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14:35:00

杨芝芳她们进驻,陈阳轻松了不少。

老丈人庞光则是高兴的不行,毕竟有个漂亮的女仆来伺候自己了。

这老不死的,要换尿不湿的。

面对漂亮的女仆,他居然还有一点点的小小的激动,于是也就有了一些许的只可意会的情况。

女仆倒是红着脸,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情。

庞光这老家伙却是一双邪恶的眼睛,不断的打量着人家,似乎要看透人家。

唉,这个恶棍啊!

自己都没什么能力了,胖得跟猪一样,还在想一些事情呢!

他和田郁的夫妻关系很淡薄,也许和这有很大的关系。

这老不死的,被女仆伺候收拾好了之后,便拿出手机,打电话骂陈阳:“妈个逼的,你个绝症混球,快陪老子打游戏做任务!这下你好了,还要比老子先死早投抬,哈哈……”

庞光想想这些天,陈阳老是顶撞他,让他很难受。

侄子庞晓峰又迟迟没搞定这小子,于是他心头也是窝火。

这下好了,陈阳绝症了,活不了几天了。

庞光心头自然高兴哎!都很想叫侄子别动手了。

可惜的是,陈阳并没有陪庞光打游戏,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这可把庞光给气的受不了,于是又为陈阳积累了怒火值。

陈阳也并不太好过。

杨芝芳虽然还是有点同情田家这个上门女婿,但架不住主人田郁的要求,结果当天晚上的厨房里,陈阳成了洗菜工。

洗菜,这在田郁那里,不是什么重活累活,陈阳就得做了才行。

反正田郁给杨芝芳下了命令的,哪些家务活是陈阳能做的,都说了,杨芝芳不听也不行。

就连晚餐时,陈阳也只能跟佣人们一起吃饭,吃了之后,还得洗一大堆的碗。

陈阳很不想干这些事情,但田郁那贱人实在是太凶残了,动不动就是鞭子威胁。

陈阳没有解锁强身术,也是架不住这贱人的暴力的。

没法和这个保持锻炼的贱人抗衡,只能忍气吞声的做事情。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能又给田郁来点催术吧?

用多了,还是会让人起疑的。

好在现在的活计相比曾经简直是不要太轻松了,他能轻松的做下来。

同时还一脸疲倦的样子,让田家姐妹看着就开心极了。

绝症了是吧?

还不是一样要干活?

还不是很累的样子?

面对这得瑟的姐妹俩,陈阳只是暗自冷笑。

贱人们,等着吧,老子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当天晚上,田家姐妹的心情还是不错,晚饭就一起喝了不少的红酒。

饭后,姐妹俩醉红了脸,在楼顶一起看星赏月,享受餐后的夜茶,闲聊着。

陈阳则在自己的房间里,来了一次三连抽。

这一次也不知是怎么的,运气很差,什么也没抽中。

他躺在沙发上,无语的摇了摇头。

“小玉姐,这也太坑了吧?”

小玉冷冰冰道:“你个智障!新的技能抽中了,却没有解锁学习,你就想抽别的,这是系统不允许的。”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害我白白浪费了三十点怒火值。”

“怪我?你敢怪你的导师?信不信本导师清空你的技能,来个系统重启?”

陈阳郁闷,不敢答话了。

蛮不讲理,似乎也是导师的个性之一么?

没多久,房门被敲响了。

陈阳一开门见是漂亮的新来的女管家杨芝芳,还是客气的微笑道:“杨管家,有什么事吗?”

“陈先生,夫人让你下楼去,送她妹妹回家一趟。”

“哦?她不是要住几天吗?”陈阳愣了一下,不解道。

“可能是有急事吧!”

陈阳点点头,“不对啊,杨管家,你不是会开车吗?你开她车送她,也一样的。”

下意识的,陈阳是很抵制这样的任务的。

田玟那个贱人的确是爱喝酒,喝醉了嘴也毒,更要命是……

陈阳是有心理阴影的。

曾经送过这贱人几回,却让她吐了一身啊,那真叫一个难闻。

谁知杨芝芳说:“她不让我送,一定要你送。”

陈阳满心的无奈,只好下楼去。

楼下,院子停车场那里,田玟坐在她的法拉利跑车副驾驶上,一脸红醉个酡红。

她指着陈阳骂道:“废物,你磨蹭什么?赶紧的,我有急事。”

田郁在车子边冷瞪着陈阳,“还不快点的?白吃饭不干活?有病了不起?就要死了吗?”

陈阳一脸冷漠,只好坐上了田玟的跑车,启动,离去。

路上,田玟倒是没吐,只是又把陈阳好好的数落了一番,从他母亲是个表子到现在他这个废物真成了绝症废物。

这贱人别看喝大了,脑子清醒的很,说话也不哆嗦,只是瘫在座位上,一脸冷烈的虐笑,不断的喷斥着陈阳。

陈阳心头有火,却隐忍不发,暗自冷笑。

贱人,你特么嘴毒继续吧!

等到了你家,老子不催你一术,让你今天晚上难受死才怪!

哼哼……

大半个小时后,陈阳开到了东城区那边。

田玟独居在大别墅里,一个人,别墅显的太大了。

到了别墅区门口,便有一个保安恭敬的送来了一个高档的快递盒子,上面全是英文。

田玟接过盒子,抱在怀里,对陈阳道:“废物,我在海外订购的东西到手了。赶紧开车,送我回家。”

“拿快递,就是你的急事?”

“呸!我的事,要你管吗?”

别墅区很大,陈阳开了五分钟的车,才将这贱人送到了家。

停好车,田玟抱着快递盒子,一边进屋一边说:“滚进来,给我把洗澡水放好,然后你就滚回去吧!”

陈阳一听,暗自冷笑,漠然不语,跟着她进去了。

进了家门后,田玟到了二楼就往书房走去,“废物上三楼去弄水。水温40度,多撒点玫瑰花瓣,弄好后你就滚吧!”

说完,她已经踏进了书房里,砰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陈阳只好上楼去,到了她的浴室里。

一进去,一阵迷人香气袭来,让人心头一阵阵动荡。

这里,陈阳也是不止一次来了。

以前每一次晚上送这娘们儿回来,都要给她放洗澡水的。

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很了解。

看着那雪白的圆形大浴缸,仿玉的,恒温控的,他淡冷冷的笑了。

贱人,我就要让你在这浴缸里痛苦不堪。

轻车熟路,他很快就将水放好,温控调到40度,然后在里面撒满了玫瑰花瓣。

一切搞定后,他来到外面的客厅里等着。

不多时,田玟上来了。

一脸醉然酡红,看见陈阳就斥骂道:“废物,你怎么还不滚?”

陈阳起身不说话,点点头,默默的朝楼下走去。

田玟冷哼两声,直接进了浴室。

在她关门的一瞬间,陈阳的催术之气已经漫过去了,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系统叮的一声,催术成就再加一千点,妥妥的破万了。

陈阳暗自兴奋,期待。

恰那时,浴室门关上了,陈阳一转身,又回去了,呆在门边。

今天晚上就看看这贱人的丑态,顺便拍点东西,叫她以后少在老子面前高傲、毒舌好了。

其时,田玟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全身像火烧一样,很想喝水。

不过,她以为是酒喝多了的缘故,迅速解除一切,泡进了浴缸里。

嗯,这就舒服多了。

淡暖暖的水,馨香的玫瑰花气息,让人很享受。

但她没想到,不知不觉,整个人都疯狂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出手安慰着自己。

也就在那里,陈阳潜进去了,拿起了自己的那部为了陪庞光玩游戏的豪华配置手机拍了起来。

镜头下,玫瑰花撒满了水面,水里一具完美的……(此处省略)

陈阳拍着也是莫名的热血沸腾。

田玟翻滚在水里,眼神迷离如雾一样,仿佛什么也看不见。

陈阳胆子越来越大,还转过去,记录了正面。

还伸近了些,近近的来个特写。

却没想到,那一瞬间,田玟发现他了,嗓子里惊吼了一声,如同狼一样啊!

同时,她马上出手。

陈阳惊呼了一声,被田玟连手机带人拉进了浴缸里。

扑通一声,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水溅炸起来,满地横流。

料不到田玟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搞了陈阳一个措手不及。

手机落水了,然后他变成了一匹马,遇上了一个疯狂的骑士。

陈阳呛了几口水,便感觉到了无助的不妙。

场面突然失控了,先前无力的田玟变得力大无穷,如出山猛虎……

021.贱人力量很大

杨芝芳她们进驻,陈阳轻松了不少。

老丈人庞光则是高兴的不行,毕竟有个漂亮的女仆来伺候自己了。

这老不死的,要换尿不湿的。

面对漂亮的女仆,他居然还有一点点的小小的激动,于是也就有了一些许的只可意会的情况。

女仆倒是红着脸,做着她应该做的事情。

庞光这老家伙却是一双邪恶的眼睛,不断的打量着人家,似乎要看透人家。

唉,这个恶棍啊!

自己都没什么能力了,胖得跟猪一样,还在想一些事情呢!

他和田郁的夫妻关系很淡薄,也许和这有很大的关系。

这老不死的,被女仆伺候收拾好了之后,便拿出手机,打电话骂陈阳:“妈个逼的,你个绝症混球,快陪老子打游戏做任务!这下你好了,还要比老子先死早投抬,哈哈……”

庞光想想这些天,陈阳老是顶撞他,让他很难受。

侄子庞晓峰又迟迟没搞定这小子,于是他心头也是窝火。

这下好了,陈阳绝症了,活不了几天了。

庞光心头自然高兴哎!都很想叫侄子别动手了。

可惜的是,陈阳并没有陪庞光打游戏,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这可把庞光给气的受不了,于是又为陈阳积累了怒火值。

陈阳也并不太好过。

杨芝芳虽然还是有点同情田家这个上门女婿,但架不住主人田郁的要求,结果当天晚上的厨房里,陈阳成了洗菜工。

洗菜,这在田郁那里,不是什么重活累活,陈阳就得做了才行。

反正田郁给杨芝芳下了命令的,哪些家务活是陈阳能做的,都说了,杨芝芳不听也不行。

就连晚餐时,陈阳也只能跟佣人们一起吃饭,吃了之后,还得洗一大堆的碗。

陈阳很不想干这些事情,但田郁那贱人实在是太凶残了,动不动就是鞭子威胁。

陈阳没有解锁强身术,也是架不住这贱人的暴力的。

没法和这个保持锻炼的贱人抗衡,只能忍气吞声的做事情。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能又给田郁来点催术吧?

用多了,还是会让人起疑的。

好在现在的活计相比曾经简直是不要太轻松了,他能轻松的做下来。

同时还一脸疲倦的样子,让田家姐妹看着就开心极了。

绝症了是吧?

还不是一样要干活?

还不是很累的样子?

面对这得瑟的姐妹俩,陈阳只是暗自冷笑。

贱人们,等着吧,老子总有一天会翻身的。

当天晚上,田家姐妹的心情还是不错,晚饭就一起喝了不少的红酒。

饭后,姐妹俩醉红了脸,在楼顶一起看星赏月,享受餐后的夜茶,闲聊着。

陈阳则在自己的房间里,来了一次三连抽。

这一次也不知是怎么的,运气很差,什么也没抽中。

他躺在沙发上,无语的摇了摇头。

“小玉姐,这也太坑了吧?”

小玉冷冰冰道:“你个智障!新的技能抽中了,却没有解锁学习,你就想抽别的,这是系统不允许的。”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害我白白浪费了三十点怒火值。”

“怪我?你敢怪你的导师?信不信本导师清空你的技能,来个系统重启?”

陈阳郁闷,不敢答话了。

蛮不讲理,似乎也是导师的个性之一么?

没多久,房门被敲响了。

陈阳一开门见是漂亮的新来的女管家杨芝芳,还是客气的微笑道:“杨管家,有什么事吗?”

“陈先生,夫人让你下楼去,送她妹妹回家一趟。”

“哦?她不是要住几天吗?”陈阳愣了一下,不解道。

“可能是有急事吧!”

陈阳点点头,“不对啊,杨管家,你不是会开车吗?你开她车送她,也一样的。”

下意识的,陈阳是很抵制这样的任务的。

田玟那个贱人的确是爱喝酒,喝醉了嘴也毒,更要命是……

陈阳是有心理阴影的。

曾经送过这贱人几回,却让她吐了一身啊,那真叫一个难闻。

谁知杨芝芳说:“她不让我送,一定要你送。”

陈阳满心的无奈,只好下楼去。

楼下,院子停车场那里,田玟坐在她的法拉利跑车副驾驶上,一脸红醉个酡红。

她指着陈阳骂道:“废物,你磨蹭什么?赶紧的,我有急事。”

田郁在车子边冷瞪着陈阳,“还不快点的?白吃饭不干活?有病了不起?就要死了吗?”

陈阳一脸冷漠,只好坐上了田玟的跑车,启动,离去。

路上,田玟倒是没吐,只是又把陈阳好好的数落了一番,从他母亲是个表子到现在他这个废物真成了绝症废物。

这贱人别看喝大了,脑子清醒的很,说话也不哆嗦,只是瘫在座位上,一脸冷烈的虐笑,不断的喷斥着陈阳。

陈阳心头有火,却隐忍不发,暗自冷笑。

贱人,你特么嘴毒继续吧!

等到了你家,老子不催你一术,让你今天晚上难受死才怪!

哼哼……

大半个小时后,陈阳开到了东城区那边。

田玟独居在大别墅里,一个人,别墅显的太大了。

到了别墅区门口,便有一个保安恭敬的送来了一个高档的快递盒子,上面全是英文。

田玟接过盒子,抱在怀里,对陈阳道:“废物,我在海外订购的东西到手了。赶紧开车,送我回家。”

“拿快递,就是你的急事?”

“呸!我的事,要你管吗?”

别墅区很大,陈阳开了五分钟的车,才将这贱人送到了家。

停好车,田玟抱着快递盒子,一边进屋一边说:“滚进来,给我把洗澡水放好,然后你就滚回去吧!”

陈阳一听,暗自冷笑,漠然不语,跟着她进去了。

进了家门后,田玟到了二楼就往书房走去,“废物上三楼去弄水。水温40度,多撒点玫瑰花瓣,弄好后你就滚吧!”

说完,她已经踏进了书房里,砰的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陈阳只好上楼去,到了她的浴室里。

一进去,一阵迷人香气袭来,让人心头一阵阵动荡。

这里,陈阳也是不止一次来了。

以前每一次晚上送这娘们儿回来,都要给她放洗澡水的。

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很了解。

看着那雪白的圆形大浴缸,仿玉的,恒温控的,他淡冷冷的笑了。

贱人,我就要让你在这浴缸里痛苦不堪。

轻车熟路,他很快就将水放好,温控调到40度,然后在里面撒满了玫瑰花瓣。

一切搞定后,他来到外面的客厅里等着。

不多时,田玟上来了。

一脸醉然酡红,看见陈阳就斥骂道:“废物,你怎么还不滚?”

陈阳起身不说话,点点头,默默的朝楼下走去。

田玟冷哼两声,直接进了浴室。

在她关门的一瞬间,陈阳的催术之气已经漫过去了,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系统叮的一声,催术成就再加一千点,妥妥的破万了。

陈阳暗自兴奋,期待。

恰那时,浴室门关上了,陈阳一转身,又回去了,呆在门边。

今天晚上就看看这贱人的丑态,顺便拍点东西,叫她以后少在老子面前高傲、毒舌好了。

其时,田玟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全身像火烧一样,很想喝水。

不过,她以为是酒喝多了的缘故,迅速解除一切,泡进了浴缸里。

嗯,这就舒服多了。

淡暖暖的水,馨香的玫瑰花气息,让人很享受。

但她没想到,不知不觉,整个人都疯狂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出手安慰着自己。

也就在那里,陈阳潜进去了,拿起了自己的那部为了陪庞光玩游戏的豪华配置手机拍了起来。

镜头下,玫瑰花撒满了水面,水里一具完美的……(此处省略)

陈阳拍着也是莫名的热血沸腾。

田玟翻滚在水里,眼神迷离如雾一样,仿佛什么也看不见。

陈阳胆子越来越大,还转过去,记录了正面。

还伸近了些,近近的来个特写。

却没想到,那一瞬间,田玟发现他了,嗓子里惊吼了一声,如同狼一样啊!

同时,她马上出手。

陈阳惊呼了一声,被田玟连手机带人拉进了浴缸里。

扑通一声,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水溅炸起来,满地横流。

料不到田玟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搞了陈阳一个措手不及。

手机落水了,然后他变成了一匹马,遇上了一个疯狂的骑士。

陈阳呛了几口水,便感觉到了无助的不妙。

场面突然失控了,先前无力的田玟变得力大无穷,如出山猛虎……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