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9 09:46:32

赵管事在沈家地位很高,主要负责对外事宜,对于宋家那种小家族而言,就是顶天的存在,哪怕是宋家老太太,也得笑脸相迎。

但是说到底,他就是沈家养的一条狗,却跑来沈铎面前叫唤,还真是把自己当一回事啊!

赵管事也没想到沈铎会直接动手,脑袋都被打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大少爷,你应该很清楚,家族对你是什么态度,没有我们几位管事的支持,你回去之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赵管事摸摸脸庞,狞笑着说道。

啪!

沈铎再次出手,不屑的道:“我需要你的支持?真是笑话!”

“大少爷,这两巴掌我记住了,希望你不会后悔。”赵管事咬着牙离开。

他虽然内心怒火冲天,却也不敢对沈铎动手,正如沈铎所说,他就是沈家的一条狗,不管在外面多么受尊敬,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哪怕是被沈铎打了两巴掌,他也只能咬牙忍着。

也幸好宋家的人不在,否则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拼命想要巴结的大人物,在沈铎面前有多么不堪。

而沈铎,他们从来就没放在眼里。

“回去告诉李汶佩,让她死了这条心,区区沈家我还不放在眼里。”沈铎在后面冷声说道。

赵管事回头看了一眼沈铎,满脸都是讥笑。

在我面前装逼算什么本事,等到了沈家老太太面前,希望你还能说出这些话。

沈铎转身回家,刚到楼下,就见宋为民的车停下,接着宋为民和赵玉兰下车,手里还拎着行李箱。

“愣着干嘛?帮忙拿行李啊。”赵玉兰看到沈铎气就不打一处来,恼怒的喝道。

“哦。”沈铎赶紧去拿行李。

赵玉兰迈步走进电梯,嘴里还不爽的念叨:“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

知道她正在气头上,沈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赵玉兰却不依不饶。

“你不是挺能说的吗?这会怎么哑巴了?敢和宋连平对着干,看把你给能的,你咋不直接上天呢?”

赵玉兰越说越气,他们家本来好好的,只等宋悦继承宋家,就能进入上层社会,可自从沈铎出现之后,什么都没了。

丢了继承人身份,如今更是被赶出宋家,害的他们没有房子住,只能过来和女儿一起挤。

此刻的赵玉兰,真是打人的心都有,“自己废物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去惹事,害的小悦被逐出家族,就连我们也跟着遭殃,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害死?”

沈铎在旁边没吱声,但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赵玉兰住的房子,本就是宋家分给宋悦的,是她嫌自己的房子小,要搬过去住,还把宋悦给赶了出来。

现在只是住回自己的房子,还一个劲的抱怨,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底气。

走进家门,赵玉兰在沙发上坐下,厌恶的道:“站在那干啥,去倒茶啊!”

沈铎无语,只能转身去泡茶。

里面的宋悦听到动静,抱着洛洛走出来,诧异的问道:“妈,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这个窝囊废,害的你被逐出家族,宋连平刚才把房子也收回去了,我们没地儿去,只能回来啊。”

宋悦的情绪已经平复,倒也没觉得吃惊,这种事宋连平的确做得出来。

想到这本就是父母的房子,宋悦有点不好意思,轻声道:“那这样吧,我们住到小房间,你和我爸住主卧。”

“不然你还想让我们住小房间啊?”赵玉兰翻了个白眼,接着看向沈铎,怒声道:“去收拾东西啊,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沈铎转身去收拾东西,心里却在盘算,要去哪里买套房子。

岳父宋为民在宋家地位低,分得房子也小,小房间放了床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过道,他自己倒是没所谓,但总不能让宋悦母女也跟着吃苦吧?

“小悦,你看他,就知道在外面逞能,回到家就哑巴了,我看他就是想把咱家害死。”赵玉兰嫌弃的骂着,转而道:“现在被赶出宋家,咱也不用在乎那么多了,和他离婚,然后找个有钱人家,或许日子还能好过点。”

“妈,你说什么呢?”宋悦不满的说道。

她最讨厌的就是,用金钱来衡量自己。

“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守着那个废物能有什么出息?趁你现在年轻还来得及,不然等年龄大了,就算你愿意,也没人肯要你了。”赵玉兰语重心长的劝解。

“我不会离婚。”宋悦坚定的说道。

“你想气死我是不?”赵玉兰恼怒的瞪着眼,却忽然诧异的看向宋悦,道:“小悦,你该不是对他动了感情吧?”

宋悦不禁有些愣神。

她不喜欢沈铎,甚至可以说是恨,因为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切,可刚才赵玉兰说离婚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拒绝,难道她真的爱上沈铎了吗?

宋悦不由想到,沈铎虽然话不多,不会讨女人欢心,可这三年来,他在家里任劳任怨,照顾女儿,还接送自己上班,永远都在默默付出,却从来不求回报。

而且三年前那件事,也怪不得沈铎,两人都是被下药,都是受害者。

宋悦的愣神,让赵玉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气的她咬牙道:“你今天必须和他离婚,否则我就没你这女儿。”

“坏奶奶,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宋悦还没有说话,洛洛就叫喊起来,还去推赵玉兰。

“死丫头,你滚开。”赵玉兰猛地抬脚,洛洛就倒在了地上,委屈的哇哇大哭。

“妈,你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宋悦怒声大喊,赶紧抱起洛洛,心疼的道:“宝贝乖,妈妈在呢。”

“洛洛怎么了?”听到女儿的哭声,沈铎着急的跑出来问道。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要不是你这个废物,小悦会变成这样吗?”赵玉兰正在气头上呢,直接破口大骂:“就给我滚出去,永远都别再想进我家门。”

沈铎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被推出门外,而洛洛则挣开宋悦,哭着扑进了沈铎怀里。

“妈,你不让他进门,洛洛怎么办啊?”宋悦着急的开口。

“管我什么事,你要是再替他们说话,就跟着一起滚。”赵玉兰寸步不让,她压根就没把洛洛当孙女,冷声道:“以前我尊重你的选择,可现在必须得听我的,这个婚必须离,明天就去办手续。”

“那你就把我也一起赶走吧。”宋悦拉下了脸,她可以不管沈铎,但却不能不管女儿。

“你……”赵玉兰气的不行,直接就把她往外面推,“那你也给我滚,啥时候想通了再回来。”

嘭!

大门被重重关上。

宋悦抱着洛洛,和沈铎站在门口相顾无言,只能转身离开,被这么一闹,连洛洛的生日都没法给过了。

来到楼下,天已经黑了,微风吹过带着些许凉意。

沈铎把外套给宋悦披上,“先去斯达克酒店住一晚吧,明天再……”

“斯达克?你疯了?你知道那里住一晚要多少钱吗?”沈铎还没说完,就被宋悦粗暴的打断。

她这几年努力工作,倒也有点存款,可都是留着给女儿上学的,本来就要算着花钱,现在被赶出宋家,没了工作,还敢大手大脚的花钱?

以后的日子不过了吗?

“那个…其实我还……”沈铎还想辩解,说自己挺有钱的,可宋悦已经抱着洛洛走到电瓶车旁,没好气的道:“快点过来骑车。”

“来了。”沈铎无奈,只能过去骑车。

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这是最后一次,同样的事情,他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宋悦,你是我的女人,那我自然会给你一切!

第3章 你是我的女人

赵管事在沈家地位很高,主要负责对外事宜,对于宋家那种小家族而言,就是顶天的存在,哪怕是宋家老太太,也得笑脸相迎。

但是说到底,他就是沈家养的一条狗,却跑来沈铎面前叫唤,还真是把自己当一回事啊!

赵管事也没想到沈铎会直接动手,脑袋都被打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大少爷,你应该很清楚,家族对你是什么态度,没有我们几位管事的支持,你回去之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赵管事摸摸脸庞,狞笑着说道。

啪!

沈铎再次出手,不屑的道:“我需要你的支持?真是笑话!”

“大少爷,这两巴掌我记住了,希望你不会后悔。”赵管事咬着牙离开。

他虽然内心怒火冲天,却也不敢对沈铎动手,正如沈铎所说,他就是沈家的一条狗,不管在外面多么受尊敬,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哪怕是被沈铎打了两巴掌,他也只能咬牙忍着。

也幸好宋家的人不在,否则他们就会知道,他们拼命想要巴结的大人物,在沈铎面前有多么不堪。

而沈铎,他们从来就没放在眼里。

“回去告诉李汶佩,让她死了这条心,区区沈家我还不放在眼里。”沈铎在后面冷声说道。

赵管事回头看了一眼沈铎,满脸都是讥笑。

在我面前装逼算什么本事,等到了沈家老太太面前,希望你还能说出这些话。

沈铎转身回家,刚到楼下,就见宋为民的车停下,接着宋为民和赵玉兰下车,手里还拎着行李箱。

“愣着干嘛?帮忙拿行李啊。”赵玉兰看到沈铎气就不打一处来,恼怒的喝道。

“哦。”沈铎赶紧去拿行李。

赵玉兰迈步走进电梯,嘴里还不爽的念叨:“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真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

知道她正在气头上,沈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赵玉兰却不依不饶。

“你不是挺能说的吗?这会怎么哑巴了?敢和宋连平对着干,看把你给能的,你咋不直接上天呢?”

赵玉兰越说越气,他们家本来好好的,只等宋悦继承宋家,就能进入上层社会,可自从沈铎出现之后,什么都没了。

丢了继承人身份,如今更是被赶出宋家,害的他们没有房子住,只能过来和女儿一起挤。

此刻的赵玉兰,真是打人的心都有,“自己废物也就罢了,偏偏还要去惹事,害的小悦被逐出家族,就连我们也跟着遭殃,你是不是想把所有人都害死?”

沈铎在旁边没吱声,但心里却有些不舒服,赵玉兰住的房子,本就是宋家分给宋悦的,是她嫌自己的房子小,要搬过去住,还把宋悦给赶了出来。

现在只是住回自己的房子,还一个劲的抱怨,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底气。

走进家门,赵玉兰在沙发上坐下,厌恶的道:“站在那干啥,去倒茶啊!”

沈铎无语,只能转身去泡茶。

里面的宋悦听到动静,抱着洛洛走出来,诧异的问道:“妈,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这个窝囊废,害的你被逐出家族,宋连平刚才把房子也收回去了,我们没地儿去,只能回来啊。”

宋悦的情绪已经平复,倒也没觉得吃惊,这种事宋连平的确做得出来。

想到这本就是父母的房子,宋悦有点不好意思,轻声道:“那这样吧,我们住到小房间,你和我爸住主卧。”

“不然你还想让我们住小房间啊?”赵玉兰翻了个白眼,接着看向沈铎,怒声道:“去收拾东西啊,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沈铎转身去收拾东西,心里却在盘算,要去哪里买套房子。

岳父宋为民在宋家地位低,分得房子也小,小房间放了床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过道,他自己倒是没所谓,但总不能让宋悦母女也跟着吃苦吧?

“小悦,你看他,就知道在外面逞能,回到家就哑巴了,我看他就是想把咱家害死。”赵玉兰嫌弃的骂着,转而道:“现在被赶出宋家,咱也不用在乎那么多了,和他离婚,然后找个有钱人家,或许日子还能好过点。”

“妈,你说什么呢?”宋悦不满的说道。

她最讨厌的就是,用金钱来衡量自己。

“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守着那个废物能有什么出息?趁你现在年轻还来得及,不然等年龄大了,就算你愿意,也没人肯要你了。”赵玉兰语重心长的劝解。

“我不会离婚。”宋悦坚定的说道。

“你想气死我是不?”赵玉兰恼怒的瞪着眼,却忽然诧异的看向宋悦,道:“小悦,你该不是对他动了感情吧?”

宋悦不禁有些愣神。

她不喜欢沈铎,甚至可以说是恨,因为这个男人毁了她的一切,可刚才赵玉兰说离婚的时候,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拒绝,难道她真的爱上沈铎了吗?

宋悦不由想到,沈铎虽然话不多,不会讨女人欢心,可这三年来,他在家里任劳任怨,照顾女儿,还接送自己上班,永远都在默默付出,却从来不求回报。

而且三年前那件事,也怪不得沈铎,两人都是被下药,都是受害者。

宋悦的愣神,让赵玉兰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气的她咬牙道:“你今天必须和他离婚,否则我就没你这女儿。”

“坏奶奶,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宋悦还没有说话,洛洛就叫喊起来,还去推赵玉兰。

“死丫头,你滚开。”赵玉兰猛地抬脚,洛洛就倒在了地上,委屈的哇哇大哭。

“妈,你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宋悦怒声大喊,赶紧抱起洛洛,心疼的道:“宝贝乖,妈妈在呢。”

“洛洛怎么了?”听到女儿的哭声,沈铎着急的跑出来问道。

“你还有脸问怎么了?要不是你这个废物,小悦会变成这样吗?”赵玉兰正在气头上呢,直接破口大骂:“就给我滚出去,永远都别再想进我家门。”

沈铎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就被推出门外,而洛洛则挣开宋悦,哭着扑进了沈铎怀里。

“妈,你不让他进门,洛洛怎么办啊?”宋悦着急的开口。

“管我什么事,你要是再替他们说话,就跟着一起滚。”赵玉兰寸步不让,她压根就没把洛洛当孙女,冷声道:“以前我尊重你的选择,可现在必须得听我的,这个婚必须离,明天就去办手续。”

“那你就把我也一起赶走吧。”宋悦拉下了脸,她可以不管沈铎,但却不能不管女儿。

“你……”赵玉兰气的不行,直接就把她往外面推,“那你也给我滚,啥时候想通了再回来。”

嘭!

大门被重重关上。

宋悦抱着洛洛,和沈铎站在门口相顾无言,只能转身离开,被这么一闹,连洛洛的生日都没法给过了。

来到楼下,天已经黑了,微风吹过带着些许凉意。

沈铎把外套给宋悦披上,“先去斯达克酒店住一晚吧,明天再……”

“斯达克?你疯了?你知道那里住一晚要多少钱吗?”沈铎还没说完,就被宋悦粗暴的打断。

她这几年努力工作,倒也有点存款,可都是留着给女儿上学的,本来就要算着花钱,现在被赶出宋家,没了工作,还敢大手大脚的花钱?

以后的日子不过了吗?

“那个…其实我还……”沈铎还想辩解,说自己挺有钱的,可宋悦已经抱着洛洛走到电瓶车旁,没好气的道:“快点过来骑车。”

“来了。”沈铎无奈,只能过去骑车。

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这是最后一次,同样的事情,他不允许发生第二次。

宋悦,你是我的女人,那我自然会给你一切!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