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6 13:50:35

苏颜不能明白林阳这句话。

而且就这种情况下,林阳能干什么?

把这些人都揍趴下?

怎么可能?以为演电影吗?他也没这实力!

既然不能把他们都揍趴下,林阳还能如何应付这危机?

她竭力的呼吸,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很难。

这时,林阳上了前,淡淡开腔:“参加这个宴会的人,应该都是参与青山区项目的投资商跟股东吧?”

“呵,你这个乡巴佬还知道我们这个项目?”

“你怕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项目有多大吧?”

“白痴,你问这个做什么?怎么?你也想投资?”

“你是投资一百块?还是两百块啊?”

“哈哈,快算了吧!听说这个废物连打车的钱都付不起,身上怕是一百块都没有。”

“哈哈哈哈...”

“窝囊废!”

“傻子!”

四周宾客发出哄堂笑声。

就连那些侍者及服务人员都忍不住掩唇而笑。

这个社会只要肯干那是绝对饿不死的,像这种四肢健全却靠女人养活的人,活该被嘲笑。

林阳沦为笑柄。

苏颜脸色难看,拽着他的胳膊想要离开,但却拽不动。

“当然不仅仅是股东,也有我马家的朋友,林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接触的,你这种人,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你该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你这种废物连苏家都瞧不起你!你凭什么跟我马风斗?你凭什么?”

马风眯着眼说道,这个时候他也没那么多顾忌。

可,林阳面不改色道:“就凭我是青山区项目的最大股东,就凭我现在要把你们所有人全部踢出在外!”

这话一落,全场寂静。

随后...

“哈哈哈哈哈!”

宛如炸开了锅般的哄堂大笑声于宴厅内响彻。

宾客们都狂啸起来。

捧腹大笑。

笑的流泪。

笑的在地上打滚!

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淡定。

或许这是他们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

“你说什么?你是这个项目的最大股东?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要是这个项目的最大股东,那我还是这个项目的立项人呢!”

“你快别逗我了!”

“马少,你怎么请了个疯子进来?”

“把他赶出去!”

“苏颜,你老公的脑袋不会坏了吧?”

“这样的傻子,你还要他干什么?”

“有我们的马少不选,选这个垃圾?苏颜,我看你的脑子也有问题。”

“哈哈哈哈..”

现场的讥笑声与嘲弄声如同鞭炮般响个没完,一双双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与轻蔑。

苏颜面色冰冷娇躯轻颤。

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却也无法反驳。

反倒是林阳,依然是一脸的淡定。

他甚至坐在了椅子上,旁若无人的喝了口红酒,随后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取出了几张折叠于一起的纸,摊在了桌子上。

周遭的人笑声渐渐小了起来。

“这是什么?”

有人忍不住问。

“解约合同。”林阳又喝了口酒道:“你们只要在这份合同上签了名字,青山区的项目工程就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这话,很多人再度失声喷笑出来。

一些人更是用着看待二百五的目光望着林阳。

“搞了半天,感情这个人是个智障啊。”一名寸法西装男子摇头笑道。

“马少,不要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了,把他轰出去吧!”另外一名发福的中年男子道。

这回连苏颜都有些不能明白了。

她望着林阳,眼眸里都是困惑。

“奶奶,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打击太大,疯掉了吧?”苏美心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对苏老太讲。

“疯掉了也跟我们没关系,过了今天,小颜就是马家的人了,跟他林阳没关系,他林阳今天就得从小颜的家里滚出去!”苏老太哼道。

“呵呵,说的也是。”

“今天起,马风就是我妹夫了。”

“江城四少居然是我妹夫,哇...想想就兴奋。”

“我们苏家的好日子要来了,哈哈...”

苏家亲戚们激动而期待。

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成功的攀上了马家这棵大树。

飞黄腾达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马少也听到了苏家人的言语。

他嘴角上扬,眼里露出一抹不屑,心中暗笑:

“这帮白痴,本少爷只是想玩一玩苏颜而已,居然还以为本少爷会娶苏颜?呵呵,一个二婚的女人怎么可能成为我的老婆?门不当户不对!”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女人还没到手。

他眯着眼冲林阳道:“难得你居然准备了这么一份合同,林阳,你该不会特意来这里要跟大家解约的吧?”

“是的。”林阳点头。

“哈哈哈...”

笑声更猛烈了。

林阳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合同?毫无疑问,他这个合同根本就是假的!

谁都会这么认为。

“行行行,我签名我签名!”

一名秃顶男子笑哈哈的走上前,十分配合的拿起林阳放在桌旁边的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讥笑道:“林总,满意了吗?”

“不错。”

林阳居然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下一个。”

“哟呵,他居然还装上了!”

“行,那就陪这傻子玩玩呗!我签!”

“我也签!”

“乐死我了。”

现场氛围无比的欢快,整个宴厅一片愉悦。

苏颜有些无力的站着。

她不能理解林阳的行径。

她甚至在怀疑林阳是不是真的无法承受这一切,受到了刺激,而导致思维不正常了。

“小颜,就这种白痴,你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马少走上前,深情的说道:“我追了你多少年?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你这样优秀的女孩不值得浪费在一个窝囊废身上!你本来就该属于我,接受我吧,小颜!”

说完,马少便要伸手去抓苏颜的手。

但苏颜本能的将手一缩,后退了几步。

马少脸色一沉。

“颜儿!”苏老太大怒。

“对不起,奶奶,马少,我已经结了婚了,请你们尊重一下我。”苏颜低声道。

她极度的不安。

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有任何依靠。

马少眼神一眯,瞳孔之中荡漾着一抹狠光。

“很好!很好!苏颜,别说我马风没给你机会,这是你逼我的!”马风怒极反笑,一甩手道:“动手,给我把林阳这个残废拖出去打断两条腿!不,就在这打,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是,马少!”两名保镖走来。

“你干什么?你疯了?”

苏颜骇然失色,立刻拦在了林阳的面前,颤道:“马风,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报警了!”

“等警察来了,他的腿已经断了,当然,该承担什么责任,我都会承担,不过对我来讲,这顶多就是赔点钱的事,本少爷会缺钱吗?这个项目给本少爷带来的利润可不止千万!”马少傲慢道。

“你...”苏颜气的满脸涨红。

“只要你乖乖的跟我进包厢喝酒,我就放过他。”马少笑道。

“苏颜!你再不给我过来,我们苏家就跟你断绝关系了!”苏老太也在这时喝开。

双重压力下来。

苏颜满心绝望。

可在这时,她身后的林阳突然开了口。

“马风,这个项目已经跟你没关系了,过来签字吧,就差你了。”

“白痴,还真玩上瘾了?一张破纸签什么签?你真以为你是项目的总负责人?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马风勃然大怒,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挥手:“给我打!”

“是!”

两名保镖立刻冲了过去。

“住手!!”

就在这时,宴厅门口传来一声爆喝。

人们侧目望去,却见几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当看清楚这几个人时,所有人为之一震。

“是宁总?”

“宁总终于来了!”

“宁总好啊!”

“来来来,宁总,今天咱们得好好喝一杯啊!”

宾客们热情的涌了过去,围着来人套着近乎。

但...

来人谁也不理,直接走到了林阳的面前,微微鞠躬道:“林先生,实在抱歉,我来晚了。”

这一幕落地,全场人的呼吸凝固了。

很多人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上了。

这是搞什么?

无数人心头泛起困惑。

“没事,反正他们都签了字,现在就差马风了,你叫他赶紧把字签了吧。”林阳将那几张褶皱了的纸递了过去。

来人小心接过,继而转身,对着一脸错愕的马风道:“马风,把字签了吧。”

马风怔怔的看着合同:“宁总,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合同...是真的?”

“这是我亲手拟定的解约合同,难道还是假的?”来人平静道:“经过我们项目组的讨论,我们决定与各位投资商进行解约,这份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之前签了名的人从这一刻起都将与青山区项目无关,马风,现在就差你了!”

“什么?”

所有人骇然失色。

“怎么会这样?”马风双眼睁大,指着林阳颤抖道:“这么一个废物,怎么会有解约合同?而且你凭什么跟我们这些投资商解约?你疯了?没有我们的入股,这个项目你们宁家根本完成不了!”

“你错了!”来人摇了摇头道:“我们有足够的费用来启动这个项目,因为林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巨额的资金。”

“什么意思。”马风颤问。

“意思很简单。”来人道:“林阳先生已经在今天上午与我们建立了合作关系,并成为了本项目最大也是唯一的一位股东,你们...已经被项目组剔除了!”

声音坠地,宴厅鸦雀无声。

第二十一章 唯一股东

苏颜不能明白林阳这句话。

而且就这种情况下,林阳能干什么?

把这些人都揍趴下?

怎么可能?以为演电影吗?他也没这实力!

既然不能把他们都揍趴下,林阳还能如何应付这危机?

她竭力的呼吸,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很难。

这时,林阳上了前,淡淡开腔:“参加这个宴会的人,应该都是参与青山区项目的投资商跟股东吧?”

“呵,你这个乡巴佬还知道我们这个项目?”

“你怕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项目有多大吧?”

“白痴,你问这个做什么?怎么?你也想投资?”

“你是投资一百块?还是两百块啊?”

“哈哈,快算了吧!听说这个废物连打车的钱都付不起,身上怕是一百块都没有。”

“哈哈哈哈...”

“窝囊废!”

“傻子!”

四周宾客发出哄堂笑声。

就连那些侍者及服务人员都忍不住掩唇而笑。

这个社会只要肯干那是绝对饿不死的,像这种四肢健全却靠女人养活的人,活该被嘲笑。

林阳沦为笑柄。

苏颜脸色难看,拽着他的胳膊想要离开,但却拽不动。

“当然不仅仅是股东,也有我马家的朋友,林阳,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你这种身份的人能接触的,你这种人,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你该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你这种废物连苏家都瞧不起你!你凭什么跟我马风斗?你凭什么?”

马风眯着眼说道,这个时候他也没那么多顾忌。

可,林阳面不改色道:“就凭我是青山区项目的最大股东,就凭我现在要把你们所有人全部踢出在外!”

这话一落,全场寂静。

随后...

“哈哈哈哈哈!”

宛如炸开了锅般的哄堂大笑声于宴厅内响彻。

宾客们都狂啸起来。

捧腹大笑。

笑的流泪。

笑的在地上打滚!

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淡定。

或许这是他们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

“你说什么?你是这个项目的最大股东?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要是这个项目的最大股东,那我还是这个项目的立项人呢!”

“你快别逗我了!”

“马少,你怎么请了个疯子进来?”

“把他赶出去!”

“苏颜,你老公的脑袋不会坏了吧?”

“这样的傻子,你还要他干什么?”

“有我们的马少不选,选这个垃圾?苏颜,我看你的脑子也有问题。”

“哈哈哈哈..”

现场的讥笑声与嘲弄声如同鞭炮般响个没完,一双双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与轻蔑。

苏颜面色冰冷娇躯轻颤。

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却也无法反驳。

反倒是林阳,依然是一脸的淡定。

他甚至坐在了椅子上,旁若无人的喝了口红酒,随后伸手在口袋里掏了掏,取出了几张折叠于一起的纸,摊在了桌子上。

周遭的人笑声渐渐小了起来。

“这是什么?”

有人忍不住问。

“解约合同。”林阳又喝了口酒道:“你们只要在这份合同上签了名字,青山区的项目工程就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这话,很多人再度失声喷笑出来。

一些人更是用着看待二百五的目光望着林阳。

“搞了半天,感情这个人是个智障啊。”一名寸法西装男子摇头笑道。

“马少,不要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了,把他轰出去吧!”另外一名发福的中年男子道。

这回连苏颜都有些不能明白了。

她望着林阳,眼眸里都是困惑。

“奶奶,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打击太大,疯掉了吧?”苏美心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对苏老太讲。

“疯掉了也跟我们没关系,过了今天,小颜就是马家的人了,跟他林阳没关系,他林阳今天就得从小颜的家里滚出去!”苏老太哼道。

“呵呵,说的也是。”

“今天起,马风就是我妹夫了。”

“江城四少居然是我妹夫,哇...想想就兴奋。”

“我们苏家的好日子要来了,哈哈...”

苏家亲戚们激动而期待。

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成功的攀上了马家这棵大树。

飞黄腾达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马少也听到了苏家人的言语。

他嘴角上扬,眼里露出一抹不屑,心中暗笑:

“这帮白痴,本少爷只是想玩一玩苏颜而已,居然还以为本少爷会娶苏颜?呵呵,一个二婚的女人怎么可能成为我的老婆?门不当户不对!”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毕竟女人还没到手。

他眯着眼冲林阳道:“难得你居然准备了这么一份合同,林阳,你该不会特意来这里要跟大家解约的吧?”

“是的。”林阳点头。

“哈哈哈...”

笑声更猛烈了。

林阳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合同?毫无疑问,他这个合同根本就是假的!

谁都会这么认为。

“行行行,我签名我签名!”

一名秃顶男子笑哈哈的走上前,十分配合的拿起林阳放在桌旁边的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讥笑道:“林总,满意了吗?”

“不错。”

林阳居然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下一个。”

“哟呵,他居然还装上了!”

“行,那就陪这傻子玩玩呗!我签!”

“我也签!”

“乐死我了。”

现场氛围无比的欢快,整个宴厅一片愉悦。

苏颜有些无力的站着。

她不能理解林阳的行径。

她甚至在怀疑林阳是不是真的无法承受这一切,受到了刺激,而导致思维不正常了。

“小颜,就这种白痴,你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马少走上前,深情的说道:“我追了你多少年?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你这样优秀的女孩不值得浪费在一个窝囊废身上!你本来就该属于我,接受我吧,小颜!”

说完,马少便要伸手去抓苏颜的手。

但苏颜本能的将手一缩,后退了几步。

马少脸色一沉。

“颜儿!”苏老太大怒。

“对不起,奶奶,马少,我已经结了婚了,请你们尊重一下我。”苏颜低声道。

她极度的不安。

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有任何依靠。

马少眼神一眯,瞳孔之中荡漾着一抹狠光。

“很好!很好!苏颜,别说我马风没给你机会,这是你逼我的!”马风怒极反笑,一甩手道:“动手,给我把林阳这个残废拖出去打断两条腿!不,就在这打,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是,马少!”两名保镖走来。

“你干什么?你疯了?”

苏颜骇然失色,立刻拦在了林阳的面前,颤道:“马风,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报警了!”

“等警察来了,他的腿已经断了,当然,该承担什么责任,我都会承担,不过对我来讲,这顶多就是赔点钱的事,本少爷会缺钱吗?这个项目给本少爷带来的利润可不止千万!”马少傲慢道。

“你...”苏颜气的满脸涨红。

“只要你乖乖的跟我进包厢喝酒,我就放过他。”马少笑道。

“苏颜!你再不给我过来,我们苏家就跟你断绝关系了!”苏老太也在这时喝开。

双重压力下来。

苏颜满心绝望。

可在这时,她身后的林阳突然开了口。

“马风,这个项目已经跟你没关系了,过来签字吧,就差你了。”

“白痴,还真玩上瘾了?一张破纸签什么签?你真以为你是项目的总负责人?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马风勃然大怒,已经失去了耐心,直接挥手:“给我打!”

“是!”

两名保镖立刻冲了过去。

“住手!!”

就在这时,宴厅门口传来一声爆喝。

人们侧目望去,却见几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当看清楚这几个人时,所有人为之一震。

“是宁总?”

“宁总终于来了!”

“宁总好啊!”

“来来来,宁总,今天咱们得好好喝一杯啊!”

宾客们热情的涌了过去,围着来人套着近乎。

但...

来人谁也不理,直接走到了林阳的面前,微微鞠躬道:“林先生,实在抱歉,我来晚了。”

这一幕落地,全场人的呼吸凝固了。

很多人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地上了。

这是搞什么?

无数人心头泛起困惑。

“没事,反正他们都签了字,现在就差马风了,你叫他赶紧把字签了吧。”林阳将那几张褶皱了的纸递了过去。

来人小心接过,继而转身,对着一脸错愕的马风道:“马风,把字签了吧。”

马风怔怔的看着合同:“宁总,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合同...是真的?”

“这是我亲手拟定的解约合同,难道还是假的?”来人平静道:“经过我们项目组的讨论,我们决定与各位投资商进行解约,这份合同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之前签了名的人从这一刻起都将与青山区项目无关,马风,现在就差你了!”

“什么?”

所有人骇然失色。

“怎么会这样?”马风双眼睁大,指着林阳颤抖道:“这么一个废物,怎么会有解约合同?而且你凭什么跟我们这些投资商解约?你疯了?没有我们的入股,这个项目你们宁家根本完成不了!”

“你错了!”来人摇了摇头道:“我们有足够的费用来启动这个项目,因为林先生为我们提供了巨额的资金。”

“什么意思。”马风颤问。

“意思很简单。”来人道:“林阳先生已经在今天上午与我们建立了合作关系,并成为了本项目最大也是唯一的一位股东,你们...已经被项目组剔除了!”

声音坠地,宴厅鸦雀无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