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5 15:36:13

商人趋利,也爱附庸风雅。

多少名画字迹实则没有多少功底,却是被这些商人花大量的真金白银砸出了个虚名。

索性,李飞收藏的大多都是一些偏门佳作。

像沈老爷子看上的这几幅,便是他在民国期间游山走访时所得。

画家的名气并不大,但人品和实力却是经得起考究。

这几幅画挂在这里跟那些所谓的名画古迹比起来,显的落寞许多。

李飞没想到沈老爷子居然看上了这几幅,不经意间,对沈老爷子多了几分赞许。

真正有实力的人,关注的都不是那些徒有虚表的表面。

“唉,可惜了,真正的名画挂在这里无人问津,那些充满铜臭味的烂作却万众瞩目!”沈老爷子感叹。

他不喜欢用金钱来衡量一副画的价值,但更不想要真正有实力的画作遭到埋没。

李飞说:“万事都有它的规律,任他去吧,这几幅画早先年间丢在画摊一两银子都卖不出,现在却高高的在展厅挂着,说不定以后世人就会看到它的艺术价值,万人空巷只为赏它一面呢。”

“是啊。”沈老爷子点头。

顷刻,他看李飞的眼神,再次的发生了变化,多了几分欣赏。

寻常的年轻人,可没有这番心性啊。

沈老爷子说:“这还得多亏了那位神秘的一号别墅的主人,听说这几幅画作便是他收藏着,不然战乱的时候早就被毁坏了,现在他又无偿拿出来,真是一位品德高尚的高人啊。”

“有机会,真想拜访一下这位神秘的一号别墅的主人。”沈老爷子充满向往的说。

他觉得,一号别墅的主人,一定与他有无数的共同话题。

沈沐雨也在一旁点头说:“嗯嗯,我也想见见。”

李飞笑了笑,要是让沈老爷子和沈沐雨知道,所谓的高人就在他们眼前,和他们谈论着,不知道他们会是何表情。

“李飞,你给我出来!”

忽然,一声高喊让众人的注意力都给看了过去。

循声望去,李凯带着一大堆人走了过来。

他刚才听说一个富二代跟他说,李飞居然在这个展厅里面,他便迅速过来找李飞的麻烦。

但是随之看到李飞的身旁还站着沈老爷子和沈沐雨之后,他有点诧异。

沈老爷子这种人物,怎么跟李飞认识?

沈沐雨看见李凯,有点心烦,呵斥道:“李凯,你当这里是你家吗?随便带着一群人就大呼小叫。”

沈老爷子脸上也是不悦。

李凯不敢得罪沈老爷子,弯腰抱歉说:“不好意思沈老爷子,我为我的鲁莽给您道歉。”

沈老爷子没说话。

李凯突然指着李飞:“据我所知,今天展览会好像并没有你的邀请函,请问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话一说,顿时不少人的视线都朝着李飞看了过来。

今天这个展览会,来者皆是一些在各界有身份的人,进门口也必须核对身份与邀请函之后,才能入内。

简而言之,没有邀请函的话,根本没法进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李飞身上,全是怀疑和猜测。

沈老爷子问:“李先生,你真的没有邀请函吗?”

李飞点了点头。

“什么?没有邀请函,这人怎么进来的啊。”

“参加展览的人员都需要登记在册,这人没有邀请函居然溜进来了,那要是文物失窃怎么办?”

“……”

李飞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包括沈老爷子,看着李飞的表情也是发生了变化。

他本来还把李飞当成是一个忘年的知己,可以说上几句话,却没有想到李飞没有邀请函居然偷偷溜进来。

本来对李飞还挺有好感,这一下,那点好感也是瞬间荡然无存。

沈沐雨想为李飞说几句话,但被沈老爷子给拦住了。

看到这结果,李凯十分得意。

“李飞,没有邀请函你是怎么进来的,能给大家说说嘛?”李凯笑说。

李飞:“谁说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来?”

李凯大笑:“在场的哪个人不是拿着邀请函进来的,就你没有邀请函,你说你是偷溜进来的,还是翻墙进来的?”

“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李飞说。

这下,所有人都鄙夷的看着李飞。

李凯嗤笑:“走进来?没有邀请函也可以进来嘛,这是安保的失职还是你做多了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技术非可一般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指责李飞。

“没想到小伙子年纪轻轻居然做惯了偷鸡摸狗的事。”

“是啊,看着穿着光鲜亮丽,没想到真人却是那么阴暗。”

李凯的几句话,大家便都把李飞当成小偷。

沈老爷子更是摇了摇头,枉费他刚才对李飞的好感了。

沈沐雨也是黛眉微蹙,她只是和李飞有过短暂接触,觉得为人还不错,却没有想到李飞居然是这种人。

“来人呐。”李凯突然大喊,“快把这个小偷给抓住,送去警察局。”

这里闹的动静本来就很大了,李凯一叫,四五个保安便迅速赶过来。

听说是有人没有邀请函便溜了进来,他们一阵害怕,这是他们的失职啊。

保安要拿住李飞,却被李飞的眼神给瞪退了。

突然,人群一阵耸动,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人,定晴一看,赫然是许大师。

“李先生是我带进来的,我看谁敢抓他!”许大师说。

众人听着许大师这句话,都被惊到了。

许大师是谁,知名人物啊,在各行各界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

听许大师说这句话,不少人开始动摇。

既然有许大师背书,那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吧。

李凯看见许大师突然出来给李飞说话,也是一愣,不过转而就笑了起来。

“许大师,你德高望重,我是不应该怀疑你,可是这展览里面的文物宝物都是无价之宝啊,你能完全担保李飞不会偷拿嘛?”

“再者说,大家进来都是凭借邀请函和实名认证,凭什么李飞可以是那个例外,就算是你许大师也不能给他带来这个特权吧。”

“每个人来访的记录都登记在册,要是少了什么,李飞没记录没关系,那倒是查到大家的身上了呢,大家岂不是遭受不白之冤,而真正的犯罪者却逍遥在外。”

李凯一字一句,都将李飞套入了必定会偷窃的身份当中。

围观众人听到后面一句,当即不满了。

“对啊,那到时候他要是偷了什么东西,岂不是会算到我们的账上!”

“凭什么啊,就算是许大师也不能有这种特权吧。”

“……”

人群议论纷纷,抵抗李飞的气氛完全被李凯给带动了起来。

许大师本来还想为李飞多说几句话,但是目前这种情况,他明白他的话也不管用了。

李凯见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大手一挥:“保安,快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保安一听,纷纷行动。

一群人围着李飞,就准备把他给架出去。

围观的众人纷纷叫好。

正在这时,一名唐装老者却是焦急的赶了过来。

“我看谁敢!”

气势磅礴,当看清楚来人之后,保安的手纷纷停滞不敢动。

李凯冲上去,讨好说:“于爷爷,你怎么来了啊!”

“哼!”

于春野一声闷哼。

“我不来,你岂不是要把我邀请的贵客给赶走了!”

什么?

众人一脸惊讶,李凯的表情更是难看。

“于爷爷,李飞是你邀请来的贵客?我没听错吧。”李凯惊讶问。

于春野怒道:“滚!”

李凯惊了:“于爷爷,我没错做事啊,我也只是怕有人图谋不轨想偷窃文物啊。”

于春野瞪着李凯,气场十足的问:“那你是怀疑我咯?”

瞬间,李凯的头皮都发麻了。

怀疑首富,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样做啊。

“滚!”

于春野大手一挥,几个保安立马架着李凯,把他拖了出去。

“李少,不好意思了。”

“砰!”

李凯直接被丢出了展览馆。

李凯满脸愤怒:“李飞,你给我等着!”

展馆内。

之前怀疑李飞的那些人,此刻一句话都不敢说。

开玩笑,这可是首富啊,他们哪里敢说首富的不是。

这场展览,可就是他出资举办的。

于春野走到李飞身前,李飞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立马会意朝众人说:“李先生是我邀请过来的重要贵客,自然不需要邀请函,大家还是散了吧,继续看展。”

一群人不敢二话,纷纷散开。

这时,沈老爷子走了过来,朝于春野说:“于老,没想到小友居然是你请过来的贵客。”

同时,沈老爷子又愧意的跟李飞说:“小友不好意思,刚才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把你当成……还希望你见谅。”

李飞:“没事。”

随即,李飞便和于春野以及沈老爷子沈沐雨四人一起,看展。

大概看了半个小时,于春野还有事,便先走了。

随即,一个电话打过来,沈老爷子和沈沐雨也与李飞道别。

独自看了一会儿后,李飞便回到了一号别墅。

刚到,管家郁福突然走过来说:“老爷,振江企业李家父子在门外求见!”

李飞大手一挥:“让他们滚!”

027 让他们滚

商人趋利,也爱附庸风雅。

多少名画字迹实则没有多少功底,却是被这些商人花大量的真金白银砸出了个虚名。

索性,李飞收藏的大多都是一些偏门佳作。

像沈老爷子看上的这几幅,便是他在民国期间游山走访时所得。

画家的名气并不大,但人品和实力却是经得起考究。

这几幅画挂在这里跟那些所谓的名画古迹比起来,显的落寞许多。

李飞没想到沈老爷子居然看上了这几幅,不经意间,对沈老爷子多了几分赞许。

真正有实力的人,关注的都不是那些徒有虚表的表面。

“唉,可惜了,真正的名画挂在这里无人问津,那些充满铜臭味的烂作却万众瞩目!”沈老爷子感叹。

他不喜欢用金钱来衡量一副画的价值,但更不想要真正有实力的画作遭到埋没。

李飞说:“万事都有它的规律,任他去吧,这几幅画早先年间丢在画摊一两银子都卖不出,现在却高高的在展厅挂着,说不定以后世人就会看到它的艺术价值,万人空巷只为赏它一面呢。”

“是啊。”沈老爷子点头。

顷刻,他看李飞的眼神,再次的发生了变化,多了几分欣赏。

寻常的年轻人,可没有这番心性啊。

沈老爷子说:“这还得多亏了那位神秘的一号别墅的主人,听说这几幅画作便是他收藏着,不然战乱的时候早就被毁坏了,现在他又无偿拿出来,真是一位品德高尚的高人啊。”

“有机会,真想拜访一下这位神秘的一号别墅的主人。”沈老爷子充满向往的说。

他觉得,一号别墅的主人,一定与他有无数的共同话题。

沈沐雨也在一旁点头说:“嗯嗯,我也想见见。”

李飞笑了笑,要是让沈老爷子和沈沐雨知道,所谓的高人就在他们眼前,和他们谈论着,不知道他们会是何表情。

“李飞,你给我出来!”

忽然,一声高喊让众人的注意力都给看了过去。

循声望去,李凯带着一大堆人走了过来。

他刚才听说一个富二代跟他说,李飞居然在这个展厅里面,他便迅速过来找李飞的麻烦。

但是随之看到李飞的身旁还站着沈老爷子和沈沐雨之后,他有点诧异。

沈老爷子这种人物,怎么跟李飞认识?

沈沐雨看见李凯,有点心烦,呵斥道:“李凯,你当这里是你家吗?随便带着一群人就大呼小叫。”

沈老爷子脸上也是不悦。

李凯不敢得罪沈老爷子,弯腰抱歉说:“不好意思沈老爷子,我为我的鲁莽给您道歉。”

沈老爷子没说话。

李凯突然指着李飞:“据我所知,今天展览会好像并没有你的邀请函,请问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这话一说,顿时不少人的视线都朝着李飞看了过来。

今天这个展览会,来者皆是一些在各界有身份的人,进门口也必须核对身份与邀请函之后,才能入内。

简而言之,没有邀请函的话,根本没法进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是集中在李飞身上,全是怀疑和猜测。

沈老爷子问:“李先生,你真的没有邀请函吗?”

李飞点了点头。

“什么?没有邀请函,这人怎么进来的啊。”

“参加展览的人员都需要登记在册,这人没有邀请函居然溜进来了,那要是文物失窃怎么办?”

“……”

李飞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包括沈老爷子,看着李飞的表情也是发生了变化。

他本来还把李飞当成是一个忘年的知己,可以说上几句话,却没有想到李飞没有邀请函居然偷偷溜进来。

本来对李飞还挺有好感,这一下,那点好感也是瞬间荡然无存。

沈沐雨想为李飞说几句话,但被沈老爷子给拦住了。

看到这结果,李凯十分得意。

“李飞,没有邀请函你是怎么进来的,能给大家说说嘛?”李凯笑说。

李飞:“谁说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来?”

李凯大笑:“在场的哪个人不是拿着邀请函进来的,就你没有邀请函,你说你是偷溜进来的,还是翻墙进来的?”

“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李飞说。

这下,所有人都鄙夷的看着李飞。

李凯嗤笑:“走进来?没有邀请函也可以进来嘛,这是安保的失职还是你做多了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技术非可一般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指责李飞。

“没想到小伙子年纪轻轻居然做惯了偷鸡摸狗的事。”

“是啊,看着穿着光鲜亮丽,没想到真人却是那么阴暗。”

李凯的几句话,大家便都把李飞当成小偷。

沈老爷子更是摇了摇头,枉费他刚才对李飞的好感了。

沈沐雨也是黛眉微蹙,她只是和李飞有过短暂接触,觉得为人还不错,却没有想到李飞居然是这种人。

“来人呐。”李凯突然大喊,“快把这个小偷给抓住,送去警察局。”

这里闹的动静本来就很大了,李凯一叫,四五个保安便迅速赶过来。

听说是有人没有邀请函便溜了进来,他们一阵害怕,这是他们的失职啊。

保安要拿住李飞,却被李飞的眼神给瞪退了。

突然,人群一阵耸动,走出来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人,定晴一看,赫然是许大师。

“李先生是我带进来的,我看谁敢抓他!”许大师说。

众人听着许大师这句话,都被惊到了。

许大师是谁,知名人物啊,在各行各界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

听许大师说这句话,不少人开始动摇。

既然有许大师背书,那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吧。

李凯看见许大师突然出来给李飞说话,也是一愣,不过转而就笑了起来。

“许大师,你德高望重,我是不应该怀疑你,可是这展览里面的文物宝物都是无价之宝啊,你能完全担保李飞不会偷拿嘛?”

“再者说,大家进来都是凭借邀请函和实名认证,凭什么李飞可以是那个例外,就算是你许大师也不能给他带来这个特权吧。”

“每个人来访的记录都登记在册,要是少了什么,李飞没记录没关系,那倒是查到大家的身上了呢,大家岂不是遭受不白之冤,而真正的犯罪者却逍遥在外。”

李凯一字一句,都将李飞套入了必定会偷窃的身份当中。

围观众人听到后面一句,当即不满了。

“对啊,那到时候他要是偷了什么东西,岂不是会算到我们的账上!”

“凭什么啊,就算是许大师也不能有这种特权吧。”

“……”

人群议论纷纷,抵抗李飞的气氛完全被李凯给带动了起来。

许大师本来还想为李飞多说几句话,但是目前这种情况,他明白他的话也不管用了。

李凯见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大手一挥:“保安,快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

保安一听,纷纷行动。

一群人围着李飞,就准备把他给架出去。

围观的众人纷纷叫好。

正在这时,一名唐装老者却是焦急的赶了过来。

“我看谁敢!”

气势磅礴,当看清楚来人之后,保安的手纷纷停滞不敢动。

李凯冲上去,讨好说:“于爷爷,你怎么来了啊!”

“哼!”

于春野一声闷哼。

“我不来,你岂不是要把我邀请的贵客给赶走了!”

什么?

众人一脸惊讶,李凯的表情更是难看。

“于爷爷,李飞是你邀请来的贵客?我没听错吧。”李凯惊讶问。

于春野怒道:“滚!”

李凯惊了:“于爷爷,我没错做事啊,我也只是怕有人图谋不轨想偷窃文物啊。”

于春野瞪着李凯,气场十足的问:“那你是怀疑我咯?”

瞬间,李凯的头皮都发麻了。

怀疑首富,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样做啊。

“滚!”

于春野大手一挥,几个保安立马架着李凯,把他拖了出去。

“李少,不好意思了。”

“砰!”

李凯直接被丢出了展览馆。

李凯满脸愤怒:“李飞,你给我等着!”

展馆内。

之前怀疑李飞的那些人,此刻一句话都不敢说。

开玩笑,这可是首富啊,他们哪里敢说首富的不是。

这场展览,可就是他出资举办的。

于春野走到李飞身前,李飞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立马会意朝众人说:“李先生是我邀请过来的重要贵客,自然不需要邀请函,大家还是散了吧,继续看展。”

一群人不敢二话,纷纷散开。

这时,沈老爷子走了过来,朝于春野说:“于老,没想到小友居然是你请过来的贵客。”

同时,沈老爷子又愧意的跟李飞说:“小友不好意思,刚才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把你当成……还希望你见谅。”

李飞:“没事。”

随即,李飞便和于春野以及沈老爷子沈沐雨四人一起,看展。

大概看了半个小时,于春野还有事,便先走了。

随即,一个电话打过来,沈老爷子和沈沐雨也与李飞道别。

独自看了一会儿后,李飞便回到了一号别墅。

刚到,管家郁福突然走过来说:“老爷,振江企业李家父子在门外求见!”

李飞大手一挥:“让他们滚!”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