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21:39:08

次日清晨,李铁国和几个其他的精英骨干工程师,一同坐着飞机前往了非洲,那会其实去往非洲支援的中国铁路工程师很多,一年就得好几千人的,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分布在各个段里的工程师,到非洲后,就是在按照计划去往具体铁路工厂进行工作,

所以李铁国这几个人也不算多么的稀少,在那会很正常的,很普通,等一天后,落地了,在非洲机场迎接的是非洲铁道部门的领导和一行职工,之后还有几位中国住非洲的翻译,

而后李铁国在这行人中间,也没有多讲话,就是跟着,等上车一直到达了具体地点后,李铁国被安排住在了一间宽敞的平房里,环境不算艰苦,但也不算优越,

之后等到了晚上的时候,非洲的领导带着翻译和李铁国这一行人简单的讲了一下他们的想法,那会非洲刚刚引进内燃机车,想让李铁国这些人帮忙培训一批内燃机的火车驾驶员,毕竟驾驶火车不是个小事情,技术要求很高,比之前蒸汽机车的驾驶,更加难了,

再一个也希望能帮着优化一下柴油机技术,比如内燃机的检修技术整备技术,制动系统,仪表系统,给油系统,探伤系统等等,很多,总之说白了就是想学习经验和技术,

而李铁国一行人听完这些后,心里也就有底了,他们之中大多都是火车头工人出身的,之后或是自学或是组织培训,自身知识和本领都是过硬的,在实践和工作中的经验也很多,所以当晚李铁国这些人就开会谈论了一下,

等到第二天一早,他们便跟着去了现场,也就是一个大型厂房里,之后按照李铁国他们商量的,李铁国被负责去教检修中的制动系统,别看就这么一个系统,

但其实却是重中之重,制动系统是火车的核心,火车的控速和提速停车等等需要制动系统,想一想,一辆火车如果要是起机后刹不了车了,那这后果将会多么的恐怖,不像其他系统的一些故障,可以停车后休息检查,再大不了就原地等待救援了,而制动系统出现了大问题,连车都停不了了,还怎么检修呢?

十年前,蒸汽机车用的是ET6制动系统,其实和现在原理上差不多的,依靠风力气压推动停车板,制造足够的摩擦力来让车轮逐渐减速,

但别看这说来很简单,其中蕴含的知识和要求却是很高,火车和汽车不同,汽车有轮胎的,轮胎的抗摩擦损耗要比钢轮强的多,而火车只能用钢轮跑,所以对摩擦力的要求很高,摩擦力过大了,钢轮摩出火花,产生缺口,火车车身发生剧烈震荡,火车本来吨数就大的惊人,剧烈的震动会直接引起火车断裂甚至倒毁,但摩擦里太小了,火车跑出几公里都停不住,失去了意义了,因此那个时候我国的规定的压力是500至600,产生制动系数在140至170,但这是在假设户外没有环境影响的情况下,下雨天制动系数会降低,火车卷上树叶制动系数会增强,

由此又引出了抛沙机,利用沙子来加大火车的摩擦系数等等办法,而除此之外制动系统还有许多的说道,要真讲起理论知识课来几个月都讲不完的,所以制动系统格外重要,但好在李铁国在大学期间学过这些,

再者他火车司机出身玩的就是这一手闸,对制动系统的原理和变更很了解,国内内燃机车的DF系列制动系统,他做过深入了解加学习,因此内燃机车的闸系让他来讲,再合适不过的了,但机车中的大闸,小闸,机车的中继阀,遮蔽阀,紧急阀,等等,他只能一个一个讲了,所以时间多久没法说了,

而在检修之后的清洗和试验,而清洗就不多说了啊,工艺不算复杂的,但试验的过程却很重要,这关系到闸系装车后的效果,所以这里也是个重点和难点,试验系数,闸系压力表等等一系列,他都准备说说,毕竟会修但却不知道修的好不好可不行的,所以这分工看似简单但其实里面的担子真是不轻啊,

一天之后,李铁国一行人的工作便开始了,当时李铁国带了上百个非洲友人,那会他其实也没当过老师,所以他干脆就直接用英语和这些非洲的老哥们坐在一起,十几个人十几个人的聊,先从原理再到具体操作,再到注意细节等等很多,以及清洗和试验的过程,工艺的要求水平,十几个人就得一个来月,就这还是快的呢,有些非洲友人听不懂了,李铁国也是当面直接解答,从来不为了进度而拉下任何一个人,

毕竟他来这里,就是为了保证每一个听过他讲解的人日后都能独自完成工艺标准的,而非洲友人倒是也很聪明和团结,当天他们就有很多人都会相互的探讨,互相解答,这也让李铁国减少很多压力,并且在非洲这里,晚上的生活还是不错的,非洲友人为了迎接他们来,特意置办篝火晚会,烤肉啥的管够了的吃,

但反正李铁国这些人虽说吃不习惯,却也很是开心,还和他们一起跳舞,一起喝椰子汁,总之忙碌了一天后到了晚上,吃住都很不错,到了第二天早上精力都不错的,只是非洲友人学习也是充满了激情,稍有不懂,绝对是要问的,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国家学习的,恨不得将知识都学了去,而李铁国他们倒也是很愿意给他们解答这些,毕竟国际友谊,他们这些党员来这里是代表国家和党的,是代表这共产主义先进力量的,也是展示国家强大人才力量的,国家之间的友谊在他们身上完全体现了出来,

而几天过去之后,李铁国这些人晚上可就忙了起来,这会他们要开始做工作总结,整理教学文案,备课,探讨非洲工人提出的问题了,很多时候真遇上难点了,李铁国也得问别人才能具体解答,毕竟他不是专家,并且一旦有了空闲时间,李铁国这些人还要进行党务宣传等等,总之几天后的他们在非洲几乎除了睡觉,都没有人休息,

但也就是这股子的劲头,这样负责的态度,给非洲人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晃几个月过去之后,李铁国这些人也将自己的大部分经验和知识教的差不多了,

但还有很多非洲友人没有教呢,再者几个月的时间想要培训出一些火车能手是不可能的,所以李铁国后来也没招了,只能坐大教室里讲了,要还是十几个人十几个人的来,一年的时间恐怕是讲不完了,为了进度也为了完成任务,李铁国只能坐在大教室里,

但坐大教室归坐大教室,这不代表他开始糊弄国际友人了,他每天上完了课之后,还是会留出几个小时的晚上个人时间,来逐个人去问每个人的学习情况,学习问题,之后挨个的解答,有时候一晚上下来了,他得讲到半夜十二点,困的都原地打晃,

但他却也从来都没有主动走过,始终坚持的有问必有答的讲课态度,只是非洲友人一看到他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便全都不问了,他们也害怕李铁国要真累趴下了,以后谁来讲啊,而在这些提问的人中,很多人和李铁国都处的很好,甚至还有个叫做尼口德的工人和李铁国说,

他自己之前也曾在外国人的课堂上学习过,但那些老师讲课从来都是到点来到点走,工人向他提问也只是回答几个,多了就说课下在讲,但刚下课他就回去了,也没人好意思拦着他,只有李铁国是真真切切的一直都坚守在位置上,不等工人们走完了自己都不回去,

而李铁国对此淡淡一笑,没有说其他国家的支援人员好,也没有说他们坏,就只是乐了乐,而还有个叫作雅图兰的班长在闲余的时间问过李铁国,为什么他们这些来自中国的技术支援专家,就好像不知道累一样呢,整天整天的不是在讲课,就是在备课的,中国人难道真的不会累吗?

当是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也是忍不住乐了,随后他告诉了那位叫作雅图兰的班长,

“在我们中国,孔子有句话叫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意思是学习的人默默地记住所学的知识,学习不觉得厌烦,那么对于教人来说,不知道疲倦有什么因难呢?咱们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友人,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封锁咱们技术,想要掏空咱们国家的腰包,咱们如果再不团结起来好好搞,那老美可就高兴了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就拿这内燃车来说啊,有多少零部件是你们生产不了的,增压器叶片,高级数控机床,这些东西所需要的铼元素全球就几十吨,如果我们不掌握核心的技术,不团结拿到资源,问题件返厂去外国修一回就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但到了他们那边,也许就换个皮套或者钢圈就好了,成本很可能都用不了几百块钱,但却要向别人国家勒索几十万,车不贵,但后面的修理简直是在敲诈一样啊!”

“而这也就是科技的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我们也不是不累,但再累,你们是国际友人,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人,那就必须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们,而这也是我们这些人来这里的职责所在!”

李铁国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很洪亮,抬着头,眉目之中隐隐的透着一股力量,一种不服气和满满的自豪感,

他作为一名早年读过大学的人,对自己的国家是有些认识的,而对于世界的情况和复杂的形势,也时刻有着关心,有着一些了解和看法,他作为一名中国技师工人,从来都是为自己的国家而感到骄傲的,

他深信自己的国家在经受了近百年的战争后,必会在未来的时候弯道超车,赶超世界超级大国的,这也许是一种梦,一种痴想,但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还有什么勇气可谈呢,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经受了长达百年之久的战争后,想要用一天俩天,一个月俩个月的时间翻天覆地,超越别人,痴人说梦一般,但一代人俩代人之后呢?三代人四代人之后呢?中华民族屹立东方数千年,也引领世界数千年了,靠的就是中国人勤劳勇敢的精神,愈败愈勇的斗志,无所畏惧强大,一时的倒塌不代表着彻底的颠覆,大海终究会经受得了风浪,大国终究是会复兴崛起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几代人的人问题,对此,李铁国深信不疑!!!

第五十二章 这有何难?

次日清晨,李铁国和几个其他的精英骨干工程师,一同坐着飞机前往了非洲,那会其实去往非洲支援的中国铁路工程师很多,一年就得好几千人的,而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分布在各个段里的工程师,到非洲后,就是在按照计划去往具体铁路工厂进行工作,

所以李铁国这几个人也不算多么的稀少,在那会很正常的,很普通,等一天后,落地了,在非洲机场迎接的是非洲铁道部门的领导和一行职工,之后还有几位中国住非洲的翻译,

而后李铁国在这行人中间,也没有多讲话,就是跟着,等上车一直到达了具体地点后,李铁国被安排住在了一间宽敞的平房里,环境不算艰苦,但也不算优越,

之后等到了晚上的时候,非洲的领导带着翻译和李铁国这一行人简单的讲了一下他们的想法,那会非洲刚刚引进内燃机车,想让李铁国这些人帮忙培训一批内燃机的火车驾驶员,毕竟驾驶火车不是个小事情,技术要求很高,比之前蒸汽机车的驾驶,更加难了,

再一个也希望能帮着优化一下柴油机技术,比如内燃机的检修技术整备技术,制动系统,仪表系统,给油系统,探伤系统等等,很多,总之说白了就是想学习经验和技术,

而李铁国一行人听完这些后,心里也就有底了,他们之中大多都是火车头工人出身的,之后或是自学或是组织培训,自身知识和本领都是过硬的,在实践和工作中的经验也很多,所以当晚李铁国这些人就开会谈论了一下,

等到第二天一早,他们便跟着去了现场,也就是一个大型厂房里,之后按照李铁国他们商量的,李铁国被负责去教检修中的制动系统,别看就这么一个系统,

但其实却是重中之重,制动系统是火车的核心,火车的控速和提速停车等等需要制动系统,想一想,一辆火车如果要是起机后刹不了车了,那这后果将会多么的恐怖,不像其他系统的一些故障,可以停车后休息检查,再大不了就原地等待救援了,而制动系统出现了大问题,连车都停不了了,还怎么检修呢?

十年前,蒸汽机车用的是ET6制动系统,其实和现在原理上差不多的,依靠风力气压推动停车板,制造足够的摩擦力来让车轮逐渐减速,

但别看这说来很简单,其中蕴含的知识和要求却是很高,火车和汽车不同,汽车有轮胎的,轮胎的抗摩擦损耗要比钢轮强的多,而火车只能用钢轮跑,所以对摩擦力的要求很高,摩擦力过大了,钢轮摩出火花,产生缺口,火车车身发生剧烈震荡,火车本来吨数就大的惊人,剧烈的震动会直接引起火车断裂甚至倒毁,但摩擦里太小了,火车跑出几公里都停不住,失去了意义了,因此那个时候我国的规定的压力是500至600,产生制动系数在140至170,但这是在假设户外没有环境影响的情况下,下雨天制动系数会降低,火车卷上树叶制动系数会增强,

由此又引出了抛沙机,利用沙子来加大火车的摩擦系数等等办法,而除此之外制动系统还有许多的说道,要真讲起理论知识课来几个月都讲不完的,所以制动系统格外重要,但好在李铁国在大学期间学过这些,

再者他火车司机出身玩的就是这一手闸,对制动系统的原理和变更很了解,国内内燃机车的DF系列制动系统,他做过深入了解加学习,因此内燃机车的闸系让他来讲,再合适不过的了,但机车中的大闸,小闸,机车的中继阀,遮蔽阀,紧急阀,等等,他只能一个一个讲了,所以时间多久没法说了,

而在检修之后的清洗和试验,而清洗就不多说了啊,工艺不算复杂的,但试验的过程却很重要,这关系到闸系装车后的效果,所以这里也是个重点和难点,试验系数,闸系压力表等等一系列,他都准备说说,毕竟会修但却不知道修的好不好可不行的,所以这分工看似简单但其实里面的担子真是不轻啊,

一天之后,李铁国一行人的工作便开始了,当时李铁国带了上百个非洲友人,那会他其实也没当过老师,所以他干脆就直接用英语和这些非洲的老哥们坐在一起,十几个人十几个人的聊,先从原理再到具体操作,再到注意细节等等很多,以及清洗和试验的过程,工艺的要求水平,十几个人就得一个来月,就这还是快的呢,有些非洲友人听不懂了,李铁国也是当面直接解答,从来不为了进度而拉下任何一个人,

毕竟他来这里,就是为了保证每一个听过他讲解的人日后都能独自完成工艺标准的,而非洲友人倒是也很聪明和团结,当天他们就有很多人都会相互的探讨,互相解答,这也让李铁国减少很多压力,并且在非洲这里,晚上的生活还是不错的,非洲友人为了迎接他们来,特意置办篝火晚会,烤肉啥的管够了的吃,

但反正李铁国这些人虽说吃不习惯,却也很是开心,还和他们一起跳舞,一起喝椰子汁,总之忙碌了一天后到了晚上,吃住都很不错,到了第二天早上精力都不错的,只是非洲友人学习也是充满了激情,稍有不懂,绝对是要问的,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国家学习的,恨不得将知识都学了去,而李铁国他们倒也是很愿意给他们解答这些,毕竟国际友谊,他们这些党员来这里是代表国家和党的,是代表这共产主义先进力量的,也是展示国家强大人才力量的,国家之间的友谊在他们身上完全体现了出来,

而几天过去之后,李铁国这些人晚上可就忙了起来,这会他们要开始做工作总结,整理教学文案,备课,探讨非洲工人提出的问题了,很多时候真遇上难点了,李铁国也得问别人才能具体解答,毕竟他不是专家,并且一旦有了空闲时间,李铁国这些人还要进行党务宣传等等,总之几天后的他们在非洲几乎除了睡觉,都没有人休息,

但也就是这股子的劲头,这样负责的态度,给非洲人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一晃几个月过去之后,李铁国这些人也将自己的大部分经验和知识教的差不多了,

但还有很多非洲友人没有教呢,再者几个月的时间想要培训出一些火车能手是不可能的,所以李铁国后来也没招了,只能坐大教室里讲了,要还是十几个人十几个人的来,一年的时间恐怕是讲不完了,为了进度也为了完成任务,李铁国只能坐在大教室里,

但坐大教室归坐大教室,这不代表他开始糊弄国际友人了,他每天上完了课之后,还是会留出几个小时的晚上个人时间,来逐个人去问每个人的学习情况,学习问题,之后挨个的解答,有时候一晚上下来了,他得讲到半夜十二点,困的都原地打晃,

但他却也从来都没有主动走过,始终坚持的有问必有答的讲课态度,只是非洲友人一看到他困的睁不开眼睛了,便全都不问了,他们也害怕李铁国要真累趴下了,以后谁来讲啊,而在这些提问的人中,很多人和李铁国都处的很好,甚至还有个叫做尼口德的工人和李铁国说,

他自己之前也曾在外国人的课堂上学习过,但那些老师讲课从来都是到点来到点走,工人向他提问也只是回答几个,多了就说课下在讲,但刚下课他就回去了,也没人好意思拦着他,只有李铁国是真真切切的一直都坚守在位置上,不等工人们走完了自己都不回去,

而李铁国对此淡淡一笑,没有说其他国家的支援人员好,也没有说他们坏,就只是乐了乐,而还有个叫作雅图兰的班长在闲余的时间问过李铁国,为什么他们这些来自中国的技术支援专家,就好像不知道累一样呢,整天整天的不是在讲课,就是在备课的,中国人难道真的不会累吗?

当是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也是忍不住乐了,随后他告诉了那位叫作雅图兰的班长,

“在我们中国,孔子有句话叫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意思是学习的人默默地记住所学的知识,学习不觉得厌烦,那么对于教人来说,不知道疲倦有什么因难呢?咱们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友人,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封锁咱们技术,想要掏空咱们国家的腰包,咱们如果再不团结起来好好搞,那老美可就高兴了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就拿这内燃车来说啊,有多少零部件是你们生产不了的,增压器叶片,高级数控机床,这些东西所需要的铼元素全球就几十吨,如果我们不掌握核心的技术,不团结拿到资源,问题件返厂去外国修一回就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但到了他们那边,也许就换个皮套或者钢圈就好了,成本很可能都用不了几百块钱,但却要向别人国家勒索几十万,车不贵,但后面的修理简直是在敲诈一样啊!”

“而这也就是科技的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我们也不是不累,但再累,你们是国际友人,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人,那就必须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们,而这也是我们这些人来这里的职责所在!”

李铁国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很洪亮,抬着头,眉目之中隐隐的透着一股力量,一种不服气和满满的自豪感,

他作为一名早年读过大学的人,对自己的国家是有些认识的,而对于世界的情况和复杂的形势,也时刻有着关心,有着一些了解和看法,他作为一名中国技师工人,从来都是为自己的国家而感到骄傲的,

他深信自己的国家在经受了近百年的战争后,必会在未来的时候弯道超车,赶超世界超级大国的,这也许是一种梦,一种痴想,但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还有什么勇气可谈呢,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经受了长达百年之久的战争后,想要用一天俩天,一个月俩个月的时间翻天覆地,超越别人,痴人说梦一般,但一代人俩代人之后呢?三代人四代人之后呢?中华民族屹立东方数千年,也引领世界数千年了,靠的就是中国人勤劳勇敢的精神,愈败愈勇的斗志,无所畏惧强大,一时的倒塌不代表着彻底的颠覆,大海终究会经受得了风浪,大国终究是会复兴崛起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几代人的人问题,对此,李铁国深信不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