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1 20:24:43

“许正义?你怎么来了啊!”

李铁国一见来者竟是这小子,也是有些惊讶了,当即便问了出来,

“诶呀,李叔你醒了啊!”

“对呀,不是,你咋来这了啊?”

“别提了,老姐昨晚半夜回的家,说什么都要开个家庭会议啊,之后聊了没有多久后,我父母就给我和我大姐派来了,那会没有火车,还是花钱托人坐汽车来的呢,我昨天干了一天的活,可累了!”

许正义见李铁国醒了之后,一边抻了个懒腰,一边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之后推开门说了几句后,很快许芳龄一家子人就全进来了,其中还包括许芳龄的大姐许芳华,这会她看见李铁国后,一脸忧愁的样子,还推了推许芳龄说这人要是瘸了可就废了啊,而许芳龄闻言则立即扬脸就要生气的样子,搞的许芳华当即脸色嘻嘻一笑,转身拎着果篮子就走到了李铁国面前,

“小瘸子,行了啊,没看出来还挺有担当的!”

经过这几年的接触后,李铁国和许芳华也见了好几次的面,也挺熟悉的了,于是许芳华的嘴里倒是也一点都不留情,当即说的话也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避讳的了,而李铁国听完之后,也是瞥了瞥嘴,多少有些不爱听的了,

“我呢,作为长姐,代表我们许家,同意你俩的婚事了,等你能站起来了,就结婚,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多事的人家,彩礼什么的啊,你自己看着置办就成,没婚房就先去我们家凑合着住,反正我和老弟也已经搬出来了,有地方,但有句话得说了,吃饭得叫伙食费,你可没少吃我们家的饺子了!”

许芳华将果篮子放下后,站在李铁国的身边又看了看,之后便一脸长辈样子的讲了起来,并且讲着讲着,脸色还有点埋怨了起来,就好像李铁国欠了她们家钱似的,

而李铁国这会听完之后,看了看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随后又看了看许芳龄,咽了咽唾沫后,看着看着突然笑了出来,

“其实我就知道你们家得同意的,但苦肉计,该演还的演啊!”

李铁国这会倒是没有昨天那么虚弱了,所以说起话来,还挺有劲头的,而且随着李铁国跟吴老三混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多多少少也是沾了一点吴老三的碎嘴子,嘴上坚决不服输,之后再加上许芳华的那句小瘸子,也是给他气够呛,所以...

而这话被许芳华一听,顿时俩眼就眯了起来,随后手往下一伸,拎起果篮子后,脸一瞥转身就要往出走,但却又被许芳华拦住了,

“老姐,你跟个瘸子置的什么气啊,对不对!”

“小瘸子!”

许芳龄一边说,一边笑嘻嘻的看着许芳华,倒是也一点都没在乎李铁国,而许芳华这会听完许芳龄的话后,回头看了一眼李铁国,冷哼一声,说三个字,而李铁国这会听完后,也是无奈的张开了嘴,但憋了半天后,也没讲出来个啥,看样子确实是说不过这姐俩啊,只能忍了一次,等以后...

半年之后,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李铁国在许芳龄照顾下,以及吴老三的不断调侃下,他总算能下床了,只是在他回到单位后,被吴老三取了个外号,叫瘸老四,而李铁国对于这个外号一开始是完全抵触的,但随着叫得多了,他也就习惯了,之后李铁国在这次重伤之后,心态也有了完全得变化,他变得比以前更加随和且近人情了,世俗化也是在所难免的,但他的腿恢复的还不错,虽说叫他瘸老四,但他也不是真的瘸了,

而在出院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结婚,那会结婚讲究个四大件,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手表,之后还要新被褥,可这些李铁国全都没有去置办,只是将自己的所有的积蓄全部交给了许芳龄,说是看看需要什么东西就置办,他之前在生活上花的精力也比较少,而且也不怎么知道享受,所以很少买东西,

而许芳龄一开始是不愿意收李铁国这些东西的,但李铁国坚持说俩人过日子,将财产叫给她保管放心,所以许芳龄也就接受了,而结婚的过程则是很简单,李铁国和许芳龄都不是高调的人,而且也不是特别喜欢热闹的,所以出院没几天后她俩登了个记,之后便在许家的操办下,简单的走了个过程就拉到了,没有大操大办期,期间来的人也不算多,就吴老三还有郑多雨等几个和李铁国好的同事,而许家的人也就几个,凑一块俩桌子的人算是,而过程中也就简单的拜了拜,因为李铁国没有什么家人,所以许家也考虑到了这点,因为就没太注重礼仪等,

而至于结婚之后住的地方,李铁国命也算不错的了,结婚几天后段党委书记葛书记知道后,便找到李铁国,说段里前些日子盖了几栋单位房子,还有剩的,分他一套,也算是单位对他的关照了,而这一次李铁国立马就笑嘿嘿的点头了,丝毫没有去让让,毕竟这不是他自己一个人事情,而单位分的房子在那会也算不错的了,二层的红砖小楼房子,俩个屋子用一个厕所,阳台是那种走廊似的,有点像港片里老街区的那种房子,现在这种房子在锦海也还有,看着已经和现代住宅格格不入了,但六几年那会能住上楼房已经很好了,李铁国和许芳龄都很感激的,

而入住了新房子之后,李铁国便在段里也换了岗位,做起了文职的活,简单说就是整理文件和写一些党报材料,算是清闲不少,但挣的钱也是没有之前多了,可李铁国倒是还挺满意的,他就像一个久经风沙的战士,下了战场,开始了新的生活,他和许芳龄结婚之后,俩个人住在一起,也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拼了,上班按时的去,下半就回家了,小日子过的也还算很美,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对他也都挺好,他自己平时也就是忙着自己的那一片活,等得闲了就和吴老三扯会,反正生活惬意,

而段里的事情也仍旧是那么的多,从六零年一直到六六年,中间有很多的局外支援和抢险,还有六二年的蒋介石扬言反攻大陆,锦海机务段奉命去南方支援等等很多,李铁国都没有去,他也没法去了,毕竟他的伤不适合再执行太危险的任务了,

再者成家之后的李铁国也更加成熟稳重了,非常顾家,但这也不代表着李铁国忘记了艰苦奋斗,新婚几年孩子大了一些之后,李铁国的文职工作也是做不住了,

他这个人闲一时还行,但要他这辈子都不做活,他受不了,于是便申请去了工厂那边,而李铁国这个人做什么都喜欢往里面钻,往里面学,他想要做个技术工种,所以他去工厂后给自己下了一个任务,那就是他要学最难的,别人做不好的,

于是那会要说工厂里最难的活,很明显,当属就是磨砂了,过去老型机车制动系统不是用活塞的,而是都用滑阀,什么叫做滑阀呢,简单来说就是俩个铁板扣在一起,一个铁板有空槽,一个铁板有柱钩,俩个铁板相互擦滑着,压缩空气来产生制动力,

但这些说来简单,实则很难,在那个钳工万能的时代里,什么都需要手动操作的,滑阀最重要也最根本的一个点,就是俩个铁板贴在一起摩擦不能漏风的,一旦漏风不能压缩空气了,那滑阀也就没有意义了,

而俩块铁板要想摩擦的好,不漏出一丝空气,那就得需要精密且细致的磨阀,这可不是容易学会的,在那个还用滑阀的年代,工厂里要是谁说自己能磨阀,那绝对是要高别人一等的,至少也得是个八级钳工啊,去食堂吃饭都牛,因为这个手艺一般人可来不了的,

所以李铁国当时也是认准这个手艺,一门心思就扑在了这上面,虽说他心里还是坚持未来会更新换代的,

但那时候的他绝对未来就算换了牵引力,但滑阀是换不了的了,但其实后来的内燃机车确实换了阀门,采用活塞式的,

但那个时候谁能想的到呢,所以当时的前半年里,李铁国除了爬车修理外,晚上一有时间就自己猫在工厂里,琢磨这个磨阀,有时候一磨就是好几个小时,手磨破了,出茧子了,这些都无所谓,至于累不累的,

那个年代能吃饱饭就很好了,累是正常,再者学习手艺活,哪有不下苦心思的啊,不下狠功夫在里面,什么都学不会的,所以等半年之后,李铁国总算是会了一些,也在这里面摸清了一些独自的门道,他磨十个滑阀,怎么也得有一半以上能合格,那这个成绩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在工厂里的所有工人,没有谁不服李铁国这股子韧劲的,之余还有些磨不好的,就只能老办法了,但那个办法其实也不是什么合格的办法,只是技术落后,没有招的招了,但就在李铁国磨阀越来越熟练的岁月里,六六年文革来了,社会动荡,流行站队,搞批斗,

那会基本人人都要站队的,李铁国本来也是不例外的,毕竟以李铁国那个倔脾气,谁要敢在他面前故意对火车搞破坏,他是肯定受不了的了,李铁国对火车头的感情可不一般,搞不好都可能打出人命来,

但好在葛书记很早就找李铁国谈话了,在段里的二层小楼里,那会葛书记都快退了,之后叫来李铁国后,葛书记喝着热水,就告诉他几句话,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了,都不要掺和进去,未来的中国谁都说不准的,他就只管修好车就行,有人来搞破坏,弄坏一次你就修一次,不多表态只修车,谁都说不出来什么,而且日后大家都看在眼里,不管未来中国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影响李铁国的未来前途,

第五十章 时光飞转

“许正义?你怎么来了啊!”

李铁国一见来者竟是这小子,也是有些惊讶了,当即便问了出来,

“诶呀,李叔你醒了啊!”

“对呀,不是,你咋来这了啊?”

“别提了,老姐昨晚半夜回的家,说什么都要开个家庭会议啊,之后聊了没有多久后,我父母就给我和我大姐派来了,那会没有火车,还是花钱托人坐汽车来的呢,我昨天干了一天的活,可累了!”

许正义见李铁国醒了之后,一边抻了个懒腰,一边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之后推开门说了几句后,很快许芳龄一家子人就全进来了,其中还包括许芳龄的大姐许芳华,这会她看见李铁国后,一脸忧愁的样子,还推了推许芳龄说这人要是瘸了可就废了啊,而许芳龄闻言则立即扬脸就要生气的样子,搞的许芳华当即脸色嘻嘻一笑,转身拎着果篮子就走到了李铁国面前,

“小瘸子,行了啊,没看出来还挺有担当的!”

经过这几年的接触后,李铁国和许芳华也见了好几次的面,也挺熟悉的了,于是许芳华的嘴里倒是也一点都不留情,当即说的话也是丝毫没有任何的避讳的了,而李铁国听完之后,也是瞥了瞥嘴,多少有些不爱听的了,

“我呢,作为长姐,代表我们许家,同意你俩的婚事了,等你能站起来了,就结婚,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多事的人家,彩礼什么的啊,你自己看着置办就成,没婚房就先去我们家凑合着住,反正我和老弟也已经搬出来了,有地方,但有句话得说了,吃饭得叫伙食费,你可没少吃我们家的饺子了!”

许芳华将果篮子放下后,站在李铁国的身边又看了看,之后便一脸长辈样子的讲了起来,并且讲着讲着,脸色还有点埋怨了起来,就好像李铁国欠了她们家钱似的,

而李铁国这会听完之后,看了看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随后又看了看许芳龄,咽了咽唾沫后,看着看着突然笑了出来,

“其实我就知道你们家得同意的,但苦肉计,该演还的演啊!”

李铁国这会倒是没有昨天那么虚弱了,所以说起话来,还挺有劲头的,而且随着李铁国跟吴老三混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多多少少也是沾了一点吴老三的碎嘴子,嘴上坚决不服输,之后再加上许芳华的那句小瘸子,也是给他气够呛,所以...

而这话被许芳华一听,顿时俩眼就眯了起来,随后手往下一伸,拎起果篮子后,脸一瞥转身就要往出走,但却又被许芳华拦住了,

“老姐,你跟个瘸子置的什么气啊,对不对!”

“小瘸子!”

许芳龄一边说,一边笑嘻嘻的看着许芳华,倒是也一点都没在乎李铁国,而许芳华这会听完许芳龄的话后,回头看了一眼李铁国,冷哼一声,说三个字,而李铁国这会听完后,也是无奈的张开了嘴,但憋了半天后,也没讲出来个啥,看样子确实是说不过这姐俩啊,只能忍了一次,等以后...

半年之后,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李铁国在许芳龄照顾下,以及吴老三的不断调侃下,他总算能下床了,只是在他回到单位后,被吴老三取了个外号,叫瘸老四,而李铁国对于这个外号一开始是完全抵触的,但随着叫得多了,他也就习惯了,之后李铁国在这次重伤之后,心态也有了完全得变化,他变得比以前更加随和且近人情了,世俗化也是在所难免的,但他的腿恢复的还不错,虽说叫他瘸老四,但他也不是真的瘸了,

而在出院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结婚,那会结婚讲究个四大件,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手表,之后还要新被褥,可这些李铁国全都没有去置办,只是将自己的所有的积蓄全部交给了许芳龄,说是看看需要什么东西就置办,他之前在生活上花的精力也比较少,而且也不怎么知道享受,所以很少买东西,

而许芳龄一开始是不愿意收李铁国这些东西的,但李铁国坚持说俩人过日子,将财产叫给她保管放心,所以许芳龄也就接受了,而结婚的过程则是很简单,李铁国和许芳龄都不是高调的人,而且也不是特别喜欢热闹的,所以出院没几天后她俩登了个记,之后便在许家的操办下,简单的走了个过程就拉到了,没有大操大办期,期间来的人也不算多,就吴老三还有郑多雨等几个和李铁国好的同事,而许家的人也就几个,凑一块俩桌子的人算是,而过程中也就简单的拜了拜,因为李铁国没有什么家人,所以许家也考虑到了这点,因为就没太注重礼仪等,

而至于结婚之后住的地方,李铁国命也算不错的了,结婚几天后段党委书记葛书记知道后,便找到李铁国,说段里前些日子盖了几栋单位房子,还有剩的,分他一套,也算是单位对他的关照了,而这一次李铁国立马就笑嘿嘿的点头了,丝毫没有去让让,毕竟这不是他自己一个人事情,而单位分的房子在那会也算不错的了,二层的红砖小楼房子,俩个屋子用一个厕所,阳台是那种走廊似的,有点像港片里老街区的那种房子,现在这种房子在锦海也还有,看着已经和现代住宅格格不入了,但六几年那会能住上楼房已经很好了,李铁国和许芳龄都很感激的,

而入住了新房子之后,李铁国便在段里也换了岗位,做起了文职的活,简单说就是整理文件和写一些党报材料,算是清闲不少,但挣的钱也是没有之前多了,可李铁国倒是还挺满意的,他就像一个久经风沙的战士,下了战场,开始了新的生活,他和许芳龄结婚之后,俩个人住在一起,也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拼了,上班按时的去,下半就回家了,小日子过的也还算很美,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对他也都挺好,他自己平时也就是忙着自己的那一片活,等得闲了就和吴老三扯会,反正生活惬意,

而段里的事情也仍旧是那么的多,从六零年一直到六六年,中间有很多的局外支援和抢险,还有六二年的蒋介石扬言反攻大陆,锦海机务段奉命去南方支援等等很多,李铁国都没有去,他也没法去了,毕竟他的伤不适合再执行太危险的任务了,

再者成家之后的李铁国也更加成熟稳重了,非常顾家,但这也不代表着李铁国忘记了艰苦奋斗,新婚几年孩子大了一些之后,李铁国的文职工作也是做不住了,

他这个人闲一时还行,但要他这辈子都不做活,他受不了,于是便申请去了工厂那边,而李铁国这个人做什么都喜欢往里面钻,往里面学,他想要做个技术工种,所以他去工厂后给自己下了一个任务,那就是他要学最难的,别人做不好的,

于是那会要说工厂里最难的活,很明显,当属就是磨砂了,过去老型机车制动系统不是用活塞的,而是都用滑阀,什么叫做滑阀呢,简单来说就是俩个铁板扣在一起,一个铁板有空槽,一个铁板有柱钩,俩个铁板相互擦滑着,压缩空气来产生制动力,

但这些说来简单,实则很难,在那个钳工万能的时代里,什么都需要手动操作的,滑阀最重要也最根本的一个点,就是俩个铁板贴在一起摩擦不能漏风的,一旦漏风不能压缩空气了,那滑阀也就没有意义了,

而俩块铁板要想摩擦的好,不漏出一丝空气,那就得需要精密且细致的磨阀,这可不是容易学会的,在那个还用滑阀的年代,工厂里要是谁说自己能磨阀,那绝对是要高别人一等的,至少也得是个八级钳工啊,去食堂吃饭都牛,因为这个手艺一般人可来不了的,

所以李铁国当时也是认准这个手艺,一门心思就扑在了这上面,虽说他心里还是坚持未来会更新换代的,

但那时候的他绝对未来就算换了牵引力,但滑阀是换不了的了,但其实后来的内燃机车确实换了阀门,采用活塞式的,

但那个时候谁能想的到呢,所以当时的前半年里,李铁国除了爬车修理外,晚上一有时间就自己猫在工厂里,琢磨这个磨阀,有时候一磨就是好几个小时,手磨破了,出茧子了,这些都无所谓,至于累不累的,

那个年代能吃饱饭就很好了,累是正常,再者学习手艺活,哪有不下苦心思的啊,不下狠功夫在里面,什么都学不会的,所以等半年之后,李铁国总算是会了一些,也在这里面摸清了一些独自的门道,他磨十个滑阀,怎么也得有一半以上能合格,那这个成绩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在工厂里的所有工人,没有谁不服李铁国这股子韧劲的,之余还有些磨不好的,就只能老办法了,但那个办法其实也不是什么合格的办法,只是技术落后,没有招的招了,但就在李铁国磨阀越来越熟练的岁月里,六六年文革来了,社会动荡,流行站队,搞批斗,

那会基本人人都要站队的,李铁国本来也是不例外的,毕竟以李铁国那个倔脾气,谁要敢在他面前故意对火车搞破坏,他是肯定受不了的了,李铁国对火车头的感情可不一般,搞不好都可能打出人命来,

但好在葛书记很早就找李铁国谈话了,在段里的二层小楼里,那会葛书记都快退了,之后叫来李铁国后,葛书记喝着热水,就告诉他几句话,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了,都不要掺和进去,未来的中国谁都说不准的,他就只管修好车就行,有人来搞破坏,弄坏一次你就修一次,不多表态只修车,谁都说不出来什么,而且日后大家都看在眼里,不管未来中国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影响李铁国的未来前途,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