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4 10:39:11

“你打电话给谁?”厂子里有人阴沉的朝着乔曦喊道,伸手就想去抢乔曦的手机。

乔曦闪躲了一下,冷冷的看了过去,随后把目光又挪到了张亮的身上。

张亮皱了皱眉,呵斥刚才的工人道:“别乱来,我们只是在跟乔书记讲道理,她还是我们村的驻村书记。”

他一直都保持着理智,唯独不理解的是乔曦非要让他现在就把工厂停掉,下好的订单不能按时生产出来,他要赔出去很多钱。

张守业那张苍老的脸拉的很长,一直在看着乔曦把电话打了出去。

乔曦没有任何的掩饰,也不想让人误会她背后搞小动作,跟环保局的对话全都当着众人。

她打完了电话,把电话收了起来,其余的人都露出了几分复杂,有一个工人走过去对张亮小声的询问道:“张亮,她打给的是哪个部门,会不会让人来抓我们?”

张亮瞪眼骂道:“我们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抓我们?”

张守业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去墙边直接把电闸给推了上去,朝着周围的人嚷道:“都赶紧干活,上面就当有人来检查,也不关你们的事,老百姓规规矩矩的挣钱,谁会抓你们?要真的抓,就把我这把老骨头抓了过去!”

众人有了老村长这个主心骨,都纷纷开动起机器继续工作去了。

“爸,要不先停了吧!”张亮有些犹豫的过去对张守业说道。

张守业大手一挥,“没你的事,赶紧把你厂子里的货赶出来,以后的事情以后说。”

他拿起一只水通到了墙边的下水道,把机器流到这里的废水都瓢舀了进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别人在解释,“不就是流了这点废水吗?害怕流到地下,那我就全都盛起来,我就不信了,这点脏水这些年都没有污染环境,现在就污染了?”

一只水桶很快满了,他又去拿另一只水桶,脚下被脏兮兮的废水绊了一下,乔曦赶紧过去扶住了他。

张守业站住了脚步,随即甩开乔曦的手,蹲在了墙边,拿起木瓢继续往桶里舀废水。

乔曦站在他的身边,几次想过去搭把手,都被张守业拒绝了。

所有人都继续忙碌了起来,车间里一台机器出了问题,张亮拿着扳手在修理机器。

乔曦孤零零的站在远离,这一刻好像她被所有人孤立了。

又过了一会,乔曦的手机响了,她赶紧出了车间,门外面刚好停下了一辆面包车,车门刷的打开,走出两名环保局的工作人员。

他们一下车,闻着刺鼻的塑料味,眉头就皱了起来,“这里的气味这么严重,怎么还在生产?”

乔曦过去和他们简单的含蓄了下,高个子的男人叫陈阳,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马燕。马燕看着墙上挂着的塑料厂名字,生气道:“这家厂子是怎么回事,多少次告诉他们设备不达标,污染严重,怎么就不知道整改?非要被罚钱了才甘心?”

都知道小泉子村是远近出名的贫困村,村里难得有一个厂子能带动经济,一直都是以告诫为主,不舍得给这里的人去要罚款。

几个人进了塑料厂的车间,陈阳看着轰隆响着的机器,朝着四周喊道:“都别干了,你们闻闻这里的味道,也不怕把人呛坏了?”

张守业和张亮一起走了过来,张亮脸上有些难堪,张守业把他挡在身后,笑道:“又麻烦各位环保局的同志来了,你们先进办公室喝口水,我们进去谈。”

“老村长,你可别再难为我们了,这次厂子必须要停工,我们顺便好要检测一下你们村里空气质量和水质量。”陈阳摇头说道。

“俺们村的水和空气怎么会有问题?”张守业往乔曦那里看了一眼,对陈阳解释道:“我们乔书记有点小题大做了,您两位可别当真,等他们塑料厂把这批货赶出来,一定听从你们的安排上新设备,建废水处理池。”

乔曦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老村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帮着厂子隐瞒,现在是孩子都因为喝了被污染的自来水拉肚子了,你就不怕再闹出其他的事情?”

这句话让陈阳和马燕吃了一惊,这已经危害到身体健康了,这可不是小事情了。

乔曦也是害怕塑料厂在一次次这样拖延下去,酿出大事,无疑她现在的做法,让张守业还有张亮都心生不满。

“乔书记,你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说,孩子拉肚子的事情谁说的就一定跟喝水有关系?”张守业气的喊道。

乔曦复杂的看着他,叹了口气,“老村长,他们不是外人,是为人民服务中的一员,他们来这里也是要帮我们找出孩子拉肚子的根本原因。”

“以前就是对你们太纵容了!”陈阳过去一把将电闸拉了下来,过去和马燕拿起设备去化验工厂里的废水,一边记录在日记本上,一边紧紧皱起了眉。

“你们排放的工厂废水严重超标。”陈阳又去检测了下水龙头里放出的自来水,面色严峻道:“自来水里各种指标也严重超标,里面都是你们工厂排放出来的化学元素,这种水孩子喝了肯定是要拉肚子。”

马燕朝着周围的工人喊道:“大家都放下手里的活,工厂从今天开始关门,直到整顿好了为止。”

工人们把口罩和手套摘下来,不情不愿的走出了车间。

张守业狠狠地瞪了一眼乔曦,跺脚也跟着走了出去。

陈阳看去张亮郑重道:“张亮,现在我们要封闭你的工厂,明天去我们局里交罚款。”

张亮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也出来了工厂,随后陈阳和马燕就在工厂大门上贴了封条。

这是对他们工厂处理最严重的一次。

“乔书记,领我们去水塔看一下。”马燕点头说道。

水塔建离这里不是很远,是一个用砖砌的十几米高圆柱形建筑,打开了水塔的小门,里面是水泥涂抹,踩着梯子爬到上面,里面的就是一个大大的蓄水池。

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恶心的味道,里面的水有些浑浊,让张阳和马燕都脸色难看了起来,在蓄水池里检测了一下,这里的水质不符合饮用水标准,他们下了梯子后,把旁边的电闸拉下来,对乔曦说道:“乔书记,自来水现在必须要停下来,安排人手过来清洗蓄水池,这里的过滤装置也出现了问题,许多杂志都没有办法清除。等到一切都清理干净了,再开放自来水。”

乔曦点头答应,赶紧打电话给了张守业。

张守业在居委会里安慰着塑料厂的那十几名工人,他们都是村里的人,一个个都在埋怨乔曦,因为塑料厂被查了,他们失业了。

张守业听到电话响起来,接听后没好声音的问道:“乔书记,什么事情?”

“老村长,我们的水库该清理了,你安排人过来清洗下水库,同时发广播告诉大家,一定不要喝生水,烧熟了再喝。”乔曦在电话里说道。

张守业听完一声不吭的把手机挂断了。

“老村长,姓乔的让你去干什么?别再听她的了,她把我们的工作都弄没了。”

“对啊,老村长,这个乔曦简直就是个扫把星,他一来我们村子,哪里都跟着出问题。”

张守业看着周围义愤填膺的众人,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生气道:“这件事情虽然乔曦做的有点不近人情,可你们厂子污染了环境是不争的事实,现在都给我把嘴闭上,去清理水库!”

他责怪乔曦,是因为让这一帮子人失业了,还让张亮赶不出订单。

是怪她的不近人情,可从没觉得污染环境是对的。

第40章 清理水库

“你打电话给谁?”厂子里有人阴沉的朝着乔曦喊道,伸手就想去抢乔曦的手机。

乔曦闪躲了一下,冷冷的看了过去,随后把目光又挪到了张亮的身上。

张亮皱了皱眉,呵斥刚才的工人道:“别乱来,我们只是在跟乔书记讲道理,她还是我们村的驻村书记。”

他一直都保持着理智,唯独不理解的是乔曦非要让他现在就把工厂停掉,下好的订单不能按时生产出来,他要赔出去很多钱。

张守业那张苍老的脸拉的很长,一直在看着乔曦把电话打了出去。

乔曦没有任何的掩饰,也不想让人误会她背后搞小动作,跟环保局的对话全都当着众人。

她打完了电话,把电话收了起来,其余的人都露出了几分复杂,有一个工人走过去对张亮小声的询问道:“张亮,她打给的是哪个部门,会不会让人来抓我们?”

张亮瞪眼骂道:“我们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凭什么抓我们?”

张守业抿了抿发干的嘴唇,去墙边直接把电闸给推了上去,朝着周围的人嚷道:“都赶紧干活,上面就当有人来检查,也不关你们的事,老百姓规规矩矩的挣钱,谁会抓你们?要真的抓,就把我这把老骨头抓了过去!”

众人有了老村长这个主心骨,都纷纷开动起机器继续工作去了。

“爸,要不先停了吧!”张亮有些犹豫的过去对张守业说道。

张守业大手一挥,“没你的事,赶紧把你厂子里的货赶出来,以后的事情以后说。”

他拿起一只水通到了墙边的下水道,把机器流到这里的废水都瓢舀了进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别人在解释,“不就是流了这点废水吗?害怕流到地下,那我就全都盛起来,我就不信了,这点脏水这些年都没有污染环境,现在就污染了?”

一只水桶很快满了,他又去拿另一只水桶,脚下被脏兮兮的废水绊了一下,乔曦赶紧过去扶住了他。

张守业站住了脚步,随即甩开乔曦的手,蹲在了墙边,拿起木瓢继续往桶里舀废水。

乔曦站在他的身边,几次想过去搭把手,都被张守业拒绝了。

所有人都继续忙碌了起来,车间里一台机器出了问题,张亮拿着扳手在修理机器。

乔曦孤零零的站在远离,这一刻好像她被所有人孤立了。

又过了一会,乔曦的手机响了,她赶紧出了车间,门外面刚好停下了一辆面包车,车门刷的打开,走出两名环保局的工作人员。

他们一下车,闻着刺鼻的塑料味,眉头就皱了起来,“这里的气味这么严重,怎么还在生产?”

乔曦过去和他们简单的含蓄了下,高个子的男人叫陈阳,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马燕。马燕看着墙上挂着的塑料厂名字,生气道:“这家厂子是怎么回事,多少次告诉他们设备不达标,污染严重,怎么就不知道整改?非要被罚钱了才甘心?”

都知道小泉子村是远近出名的贫困村,村里难得有一个厂子能带动经济,一直都是以告诫为主,不舍得给这里的人去要罚款。

几个人进了塑料厂的车间,陈阳看着轰隆响着的机器,朝着四周喊道:“都别干了,你们闻闻这里的味道,也不怕把人呛坏了?”

张守业和张亮一起走了过来,张亮脸上有些难堪,张守业把他挡在身后,笑道:“又麻烦各位环保局的同志来了,你们先进办公室喝口水,我们进去谈。”

“老村长,你可别再难为我们了,这次厂子必须要停工,我们顺便好要检测一下你们村里空气质量和水质量。”陈阳摇头说道。

“俺们村的水和空气怎么会有问题?”张守业往乔曦那里看了一眼,对陈阳解释道:“我们乔书记有点小题大做了,您两位可别当真,等他们塑料厂把这批货赶出来,一定听从你们的安排上新设备,建废水处理池。”

乔曦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老村长,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帮着厂子隐瞒,现在是孩子都因为喝了被污染的自来水拉肚子了,你就不怕再闹出其他的事情?”

这句话让陈阳和马燕吃了一惊,这已经危害到身体健康了,这可不是小事情了。

乔曦也是害怕塑料厂在一次次这样拖延下去,酿出大事,无疑她现在的做法,让张守业还有张亮都心生不满。

“乔书记,你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这样说,孩子拉肚子的事情谁说的就一定跟喝水有关系?”张守业气的喊道。

乔曦复杂的看着他,叹了口气,“老村长,他们不是外人,是为人民服务中的一员,他们来这里也是要帮我们找出孩子拉肚子的根本原因。”

“以前就是对你们太纵容了!”陈阳过去一把将电闸拉了下来,过去和马燕拿起设备去化验工厂里的废水,一边记录在日记本上,一边紧紧皱起了眉。

“你们排放的工厂废水严重超标。”陈阳又去检测了下水龙头里放出的自来水,面色严峻道:“自来水里各种指标也严重超标,里面都是你们工厂排放出来的化学元素,这种水孩子喝了肯定是要拉肚子。”

马燕朝着周围的工人喊道:“大家都放下手里的活,工厂从今天开始关门,直到整顿好了为止。”

工人们把口罩和手套摘下来,不情不愿的走出了车间。

张守业狠狠地瞪了一眼乔曦,跺脚也跟着走了出去。

陈阳看去张亮郑重道:“张亮,现在我们要封闭你的工厂,明天去我们局里交罚款。”

张亮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也出来了工厂,随后陈阳和马燕就在工厂大门上贴了封条。

这是对他们工厂处理最严重的一次。

“乔书记,领我们去水塔看一下。”马燕点头说道。

水塔建离这里不是很远,是一个用砖砌的十几米高圆柱形建筑,打开了水塔的小门,里面是水泥涂抹,踩着梯子爬到上面,里面的就是一个大大的蓄水池。

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恶心的味道,里面的水有些浑浊,让张阳和马燕都脸色难看了起来,在蓄水池里检测了一下,这里的水质不符合饮用水标准,他们下了梯子后,把旁边的电闸拉下来,对乔曦说道:“乔书记,自来水现在必须要停下来,安排人手过来清洗蓄水池,这里的过滤装置也出现了问题,许多杂志都没有办法清除。等到一切都清理干净了,再开放自来水。”

乔曦点头答应,赶紧打电话给了张守业。

张守业在居委会里安慰着塑料厂的那十几名工人,他们都是村里的人,一个个都在埋怨乔曦,因为塑料厂被查了,他们失业了。

张守业听到电话响起来,接听后没好声音的问道:“乔书记,什么事情?”

“老村长,我们的水库该清理了,你安排人过来清洗下水库,同时发广播告诉大家,一定不要喝生水,烧熟了再喝。”乔曦在电话里说道。

张守业听完一声不吭的把手机挂断了。

“老村长,姓乔的让你去干什么?别再听她的了,她把我们的工作都弄没了。”

“对啊,老村长,这个乔曦简直就是个扫把星,他一来我们村子,哪里都跟着出问题。”

张守业看着周围义愤填膺的众人,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生气道:“这件事情虽然乔曦做的有点不近人情,可你们厂子污染了环境是不争的事实,现在都给我把嘴闭上,去清理水库!”

他责怪乔曦,是因为让这一帮子人失业了,还让张亮赶不出订单。

是怪她的不近人情,可从没觉得污染环境是对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