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7 21:52:18

张良和一说,齐云就知道对方看透了。

“你说呢?”张良和反问道。

能走到首富位置,赚到常人难以赚到的钱财地步。

这样的人,智慧岂能简单?

“以张先生的智慧,能够想到不出人所料。”齐云镇定说道。

换做平常人,想不到正常。

首富再想不到,那他首富位置早就不保了。

“爸,齐先生,你们在说什么?”张远在一旁问道。

他听不懂,也不明白齐云与他父亲两人之间的对话。

“我的儿子到现在还被闷在鼓里,被你耍的团团转。

齐先生,你真是好本事!”张良和拍手说道。

“若是你对付的人不是我儿子,耍的不是我儿子。

我真有点惜才,想要收你为我的心腹嫡系。”

他这时候看了坐在后面一直没说话,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

“钟老,这样的人,你见过么?”张良和问道。

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摇了摇头,他睁开了眼睛。

其内有着一道精光闪过,这让齐云心中一凌。

武者!

这人绝对拥有了外劲的修为,并且修炼的深度还不一般。

“没有见过,若不是发生在张远公子身上,我亲眼见到,我是万万不信的。”钟老顿了顿。

“用一个小手段,能将一个远远凌驾于自身地位的人物。

轻易的操纵在手里,需要的不止是智慧。

更多的是思维,胆大的心理。

一个年轻人能做到,若是成长起来,绝对非同寻常。

就算说他能够达到张先生这样的地位,我也觉得小看了他。”

声音很沉,给人一种虚无的圧力。

“钟老,你认为该怎么办,怎么处置他?”张良和问道。

钟老眼神寒意凛冽。

“与张先生敌对,又如此智慧,难缠。

自然是杀了,以绝后患!”

杀!

张良和认同的点头。

一个杀字,让张远急了。

“爸,钟老,你们要杀齐先生做什么?

杀了他,我的身体病症谁来救治?”他问道。

啪!

张良和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蠢货,这都听不懂么?你被人耍了。你根本没病,身体非常好!”他怒道。

望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再看齐云。

在杀气弥漫的车内,在自己这个首富面前也能镇定如常。

一比对,他恨自己儿子不争气啊!

张远捂着脸,怔了怔。

“爸,你是说,他骗我?”他不可置信道。

此刻的他,才回过神来!

“当然是骗你!”

张远的脸由红转青,又由青色转为紫色!

他怒了!

“你敢骗我!”他对着齐云吼道。

齐云嘴角一扯。

“怎么?不服?”他问道。

张远握住了拳头,回想这两天的经历。

给齐云磕头,被齐云打了一巴掌!

自己不但没生气,反而又是哀求齐云,又是跪求齐云救他!

简直狼狈不堪,犹如一条狗!

“我当然不服,你这残废真的是太大胆了。

连我也敢耍,你是找死,给我跪下!”

他说着上前,一拳打向了齐云的脸。

啪!

齐云轻轻一伸手,挡住了他的一拳。

“是你,给我跪下!”

这一刻,齐云猛然用力。

张远的手腕一疼,手臂被一股大力压制。

整个人压得弯了腰,一股疼痛蔓延全身。

噗通!

张远跪在了地上,脸上有着痛苦。

“疼疼疼!”他尖叫道。

齐云一只手就能轻易碾压他。

“服么?”他问道。

张远双眼怒目,直勾勾的盯着齐云。

“我不服…爸,救我!”他转而大喊道。

张良和看着这一幕,脸色铁青!

张远,自己的亲生儿子。

智慧不如人,被人耍的团团转不说。

这么壮的身体,却打不过一个坐轮椅的残废!

最可恶的是,这个残废还当着自己的面,让自己儿子跪下!

奇耻大辱!

“钟老,打断他的手,让他跪在我面前!”张良和大喝道。

钟老猛然起身,眼神发寒。

“好的张先生!”

他快步而来,脸上表情凝固。

“年轻人有点本事,以残废之躯,走到这一步很好了。

比我见过的任何年轻人都要来的厉害,不过今天,你要在我面前折腰了!”

齐云靠在轮椅上。

“是么?”他淡定的说道。

“当然,不论你如何力量大,你终究只是普通人。

而我,远超普通人!

我是武者!”

钟老气势高昂,双手若虎爪。

“奔虎!”

他的身体如同猛虎下山,以势不可挡直奔齐云。

面对钟老,齐云身体内的混沌灵气运转。

灵气化剑,让他运转与指尖。

随手一指,嗤!

一道白光耀眼至极,刹那间车顶切开。

光芒直奔钟老,划过他的眼前。

钟老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本来的昂然之势,化为了乌有!

“气劲,他是……他是超凡武者……”

钟老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心处有着一道赤红。

鲜血低落,他倒了下来。

脸上的恐惧,让人看着忘不掉。

张远傻眼了,首富张良和抵住了身体,不让自己滑落下车座。

钟老啊!

跟了他十年的保镖,帮他挡了不知道多少仇人。

武力高强,让他能够安枕无忧的存在。

就这样死了!

那一抹白光,在他脑海中翻滚。

将他的一切思维,一切自信全都斩断了!

齐云收敛了灵气,看着张良和。

“如何?”他问道。

张良和脸上的肉在抖动。

“先生高人,先生高人!

是我错了,我不该找先生麻烦。”他颤抖着声音道歉。

撑着身体的力气一松,他浑身无力的从车椅子上滑落。

他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拜倒在地!

首富又能如何!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也要跪!

“你们服么?”齐云问道。

张远低着头。

“我服了!”他喊道。

“我也服!”张良和说道。

齐云嗯了一声,松了张远的手。

“我写一份药单给你,你将其中的药材给我买来。”

张良和对于齐云还有用处。

“是,是,从此以后先生就是我张家的贵宾,您所要的一切,我张良和必定赴汤蹈火的帮您买来!”张良和赶忙说道。

齐云拿过了纸笔,写了一份药方。

这一份药方练出来的丹药,是可以助他突破修为的丹药药方!

这其中的药材十分稀有,一般中药店,一般人根本是收集不起来的。

就算是首富张良和,也需要时间!

“蜕凡二重天还不够,我需要尽快修炼更强,前往燕京!”

车辆开着,张良和与张远两人战战兢兢的坐在一旁。

“齐先生,您要去哪里,我让人送你去。”张良和问道。

去哪?

齐云想到了在拍卖行内,秦昊与张艳最后所言。

秦晓晗当时的表情,让他微微心疼。

“外孙女?寒酸?我的女人,不该如此!”

他一笑。

“送我去济世堂!”齐云说道。

“好!”

加长林肯很快来到了济世堂,齐云下了车。

“齐先生慢走。”张良和恭敬道。

“尽快将药单上的药材准备好。”

“是!”

齐云操纵轮椅向着济世堂内而去,等他走后。

张良和打了一个哆嗦,在炽热的阳光下,他竟然觉得有点冷。

那一道白光,与钟老临死前的恐惧。

存留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无论如何也难以忘记。

“我要快去准备药材。”张良和暗道。

济世堂内,齐云操纵轮椅移动。

“齐先生!”王神医见到齐云惊喜的喊道。

“王老。”

王神医一怔。

“齐先生,您怎么又坐轮椅了?”他疑惑的问道。

齐云摆了摆手。

“不可说。”

王神医立刻懂了,他想到了齐云被挑断的手筋,脚筋事情!

“齐先生,不知道您今天来是?”

“我想买点药材,再炼制一种丹药。”

一听炼丹,王神医神采奕奕。

“完好无缺丹么?”

“不,另一种丹药。”

“好好,我马上帮您准备药材。”王神医激动道。

“嗯。”

齐云将药材报了一遍,王神医赶忙准备了起来。

可是当准备到最后一份的时候,王神医找了半天。

“齐先生,这药材我这里没有!”

少了一种药材?

有点麻烦啊!

“对了,齐先生,我知道哪个地方有这种药材。”他说道。“不过需要齐先生跟我去一趟那里,当然,去了之后可能有点……”

第三十章 凌空一指,首富当跪!

张良和一说,齐云就知道对方看透了。

“你说呢?”张良和反问道。

能走到首富位置,赚到常人难以赚到的钱财地步。

这样的人,智慧岂能简单?

“以张先生的智慧,能够想到不出人所料。”齐云镇定说道。

换做平常人,想不到正常。

首富再想不到,那他首富位置早就不保了。

“爸,齐先生,你们在说什么?”张远在一旁问道。

他听不懂,也不明白齐云与他父亲两人之间的对话。

“我的儿子到现在还被闷在鼓里,被你耍的团团转。

齐先生,你真是好本事!”张良和拍手说道。

“若是你对付的人不是我儿子,耍的不是我儿子。

我真有点惜才,想要收你为我的心腹嫡系。”

他这时候看了坐在后面一直没说话,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

“钟老,这样的人,你见过么?”张良和问道。

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摇了摇头,他睁开了眼睛。

其内有着一道精光闪过,这让齐云心中一凌。

武者!

这人绝对拥有了外劲的修为,并且修炼的深度还不一般。

“没有见过,若不是发生在张远公子身上,我亲眼见到,我是万万不信的。”钟老顿了顿。

“用一个小手段,能将一个远远凌驾于自身地位的人物。

轻易的操纵在手里,需要的不止是智慧。

更多的是思维,胆大的心理。

一个年轻人能做到,若是成长起来,绝对非同寻常。

就算说他能够达到张先生这样的地位,我也觉得小看了他。”

声音很沉,给人一种虚无的圧力。

“钟老,你认为该怎么办,怎么处置他?”张良和问道。

钟老眼神寒意凛冽。

“与张先生敌对,又如此智慧,难缠。

自然是杀了,以绝后患!”

杀!

张良和认同的点头。

一个杀字,让张远急了。

“爸,钟老,你们要杀齐先生做什么?

杀了他,我的身体病症谁来救治?”他问道。

啪!

张良和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蠢货,这都听不懂么?你被人耍了。你根本没病,身体非常好!”他怒道。

望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再看齐云。

在杀气弥漫的车内,在自己这个首富面前也能镇定如常。

一比对,他恨自己儿子不争气啊!

张远捂着脸,怔了怔。

“爸,你是说,他骗我?”他不可置信道。

此刻的他,才回过神来!

“当然是骗你!”

张远的脸由红转青,又由青色转为紫色!

他怒了!

“你敢骗我!”他对着齐云吼道。

齐云嘴角一扯。

“怎么?不服?”他问道。

张远握住了拳头,回想这两天的经历。

给齐云磕头,被齐云打了一巴掌!

自己不但没生气,反而又是哀求齐云,又是跪求齐云救他!

简直狼狈不堪,犹如一条狗!

“我当然不服,你这残废真的是太大胆了。

连我也敢耍,你是找死,给我跪下!”

他说着上前,一拳打向了齐云的脸。

啪!

齐云轻轻一伸手,挡住了他的一拳。

“是你,给我跪下!”

这一刻,齐云猛然用力。

张远的手腕一疼,手臂被一股大力压制。

整个人压得弯了腰,一股疼痛蔓延全身。

噗通!

张远跪在了地上,脸上有着痛苦。

“疼疼疼!”他尖叫道。

齐云一只手就能轻易碾压他。

“服么?”他问道。

张远双眼怒目,直勾勾的盯着齐云。

“我不服…爸,救我!”他转而大喊道。

张良和看着这一幕,脸色铁青!

张远,自己的亲生儿子。

智慧不如人,被人耍的团团转不说。

这么壮的身体,却打不过一个坐轮椅的残废!

最可恶的是,这个残废还当着自己的面,让自己儿子跪下!

奇耻大辱!

“钟老,打断他的手,让他跪在我面前!”张良和大喝道。

钟老猛然起身,眼神发寒。

“好的张先生!”

他快步而来,脸上表情凝固。

“年轻人有点本事,以残废之躯,走到这一步很好了。

比我见过的任何年轻人都要来的厉害,不过今天,你要在我面前折腰了!”

齐云靠在轮椅上。

“是么?”他淡定的说道。

“当然,不论你如何力量大,你终究只是普通人。

而我,远超普通人!

我是武者!”

钟老气势高昂,双手若虎爪。

“奔虎!”

他的身体如同猛虎下山,以势不可挡直奔齐云。

面对钟老,齐云身体内的混沌灵气运转。

灵气化剑,让他运转与指尖。

随手一指,嗤!

一道白光耀眼至极,刹那间车顶切开。

光芒直奔钟老,划过他的眼前。

钟老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本来的昂然之势,化为了乌有!

“气劲,他是……他是超凡武者……”

钟老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心处有着一道赤红。

鲜血低落,他倒了下来。

脸上的恐惧,让人看着忘不掉。

张远傻眼了,首富张良和抵住了身体,不让自己滑落下车座。

钟老啊!

跟了他十年的保镖,帮他挡了不知道多少仇人。

武力高强,让他能够安枕无忧的存在。

就这样死了!

那一抹白光,在他脑海中翻滚。

将他的一切思维,一切自信全都斩断了!

齐云收敛了灵气,看着张良和。

“如何?”他问道。

张良和脸上的肉在抖动。

“先生高人,先生高人!

是我错了,我不该找先生麻烦。”他颤抖着声音道歉。

撑着身体的力气一松,他浑身无力的从车椅子上滑落。

他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拜倒在地!

首富又能如何!

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他也要跪!

“你们服么?”齐云问道。

张远低着头。

“我服了!”他喊道。

“我也服!”张良和说道。

齐云嗯了一声,松了张远的手。

“我写一份药单给你,你将其中的药材给我买来。”

张良和对于齐云还有用处。

“是,是,从此以后先生就是我张家的贵宾,您所要的一切,我张良和必定赴汤蹈火的帮您买来!”张良和赶忙说道。

齐云拿过了纸笔,写了一份药方。

这一份药方练出来的丹药,是可以助他突破修为的丹药药方!

这其中的药材十分稀有,一般中药店,一般人根本是收集不起来的。

就算是首富张良和,也需要时间!

“蜕凡二重天还不够,我需要尽快修炼更强,前往燕京!”

车辆开着,张良和与张远两人战战兢兢的坐在一旁。

“齐先生,您要去哪里,我让人送你去。”张良和问道。

去哪?

齐云想到了在拍卖行内,秦昊与张艳最后所言。

秦晓晗当时的表情,让他微微心疼。

“外孙女?寒酸?我的女人,不该如此!”

他一笑。

“送我去济世堂!”齐云说道。

“好!”

加长林肯很快来到了济世堂,齐云下了车。

“齐先生慢走。”张良和恭敬道。

“尽快将药单上的药材准备好。”

“是!”

齐云操纵轮椅向着济世堂内而去,等他走后。

张良和打了一个哆嗦,在炽热的阳光下,他竟然觉得有点冷。

那一道白光,与钟老临死前的恐惧。

存留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无论如何也难以忘记。

“我要快去准备药材。”张良和暗道。

济世堂内,齐云操纵轮椅移动。

“齐先生!”王神医见到齐云惊喜的喊道。

“王老。”

王神医一怔。

“齐先生,您怎么又坐轮椅了?”他疑惑的问道。

齐云摆了摆手。

“不可说。”

王神医立刻懂了,他想到了齐云被挑断的手筋,脚筋事情!

“齐先生,不知道您今天来是?”

“我想买点药材,再炼制一种丹药。”

一听炼丹,王神医神采奕奕。

“完好无缺丹么?”

“不,另一种丹药。”

“好好,我马上帮您准备药材。”王神医激动道。

“嗯。”

齐云将药材报了一遍,王神医赶忙准备了起来。

可是当准备到最后一份的时候,王神医找了半天。

“齐先生,这药材我这里没有!”

少了一种药材?

有点麻烦啊!

“对了,齐先生,我知道哪个地方有这种药材。”他说道。“不过需要齐先生跟我去一趟那里,当然,去了之后可能有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