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21:24:58

而这个消息一传开,很多学生便都要上火车头里面看看,于是老师便组织大家一个一个的来,段里火车头也有好几个,所以不要着急,都能上车的看一看的,而同学们都是很积极,也很有素质的,自觉排成一队,准备着过会能上车瞧一瞧,

而此时唯有李铁国自己一个人站在队伍的旁边,没有排队,他看着这些同学们都想上车,于是便觉得自己就不要去占位置了,他上不上车太无所谓了,可也就在李铁国站在队伍外面的时候,突然领队的女班组看见了他,于是便朝着李铁国大喊了一句,让他赶紧排队,不要想着插队,于是李铁国顿时茫然了,站在原地愣住了,过几秒后,他才无语的反应过来,之后朝着女班长说自己不想上车看了,而后女班长听完他的话后,顿时表情有些鄙视了起来,

“学习学不好还不着重于实践,不思进取!”

女班长扭过头,自己嘟囔了一句后样子挺反感的,而李铁国哪里知道这位女班长会是这么想自己的...

他只是觉得无所谓的啊,而且占着位置干什么呢,还不如让别人多在车上呆会呢,

而等过了一小会之后,便有段里的领导和主任又过来了,站在一旁,看着学生们在车上上来下去的,好在那会的蒸汽机车比较简单,危险性小,不像电力机车那么的危险和复杂,所以学生们上车看看倒也安全,

“你们都是学铁路出身的学生,有人会开这火车吗?”

看着学生们一个个都瞧的差不多了,于是有个运转出身的段领导便一脸微笑的朝着同学们喊了喊,看样子倒是挺好奇这帮学生在学校里都学的什么,是不是和开火车有关系的,还有就是这些学生的本领怎么样,有没有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什么都会,

而此时站在周围的这些学生们一听到段领导的问话之后,都有些跃跃欲试,但又大眼瞪小眼,跃跃欲试是因为谁都想试一下子,

而目瞪口呆则是谁又都不太敢,一是怕自己弄不好,在给锅炉憋坏了,那可就闯大祸了,二是他们也都只在书上看过怎么开火车,

现如今一上车后,很多同学就发现了这实际上的火车头,和书本上的确实有些区别,虽然不大,但有点不一样就让他们感到困惑和陌生,

所以此时此刻,基本上站在周围的这些同学们全都没人吱声了,就连刚才相互聊天说话的也都闭嘴不言了,因为这会全场都有些安静了,气氛一时间略显尴尬了起来,

而带头来的老师这会环视了一周后,心里也清楚怎么回事了,学生们大多还都只是学生,谁都不想冒这个风险,也缺乏上车的经验以及驾驶火车头的胆量,而其实事实上,这也不怪同学们,毕竟让谁直接自己上车就开火车,谁都不敢,火车的正司机,大多都是从司炉工人学徒一步一步干起的,他们得先熟悉火车头上的情况和氛围,之后才能考虑开火车,而且还得经过副司机这一位置漫长锻练,最后才能有机会成为一位合格且出色的正司机,

“不能吧,都不会?那还嚷嚷着上车干什么啊!”

段领导心里考虑的也不多,也没想其他的一些东西,就是单纯的心思看看这批大学生的水平怎么样,毕竟他作为铁路的老人,也是干了快一辈子的运转,所以他很想看看新中国成立后铁路学校的学生是有多么的优秀,可随后却发现没人吱声应答了,

于是便有些失望和不解,因为他还心思这些大学生开火车不得开的可溜了,毕竟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啊,就算其他段也很重要,可机务火车头觉得是头号重点学习对象啊,一帮学习铁路机务火车工程专业的学生,要是连火车头都弄不明白,那他们学什么了呢啊,这已经是最基础的了啊,说是来实习的,还非得要上火车头看看,结果段里开会同意了,可这些学生却连开都不会开,这...

“领导,我们都是学生,还在学校进行学习呢,等学成之后就会了啊!”

一个学长站在人群中间,随后见段领导的话将所有人都给问住了,于是为了不尴尬和挽回一点学生尊严,便走过去,笑呵呵的和段领导讲了起来,

而段里领导听完这位同学的话后,倒也是点了点头,随后说那倒也对,毕竟他们都是搞学问的,但基层的基础操作也应该了解的啊,在场的各位以后都是铁路的领导和栋梁,还是要多学学基层东西比较好,

“你们班里没有咱铁路单位报送来的优秀职工吗?”

就在段领导和那位同学唠嗑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运转主任听了对话后,在一旁也是问了一嘴,而随后段领导一听完,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于是便也一脸认真的问起了这个事情,而那位学长一听,回头看了看这帮小学弟,随后无奈的笑了笑且摇了摇头,

“有啊,那个就是!”

就在学长已经默认没有的时候,站在旁边的那位女班长,也就是这次实习一个小组的组长,突然开口讲了起来了,并且还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而在她开口讲话之后,领导和那位学长都扭头看了过去,于是这个时候那位学长才想起来,他带的这个班里确实有一位报送来的学生啊,只是这个人平时和他基本没有任何交流,而且在班里也不出众,就像空气一样,所以他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

“不不不,那个...不,不算的...”

学长看了站在人群外面的李铁国几眼后,看着这个所有人都年轻的学生,顿时心里就直接没底了,赶紧摆了摆手,这倒不是他对李铁国这个人有什么意见或者不信任,反而其实还有点想要保护这位同学,因为在人家机务段里开火车,是件重要且危险的事情,

而且还关系到自己学校的面子,他和领导说没有人能开,没什么丢人的,而且也很安全,可如果一旦有人上去开了,开好了当然很是争气,可一旦开不好呢,丢人被笑不说,也危险啊,这要是给火车开出什么毛病或者操作不对,酿成大错,可就惹火上身了,搞不好会受到批评,甚至还会被学校处分呢,这种冒失的事情,还是不要干的好,

而这会那位女组长,其实也不是存心想要坑谁,只是领导问了,而她又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就说了出来,但随后看见学长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她似乎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这不是给他们自己找麻烦呢嘛,毕竟这个被保送来的学生,在学校学习基本上是什么都不会,平时除了让她感到厌恶以外,一无是处,而且也没听说过他能开火车,

“那位同学,你是铁路的啊?”

站在人群之外的李铁国这会压根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人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无聊的东瞧瞧西看看的,可随后他却发现还多目光全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一时间成了焦点,于是他便也扭头看了看,等段领导喊了话之后,李铁国朝着段领导的方向看了看,随后皱了皱眉,抬手指了指自己,满脸疑惑,并不确定领导是在喊自己,

而领导见他这个样子,便点了点头后,示意告诉他说的就是他,于是李铁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段领导给问话,感觉挺意外的,但既然人家领导问话了,李铁国也不能无动于衷,在这么的干站着的了,所以他闻言便朝着领导走了过去,

第五十一章 上车开开

而这个消息一传开,很多学生便都要上火车头里面看看,于是老师便组织大家一个一个的来,段里火车头也有好几个,所以不要着急,都能上车的看一看的,而同学们都是很积极,也很有素质的,自觉排成一队,准备着过会能上车瞧一瞧,

而此时唯有李铁国自己一个人站在队伍的旁边,没有排队,他看着这些同学们都想上车,于是便觉得自己就不要去占位置了,他上不上车太无所谓了,可也就在李铁国站在队伍外面的时候,突然领队的女班组看见了他,于是便朝着李铁国大喊了一句,让他赶紧排队,不要想着插队,于是李铁国顿时茫然了,站在原地愣住了,过几秒后,他才无语的反应过来,之后朝着女班长说自己不想上车看了,而后女班长听完他的话后,顿时表情有些鄙视了起来,

“学习学不好还不着重于实践,不思进取!”

女班长扭过头,自己嘟囔了一句后样子挺反感的,而李铁国哪里知道这位女班长会是这么想自己的...

他只是觉得无所谓的啊,而且占着位置干什么呢,还不如让别人多在车上呆会呢,

而等过了一小会之后,便有段里的领导和主任又过来了,站在一旁,看着学生们在车上上来下去的,好在那会的蒸汽机车比较简单,危险性小,不像电力机车那么的危险和复杂,所以学生们上车看看倒也安全,

“你们都是学铁路出身的学生,有人会开这火车吗?”

看着学生们一个个都瞧的差不多了,于是有个运转出身的段领导便一脸微笑的朝着同学们喊了喊,看样子倒是挺好奇这帮学生在学校里都学的什么,是不是和开火车有关系的,还有就是这些学生的本领怎么样,有没有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什么都会,

而此时站在周围的这些学生们一听到段领导的问话之后,都有些跃跃欲试,但又大眼瞪小眼,跃跃欲试是因为谁都想试一下子,

而目瞪口呆则是谁又都不太敢,一是怕自己弄不好,在给锅炉憋坏了,那可就闯大祸了,二是他们也都只在书上看过怎么开火车,

现如今一上车后,很多同学就发现了这实际上的火车头,和书本上的确实有些区别,虽然不大,但有点不一样就让他们感到困惑和陌生,

所以此时此刻,基本上站在周围的这些同学们全都没人吱声了,就连刚才相互聊天说话的也都闭嘴不言了,因为这会全场都有些安静了,气氛一时间略显尴尬了起来,

而带头来的老师这会环视了一周后,心里也清楚怎么回事了,学生们大多还都只是学生,谁都不想冒这个风险,也缺乏上车的经验以及驾驶火车头的胆量,而其实事实上,这也不怪同学们,毕竟让谁直接自己上车就开火车,谁都不敢,火车的正司机,大多都是从司炉工人学徒一步一步干起的,他们得先熟悉火车头上的情况和氛围,之后才能考虑开火车,而且还得经过副司机这一位置漫长锻练,最后才能有机会成为一位合格且出色的正司机,

“不能吧,都不会?那还嚷嚷着上车干什么啊!”

段领导心里考虑的也不多,也没想其他的一些东西,就是单纯的心思看看这批大学生的水平怎么样,毕竟他作为铁路的老人,也是干了快一辈子的运转,所以他很想看看新中国成立后铁路学校的学生是有多么的优秀,可随后却发现没人吱声应答了,

于是便有些失望和不解,因为他还心思这些大学生开火车不得开的可溜了,毕竟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啊,就算其他段也很重要,可机务火车头觉得是头号重点学习对象啊,一帮学习铁路机务火车工程专业的学生,要是连火车头都弄不明白,那他们学什么了呢啊,这已经是最基础的了啊,说是来实习的,还非得要上火车头看看,结果段里开会同意了,可这些学生却连开都不会开,这...

“领导,我们都是学生,还在学校进行学习呢,等学成之后就会了啊!”

一个学长站在人群中间,随后见段领导的话将所有人都给问住了,于是为了不尴尬和挽回一点学生尊严,便走过去,笑呵呵的和段领导讲了起来,

而段里领导听完这位同学的话后,倒也是点了点头,随后说那倒也对,毕竟他们都是搞学问的,但基层的基础操作也应该了解的啊,在场的各位以后都是铁路的领导和栋梁,还是要多学学基层东西比较好,

“你们班里没有咱铁路单位报送来的优秀职工吗?”

就在段领导和那位同学唠嗑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运转主任听了对话后,在一旁也是问了一嘴,而随后段领导一听完,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于是便也一脸认真的问起了这个事情,而那位学长一听,回头看了看这帮小学弟,随后无奈的笑了笑且摇了摇头,

“有啊,那个就是!”

就在学长已经默认没有的时候,站在旁边的那位女班长,也就是这次实习一个小组的组长,突然开口讲了起来了,并且还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而在她开口讲话之后,领导和那位学长都扭头看了过去,于是这个时候那位学长才想起来,他带的这个班里确实有一位报送来的学生啊,只是这个人平时和他基本没有任何交流,而且在班里也不出众,就像空气一样,所以他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了,

“不不不,那个...不,不算的...”

学长看了站在人群外面的李铁国几眼后,看着这个所有人都年轻的学生,顿时心里就直接没底了,赶紧摆了摆手,这倒不是他对李铁国这个人有什么意见或者不信任,反而其实还有点想要保护这位同学,因为在人家机务段里开火车,是件重要且危险的事情,

而且还关系到自己学校的面子,他和领导说没有人能开,没什么丢人的,而且也很安全,可如果一旦有人上去开了,开好了当然很是争气,可一旦开不好呢,丢人被笑不说,也危险啊,这要是给火车开出什么毛病或者操作不对,酿成大错,可就惹火上身了,搞不好会受到批评,甚至还会被学校处分呢,这种冒失的事情,还是不要干的好,

而这会那位女组长,其实也不是存心想要坑谁,只是领导问了,而她又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就说了出来,但随后看见学长那一脸不高兴的表情,她似乎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这不是给他们自己找麻烦呢嘛,毕竟这个被保送来的学生,在学校学习基本上是什么都不会,平时除了让她感到厌恶以外,一无是处,而且也没听说过他能开火车,

“那位同学,你是铁路的啊?”

站在人群之外的李铁国这会压根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人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无聊的东瞧瞧西看看的,可随后他却发现还多目光全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一时间成了焦点,于是他便也扭头看了看,等段领导喊了话之后,李铁国朝着段领导的方向看了看,随后皱了皱眉,抬手指了指自己,满脸疑惑,并不确定领导是在喊自己,

而领导见他这个样子,便点了点头后,示意告诉他说的就是他,于是李铁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段领导给问话,感觉挺意外的,但既然人家领导问话了,李铁国也不能无动于衷,在这么的干站着的了,所以他闻言便朝着领导走了过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