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2 15:58:17

听到王隐坤的声音,门打开后众人迫不及待的鱼贯而入。

房间里像是乱七八糟,一片狼籍,就像是刚刚经历过台风一样。

穆仁天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

“王医生,我爸怎么样了?”穆兆宏紧张的问道,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恐怖。对于这些未知的事情,普通人自然会感觉到恐慌。

“放心吧,没事了。等我给老爷子施下针再说。”说完,王隐坤气定神闲的坐到床边,拿出之前韩天泽送给他的银针。

十分娴熟的拿起一根根银针,几乎都不作思考的迅速在穆仁天的身上扎了起来。

头部、四脚、身上,几乎全身都扎了个遍,就跟刺猬差不多。

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皮发麻。

“好了,你把他身上的阴气都吸出来吧。”王隐坤对着身边说了一句,梅英杰瞬间飞过去,化为一道阴风不停的在每一根银针上面盘旋起来。

众人一愣,不明白他怎么跟空气说话呢。

然后便感觉到一股凉意在房间里升起,随即便看到穆仁天身上的银针开始抖动,而且越来越厉害。

每一根都在旋转,竟然发出了嗡嗡的轻鸣声。

这手段,又岂是寻常的针灸,心中对于王隐坤更是敬若天人一般。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才逐渐停止。

“坤哥,全部吸光了。”梅英洁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一副完成任务的笑说道。

“嗯!”点了下头,便将她收进了生死薄之中。

王隐坤这才再次上前,迅速将这些针全部给依次拔了出来,收入盒中。回去还得找酒精泡一泡,消消毒才行。

然后又用了特殊手法,为穆老爷子全身进行了一次按摩,这才算结束,也累得满头大汗,有些气喘不已。

这体能还是差了些,不过比之前给干女儿小柔柔施针要强了一些,看来修炼五禽戏还是有些效果的。

“呼!行了。”王隐坤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才站起身来。

“王医生,我爸没事了吗?”穆兆宏见人还没醒,也是有些担忧。

“是啊,我爸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穆兆雄也还是不放心,人都没醒过来,如何放心。

王隐坤笑了笑,“放心吧,穆老爷子身上的经络我已经全部疏通完毕,再行几次针,稍后我开点药给他服下就能醒过来。”

“真的吗,那太谢谢您了。”兄弟二人闻言这才稍微宽了下心。

“王医生,那麻烦您赶紧开药吧。”穆兆雄是个急脾气,催促了起来。

“让人把窗户打开,透透气,我们到外面说吧。”王隐坤的确很累,他得缓缓,休息一下才行。

在韩天泽的搀扶下,众人来到了楼下的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兄弟?”韩天泽看他脸色有些不好,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缓缓就好了。”笑了笑,王隐坤靠在沙发上。

穆家兄弟陪坐在一侧,管家则站在旁边,立刻有保姆送过来茶水和点心以及水果。

大家都没有说话,好让王隐坤休息一下再说。

几分钟之后,终于缓和了一下虚弱不适症状之后,他这才坐好。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哪里,王医生如果还没休息好的话,也不急这几分钟。”穆家兄弟再急,也不能表现出来。

“没事了,拿纸和笔来吧。”他说了一句,立刻有人送过来。

“不过,在写药方之前,我得向你们提一个条件。”王隐坤没有急着动笔,而是看向穆家两兄弟开始提条件。他不是救世主,可不会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王医生您请说,无论任何条件,我们都答应。”穆家有的是钱,只要能治好穆老爷子,任何代价都再所不辞。

穆仁天对于整个穆家来说的重要性,绝对远远超出普通人的预料。

“我听说你们穆家有一株五百年的参王,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王隐坤点了点头,问道。

“没错,我们家是有一株野参王,但那是给我父亲补身子用的。当然,如果您能完全治好我父亲,那株野参王可以赠送给您。”穆兆宏当下做了表态,但前提必需是完全治好。

“对,只要你治好我父亲,那都不是问题。”穆兆雄也拍胸脯保证起来。

“不,你们误会了,因为要彻底治好穆老爷子的病,需要用到那株参王。我只是希望用剩下的,可以分给我一些,我这腿也需要它做药引。”王隐坤解释起来,他并不是贪得无厌之辈,只要一点治好自己的腿疾就行。

一听这话,兄弟二人眼神这才变得和善起来。原来对方不是功利之人,是为了治病而来。

“这个没有问题,用剩下的全部送给您都行。”穆兆宏笑着保证道。

“谢谢!”王隐坤说完,这才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刷开了药方。

“照着方子,抓来给老爷子煎服。连续服三天就行。”他的话交待完,管家立刻拿着药方离开,让人照方抓药去了。

“谢谢王医生,去把那野参王拿来。”穆兆宏立刻吩咐了一句,手下人赶紧去取。很快便抱着一个盒子到来,放其放在了王隐坤的面前。

“王医生,这里面就是参野王了,您看看。”

他点了点头,立刻打开盒子。不由眼前一亮,这株参保存得还是相当好的。之前穆老爷子也仅仅只是用了一些根须而已,主体并没有被破坏,算是剩下不少了。

这么多参,就算治好了穆仁天的病,也还能剩下不少,足够他治好腿疾,还能剩下不少呢。

他仔细辩论了片刻,这才满意的将盒子给合上。

“没错,是五百年以上的野参王,但至少有六百年。”

年份越高,当然药效更好了,更是开心得紧。

之后,切下三天药量的人参下来给穆老爷子煎药吃。

王隐坤自然得留下来照看着,穆家肯定不会放他走的。不过这一次,他到是给曲彤雨去了个电话告知一声。不过编了个理由说自己有个朋友病重,他去看一看,得走几天。

韩天泽也不想离开,但因为接了个电话,不得不离开去处理。

但在临走这前,王隐坤悄悄提醒他一句,说他气运有些差,让最近行事小心些。之前便看到他头顶着霉气,此时才想起来提醒。

很快药煎好,刚喝下了一副药之后,针灸了一次,穆仁天真的醒了过来。

穆家人个个眉开眼笑,欢喜得不得了。

而王隐坤不想太多人打扰,所以让穆家兄弟暂时不要通知家里人过来,到也算清静。

老爷子日渐好转,穆家兄弟二人更是对王隐坤敬若神明一般,伺候得那叫一个好。

穆老爷子不愧是镇守一方的老将军,那气度和谈吐,也是让王隐坤佩服得不得了。

还跟着他学打五禽戏呢,关系处得那叫一个融洽。

“王医生,我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教出你这样的惊世之才来。”花园中,刚刚打完五禽戏的穆仁天笑呵呵的跟王隐坤扯起了家长。

经过两天的相处,二人也很熟悉,关系还不错,也不再那么见外。

“不好意思穆老,我师尊不让我往外说。”他哪来的什么师尊,只好扯了个谎。

穆仁天也没有再多问,他这种层次自然知道真正的世外高人脾气都很古怪。有的甚至不想世上还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不让往外说也很正常。

三天后,穆仁天气色红润,身上的虚弱感完全消失,病愈。

王隐坤也如药拿到了剩下的野参王,足足还有半颗之多呢。当然,除了野参王之外,穆兆宏还塞给他一张黑卡,至于有多少钱他也没问。

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便被穆家安排车子送回了市里面。

王隐坤意外的发现,生死薄已经生什么了变化,原本消失的光芒,又被点亮了一道。

第019章 点亮一道光团

听到王隐坤的声音,门打开后众人迫不及待的鱼贯而入。

房间里像是乱七八糟,一片狼籍,就像是刚刚经历过台风一样。

穆仁天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

“王医生,我爸怎么样了?”穆兆宏紧张的问道,刚才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恐怖。对于这些未知的事情,普通人自然会感觉到恐慌。

“放心吧,没事了。等我给老爷子施下针再说。”说完,王隐坤气定神闲的坐到床边,拿出之前韩天泽送给他的银针。

十分娴熟的拿起一根根银针,几乎都不作思考的迅速在穆仁天的身上扎了起来。

头部、四脚、身上,几乎全身都扎了个遍,就跟刺猬差不多。

密密麻麻,看得人头皮发麻。

“好了,你把他身上的阴气都吸出来吧。”王隐坤对着身边说了一句,梅英杰瞬间飞过去,化为一道阴风不停的在每一根银针上面盘旋起来。

众人一愣,不明白他怎么跟空气说话呢。

然后便感觉到一股凉意在房间里升起,随即便看到穆仁天身上的银针开始抖动,而且越来越厉害。

每一根都在旋转,竟然发出了嗡嗡的轻鸣声。

这手段,又岂是寻常的针灸,心中对于王隐坤更是敬若天人一般。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才逐渐停止。

“坤哥,全部吸光了。”梅英洁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一副完成任务的笑说道。

“嗯!”点了下头,便将她收进了生死薄之中。

王隐坤这才再次上前,迅速将这些针全部给依次拔了出来,收入盒中。回去还得找酒精泡一泡,消消毒才行。

然后又用了特殊手法,为穆老爷子全身进行了一次按摩,这才算结束,也累得满头大汗,有些气喘不已。

这体能还是差了些,不过比之前给干女儿小柔柔施针要强了一些,看来修炼五禽戏还是有些效果的。

“呼!行了。”王隐坤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才站起身来。

“王医生,我爸没事了吗?”穆兆宏见人还没醒,也是有些担忧。

“是啊,我爸要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穆兆雄也还是不放心,人都没醒过来,如何放心。

王隐坤笑了笑,“放心吧,穆老爷子身上的经络我已经全部疏通完毕,再行几次针,稍后我开点药给他服下就能醒过来。”

“真的吗,那太谢谢您了。”兄弟二人闻言这才稍微宽了下心。

“王医生,那麻烦您赶紧开药吧。”穆兆雄是个急脾气,催促了起来。

“让人把窗户打开,透透气,我们到外面说吧。”王隐坤的确很累,他得缓缓,休息一下才行。

在韩天泽的搀扶下,众人来到了楼下的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兄弟?”韩天泽看他脸色有些不好,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缓缓就好了。”笑了笑,王隐坤靠在沙发上。

穆家兄弟陪坐在一侧,管家则站在旁边,立刻有保姆送过来茶水和点心以及水果。

大家都没有说话,好让王隐坤休息一下再说。

几分钟之后,终于缓和了一下虚弱不适症状之后,他这才坐好。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哪里,王医生如果还没休息好的话,也不急这几分钟。”穆家兄弟再急,也不能表现出来。

“没事了,拿纸和笔来吧。”他说了一句,立刻有人送过来。

“不过,在写药方之前,我得向你们提一个条件。”王隐坤没有急着动笔,而是看向穆家两兄弟开始提条件。他不是救世主,可不会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王医生您请说,无论任何条件,我们都答应。”穆家有的是钱,只要能治好穆老爷子,任何代价都再所不辞。

穆仁天对于整个穆家来说的重要性,绝对远远超出普通人的预料。

“我听说你们穆家有一株五百年的参王,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王隐坤点了点头,问道。

“没错,我们家是有一株野参王,但那是给我父亲补身子用的。当然,如果您能完全治好我父亲,那株野参王可以赠送给您。”穆兆宏当下做了表态,但前提必需是完全治好。

“对,只要你治好我父亲,那都不是问题。”穆兆雄也拍胸脯保证起来。

“不,你们误会了,因为要彻底治好穆老爷子的病,需要用到那株参王。我只是希望用剩下的,可以分给我一些,我这腿也需要它做药引。”王隐坤解释起来,他并不是贪得无厌之辈,只要一点治好自己的腿疾就行。

一听这话,兄弟二人眼神这才变得和善起来。原来对方不是功利之人,是为了治病而来。

“这个没有问题,用剩下的全部送给您都行。”穆兆宏笑着保证道。

“谢谢!”王隐坤说完,这才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刷开了药方。

“照着方子,抓来给老爷子煎服。连续服三天就行。”他的话交待完,管家立刻拿着药方离开,让人照方抓药去了。

“谢谢王医生,去把那野参王拿来。”穆兆宏立刻吩咐了一句,手下人赶紧去取。很快便抱着一个盒子到来,放其放在了王隐坤的面前。

“王医生,这里面就是参野王了,您看看。”

他点了点头,立刻打开盒子。不由眼前一亮,这株参保存得还是相当好的。之前穆老爷子也仅仅只是用了一些根须而已,主体并没有被破坏,算是剩下不少了。

这么多参,就算治好了穆仁天的病,也还能剩下不少,足够他治好腿疾,还能剩下不少呢。

他仔细辩论了片刻,这才满意的将盒子给合上。

“没错,是五百年以上的野参王,但至少有六百年。”

年份越高,当然药效更好了,更是开心得紧。

之后,切下三天药量的人参下来给穆老爷子煎药吃。

王隐坤自然得留下来照看着,穆家肯定不会放他走的。不过这一次,他到是给曲彤雨去了个电话告知一声。不过编了个理由说自己有个朋友病重,他去看一看,得走几天。

韩天泽也不想离开,但因为接了个电话,不得不离开去处理。

但在临走这前,王隐坤悄悄提醒他一句,说他气运有些差,让最近行事小心些。之前便看到他头顶着霉气,此时才想起来提醒。

很快药煎好,刚喝下了一副药之后,针灸了一次,穆仁天真的醒了过来。

穆家人个个眉开眼笑,欢喜得不得了。

而王隐坤不想太多人打扰,所以让穆家兄弟暂时不要通知家里人过来,到也算清静。

老爷子日渐好转,穆家兄弟二人更是对王隐坤敬若神明一般,伺候得那叫一个好。

穆老爷子不愧是镇守一方的老将军,那气度和谈吐,也是让王隐坤佩服得不得了。

还跟着他学打五禽戏呢,关系处得那叫一个融洽。

“王医生,我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教出你这样的惊世之才来。”花园中,刚刚打完五禽戏的穆仁天笑呵呵的跟王隐坤扯起了家长。

经过两天的相处,二人也很熟悉,关系还不错,也不再那么见外。

“不好意思穆老,我师尊不让我往外说。”他哪来的什么师尊,只好扯了个谎。

穆仁天也没有再多问,他这种层次自然知道真正的世外高人脾气都很古怪。有的甚至不想世上还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不让往外说也很正常。

三天后,穆仁天气色红润,身上的虚弱感完全消失,病愈。

王隐坤也如药拿到了剩下的野参王,足足还有半颗之多呢。当然,除了野参王之外,穆兆宏还塞给他一张黑卡,至于有多少钱他也没问。

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便被穆家安排车子送回了市里面。

王隐坤意外的发现,生死薄已经生什么了变化,原本消失的光芒,又被点亮了一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