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6 20:05:03

陈骄吃力地背着猪草笼子,被压地严严实实的猪草虽重,但对于当过斥候兵的陈骄来说也并不吃力。健实的小腿蹬在上镇的石板台阶上,内心却是充斥着喜悦和希望。他已经想到前路的困难艰险,可起码自己已经有了路,有了前进的方向。只要有希望,便是再苦再累再危险都有了依托。

对于自己的分析能力,陈骄不由得十分得意。虽说斥候作为传递消息的兵种,并不会直接接触到尔虞我诈的战场和急需冷静变化多端的战局从而磨炼冷静、圆滑和分辨能力,但对于熟悉他的将士们来说,陈骄临危不乱的态度和圆滑世故的处事方式也让他们深感赞赏,甚至不少将士都有把他留下当门客谋士的想法。陈骄却总是看低那些文人,自认为斥候头子一不清闲,有事可做,二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全国重要情报,三则只要消息送到就算完成任务,不要时刻将头挂在脑袋上,故而久劝不去。

进了家门,照理笑着和姑娘王川儿打声招呼,就独自跑到房间,盘膝而坐,苦苦思索现在自己的困境。

之前陈骄被自己分析出此事件一点眉头而喜昏头脑,冷静下来后,又不得不陷入苦思。虽然知道大体的回家的流程步骤,但是如果一些关键的问题弄不明白,自己依旧是如陷桎梏,半步不可前行。

首先,仙人庚辰要求自己实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他报仇,杀掉某人?还是打破什么枷锁,释放某人?亦或是替他报答某人恩情?就如同明明知道地图上有一条路能走出森林,但是眼前却被迷雾笼罩,看不清方向。不要说在路上披荆斩棘到达目的地,穷极一生能否找到那条路都是天大的难题。

其次,那份能帮助自己开发隐藏实力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如何使用?同样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骄苦苦回忆是否在和庚辰接触的极短时间内,是否还有什么值得发掘的对话和行动,但他搜索枯肠也难寻到能够连得上这两点问题的线索,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由得头痛起来,心情烦躁,只好起身下床,去帮王川儿做些家务活。

王川儿真是勤苦的女孩,由于是独居,每日凌晨都需要赶在公鸡打鸣前醒来,然后烧水,浇菜,喂猪,准备饭食,洗衣,更不提捡野菜,上山砍柴。要是农忙季节,真是忙的翻了天。陈骄看的一个及笄女子竟然独自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到底心痛,连忙询问家人何往,女孩子眼中的欢愉和灿灿也是化为黯淡,苦涩地摇了摇头。方才知晓川儿被父母遗弃,放入小舟随波逐流。被村人捡到后,见其无依无靠,又是从河边得来,便随村姓,名川儿罢了。

陈骄不言,心中却是更生亲切,方才知晓当初星夜几乎挽救奔溃自己的一席话居然是川儿为了自己圆的谎,眼前有些瘦弱的少女居然也有着不可挽回的过往,却依旧坚强地活到了现在。陈骄虽然嘴上不言,心里却早就把王川儿认作自己同病相怜的妹妹,自己的命都是她救的,哪怕是死,也要守护她的平安。

餐桌上,陈骄心事满载地喝着稀粥,紧缩眉头的样子让王川儿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假笑着给陈骄衔菜,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忧色,真是楚楚可怜。她无法可想,只好寻些话题来让陈骄转移注意,想些开心的事情。

“陈骄哥哥,别再皱着眉头啦,不然要是看不清金贴,不再潇洒了呀。”

“金贴?什么金贴?”

陈骄一时没反应过来,大秦乱世,自己当个斥候头头能混口饱饭已是谢天谢地,哪有可能得到一切金银之物?那庚辰的一袋子金,已经是他一辈子见过最有价值的东西了。

“嘻嘻,陈骄真蠢,自己头上贴了个金印都不知道!”王川儿实在是没想到陈骄一脸茫然看着自己的这个结果,噗嗤一声咯咯笑了起来。

陈骄羞得脸红,怕是川儿在和自己开玩笑,便以为是砍柴路上黏在额头上的黄叶败芽,连忙用手拍去,再照铜镜时候,一时间有些呆住。

什么枯叶黄芽,那分明是一个小小的符文,凝在两眉之间,印堂之上!

那符文似乎是察觉到主人的注视,便发出辉辉毫光。符文很小,只有半小指甲盖大小,也不知道是书的什么字,只是笔画繁多,有一股荒老衰凉的气质。比起小篆,可是复杂得多。陈骄鬼使神差,想要看亲那字的笔画纹路,入神地盯着看,却不由得越盯越入神,就像大脑被强塞下什么东西一般,满头浑噩,一会功夫,浓烈的疲倦感如潮水一般席卷开来。

本来刚灌下一碗稀粥,头脑就昏昏沉沉的陈骄一时被惊变给吓到了,一会儿迟疑间,立马眼冒金星,眼前都是一片昏暗。他这才闭紧牙关果断地闭眼。尽管如此,也是有一股晕沉地混沌感觉直冲脑门,感觉喉咙口像有小手挠一般,难受地很,随即底下头去,大吐一阵。

“呀,哥哥怎么啦!不要紧吧!”王川儿听到呕吐之声,隐秘的担忧瞬间涌上心头,一时间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地扶起虚弱到一只手艰难地托这床沿的陈骄,担心地询问身体。

陈骄脑袋那股子眩晕却是怎么也缓解不了,几乎把早饭午饭的粥食菜食都要吐地干净,连满腹胆汁都一道涌出来,还在一个劲地呕吐无法平复那眩晕感,不一会儿,大脑的不适让其慌张地发号施令,直到胃里也翻腾起来,刚刚抹干净嘴边苦涩的胆汁,喉头食管里火辣辣地痛楚还没来得及消散,突如其来地剧烈腹痛便席卷而来,陈骄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地冲向茅厕……

陈骄一脸难看地细口呡着开水,继续忍受着若有若无地痛苦,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在微微地颤抖抽搐。

“哎,菊花不保啊……”自己在茅厕可是出尽了洋相,腹泻地巨大声响又被茅厕半封闭地结构无意之中扩音,不堪入耳地污秽入水和气体排放声音洪若春雷,真可以说是糗到家了。

看着在打扫着地面难闻的食物残渣的川儿,陈骄一脸歉意,却在哪似乎满脸悲伤和担心的俏脸上的一双竭力隐藏笑意的眸子,陈骄更是觉得羞人,冷哼一声便强制自己不再去多想。

他只好继续打坐,装作看不见川儿一般,闭上双眼,正当他渐入状态之时,要觉得万籁俱寂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川儿闺房中传来了她再也忍不住的放肆狂笑……

陈骄羞地气血攻心,恼羞成怒下,叱骂休声,方才面色羞红地慢慢进入状态。

渐渐地,平静与冷静下,他回忆分析之前的上吐下泻,似乎找到了一些重要信息。

首先,庚辰给自己的礼物十有八九和符文有关,符文有神力,自己虽说是凡胎肉体,却也身经百战身强体壮,能让自己看几眼就受不了的符文,必定有灵。似乎王川儿见到符文并不像自己一样起反应,可以假设此物只有对自己才能腹泻加呕吐眩晕的效果,可陈骄赌不起。毕竟铭文样状复杂,玄妙异常,一看便知绝非凡物。万一有人发现匹夫怀玉,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又想到那令人难受的晕眩感觉,与其说是晕眩,不如说是极度的头昏脑涨。那股眩晕说来也怪,倒不是在咸阳都城乘马车,道路上人多车杂,驶驶停停的眩晕,倒像是自己少时被母亲逼迫背三字经般的脑塞欲裂。

一时间,陈骄便要去寻找那种感觉,只一回想,头脑中如同本能一般便植入了巨量的文字信息,实在是让陈骄目瞪口呆,那种感觉仿佛是镌刻在灵魂深处,每一句每一段都像本能,一旦习得,可能半辈子不用,但是一旦需要,立马如使臂指般无所凝滞,无比自然。

还在沉浸在那一句又一句倒背如流典籍之中,慢慢回过神来的陈骄越来越怀疑,此书不似《道德经》《孟子》《论语》,以上是在讲述修身齐家之道理,而本书,却好像从具体的角度,一丝一毫地把修身的方法全部讲述出来!

“都天大道,四道之首,四得其一可冯登仙。”

“而四道亦有主……天地玄黄,小道格竹可求,大道降龙难明。惟愿以降龙之志,塑天地大道,封神寻仙!”

苍茫的道音倏然响起在脑海里,仿佛一击重锤,陈骄一脸不可思议,心脏怦怦直跳,汗如雨下。

脑海里的《都天降龙经》,让陈骄的眼神无比炽热,可身体却抖动起来,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恐惧。

“一旦被人识出,吾将死千万次而不足惜!”

陈骄哆嗦着嘴皮,死死地咬着牙。

第6章 路在何方

陈骄吃力地背着猪草笼子,被压地严严实实的猪草虽重,但对于当过斥候兵的陈骄来说也并不吃力。健实的小腿蹬在上镇的石板台阶上,内心却是充斥着喜悦和希望。他已经想到前路的困难艰险,可起码自己已经有了路,有了前进的方向。只要有希望,便是再苦再累再危险都有了依托。

对于自己的分析能力,陈骄不由得十分得意。虽说斥候作为传递消息的兵种,并不会直接接触到尔虞我诈的战场和急需冷静变化多端的战局从而磨炼冷静、圆滑和分辨能力,但对于熟悉他的将士们来说,陈骄临危不乱的态度和圆滑世故的处事方式也让他们深感赞赏,甚至不少将士都有把他留下当门客谋士的想法。陈骄却总是看低那些文人,自认为斥候头子一不清闲,有事可做,二能第一时间接触到全国重要情报,三则只要消息送到就算完成任务,不要时刻将头挂在脑袋上,故而久劝不去。

进了家门,照理笑着和姑娘王川儿打声招呼,就独自跑到房间,盘膝而坐,苦苦思索现在自己的困境。

之前陈骄被自己分析出此事件一点眉头而喜昏头脑,冷静下来后,又不得不陷入苦思。虽然知道大体的回家的流程步骤,但是如果一些关键的问题弄不明白,自己依旧是如陷桎梏,半步不可前行。

首先,仙人庚辰要求自己实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他报仇,杀掉某人?还是打破什么枷锁,释放某人?亦或是替他报答某人恩情?就如同明明知道地图上有一条路能走出森林,但是眼前却被迷雾笼罩,看不清方向。不要说在路上披荆斩棘到达目的地,穷极一生能否找到那条路都是天大的难题。

其次,那份能帮助自己开发隐藏实力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如何使用?同样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骄苦苦回忆是否在和庚辰接触的极短时间内,是否还有什么值得发掘的对话和行动,但他搜索枯肠也难寻到能够连得上这两点问题的线索,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由得头痛起来,心情烦躁,只好起身下床,去帮王川儿做些家务活。

王川儿真是勤苦的女孩,由于是独居,每日凌晨都需要赶在公鸡打鸣前醒来,然后烧水,浇菜,喂猪,准备饭食,洗衣,更不提捡野菜,上山砍柴。要是农忙季节,真是忙的翻了天。陈骄看的一个及笄女子竟然独自承担起生活的重担,到底心痛,连忙询问家人何往,女孩子眼中的欢愉和灿灿也是化为黯淡,苦涩地摇了摇头。方才知晓川儿被父母遗弃,放入小舟随波逐流。被村人捡到后,见其无依无靠,又是从河边得来,便随村姓,名川儿罢了。

陈骄不言,心中却是更生亲切,方才知晓当初星夜几乎挽救奔溃自己的一席话居然是川儿为了自己圆的谎,眼前有些瘦弱的少女居然也有着不可挽回的过往,却依旧坚强地活到了现在。陈骄虽然嘴上不言,心里却早就把王川儿认作自己同病相怜的妹妹,自己的命都是她救的,哪怕是死,也要守护她的平安。

餐桌上,陈骄心事满载地喝着稀粥,紧缩眉头的样子让王川儿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假笑着给陈骄衔菜,水灵灵的眼睛里满是忧色,真是楚楚可怜。她无法可想,只好寻些话题来让陈骄转移注意,想些开心的事情。

“陈骄哥哥,别再皱着眉头啦,不然要是看不清金贴,不再潇洒了呀。”

“金贴?什么金贴?”

陈骄一时没反应过来,大秦乱世,自己当个斥候头头能混口饱饭已是谢天谢地,哪有可能得到一切金银之物?那庚辰的一袋子金,已经是他一辈子见过最有价值的东西了。

“嘻嘻,陈骄真蠢,自己头上贴了个金印都不知道!”王川儿实在是没想到陈骄一脸茫然看着自己的这个结果,噗嗤一声咯咯笑了起来。

陈骄羞得脸红,怕是川儿在和自己开玩笑,便以为是砍柴路上黏在额头上的黄叶败芽,连忙用手拍去,再照铜镜时候,一时间有些呆住。

什么枯叶黄芽,那分明是一个小小的符文,凝在两眉之间,印堂之上!

那符文似乎是察觉到主人的注视,便发出辉辉毫光。符文很小,只有半小指甲盖大小,也不知道是书的什么字,只是笔画繁多,有一股荒老衰凉的气质。比起小篆,可是复杂得多。陈骄鬼使神差,想要看亲那字的笔画纹路,入神地盯着看,却不由得越盯越入神,就像大脑被强塞下什么东西一般,满头浑噩,一会功夫,浓烈的疲倦感如潮水一般席卷开来。

本来刚灌下一碗稀粥,头脑就昏昏沉沉的陈骄一时被惊变给吓到了,一会儿迟疑间,立马眼冒金星,眼前都是一片昏暗。他这才闭紧牙关果断地闭眼。尽管如此,也是有一股晕沉地混沌感觉直冲脑门,感觉喉咙口像有小手挠一般,难受地很,随即底下头去,大吐一阵。

“呀,哥哥怎么啦!不要紧吧!”王川儿听到呕吐之声,隐秘的担忧瞬间涌上心头,一时间手足无措,手忙脚乱地扶起虚弱到一只手艰难地托这床沿的陈骄,担心地询问身体。

陈骄脑袋那股子眩晕却是怎么也缓解不了,几乎把早饭午饭的粥食菜食都要吐地干净,连满腹胆汁都一道涌出来,还在一个劲地呕吐无法平复那眩晕感,不一会儿,大脑的不适让其慌张地发号施令,直到胃里也翻腾起来,刚刚抹干净嘴边苦涩的胆汁,喉头食管里火辣辣地痛楚还没来得及消散,突如其来地剧烈腹痛便席卷而来,陈骄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地冲向茅厕……

陈骄一脸难看地细口呡着开水,继续忍受着若有若无地痛苦,自己的某个部位已经在微微地颤抖抽搐。

“哎,菊花不保啊……”自己在茅厕可是出尽了洋相,腹泻地巨大声响又被茅厕半封闭地结构无意之中扩音,不堪入耳地污秽入水和气体排放声音洪若春雷,真可以说是糗到家了。

看着在打扫着地面难闻的食物残渣的川儿,陈骄一脸歉意,却在哪似乎满脸悲伤和担心的俏脸上的一双竭力隐藏笑意的眸子,陈骄更是觉得羞人,冷哼一声便强制自己不再去多想。

他只好继续打坐,装作看不见川儿一般,闭上双眼,正当他渐入状态之时,要觉得万籁俱寂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川儿闺房中传来了她再也忍不住的放肆狂笑……

陈骄羞地气血攻心,恼羞成怒下,叱骂休声,方才面色羞红地慢慢进入状态。

渐渐地,平静与冷静下,他回忆分析之前的上吐下泻,似乎找到了一些重要信息。

首先,庚辰给自己的礼物十有八九和符文有关,符文有神力,自己虽说是凡胎肉体,却也身经百战身强体壮,能让自己看几眼就受不了的符文,必定有灵。似乎王川儿见到符文并不像自己一样起反应,可以假设此物只有对自己才能腹泻加呕吐眩晕的效果,可陈骄赌不起。毕竟铭文样状复杂,玄妙异常,一看便知绝非凡物。万一有人发现匹夫怀玉,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又想到那令人难受的晕眩感觉,与其说是晕眩,不如说是极度的头昏脑涨。那股眩晕说来也怪,倒不是在咸阳都城乘马车,道路上人多车杂,驶驶停停的眩晕,倒像是自己少时被母亲逼迫背三字经般的脑塞欲裂。

一时间,陈骄便要去寻找那种感觉,只一回想,头脑中如同本能一般便植入了巨量的文字信息,实在是让陈骄目瞪口呆,那种感觉仿佛是镌刻在灵魂深处,每一句每一段都像本能,一旦习得,可能半辈子不用,但是一旦需要,立马如使臂指般无所凝滞,无比自然。

还在沉浸在那一句又一句倒背如流典籍之中,慢慢回过神来的陈骄越来越怀疑,此书不似《道德经》《孟子》《论语》,以上是在讲述修身齐家之道理,而本书,却好像从具体的角度,一丝一毫地把修身的方法全部讲述出来!

“都天大道,四道之首,四得其一可冯登仙。”

“而四道亦有主……天地玄黄,小道格竹可求,大道降龙难明。惟愿以降龙之志,塑天地大道,封神寻仙!”

苍茫的道音倏然响起在脑海里,仿佛一击重锤,陈骄一脸不可思议,心脏怦怦直跳,汗如雨下。

脑海里的《都天降龙经》,让陈骄的眼神无比炽热,可身体却抖动起来,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恐惧。

“一旦被人识出,吾将死千万次而不足惜!”

陈骄哆嗦着嘴皮,死死地咬着牙。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