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21:21:19

再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铁国这些人不旦依旧忙碌这讲课,还组织了考试和考察,对厂房现场也时刻关切着,出现什么问题都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解决,任务就是任务,必须出色完成,

而这么样子的,一晃又过去了几个月,差不多半年多了,李铁国在非洲的生活,很累很忙但却无比的充实,他跟非洲友人一起去看过非洲大草原,对草原上的野生动物,记忆犹新,非洲友人曾介绍过,如果不是西方国家的大肆捕猎,现在的非洲的野生动物会比曾经更多,更好,非洲的生态环境曾被西方殖民者糟蹋过,但好在最后他们终于独立了,终于赶跑了那些奴役他们的殖民者,而李铁国对此也是深有体会,他作为了解过工业革命的人,对生态环境是有很深刻的认识的,生态环境要比金子银子都重要,而他更相信自己的祖国在这一方面早就有了充实的准备,生态环境就是人民幸福感的源泉啊!

而等快要到一年的时候,李铁国这些人总算是清闲了下来,该教的该讲的都传授的差不多了,在现场考察跟看也有半年多了,非洲友人基本能独立的完成工艺标准了,技术虽不能说是多么优秀,但也算成熟了,工艺过程在李铁国这些人的规定下,很严格,水准很高,只要按照他们的流程和要求做,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只是火车司机的培训还欠了些火候,所以负责火车司机教学的人,还很忙,

而其他人,像李铁国这种的,便也去帮忙跟着培训火车司机了,等一年过完后,第二年年初春季的时候,他们这一行人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的还有另一拨的中国铁路精英人员会来的,所以他们回国的时间便提上了日程,而李铁国从来到这个时候,给家里写了很多的信,等到这快回国的时候,他更是写了很多,

而且还让翻译跟着自己上街给许芳龄还有孩子买了一些非洲的土特产和一些小挂件啥的,总之还挺美的,可也就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在李铁国一行人准备回国的前一周,厂房大院里的机车维修出事了,当时李铁国还在宿舍里和几个非洲友人聊着机车配件问题,于是听完机车维修出现事故后,便赶紧都跟了去,等到了现场之后,火车司机已经从机车驾驶室跑出来了,车上一个人没有,之后在机车头周围不远的地方则是站满了非洲铁路工人,

此时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担忧,似乎对眼前的这台机车很害怕,对科学的力量充满了畏惧,而李铁国这一行人站在一辆机车几米远的地方,都是一脸的凝重和低沉,此时一辆机车头冒着滚滚浓烟,整个机身颤抖的格外厉害,而最主要的是这个机车头的俩侧和下面也在冒烟,看样子,是机车的内燃机降温系统或者邮箱出现问题了,而这么一来了,就必须有人进入机车里面摸清情况,可现在机车头这个样子,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刻都有柴油外泄燃烧的可能,再一个机车头是有液体电池的,一点烧着了那就会引起剧烈的爆炸,而且按照现在机车车身冒烟的情况来说,柴油外泄的可能真的很大,

“这怎么办?”

李铁国一行人中的组长围着眼前的这个机车头走了几圈,随后站在大家伙的前面,转身便问了问,而这会李铁国这些人作为中国来非洲的技术代表,如果说解决不了,完全属于是推卸责任了,也让非洲工人们质疑技术能力,可要解决,就得有人进去,这种情况按常理来说,是应该建议直接想办法扑灭动力能源的,可那样一来机车头也就废了,非洲本来新购置的内燃机车就不多,另外一辆内燃机车的价值也不菲的,一台机车折合成人民币也得几千万呢,这会要给机车往废了弄,他们不会同意的,而且要真就这么干了,李铁国这些人的脸上也是很打脸的,遇见真格的了,就直接报废机车,那还要维修检修技术干什么呢,

“机车是从美国那边购置的,美国不也有住这里的专家嘛,新的机车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厂装件问题,他们有责任的,而且新机场都应该有保修,找美国人,让他们进,这个险,咱不冒!”

组长身旁的一个技术工程师看着眼前的这个情况,沉思了几秒之后,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伙凑近点,随后便讲了起来,而组长听完这个建议后,直身站在原地皱了皱眉,几秒后,点了点头,

“我去找这儿的领导说,这个险确实不该咱们冒!”

组长也不是个好大喜功的人,能来国外还兼任组长的都是精明人,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拿自己同时的生命安全冒险呢,而且他们组成员的安全他也有责任的,

几分钟后,组长和这儿的铁路领导带着美国住这儿的专家来了,而这个美国专家到现场一看后,便和李铁国这些人来时候的表情一样,皱了皱,表情凝重且低沉,似乎心里也很透亮的,知道这种情况进去很有危险,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扑面发动能源,毁了机车,

十几秒后,美国专家跟着组长还有这儿的铁路领导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李铁国这些人中大部分听不清的,所以过会组长回来后,大家便问那个美国佬说什么呢,

“美国佬说是检修出现了问题,导致的火车头柴油机出现柴油外泄了,让我们上!”

“放屁,新买的机车头还没怎么检修过呢,再说了,检修不也是因为他们机车出现问题才检修的嘛,怎么说都是他们出厂有问题,机场出了情况,他不上,让我们上?”

刚才和组长说要美国佬来的那个人,此时听完组长的话后,顿时火冒三丈了,直接很大声的喊了起来,似乎也是在给旁边的那个美国佬听,而组长听完他的话后,笑了,说这些他能不知道嘛,所以这个事情咱们不管了,就看着那个美国佬上还是不上,

而在刚才激烈的对话之后,非洲的铁路领导和那个美国佬又说了一会,最后那个美国佬突然来劲了,很大声的咆哮了几句后,转身就回去了,似乎好像是谈崩了的样子,而这会非洲的铁路领导见美国佬走了,也是在后面很大声的喊了几句,似乎是在骂那个美国佬,但人家回去了,他也不敢去拦着,只能骂了几句后,又走回到了李铁国这些人旁边,看着他们说了好几句,样子很激动的,也是急的满头大汗了,

而李铁国这些人听完后,站在原地也都为难了,非洲铁路领导的意思是他们自己要是能修,他们的工人就进去了,可他们修不了,更不了解这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求李铁国这些人帮忙看看了,总不能就这么放着等机车自己烧起来啊,而听完李铁国这些人听完后,一时间,都沉默了,看样子也是都不想冒这个险了,毕竟客居他乡的,谁都不能拿自己的命冒险啊,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回去了,不值得,至于组长,他也是坚决不会强迫谁进去的,毕竟都是中国人,他也不愿意让自己这么冒险,

“要不我进去看看得了!”

就在所有人都不说了,场面一度很尴尬的时候,李铁国侧着头,看着那个颤抖冒烟的机车,开口了,他倒也不是说想逞英雄,只是检修这方面确实是由他负责的,出于对非洲人民财产负责,他应该上去看看,但这也只是应该,而不是义务的,他是前来技术援助的,不是来这抢险救灾的,所以站出来了,是勇敢,是友谊,而不是他必须要这么做,

“这不行,太危险了,况且这也不在你我职责之内!”

组长见李铁国开口了,于是便递给他一个眼神,之后摇了摇头,似乎也不同意他上去,

“机车要真废了,咱们非洲这趟可就丢人了!”

李铁国淡淡一笑,随后便抬腿就往前面不远处的机车走去,而他说的话倒也在理的,技术援助,结果机车出现事故却解决不了,虽说没什么责任,但让人笑话啊,也让这些天学习他们的非洲工人不信他们了,他们这些人天天宣传的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第三世界人民大团结,可能就因为这么一个事情,瞬间降低了可信度,给国抹黑,而他们这一趟,历尽辛苦,趟黑起早,也就就白来了,人家不信他们的技术了,一切都荡然无存,

“注意安全!”

组长见李铁国已经走向了那辆机车,于是便也就没有再拦着了,毕竟李铁国说的这些,所有人心里都已经想到了,都为此而感到无奈和没办法,而李铁国的挺身而出,虽说危险,却有是很有意义,甚至说有些伟大,但其实就算李铁国不站出来,组长到最后也是注定是要走上去的,毕竟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次技术支援的价值和意义在什么地方,

但也就在李铁国抬腿朝着火车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好几个非洲友人从侧面跑出来,拉住了他,摇着头,说让他快停下,别过去,哪里很危险的,而李铁国看着这几个眼熟的黑哥们,好像其中就有那个班长雅图兰,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告诉他们,这是送给他们的最后一课,实战操作,让他们放心吧,他自己心里有数的,这些都是小事情,

说完,李铁国侧身淡笑着推开他们的手臂,径直自己一个人抬腿迈向了即将燃烧的火场之内,对于他来说,他的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他十几岁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二十几岁冰河里救人,三十几岁被洪水冲折了腿,枪林弹雨他经历过了,满目疮痍他抗过去了,天灾人祸他挺下来了,这些个瞬间他都没有被吓趴下,而在这个时候,他更不会退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畏惧!

第五十三章 有问题啊!

再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李铁国这些人不旦依旧忙碌这讲课,还组织了考试和考察,对厂房现场也时刻关切着,出现什么问题都是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解决,任务就是任务,必须出色完成,

而这么样子的,一晃又过去了几个月,差不多半年多了,李铁国在非洲的生活,很累很忙但却无比的充实,他跟非洲友人一起去看过非洲大草原,对草原上的野生动物,记忆犹新,非洲友人曾介绍过,如果不是西方国家的大肆捕猎,现在的非洲的野生动物会比曾经更多,更好,非洲的生态环境曾被西方殖民者糟蹋过,但好在最后他们终于独立了,终于赶跑了那些奴役他们的殖民者,而李铁国对此也是深有体会,他作为了解过工业革命的人,对生态环境是有很深刻的认识的,生态环境要比金子银子都重要,而他更相信自己的祖国在这一方面早就有了充实的准备,生态环境就是人民幸福感的源泉啊!

而等快要到一年的时候,李铁国这些人总算是清闲了下来,该教的该讲的都传授的差不多了,在现场考察跟看也有半年多了,非洲友人基本能独立的完成工艺标准了,技术虽不能说是多么优秀,但也算成熟了,工艺过程在李铁国这些人的规定下,很严格,水准很高,只要按照他们的流程和要求做,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只是火车司机的培训还欠了些火候,所以负责火车司机教学的人,还很忙,

而其他人,像李铁国这种的,便也去帮忙跟着培训火车司机了,等一年过完后,第二年年初春季的时候,他们这一行人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的还有另一拨的中国铁路精英人员会来的,所以他们回国的时间便提上了日程,而李铁国从来到这个时候,给家里写了很多的信,等到这快回国的时候,他更是写了很多,

而且还让翻译跟着自己上街给许芳龄还有孩子买了一些非洲的土特产和一些小挂件啥的,总之还挺美的,可也就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在李铁国一行人准备回国的前一周,厂房大院里的机车维修出事了,当时李铁国还在宿舍里和几个非洲友人聊着机车配件问题,于是听完机车维修出现事故后,便赶紧都跟了去,等到了现场之后,火车司机已经从机车驾驶室跑出来了,车上一个人没有,之后在机车头周围不远的地方则是站满了非洲铁路工人,

此时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担忧,似乎对眼前的这台机车很害怕,对科学的力量充满了畏惧,而李铁国这一行人站在一辆机车几米远的地方,都是一脸的凝重和低沉,此时一辆机车头冒着滚滚浓烟,整个机身颤抖的格外厉害,而最主要的是这个机车头的俩侧和下面也在冒烟,看样子,是机车的内燃机降温系统或者邮箱出现问题了,而这么一来了,就必须有人进入机车里面摸清情况,可现在机车头这个样子,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刻都有柴油外泄燃烧的可能,再一个机车头是有液体电池的,一点烧着了那就会引起剧烈的爆炸,而且按照现在机车车身冒烟的情况来说,柴油外泄的可能真的很大,

“这怎么办?”

李铁国一行人中的组长围着眼前的这个机车头走了几圈,随后站在大家伙的前面,转身便问了问,而这会李铁国这些人作为中国来非洲的技术代表,如果说解决不了,完全属于是推卸责任了,也让非洲工人们质疑技术能力,可要解决,就得有人进去,这种情况按常理来说,是应该建议直接想办法扑灭动力能源的,可那样一来机车头也就废了,非洲本来新购置的内燃机车就不多,另外一辆内燃机车的价值也不菲的,一台机车折合成人民币也得几千万呢,这会要给机车往废了弄,他们不会同意的,而且要真就这么干了,李铁国这些人的脸上也是很打脸的,遇见真格的了,就直接报废机车,那还要维修检修技术干什么呢,

“机车是从美国那边购置的,美国不也有住这里的专家嘛,新的机车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出厂装件问题,他们有责任的,而且新机场都应该有保修,找美国人,让他们进,这个险,咱不冒!”

组长身旁的一个技术工程师看着眼前的这个情况,沉思了几秒之后,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伙凑近点,随后便讲了起来,而组长听完这个建议后,直身站在原地皱了皱眉,几秒后,点了点头,

“我去找这儿的领导说,这个险确实不该咱们冒!”

组长也不是个好大喜功的人,能来国外还兼任组长的都是精明人,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拿自己同时的生命安全冒险呢,而且他们组成员的安全他也有责任的,

几分钟后,组长和这儿的铁路领导带着美国住这儿的专家来了,而这个美国专家到现场一看后,便和李铁国这些人来时候的表情一样,皱了皱,表情凝重且低沉,似乎心里也很透亮的,知道这种情况进去很有危险,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扑面发动能源,毁了机车,

十几秒后,美国专家跟着组长还有这儿的铁路领导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堆,李铁国这些人中大部分听不清的,所以过会组长回来后,大家便问那个美国佬说什么呢,

“美国佬说是检修出现了问题,导致的火车头柴油机出现柴油外泄了,让我们上!”

“放屁,新买的机车头还没怎么检修过呢,再说了,检修不也是因为他们机车出现问题才检修的嘛,怎么说都是他们出厂有问题,机场出了情况,他不上,让我们上?”

刚才和组长说要美国佬来的那个人,此时听完组长的话后,顿时火冒三丈了,直接很大声的喊了起来,似乎也是在给旁边的那个美国佬听,而组长听完他的话后,笑了,说这些他能不知道嘛,所以这个事情咱们不管了,就看着那个美国佬上还是不上,

而在刚才激烈的对话之后,非洲的铁路领导和那个美国佬又说了一会,最后那个美国佬突然来劲了,很大声的咆哮了几句后,转身就回去了,似乎好像是谈崩了的样子,而这会非洲的铁路领导见美国佬走了,也是在后面很大声的喊了几句,似乎是在骂那个美国佬,但人家回去了,他也不敢去拦着,只能骂了几句后,又走回到了李铁国这些人旁边,看着他们说了好几句,样子很激动的,也是急的满头大汗了,

而李铁国这些人听完后,站在原地也都为难了,非洲铁路领导的意思是他们自己要是能修,他们的工人就进去了,可他们修不了,更不了解这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求李铁国这些人帮忙看看了,总不能就这么放着等机车自己烧起来啊,而听完李铁国这些人听完后,一时间,都沉默了,看样子也是都不想冒这个险了,毕竟客居他乡的,谁都不能拿自己的命冒险啊,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回去了,不值得,至于组长,他也是坚决不会强迫谁进去的,毕竟都是中国人,他也不愿意让自己这么冒险,

“要不我进去看看得了!”

就在所有人都不说了,场面一度很尴尬的时候,李铁国侧着头,看着那个颤抖冒烟的机车,开口了,他倒也不是说想逞英雄,只是检修这方面确实是由他负责的,出于对非洲人民财产负责,他应该上去看看,但这也只是应该,而不是义务的,他是前来技术援助的,不是来这抢险救灾的,所以站出来了,是勇敢,是友谊,而不是他必须要这么做,

“这不行,太危险了,况且这也不在你我职责之内!”

组长见李铁国开口了,于是便递给他一个眼神,之后摇了摇头,似乎也不同意他上去,

“机车要真废了,咱们非洲这趟可就丢人了!”

李铁国淡淡一笑,随后便抬腿就往前面不远处的机车走去,而他说的话倒也在理的,技术援助,结果机车出现事故却解决不了,虽说没什么责任,但让人笑话啊,也让这些天学习他们的非洲工人不信他们了,他们这些人天天宣传的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第三世界人民大团结,可能就因为这么一个事情,瞬间降低了可信度,给国抹黑,而他们这一趟,历尽辛苦,趟黑起早,也就就白来了,人家不信他们的技术了,一切都荡然无存,

“注意安全!”

组长见李铁国已经走向了那辆机车,于是便也就没有再拦着了,毕竟李铁国说的这些,所有人心里都已经想到了,都为此而感到无奈和没办法,而李铁国的挺身而出,虽说危险,却有是很有意义,甚至说有些伟大,但其实就算李铁国不站出来,组长到最后也是注定是要走上去的,毕竟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次技术支援的价值和意义在什么地方,

但也就在李铁国抬腿朝着火车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好几个非洲友人从侧面跑出来,拉住了他,摇着头,说让他快停下,别过去,哪里很危险的,而李铁国看着这几个眼熟的黑哥们,好像其中就有那个班长雅图兰,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告诉他们,这是送给他们的最后一课,实战操作,让他们放心吧,他自己心里有数的,这些都是小事情,

说完,李铁国侧身淡笑着推开他们的手臂,径直自己一个人抬腿迈向了即将燃烧的火场之内,对于他来说,他的真的没有什么可怕的,他十几岁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二十几岁冰河里救人,三十几岁被洪水冲折了腿,枪林弹雨他经历过了,满目疮痍他抗过去了,天灾人祸他挺下来了,这些个瞬间他都没有被吓趴下,而在这个时候,他更不会退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畏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