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3:11:54

徽宗在屋里背着手兜了两圈,此时屋里有些安静了。

我又徐徐说道:“从头开始说吧,梁山众好汉,抛头颅洒热血,最后换来了什么?”

“那不是我的主意,是他们借我赐酒名义做的,而且我已经追封了爵位。”

......

第一百零三章:与天子长谈

徽宗在屋里背着手兜了两圈,此时屋里有些安静了。

我又徐徐说道:“从头开始说吧,梁山众好汉,抛头颅洒热血,最后换来了什么?”

“那不是我的主意,是他们借我赐酒名义做的,而且我已经追封了爵位。”

......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