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1 20:24:43

而李铁国对于苏桐之的这个说法是不怎么认可和满意的,这算什么理由啊,就因为这个她就对自己有偏见了?她不愿意被保送也许是因为她至少能考上别的,而像李铁国这种的就太难了,而且要真是这原因的话,那就有些太不像话了啊,

等到了下一周的时候,李铁国和室友关系熟了很多,于是有些他平时学不太会的问题,也都问了起来,而对于这些问题,他的室友倒也给他讲了讲,之后早上上课晚上下课,李铁国便和他们逐渐走在了一起,虽然很多时候他一路上都不说什么话,但好在也不显得那么孤单了,等到下周的时候,许芳龄的回信便到了,之后李铁国还是兴致满满的跑回宿舍看了起来,其中内容似乎比之前舒缓了许多,文字也轻缓了,不像之前那么犀利且直白了,

李铁国同志:你好!

很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内容略(后期补)

看着许芳龄信中的鼓励,李铁国感觉一阵温暖和兴奋,并且他还有一种向往着和许芳龄再次见面的冲动,所以很快,李铁国就又拿起笔来开始写回信,

内容略

李铁国写的很快也很激动,等写好了之后,他便拿着这封信跑去了校门口,之后门口的老大爷见到李铁国,好像还挺熟悉,

而随着李铁国和许芳龄的通信,李铁国对于许芳龄的观点,和对自己提出的建议,越来越重视了,就像指导方案一样似的,让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缺点,

而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参加学校活动,也让李铁国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了,曾经生活中雾霾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消散,灿烂的校园生活已经来临了,而这其中倒也有些是许芳龄的功劳,她让李铁国想明白了一些道理,她的话和回信,就像是某种力量一样,持续的牵着李铁国的改变,但其实说到底,想改变的还是李铁国本身,他自己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学校其他人格格不入是有原因的,他不参加学校活动,也和其他人主动交谈,并且文化程度还和别人不是同一水平,这样的他,如果按部就班的生活下去,谁还能搭理他呢,

而李铁国的性格虽然是个比较闷的,也擅长于独身一个人,不喜欢和别人总说话,但他既然来到大学里面,他心里对大学生活也是有所期待的,也是想进而文化人一起交流知识的,要不大学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他还来大学干什么呢,回去开火车就得了呗,

而一转眼,李铁国的大学生活过的也是越来越精彩,并且很快几个月就过去了,天气变寒,入冬的季节到了,

但南方的冬天也不算很冷,淅淅沥沥的秋雨倒是很潮湿也有些冰寒,让李铁国这个北方的汉子,有些无奈,而且南方的炉子很少,也还没有火炕,所以潮湿的寒气让李铁国的身子总是很不舒服,有些时候还酸痛了起来,而李铁国有些时候很想自己弄点柴火烤烤火,可他又觉得在学校或者宿舍里面烤火很不合适,学校有可能会批评他,所以他也就只能忍着了,而在入冬之后,学校快到寒暑假期了,

于是便开始组织学生到铁路段里或者车间,车站去实习和观摩看看,而李铁国的班级在学校的分配下,去了当地一个镇子上的机务段实习学习,在出发去的第一天晚上,李铁国和室友还有班级同学都坐在教室里,听学校领导和学长们的指示以及注意事项,还有就是负责人,除了学校带头老师外,班级班长任实习小组组长,等到了机务段后,所有事项都要遵守老师和组长的安排和指示,不能擅自行动,并且在实习完成之后每个人都要写实习总结和汇报,

第二天一早上,李铁国等一行班级同学,早早便在学校门口集合,之后由学校老师带着,去往了当地镇子上的一个机务段,等到了地方之后,李铁国和室友同行走在一起,路上他室友满脸期待,说听闻机务段里都有什么什么,还有火车里面的驾驶位如何如何,要是能进去看看就好了,

而李铁国对此则是完全不期待,甚至他还想给他们讲讲里面什么样,只是没人问他,似乎他们好像连李铁国是个火车司机的事情都忘了,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文化低,学什么都很吃力的差生,而李铁国也不是那种主动去吹嘘自己曾经开火车怎么样的人,所以一直等走到机务段里,大部分学生都看来看去,满脸新奇,好像发现了新世界的样子,只有李铁国则站在一旁,满脸无精打采,感觉看什么都是那么的熟悉,甚至还有点想要回去看看书,这里的很多设备和建造和锦州的基本一致,

“老师,我们能上车里瞧瞧去不?”

“对啊,我还没上过火车头呢!”

“老师,这火车头怎么和书上画的不一样呢?”

站在机务段的大院子里,好些学生都围着火车看来看去,毕竟机务段里什么都不多,就火车头很多,而他们来这里也是专门研究火车头的,在学校里他们已经学习了很多理论知识,只是没有见过真正跑车的火车头,就算学的再多不也只是纸上谈兵嘛,而学习也是因此才特意设置了每年实习的这一课程,好让学生们能够学以致用,将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

“等一会段里的领导来了,听人家具体是怎么安排的,肯定会有上火车头看看的机会的!”

领队的老师见好些同学都问他同一个问题,都是想上火车头里面看看去,于是倒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先等着了,比较人家这里是单位不是学校嘛,来单位实习就要听人家单位领导的指示,要是今天火车头有什么检修或者整备任务,那上不了也没有办法了,

而这会的李铁国站在人群的最外面,在这个机务段的大院里来回走了走,他的目光完全不在火车头上,毕竟他都开了好几年了,而且还是日日夜夜的跑,说跑腻歪了倒也不至于,但确实对火车头提不起来兴趣了,他现在更加注意的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像机械上煤台一类有助于火车检修或者整备的东西,要是有,他还真想学学,等以后回去了,向领导汇报一下,或者找周志强聊聊都可以,

只是李铁国在院子里简单溜达了一小圈后,发现这个机务段里的设备没有新东西,全是些基础的,于是李铁国便也就没有再继续看,走回到班级的人群外面,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些同学的好奇和期待,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总之他就站在原地很无聊,

而等又过了一会只后,机务段的领导来了这边,看见前来实习的学生,段领导和老师简单的交流了一下,随后说要上车的这个事情,他还得和别人商量一下,段里的规定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火车头里的,但既然这些都是铁路未来的职工,那么也可以酌情考虑一下,

于是等段领导回去之后,来实习的这些学生便被老师带着去检修车间溜达了一圈,而检修车间里面其中包括很多,制动班组,探伤班组,仪表班组,行修班组等等很多,

而这其中的制动班组则就是主管机场大闸,很重要,之后探伤就是看机场部件的损坏,仪表就是检修仪表的,行修就是管机场走行的,总之每个班组都很重要,也都很严格的,这些同学在检修呆了能有大半天,也讨论了半天,随后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段领导忙完来了,之后和学校的老师说经过讨论,他们可以上车看看去,

第五十章 时光飞转

而李铁国对于苏桐之的这个说法是不怎么认可和满意的,这算什么理由啊,就因为这个她就对自己有偏见了?她不愿意被保送也许是因为她至少能考上别的,而像李铁国这种的就太难了,而且要真是这原因的话,那就有些太不像话了啊,

等到了下一周的时候,李铁国和室友关系熟了很多,于是有些他平时学不太会的问题,也都问了起来,而对于这些问题,他的室友倒也给他讲了讲,之后早上上课晚上下课,李铁国便和他们逐渐走在了一起,虽然很多时候他一路上都不说什么话,但好在也不显得那么孤单了,等到下周的时候,许芳龄的回信便到了,之后李铁国还是兴致满满的跑回宿舍看了起来,其中内容似乎比之前舒缓了许多,文字也轻缓了,不像之前那么犀利且直白了,

李铁国同志:你好!

很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内容略(后期补)

看着许芳龄信中的鼓励,李铁国感觉一阵温暖和兴奋,并且他还有一种向往着和许芳龄再次见面的冲动,所以很快,李铁国就又拿起笔来开始写回信,

内容略

李铁国写的很快也很激动,等写好了之后,他便拿着这封信跑去了校门口,之后门口的老大爷见到李铁国,好像还挺熟悉,

而随着李铁国和许芳龄的通信,李铁国对于许芳龄的观点,和对自己提出的建议,越来越重视了,就像指导方案一样似的,让他越来越明白自己的缺点,

而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参加学校活动,也让李铁国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好了,曾经生活中雾霾似乎正在一点点的消散,灿烂的校园生活已经来临了,而这其中倒也有些是许芳龄的功劳,她让李铁国想明白了一些道理,她的话和回信,就像是某种力量一样,持续的牵着李铁国的改变,但其实说到底,想改变的还是李铁国本身,他自己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和学校其他人格格不入是有原因的,他不参加学校活动,也和其他人主动交谈,并且文化程度还和别人不是同一水平,这样的他,如果按部就班的生活下去,谁还能搭理他呢,

而李铁国的性格虽然是个比较闷的,也擅长于独身一个人,不喜欢和别人总说话,但他既然来到大学里面,他心里对大学生活也是有所期待的,也是想进而文化人一起交流知识的,要不大学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他还来大学干什么呢,回去开火车就得了呗,

而一转眼,李铁国的大学生活过的也是越来越精彩,并且很快几个月就过去了,天气变寒,入冬的季节到了,

但南方的冬天也不算很冷,淅淅沥沥的秋雨倒是很潮湿也有些冰寒,让李铁国这个北方的汉子,有些无奈,而且南方的炉子很少,也还没有火炕,所以潮湿的寒气让李铁国的身子总是很不舒服,有些时候还酸痛了起来,而李铁国有些时候很想自己弄点柴火烤烤火,可他又觉得在学校或者宿舍里面烤火很不合适,学校有可能会批评他,所以他也就只能忍着了,而在入冬之后,学校快到寒暑假期了,

于是便开始组织学生到铁路段里或者车间,车站去实习和观摩看看,而李铁国的班级在学校的分配下,去了当地一个镇子上的机务段实习学习,在出发去的第一天晚上,李铁国和室友还有班级同学都坐在教室里,听学校领导和学长们的指示以及注意事项,还有就是负责人,除了学校带头老师外,班级班长任实习小组组长,等到了机务段后,所有事项都要遵守老师和组长的安排和指示,不能擅自行动,并且在实习完成之后每个人都要写实习总结和汇报,

第二天一早上,李铁国等一行班级同学,早早便在学校门口集合,之后由学校老师带着,去往了当地镇子上的一个机务段,等到了地方之后,李铁国和室友同行走在一起,路上他室友满脸期待,说听闻机务段里都有什么什么,还有火车里面的驾驶位如何如何,要是能进去看看就好了,

而李铁国对此则是完全不期待,甚至他还想给他们讲讲里面什么样,只是没人问他,似乎他们好像连李铁国是个火车司机的事情都忘了,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文化低,学什么都很吃力的差生,而李铁国也不是那种主动去吹嘘自己曾经开火车怎么样的人,所以一直等走到机务段里,大部分学生都看来看去,满脸新奇,好像发现了新世界的样子,只有李铁国则站在一旁,满脸无精打采,感觉看什么都是那么的熟悉,甚至还有点想要回去看看书,这里的很多设备和建造和锦州的基本一致,

“老师,我们能上车里瞧瞧去不?”

“对啊,我还没上过火车头呢!”

“老师,这火车头怎么和书上画的不一样呢?”

站在机务段的大院子里,好些学生都围着火车看来看去,毕竟机务段里什么都不多,就火车头很多,而他们来这里也是专门研究火车头的,在学校里他们已经学习了很多理论知识,只是没有见过真正跑车的火车头,就算学的再多不也只是纸上谈兵嘛,而学习也是因此才特意设置了每年实习的这一课程,好让学生们能够学以致用,将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

“等一会段里的领导来了,听人家具体是怎么安排的,肯定会有上火车头看看的机会的!”

领队的老师见好些同学都问他同一个问题,都是想上火车头里面看看去,于是倒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先等着了,比较人家这里是单位不是学校嘛,来单位实习就要听人家单位领导的指示,要是今天火车头有什么检修或者整备任务,那上不了也没有办法了,

而这会的李铁国站在人群的最外面,在这个机务段的大院里来回走了走,他的目光完全不在火车头上,毕竟他都开了好几年了,而且还是日日夜夜的跑,说跑腻歪了倒也不至于,但确实对火车头提不起来兴趣了,他现在更加注意的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像机械上煤台一类有助于火车检修或者整备的东西,要是有,他还真想学学,等以后回去了,向领导汇报一下,或者找周志强聊聊都可以,

只是李铁国在院子里简单溜达了一小圈后,发现这个机务段里的设备没有新东西,全是些基础的,于是李铁国便也就没有再继续看,走回到班级的人群外面,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些同学的好奇和期待,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总之他就站在原地很无聊,

而等又过了一会只后,机务段的领导来了这边,看见前来实习的学生,段领导和老师简单的交流了一下,随后说要上车的这个事情,他还得和别人商量一下,段里的规定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火车头里的,但既然这些都是铁路未来的职工,那么也可以酌情考虑一下,

于是等段领导回去之后,来实习的这些学生便被老师带着去检修车间溜达了一圈,而检修车间里面其中包括很多,制动班组,探伤班组,仪表班组,行修班组等等很多,

而这其中的制动班组则就是主管机场大闸,很重要,之后探伤就是看机场部件的损坏,仪表就是检修仪表的,行修就是管机场走行的,总之每个班组都很重要,也都很严格的,这些同学在检修呆了能有大半天,也讨论了半天,随后等到快中午的时候,段领导忙完来了,之后和学校的老师说经过讨论,他们可以上车看看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