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21:39:08

“你是铁路报送到大学的优秀职工啊?”

等李铁国走近了之后,段领导见他一脸茫然,什么都不知道,应该是没有听清他们刚才说什么,所以便又问了李铁国一遍,而李铁国闻言又是皱了皱眉,他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看了看领导之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学长和组长,眼神中似乎是在问这些人,到底怎么了这,发什么什么了?

“对啊”

李铁国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后,学长和组长都是一个劲地眨眼睛,也不说话,他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啊这是,李铁国也不傻,知道这是在给他使眼色呢,可他不知道的这个眼色到底是让他说什么,在停疑了几秒之后,这些人还是一声不吭的样子,而李铁国被段领导盯着看,也不能不说话啊,人家还特意问了,于是无奈之下,李铁国没办法,尽管他也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但没人告诉他,他也就只能实话实说的回答了,

“哪个口的?”

段领导这会也发现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同学似乎有些心虚和紧张了,眼神飘来飘去的看着别人,这让段领导心里感觉不怎么舒服,一看就不像什么硬手子,基层技术肯定也不怎么样,要不咋这样呢,

“机务运转的啊...”

李铁国见领导看见自己后表情有些不怎么高兴,于是更傻了啊,迷茫了,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溜号了,没有想其他同学那样上车里看看去,所以被领导发现后想要批评他,

“哦?那你这是司炉工人了!”

段领导一见李铁国神色愈发心虚,感觉他肯定不咋地了,于是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而李铁国闻言则顿时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一脸的否认姿态样子,

“不不不,我是火车司机,我叫李铁国哈!”

李铁国听完段领导的的讲话后,赶紧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虽说他之前也是从司炉工人做起的,但现在毕竟是提为正司机了,所以他对此也倍感荣耀,怎么可能同意别人说他是司炉工人呢,

“啊?你多大啊?”

李铁国在回答段领导的时候,表情变得坚定,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而他说的话和表现,不免的都让段领导突然感觉有些意外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人,居然已经是正司机了,在他们段里像李铁国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最多也就是个副司机,大部分还是司炉学徒之类的呢,

“三三年生人,周岁二十一!”

“参加工作多久了?”

“算今年六年了!”

段领导听着李铁国的回答,对他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火车司机,而且还被报送到大学里脱产学习,到底是一身本领,拼出来的,还是满嘴胡言,在这大放厥词,靠走关系才来的大学,这让在场的所有领导都感到好奇和疑问,而在一小部分的学生里面对此也是很疑惑,比如那位女组长就是其中之一,并且这个时候很多人心里已经有些认定李铁国是在吹嘘了,毕竟就算他撒谎这么说,也没有人会去特意调查他什么的,谁还能没事较这个真呢,

“上车在院里走一圈看看?”

段领导眯着眼睛,好似已经在试探李铁国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了,而李铁国闻言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

“不好吧,浪费煤啊...”

在段里开着蒸汽火车走一圈说到底倒也浪费不了什么,只是这没必要的事情,在李铁国看来何必呢,一筐煤炭也是国家的钱财啊,有这个留跑车用也好啊,

“没事,就当是给这些实习生演示一下了,要不我也得让老师傅上车演示一下,毕竟大家都是来实习的,不学点真本领,那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啊!”

段领导见李铁国摆手拒绝了,于是便咧着嘴笑了笑,表情不喜不怒,看样子教实习生上车学习也是他的任务之一,而且好像好像也是铁了心的就想让李铁国试试,看看李铁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底子,

“这...我也...不想浪费...”

李铁国听完领导的话后犹豫了,他此时觉得开一下倒也无所谓,只是领导说让他给大家演示一下,而李铁国又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他可不想当众成为所有人关注的对象,他只想尽可能的默默无闻的融入大家就好了,

所以这会李铁国有些不太愿意,样子像是又要拒绝了,但他又不好说的太明显了,而这个时候看见李铁国这个样子的学长,倒是松了一口气,上不了就上不了,无所谓,只要别闯出祸来就好啊,他作为学校学生会的主席之一,和老师一起带学生来这里,主要就是要保证学生的安全,而至于那个女组长这会则冲着李铁国翻了个白眼,一脸没有好气的冷哼了一下,一看就是慢慢的不屑和瞧不起,

“开不了就说开不了呗,吞吞吐吐的没个咱铁路人的样子!”

段领导一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铁国还在拒绝,分明就是不会开,不敢上车,怂了还找理由,简直让人厌恶,还自称自己是个火车正司机,让人笑话,于是便也就没有给什么好话听,看表情还有些生气了,

而这也不怪人家领导不乐意了,要是不会就趁早说呗,谁都不能因为这个怪他什么,年轻人岁数小,学什么都还是来得及的,只要努力,后生可畏,但他却偏偏还要说自己是个正司机,之后吹完话了,却不敢接招了,上个车说什么都不干,开个车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名正司机来说本来很容易的啊,

“开不了?”

“额...开就开呗,这有何难?”

李铁国听完段领导的话后,顿了一下,随后微微蹙眉,他没想到段领导话中之意竟是如此,他之前没有听见这些人的对话,所以不知道的,而现在既然领导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李铁国自是了解了,于是便一边说话,一边转身咧嘴一笑,朝着火车走去,开火车?李铁国都不知道于他而言,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比开火车更简单的事情了,这岂不是抬手而来的,

同样都是解放型号的列车头,李铁国走进后,摸了摸火车皮,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半年没碰这大家伙了,真是很怀念啊,但就算再久不开,也改变了李铁国对开火车的精炼,这就好像是一个从小就打篮球的男孩,长大工作之后,摸到篮球,依旧迅捷入风,毕竟有些东西是一生所热爱的,李铁国用现在的话来说,更有点像是个火车迷,

咔!咔!咔!

几步登上火车头的里面,而后坐在正司机的位置上,李铁国来回看了看旁边,又看了看手旁的车闸扶手,所谓火车司机其实更多的就是玩着一手闸手呢,

松闸,转身拉风口加舔煤,如果在行车途中这是必须俩个人的活,但这只是在段里演示开一下,所以也就往前磨蹭几步,因此一个人完全够用的,而且一个人开也可以更加的证明这个人的开车能力,也就是所有火车上的活这个人都会干,

呜~呜~呜~

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到,火车黑烟滚滚,一声声巨吼想起了起来,周围大地约为有些颤动,这个停在火车轨道上的大家伙要动弹了,

而站在不远处的段领导,看着李铁国在车内那熟练的操作,忍不住点了点头,李铁国的手法和技巧完全就是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多余的任何动作,甚至就像是连想都不用想,完全就是记忆性动作行为,

第五十二章 这有何难?

“你是铁路报送到大学的优秀职工啊?”

等李铁国走近了之后,段领导见他一脸茫然,什么都不知道,应该是没有听清他们刚才说什么,所以便又问了李铁国一遍,而李铁国闻言又是皱了皱眉,他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看了看领导之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学长和组长,眼神中似乎是在问这些人,到底怎么了这,发什么什么了?

“对啊”

李铁国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后,学长和组长都是一个劲地眨眼睛,也不说话,他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啊这是,李铁国也不傻,知道这是在给他使眼色呢,可他不知道的这个眼色到底是让他说什么,在停疑了几秒之后,这些人还是一声不吭的样子,而李铁国被段领导盯着看,也不能不说话啊,人家还特意问了,于是无奈之下,李铁国没办法,尽管他也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但没人告诉他,他也就只能实话实说的回答了,

“哪个口的?”

段领导这会也发现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同学似乎有些心虚和紧张了,眼神飘来飘去的看着别人,这让段领导心里感觉不怎么舒服,一看就不像什么硬手子,基层技术肯定也不怎么样,要不咋这样呢,

“机务运转的啊...”

李铁国见领导看见自己后表情有些不怎么高兴,于是更傻了啊,迷茫了,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溜号了,没有想其他同学那样上车里看看去,所以被领导发现后想要批评他,

“哦?那你这是司炉工人了!”

段领导一见李铁国神色愈发心虚,感觉他肯定不咋地了,于是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而李铁国闻言则顿时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一脸的否认姿态样子,

“不不不,我是火车司机,我叫李铁国哈!”

李铁国听完段领导的的讲话后,赶紧摆了摆手,摇了摇头,虽说他之前也是从司炉工人做起的,但现在毕竟是提为正司机了,所以他对此也倍感荣耀,怎么可能同意别人说他是司炉工人呢,

“啊?你多大啊?”

李铁国在回答段领导的时候,表情变得坚定,语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而他说的话和表现,不免的都让段领导突然感觉有些意外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人,居然已经是正司机了,在他们段里像李铁国这个年纪的青年人,最多也就是个副司机,大部分还是司炉学徒之类的呢,

“三三年生人,周岁二十一!”

“参加工作多久了?”

“算今年六年了!”

段领导听着李铁国的回答,对他是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火车司机,而且还被报送到大学里脱产学习,到底是一身本领,拼出来的,还是满嘴胡言,在这大放厥词,靠走关系才来的大学,这让在场的所有领导都感到好奇和疑问,而在一小部分的学生里面对此也是很疑惑,比如那位女组长就是其中之一,并且这个时候很多人心里已经有些认定李铁国是在吹嘘了,毕竟就算他撒谎这么说,也没有人会去特意调查他什么的,谁还能没事较这个真呢,

“上车在院里走一圈看看?”

段领导眯着眼睛,好似已经在试探李铁国到底有没有真本事了,而李铁国闻言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

“不好吧,浪费煤啊...”

在段里开着蒸汽火车走一圈说到底倒也浪费不了什么,只是这没必要的事情,在李铁国看来何必呢,一筐煤炭也是国家的钱财啊,有这个留跑车用也好啊,

“没事,就当是给这些实习生演示一下了,要不我也得让老师傅上车演示一下,毕竟大家都是来实习的,不学点真本领,那岂不是白来这一趟了,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啊!”

段领导见李铁国摆手拒绝了,于是便咧着嘴笑了笑,表情不喜不怒,看样子教实习生上车学习也是他的任务之一,而且好像好像也是铁了心的就想让李铁国试试,看看李铁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底子,

“这...我也...不想浪费...”

李铁国听完领导的话后犹豫了,他此时觉得开一下倒也无所谓,只是领导说让他给大家演示一下,而李铁国又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他可不想当众成为所有人关注的对象,他只想尽可能的默默无闻的融入大家就好了,

所以这会李铁国有些不太愿意,样子像是又要拒绝了,但他又不好说的太明显了,而这个时候看见李铁国这个样子的学长,倒是松了一口气,上不了就上不了,无所谓,只要别闯出祸来就好啊,他作为学校学生会的主席之一,和老师一起带学生来这里,主要就是要保证学生的安全,而至于那个女组长这会则冲着李铁国翻了个白眼,一脸没有好气的冷哼了一下,一看就是慢慢的不屑和瞧不起,

“开不了就说开不了呗,吞吞吐吐的没个咱铁路人的样子!”

段领导一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铁国还在拒绝,分明就是不会开,不敢上车,怂了还找理由,简直让人厌恶,还自称自己是个火车正司机,让人笑话,于是便也就没有给什么好话听,看表情还有些生气了,

而这也不怪人家领导不乐意了,要是不会就趁早说呗,谁都不能因为这个怪他什么,年轻人岁数小,学什么都还是来得及的,只要努力,后生可畏,但他却偏偏还要说自己是个正司机,之后吹完话了,却不敢接招了,上个车说什么都不干,开个车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名正司机来说本来很容易的啊,

“开不了?”

“额...开就开呗,这有何难?”

李铁国听完段领导的话后,顿了一下,随后微微蹙眉,他没想到段领导话中之意竟是如此,他之前没有听见这些人的对话,所以不知道的,而现在既然领导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李铁国自是了解了,于是便一边说话,一边转身咧嘴一笑,朝着火车走去,开火车?李铁国都不知道于他而言,这个世界还有没有比开火车更简单的事情了,这岂不是抬手而来的,

同样都是解放型号的列车头,李铁国走进后,摸了摸火车皮,一股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半年没碰这大家伙了,真是很怀念啊,但就算再久不开,也改变了李铁国对开火车的精炼,这就好像是一个从小就打篮球的男孩,长大工作之后,摸到篮球,依旧迅捷入风,毕竟有些东西是一生所热爱的,李铁国用现在的话来说,更有点像是个火车迷,

咔!咔!咔!

几步登上火车头的里面,而后坐在正司机的位置上,李铁国来回看了看旁边,又看了看手旁的车闸扶手,所谓火车司机其实更多的就是玩着一手闸手呢,

松闸,转身拉风口加舔煤,如果在行车途中这是必须俩个人的活,但这只是在段里演示开一下,所以也就往前磨蹭几步,因此一个人完全够用的,而且一个人开也可以更加的证明这个人的开车能力,也就是所有火车上的活这个人都会干,

呜~呜~呜~

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到,火车黑烟滚滚,一声声巨吼想起了起来,周围大地约为有些颤动,这个停在火车轨道上的大家伙要动弹了,

而站在不远处的段领导,看着李铁国在车内那熟练的操作,忍不住点了点头,李铁国的手法和技巧完全就是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多余的任何动作,甚至就像是连想都不用想,完全就是记忆性动作行为,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