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2 21:24:58

而李铁国当时听完葛书记的话后,沉默了,李铁国那个时候也有自己的思想了,所以他说自己坚信正义必胜,搞破坏肯定不行,但随后葛书记听完他的话后,苦笑了一声后,问李铁国是不是觉得他快退了,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李铁国当场听完葛书记的话后,连连摇头,甚至还有些怕,

“我是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的,我告诉你的你必须服从!要不,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去整理资料!”

葛书记表情平淡,但却也带着一股子老领导的威严,而李铁国见葛书记这么说了,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会刚去工厂里修车没多久,而说到底,李铁国三十多岁的年纪也不是不懂葛书记话里的意思,于是一会后最终点了点头,说自己以后就修车,其他的什么都不去做,等闲了,就看看过去自己记的书籍,希望有朝一日能用的上,

在全中国都动荡的时期,李铁国在工厂里,每日都是穿着一身黑乎乎的工服,早上一来,话也不多说什么,也不问最近发生了什么,就自己拿着扳手钳子还有锤子上车了,

之后先是机车车皮检查一遍,再爬到车下面检查机车通风管道,最后还得进到锅炉里看看,天热的时候他在外面干一天,整个背心都能拧出水来,有时候腿疼范了,他就在工厂里趟一会,之后也不管外面里面争吵什么,更不管有没有搞破坏,他就干自己的,有人说他,他也不闻不问,至于滑阀的这个本事,他也是不练了,那会天天能消停的修车就已经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更别说做了,

等天冷的时候,李铁国就穿着破旧的大棉袄,有时候在外面脸都冻伤了,但他无所谓也,工人的手指甲里永远都是黑的,脸上总是有黑泥,这是真的,拿着用手去检修机车部件的工作,真的很辛苦的,有的一些机车头,多年上锈了后,检修打开后锈水都能淌出来,那煤灰拌着锈水搅和在一起,天天沾这些东西,别说指甲里了,手洗好几遍都洗不干净的,

但中国的工人自来不怕苦,不怕累,因为所有工人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中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是工人们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是值得工人们为之付出一切的,而等下了班之后,李铁国也不在单位做过多的停留,直接回家,不参加任何的游行活动,要是单位有通知需要夜班的,他就直接住在工厂里,反正工厂里地方大的很,而这样简单紧张又乱套的日子,一过就又是近十年之久,

而在这十年的时间之中,吴老三可就没有李铁国这么安静了,被批斗了几次,说是个人作风不好,但其实就是跟那些搞破坏的人干起来了,好在事情不大,吴老三还是地地道道的工人,曾经还抗过日,所以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等几次之后吴老三也老实了,天天也什么都不管了,而许家人中只有许芳华被卷了进去,但这也怪不得别人了,她是自己愿意站队的,所以许芳龄对此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和李铁国安心好好的过日子,

.........

等几年,七四年,伟大的邓小平爷爷出面主持工作后,文革运动算是走到尾声,中国社会才算是稳定了,而这几年的光景过去后,李铁国也已经四十多了,和许芳龄算是老夫老妻,但彼此关系仍旧是很好,他们有了孩子,手头也算充裕,许芳龄还当上了医院的主任,而李铁国还是老样子,拼命干活,他对自己的要求很简单,对得起党交给他的检修职责,能对每一辆自己修过的车负责,这就是他的工作,但等邓小平爷爷主持工作后,中央开始重视有知识的人才,

而那会中国的机车也早就迎来了更新换代,内燃机车也就是俗称的绿皮子,逐渐普及,而所谓的内燃机车就是由柴油机,燃气轮机通过传动装置驱动的机车,为自带能源世机车,但缺点就是对大气和环境产生污染,

而李铁国作为报送过大学的人,在学校也是学习过内燃机车很多知识,再加上这些年的工作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很快段领导和分局领导便注意到了他,于是在一年后,李铁国被提成了工程师,在技术组工作,对内燃机车进行检修,而这一次李铁国总算将自己的学识与实践相结合了,工作情绪十分的高涨,和其他许多技术员一起早趟黑,吃住在了车间里,家都很少回了,而这许芳龄也是理解,但同时也没有办法的,像李铁国这种人一旦遇到了什么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他就像着了迷似的了,必须得研究透了,而也正是这中钻研技术的韧劲,让他积累了许多经验和知识,等到了七六年的时候,段里领导则又找到了李铁国,那会段领导班子已经换了一批人,之后领导征求李铁国的意见,因为他已经被提为工程师了,所以问他愿不愿意走趟国外,去非洲技术支援,当时李铁国听完领导的这个意思后,他犹豫了,等回家后,他问了问许芳龄的意思,许芳龄说是不想让他去,毕竟去国外肯定没有在自己家呆着舒心,还可能不安全,

之后孩子还准备念中学的,而李铁国听完之后便沉默了,没有回答,那天晚上他一宿没有睡着,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许芳龄也是看出来李铁国精神头不太对劲了,于是中午的时候便有找了李铁国,表情很真诚的告诉他想去就去好了,家里的事情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应付的过来,而许芳龄之所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其实她昨晚也想了想,自从李铁国和自己结婚后,他就没做过什么事情了,一直都在守家待地的工作着,而许芳龄也是了解李铁国的,知道他是真心想为国家做些事情,而且心里也一直都装着志向的,所以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她再强迫李铁国呆在家里,于他不公,而且领导问了,也算是个机会,她不该拦着的,

在许芳龄同意了之后,李铁国心情特别的高兴,他就好像一个沉浮了十几年的朽木,终于又要露出水面了,所以当即那天下午李铁国便回到单位找到领导,请命前往非洲进行技术支援,而在去之前单位给李铁国做了个简单的测试并且领导又找他谈了几次的话,大概意思就是他这次前往非洲技术支援,不但代表单位,更代表着国家,所以必须要注意和国际友人的关系和态度,切忌不要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但如果真论及到个人生命安全的事情,他也有权利拒绝甚至离开,至于具体的分寸自行把握,单位相信他一定能圆满的完成任务,

一个月后,李铁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之后单位在这一个月里送李铁国去上级单位进行了培训,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李铁国在家里和许芳龄吃晚饭,当时俩人谁都没有谈出国的事情,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许芳龄抱着李铁国的胳膊,和他说了好多这些年他俩之间的一些往事,有他们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去出游,第一次逛街等等,总之还挺温情的,而李铁国也懂什么意思,担心呗,也正常,去非洲技术支援工作环境怎么样不说了,但之所以是技术支援,就说明非洲在技术链条上是不完整的,

而这么一来安全上肯定是有风险的,可万事万物都有个不确定性,组织上相信李铁国了,那么李铁国自是不会丢人的,他在去之前就已经下了决心,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遇见什么问题他都不会怕的,该冲上去的时候绝不能含糊的,那晚,许芳龄说了很多,但却唯独没有告诉他要小心,因为她知道这话说了,没什么用,以李铁国的性格,就算现在世俗了很多,但关键时刻就算提醒他一百遍,他还是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他要不这样那还叫李铁国了吗?

第五十一章 上车开开

而李铁国当时听完葛书记的话后,沉默了,李铁国那个时候也有自己的思想了,所以他说自己坚信正义必胜,搞破坏肯定不行,但随后葛书记听完他的话后,苦笑了一声后,问李铁国是不是觉得他快退了,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李铁国当场听完葛书记的话后,连连摇头,甚至还有些怕,

“我是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的,我告诉你的你必须服从!要不,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去整理资料!”

葛书记表情平淡,但却也带着一股子老领导的威严,而李铁国见葛书记这么说了,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会刚去工厂里修车没多久,而说到底,李铁国三十多岁的年纪也不是不懂葛书记话里的意思,于是一会后最终点了点头,说自己以后就修车,其他的什么都不去做,等闲了,就看看过去自己记的书籍,希望有朝一日能用的上,

在全中国都动荡的时期,李铁国在工厂里,每日都是穿着一身黑乎乎的工服,早上一来,话也不多说什么,也不问最近发生了什么,就自己拿着扳手钳子还有锤子上车了,

之后先是机车车皮检查一遍,再爬到车下面检查机车通风管道,最后还得进到锅炉里看看,天热的时候他在外面干一天,整个背心都能拧出水来,有时候腿疼范了,他就在工厂里趟一会,之后也不管外面里面争吵什么,更不管有没有搞破坏,他就干自己的,有人说他,他也不闻不问,至于滑阀的这个本事,他也是不练了,那会天天能消停的修车就已经不容易了,其他的事情更别说做了,

等天冷的时候,李铁国就穿着破旧的大棉袄,有时候在外面脸都冻伤了,但他无所谓也,工人的手指甲里永远都是黑的,脸上总是有黑泥,这是真的,拿着用手去检修机车部件的工作,真的很辛苦的,有的一些机车头,多年上锈了后,检修打开后锈水都能淌出来,那煤灰拌着锈水搅和在一起,天天沾这些东西,别说指甲里了,手洗好几遍都洗不干净的,

但中国的工人自来不怕苦,不怕累,因为所有工人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中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是工人们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是值得工人们为之付出一切的,而等下了班之后,李铁国也不在单位做过多的停留,直接回家,不参加任何的游行活动,要是单位有通知需要夜班的,他就直接住在工厂里,反正工厂里地方大的很,而这样简单紧张又乱套的日子,一过就又是近十年之久,

而在这十年的时间之中,吴老三可就没有李铁国这么安静了,被批斗了几次,说是个人作风不好,但其实就是跟那些搞破坏的人干起来了,好在事情不大,吴老三还是地地道道的工人,曾经还抗过日,所以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但等几次之后吴老三也老实了,天天也什么都不管了,而许家人中只有许芳华被卷了进去,但这也怪不得别人了,她是自己愿意站队的,所以许芳龄对此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和李铁国安心好好的过日子,

.........

等几年,七四年,伟大的邓小平爷爷出面主持工作后,文革运动算是走到尾声,中国社会才算是稳定了,而这几年的光景过去后,李铁国也已经四十多了,和许芳龄算是老夫老妻,但彼此关系仍旧是很好,他们有了孩子,手头也算充裕,许芳龄还当上了医院的主任,而李铁国还是老样子,拼命干活,他对自己的要求很简单,对得起党交给他的检修职责,能对每一辆自己修过的车负责,这就是他的工作,但等邓小平爷爷主持工作后,中央开始重视有知识的人才,

而那会中国的机车也早就迎来了更新换代,内燃机车也就是俗称的绿皮子,逐渐普及,而所谓的内燃机车就是由柴油机,燃气轮机通过传动装置驱动的机车,为自带能源世机车,但缺点就是对大气和环境产生污染,

而李铁国作为报送过大学的人,在学校也是学习过内燃机车很多知识,再加上这些年的工作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很快段领导和分局领导便注意到了他,于是在一年后,李铁国被提成了工程师,在技术组工作,对内燃机车进行检修,而这一次李铁国总算将自己的学识与实践相结合了,工作情绪十分的高涨,和其他许多技术员一起早趟黑,吃住在了车间里,家都很少回了,而这许芳龄也是理解,但同时也没有办法的,像李铁国这种人一旦遇到了什么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他就像着了迷似的了,必须得研究透了,而也正是这中钻研技术的韧劲,让他积累了许多经验和知识,等到了七六年的时候,段里领导则又找到了李铁国,那会段领导班子已经换了一批人,之后领导征求李铁国的意见,因为他已经被提为工程师了,所以问他愿不愿意走趟国外,去非洲技术支援,当时李铁国听完领导的这个意思后,他犹豫了,等回家后,他问了问许芳龄的意思,许芳龄说是不想让他去,毕竟去国外肯定没有在自己家呆着舒心,还可能不安全,

之后孩子还准备念中学的,而李铁国听完之后便沉默了,没有回答,那天晚上他一宿没有睡着,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许芳龄也是看出来李铁国精神头不太对劲了,于是中午的时候便有找了李铁国,表情很真诚的告诉他想去就去好了,家里的事情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应付的过来,而许芳龄之所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其实她昨晚也想了想,自从李铁国和自己结婚后,他就没做过什么事情了,一直都在守家待地的工作着,而许芳龄也是了解李铁国的,知道他是真心想为国家做些事情,而且心里也一直都装着志向的,所以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她再强迫李铁国呆在家里,于他不公,而且领导问了,也算是个机会,她不该拦着的,

在许芳龄同意了之后,李铁国心情特别的高兴,他就好像一个沉浮了十几年的朽木,终于又要露出水面了,所以当即那天下午李铁国便回到单位找到领导,请命前往非洲进行技术支援,而在去之前单位给李铁国做了个简单的测试并且领导又找他谈了几次的话,大概意思就是他这次前往非洲技术支援,不但代表单位,更代表着国家,所以必须要注意和国际友人的关系和态度,切忌不要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但如果真论及到个人生命安全的事情,他也有权利拒绝甚至离开,至于具体的分寸自行把握,单位相信他一定能圆满的完成任务,

一个月后,李铁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之后单位在这一个月里送李铁国去上级单位进行了培训,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李铁国在家里和许芳龄吃晚饭,当时俩人谁都没有谈出国的事情,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许芳龄抱着李铁国的胳膊,和他说了好多这些年他俩之间的一些往事,有他们第一次看电影,第一次去出游,第一次逛街等等,总之还挺温情的,而李铁国也懂什么意思,担心呗,也正常,去非洲技术支援工作环境怎么样不说了,但之所以是技术支援,就说明非洲在技术链条上是不完整的,

而这么一来安全上肯定是有风险的,可万事万物都有个不确定性,组织上相信李铁国了,那么李铁国自是不会丢人的,他在去之前就已经下了决心,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遇见什么问题他都不会怕的,该冲上去的时候绝不能含糊的,那晚,许芳龄说了很多,但却唯独没有告诉他要小心,因为她知道这话说了,没什么用,以李铁国的性格,就算现在世俗了很多,但关键时刻就算提醒他一百遍,他还是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他要不这样那还叫李铁国了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