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7 19:23:00

龙鸣大怒,旋即手臂一抬地单手向前一抓,思衬“你这老头也太不要脸了吧~不给钱的想要赖债不说!竟然还想推你大爷,我草!”

宁采臣眼神一个瑟缩,随即略一踌躇后,便往龙鸣身后地躲避而去。

“啪”的一声!

老者抬起的一只枯槁手臂还未真正落下,就已然被龙鸣给死死攥住,高高悬于空中,就像是生根般无法坠下半分,可其另一只手臂却是结实地轰在了宁采臣的身上。

“砰”的闷响传来,宁采臣在感受到一股不弱推力袭来的同时,胸前就是一麻疼痛难忍,身形一个趔趄间,不由自主地向后“蹬蹬”跌跄而去,及至“咚”地摔倒在了地上,仰面朝天起来,幸而其背后竹篓垫了一下,这才没有受伤的。

他“哎呦~”一声,不由咧嘴吃痛状地拍拍身上浮尘,在一位路人搀扶下地站了起来。

他有一丝后悔了,若不是适才那一丝犹豫,导致其躲避举动的慢了半拍,现下的他根本就不会遭到此记强力推搡的。

“你,你个老畜生!竟然敢无故伤我宁师弟。哼!今天我就要好好收下你这把老骨头!教你吃点苦头!畜生!真是臭不要脸!”龙鸣牢牢拽住老者手臂略一用力,立时“咔咔!”声地响起,痛的老者“啊!啊!”叫嚷不住,此起彼伏,目眦欲裂,咧嘴不已,声音恍若是杀猪般的难听。

“嘿嘿,老畜生,看你还敢青天白日下造次,快点把存根拿出来,不然龙某,非得拆了你这家息楼不可!”龙鸣嘿嘿二声,口中训斥,手底下动作却是丝毫没变,甚至所用力气越大了起来,老者与此对应的额头青筋现出,豆大汗水自眉心处滚滚沁出。

“是,小老儿我不对!啊!不是......这位大侠,我没有错......救命啊!”息楼老板嘴中含糊着,终于开始求饶起来。

“你说什么!你没有错?有胆子再说一遍!”龙鸣眉梢蓦然一挑,嘴中还在威胁,可这时,其斜眼一撇之下,随即有几分意外地发现,外面已不知何时聚集一堆人往里头直望了过来,且人群有越聚越多的趋势,甚至还有人想要走进来,一探究竟的样子。

同一时刻,一声“嚷嚷”声的传来:“到谁是谁再闹事!那个通缉犯到底在哪里啊?唉~你们全都围在这里则甚?快给我闪开......”

“龙师兄,外面来了衙差啦!”客来香外的宁采臣对龙鸣挤眉弄眼,意思就是说外面来了之前的那些个官差捕快。

“哼!今日算你走运,下次还发生这种事,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龙鸣哼了一声,这才将“客来香”老者的手给徐徐放了下去,看似还有几分不罢休的样子。

说罢,其毫不犹豫大踏步地向外走去,适才要不是忌惮官差以及捕快,其早就逼这老者交代了账!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此次也算是其倒霉,那宁采臣账簿若没有湿掉的话,那么他们就可顺利地收回账单了。

在地球住惯的龙鸣,很是看不惯这种傻叉事,像诸如“客来香”老板这一类市井小人,他看的实在是太多了,就像是这种人,你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拿自己店铺存根出来的!

这个场子,他日后一定会给宁采臣的找回来。

等着!客来香!老家伙!我,龙鸣,日后还会回来的!

现时,龙鸣心中恶狠狠地发誓,径直走出这家客来香后,当即左右顾盼地望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后,便阴沉脸孔地挤近人群中,在附近的人们见此纷纷散开去,随后见到不远处的宁采臣正站在某家摊位前,与一位头缠布巾、脸上有几点麻子的猥琐中年男子攀谈着。

至于那家摊位猥琐麻子脸的男子一边嬉笑与宁采臣交谈,又一边与他人咋舌谈话着,一副忙的不可开交的神情。

其走的近些,这才逡巡一番地注意到了,此家摊位主要是出售纸人为主的货物,红红绿绿,出售纸人类型的有很多,或大人、或小人、有哭丧绷紧脸孔的,也有嬉笑喜笑颜开的,有作跳舞状的,也有跪地、绕圈状的,神态各异,不一而足,不过均都栩栩如生,就像真人般的逼真。

此刻,围绕在此家出售纸人摊位的人数众多,俱七嘴八舌、哗然不已,也不知真是来买纸人的、抑或是刚刚那批过来想要看热闹的人。

正因为此种情况,故而,宁采臣与店主交谈声,其听的很是模糊,然走近些时,却隐绰地听到这几句,同样也是断断续续的。

“请问老板你们......这里有可以不......花钱......借宿一晚的地方吗?”这话是从那宁采臣嘴里吐出来的。

“不花钱啊!啊?你不是来......买东西的啊!呵呵~世间那里有不花钱......可住的地方,朋友说笑了......呃!有倒是有啊......我差点忘了......兰若寺!”那猥琐麻子脸矮个子男子先是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样子,认为宁采臣的是在跟他打趣,随后话题一转,忽然想起什么地回道,话落,其脸色骤变,闭嘴的缄口不言了。

不仅是他一人此种状况,就连是周遭众人听闻后,也均无一例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貌似听到了某种禁忌一般。

“兰若寺!哦,那请问兰若寺怎么走啊?”宁采臣仿若没有看到周边人禁忌神气,又顺势问道。

“兰若寺啊!你只要从这里往东走三里半路的就到了......那是一处阴森的古刹啊!我劝你还是少去的为妙。”麻子脸猥琐男手指一翘地随意指了个方向,似叮咛方式地徐徐回道。

这个时候,龙鸣已经从人群中挤到了宁采臣的面前。

“宁师弟,我们走吧,今天你有甚打算吗?”龙鸣直截了当地问道。

“龙师兄,我刚向这位老板的打听到了住宿的地方,我想我们有住宿的地方了。”宁采臣有点兴奋地回道。

“哦,那好,我们边走,边说吧~还有你刚才带为兄去的那个地方......,你知道,龙某银子用完了,同样没有地方居住的。”龙鸣有点意外,其适才真就没有听清楚不久前宁采臣和店铺男子的谈话,就更加别谈听到“兰若寺”这三个字了。

“恩,好,龙师兄,师弟今夜要带师兄你去兰......”宁采臣略带兴奋的就要向龙鸣地说些什么,可马上其神气微变,立马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了,缄口不言起来,休说是宁采臣了,就算是龙鸣亦然如此讶异神气。

前一刻身后明明还是特别热闹的集市,但现时身后却是静谧一片,整个集市却是一丝声音也无的,这也实在太过诡异了吧。

于是乎,他们均诧异彼此互望一眼,随后徐徐回头地向后一扫而去。

然而就在其望过去的刹那,身后众人脸色豁然一变,哗然大躁,又开始骚动地议论起来,仿佛之前静谧光景根本不复存在,颇为诡异。

这让二人均现出一丝古怪,神情各异起来。

龙鸣当下揉揉鼻子,眸光一闪地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相较宁采臣地摸摸脑首,真的有几分的不解了。

随之,见到身后众人一副安然无恙的表情,与之前闹哄哄景况并无二致,各行其事,少倾,两人对视也不甚在意,再次回头地向前走去,聊起天来。

第十二章:步步回头 求收藏!

龙鸣大怒,旋即手臂一抬地单手向前一抓,思衬“你这老头也太不要脸了吧~不给钱的想要赖债不说!竟然还想推你大爷,我草!”

宁采臣眼神一个瑟缩,随即略一踌躇后,便往龙鸣身后地躲避而去。

“啪”的一声!

老者抬起的一只枯槁手臂还未真正落下,就已然被龙鸣给死死攥住,高高悬于空中,就像是生根般无法坠下半分,可其另一只手臂却是结实地轰在了宁采臣的身上。

“砰”的闷响传来,宁采臣在感受到一股不弱推力袭来的同时,胸前就是一麻疼痛难忍,身形一个趔趄间,不由自主地向后“蹬蹬”跌跄而去,及至“咚”地摔倒在了地上,仰面朝天起来,幸而其背后竹篓垫了一下,这才没有受伤的。

他“哎呦~”一声,不由咧嘴吃痛状地拍拍身上浮尘,在一位路人搀扶下地站了起来。

他有一丝后悔了,若不是适才那一丝犹豫,导致其躲避举动的慢了半拍,现下的他根本就不会遭到此记强力推搡的。

“你,你个老畜生!竟然敢无故伤我宁师弟。哼!今天我就要好好收下你这把老骨头!教你吃点苦头!畜生!真是臭不要脸!”龙鸣牢牢拽住老者手臂略一用力,立时“咔咔!”声地响起,痛的老者“啊!啊!”叫嚷不住,此起彼伏,目眦欲裂,咧嘴不已,声音恍若是杀猪般的难听。

“嘿嘿,老畜生,看你还敢青天白日下造次,快点把存根拿出来,不然龙某,非得拆了你这家息楼不可!”龙鸣嘿嘿二声,口中训斥,手底下动作却是丝毫没变,甚至所用力气越大了起来,老者与此对应的额头青筋现出,豆大汗水自眉心处滚滚沁出。

“是,小老儿我不对!啊!不是......这位大侠,我没有错......救命啊!”息楼老板嘴中含糊着,终于开始求饶起来。

“你说什么!你没有错?有胆子再说一遍!”龙鸣眉梢蓦然一挑,嘴中还在威胁,可这时,其斜眼一撇之下,随即有几分意外地发现,外面已不知何时聚集一堆人往里头直望了过来,且人群有越聚越多的趋势,甚至还有人想要走进来,一探究竟的样子。

同一时刻,一声“嚷嚷”声的传来:“到谁是谁再闹事!那个通缉犯到底在哪里啊?唉~你们全都围在这里则甚?快给我闪开......”

“龙师兄,外面来了衙差啦!”客来香外的宁采臣对龙鸣挤眉弄眼,意思就是说外面来了之前的那些个官差捕快。

“哼!今日算你走运,下次还发生这种事,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龙鸣哼了一声,这才将“客来香”老者的手给徐徐放了下去,看似还有几分不罢休的样子。

说罢,其毫不犹豫大踏步地向外走去,适才要不是忌惮官差以及捕快,其早就逼这老者交代了账!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此次也算是其倒霉,那宁采臣账簿若没有湿掉的话,那么他们就可顺利地收回账单了。

在地球住惯的龙鸣,很是看不惯这种傻叉事,像诸如“客来香”老板这一类市井小人,他看的实在是太多了,就像是这种人,你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拿自己店铺存根出来的!

这个场子,他日后一定会给宁采臣的找回来。

等着!客来香!老家伙!我,龙鸣,日后还会回来的!

现时,龙鸣心中恶狠狠地发誓,径直走出这家客来香后,当即左右顾盼地望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后,便阴沉脸孔地挤近人群中,在附近的人们见此纷纷散开去,随后见到不远处的宁采臣正站在某家摊位前,与一位头缠布巾、脸上有几点麻子的猥琐中年男子攀谈着。

至于那家摊位猥琐麻子脸的男子一边嬉笑与宁采臣交谈,又一边与他人咋舌谈话着,一副忙的不可开交的神情。

其走的近些,这才逡巡一番地注意到了,此家摊位主要是出售纸人为主的货物,红红绿绿,出售纸人类型的有很多,或大人、或小人、有哭丧绷紧脸孔的,也有嬉笑喜笑颜开的,有作跳舞状的,也有跪地、绕圈状的,神态各异,不一而足,不过均都栩栩如生,就像真人般的逼真。

此刻,围绕在此家出售纸人摊位的人数众多,俱七嘴八舌、哗然不已,也不知真是来买纸人的、抑或是刚刚那批过来想要看热闹的人。

正因为此种情况,故而,宁采臣与店主交谈声,其听的很是模糊,然走近些时,却隐绰地听到这几句,同样也是断断续续的。

“请问老板你们......这里有可以不......花钱......借宿一晚的地方吗?”这话是从那宁采臣嘴里吐出来的。

“不花钱啊!啊?你不是来......买东西的啊!呵呵~世间那里有不花钱......可住的地方,朋友说笑了......呃!有倒是有啊......我差点忘了......兰若寺!”那猥琐麻子脸矮个子男子先是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样子,认为宁采臣的是在跟他打趣,随后话题一转,忽然想起什么地回道,话落,其脸色骤变,闭嘴的缄口不言了。

不仅是他一人此种状况,就连是周遭众人听闻后,也均无一例外,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貌似听到了某种禁忌一般。

“兰若寺!哦,那请问兰若寺怎么走啊?”宁采臣仿若没有看到周边人禁忌神气,又顺势问道。

“兰若寺啊!你只要从这里往东走三里半路的就到了......那是一处阴森的古刹啊!我劝你还是少去的为妙。”麻子脸猥琐男手指一翘地随意指了个方向,似叮咛方式地徐徐回道。

这个时候,龙鸣已经从人群中挤到了宁采臣的面前。

“宁师弟,我们走吧,今天你有甚打算吗?”龙鸣直截了当地问道。

“龙师兄,我刚向这位老板的打听到了住宿的地方,我想我们有住宿的地方了。”宁采臣有点兴奋地回道。

“哦,那好,我们边走,边说吧~还有你刚才带为兄去的那个地方......,你知道,龙某银子用完了,同样没有地方居住的。”龙鸣有点意外,其适才真就没有听清楚不久前宁采臣和店铺男子的谈话,就更加别谈听到“兰若寺”这三个字了。

“恩,好,龙师兄,师弟今夜要带师兄你去兰......”宁采臣略带兴奋的就要向龙鸣地说些什么,可马上其神气微变,立马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了,缄口不言起来,休说是宁采臣了,就算是龙鸣亦然如此讶异神气。

前一刻身后明明还是特别热闹的集市,但现时身后却是静谧一片,整个集市却是一丝声音也无的,这也实在太过诡异了吧。

于是乎,他们均诧异彼此互望一眼,随后徐徐回头地向后一扫而去。

然而就在其望过去的刹那,身后众人脸色豁然一变,哗然大躁,又开始骚动地议论起来,仿佛之前静谧光景根本不复存在,颇为诡异。

这让二人均现出一丝古怪,神情各异起来。

龙鸣当下揉揉鼻子,眸光一闪地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相较宁采臣地摸摸脑首,真的有几分的不解了。

随之,见到身后众人一副安然无恙的表情,与之前闹哄哄景况并无二致,各行其事,少倾,两人对视也不甚在意,再次回头地向前走去,聊起天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