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3:11:54

徽宗在屋里背着手兜了两圈,此时屋里有些安静了。

我又徐徐说道:“从头开始说吧,梁山众好汉,抛头颅洒热血,最后换来了什么?”

“那不是我的主意,是他们借我赐酒名义做的,而且我已经追封了爵位。”

“追封了爵位能换回来什么?”我直接呛了回去。

徽宗正要说话,我又说道:“此事已过去了,不提也罢。可是,你身边为什么只有四大小人,你的忠君之臣都哪里去了?”

“哪四大小人?”徽宗迷茫的看着我。

“这还用问吗?你体察过民情吗?都快编成歌谣了。打了桶(童),泼了菜(蔡),便是人间好世界,这你没听说过吗?”

“蔡京、童贯、高俅、杨戬等人欺君罔上,恶贯满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啊?”

“我,我我…”徽宗支吾着。

心想既然来了,索性一口气全抖出来完吧。腾的一下起身又说:“我是养家军了,可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去了一趟金国啊!人家正在厉兵秣马,不日将踏你河山啊!”

徽宗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两步。

我继续说道:“金国细作现在布满汴梁,不乏有人通敌卖国,你不整顿兵马御敌,还在受人挑唆着窝里斗。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太平好日子还有几天?”

徽宗彻底瘫软了,这个文艺巅峰时期,重文抑武国度下的皇帝,瞬时无语了。

他抬头看看,说道:“我把全国军权,交给你御敌可好?”

我愣了,心底疑问…徽宗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瞧的起我,这让我有点意外了……

但又猛然摇头说:“我做不了,官场不是我追求,即便做了,我死的更快!尤其是四大奸臣在。”

他长吁一声,“说这些又有何用,大宋不杀文官,这是祖训。如今风气已然如此,岂能是我一日可以挽回的。”

我没有耐心再听他说下去了,忙说道:“你下旨吧,我不想与宋军为敌,多留点人,将来好抗金。”

他点头说道:“你的精神值得赞扬!我现在写。”

“来人呐,笔墨伺候。”

这位皇帝的字写的真漂亮!不禁让我想起宋体字莫非就是出自他之手。

不一会,他写完说道:“此诏书需拿回宫里和枢密院加盖大印。我不走,咱们就坐这里等。”说完,他即命人携带诏书快马回宫去了。

“你们的小家伙,多大了?”他徐徐又问道。

“回尊敬的皇上,过了半岁了。”

他提笔说道:“我给他赐个名可好?”

看他诚恳之意,我说道:“皇上有此用心,我们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他边写边说:“就叫国城吧。”

我好像猜到了他的寓意,倾国倾城,还是国之倾城不好说,这是略写了。

“希望他长大后如你一样心系家国天下。”

说完,他即取出了一块腰牌说:“这块腰牌,可以令你回程一路平安,等下我让禁军侍卫长送你一程。”

此时我内心已充满感激,说道:“燕青偕同师师谢过陛下!万请陛下回朝理顺朝纲,期望有一天少一些生灵涂炭。”

“金国军队实力到底怎样?”徽宗忙又问。

“回陛下,金国铁骑,擅长骑射,以铁浮屠,拐子马著称,有以一当百之勇。”

“铁浮屠,拐子马…如何说?”

我比划着,“铁浮屠即人和马全部披挂铁甲,和连环马有些类似,这是重甲军队,正面冲锋用的。拐子马,中型铠甲装备,负责两翼包抄的,他们时而以铁链辅助围剿对方。”

“陛下一国之君,这些竟然没有人告诉你吗?”

徽宗摇了摇头,“看来,我这个皇帝,太不称职了。”

他猛地又说:“那块腰牌,可以直接进大内。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勤王。”

我面色微微动容,“陛下,多谢您如此看重我,我能做的,定全力去做。”

这时我真有点闹不明白了,徽宗为何对我这么看重,真叫人捉摸不透了……

忽又说道:“我给陛下推荐个人,拜他做将军,还犹时未晚。”

“你说。”

我心里不知道说出他到底好不好,犹豫说道:“韩世忠,他将来可做国之砥柱。”

这时门外人喊道:“皇上,诏书盖印完毕。”

“拿进来。”

随即他又喊道:“去,把禁军侍卫长叫来。”

临别时,徽宗又说:“我会在关键时刻用军鸽诏你,希望你到时能够勤王。好了,你可以走了。”

徽宗给我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谜题,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和他之间没有过交际啊……

随同禁军侍卫长走在路上,我边走边问:“你在禁军挂什么职?”

“回兄长,我乃禁军侍卫步军司司长,在下蔡晟。”

他一说名字我心里暗吸一口凉气,搞不好他和蔡京又是什么关系?看来,这四大奸臣的的嫡系,已经触满当今朝野的枝叶末节。

我不敢大意了,说道:“这样,等下过了驿站你可以回去了,我要连夜赶路喽!”

“好的,那兄长一路顺风,在下不多远送了。”蔡晟说道。

看着这位步军司长离去,我忙上去马车,打开手环说道:“阿尔法,我感觉很危险,再说时间也不等人了,需要你送一程了。”

“黄河岸滩边,小乙主人快去吧。”阿尔法接话。

驾了马车开始拼命往河边跑去,接近河边时,阿尔法说道:“小乙主人不要跑了,后面有追兵,下马拿上行李往前方光圈处跑。”

“秀儿,快收拾行李,下车,快!”

她俩忙里慌张的拎着大包小囊,我接过两个包裹背上,拉着她俩开始没命的狂奔,终于跑进了光圈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

本来以为光圈处是飞船,想着要被吸上天去了,哪曾想这是一个自动铁笼,我们三个人走进光圈刚站定,四周立时自动竖起了栏杆。没等反应过来,脚下瞬时腾空拔起,飞向了天空。

头顶是嗡嗡的重型飞机噪音,我纳闷的问:“阿尔法,你这是……”

“小乙主人,重型无人机早已等候多时了,所以我就不过去了,让它载着你们回家吧。”

“哦哦,是这样啊!”

这露天的铁篮子,甭提多么凉爽了,怎么感觉自己就像坐了一次高速热气球。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加上头顶飞机的噪音,和秀儿说话都显得有些吃力了,干脆也不说了。

秀儿和小朵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心刺激给闹蒙了!还是秀儿反应过来快一点,待她愣过神来,不自禁的大声喊道:“这太爽了…好刺激啊……”

我呵呵的跟着笑了笑,不再言语。小朵倒是吓得不轻,瑟瑟发抖着,说不出话来。秀儿上前搂着她,说道:“不要害怕,这多好玩啊!多刺激,是吧?”

小朵惊恐的看着,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不语。

清爽的风,吹的头发飘飞向后,感觉还是很惬意的!重型无人机并没有太快速的飞行,否则我们几个肯定吃不消的。

阿尔法这时又说话了:“小乙主人,你打开手环投影,我给你看地面情况。”

手环投影立体展现在眼前,我看到了下面无人机传来的图像。正是那蔡晟,发现我们突然转弯了,埋伏于十里外的伏兵也白等了,他才率兵拼命追了过来。一场生死劫,就这样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他们或许想要拦下这道圣旨,从而达到置我们于死地的目的。

大宋的江山,早已千疮百孔,被这些权臣们给玩坏了。此时才意识到,凭皇帝一人之力,现在整治,看来为时已晚了。他得杀多少人,才能肃清这些奸党佞臣。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情,我心里也有点迷惑了……

一个才子做了皇帝,他自命不凡,才高八斗。但他似乎忘却了一个帝王应有的雄心和霸气!我又对这位君王充满了悲观,他们,焉有不亡国的道理呢!

徽宗的一道诏书还真是起了作用了,曹大人拿着诏书回到了北营村,见到了被时迁揍成苦瓜的宦官杨戬。杨戬见到诏书,心里恨的牙都快咬碎了!这才真叫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啊!无奈之下,只能命令韩世忠起营,折戟而归了。

第一百零三章:与天子长谈

徽宗在屋里背着手兜了两圈,此时屋里有些安静了。

我又徐徐说道:“从头开始说吧,梁山众好汉,抛头颅洒热血,最后换来了什么?”

“那不是我的主意,是他们借我赐酒名义做的,而且我已经追封了爵位。”

“追封了爵位能换回来什么?”我直接呛了回去。

徽宗正要说话,我又说道:“此事已过去了,不提也罢。可是,你身边为什么只有四大小人,你的忠君之臣都哪里去了?”

“哪四大小人?”徽宗迷茫的看着我。

“这还用问吗?你体察过民情吗?都快编成歌谣了。打了桶(童),泼了菜(蔡),便是人间好世界,这你没听说过吗?”

“蔡京、童贯、高俅、杨戬等人欺君罔上,恶贯满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啊?”

“我,我我…”徽宗支吾着。

心想既然来了,索性一口气全抖出来完吧。腾的一下起身又说:“我是养家军了,可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去了一趟金国啊!人家正在厉兵秣马,不日将踏你河山啊!”

徽宗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了两步。

我继续说道:“金国细作现在布满汴梁,不乏有人通敌卖国,你不整顿兵马御敌,还在受人挑唆着窝里斗。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太平好日子还有几天?”

徽宗彻底瘫软了,这个文艺巅峰时期,重文抑武国度下的皇帝,瞬时无语了。

他抬头看看,说道:“我把全国军权,交给你御敌可好?”

我愣了,心底疑问…徽宗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瞧的起我,这让我有点意外了……

但又猛然摇头说:“我做不了,官场不是我追求,即便做了,我死的更快!尤其是四大奸臣在。”

他长吁一声,“说这些又有何用,大宋不杀文官,这是祖训。如今风气已然如此,岂能是我一日可以挽回的。”

我没有耐心再听他说下去了,忙说道:“你下旨吧,我不想与宋军为敌,多留点人,将来好抗金。”

他点头说道:“你的精神值得赞扬!我现在写。”

“来人呐,笔墨伺候。”

这位皇帝的字写的真漂亮!不禁让我想起宋体字莫非就是出自他之手。

不一会,他写完说道:“此诏书需拿回宫里和枢密院加盖大印。我不走,咱们就坐这里等。”说完,他即命人携带诏书快马回宫去了。

“你们的小家伙,多大了?”他徐徐又问道。

“回尊敬的皇上,过了半岁了。”

他提笔说道:“我给他赐个名可好?”

看他诚恳之意,我说道:“皇上有此用心,我们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他边写边说:“就叫国城吧。”

我好像猜到了他的寓意,倾国倾城,还是国之倾城不好说,这是略写了。

“希望他长大后如你一样心系家国天下。”

说完,他即取出了一块腰牌说:“这块腰牌,可以令你回程一路平安,等下我让禁军侍卫长送你一程。”

此时我内心已充满感激,说道:“燕青偕同师师谢过陛下!万请陛下回朝理顺朝纲,期望有一天少一些生灵涂炭。”

“金国军队实力到底怎样?”徽宗忙又问。

“回陛下,金国铁骑,擅长骑射,以铁浮屠,拐子马著称,有以一当百之勇。”

“铁浮屠,拐子马…如何说?”

我比划着,“铁浮屠即人和马全部披挂铁甲,和连环马有些类似,这是重甲军队,正面冲锋用的。拐子马,中型铠甲装备,负责两翼包抄的,他们时而以铁链辅助围剿对方。”

“陛下一国之君,这些竟然没有人告诉你吗?”

徽宗摇了摇头,“看来,我这个皇帝,太不称职了。”

他猛地又说:“那块腰牌,可以直接进大内。我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勤王。”

我面色微微动容,“陛下,多谢您如此看重我,我能做的,定全力去做。”

这时我真有点闹不明白了,徽宗为何对我这么看重,真叫人捉摸不透了……

忽又说道:“我给陛下推荐个人,拜他做将军,还犹时未晚。”

“你说。”

我心里不知道说出他到底好不好,犹豫说道:“韩世忠,他将来可做国之砥柱。”

这时门外人喊道:“皇上,诏书盖印完毕。”

“拿进来。”

随即他又喊道:“去,把禁军侍卫长叫来。”

临别时,徽宗又说:“我会在关键时刻用军鸽诏你,希望你到时能够勤王。好了,你可以走了。”

徽宗给我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谜题,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和他之间没有过交际啊……

随同禁军侍卫长走在路上,我边走边问:“你在禁军挂什么职?”

“回兄长,我乃禁军侍卫步军司司长,在下蔡晟。”

他一说名字我心里暗吸一口凉气,搞不好他和蔡京又是什么关系?看来,这四大奸臣的的嫡系,已经触满当今朝野的枝叶末节。

我不敢大意了,说道:“这样,等下过了驿站你可以回去了,我要连夜赶路喽!”

“好的,那兄长一路顺风,在下不多远送了。”蔡晟说道。

看着这位步军司长离去,我忙上去马车,打开手环说道:“阿尔法,我感觉很危险,再说时间也不等人了,需要你送一程了。”

“黄河岸滩边,小乙主人快去吧。”阿尔法接话。

驾了马车开始拼命往河边跑去,接近河边时,阿尔法说道:“小乙主人不要跑了,后面有追兵,下马拿上行李往前方光圈处跑。”

“秀儿,快收拾行李,下车,快!”

她俩忙里慌张的拎着大包小囊,我接过两个包裹背上,拉着她俩开始没命的狂奔,终于跑进了光圈里,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

本来以为光圈处是飞船,想着要被吸上天去了,哪曾想这是一个自动铁笼,我们三个人走进光圈刚站定,四周立时自动竖起了栏杆。没等反应过来,脚下瞬时腾空拔起,飞向了天空。

头顶是嗡嗡的重型飞机噪音,我纳闷的问:“阿尔法,你这是……”

“小乙主人,重型无人机早已等候多时了,所以我就不过去了,让它载着你们回家吧。”

“哦哦,是这样啊!”

这露天的铁篮子,甭提多么凉爽了,怎么感觉自己就像坐了一次高速热气球。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加上头顶飞机的噪音,和秀儿说话都显得有些吃力了,干脆也不说了。

秀儿和小朵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心刺激给闹蒙了!还是秀儿反应过来快一点,待她愣过神来,不自禁的大声喊道:“这太爽了…好刺激啊……”

我呵呵的跟着笑了笑,不再言语。小朵倒是吓得不轻,瑟瑟发抖着,说不出话来。秀儿上前搂着她,说道:“不要害怕,这多好玩啊!多刺激,是吧?”

小朵惊恐的看着,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不语。

清爽的风,吹的头发飘飞向后,感觉还是很惬意的!重型无人机并没有太快速的飞行,否则我们几个肯定吃不消的。

阿尔法这时又说话了:“小乙主人,你打开手环投影,我给你看地面情况。”

手环投影立体展现在眼前,我看到了下面无人机传来的图像。正是那蔡晟,发现我们突然转弯了,埋伏于十里外的伏兵也白等了,他才率兵拼命追了过来。一场生死劫,就这样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他们或许想要拦下这道圣旨,从而达到置我们于死地的目的。

大宋的江山,早已千疮百孔,被这些权臣们给玩坏了。此时才意识到,凭皇帝一人之力,现在整治,看来为时已晚了。他得杀多少人,才能肃清这些奸党佞臣。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事情,我心里也有点迷惑了……

一个才子做了皇帝,他自命不凡,才高八斗。但他似乎忘却了一个帝王应有的雄心和霸气!我又对这位君王充满了悲观,他们,焉有不亡国的道理呢!

徽宗的一道诏书还真是起了作用了,曹大人拿着诏书回到了北营村,见到了被时迁揍成苦瓜的宦官杨戬。杨戬见到诏书,心里恨的牙都快咬碎了!这才真叫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啊!无奈之下,只能命令韩世忠起营,折戟而归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