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4 10:54:05

贾剥皮听我的语气温和了,他就得寸进尺,希望我在梅含笑面前给他美言几句。我也从他的电话里知道,梅含笑的公司竟是贴心快递最大的投资股东,而贾剥皮不过是贴心快递南部分部的经理,因为梅含笑能够影响贴心快递高层的人事安排,难怪他要讨好梅含笑。

我也随便敷衍几句,毕竟少得罪一个人,总是好的。

梅含笑带着我去买衣服,其实我的衣服没有什么讲究,能穿就行,不过现在假冒她的男朋友,总不能再穿地摊的垃圾货了。

梅含笑开车路过一家阿玛尼的专卖店,见前面有停车位置,她就停好车,接着带着我过去。

里面几名漂亮服务员连忙带着微笑过来迎接,也许是平常接触各色各样的顾客多了,这些服务员看人的眼光很是厉害。

她们一眼看出梅含笑是一个有品味的白富美,而我则是一个乡下土包子,一个年纪大的白富美带着一个幼稚的乡巴佬来买名牌服装,那一定是奇货可居,很可能就是有钱女人想包养小白脸,这样女人买衣服一般都是非常豪爽的,是一个难得好顾客;当然对这些服务员来说,八卦只是娱乐,赚钱才是王道。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豪顾客,服务员是卖力推荐,梅含笑就给我挑选了三套服装,包括衬衫,内裤,还有两双皮鞋,一共价格是五万八,问我喜欢吗;我是无所谓的,反正钱是梅含笑出的,服装,皮鞋能穿就可以了。

上次龙婉儿带着我时候买的是国产品牌,现在买的是进口服装了,我感激自己人生已经大有进步了。

如果自己带着梅含笑这个假女朋友回农村老家,已经可以向村子里人吹牛逼了!

买了服装,接着就是想买手表,按梅含笑说法,成功男子都是戴着手表的。不过对我这样没有品味的人来说戴手表只能是累赘,现在看时间用手机就可以了,再戴手表不是多此一举吗?

阿玛尼专卖店的一个双眼皮,大眼睛,微笑起来很美的服务员,听梅含笑要给我买手表,她就连忙给我推荐阿玛尼的手表。

不过梅含笑意思是阿玛尼的手表档次太低,没有想购买的意思,她的意思是带着我去买劳力士,江诗丹顿,浪琴,这些十几万以上世界著名手表,而阿玛尼的手表只值几千分明就是档次太低垃圾货。

那大眼睛服务员不断对我微笑,希望我选择她推荐的阿玛尼手表。

刚才梅含笑虽然给我买了服装,不过那是其他服务员推荐的,这个大眼睛服务员只负责推荐手表的,她见自己同事卖服装成功了,可以得到很多提成,她当然希望自己卖手表也能够成功。

我根本就不懂这些手表,不过看那服务员那赔笑表情,那渴望的眼神,再看阿玛尼手表样子很时髦,并不难看,就随口道:“这手表不难看呀!装逼不错的,去买几十万手表太浪费了,就买这手表好了,反正也差不多”。

梅含笑见我要买这阿玛尼的手表,虽然她是看不上眼,不过见只有三千多的价格,就是买回去扔了也无所谓,所以也就没有反对。

看我们买了阿玛尼的手表,那个大眼睛服务员也非常高兴,她们带着微笑送我们离开,也让我感觉到顾客就是上帝的服务,前提是你必须花大钱消费。

从阿玛尼专卖店出来,梅含笑还是想给我去买手表,我忍不住道:“这阿玛尼的手表也不错了,如果你真想让我装逼,就给我买大拇指粗的金项链好了,只要我戴着大拇指粗的金项链,人家一见就知道这是土豪”。

梅含笑听了不由笑骂道:“没品位”。

这时候梅含笑的手机响起来了,她接过电话后对我道:“她约的朋友,在前面蓝海大酒店等她,现在她带着我去见她的朋友”。

蓝海大酒店,我曾经同母亲一起去住过,那是龙叔带我们去的,听说龙叔还拥有这蓝海大酒店的一部分股权。

所以梅含笑一说蓝海大酒店,我就心里一跳,心想梅含笑约的朋友会不会是龙婉儿,如果是龙婉儿那就太尴尬了。当然再一想,应该不会这么巧的,龙婉儿一般喜欢去清水酒家。

我忍不住道:“你朋友找你有什么事情”?

梅含笑望着我道:“是给你介绍工作的,我决定把你介绍到她的公司去锻炼一下”。

我听了好奇道:“你准备给我介绍什么工作?许多工作我都是不会的,搞不好就会给你丢脸的”。我心想自己得首先说明,免得到时候被她骂没用。

梅含笑道:“你的几斤几两,我早就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不过你也不能做太离谱的事情”。

我听了忍不住道:“什么是太离谱的事情?”。

梅含笑道:“男人都是不靠谱的,相信你也不例外,所以你去她那里工作,记住第一尽量不能同别人打架,你这个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冲动就打架,这个毛病得改了”。

我听了尴尬道:“我知道了,以后我尽量不去打架”,心想谁爱打架,毕竟身体被挨揍也是很疼痛的。

梅含笑接着道:“第二,你们男人都是好那个的,相信你也不例外”?我听了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是好那个的”?

梅含笑不由白了我一眼道:“那个就是指你们男人看见美女都是会想入非非的,你去她的公司里工作,公司里面有许多美女,所以你不能想入非非去看别的女人”。

我听了终于明白了,我不由开玩笑道:“我们不过是假冒的男女关系,我们都是有各自的爱好和自由,我看美女想入非非,你怎么也要管”。

想不到梅含笑竟像小女孩撒赖一样道:“我给你出钱了,所以我管你是天经地义,而你是无权管我的,你明白吗”。

我道:“你这样做是不公平的,我抗议”。梅含笑强悍道:“你的抗议无效,你想公平等以后你有钱了,你也可以这样去约束你包养的女人”。

说话时候,梅含笑已经把车子慢吞吞开进蓝海大酒店的停车场。大酒店的保安见是法拉利豪车,都是热情指挥梅含笑停车。

停好车,梅含笑带着我向大酒店走去,因为在阿玛尼专卖店买好服装时候,梅含笑已经让我在专卖店里换上了新衣服,人靠衣装,所以现在的我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俊少年。

自己跟着梅含笑进去,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虽然梅含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但是她还是比我大五六岁样子,而我们在一起表情明显不是姐弟关系,很像是被她包养的小白脸。

大酒店的站着六名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她们看见我们进来,都是微笑鞠躬,作出欢迎姿势,其中一名笑起来有小酒窝的迎宾小姐对梅含笑道:“梅总,您跟我来,您的那位朋友在六楼的六号贵宾厢等您”。说着她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我心里奇怪,心想这大酒店迎宾小姐怎么认识梅含笑?难道梅含笑是这大酒店的常客,那名迎宾小姐见她次数多了,记住她了!

不过我还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梅含笑她是怎么通知她的朋友提早在这里等的,按刚才的情况,自己不过是陪陆胖子去她的公司打架,才碰巧遇见她的,但是按现在情况来看梅含笑早就准备把我推荐到她朋友的公司去工作了。难道她在自己面前表情都是假装的吗?

我心里有些糊涂,感觉猜不透她的心思。

迎宾小姐按了一下电梯,电梯门打开,我们进去,六楼很快就到了,那个迎宾小姐陪我们到了六号贵宾厢,她帮我们推开房门道:“梅总,您的朋友在里面,您有什么要吩咐的话,就按门铃,我们在外面候着”。说着她就帮我们掩上了门。

我见里面靠近窗口坐着一个女人的身影,梅含笑带着我进去的声音早就惊动了她,那个女人站起来道:“含笑,等你老半天了,怎么才到”。

我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当那女人回过头时候,我一见,心里不由一震,心想不会吧!梅含笑的朋友竟是她,让自己去她的公司上班,这不是要自己的的难堪吗。

34想不到 谢谢切格拉瓦朋友的打赏,为您加更

贾剥皮听我的语气温和了,他就得寸进尺,希望我在梅含笑面前给他美言几句。我也从他的电话里知道,梅含笑的公司竟是贴心快递最大的投资股东,而贾剥皮不过是贴心快递南部分部的经理,因为梅含笑能够影响贴心快递高层的人事安排,难怪他要讨好梅含笑。

我也随便敷衍几句,毕竟少得罪一个人,总是好的。

梅含笑带着我去买衣服,其实我的衣服没有什么讲究,能穿就行,不过现在假冒她的男朋友,总不能再穿地摊的垃圾货了。

梅含笑开车路过一家阿玛尼的专卖店,见前面有停车位置,她就停好车,接着带着我过去。

里面几名漂亮服务员连忙带着微笑过来迎接,也许是平常接触各色各样的顾客多了,这些服务员看人的眼光很是厉害。

她们一眼看出梅含笑是一个有品味的白富美,而我则是一个乡下土包子,一个年纪大的白富美带着一个幼稚的乡巴佬来买名牌服装,那一定是奇货可居,很可能就是有钱女人想包养小白脸,这样女人买衣服一般都是非常豪爽的,是一个难得好顾客;当然对这些服务员来说,八卦只是娱乐,赚钱才是王道。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豪顾客,服务员是卖力推荐,梅含笑就给我挑选了三套服装,包括衬衫,内裤,还有两双皮鞋,一共价格是五万八,问我喜欢吗;我是无所谓的,反正钱是梅含笑出的,服装,皮鞋能穿就可以了。

上次龙婉儿带着我时候买的是国产品牌,现在买的是进口服装了,我感激自己人生已经大有进步了。

如果自己带着梅含笑这个假女朋友回农村老家,已经可以向村子里人吹牛逼了!

买了服装,接着就是想买手表,按梅含笑说法,成功男子都是戴着手表的。不过对我这样没有品味的人来说戴手表只能是累赘,现在看时间用手机就可以了,再戴手表不是多此一举吗?

阿玛尼专卖店的一个双眼皮,大眼睛,微笑起来很美的服务员,听梅含笑要给我买手表,她就连忙给我推荐阿玛尼的手表。

不过梅含笑意思是阿玛尼的手表档次太低,没有想购买的意思,她的意思是带着我去买劳力士,江诗丹顿,浪琴,这些十几万以上世界著名手表,而阿玛尼的手表只值几千分明就是档次太低垃圾货。

那大眼睛服务员不断对我微笑,希望我选择她推荐的阿玛尼手表。

刚才梅含笑虽然给我买了服装,不过那是其他服务员推荐的,这个大眼睛服务员只负责推荐手表的,她见自己同事卖服装成功了,可以得到很多提成,她当然希望自己卖手表也能够成功。

我根本就不懂这些手表,不过看那服务员那赔笑表情,那渴望的眼神,再看阿玛尼手表样子很时髦,并不难看,就随口道:“这手表不难看呀!装逼不错的,去买几十万手表太浪费了,就买这手表好了,反正也差不多”。

梅含笑见我要买这阿玛尼的手表,虽然她是看不上眼,不过见只有三千多的价格,就是买回去扔了也无所谓,所以也就没有反对。

看我们买了阿玛尼的手表,那个大眼睛服务员也非常高兴,她们带着微笑送我们离开,也让我感觉到顾客就是上帝的服务,前提是你必须花大钱消费。

从阿玛尼专卖店出来,梅含笑还是想给我去买手表,我忍不住道:“这阿玛尼的手表也不错了,如果你真想让我装逼,就给我买大拇指粗的金项链好了,只要我戴着大拇指粗的金项链,人家一见就知道这是土豪”。

梅含笑听了不由笑骂道:“没品位”。

这时候梅含笑的手机响起来了,她接过电话后对我道:“她约的朋友,在前面蓝海大酒店等她,现在她带着我去见她的朋友”。

蓝海大酒店,我曾经同母亲一起去住过,那是龙叔带我们去的,听说龙叔还拥有这蓝海大酒店的一部分股权。

所以梅含笑一说蓝海大酒店,我就心里一跳,心想梅含笑约的朋友会不会是龙婉儿,如果是龙婉儿那就太尴尬了。当然再一想,应该不会这么巧的,龙婉儿一般喜欢去清水酒家。

我忍不住道:“你朋友找你有什么事情”?

梅含笑望着我道:“是给你介绍工作的,我决定把你介绍到她的公司去锻炼一下”。

我听了好奇道:“你准备给我介绍什么工作?许多工作我都是不会的,搞不好就会给你丢脸的”。我心想自己得首先说明,免得到时候被她骂没用。

梅含笑道:“你的几斤几两,我早就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不过你也不能做太离谱的事情”。

我听了忍不住道:“什么是太离谱的事情?”。

梅含笑道:“男人都是不靠谱的,相信你也不例外,所以你去她那里工作,记住第一尽量不能同别人打架,你这个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冲动就打架,这个毛病得改了”。

我听了尴尬道:“我知道了,以后我尽量不去打架”,心想谁爱打架,毕竟身体被挨揍也是很疼痛的。

梅含笑接着道:“第二,你们男人都是好那个的,相信你也不例外”?我听了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是好那个的”?

梅含笑不由白了我一眼道:“那个就是指你们男人看见美女都是会想入非非的,你去她的公司里工作,公司里面有许多美女,所以你不能想入非非去看别的女人”。

我听了终于明白了,我不由开玩笑道:“我们不过是假冒的男女关系,我们都是有各自的爱好和自由,我看美女想入非非,你怎么也要管”。

想不到梅含笑竟像小女孩撒赖一样道:“我给你出钱了,所以我管你是天经地义,而你是无权管我的,你明白吗”。

我道:“你这样做是不公平的,我抗议”。梅含笑强悍道:“你的抗议无效,你想公平等以后你有钱了,你也可以这样去约束你包养的女人”。

说话时候,梅含笑已经把车子慢吞吞开进蓝海大酒店的停车场。大酒店的保安见是法拉利豪车,都是热情指挥梅含笑停车。

停好车,梅含笑带着我向大酒店走去,因为在阿玛尼专卖店买好服装时候,梅含笑已经让我在专卖店里换上了新衣服,人靠衣装,所以现在的我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俊少年。

自己跟着梅含笑进去,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虽然梅含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但是她还是比我大五六岁样子,而我们在一起表情明显不是姐弟关系,很像是被她包养的小白脸。

大酒店的站着六名穿着旗袍的迎宾小姐,她们看见我们进来,都是微笑鞠躬,作出欢迎姿势,其中一名笑起来有小酒窝的迎宾小姐对梅含笑道:“梅总,您跟我来,您的那位朋友在六楼的六号贵宾厢等您”。说着她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我心里奇怪,心想这大酒店迎宾小姐怎么认识梅含笑?难道梅含笑是这大酒店的常客,那名迎宾小姐见她次数多了,记住她了!

不过我还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梅含笑她是怎么通知她的朋友提早在这里等的,按刚才的情况,自己不过是陪陆胖子去她的公司打架,才碰巧遇见她的,但是按现在情况来看梅含笑早就准备把我推荐到她朋友的公司去工作了。难道她在自己面前表情都是假装的吗?

我心里有些糊涂,感觉猜不透她的心思。

迎宾小姐按了一下电梯,电梯门打开,我们进去,六楼很快就到了,那个迎宾小姐陪我们到了六号贵宾厢,她帮我们推开房门道:“梅总,您的朋友在里面,您有什么要吩咐的话,就按门铃,我们在外面候着”。说着她就帮我们掩上了门。

我见里面靠近窗口坐着一个女人的身影,梅含笑带着我进去的声音早就惊动了她,那个女人站起来道:“含笑,等你老半天了,怎么才到”。

我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当那女人回过头时候,我一见,心里不由一震,心想不会吧!梅含笑的朋友竟是她,让自己去她的公司上班,这不是要自己的的难堪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