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21:21:19

而此时围在不远处的同学们看见火车冒烟了,便知道坐在里面的那小子开起来了,于是有的同学都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包括苏桐之在内的很多人都感觉好神奇,坐在里面的那小子不是什么都不会嘛,上课问的问题都是最低级的,可...他怎么一上去就给火车开起来了呢,

“下来吧下来吧!”

浓烟滚滚之后,火车刚刚颤动起来往前缓慢行驶了一步,随后段领导便抬手朝着李铁国喊了喊,示意让他下车,而李铁国听见了之后,扭头看了一看,于是便刹住闸,拉掉风口,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周围后,便笑呵呵的跳下来了,

“小伙子,看你动作挺娴熟的啊!怪不得能提正司机了呢!”

段领导见李铁国走了回来后,便一脸欣慰而又认可的冲他点了点头,看样子倒是对李铁国的能力很满意啊,

“还好吧,我的技术其实也一般啊...”

面对段领导表扬和赞赏,李铁国其实是有些愧不敢当的,他也才就提正司机不久,之前也是一直在打杂,而且论技术和能力之类的,比李铁国强的人太多了简直,但他事实上也忽视了一个情况,那就是他的年纪和那些老司机还差很多呢,他的未来发展和进步空间将是无比巨大的,只是在李铁国的心中,年纪小并不是技术差的理由,任何原因都不是落后差劲的说辞,

“你不用谦虚的,小伙子!优秀就是优秀!”

段领导见李铁国挠了挠后脑勺后,表情还挺不好意思的样子,于是便笑了笑,当面继续表扬了几句,此时在段领导的心里,对李铁国的个人能力已经很认可了,至少在他们段里像李铁国这样年轻人,有是有,但却不多,

“领导,刚才我上车松闸的时候,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李铁国见段领导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于是便也就有什么话都说了出来,而段领导一听完李铁国的讲话后,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严肃,也有些疑惑了,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机车存在问题?”

对于自己段里的火车,段领导心里也是有数的,而面前的这辆火车,确实有问题的,正在检修之中,只是目前具体的问题还不清楚,检修的老师傅们也正愁着呢,火车起步后颤动太大,而且机身不稳,行车中总是往前卡步,造成连带着后面车厢都会跟着颤悠起来,虽说这不是什么要命的问题,但也存在风险,这也是为什么段领导只让李铁国上去起步后就下来的一个原因,

“嗯,我可以去看看吗?”

李铁国当着段领导的面,倒也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而且他本来就是这么个性格,要么就不说了,要说就是直白白的说了,

而火车头有问题不是小事情,李铁国必须要说出来的,而等他问了段领导话后,段领导闻言皱眉看了看李铁国,随后背过身看了看身旁的主任,说了几句,之后又低着头思考了几秒,最后终于转过身来了,冲着李铁国点了点头,示意他同意了,

而李铁国闻言便转过身就朝着火车头走了过去,再之后等他走进了车身,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白净的校服,而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些同学,一部分都是女同学的,于是李铁国也不好意思脱掉衣服光膀子,只是干脆穿着干净的校服往地上一趴,随后爬着就钻到火车头底下去了,

而面前眼前的这一幕,站在后面同学们都是有些发愣了,甚至有些无法理解李铁国的做法了,这么弄那校服还能洗干净吗?还有他一个火车司机怎么还往车底下钻呢,而段领导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愈发有些震撼和感叹了,先不说这个年轻人到底能不能修车,就凭着他能穿着一身干净衣服爬车底下的这股子冲劲和责任心,就不简单,

而李铁国这会根本就不再像这些了,在他看来,这车底子他是一定要钻的了,只是怎么钻而已,而他自从在机务段上班后,就早就已经习惯了满身煤灰,一脸黑油的工作环境了,现在这些不算什么了都,

“领导,咱这儿有锤子和手电筒吗?”

李铁国在车底下躺了几分钟之后,脸上已经被落上了几嘀嗒黑油水,只是他随手抹了抹了全然不在意,等他爬出来喊话的时候,白净的校服已经完全成黑灰色的,因为火车头本来就是烧煤的地方,火车头底下更是成片的煤灰,

“给他拿去!”

段领导其实也没期待着这个年轻人能看出来点什么,只是这会他这么卖力,而且爬出来后很狼狈了已经,所以既然他开口要家伙事了,那领导当然也是不能拒绝,于是便侧脸跟旁边的主任讲了一句,而后主任便转身跑去旁边最近的班组拿了几个,

而等李铁国接到这些工具之后,嘴里叼着手电筒,手里拎着锤子,又是钻回到了车底下,随后很快没几秒,车底下便响起了一阵锤子的凿击声,并且还很响亮,好像车底下的那个年轻人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才敢大手大脚的做活,

而段领导这会听见这真凿击声后,眉目之中立马出现了多许忧虑和纠结,毕竟他们对李铁国的了解很浅,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接触,所以这会让一个外单位的同志,

在自己段里对车火车头一顿乱弄,这可是有忌讳的,要是弄不好给凿出别的毛病来,或是凿坏了再,那可就出大事了,对自己单位和这位年轻人都有影响的,并且这些领导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也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忌惮和想法,于是很快,站在一旁的一位副主任忍不住了,

“戴段,这...能行吗?不合规矩的啊!”

看样子这位副主任倒是有些紧张了,似乎想要拦住李铁国的做法,而此时站在他前面的段领导听完他的话,眨了眨眼睛后,样子似乎也很犹豫了,是他让人拿东西给李铁国的,可是他却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会这样大动干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要只是简单的比划俩下,也就没什么了,可他却......

“小伙子,年轻人,行了行了,你能帮着发现问题就已经很好了,我们谢谢你啊,出来吧!”

迟虑了几秒后,段领导终于还是开口想要喊住李铁国,似乎领导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会修火车,而且他也觉得不太现实,要是开火车的老师傅,那肯定会修的,可他太年轻了,能给火车开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李铁国这会正趴在车底下皱着眉,随后又敲了几下后,终于脸上露出了笑容,而这会已经有主人到车边蹲下身叫他赶紧出来了,

“这回应该没毛病了哈!”

李铁国满脸乌黑,满嘴脏水,这会就连牙齿上都沾了黑油,看样子是真挺不容易的,可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完全不在意的,好似家常便饭,而等段领导听完李铁国的话后,眨了一眨眼睛,好像有点不太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修好了?”

“应该是修好了,之前闸系风口被煤渣堵了些,之后轴承也卡了些杂物...”

李铁国见段领导又向他确定了一下,于是便也看出来领导是有些不太相信他能修好,而至于段领导这边听完李铁国的话后,原本是不相信的,可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小伙子又说的头头是道,

而且还弄的一身乌黑,于是尽管半信半疑的,但也不好不让人试试了,毕竟这也是人家外单位年轻人的一份心意嘛,

第五十三章 有问题啊!

而此时围在不远处的同学们看见火车冒烟了,便知道坐在里面的那小子开起来了,于是有的同学都忍不住咽了咽唾沫,包括苏桐之在内的很多人都感觉好神奇,坐在里面的那小子不是什么都不会嘛,上课问的问题都是最低级的,可...他怎么一上去就给火车开起来了呢,

“下来吧下来吧!”

浓烟滚滚之后,火车刚刚颤动起来往前缓慢行驶了一步,随后段领导便抬手朝着李铁国喊了喊,示意让他下车,而李铁国听见了之后,扭头看了一看,于是便刹住闸,拉掉风口,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周围后,便笑呵呵的跳下来了,

“小伙子,看你动作挺娴熟的啊!怪不得能提正司机了呢!”

段领导见李铁国走了回来后,便一脸欣慰而又认可的冲他点了点头,看样子倒是对李铁国的能力很满意啊,

“还好吧,我的技术其实也一般啊...”

面对段领导表扬和赞赏,李铁国其实是有些愧不敢当的,他也才就提正司机不久,之前也是一直在打杂,而且论技术和能力之类的,比李铁国强的人太多了简直,但他事实上也忽视了一个情况,那就是他的年纪和那些老司机还差很多呢,他的未来发展和进步空间将是无比巨大的,只是在李铁国的心中,年纪小并不是技术差的理由,任何原因都不是落后差劲的说辞,

“你不用谦虚的,小伙子!优秀就是优秀!”

段领导见李铁国挠了挠后脑勺后,表情还挺不好意思的样子,于是便笑了笑,当面继续表扬了几句,此时在段领导的心里,对李铁国的个人能力已经很认可了,至少在他们段里像李铁国这样年轻人,有是有,但却不多,

“领导,刚才我上车松闸的时候,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李铁国见段领导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于是便也就有什么话都说了出来,而段领导一听完李铁国的讲话后,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严肃,也有些疑惑了,

“什么意思,你是觉得机车存在问题?”

对于自己段里的火车,段领导心里也是有数的,而面前的这辆火车,确实有问题的,正在检修之中,只是目前具体的问题还不清楚,检修的老师傅们也正愁着呢,火车起步后颤动太大,而且机身不稳,行车中总是往前卡步,造成连带着后面车厢都会跟着颤悠起来,虽说这不是什么要命的问题,但也存在风险,这也是为什么段领导只让李铁国上去起步后就下来的一个原因,

“嗯,我可以去看看吗?”

李铁国当着段领导的面,倒也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而且他本来就是这么个性格,要么就不说了,要说就是直白白的说了,

而火车头有问题不是小事情,李铁国必须要说出来的,而等他问了段领导话后,段领导闻言皱眉看了看李铁国,随后背过身看了看身旁的主任,说了几句,之后又低着头思考了几秒,最后终于转过身来了,冲着李铁国点了点头,示意他同意了,

而李铁国闻言便转过身就朝着火车头走了过去,再之后等他走进了车身,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白净的校服,而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那些同学,一部分都是女同学的,于是李铁国也不好意思脱掉衣服光膀子,只是干脆穿着干净的校服往地上一趴,随后爬着就钻到火车头底下去了,

而面前眼前的这一幕,站在后面同学们都是有些发愣了,甚至有些无法理解李铁国的做法了,这么弄那校服还能洗干净吗?还有他一个火车司机怎么还往车底下钻呢,而段领导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愈发有些震撼和感叹了,先不说这个年轻人到底能不能修车,就凭着他能穿着一身干净衣服爬车底下的这股子冲劲和责任心,就不简单,

而李铁国这会根本就不再像这些了,在他看来,这车底子他是一定要钻的了,只是怎么钻而已,而他自从在机务段上班后,就早就已经习惯了满身煤灰,一脸黑油的工作环境了,现在这些不算什么了都,

“领导,咱这儿有锤子和手电筒吗?”

李铁国在车底下躺了几分钟之后,脸上已经被落上了几嘀嗒黑油水,只是他随手抹了抹了全然不在意,等他爬出来喊话的时候,白净的校服已经完全成黑灰色的,因为火车头本来就是烧煤的地方,火车头底下更是成片的煤灰,

“给他拿去!”

段领导其实也没期待着这个年轻人能看出来点什么,只是这会他这么卖力,而且爬出来后很狼狈了已经,所以既然他开口要家伙事了,那领导当然也是不能拒绝,于是便侧脸跟旁边的主任讲了一句,而后主任便转身跑去旁边最近的班组拿了几个,

而等李铁国接到这些工具之后,嘴里叼着手电筒,手里拎着锤子,又是钻回到了车底下,随后很快没几秒,车底下便响起了一阵锤子的凿击声,并且还很响亮,好像车底下的那个年轻人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才敢大手大脚的做活,

而段领导这会听见这真凿击声后,眉目之中立马出现了多许忧虑和纠结,毕竟他们对李铁国的了解很浅,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接触,所以这会让一个外单位的同志,

在自己段里对车火车头一顿乱弄,这可是有忌讳的,要是弄不好给凿出别的毛病来,或是凿坏了再,那可就出大事了,对自己单位和这位年轻人都有影响的,并且这些领导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也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忌惮和想法,于是很快,站在一旁的一位副主任忍不住了,

“戴段,这...能行吗?不合规矩的啊!”

看样子这位副主任倒是有些紧张了,似乎想要拦住李铁国的做法,而此时站在他前面的段领导听完他的话,眨了眨眼睛后,样子似乎也很犹豫了,是他让人拿东西给李铁国的,可是他却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会这样大动干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要只是简单的比划俩下,也就没什么了,可他却......

“小伙子,年轻人,行了行了,你能帮着发现问题就已经很好了,我们谢谢你啊,出来吧!”

迟虑了几秒后,段领导终于还是开口想要喊住李铁国,似乎领导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会修火车,而且他也觉得不太现实,要是开火车的老师傅,那肯定会修的,可他太年轻了,能给火车开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李铁国这会正趴在车底下皱着眉,随后又敲了几下后,终于脸上露出了笑容,而这会已经有主人到车边蹲下身叫他赶紧出来了,

“这回应该没毛病了哈!”

李铁国满脸乌黑,满嘴脏水,这会就连牙齿上都沾了黑油,看样子是真挺不容易的,可这对于李铁国来说,完全不在意的,好似家常便饭,而等段领导听完李铁国的话后,眨了一眨眼睛,好像有点不太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修好了?”

“应该是修好了,之前闸系风口被煤渣堵了些,之后轴承也卡了些杂物...”

李铁国见段领导又向他确定了一下,于是便也看出来领导是有些不太相信他能修好,而至于段领导这边听完李铁国的话后,原本是不相信的,可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小伙子又说的头头是道,

而且还弄的一身乌黑,于是尽管半信半疑的,但也不好不让人试试了,毕竟这也是人家外单位年轻人的一份心意嘛,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