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3:13:32

而就在这时候,袁九安和梅大林就仿佛要看热闹一样,他们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也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皇上这时候才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存在,他就说道:“你们俩在这里做什么?”

袁九安就冷笑一下:“我们两个当然要在这里了,因为我们可是有功之臣,我们如果不给你拍下这个视频,你还蒙在鼓里呢,被人家戴了绿帽子尚且不知。”

皇上这时候才发现还有两个外人在这里,自己惩罚那林妃岂不是被传得沸沸扬扬吗?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他准备要对林妃的事情低调处理,可是眼下这个人在这里,自己想低调也是不成功的了。

梅大林就说道:“狗皇帝,你没有想到我会到皇宫里来吧。”

“你还敢到皇宫里来,你做的那一些事,哪一件不是罪该万死的,想不到,朕通缉了你那么多日子,竟然还是让你活着。”

“想让我死的人大有人在,可是真正能够把我给弄死的,现在还没有出生呢”。梅大林说完了这话以后就来到了窗前,看到那里有一些名贵的茶叶,就直接拿了过来,走到了另外一个桌子上开始泡起了茶,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居所一样。

皇帝已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开始暴躁如雷:“你当这里是什么?难道是你自己的家吗?”

梅大林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他:“我奉劝你还是少说话的好,否则的话。整个大治国的江山,就开始换另一位主宰了。

不知道皇帝是为这句话所震慑了,还是想到了梅大林打交道时,自己总是甘拜下风,他竟然气得不说话了。

而梅大林很快就泡好了茶,带了一个茶杯来到了袁九安的面前,说道:“这个皇帝的人不怎么样,可是他的茶却是数一数二的,来,咱们两个喝茶。”

他同时邀请袁九安,就在寝宫的另一个餐桌上坐了下来。

袁九安也没有客气,就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皇帝看到这里心情极为不舒服。

这两个人可真是反客为主呀,而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啼啼哭哭的声音,正式来自林妃。

原来有几个士兵压着林妃而来,林妃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她这时候对袁九安两个人痛恨不已,可是事情现在已经这样,她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

随着那声音的临近,林妃已经被两个士兵压着,进入了皇帝的寝宫。

皇帝看到林飞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产生了怜悯之心,可是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情,顿时又暴躁如雷。

而林妃进入了皇宫以后,就开始直接跪在那里,皇帝就命令士兵暂时退去。

林妃这时候就开始哭泣了起来:“皇上,臣妾这是受人冤枉的。”

她刚一说完这句话却用眼的余光发现袁九安和梅大林还在这里,她就指着说:“就是这两个恶棍,他们用不择手段的方法,让臣妾说了一些违心的话。”

她口中的这两个恶棍现在正在喝着茶。仿佛外面的一切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皇帝这时候就指着林妃说道:“混账,你这个贱人,你在胡说八道,他们两个自始至终并没有逼你做什么事情,他们也没有把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你既然口口声声已经承认了那一幕,你快告诉我,这些年都是给朕带了多少的绿帽子。”

林妃就摇着头,说道:“皇上,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我都是跟他们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不起皇上呢?”

皇帝就站了起来,一个巴掌拍到他的脸上又骂她:“你这个贱人,事到如今,你还在这里不承认,既然这样,那就要把皇宫里的那些对付犯人的苦刑都加在你的身上。”

听到这话以后,林妃就开始瑟瑟发抖,而皇帝就开始扭着她的腮帮子,说道:“你不是非常在意你的容貌吗?你不是说在所有的妃子当中你是最美丽的吗?现在朕就要从你的容貌上开始下手,朕现在要把你的容貌给毁了,看看你还到底承不承认你自己的罪行。”

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林妃猛然打了一个哆嗦,她说道:“皇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了。”

“既然这样,你到底承不承认你所做下的罪行?”

林妃真的害怕自己的脸被划伤,在自己看来,自己的容貌简直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她最后就无可奈何的说道:“是的,皇上,臣妾罪该万死,臣妾都是一时糊涂,求求皇上就饶恕了臣妾吧。”

“行呀,你终于承认了,你这个贱人。”

然后,皇帝就开始拉起了对方的头发,似乎要将地方的头发和整个头皮都给撕下来,而林妃就开始痛的大叫。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袁九安和梅大林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而转瞬之间,皇帝就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开始揪住林妃的头发,一会儿又开始撕裂着林妃的脸蛋。

尽管林妃在那里求饶,可是都无济于事,到了最后,皇帝感觉到非常的气不过,这时候就从自己的床铺底下抽出了一把宝剑。

他说道:“你这个贱人,今天老子要送你归西。”

而林妃看到皇帝拿出宝剑的时候,就吓得开始花容失色。

她就开始拼命的跪地求饶,一边磕头的时候,额头上都磕出了血。

可是皇帝毫无怜悯之心,就拿出了这把宝剑快速的插入到了她的胸口窝。

林妃就开始一声凄厉的惨叫。

皇帝的双眼当中就像野兽一般,抽出了刀,然后再一次刺了一下。

林妃就溢出了鲜血,这时候不再有声音,而是慢慢的将身子平躺了起来。

皇帝这时候拿着带血的宝剑,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大喊道:“来人呀,来人呀。”

又是那几个小太监到了这里,皇帝就命令他们赶紧把林妃的尸体给弄出去。

几个小太监刚才已经在外面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暴动的声音,他们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正当他们蹲下身子的时候,又听到了皇帝的声音传来:“告诉你们,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的人,明白了没有?”

结果,小太监立刻就答应了起来,他们蹲下身子,将林妃的尸体抬了出去,而空气当中似乎还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然而,梅大林和袁九安仍然在喝着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皇帝看到他们两个还在这里站着,就顿时气恼起来,然后也不理会他们,就直接来到了门口,他准备要散一散心。

皇帝刚已离开,梅大林接着就讽刺道:“如果我是他,遇到这种窝囊的事情,我早就选择自杀了,想不到他还活得这么体面。”

袁九安就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我们是不是也要离开这里了?省得你见到那个皇帝也是不开心。”

“不着急,不着急,先把这茶给喝完再说,我已经说过了,这狗皇帝的人不怎么样,可是这茶绝对是非常的好啊,简直就像琼浆玉露一般。”

过了十几分钟后,两个人终于把茶喝完,他们不愿意继续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呆着,最近离开皇宫。

他们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反对。

而林妃的死亡最终被解释为血性大发,因为一些问题与皇帝争吵,所以被皇帝杀死。

这是后来大治国官方媒体的说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两个人离开了皇宫以后,梅大林就开始问袁九安:“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袁九安说道:“我现在想立刻回到自己的国家。”

梅大林最后就对袁九安说道:“咱们可以相互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吗?”

说着,自己就拿起了手机,希望袁九安还是扫一下自己,袁九安就点了一下头。

梅大林就问道:“兄弟,还没有问问你一件事呢,你说你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人呢?”

袁九安就回答说:“我是玉国人。”

“什么,你是玉国人?”

袁九安就点了点头,说道:“是呀,我是玉国人,梅大哥怎么了?”

梅大林尴尬的笑了一下:“没什么没什么”。

可是,袁九安分明从他闪烁的眼神当中知道,他肯定和玉国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发生。

所以,他又关切的问了一句:“大哥,为什么提到玉国的时候,你好像有一股不自然的状态?”

梅大林就叹息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老子要送你归西

而就在这时候,袁九安和梅大林就仿佛要看热闹一样,他们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也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皇上这时候才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存在,他就说道:“你们俩在这里做什么?”

袁九安就冷笑一下:“我们两个当然要在这里了,因为我们可是有功之臣,我们如果不给你拍下这个视频,你还蒙在鼓里呢,被人家戴了绿帽子尚且不知。”

皇上这时候才发现还有两个外人在这里,自己惩罚那林妃岂不是被传得沸沸扬扬吗?他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他准备要对林妃的事情低调处理,可是眼下这个人在这里,自己想低调也是不成功的了。

梅大林就说道:“狗皇帝,你没有想到我会到皇宫里来吧。”

“你还敢到皇宫里来,你做的那一些事,哪一件不是罪该万死的,想不到,朕通缉了你那么多日子,竟然还是让你活着。”

“想让我死的人大有人在,可是真正能够把我给弄死的,现在还没有出生呢”。梅大林说完了这话以后就来到了窗前,看到那里有一些名贵的茶叶,就直接拿了过来,走到了另外一个桌子上开始泡起了茶,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居所一样。

皇帝已经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开始暴躁如雷:“你当这里是什么?难道是你自己的家吗?”

梅大林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他:“我奉劝你还是少说话的好,否则的话。整个大治国的江山,就开始换另一位主宰了。

不知道皇帝是为这句话所震慑了,还是想到了梅大林打交道时,自己总是甘拜下风,他竟然气得不说话了。

而梅大林很快就泡好了茶,带了一个茶杯来到了袁九安的面前,说道:“这个皇帝的人不怎么样,可是他的茶却是数一数二的,来,咱们两个喝茶。”

他同时邀请袁九安,就在寝宫的另一个餐桌上坐了下来。

袁九安也没有客气,就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皇帝看到这里心情极为不舒服。

这两个人可真是反客为主呀,而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啼啼哭哭的声音,正式来自林妃。

原来有几个士兵压着林妃而来,林妃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了,她这时候对袁九安两个人痛恨不已,可是事情现在已经这样,她已经没有了别的办法。

随着那声音的临近,林妃已经被两个士兵压着,进入了皇帝的寝宫。

皇帝看到林飞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产生了怜悯之心,可是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情,顿时又暴躁如雷。

而林妃进入了皇宫以后,就开始直接跪在那里,皇帝就命令士兵暂时退去。

林妃这时候就开始哭泣了起来:“皇上,臣妾这是受人冤枉的。”

她刚一说完这句话却用眼的余光发现袁九安和梅大林还在这里,她就指着说:“就是这两个恶棍,他们用不择手段的方法,让臣妾说了一些违心的话。”

她口中的这两个恶棍现在正在喝着茶。仿佛外面的一切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皇帝这时候就指着林妃说道:“混账,你这个贱人,你在胡说八道,他们两个自始至终并没有逼你做什么事情,他们也没有把刀子架在你的脖子上,你既然口口声声已经承认了那一幕,你快告诉我,这些年都是给朕带了多少的绿帽子。”

林妃就摇着头,说道:“皇上,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我都是跟他们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不起皇上呢?”

皇帝就站了起来,一个巴掌拍到他的脸上又骂她:“你这个贱人,事到如今,你还在这里不承认,既然这样,那就要把皇宫里的那些对付犯人的苦刑都加在你的身上。”

听到这话以后,林妃就开始瑟瑟发抖,而皇帝就开始扭着她的腮帮子,说道:“你不是非常在意你的容貌吗?你不是说在所有的妃子当中你是最美丽的吗?现在朕就要从你的容貌上开始下手,朕现在要把你的容貌给毁了,看看你还到底承不承认你自己的罪行。”

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林妃猛然打了一个哆嗦,她说道:“皇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了。”

“既然这样,你到底承不承认你所做下的罪行?”

林妃真的害怕自己的脸被划伤,在自己看来,自己的容貌简直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她最后就无可奈何的说道:“是的,皇上,臣妾罪该万死,臣妾都是一时糊涂,求求皇上就饶恕了臣妾吧。”

“行呀,你终于承认了,你这个贱人。”

然后,皇帝就开始拉起了对方的头发,似乎要将地方的头发和整个头皮都给撕下来,而林妃就开始痛的大叫。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袁九安和梅大林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而转瞬之间,皇帝就像发了狂一样,不断的开始揪住林妃的头发,一会儿又开始撕裂着林妃的脸蛋。

尽管林妃在那里求饶,可是都无济于事,到了最后,皇帝感觉到非常的气不过,这时候就从自己的床铺底下抽出了一把宝剑。

他说道:“你这个贱人,今天老子要送你归西。”

而林妃看到皇帝拿出宝剑的时候,就吓得开始花容失色。

她就开始拼命的跪地求饶,一边磕头的时候,额头上都磕出了血。

可是皇帝毫无怜悯之心,就拿出了这把宝剑快速的插入到了她的胸口窝。

林妃就开始一声凄厉的惨叫。

皇帝的双眼当中就像野兽一般,抽出了刀,然后再一次刺了一下。

林妃就溢出了鲜血,这时候不再有声音,而是慢慢的将身子平躺了起来。

皇帝这时候拿着带血的宝剑,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大喊道:“来人呀,来人呀。”

又是那几个小太监到了这里,皇帝就命令他们赶紧把林妃的尸体给弄出去。

几个小太监刚才已经在外面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暴动的声音,他们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正当他们蹲下身子的时候,又听到了皇帝的声音传来:“告诉你们,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的人,明白了没有?”

结果,小太监立刻就答应了起来,他们蹲下身子,将林妃的尸体抬了出去,而空气当中似乎还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然而,梅大林和袁九安仍然在喝着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皇帝看到他们两个还在这里站着,就顿时气恼起来,然后也不理会他们,就直接来到了门口,他准备要散一散心。

皇帝刚已离开,梅大林接着就讽刺道:“如果我是他,遇到这种窝囊的事情,我早就选择自杀了,想不到他还活得这么体面。”

袁九安就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我们是不是也要离开这里了?省得你见到那个皇帝也是不开心。”

“不着急,不着急,先把这茶给喝完再说,我已经说过了,这狗皇帝的人不怎么样,可是这茶绝对是非常的好啊,简直就像琼浆玉露一般。”

过了十几分钟后,两个人终于把茶喝完,他们不愿意继续在这个恶心的地方呆着,最近离开皇宫。

他们离开的时候,却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反对。

而林妃的死亡最终被解释为血性大发,因为一些问题与皇帝争吵,所以被皇帝杀死。

这是后来大治国官方媒体的说法。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两个人离开了皇宫以后,梅大林就开始问袁九安:“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袁九安说道:“我现在想立刻回到自己的国家。”

梅大林最后就对袁九安说道:“咱们可以相互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吗?”

说着,自己就拿起了手机,希望袁九安还是扫一下自己,袁九安就点了一下头。

梅大林就问道:“兄弟,还没有问问你一件事呢,你说你到底是哪个地方的人呢?”

袁九安就回答说:“我是玉国人。”

“什么,你是玉国人?”

袁九安就点了点头,说道:“是呀,我是玉国人,梅大哥怎么了?”

梅大林尴尬的笑了一下:“没什么没什么”。

可是,袁九安分明从他闪烁的眼神当中知道,他肯定和玉国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发生。

所以,他又关切的问了一句:“大哥,为什么提到玉国的时候,你好像有一股不自然的状态?”

梅大林就叹息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