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3 10:19:43

精壮的汉子一看乔曦从后车斗摔下去了,吓了一跳,赶紧绕过车子奔了过去。

恰好乔曦从车上摔下来的一幕,被路过这里的张守业看到了,快蹬几步自行车也过来了。

张守业用力掐着乔曦的人中,焦声喊道:“乔书记,醒醒,快醒醒。”

乔曦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晃了晃脑袋逐渐回过了神,苦笑一声,“我这是从车上摔下来了是吗?没事的,我就是没站稳。”

她心里和明镜一样,她这是低血糖犯了,这段时间有些过于疲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她浑身都冒着冷汗,叫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精壮汉子打开手里的矿泉水,递了过去,“乔书记,喝口水吧!”

乔曦喝了几口水,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还剩下半车的水泥,“来,继续卸车,很快就卸完了,别再耽误了你去其他地方送水泥。”

张守业从地上站起来,生气的呵斥道:“乔书记,谁让你在这里卸水泥的?这简直是胡闹,村里没人了,需要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在这里出这份力?”

乔曦无所谓的笑道:“老村长,大家都在忙,这也没多少活,我过来搭把手而已。”

张守业拦住了她,板着脸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赶紧去诊所去看看有没有摔坏。”

说完话,张守业把外面的褂子一脱,赤着瘦弱的身子骨上了车,抓起一袋水泥就扔下了车下。

虽然张守业上了岁数,但那身子骨是铁打的一般,就连旁边精壮的汉子都没他干活快。

乔曦无奈的离开,在路上从口袋里翻找出了一颗糖果放到了嘴里,身体逐渐没有那么难受了。

前面急匆匆跑来小宝妈那肥硕的身体,差点和乔曦撞在了一起。

乔曦扶住了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跑这么急干什么?”

小宝妈的鞋都快跑掉了,往前挤了挤鞋子,眼睛微微闪动了下,吞吐道:“没什么,我是去找小宝他爹。”

说了一句,她就急匆匆的朝前跑了出去,越跑越急,这让乔曦摇头叹笑了一声,还远远的喊了一声,“小宝妈,你慢点,别摔了。”

小宝妈是快要急疯了,跑上了山,找到了小宝爹,就急着喊道:“他爹,你刚才打电话说什么?死了五六只鸡?”

小宝爹吸着烟卷,拿脚踹了下前面堆在一起的死鸡,“看到了没,都死了。”

小宝妈蹲到地上,摇晃起了一只只死鸡,当时就哭了起来,“是哪个挨千刀的,把俺们家的鸡都害死了?”

小宝爹沉默了下,用力吸了口烟卷,“好像是生病了,我看到还有好几只鸡也不太好,耷拉个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小宝妈更加害怕了,围着山上的鸡一路找,果然还有几只鸡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脑袋耷拉着。

“这是咋回事?还能真生病了?”小宝妈没了主意,慌乱的看去她的男人,“这要是真生病了,这可得花不少钱,这不得心痛死?”

现在的鸡都快卖钱了,死了好几只,小宝妈感觉就像是在割她的肉一样,眼里的泪吧嗒吧嗒的滴了下来。

“有没有病,不得找人看看。”小宝爹把烟卷扔到地上踩灭,转身往山下走。

“你去哪?”小宝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不会真去找镇上的兽医站吧?我可是听说了,那里来了人,不花个千八百的根本不可能,不管有没有病,都要给鸡打上一针。”

小宝爹也没有了主意,瞪了她一眼,“那你说怎么办?”

小宝妈想了想,把地上的死鸡抓着腿提了起来,“先观察看看吧,那几只鸡可能是跑累了,明天就好了。”

“你拿这些死鸡干什么?”小宝爹过去一把将她手里的死鸡都打落在了地上。

“你个败家爷们,这可是好几只鸡,拿回家炖了能给小宝吃好几天。”小宝妈生气的嚷了起来。

“万一吃坏了人怎么办?”小宝爹推了小宝妈一把,拿起旁边的铁锹就在山上挖起了个坑,把死鸡都埋在了里面。

小宝妈不干了,挠了他男人两爪子,不过也没有拦住,还被在地上推了个大马趴。

两个人吵了一顿后,又去端来了水盆,给一只只鸡喂水,希望能让他们打起精神来,别蔫蔫的趴在地上。

都希望有好转,但接下来又有鸡不断的死去,直到一场大雨后,在第二天醒来,全村的鸡像得了瘟疫一般,死了几百只,不仅是山上的跑地鸡,就连家里的蛋鸡也死了一堆堆的。

全村的人都慌了,这可是养了快两个月的鸡,马上就要卖钱了,现在血本无归。

乔曦和居委会的人也都吓住了,一家家的询问情况,乔曦越看越心惊,这是闹了鸡瘟,全村的鸡死了一半以上,剩余的鸡也都奄奄一息,眼看着就撑不下去了。

她赶紧打电话给了兽医站,这引起了兽医站高度的重视,站长亲自带人进入了小泉子村。

几个工作人员一批批鸡的检查过去,李站长蹲在地上抓起了一只鸡,面色凝重道:“鸡冠呈暗红色,精神不振,不愿走动。全身无力,羽毛松乱,口腔和鼻腔内分泌物增多,粪便如稀水,体温忽高忽低,确认为感染到了急性的鸡瘟……”

随着他的话,有工作人员飞快记录,这也把旁边围观的群众急的汗都下来了,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鸡瘟!村里的鸡感染了鸡瘟!

乔曦在一旁急道:“李站长,现在村里剩余的鸡怎么办?还有救吗?”

李站长站了起来,轻叹了一声,“这种鸡瘟其实是可控的,注意卫生防疫和饮食,可一旦大面积感染了这种鸡瘟,死亡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传染速度很快……”

他的话不用说完,乔曦已经明白了意思,村里剩余的鸡保不住了。

李站长看去周围因为各家的鸡死了,导致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的村民,示意了一眼乔曦,两个人走到了一边。

“乔书记,这件事情,你要帮我们做做工作,不管是病死的鸡还是家里还没有死去的鸡,我们都要集体拉走,集体处理销毁!”李站长神色严肃,“这一两天都还会有雨水,不能让鸡瘟扩散出去,必须要切断感染源。”

这件事情的难度大了,死的鸡拉走还容易做通工作,但是要求把还没有死透的鸡也拉走,难度上升的不是一点。

“李站长,我懂的!”乔曦点头答应了下来,打电话把正在其他住户家查看死鸡的张守业叫了过来,除此之外还有钱喜凤和陈锋。

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李站长当场就打电话给镇上,调集卡车过来,等待把瘟鸡都拉走。

乔曦把情况跟张守业等人说了一遍,一个个都眉头皱紧了,都知道事情的棘手。

张守业闷闷的吸了两口烟袋,犹豫了下抬头看去乔曦,“真的确定要把还没有死掉的鸡也拉走销毁吗?”

哪怕张守业在竭力的忍着,乔曦看出了他眼底的那丝心疼,全村上下当初听了建议买了鸡苗,忙了这么长时间,落得个血本无归的结果,换谁心里也不好受。

“老村长,这件事情没有妥协,必须要把全村的鸡都要拉走,然后对所有地方进行消毒,不能因为我们村的鸡瘟把其他地方都给牵连了。”乔曦说道。

张守业疲惫的叹了口气,磕了磕烟袋锅子,转身走下了山,“既然这样的话,我去发广播。”

乔曦微微想了想,追了上去,“老村长,这广播我来发,你在村里帮着我说服大家伙,做大家的工作。”

张守业变得复杂了起来,犹豫了下,“乔书记,你可要想好了,发这个广播可是要招骂。”

“您发不也一样吗?”乔曦耸了下肩膀,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大家如果有脾气那就来骂我好了,总要有个人给大家发发脾气,让大家心里舒服点,我愿意成为这个人。”

她脚步坚定的走下了山,柔弱的脊梁依然坚挺,也明白她接下来要扛起来的是什么,是责任,是不理解,也是众人的骂声!

第47章 鸡瘟

精壮的汉子一看乔曦从后车斗摔下去了,吓了一跳,赶紧绕过车子奔了过去。

恰好乔曦从车上摔下来的一幕,被路过这里的张守业看到了,快蹬几步自行车也过来了。

张守业用力掐着乔曦的人中,焦声喊道:“乔书记,醒醒,快醒醒。”

乔曦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晃了晃脑袋逐渐回过了神,苦笑一声,“我这是从车上摔下来了是吗?没事的,我就是没站稳。”

她心里和明镜一样,她这是低血糖犯了,这段时间有些过于疲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她浑身都冒着冷汗,叫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精壮汉子打开手里的矿泉水,递了过去,“乔书记,喝口水吧!”

乔曦喝了几口水,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还剩下半车的水泥,“来,继续卸车,很快就卸完了,别再耽误了你去其他地方送水泥。”

张守业从地上站起来,生气的呵斥道:“乔书记,谁让你在这里卸水泥的?这简直是胡闹,村里没人了,需要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在这里出这份力?”

乔曦无所谓的笑道:“老村长,大家都在忙,这也没多少活,我过来搭把手而已。”

张守业拦住了她,板着脸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赶紧去诊所去看看有没有摔坏。”

说完话,张守业把外面的褂子一脱,赤着瘦弱的身子骨上了车,抓起一袋水泥就扔下了车下。

虽然张守业上了岁数,但那身子骨是铁打的一般,就连旁边精壮的汉子都没他干活快。

乔曦无奈的离开,在路上从口袋里翻找出了一颗糖果放到了嘴里,身体逐渐没有那么难受了。

前面急匆匆跑来小宝妈那肥硕的身体,差点和乔曦撞在了一起。

乔曦扶住了她,“发生了什么事情,跑这么急干什么?”

小宝妈的鞋都快跑掉了,往前挤了挤鞋子,眼睛微微闪动了下,吞吐道:“没什么,我是去找小宝他爹。”

说了一句,她就急匆匆的朝前跑了出去,越跑越急,这让乔曦摇头叹笑了一声,还远远的喊了一声,“小宝妈,你慢点,别摔了。”

小宝妈是快要急疯了,跑上了山,找到了小宝爹,就急着喊道:“他爹,你刚才打电话说什么?死了五六只鸡?”

小宝爹吸着烟卷,拿脚踹了下前面堆在一起的死鸡,“看到了没,都死了。”

小宝妈蹲到地上,摇晃起了一只只死鸡,当时就哭了起来,“是哪个挨千刀的,把俺们家的鸡都害死了?”

小宝爹沉默了下,用力吸了口烟卷,“好像是生病了,我看到还有好几只鸡也不太好,耷拉个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小宝妈更加害怕了,围着山上的鸡一路找,果然还有几只鸡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脑袋耷拉着。

“这是咋回事?还能真生病了?”小宝妈没了主意,慌乱的看去她的男人,“这要是真生病了,这可得花不少钱,这不得心痛死?”

现在的鸡都快卖钱了,死了好几只,小宝妈感觉就像是在割她的肉一样,眼里的泪吧嗒吧嗒的滴了下来。

“有没有病,不得找人看看。”小宝爹把烟卷扔到地上踩灭,转身往山下走。

“你去哪?”小宝妈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不会真去找镇上的兽医站吧?我可是听说了,那里来了人,不花个千八百的根本不可能,不管有没有病,都要给鸡打上一针。”

小宝爹也没有了主意,瞪了她一眼,“那你说怎么办?”

小宝妈想了想,把地上的死鸡抓着腿提了起来,“先观察看看吧,那几只鸡可能是跑累了,明天就好了。”

“你拿这些死鸡干什么?”小宝爹过去一把将她手里的死鸡都打落在了地上。

“你个败家爷们,这可是好几只鸡,拿回家炖了能给小宝吃好几天。”小宝妈生气的嚷了起来。

“万一吃坏了人怎么办?”小宝爹推了小宝妈一把,拿起旁边的铁锹就在山上挖起了个坑,把死鸡都埋在了里面。

小宝妈不干了,挠了他男人两爪子,不过也没有拦住,还被在地上推了个大马趴。

两个人吵了一顿后,又去端来了水盆,给一只只鸡喂水,希望能让他们打起精神来,别蔫蔫的趴在地上。

都希望有好转,但接下来又有鸡不断的死去,直到一场大雨后,在第二天醒来,全村的鸡像得了瘟疫一般,死了几百只,不仅是山上的跑地鸡,就连家里的蛋鸡也死了一堆堆的。

全村的人都慌了,这可是养了快两个月的鸡,马上就要卖钱了,现在血本无归。

乔曦和居委会的人也都吓住了,一家家的询问情况,乔曦越看越心惊,这是闹了鸡瘟,全村的鸡死了一半以上,剩余的鸡也都奄奄一息,眼看着就撑不下去了。

她赶紧打电话给了兽医站,这引起了兽医站高度的重视,站长亲自带人进入了小泉子村。

几个工作人员一批批鸡的检查过去,李站长蹲在地上抓起了一只鸡,面色凝重道:“鸡冠呈暗红色,精神不振,不愿走动。全身无力,羽毛松乱,口腔和鼻腔内分泌物增多,粪便如稀水,体温忽高忽低,确认为感染到了急性的鸡瘟……”

随着他的话,有工作人员飞快记录,这也把旁边围观的群众急的汗都下来了,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鸡瘟!村里的鸡感染了鸡瘟!

乔曦在一旁急道:“李站长,现在村里剩余的鸡怎么办?还有救吗?”

李站长站了起来,轻叹了一声,“这种鸡瘟其实是可控的,注意卫生防疫和饮食,可一旦大面积感染了这种鸡瘟,死亡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传染速度很快……”

他的话不用说完,乔曦已经明白了意思,村里剩余的鸡保不住了。

李站长看去周围因为各家的鸡死了,导致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的村民,示意了一眼乔曦,两个人走到了一边。

“乔书记,这件事情,你要帮我们做做工作,不管是病死的鸡还是家里还没有死去的鸡,我们都要集体拉走,集体处理销毁!”李站长神色严肃,“这一两天都还会有雨水,不能让鸡瘟扩散出去,必须要切断感染源。”

这件事情的难度大了,死的鸡拉走还容易做通工作,但是要求把还没有死透的鸡也拉走,难度上升的不是一点。

“李站长,我懂的!”乔曦点头答应了下来,打电话把正在其他住户家查看死鸡的张守业叫了过来,除此之外还有钱喜凤和陈锋。

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李站长当场就打电话给镇上,调集卡车过来,等待把瘟鸡都拉走。

乔曦把情况跟张守业等人说了一遍,一个个都眉头皱紧了,都知道事情的棘手。

张守业闷闷的吸了两口烟袋,犹豫了下抬头看去乔曦,“真的确定要把还没有死掉的鸡也拉走销毁吗?”

哪怕张守业在竭力的忍着,乔曦看出了他眼底的那丝心疼,全村上下当初听了建议买了鸡苗,忙了这么长时间,落得个血本无归的结果,换谁心里也不好受。

“老村长,这件事情没有妥协,必须要把全村的鸡都要拉走,然后对所有地方进行消毒,不能因为我们村的鸡瘟把其他地方都给牵连了。”乔曦说道。

张守业疲惫的叹了口气,磕了磕烟袋锅子,转身走下了山,“既然这样的话,我去发广播。”

乔曦微微想了想,追了上去,“老村长,这广播我来发,你在村里帮着我说服大家伙,做大家的工作。”

张守业变得复杂了起来,犹豫了下,“乔书记,你可要想好了,发这个广播可是要招骂。”

“您发不也一样吗?”乔曦耸了下肩膀,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大家如果有脾气那就来骂我好了,总要有个人给大家发发脾气,让大家心里舒服点,我愿意成为这个人。”

她脚步坚定的走下了山,柔弱的脊梁依然坚挺,也明白她接下来要扛起来的是什么,是责任,是不理解,也是众人的骂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