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13:56:26

“李铁国你特么就是个疯子!”

吴老三酝酿了几秒之后,突然眼睛湿润的朝着李铁国吼了一句,随后一脸气愤的看着他,

而李铁国听完吴老三的怒吼后,看了看他,咧嘴微微笑了出来了,但眼睛却也有些微红了,

“吴哥,我命硬,死不了的!”

李铁国声音很小,但这些话听在吴老三的耳朵里,却是荡起阵阵回音了,吴老三不是个感性的人,更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书生,他是经历过炮火和苦难岁月的男人,所以他很少会流泪的,更很少会满心震撼的,

但此时此刻他心里被触动了,他是了解李铁国这个人的,但再怎么了解,他也很难想出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如此的勇敢,道义?善良?爱心?都不是,只有责任俩个字,才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只有那铁路人最坚实的职责心,才会迸发出如此牢固的底线,

“你命硬个屁啊,我告诉你等养好了伤,回单位就老老实实的做文职,别再扯什么鸟蛋的了!”

吴老三这会也是词穷语塞了,不知道对眼前这个人说什么了,于是只能发脾气的冲李铁国喊了几句,而也就在吴老三喊话的同时,病房的门又被人给推开了,而这回进来的不是他们段里的人了,而是一个女人,许芳龄,

“李,李铁国,你...”

门一推开,许芳龄进来一看,顿时就吓傻了,此时病床上躺着那个人,下半身圈被绷带绑得严严实实的,之后上半身一只胳膊也全缠着绑带,还有头上也是缠了好几圈,整个人也不知道是完了还是怎么了,但总之有一点可以去确认的是,肯定是受了很重的伤的,

“李铁国...你...”

许芳龄快步走到李铁国的身旁后,看着李铁国全身情况随后表情越来越激动了,最后忽然就抱着脸蹲下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许芳龄脸埋在李铁国的病床旁,一阵痛哭了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连话都没怎么讲,而此时李铁国和吴老三俩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又全都看了看许芳龄,随后李铁国表情动不了,但却也有些懵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而吴老三这会咽了咽唾沫,也不知道该开口讲点什么,甚至他都觉得自己在这坐着有些多余了,而李铁国这会继续看着许芳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铁国你到底是怎么了啊...你会不会死啊!”

哭了能有十几秒之后,许芳龄终于算是平复了一些情绪,于是便抬着头,满脸泪花的看着李铁国,说话哭唧唧的,一看也是真的很担心了,

“你,你不是,医生嘛...你看看呗...”

李铁国和许芳龄对视着,随后很小声的讲了讲,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看也是被许芳龄的反应弄的有些傻了,而许芳龄这会听完李铁国说的话后,哭着哭着的就停下了,随后呆着脸想了几秒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确实啊,她就是医生啊,

于是随后许芳龄便擦了擦自己的脸,之后动作缓慢的直起身子,问李铁国病历放在哪里了,她要看看,之后李铁国看了一眼吴老三,吴老三见此便赶紧的转身从床柜旁翻出了一张片子和几张纸,

而在许芳龄接过了这些东西之后,便坐在李铁国的身子旁看了起来,随后连续的翻了几页,她原本痛哭流涕的脸上突然傻傻的忍不住乐了出来,而这会李铁国看着她翻着自己的病历竟能笑出来,更傻了,

“都是些外科伤,还好还好,这我就放心了!”

许芳龄将这些东西全都看完之后,自言自语的边笑边讲了起来,而后又看了看李铁国,样子还挺欣慰的,就好像是在说你也没什么事啊...

“对啊对啊,不影响传宗接代就不算什么大事!”

此时此刻,刚才一直不声不响的吴老三,突然坐在一旁憋出来了一句话,并且说的时候还满脸的笑意,本意是在劝慰许芳龄,但他这话说的再加上他脸上那本就不太正经的表情,顿时让听完话的许芳龄脸红了,

而后侧脸瞥了一眼吴老三后,低着头,攥着衣角不在说话了,而李铁国这会也已经不是那个二十刚出头的小男孩了,已经是个快到三十的青年人了,所以这话中之意,不管吴老三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都听出来了,而且再加上许芳龄的反应,更明显了,

“老三啊!你看你是不是到该抽烟的点了?”

李铁国侧脸问了问吴老三,而吴老三闻言后,撇嘴瞪了他一下,示意不要叫他老三老三的,

“诶呀,那行那行,那我就不影响你俩谈论传宗接代的事儿了,抓点紧就成啊!”

吴老三瞪完李铁国之后,俩手往俩腿的膝盖上一杵,叹了口气,随后一边起身一边嘴里嚷嚷了起来,而等他话音落地之后,瞬间许芳龄便抬头看着他,但这一次的她,眼神之中倒是没有多么大的气愤和怒火,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娇羞和温怒,似乎又气但又不太想反驳,

而等吴老三出去了之后,李铁国和许芳龄俩人呆在屋子里,一时间也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她俩肯定不能像吴老三说的那样,谈那么低俗的事情了,而且就算要谈也不可能是现在这种关系谈啊,

“啧,你说这大夏天的,这趟车走的啊,哎呀,也算因祸得福喽,等伤养好了后,就能坐办公室里呆着了,哈哈哈!”

可能是屋子里太静了,也可能是由于吴老三的话将气氛搞得太过尴尬了,所以憋了半天后,李铁国终于算是先开了次口,跟着许芳龄讲了起来,样子到还是挺悠闲的,说到最后自己还乐了乐,只是那个笑容有些太勉强了,而许芳龄听完她的话后,没有接,依旧低着头坐在旁边不说话,许久后,她看了看李铁国的脸,表情很郑重且格外认真,

“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许芳龄说话的时候脸色很红,但眼神却是很期待的看着李铁国,而李铁国这会说实话,从许芳龄低头不说了之后,他就觉得许芳龄可能真的会谈起这些事情来,毕竟她俩已经认识好几年了,而且这几年相处的也很好,见面的几乎虽少了点,但知道他俩的人心里边也都知道他俩什么关系了,所以说到底其实也就差点破那层纸了,只是这个时候谈这个......

“等等吧!”

李铁国看着许芳龄许久后,苦笑了一下子,叹了口气,之后便看着天花板不再言语了,

“那如果我说不想等了呢?”

李铁国的话音一落之后,许芳龄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又变得有些慌,似乎她并没有想到李铁国会这么回答她,所以许芳龄这会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明显语气有些着急且紧张了,

“现在我躺在这里,要落下了...”

“这和你娶我有什么关系?”

李铁国此时此刻,说实话,他虽和吴老三以及别人仍旧可以谈笑风生,但他心里其实也是很担心的,出了这种情况,他一个三十还没到的小伙子能不难受嘛,所以谈到结婚这件事情,直接就戳中了他心中难受的地方,他是有些不自信的了,

而许芳龄听完李铁国的话,没有考虑,当即就一脸镇定的回了一句,随后脸色也是比刚才多了一丝豁达,如果李铁国是因为不想娶她而说的等等,那她可真就慌了,但如果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会落下点什么,她倒是完全不在乎的,反而她还很欣慰,

“你我已经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孩了,等我好了之后,看看什么情况,之后我去你家,若你家人同意,那就找人择个吉日子,要是不同意了,那我也就认了!光是你答应了,不做数的!”

李铁国从十九岁认识许芳龄到现在的二十七岁,近十年的时间,他已经不是那个感性而又青春的少年郎了,这几年的生活,虽说忙碌且辛苦,但他也成长很多,成熟很多,他考虑事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了,也可以说他理性了很多,至少在很多事情考虑的周全不少,想法也不再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那我现在就叫我家人都过来!”

“许芳龄,你能不能别这么的冲动啊,像个孩子似的,我从小自己一个人,没有什么家人,我自己的事情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自己能做得了主的,但你不行,你父母养了你这么大,再考虑考虑哈!”

李铁国这会说有生气但却也是无奈的,他和许芳龄重新接触了这么久,虽说许芳龄家里人挺热情的,也算就是默许答应了,但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后,凡事都说不好会有变的,许家人是很好,但自家的女儿,谁愿意...嫁给了个瘸子啊,

“行,那你好好休息了,我就先不打扰了!”

许芳龄见李铁国也有些微怒,于是便点了点头,随后帮他按了按枕头之后,便转身出去了,而等李铁国好好的睡了一宿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起来呢,病房里便偷偷摸摸的进来了个人,等李铁国醒了后,李铁国愣了一下,发现这会许正义正坐在他旁边,一脸困意的点着头呢,

第四十九章 这都怪我

“李铁国你特么就是个疯子!”

吴老三酝酿了几秒之后,突然眼睛湿润的朝着李铁国吼了一句,随后一脸气愤的看着他,

而李铁国听完吴老三的怒吼后,看了看他,咧嘴微微笑了出来了,但眼睛却也有些微红了,

“吴哥,我命硬,死不了的!”

李铁国声音很小,但这些话听在吴老三的耳朵里,却是荡起阵阵回音了,吴老三不是个感性的人,更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书生,他是经历过炮火和苦难岁月的男人,所以他很少会流泪的,更很少会满心震撼的,

但此时此刻他心里被触动了,他是了解李铁国这个人的,但再怎么了解,他也很难想出到底是什么支撑着他如此的勇敢,道义?善良?爱心?都不是,只有责任俩个字,才可能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只有那铁路人最坚实的职责心,才会迸发出如此牢固的底线,

“你命硬个屁啊,我告诉你等养好了伤,回单位就老老实实的做文职,别再扯什么鸟蛋的了!”

吴老三这会也是词穷语塞了,不知道对眼前这个人说什么了,于是只能发脾气的冲李铁国喊了几句,而也就在吴老三喊话的同时,病房的门又被人给推开了,而这回进来的不是他们段里的人了,而是一个女人,许芳龄,

“李,李铁国,你...”

门一推开,许芳龄进来一看,顿时就吓傻了,此时病床上躺着那个人,下半身圈被绷带绑得严严实实的,之后上半身一只胳膊也全缠着绑带,还有头上也是缠了好几圈,整个人也不知道是完了还是怎么了,但总之有一点可以去确认的是,肯定是受了很重的伤的,

“李铁国...你...”

许芳龄快步走到李铁国的身旁后,看着李铁国全身情况随后表情越来越激动了,最后忽然就抱着脸蹲下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许芳龄脸埋在李铁国的病床旁,一阵痛哭了起来,情绪非常的激动,连话都没怎么讲,而此时李铁国和吴老三俩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又全都看了看许芳龄,随后李铁国表情动不了,但却也有些懵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而吴老三这会咽了咽唾沫,也不知道该开口讲点什么,甚至他都觉得自己在这坐着有些多余了,而李铁国这会继续看着许芳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李铁国你到底是怎么了啊...你会不会死啊!”

哭了能有十几秒之后,许芳龄终于算是平复了一些情绪,于是便抬着头,满脸泪花的看着李铁国,说话哭唧唧的,一看也是真的很担心了,

“你,你不是,医生嘛...你看看呗...”

李铁国和许芳龄对视着,随后很小声的讲了讲,说话吞吞吐吐的,一看也是被许芳龄的反应弄的有些傻了,而许芳龄这会听完李铁国说的话后,哭着哭着的就停下了,随后呆着脸想了几秒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确实啊,她就是医生啊,

于是随后许芳龄便擦了擦自己的脸,之后动作缓慢的直起身子,问李铁国病历放在哪里了,她要看看,之后李铁国看了一眼吴老三,吴老三见此便赶紧的转身从床柜旁翻出了一张片子和几张纸,

而在许芳龄接过了这些东西之后,便坐在李铁国的身子旁看了起来,随后连续的翻了几页,她原本痛哭流涕的脸上突然傻傻的忍不住乐了出来,而这会李铁国看着她翻着自己的病历竟能笑出来,更傻了,

“都是些外科伤,还好还好,这我就放心了!”

许芳龄将这些东西全都看完之后,自言自语的边笑边讲了起来,而后又看了看李铁国,样子还挺欣慰的,就好像是在说你也没什么事啊...

“对啊对啊,不影响传宗接代就不算什么大事!”

此时此刻,刚才一直不声不响的吴老三,突然坐在一旁憋出来了一句话,并且说的时候还满脸的笑意,本意是在劝慰许芳龄,但他这话说的再加上他脸上那本就不太正经的表情,顿时让听完话的许芳龄脸红了,

而后侧脸瞥了一眼吴老三后,低着头,攥着衣角不在说话了,而李铁国这会也已经不是那个二十刚出头的小男孩了,已经是个快到三十的青年人了,所以这话中之意,不管吴老三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都听出来了,而且再加上许芳龄的反应,更明显了,

“老三啊!你看你是不是到该抽烟的点了?”

李铁国侧脸问了问吴老三,而吴老三闻言后,撇嘴瞪了他一下,示意不要叫他老三老三的,

“诶呀,那行那行,那我就不影响你俩谈论传宗接代的事儿了,抓点紧就成啊!”

吴老三瞪完李铁国之后,俩手往俩腿的膝盖上一杵,叹了口气,随后一边起身一边嘴里嚷嚷了起来,而等他话音落地之后,瞬间许芳龄便抬头看着他,但这一次的她,眼神之中倒是没有多么大的气愤和怒火,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娇羞和温怒,似乎又气但又不太想反驳,

而等吴老三出去了之后,李铁国和许芳龄俩人呆在屋子里,一时间也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她俩肯定不能像吴老三说的那样,谈那么低俗的事情了,而且就算要谈也不可能是现在这种关系谈啊,

“啧,你说这大夏天的,这趟车走的啊,哎呀,也算因祸得福喽,等伤养好了后,就能坐办公室里呆着了,哈哈哈!”

可能是屋子里太静了,也可能是由于吴老三的话将气氛搞得太过尴尬了,所以憋了半天后,李铁国终于算是先开了次口,跟着许芳龄讲了起来,样子到还是挺悠闲的,说到最后自己还乐了乐,只是那个笑容有些太勉强了,而许芳龄听完她的话后,没有接,依旧低着头坐在旁边不说话,许久后,她看了看李铁国的脸,表情很郑重且格外认真,

“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许芳龄说话的时候脸色很红,但眼神却是很期待的看着李铁国,而李铁国这会说实话,从许芳龄低头不说了之后,他就觉得许芳龄可能真的会谈起这些事情来,毕竟她俩已经认识好几年了,而且这几年相处的也很好,见面的几乎虽少了点,但知道他俩的人心里边也都知道他俩什么关系了,所以说到底其实也就差点破那层纸了,只是这个时候谈这个......

“等等吧!”

李铁国看着许芳龄许久后,苦笑了一下子,叹了口气,之后便看着天花板不再言语了,

“那如果我说不想等了呢?”

李铁国的话音一落之后,许芳龄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随后脸色又变得有些慌,似乎她并没有想到李铁国会这么回答她,所以许芳龄这会再次开口说话的时候,明显语气有些着急且紧张了,

“现在我躺在这里,要落下了...”

“这和你娶我有什么关系?”

李铁国此时此刻,说实话,他虽和吴老三以及别人仍旧可以谈笑风生,但他心里其实也是很担心的,出了这种情况,他一个三十还没到的小伙子能不难受嘛,所以谈到结婚这件事情,直接就戳中了他心中难受的地方,他是有些不自信的了,

而许芳龄听完李铁国的话,没有考虑,当即就一脸镇定的回了一句,随后脸色也是比刚才多了一丝豁达,如果李铁国是因为不想娶她而说的等等,那她可真就慌了,但如果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会落下点什么,她倒是完全不在乎的,反而她还很欣慰,

“你我已经不是二十几岁的小孩了,等我好了之后,看看什么情况,之后我去你家,若你家人同意,那就找人择个吉日子,要是不同意了,那我也就认了!光是你答应了,不做数的!”

李铁国从十九岁认识许芳龄到现在的二十七岁,近十年的时间,他已经不是那个感性而又青春的少年郎了,这几年的生活,虽说忙碌且辛苦,但他也成长很多,成熟很多,他考虑事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了,也可以说他理性了很多,至少在很多事情考虑的周全不少,想法也不再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那我现在就叫我家人都过来!”

“许芳龄,你能不能别这么的冲动啊,像个孩子似的,我从小自己一个人,没有什么家人,我自己的事情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自己能做得了主的,但你不行,你父母养了你这么大,再考虑考虑哈!”

李铁国这会说有生气但却也是无奈的,他和许芳龄重新接触了这么久,虽说许芳龄家里人挺热情的,也算就是默许答应了,但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后,凡事都说不好会有变的,许家人是很好,但自家的女儿,谁愿意...嫁给了个瘸子啊,

“行,那你好好休息了,我就先不打扰了!”

许芳龄见李铁国也有些微怒,于是便点了点头,随后帮他按了按枕头之后,便转身出去了,而等李铁国好好的睡了一宿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起来呢,病房里便偷偷摸摸的进来了个人,等李铁国醒了后,李铁国愣了一下,发现这会许正义正坐在他旁边,一脸困意的点着头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