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13:56:26

“你踩我干嘛啊?”

女同学被李铁国这么一踩,顿时就激了,抬头瞪着俩只丹凤眼,一脸怒火的看着李铁国,而且质问的语气很寒冷,说话的声音也大的很,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李铁国见自己的大脚踩了人家女孩子的小脚丫,顿时脸就红了,很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女同学,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啊?”

“那...我帮你洗下鞋子啊?”

女同学一脸不绕人的样子,而李铁国羞愧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说要帮她洗鞋子,而李铁国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周围的几个同学便笑了出来,而那位同学听完李铁国的话后,脸色也瞬间有些红了,看样子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得理不绕人的泼妇似得,

“算了算了!”

女同学摆了摆手,面上虽然是不计较了,但心里却对坐在旁边这位男同学更加不舒服了,而李铁国见她说算了,便又说了几句对不起,之后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坐在靠墙的位置上拿出书本,想要听学长和学姐的讲话了,

等又过了一小会之后,读书会便开始了,大家顺着学姐学长提出的问题和话题讨论了起来,而李铁国坐在这个狭小的位置里,转身也不好转,前面的人也不回头,旁边还是面墙,他能找人讨论的,便只有一旁刚才被自己踩了脚的女同学,而他本来是想要再次像以前那样,不说话,独自呆着,可他一想许芳龄信中所说的,他便强迫着自己转过了身,要主动与人交流,而且他自己也觉得,都已经硬着头皮来这里了,难不成还要一言不发?

“我...我们之前好像一起来的学校啊!”

李铁国侧着身,见一旁的女孩也是坐在哪,没和别人交流,于是便眨了眨眼睛后,微笑这讲了一句,而这会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女孩听到李铁国是在冲她讲话后,扭头皱了皱眉,眉目之中似乎充满了惊讶,

“我和你认识吗?”

本来就对李铁国这个保送生有些意见的这位女同学,刚才又被这个看上去呆里呆气的人踩了一脚,气还没消退呢,李铁国又和她说起话来,于是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话了,直接一句露骨的质问说的李铁国当场无地自容了,此时的李铁国坐在座位上,简直尴尬的要命一样,甚至都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的自找没趣呢,

而在家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李铁国靠着墙往哪一坐,也是找不到任何人讨论,等结束后,李铁国便直接就回了宿舍,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回宿舍后,之前一直和他没有什么交流的俩个舍友,突然问起了他,

“同学,你觉得你今天学长说的扩充铁路线,在青藏高原上建造铁路,可行吗?”

“我都跟你说了这是不可能的,青藏高原上空气稀薄,有高原反映的,咱们这些平原人上去呆都呆不了,更别说施工盖铁路了啊!”

“我在这问李铁国同学呢,你老讲什么话啊!”

“我坚决觉得青藏高原上不宜修建铁路,施工难度太大了,代价太大,你问不问我我都是这么想的!”

俩个室友,就这读书会上学长提出的话题,争辩不止,而由于李铁国也去参加了,所以他们便也想听听李铁国的说法,而李铁国站在门口的位置,听完他来的对话之后,皱了皱眉,似乎还真的思索了起来,

“我觉得不管难度大不大,都是中国的土地,那中国铁路就一定会连成一片的!当年修往川里铁路,穿山越岭,难度不也很大!”

李铁国走进屋子,一边站在俩室友旁边,一边很认真的讲了起来,而这会俩个室友听完李铁国的话后,其中支持能修造的那个便顿时拍了拍手,说李铁国讲的真好,精彩,这才是咱们中国铁路工人的志气,而另一个不支持这一说法的则有讲去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还是觉得代价太大要考虑成本等等,而随后李铁国便和另一个室友又和他讨论了,

李铁国和几个室友聊了整整一晚上,之后他的俩个室友彼此争辩很多,而李铁国则也说了一些,但他说的大多也都是一些过往实例,理论上的可行性他也说不出来什么,

而接下来的这一周,李铁国每次学完习回到宿舍后,都主动的去找些类似的话题和他的另外几个室友讨论,他的室友对此倒也挺愿意说的,只是很多时候聊着聊着,有些问题就会争论起来,李铁国一开始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但随着时间久了点之后,他发现自己和俩个室友在探讨问题时候的争论,往往很正常了,那俩人也都以此为常,都不记挂在心上,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倒是一种全新的认识,他过去总以为争论就等同于争吵一样,

等又到周末的时候了,李铁国还是去参加了读书会,而这次的他兴趣满满,甚至都有些爱上这个活动了,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太顺利了,比上一次还要尴尬一些呢,因为读书会上人比较多,

而且举行也好些次了,所以很多人的座位都已经坐习惯了,也可以说是约定俗成的座位了,而李铁国这次则还是要坐在那个靠墙到位置里,而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到是也没什么的,他坐在哪来都不挑的,能有个地方坐就可以了,挤点就挤点呗,可是他进屋后,刚走到那一排的位置,和靠边的男孩说完话,准备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同学的声音,

“你去别的地方坐呗,这里面太挤了,我怕你再踩到我的鞋子!”

坐在里面的那个女同学,也就是之前好几次和李铁国不愉快的那个女孩,这一次还没等李铁国进去呢,直接就开口喊住了他,而这会李铁国站在外面,顿时分外尴尬了起来,坐在边上的男同学此时也为难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开位置,

“我,我会小心的...”

“那也不行,你坐我旁边会影响到我的!”

李铁国小心翼翼,还有些愧疚和不好意思,而那位女同学则当面直接就继续拒绝了他,而且言辞更加犀利了起来,说的李铁国直接不知道该讲什么,

而这会站在前面的学姐和学长还都没有到呢,因为李铁国来的也算比较早的了,

“那么多座位你非要挤在这里面,什么意思嘛啊?”

女同学见李铁国站在原地满脸通红,却有不肯离开,于是便有些娇气的歪着头,质问起了他来,而李铁国一听她都这么说了,更加不好意思了就,于是便干脆转身走了,但他又不能去坐在别的位置上,因为虽然有些空的位置,可人家之前都是成群一起来的,位置早就坐好了,他冒然坐过去占了别人的位置更招人反感,搞不好还会被人说一顿,而至于他室友几个人则也是和同班其他几个同学坐在了一起,要怪也只能怪李铁国最开始的没有来,现在想要去坐别人的位置太不礼貌了,

原地站了能有几秒之后,李铁国最后也无奈了,没办法,他干脆就在后面随便找了个地方,准备站一会算了,反正他也站得住,而等这一次的读书会结束之后,李铁国和其他几个室友又有了新的话题,

于是说的比之前更加激烈了,而且这一次他们还帮着李铁国批判了他们班的那个女同学,但也只是在宿舍里批判的,在外面他们和那个女同学的关系还挺好的,毕竟那位女同学学习很好,

而且人长得也还算水灵漂亮,主要据说家里还很不错呢,之后按照苏桐之的消息和分析,那女孩之所以就李铁国有些偏见,是因为她本来能保送北京大学的,只是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大事情,大贡献,就被去保送了,这不公平,于是便自己考了来这里,虽说比不上北大,但却也算是挺好的了,

第四十九章 这都怪我

“你踩我干嘛啊?”

女同学被李铁国这么一踩,顿时就激了,抬头瞪着俩只丹凤眼,一脸怒火的看着李铁国,而且质问的语气很寒冷,说话的声音也大的很,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李铁国见自己的大脚踩了人家女孩子的小脚丫,顿时脸就红了,很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女同学,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啊?”

“那...我帮你洗下鞋子啊?”

女同学一脸不绕人的样子,而李铁国羞愧之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说要帮她洗鞋子,而李铁国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周围的几个同学便笑了出来,而那位同学听完李铁国的话后,脸色也瞬间有些红了,看样子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得理不绕人的泼妇似得,

“算了算了!”

女同学摆了摆手,面上虽然是不计较了,但心里却对坐在旁边这位男同学更加不舒服了,而李铁国见她说算了,便又说了几句对不起,之后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坐在靠墙的位置上拿出书本,想要听学长和学姐的讲话了,

等又过了一小会之后,读书会便开始了,大家顺着学姐学长提出的问题和话题讨论了起来,而李铁国坐在这个狭小的位置里,转身也不好转,前面的人也不回头,旁边还是面墙,他能找人讨论的,便只有一旁刚才被自己踩了脚的女同学,而他本来是想要再次像以前那样,不说话,独自呆着,可他一想许芳龄信中所说的,他便强迫着自己转过了身,要主动与人交流,而且他自己也觉得,都已经硬着头皮来这里了,难不成还要一言不发?

“我...我们之前好像一起来的学校啊!”

李铁国侧着身,见一旁的女孩也是坐在哪,没和别人交流,于是便眨了眨眼睛后,微笑这讲了一句,而这会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女孩听到李铁国是在冲她讲话后,扭头皱了皱眉,眉目之中似乎充满了惊讶,

“我和你认识吗?”

本来就对李铁国这个保送生有些意见的这位女同学,刚才又被这个看上去呆里呆气的人踩了一脚,气还没消退呢,李铁国又和她说起话来,于是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话了,直接一句露骨的质问说的李铁国当场无地自容了,此时的李铁国坐在座位上,简直尴尬的要命一样,甚至都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的自找没趣呢,

而在家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李铁国靠着墙往哪一坐,也是找不到任何人讨论,等结束后,李铁国便直接就回了宿舍,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回宿舍后,之前一直和他没有什么交流的俩个舍友,突然问起了他,

“同学,你觉得你今天学长说的扩充铁路线,在青藏高原上建造铁路,可行吗?”

“我都跟你说了这是不可能的,青藏高原上空气稀薄,有高原反映的,咱们这些平原人上去呆都呆不了,更别说施工盖铁路了啊!”

“我在这问李铁国同学呢,你老讲什么话啊!”

“我坚决觉得青藏高原上不宜修建铁路,施工难度太大了,代价太大,你问不问我我都是这么想的!”

俩个室友,就这读书会上学长提出的话题,争辩不止,而由于李铁国也去参加了,所以他们便也想听听李铁国的说法,而李铁国站在门口的位置,听完他来的对话之后,皱了皱眉,似乎还真的思索了起来,

“我觉得不管难度大不大,都是中国的土地,那中国铁路就一定会连成一片的!当年修往川里铁路,穿山越岭,难度不也很大!”

李铁国走进屋子,一边站在俩室友旁边,一边很认真的讲了起来,而这会俩个室友听完李铁国的话后,其中支持能修造的那个便顿时拍了拍手,说李铁国讲的真好,精彩,这才是咱们中国铁路工人的志气,而另一个不支持这一说法的则有讲去了自己的一些想法,还是觉得代价太大要考虑成本等等,而随后李铁国便和另一个室友又和他讨论了,

李铁国和几个室友聊了整整一晚上,之后他的俩个室友彼此争辩很多,而李铁国则也说了一些,但他说的大多也都是一些过往实例,理论上的可行性他也说不出来什么,

而接下来的这一周,李铁国每次学完习回到宿舍后,都主动的去找些类似的话题和他的另外几个室友讨论,他的室友对此倒也挺愿意说的,只是很多时候聊着聊着,有些问题就会争论起来,李铁国一开始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但随着时间久了点之后,他发现自己和俩个室友在探讨问题时候的争论,往往很正常了,那俩人也都以此为常,都不记挂在心上,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倒是一种全新的认识,他过去总以为争论就等同于争吵一样,

等又到周末的时候了,李铁国还是去参加了读书会,而这次的他兴趣满满,甚至都有些爱上这个活动了,只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太顺利了,比上一次还要尴尬一些呢,因为读书会上人比较多,

而且举行也好些次了,所以很多人的座位都已经坐习惯了,也可以说是约定俗成的座位了,而李铁国这次则还是要坐在那个靠墙到位置里,而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到是也没什么的,他坐在哪来都不挑的,能有个地方坐就可以了,挤点就挤点呗,可是他进屋后,刚走到那一排的位置,和靠边的男孩说完话,准备进去的时候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同学的声音,

“你去别的地方坐呗,这里面太挤了,我怕你再踩到我的鞋子!”

坐在里面的那个女同学,也就是之前好几次和李铁国不愉快的那个女孩,这一次还没等李铁国进去呢,直接就开口喊住了他,而这会李铁国站在外面,顿时分外尴尬了起来,坐在边上的男同学此时也为难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开位置,

“我,我会小心的...”

“那也不行,你坐我旁边会影响到我的!”

李铁国小心翼翼,还有些愧疚和不好意思,而那位女同学则当面直接就继续拒绝了他,而且言辞更加犀利了起来,说的李铁国直接不知道该讲什么,

而这会站在前面的学姐和学长还都没有到呢,因为李铁国来的也算比较早的了,

“那么多座位你非要挤在这里面,什么意思嘛啊?”

女同学见李铁国站在原地满脸通红,却有不肯离开,于是便有些娇气的歪着头,质问起了他来,而李铁国一听她都这么说了,更加不好意思了就,于是便干脆转身走了,但他又不能去坐在别的位置上,因为虽然有些空的位置,可人家之前都是成群一起来的,位置早就坐好了,他冒然坐过去占了别人的位置更招人反感,搞不好还会被人说一顿,而至于他室友几个人则也是和同班其他几个同学坐在了一起,要怪也只能怪李铁国最开始的没有来,现在想要去坐别人的位置太不礼貌了,

原地站了能有几秒之后,李铁国最后也无奈了,没办法,他干脆就在后面随便找了个地方,准备站一会算了,反正他也站得住,而等这一次的读书会结束之后,李铁国和其他几个室友又有了新的话题,

于是说的比之前更加激烈了,而且这一次他们还帮着李铁国批判了他们班的那个女同学,但也只是在宿舍里批判的,在外面他们和那个女同学的关系还挺好的,毕竟那位女同学学习很好,

而且人长得也还算水灵漂亮,主要据说家里还很不错呢,之后按照苏桐之的消息和分析,那女孩之所以就李铁国有些偏见,是因为她本来能保送北京大学的,只是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做什么大事情,大贡献,就被去保送了,这不公平,于是便自己考了来这里,虽说比不上北大,但却也算是挺好的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