,而他这么一站住之后,接下来倒是简单了许多,因为洪水虽猛但却是被火车头挡住只能从俩边流过,等拽开侧门之后,郑多雨看着坐在驾驶台上奄奄一息,毫无生机的李铁国后,屈身一拽,李铁国本来个子就小,身子还瘦,很容易就被他给拽了出来,

而再之后,郑多雨双臂抱着昏迷不醒的李铁国,站在四周全是湍急水流的中间,望着他跳过来的方向,无奈的哭笑出来,他要抱着李铁国跳过去,完全是没有一点的可能了,而除此之外他俩再无他法能从这里离开了,

“小伙子,你等等,我们已经有人去找木板子了,很快就能回来!”

此时围在火车皮不远处的旅客们也都早已反应过来,于是便有人跑去找木板子了,而这会郑多雨听完旅客们的话后,站在火车头的铁皮子上,抱着浑身湿透了的李铁国,表情感激的点了点头,随后迎着烈烈夏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洪水,心情一时间也有些后怕了,

等过了几分钟后有人终于找到了木头,但不是个板子,只是个木头棒子,可这郑多雨已经等不及了,毕竟李铁国身上光是磕破流血的地方都好几处,要是在墨迹下去,而且人也已经昏迷不醒了,

“你们人多力气大,我讲他搭在木头上面,你们可一定要抓稳了啊!”

郑多雨嚷嚷着让拿着木头的人过来后,又叫几个人过来帮忙,并且最后表情近似恳求的和那几个旅客说了说,而那些旅客也是纷纷点头说没有问题,

而等郑多雨将李铁国搭在木棒上后,一脸担忧的告诉那些旅客可以往回拽了,但千万要小心啊,于是那些旅客们好几个人,还都是大汉级别的体格子,所以将木棒拽过来的时候倒是很平稳,等近了许多后,他们直接一伸手便将搭在木棒上的李铁国给拎了上去,而这会郑多雨看着李铁国被救了,便咧嘴终于露出了笑容,但随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处境,却有犹豫住了,

“小伙子,你还跳回来啊!”

几个大汉见火车司机救出来了,于是便抬头有看了看前去救人的郑多雨,之后都有些疑惑,按理说用木棒是比较安全的,但这小子之间不是直接跳过去了,而这回往回跳相对来说风险还小了很多呢,

“不了不了,你们就像拽他似的给我拽回去就行了!”

郑多雨几乎也就停顿了一秒,随后便笑嘿嘿的挠了挠后脑勺,样子多少有些怂了的感觉,而人往往就是这样的,紧急时刻,迫不得已,做起事情来几乎也就想都不想了,但一旦冷静之后,也就不敢再那样去做了,甚至想起之前做的事情都害怕的,

等郑多雨抱着木棒子被几个旅客以同样的方式拽过去后,他坐在车节的上面看着李铁国,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敬佩,他还是他,永远都是有着那么几分的英雄气节,在那种生死关头他的抉择机会是不需要考虑的,这种舍生取义为民服务的精神是一般人很难做到的,包括郑多雨自己都不敢说自己能在刚才的那种时候,会像李铁国那么的坚定不移,英雄到底是英雄,

十几分钟之后,连带着好心旅客的帮助背扶,李铁国和郑多雨总算是赶到了当地的市里医院,而后李铁国则进来抢救室,等到下午的时候,吴老三和段领导等一帮人都赶到了医院,之后听完郑多雨的讲述后,段领导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李铁国必须就醒,并且还要将李铁国树立为段里的英雄标兵,英雄司机,

而吴老三听完这些之后,则是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了小角落里,抽着烟,等一会后护士说医院不让抽烟后,吴老三掐了烟,出去了,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好像对于这件事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李铁国才总算是醒了,之后按照医生的说法是,李铁国大腿韧带严重受伤,关节粉碎性骨折,手臂以及手背部轻微型骨折,之前腿上的旧伤也裂开了,所以日后走路肯定是不利索的了,等住院半年之后估计可以下地靠拐杖走路,但也还要继续养伤不能太劳累了,

领导听完李铁国的情况后,说只要保住命就好啊,腿脚不利索以后就不上车了,做些文职工作,并且明确表态单位会以工伤给他休假一年,直到他养好为止,并且所有费用全部由段里或是分局出,之后告诉李铁国安心养伤,不要去想其他的,

而李铁国这会还很虚弱,所以就只是点了点头,而等领导说完离开之后,吴老三进来了,看着躺在床上挂着吊瓶吊着腿的李铁国,眉眼一笑,

“这下你可比我威风了,成英雄了!”

“火车头是不是被冲毁了?”

吴老三端坐在椅子上,笑吟吟,顺势拿着水果刀好像还要给李铁国削个苹果吃,而李铁国这会看着吴老三,微微的张开嘴,之后小声的问了一句话,此时屋子很小,再加上外面也不怎么吵,所以吴老三听的很真亮,于是他原本去取苹果的手,停住了,

不知道是感伤,还是哪个字眼说中了吴老三,总之他突然脸上有些发酸,眼睛发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