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15:40:09

众人听见这话,都是一愣,转过头去,只见说话的是个穿着脏兮兮道袍的年轻男人,看那样子,便像个乞丐似的。

这家伙,人赵主任在和汪总谈话呢,他在这里插什么话?

赵刚脸色一沉,冷声说:“这个乞丐是哪儿来的,谁让他进来的?保安呢,立马把他赶出去!”

周围几个监工立马赶了过来,就准备动手把林逸飞轰出去。

林逸飞转头扫了汪若烟一眼,汪若烟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说:“等等,他是我朋友。”

什么?!汪总的朋友?

几个监工一缩脖子,哪里还敢轰人走,立马散开了去。

赵刚也是讪讪一笑:“没想到汪总还有这样的朋友啊……汪总,那您看,我们现在怎么办?到底动不动工呢?”

老刘神神秘秘:“可动不得,招了脏东西呢,要不,请个法师来做做法吧。”

汪若烟平素最不信这些怪力乱神,虽然有了昨晚的事,让她心中信念有些动摇,但是在工作上,她却还是一丝不苟,不相信什么法师和风水。

想及于此,汪若烟沉默片刻,便开口道:“立马动工。”

赵刚点了点头:“好,听汪总的,你们几个,把工人们都叫来,立马动工。”

老刘无奈,只得听话去叫了工人来。

看着工人们一个个臊眉耷眼回来继续开工,挖机和钻井都开始工作起来后,赵刚嘴里轻轻嘟哝了一句:“狗屁个脏东西,我看啊,是这些家伙眼看快领工资了,故意偷懒。”

谁知,他话声才刚刚落下,那操控挖机的师傅突然怪叫一声,身子一颤,就此栽倒昏迷了过去。

他人虽昏迷了,但手掌和脚却还依旧摁在机器上,那原本正常工作的挖机立时摇晃了起来,那巨大的铁铲子四处乱铲,好几次都险些铲到了周围的工人们。

工人们一个个满脸惊慌,四下仓皇逃开。

但地基坑洞里一个工人,在逃跑的时候,突然也怪叫一声,栽倒在地!

他那个位置,赫然就暴露在了挖机铲子之下!

眼看那铲子摇摇晃晃升到了他头顶位置,即将就要落下来了!

在挖机铲子面前,普通人的身体可就跟纸糊的一样,怕是下一刻便会被铲子挖断身体,就此死掉!

看到这一幕,周围所有人都是惊住,眼睛瞪大,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饶是汪若烟,此刻也不禁满脸惊恐,这么大一个项目,公司可是投入了巨大资金的,一旦死个人,项目定会被迫停止,那时候,损失至少都要上亿!

可就在这危机关头,突然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是林逸飞!

他不知何时蹿到了挖机的驾驶室旁边,手臂探出,一把便将驾驶室里昏倒的驾驶员给扯了出来!

驾驶员的手离开了按钮,那巨大的铲子,也就这么悬停在了那个工人的头顶上。

只要再慢的一秒,工人便会死在铲子之下!

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还好……

有了这一出,赵刚他们也开始怕了。

只觉这黑漆漆的工地里,仿佛藏着什么肉眼难以看清的妖魔鬼物,随时可能钻出来要了他们的性命。

老刘瞪着眼,满脸惶恐地念叨:“我都说了,要出事儿,要出事儿!是招了脏东西啊!”

这时,林逸飞提着驾驶员的身子走了回来,他将驾驶员交给几个赶过来的监工,拍了拍手说:“哪里有什么脏东西,这工地里干净得很。”

老刘瞪眼:“那你说,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脏东西,又是什么?!”

之前还一直反对这个说法的赵刚此刻也是嗫嗫嚅嚅说:“我看……只怕真的是鬼怪作祟,汪总……要不,咱还是请个法师来作法吧。”

汪若烟心头为难之极,看着那两个昏倒的工人,她也不禁开始有了怀疑,难道真的是什么鬼怪吗?

想到鬼怪,她不禁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了林逸飞,若说要请法师来对付鬼怪,那还不如找林逸飞,昨晚在自己家,那小子不是还把自己的七舅姥爷给叫出来了吗?

汪若烟深吸一口气,犹豫片刻,才开口说:“林先生,我们工地的鬼怪,你能解决吗?”

林逸飞翻了个白眼:“我都说了,不是鬼怪。”

汪若烟蹙眉:“不是鬼怪是什么?”

听到这话,林逸飞的嘴角渐渐勾动了起来,他四下扫了一眼,缓缓说:“是风水问题!你们这个工地,本来是好好的,风水格局虽不算上佳,但也不差。不过……今天应该有什么人来过你们工地,搞了出凶风恶水局出来。”

凶风恶水局?

看林逸飞说的头头是道,汪若烟不禁渐渐开始相信:“那是什么?”

林逸飞淡淡一笑:“凶风恶水是风水凶局的一种,虽然不算大煞局,但是却能让普通人晕头转向,难以在这种格局内正常做事。你们今天一整天,但凡昏迷的,应该都是在这附近百米之内工作的工人吧。”

林逸飞说着,用手指指刚刚挖掘机所在的那一块地基位置。

旁边老刘听得一阵发愣,细细想来,似乎……林逸飞所说的确实是真的,今天所有干着干着就昏迷的,基本都是在这附近。

汪若烟得知情况后,也是点了点头:“你可有办法解决?”

林逸飞走上来几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当然有办法解决,不过,在解决之前,我的债……”

一听到这话,汪若烟的秀眉顿时一挑,雪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怒色。

钱钱钱!这臭小子就知道钱!

她不耐烦地从包里取出一张卡,递到林逸飞的手中:“这里是之前给你准备的五千万!现在可以说了吧。”

看到银行卡,林逸飞的眼睛都亮堂了起来,他再不犹豫,收起卡,嘿嘿一笑说:“想要解决,很简单,那块石头挡在正乾位置上,遮住阳风,形成一个阴风口,而底下,还有一个坛子,坛子里必然装了水,水藏阴风口,便组成了一个百米范围的小型凶风恶水局!你们把那块石头搬开,再把底下坛子砸破就可以破除此局了。”

几个工人顺着林逸飞所说的话去了,搬开石头一看,下面竟果然有个坛子!

看到那坛子,老刘不禁一瞪眼:“这……竟然是这个坛子?今天有个人鬼鬼祟祟抱着这坛子进来,说是给哪个工人送的咸菜,没想到他是进来捣鬼的!”

他气不过,主动从工人手中接了坛子,高高举起,然后猛地一下朝着地上砸了去!

“啪!”坛子应声而裂,里间的水飞快淌了出来。

只不过,那些水,却全都是黑色的!

看到那黑水,林逸飞眉头一皱,忽然瞪眼:“不好!是局中局!”

汪若烟奇怪,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怎么又来个局中局?

可就在下一刻,地上的黑水之中,突然有些黑色的小点飞出,那些黑点一个个不足指甲盖大小,他们一飞出来,立马四散而开,逢人便一下子贴了上去。

初时,那些被黑点贴到身子的人还没什么事儿,但不出十秒钟,他们一个个眼睛都开始变红,脑袋也渐渐低了下来,整个人仿佛丧失了神智,只嘴里在轻轻念叨着一些古怪的话。

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那些黑点便贴附到了周围所有工人身上,在场几百个工人,竟全都变得双眼血红,诡异之极!

汪若烟和赵刚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看到这一幕,都是吓的傻了眼。

“这……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林逸飞眼睛微眯,看了看身旁的汪若烟,沉声说:“是蛊!”

远在数百米之外的某栋楼上,龙半风拿着望远镜,冷笑地看着工地里的情况。

见那些工人们眼睛都开始变红之后,他嘴唇微动,淡淡吐出几个字:“杀了那个道士!”

下一刻,全场所有工人,竟齐刷刷抬起头,一双双血红的眼,全都投向了林逸飞!

第十二章 凶风恶水

众人听见这话,都是一愣,转过头去,只见说话的是个穿着脏兮兮道袍的年轻男人,看那样子,便像个乞丐似的。

这家伙,人赵主任在和汪总谈话呢,他在这里插什么话?

赵刚脸色一沉,冷声说:“这个乞丐是哪儿来的,谁让他进来的?保安呢,立马把他赶出去!”

周围几个监工立马赶了过来,就准备动手把林逸飞轰出去。

林逸飞转头扫了汪若烟一眼,汪若烟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说:“等等,他是我朋友。”

什么?!汪总的朋友?

几个监工一缩脖子,哪里还敢轰人走,立马散开了去。

赵刚也是讪讪一笑:“没想到汪总还有这样的朋友啊……汪总,那您看,我们现在怎么办?到底动不动工呢?”

老刘神神秘秘:“可动不得,招了脏东西呢,要不,请个法师来做做法吧。”

汪若烟平素最不信这些怪力乱神,虽然有了昨晚的事,让她心中信念有些动摇,但是在工作上,她却还是一丝不苟,不相信什么法师和风水。

想及于此,汪若烟沉默片刻,便开口道:“立马动工。”

赵刚点了点头:“好,听汪总的,你们几个,把工人们都叫来,立马动工。”

老刘无奈,只得听话去叫了工人来。

看着工人们一个个臊眉耷眼回来继续开工,挖机和钻井都开始工作起来后,赵刚嘴里轻轻嘟哝了一句:“狗屁个脏东西,我看啊,是这些家伙眼看快领工资了,故意偷懒。”

谁知,他话声才刚刚落下,那操控挖机的师傅突然怪叫一声,身子一颤,就此栽倒昏迷了过去。

他人虽昏迷了,但手掌和脚却还依旧摁在机器上,那原本正常工作的挖机立时摇晃了起来,那巨大的铁铲子四处乱铲,好几次都险些铲到了周围的工人们。

工人们一个个满脸惊慌,四下仓皇逃开。

但地基坑洞里一个工人,在逃跑的时候,突然也怪叫一声,栽倒在地!

他那个位置,赫然就暴露在了挖机铲子之下!

眼看那铲子摇摇晃晃升到了他头顶位置,即将就要落下来了!

在挖机铲子面前,普通人的身体可就跟纸糊的一样,怕是下一刻便会被铲子挖断身体,就此死掉!

看到这一幕,周围所有人都是惊住,眼睛瞪大,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饶是汪若烟,此刻也不禁满脸惊恐,这么大一个项目,公司可是投入了巨大资金的,一旦死个人,项目定会被迫停止,那时候,损失至少都要上亿!

可就在这危机关头,突然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是林逸飞!

他不知何时蹿到了挖机的驾驶室旁边,手臂探出,一把便将驾驶室里昏倒的驾驶员给扯了出来!

驾驶员的手离开了按钮,那巨大的铲子,也就这么悬停在了那个工人的头顶上。

只要再慢的一秒,工人便会死在铲子之下!

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还好……

有了这一出,赵刚他们也开始怕了。

只觉这黑漆漆的工地里,仿佛藏着什么肉眼难以看清的妖魔鬼物,随时可能钻出来要了他们的性命。

老刘瞪着眼,满脸惶恐地念叨:“我都说了,要出事儿,要出事儿!是招了脏东西啊!”

这时,林逸飞提着驾驶员的身子走了回来,他将驾驶员交给几个赶过来的监工,拍了拍手说:“哪里有什么脏东西,这工地里干净得很。”

老刘瞪眼:“那你说,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脏东西,又是什么?!”

之前还一直反对这个说法的赵刚此刻也是嗫嗫嚅嚅说:“我看……只怕真的是鬼怪作祟,汪总……要不,咱还是请个法师来作法吧。”

汪若烟心头为难之极,看着那两个昏倒的工人,她也不禁开始有了怀疑,难道真的是什么鬼怪吗?

想到鬼怪,她不禁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了林逸飞,若说要请法师来对付鬼怪,那还不如找林逸飞,昨晚在自己家,那小子不是还把自己的七舅姥爷给叫出来了吗?

汪若烟深吸一口气,犹豫片刻,才开口说:“林先生,我们工地的鬼怪,你能解决吗?”

林逸飞翻了个白眼:“我都说了,不是鬼怪。”

汪若烟蹙眉:“不是鬼怪是什么?”

听到这话,林逸飞的嘴角渐渐勾动了起来,他四下扫了一眼,缓缓说:“是风水问题!你们这个工地,本来是好好的,风水格局虽不算上佳,但也不差。不过……今天应该有什么人来过你们工地,搞了出凶风恶水局出来。”

凶风恶水局?

看林逸飞说的头头是道,汪若烟不禁渐渐开始相信:“那是什么?”

林逸飞淡淡一笑:“凶风恶水是风水凶局的一种,虽然不算大煞局,但是却能让普通人晕头转向,难以在这种格局内正常做事。你们今天一整天,但凡昏迷的,应该都是在这附近百米之内工作的工人吧。”

林逸飞说着,用手指指刚刚挖掘机所在的那一块地基位置。

旁边老刘听得一阵发愣,细细想来,似乎……林逸飞所说的确实是真的,今天所有干着干着就昏迷的,基本都是在这附近。

汪若烟得知情况后,也是点了点头:“你可有办法解决?”

林逸飞走上来几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当然有办法解决,不过,在解决之前,我的债……”

一听到这话,汪若烟的秀眉顿时一挑,雪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怒色。

钱钱钱!这臭小子就知道钱!

她不耐烦地从包里取出一张卡,递到林逸飞的手中:“这里是之前给你准备的五千万!现在可以说了吧。”

看到银行卡,林逸飞的眼睛都亮堂了起来,他再不犹豫,收起卡,嘿嘿一笑说:“想要解决,很简单,那块石头挡在正乾位置上,遮住阳风,形成一个阴风口,而底下,还有一个坛子,坛子里必然装了水,水藏阴风口,便组成了一个百米范围的小型凶风恶水局!你们把那块石头搬开,再把底下坛子砸破就可以破除此局了。”

几个工人顺着林逸飞所说的话去了,搬开石头一看,下面竟果然有个坛子!

看到那坛子,老刘不禁一瞪眼:“这……竟然是这个坛子?今天有个人鬼鬼祟祟抱着这坛子进来,说是给哪个工人送的咸菜,没想到他是进来捣鬼的!”

他气不过,主动从工人手中接了坛子,高高举起,然后猛地一下朝着地上砸了去!

“啪!”坛子应声而裂,里间的水飞快淌了出来。

只不过,那些水,却全都是黑色的!

看到那黑水,林逸飞眉头一皱,忽然瞪眼:“不好!是局中局!”

汪若烟奇怪,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怎么又来个局中局?

可就在下一刻,地上的黑水之中,突然有些黑色的小点飞出,那些黑点一个个不足指甲盖大小,他们一飞出来,立马四散而开,逢人便一下子贴了上去。

初时,那些被黑点贴到身子的人还没什么事儿,但不出十秒钟,他们一个个眼睛都开始变红,脑袋也渐渐低了下来,整个人仿佛丧失了神智,只嘴里在轻轻念叨着一些古怪的话。

只是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那些黑点便贴附到了周围所有工人身上,在场几百个工人,竟全都变得双眼血红,诡异之极!

汪若烟和赵刚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看到这一幕,都是吓的傻了眼。

“这……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林逸飞眼睛微眯,看了看身旁的汪若烟,沉声说:“是蛊!”

远在数百米之外的某栋楼上,龙半风拿着望远镜,冷笑地看着工地里的情况。

见那些工人们眼睛都开始变红之后,他嘴唇微动,淡淡吐出几个字:“杀了那个道士!”

下一刻,全场所有工人,竟齐刷刷抬起头,一双双血红的眼,全都投向了林逸飞!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