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 14:14:54

如期在第二天上午回到家中。看似一场胜利,却无人高兴的起来,因为更大的挑战在等着我们。

柴进已提前去陕州城布防去了,我端着整个陕州地形图看了又看,说道:“咱们这陕州还真是守好这两个地方,就基本无大碍了,可现在有一个地方实在是不好守。”

“哪里?”小敏问。

我指了指陕州背后的北营村,“看到没?北营河滩两边皆是小河套平原,背后是东岭山,河对岸是西岭山。估计上次完颜武率领的人马,就是顺着河对岸的浅滩过来的。这北营有可能守不住,陕州有可能被围困。”

小敏啊的一声,不知所措了。

这时小爱从门外进来了,“主人,完颜斜保人马应该是三日后到达陕州。”

她在洛阳城攻城基本耗尽了电力,所以回飞船充电刚回来。

小敏又问:“那北营若保不住,咱们这里岂不也很危险?”

“他不敢,咱们这里背靠着矿山呢!他敢来,我们可以临时先撤到矿山。咱们东岭山上还有冯豹,他就不怕冯豹趁机捣他的屁股呀!”

即又赶忙说:“走,去堂屋议事去。”

到了堂屋即道:“去通知北营的段杰,护送着小北村百姓们,全都撤到东岭山去,让冯豹随时待命。”

小北村是个小村,不过只有十几户人家,转移起来也很方便。

又交代耿伍:“派你的人前往窝棚山,让魏攀和庞宣连夜往陕州城送几车粮食,送完即回窝棚山待命。记住,互相之间探马信报不能停,一个时辰一报。”

冉新这时提议:“老大,我们何不趁他们刚到,立足未稳先杀他们一阵?”

我摇头接话:“斜保不会和你正面相对,他算是很了解我的战术了,一旦咱们这边有风吹草动,他立即就会撤回陕州正门去,再不然又撤回北岸去。他既然来了,那就是要耗定咱们的时间了。你不动,他也不会动。他不找到你破绽,宁愿自己撤兵都不会和你开战。”

田冲一拍脑门道:“天呀!这是要和咱们打持久战啊!”

我点了点头道:“咱们这里恐怕只有斜保敢来了,估计连宗望和宗翰这二位王爷都不敢来,怕丟了他们的名望。”

长吁一声,接又说:“而这斜保不同,他就喜欢干有挑战性的事情,屡战屡败,愈挫愈勇!他这样的人很可怕!自己又非常的谦逊,唉……”

冉新皱着眉头说:“我潜伏进去,杀了他去。”

“呵呵,不要干蠢事,你看着斜保平日里和敌人都能嘻嘻哈哈的,其实他比谁都精于算计,你若低估了他的智商,那就等于是自己送死了!”

小敏急了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怎么才行?”

我摆了摆手,“急什么,这一仗不是急的事,不是洛阳城切西瓜,霹雳咔嚓一顿完事!”

转而对福玉说道:“福玉,你还戴着你师师姐的东西进陕州城吧,我需要联络通畅,我可不想把柴哥的命丢在陕州城。”

“就给了福玉吧,我要那没啥用。”师师接话。

秀儿嘻嘻笑道:“小乙哥,你忘了件东西。”

“啥,镜子?”

“不是。”

“你的手机。”她继而凑了过来低语。

“哦哟哟…多长时间了,真给忘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恍然大悟道。

忽地又问:“柴哥上次说挖地道的事怎么样了?”

“在挖,没有挖通呢。”冉新接话。

扒着地图又看了看,我不禁笑道:“哈哈!这样,让东岭山开始挖,挖到和小北村连通,到时咱们从东岭运粮食过去。”

这场战役还真的是旷日持久,最后没办法,还得让师师和小敏再次回到窝棚山避险。她们一个有孩子,一个有身孕,马虎不得。

完颜斜保真的是按照预想的,先驻扎东边正门。又派兵渡过浅滩,围在了陕州后门小北村,连北营村都驻扎着成片的兵马。

眼看着斜保近在邻村眼前,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去揍他一顿。他也不敢再往身后挪动半步,放着近在咫尺的后地村,却不敢来。他高高的筑起了寨门和整排的拒马桩,一看就是照着长期准备而来。

斜保故意的来了封信,说要在这里和我一同养老,说他看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流连忘返!每日里伴着英雄而卧,实为人生一大幸事!

我焦急的每日派人沿着窝棚山往东岭山探视着,期望地道早日打通。城里的粮食早晚会消耗完,这个地道是和斜保唯一打持久战的本钱了。

将士们每日百无聊赖,但又提心吊胆的等待着…这打也不打,走也不走的。着实让每个人吃饭也不香,跟碗里放了个苍蝇似的!

转眼间斜保围城两个月过去了,大家伙好像找到适应的感觉了。都在想着,他斜保愿意杵那里就杵那里吧。

东岭山地道在冯豹带领下,日以继夜的赶工挖通了。斜保怎么也没想到,这粮食竟然从他驻扎的小北村山脚下运了过去。

陕州城里锣鼓喧天的庆祝着粮食的到来,完颜斜保有点心慌了!他都围城两个多月了,愣是没见一个灾民在城里闹饥荒。这下他没了主意,攻城吧,又怕代价太高!万一我对他前胸后背插一刀,那就得不偿失了!每天把斜保愁的胡子都要白了。

有了这个地道,我还专门通过地道前往陕州城游逛一圈。顺便装模作样的稳定一下军心,故意的趴在城楼上让金兵瞧见,好气气完颜斜保!

斜保听说我在陕州城,立时打起了后地的主意,派人到后地打探,发现后地村里没人。只有河道工程还在继续,山上的金矿还在作业,但百姓们却早已撤走了。

望着满山的兵将们,他佩服的点了点头!心道,即便取了这后地村也没用,不待过夜,一定会是东岭和后地山一起打他,让他首尾难应。干瞪着眼只好乖乖的原地不动,又回小北村去了。

第一百八十一章:斜保再围陕州城

如期在第二天上午回到家中。看似一场胜利,却无人高兴的起来,因为更大的挑战在等着我们。

柴进已提前去陕州城布防去了,我端着整个陕州地形图看了又看,说道:“咱们这陕州还真是守好这两个地方,就基本无大碍了,可现在有一个地方实在是不好守。”

“哪里?”小敏问。

我指了指陕州背后的北营村,“看到没?北营河滩两边皆是小河套平原,背后是东岭山,河对岸是西岭山。估计上次完颜武率领的人马,就是顺着河对岸的浅滩过来的。这北营有可能守不住,陕州有可能被围困。”

小敏啊的一声,不知所措了。

这时小爱从门外进来了,“主人,完颜斜保人马应该是三日后到达陕州。”

她在洛阳城攻城基本耗尽了电力,所以回飞船充电刚回来。

小敏又问:“那北营若保不住,咱们这里岂不也很危险?”

“他不敢,咱们这里背靠着矿山呢!他敢来,我们可以临时先撤到矿山。咱们东岭山上还有冯豹,他就不怕冯豹趁机捣他的屁股呀!”

即又赶忙说:“走,去堂屋议事去。”

到了堂屋即道:“去通知北营的段杰,护送着小北村百姓们,全都撤到东岭山去,让冯豹随时待命。”

小北村是个小村,不过只有十几户人家,转移起来也很方便。

又交代耿伍:“派你的人前往窝棚山,让魏攀和庞宣连夜往陕州城送几车粮食,送完即回窝棚山待命。记住,互相之间探马信报不能停,一个时辰一报。”

冉新这时提议:“老大,我们何不趁他们刚到,立足未稳先杀他们一阵?”

我摇头接话:“斜保不会和你正面相对,他算是很了解我的战术了,一旦咱们这边有风吹草动,他立即就会撤回陕州正门去,再不然又撤回北岸去。他既然来了,那就是要耗定咱们的时间了。你不动,他也不会动。他不找到你破绽,宁愿自己撤兵都不会和你开战。”

田冲一拍脑门道:“天呀!这是要和咱们打持久战啊!”

我点了点头道:“咱们这里恐怕只有斜保敢来了,估计连宗望和宗翰这二位王爷都不敢来,怕丟了他们的名望。”

长吁一声,接又说:“而这斜保不同,他就喜欢干有挑战性的事情,屡战屡败,愈挫愈勇!他这样的人很可怕!自己又非常的谦逊,唉……”

冉新皱着眉头说:“我潜伏进去,杀了他去。”

“呵呵,不要干蠢事,你看着斜保平日里和敌人都能嘻嘻哈哈的,其实他比谁都精于算计,你若低估了他的智商,那就等于是自己送死了!”

小敏急了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怎么才行?”

我摆了摆手,“急什么,这一仗不是急的事,不是洛阳城切西瓜,霹雳咔嚓一顿完事!”

转而对福玉说道:“福玉,你还戴着你师师姐的东西进陕州城吧,我需要联络通畅,我可不想把柴哥的命丢在陕州城。”

“就给了福玉吧,我要那没啥用。”师师接话。

秀儿嘻嘻笑道:“小乙哥,你忘了件东西。”

“啥,镜子?”

“不是。”

“你的手机。”她继而凑了过来低语。

“哦哟哟…多长时间了,真给忘了,行了我知道了。”我恍然大悟道。

忽地又问:“柴哥上次说挖地道的事怎么样了?”

“在挖,没有挖通呢。”冉新接话。

扒着地图又看了看,我不禁笑道:“哈哈!这样,让东岭山开始挖,挖到和小北村连通,到时咱们从东岭运粮食过去。”

这场战役还真的是旷日持久,最后没办法,还得让师师和小敏再次回到窝棚山避险。她们一个有孩子,一个有身孕,马虎不得。

完颜斜保真的是按照预想的,先驻扎东边正门。又派兵渡过浅滩,围在了陕州后门小北村,连北营村都驻扎着成片的兵马。

眼看着斜保近在邻村眼前,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去揍他一顿。他也不敢再往身后挪动半步,放着近在咫尺的后地村,却不敢来。他高高的筑起了寨门和整排的拒马桩,一看就是照着长期准备而来。

斜保故意的来了封信,说要在这里和我一同养老,说他看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流连忘返!每日里伴着英雄而卧,实为人生一大幸事!

我焦急的每日派人沿着窝棚山往东岭山探视着,期望地道早日打通。城里的粮食早晚会消耗完,这个地道是和斜保唯一打持久战的本钱了。

将士们每日百无聊赖,但又提心吊胆的等待着…这打也不打,走也不走的。着实让每个人吃饭也不香,跟碗里放了个苍蝇似的!

转眼间斜保围城两个月过去了,大家伙好像找到适应的感觉了。都在想着,他斜保愿意杵那里就杵那里吧。

东岭山地道在冯豹带领下,日以继夜的赶工挖通了。斜保怎么也没想到,这粮食竟然从他驻扎的小北村山脚下运了过去。

陕州城里锣鼓喧天的庆祝着粮食的到来,完颜斜保有点心慌了!他都围城两个多月了,愣是没见一个灾民在城里闹饥荒。这下他没了主意,攻城吧,又怕代价太高!万一我对他前胸后背插一刀,那就得不偿失了!每天把斜保愁的胡子都要白了。

有了这个地道,我还专门通过地道前往陕州城游逛一圈。顺便装模作样的稳定一下军心,故意的趴在城楼上让金兵瞧见,好气气完颜斜保!

斜保听说我在陕州城,立时打起了后地的主意,派人到后地打探,发现后地村里没人。只有河道工程还在继续,山上的金矿还在作业,但百姓们却早已撤走了。

望着满山的兵将们,他佩服的点了点头!心道,即便取了这后地村也没用,不待过夜,一定会是东岭和后地山一起打他,让他首尾难应。干瞪着眼只好乖乖的原地不动,又回小北村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