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11:03:47

“乔书记……”

张守业朝着乔曦看了过去,他以为乔曦会毫不犹豫答应他的辞职,却没想到乔曦把他的辞职信直接给撕碎了。

乔曦深深的看去张守业,轻叹了一声,“老村长,你如果辞职了,谁还能来帮我把国家扶贫的政策落实下去,谁还能和我一起帮着大家脱掉这个贫困村的帽子?”

张守业眼里面露出了惭愧,摇了摇头,“乔书记,你不责怪我就已经很好了,我哪里还有能力帮你,要不是因为我的顽固,小泉子可能早就发展起来了。”

“老村长,你可不能这样说。”乔曦眼里面露出了明亮的光,“我记得要来小泉子村上任的时候,镇党委孙书记就跟我说过,小泉子村有一个一心为民的老村长。在那些年村里遇到干旱年,你自掏腰包给村里打井,安装自来水。庄稼欠收成的时候,你把祖上留下来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帮着大家过了这个坎。这些我想大家都记在心里,也没有人比你更能胜任村长这个职位。”

周围的百姓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些岁月里,想到这一幕幕都有些感慨,纷纷喊着不要张守业辞职,他们也只认他一个村长。

“好了大家不要说了,我的主意已经定了。”张守业蹲到了地上,一口口袋吸着烟袋锅子。想到曾经那些事,越发为现在感到惭愧,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了私心。

乔曦看着张守业,忽然生气的喊了一声,“张守业,你真的确定要辞职吗?是想让全村人都责怪我,认为是我乔曦逼着你不干村长的吗?”

“胡扯!”张守业一听这话,从地上腾的站了起来,走到村委会前的台阶,指着下方的人生气的喊道:“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不要再乱胡说八道,乔书记能来咱们村,是咱们村的福气,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伙。我张守业要辞职,是因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跟她乔书记没有半点的关系。”

下面的人群都凑过来说道:“老村长,俺们都相信你说的话,也相信乔书记,你就留下来继续当村长吧,俺们会一直都相信你。”

一句一句真诚的话语,那一张张淳朴的脸庞,让张守业忽然嗓子哽住了。

乔曦过来拍了下张守业的侧肩膀,道:“老村长,你也听到大家伙的话了,大家都舍不得你这个好村长。而且我也需要你的帮助,所以我恳请你不要再提辞职的事情,跟我一起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

张守业微微沉默了下,终于想开了,抬头大声道:“乔书记,我听你的!”

乔曦笑了,周围的百姓们也都笑了。

在居委会发生的事情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尤其是关于张亮塑料厂的事情,一听到厂子会上一条新设备,而且还会扩大规模,不少人都跟着高兴了起来。

张亮厂子里的机器设备被拉到了市里,设备厂的老板李德贵为了给张亮解约钱,会把原来机器上能用的部件都留下来。

一转眼过了半个多月,村里传来了好消息,危房改造的款子拨下来了。

村里有二十二户贫困户的房子在改造以内,为此乔曦和张守业开了好几次全体党员会,研究的主要是怎么安置困难户在危房改造时候的住处,还有组建村里的人成立建筑队,这样还能给自己村里带来了收入。

危房改造由乔曦负责,以前张守业还有点不太高兴,觉得乔曦缺乏工地上的经验,可能因为疏忽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现在他已经不这样想了,有他在乔曦身边,可以帮她盯着点。真有了纰漏,就像曾经镇党委孙书记说过的话,别看是乔曦负责危房改造,真出了事情要找的也是他!

培养新干部,把权利顺利交接,这也是张守业现在要做的。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守业毫不吝啬的把自己当村长这些年的经验告诉乔曦,帮着她成立了村里的第一个建筑队。

乔曦每天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去镇上买水泥等等建筑材料,一家家的对比,一家家的讨价还价。

村里的危房一家家拆倒,建筑队分成了三拨人进入三户人家开工,这样子盖房子的速度能快点。

每一家政府补贴两万,除了地基之外几乎是重盖,为的就是让困难户能住上放心的房子。

乔曦走到了一处危房改造的住户,泥瓦匠有的在活水泥,有的在搬砖砌墙,忙的不亦乐乎,房子的大架已经立了起来,等到她进了房子里面后,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懒洋洋的躺在地上玩手机。

他有些眼生,乔曦在村里没有见过他,其他泥瓦匠浑身都是石灰水泥,这个人身上相对要干净很多。

“你是谁?怎么不出去干活?”乔曦质问道。

男人抬眼看去了乔曦,见是个女孩子,不悦的挥了下手,“我是谁管你什么事,赶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你给我站起来!”乔曦最讨厌这种懒不踏踏的人,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你是我们小泉子村的人吗?在这里干什么?”

外面干活的一个泥瓦匠听到里面的声音,赶紧跑了进来,看清了眼前的情况,把地上的男人赶紧从地上拉起来,对乔曦笑着解释道:“乔书记,这是俺老婆的弟弟,在家里闲着,我就拉着他一起来干活了。”

乔曦认出了他,脸色冷了下来,呵斥道:“张顺,是谁让你把他领来的,我当初说过这里的泥瓦匠只是你们这些人,除了知根知底外,也相信你们的手艺,能盖起结结实实的房子,也对的起政府对我们的信任。”

张顺今年有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胡子拉碴的,被一个女孩给训斥了,心里有些不痛快了,“乔书记,政府不是每一个困难户拨款两万吗?这两万如果不花上,钱又留不下来,我多加个人进来怎么了?再说,我这事情也是问过了老村长,他已经点头答应了。”

“你的意思是让你的妻弟在这里滥竽充数,骗政府的钱?”乔曦身体都隐隐发抖了,拿起手机就打给了张守业,“老村长,你在哪里?马上到我这里一趟。”

听到乔曦打电话给了张守业,张顺的脸色变了,想要阻拦的时候,乔曦已经打完电话挂断了。

张守业没过几分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把车子往门口一放,急匆匆进来,“乔书记,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曦指去了张顺的妻弟,生气道:“是你把他安插在建筑队里?”

张守业愣了一下,仔细看过了几眼,“这人是咱们村的?”

张顺赶紧掏出烟卷递了过去,“老书记,先抽烟,这事情我慢慢跟你说。”

张顺是打的张守业的旗号把他的妻弟安插在了建筑队里,他们建筑队的工资是由钱喜凤来开,钱喜凤也认为是张守业同意的,把他妻弟的名字放进了开资名单里。

张守业伸手挡开张顺递来的烟卷,指去他的妻弟问道:“顺子你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跟我把这事情讲清楚了,他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让他进来干活的?”

张顺脸色红了起来,吞吞吐吐了起来,“老村长,我老婆的弟弟这段时间在四处找活,我就让他跟着我学门手艺,反正是政府拿钱给开资,也花不到村里的钱。”

张守业一听来气了,朝着张顺就狂踹了起来,“好啊,你这个子没长高,全是心眼给压得啊!拿危房改造给你家发财来了啊!你他妈的真混啊,你知不知道,危房改造是需要政府下来人验收的,出了一点问题,是要被问责的!你想把我和乔书记置身何地?!”

第45章 动工

“乔书记……”

张守业朝着乔曦看了过去,他以为乔曦会毫不犹豫答应他的辞职,却没想到乔曦把他的辞职信直接给撕碎了。

乔曦深深的看去张守业,轻叹了一声,“老村长,你如果辞职了,谁还能来帮我把国家扶贫的政策落实下去,谁还能和我一起帮着大家脱掉这个贫困村的帽子?”

张守业眼里面露出了惭愧,摇了摇头,“乔书记,你不责怪我就已经很好了,我哪里还有能力帮你,要不是因为我的顽固,小泉子可能早就发展起来了。”

“老村长,你可不能这样说。”乔曦眼里面露出了明亮的光,“我记得要来小泉子村上任的时候,镇党委孙书记就跟我说过,小泉子村有一个一心为民的老村长。在那些年村里遇到干旱年,你自掏腰包给村里打井,安装自来水。庄稼欠收成的时候,你把祖上留下来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帮着大家过了这个坎。这些我想大家都记在心里,也没有人比你更能胜任村长这个职位。”

周围的百姓仿佛又回到了曾经那些岁月里,想到这一幕幕都有些感慨,纷纷喊着不要张守业辞职,他们也只认他一个村长。

“好了大家不要说了,我的主意已经定了。”张守业蹲到了地上,一口口袋吸着烟袋锅子。想到曾经那些事,越发为现在感到惭愧,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了私心。

乔曦看着张守业,忽然生气的喊了一声,“张守业,你真的确定要辞职吗?是想让全村人都责怪我,认为是我乔曦逼着你不干村长的吗?”

“胡扯!”张守业一听这话,从地上腾的站了起来,走到村委会前的台阶,指着下方的人生气的喊道:“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不要再乱胡说八道,乔书记能来咱们村,是咱们村的福气,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伙。我张守业要辞职,是因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跟她乔书记没有半点的关系。”

下面的人群都凑过来说道:“老村长,俺们都相信你说的话,也相信乔书记,你就留下来继续当村长吧,俺们会一直都相信你。”

一句一句真诚的话语,那一张张淳朴的脸庞,让张守业忽然嗓子哽住了。

乔曦过来拍了下张守业的侧肩膀,道:“老村长,你也听到大家伙的话了,大家都舍不得你这个好村长。而且我也需要你的帮助,所以我恳请你不要再提辞职的事情,跟我一起打好这场脱贫攻坚战。”

张守业微微沉默了下,终于想开了,抬头大声道:“乔书记,我听你的!”

乔曦笑了,周围的百姓们也都笑了。

在居委会发生的事情很快在村里传开了,尤其是关于张亮塑料厂的事情,一听到厂子会上一条新设备,而且还会扩大规模,不少人都跟着高兴了起来。

张亮厂子里的机器设备被拉到了市里,设备厂的老板李德贵为了给张亮解约钱,会把原来机器上能用的部件都留下来。

一转眼过了半个多月,村里传来了好消息,危房改造的款子拨下来了。

村里有二十二户贫困户的房子在改造以内,为此乔曦和张守业开了好几次全体党员会,研究的主要是怎么安置困难户在危房改造时候的住处,还有组建村里的人成立建筑队,这样还能给自己村里带来了收入。

危房改造由乔曦负责,以前张守业还有点不太高兴,觉得乔曦缺乏工地上的经验,可能因为疏忽带来没必要的麻烦。

现在他已经不这样想了,有他在乔曦身边,可以帮她盯着点。真有了纰漏,就像曾经镇党委孙书记说过的话,别看是乔曦负责危房改造,真出了事情要找的也是他!

培养新干部,把权利顺利交接,这也是张守业现在要做的。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守业毫不吝啬的把自己当村长这些年的经验告诉乔曦,帮着她成立了村里的第一个建筑队。

乔曦每天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去镇上买水泥等等建筑材料,一家家的对比,一家家的讨价还价。

村里的危房一家家拆倒,建筑队分成了三拨人进入三户人家开工,这样子盖房子的速度能快点。

每一家政府补贴两万,除了地基之外几乎是重盖,为的就是让困难户能住上放心的房子。

乔曦走到了一处危房改造的住户,泥瓦匠有的在活水泥,有的在搬砖砌墙,忙的不亦乐乎,房子的大架已经立了起来,等到她进了房子里面后,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懒洋洋的躺在地上玩手机。

他有些眼生,乔曦在村里没有见过他,其他泥瓦匠浑身都是石灰水泥,这个人身上相对要干净很多。

“你是谁?怎么不出去干活?”乔曦质问道。

男人抬眼看去了乔曦,见是个女孩子,不悦的挥了下手,“我是谁管你什么事,赶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

“你给我站起来!”乔曦最讨厌这种懒不踏踏的人,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你是我们小泉子村的人吗?在这里干什么?”

外面干活的一个泥瓦匠听到里面的声音,赶紧跑了进来,看清了眼前的情况,把地上的男人赶紧从地上拉起来,对乔曦笑着解释道:“乔书记,这是俺老婆的弟弟,在家里闲着,我就拉着他一起来干活了。”

乔曦认出了他,脸色冷了下来,呵斥道:“张顺,是谁让你把他领来的,我当初说过这里的泥瓦匠只是你们这些人,除了知根知底外,也相信你们的手艺,能盖起结结实实的房子,也对的起政府对我们的信任。”

张顺今年有四十多岁,个子不高,胡子拉碴的,被一个女孩给训斥了,心里有些不痛快了,“乔书记,政府不是每一个困难户拨款两万吗?这两万如果不花上,钱又留不下来,我多加个人进来怎么了?再说,我这事情也是问过了老村长,他已经点头答应了。”

“你的意思是让你的妻弟在这里滥竽充数,骗政府的钱?”乔曦身体都隐隐发抖了,拿起手机就打给了张守业,“老村长,你在哪里?马上到我这里一趟。”

听到乔曦打电话给了张守业,张顺的脸色变了,想要阻拦的时候,乔曦已经打完电话挂断了。

张守业没过几分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把车子往门口一放,急匆匆进来,“乔书记,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曦指去了张顺的妻弟,生气道:“是你把他安插在建筑队里?”

张守业愣了一下,仔细看过了几眼,“这人是咱们村的?”

张顺赶紧掏出烟卷递了过去,“老书记,先抽烟,这事情我慢慢跟你说。”

张顺是打的张守业的旗号把他的妻弟安插在了建筑队里,他们建筑队的工资是由钱喜凤来开,钱喜凤也认为是张守业同意的,把他妻弟的名字放进了开资名单里。

张守业伸手挡开张顺递来的烟卷,指去他的妻弟问道:“顺子你别跟我来这一套,你跟我把这事情讲清楚了,他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让他进来干活的?”

张顺脸色红了起来,吞吞吐吐了起来,“老村长,我老婆的弟弟这段时间在四处找活,我就让他跟着我学门手艺,反正是政府拿钱给开资,也花不到村里的钱。”

张守业一听来气了,朝着张顺就狂踹了起来,“好啊,你这个子没长高,全是心眼给压得啊!拿危房改造给你家发财来了啊!你他妈的真混啊,你知不知道,危房改造是需要政府下来人验收的,出了一点问题,是要被问责的!你想把我和乔书记置身何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