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2 20:02:38

“我觉得李铁国同志说的很有道理,他的意思应该是觉得机车迟早会更新换代,那么建造这些属于蒸汽机车的工程迟早会被拆掉,且建造这些工程耗时耗力也不少,而不是在说我国机车和外国机车的差别,是这个意思吧,李铁国!”

就在李铁国被运转领导怼的站在原地满脸无奈和尴尬的时候,周志强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一脸直爽的看着李铁国讲了起来,而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点了点头,他想说的确实有这个意思,但他还想说就是要提前做好职工培训,可现在这个情况他是在没法说了,

“周志强你也觉得他说的对?”

周志强发完言后,很快满脸严肃的葛书记扭头看了看他,之后又看了看李铁国,脸色有些发沉,

“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这样,机车也是要更新换代的,次牵引力的改变是会引起能源的改变,现在我们烧煤,内燃机烧的是油,而加油则是不需要自动上煤机的,所以换了机车后自动上煤机也就没用了!至于我们要继续建造的那些,就算有些用也是意义不大了!”

周志强见葛书记问话了,于是便也赶紧满脸认真的讲,之后还简单分析了一下,而葛书记这会听完后,则坐在椅子上叉着手,好似沉思了起来,

“那你也不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等一类的工程了?”

“不,我是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的,我只是觉得李铁国说的有道理,可有道理却也很片面,内燃机车的更换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其中技术目前我国还不掌握,而至于配属的零件以及能源,更是需要时间来逐渐适应,就拿石油来说,我国生产的石油到底够不够内燃机车使用,型号是否符合,提炼程度是否达标等等,一系列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钻研,更新换代是注定了的,但时间未必会像他说的几年或是十年!”

周志强讲的越来越细,声音也愈发洪亮起来,而葛书记对于他说的这些,倒是点了点头,随后又皱眉看了看同样站着的李铁国,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没在说话,默默的坐下了,此时他想说的已经说了,至于被人否认或是产生分歧,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些,

等会议结束后,李铁国坐在位置上迟迟没有走,而后会议室里的大部分领导都散了后,葛书记也正要回去的时候,李铁国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了葛书记身旁,

“有事?”

葛书记一看李铁国走过来了,于是便也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要说的,于是便问了一嘴,

“葛书记,刚让你失望了,我不应该...”

“你不要这样讲啊,既然是开会议,那就是讨论问题,咱们又不是一言堂的,你有其他想法说出来没什么不可以的,而且这也是你学到的知识嘛,不需要这样子!”

葛书记听李铁国一开口,便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和他刚刚猜的一模一样,李铁国心里是真觉得对不起他了,

“你的想法有些冒进,但值得保留的!”

“还有...年轻人,脚踏实地一些...”

.......

葛书记见李铁国闷闷次次,却还不肯离开,想和自己多说几句话,于是葛书记便又问了问,等李铁国又点了点头,葛书记冲他淡淡一笑,随后摆了摆手,样子不像生气,反倒是更像一位老领导在耐心的教导自己孩子,

“你安心的学习,我会全力支持你,年轻人心中有梦想且对未来充满信心,好事情!”

在最后临出门前,葛书记见李铁国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言语,好似有些低沉,于是便回头又一脸和蔼的跟他讲了讲,语气倒是有些鼓舞他的意思,

而李铁国对于葛书记的话有些雾水,他不理解这和他年轻有什么关系,但他知道葛书记是真的对他好,

回到宿舍之后,李铁国苦着脸,和吴老三打了照面后,吴老三问他咋了,以他的勤奋劲,学的东西在会上足够赢得掌声和表扬得了,可现在为何如此,难不成是有人给他下绊子,会上撅他了啊?

而李铁国见吴老三问自己了,于是干脆就将会上从头到尾的经过全和吴老三说了一遍,并且还问吴老三自己做错了吗,他到现在自己还很纠结,

“错倒是没有错,就是太浮了些,工人发明制造是很有意义的,你学了点知识,感觉有些远见,但也要附和当下啊,你说的那些话有些妄自尊大了,否认了工人还否认了领导,要是换了别人,书记早不愿意了!”

吴老三听完李铁国的讲述后,瞬间明白了就,先是淡淡一下,随后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全部切中要害,但他说的很好,可李铁国却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冒进的,他只是就事论事,觉得应该这么做,而这也和他的年龄有关的,毕竟他才二十几岁,想法是有些幼稚和激进的,

在家乡呆的这个冬天,李铁国和许芳龄的接触愈发多了起来,甚至在后半个月每天许芳龄都会来找他,或是他俩约好个地方见面,而见面后其实也没干什么,也就是走一走,开开玩笑,说说以后和最近发生的一些心事,

其中李铁国也和许芳龄说了那天会议上的事情,许芳龄听完后是完全支持李铁国的,说他学的知识多,眼光肯定长远,而李铁国却是笑了笑,说自己可能是有些不切实际了,还是应该立足于现在的事情,要不葛书记也不会那么的沉闷了,而这也是李铁国这段时间反省后的结论,他归结到自己太浮夸了,

一个寒假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其实也就那么几十天,等还没到开春的时候呢,年刚过完没几天,学校开学的日子就到了,于是李铁国便只能踏上火车,又孤身一人前往了南方,但这一次他在火车站却不是自己,有许芳龄送他,

而且他俩还商量好了,一月至少给彼此写一封信,而这一次回了,李铁国在走的时候心中就好像有了归属一样,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他期待着再次与家乡的那个女孩见面,而这几十天的日子里,其实说来也奇怪,不知不觉的李铁国就和许芳龄关系近了很多,至少要比朋友还好一些呢,而对此李铁国几乎是什么都没有做,也许在某些情况下或者事情上,女方的一个主动便会让整个事情或是关系迎来春天,一层纱,真好破!

再次回到南方的大学里后,李铁国上课比之前更用功了,他虽搞不定葛书记话中之意,但却知道葛书记说他要有梦想,

而李铁国的性格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大大咧咧,笑笑嘻嘻的人,他很闷,但也不是完全不爱说话,在熟悉人面前他也是愿意开玩笑的,可内向的性格使得他平时还是比较喜欢独自看看书,学学习,而且他本来也很喜欢学习,如果让他独自一个看一本新书,他能看一天都不动弹,

第六十一章 开学之日

“我觉得李铁国同志说的很有道理,他的意思应该是觉得机车迟早会更新换代,那么建造这些属于蒸汽机车的工程迟早会被拆掉,且建造这些工程耗时耗力也不少,而不是在说我国机车和外国机车的差别,是这个意思吧,李铁国!”

就在李铁国被运转领导怼的站在原地满脸无奈和尴尬的时候,周志强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一脸直爽的看着李铁国讲了起来,而李铁国听完他的话后,点了点头,他想说的确实有这个意思,但他还想说就是要提前做好职工培训,可现在这个情况他是在没法说了,

“周志强你也觉得他说的对?”

周志强发完言后,很快满脸严肃的葛书记扭头看了看他,之后又看了看李铁国,脸色有些发沉,

“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接触过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这样,机车也是要更新换代的,次牵引力的改变是会引起能源的改变,现在我们烧煤,内燃机烧的是油,而加油则是不需要自动上煤机的,所以换了机车后自动上煤机也就没用了!至于我们要继续建造的那些,就算有些用也是意义不大了!”

周志强见葛书记问话了,于是便也赶紧满脸认真的讲,之后还简单分析了一下,而葛书记这会听完后,则坐在椅子上叉着手,好似沉思了起来,

“那你也不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等一类的工程了?”

“不,我是赞成继续搞晒沙机的,我只是觉得李铁国说的有道理,可有道理却也很片面,内燃机车的更换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其中技术目前我国还不掌握,而至于配属的零件以及能源,更是需要时间来逐渐适应,就拿石油来说,我国生产的石油到底够不够内燃机车使用,型号是否符合,提炼程度是否达标等等,一系列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钻研,更新换代是注定了的,但时间未必会像他说的几年或是十年!”

周志强讲的越来越细,声音也愈发洪亮起来,而葛书记对于他说的这些,倒是点了点头,随后又皱眉看了看同样站着的李铁国,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而李铁国见此则也是没在说话,默默的坐下了,此时他想说的已经说了,至于被人否认或是产生分歧,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些,

等会议结束后,李铁国坐在位置上迟迟没有走,而后会议室里的大部分领导都散了后,葛书记也正要回去的时候,李铁国起身走了过去站在了葛书记身旁,

“有事?”

葛书记一看李铁国走过来了,于是便也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要说的,于是便问了一嘴,

“葛书记,刚让你失望了,我不应该...”

“你不要这样讲啊,既然是开会议,那就是讨论问题,咱们又不是一言堂的,你有其他想法说出来没什么不可以的,而且这也是你学到的知识嘛,不需要这样子!”

葛书记听李铁国一开口,便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和他刚刚猜的一模一样,李铁国心里是真觉得对不起他了,

“你的想法有些冒进,但值得保留的!”

“还有...年轻人,脚踏实地一些...”

.......

葛书记见李铁国闷闷次次,却还不肯离开,想和自己多说几句话,于是葛书记便又问了问,等李铁国又点了点头,葛书记冲他淡淡一笑,随后摆了摆手,样子不像生气,反倒是更像一位老领导在耐心的教导自己孩子,

“你安心的学习,我会全力支持你,年轻人心中有梦想且对未来充满信心,好事情!”

在最后临出门前,葛书记见李铁国跟在自己屁股后面,不言语,好似有些低沉,于是便回头又一脸和蔼的跟他讲了讲,语气倒是有些鼓舞他的意思,

而李铁国对于葛书记的话有些雾水,他不理解这和他年轻有什么关系,但他知道葛书记是真的对他好,

回到宿舍之后,李铁国苦着脸,和吴老三打了照面后,吴老三问他咋了,以他的勤奋劲,学的东西在会上足够赢得掌声和表扬得了,可现在为何如此,难不成是有人给他下绊子,会上撅他了啊?

而李铁国见吴老三问自己了,于是干脆就将会上从头到尾的经过全和吴老三说了一遍,并且还问吴老三自己做错了吗,他到现在自己还很纠结,

“错倒是没有错,就是太浮了些,工人发明制造是很有意义的,你学了点知识,感觉有些远见,但也要附和当下啊,你说的那些话有些妄自尊大了,否认了工人还否认了领导,要是换了别人,书记早不愿意了!”

吴老三听完李铁国的讲述后,瞬间明白了就,先是淡淡一下,随后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全部切中要害,但他说的很好,可李铁国却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冒进的,他只是就事论事,觉得应该这么做,而这也和他的年龄有关的,毕竟他才二十几岁,想法是有些幼稚和激进的,

在家乡呆的这个冬天,李铁国和许芳龄的接触愈发多了起来,甚至在后半个月每天许芳龄都会来找他,或是他俩约好个地方见面,而见面后其实也没干什么,也就是走一走,开开玩笑,说说以后和最近发生的一些心事,

其中李铁国也和许芳龄说了那天会议上的事情,许芳龄听完后是完全支持李铁国的,说他学的知识多,眼光肯定长远,而李铁国却是笑了笑,说自己可能是有些不切实际了,还是应该立足于现在的事情,要不葛书记也不会那么的沉闷了,而这也是李铁国这段时间反省后的结论,他归结到自己太浮夸了,

一个寒假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其实也就那么几十天,等还没到开春的时候呢,年刚过完没几天,学校开学的日子就到了,于是李铁国便只能踏上火车,又孤身一人前往了南方,但这一次他在火车站却不是自己,有许芳龄送他,

而且他俩还商量好了,一月至少给彼此写一封信,而这一次回了,李铁国在走的时候心中就好像有了归属一样,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他期待着再次与家乡的那个女孩见面,而这几十天的日子里,其实说来也奇怪,不知不觉的李铁国就和许芳龄关系近了很多,至少要比朋友还好一些呢,而对此李铁国几乎是什么都没有做,也许在某些情况下或者事情上,女方的一个主动便会让整个事情或是关系迎来春天,一层纱,真好破!

再次回到南方的大学里后,李铁国上课比之前更用功了,他虽搞不定葛书记话中之意,但却知道葛书记说他要有梦想,

而李铁国的性格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大大咧咧,笑笑嘻嘻的人,他很闷,但也不是完全不爱说话,在熟悉人面前他也是愿意开玩笑的,可内向的性格使得他平时还是比较喜欢独自看看书,学学习,而且他本来也很喜欢学习,如果让他独自一个看一本新书,他能看一天都不动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